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cnc娱乐 >

101我不喜欢昇哥哥了-萌妻高高在上

发布时间:2018-08-21 09:4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cnc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102大战三百回合【二更】-萌妻高高在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慢着。”燕南昇开口打断,“奶奶,有些事情可以开玩笑,但是……也要有个度。”

  因为他的语气,燕老太太的语气立刻也生硬起来,“谁说我在开玩笑?这个是烟烟妈妈刚怀孕的时候就跟你父母一起定下来的,我们双方的老人也都同意,这个是约定,不能违背的。”

  “呵。”燕南昇轻笑,“约定也是你们私下里约的,你们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你的意见?”燕老太太也笑了一声,只是脸色却不那么好看了,“你的什么意见?让我反悔跟封家的约定?好让你去娶那个戏子?”

  “奶奶,我说过多少次了,我的女朋友叫商儿,不是什么戏子!”燕南昇的脸色紧绷,显得有些严肃。

  封烟烟看着他,心里忍不住紧紧的揪在了一起。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子的昇哥哥,从小到大,他的脸上都带着笑容,有时阳光,有时温柔,有时坏坏的,有时……还带着点轻佻。

  但从来不会这个样子,沉着脸,表情严肃,看着有点吓人。

  看来,他好像真的很喜欢那个周商儿……

  “呸!”燕老太太唾弃一声,“你个臭小子,烟烟她到底哪儿不好了,她哪点儿比不上那个戏子了,要家世有家世,要相貌有相貌,性格好,现在还为你选了工商管理的专业,你封爷爷和我们燕家有着这么多年的交情,他从小就把你当成孙女婿在疼……”

  “叩叩叩”。

  房门这时再度被敲响。

  众人一抬头,却瞬间都呆住了。

  “不好意思。”门没关,周商儿长发飘飘的站在那里,身上穿的是一件裸色的拖地礼服,一看就知道是准备去参加婚宴的。

  此刻她脸上挂着浅浅淡淡的笑,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举着粉色手机对封烟烟说道,“封小姐,刚才你进电梯的时候手机掉了。”

  封烟烟一愣,忙走过去,接过自己的手机,“谢谢啊。”

  刚才因为太着急了,刚好电梯那班人又多,所以她就顾着往里挤……囧。

  “商儿。”身边这时却响起了燕南昇的声音。

  封烟烟抬头默默的看着他。

  看着他走过来,看着他皱眉,看着他表情愧疚,看着他语气温柔的说道,“不好意思,耽误了会儿,等急了吧?”

  “不会啊。”周商儿微笑着摇头,“你先忙,我去下面等你。”

  “好。”

  周商儿刚要转身……

  “慢着。”燕老太太的声音响起。

  周商儿停下脚步。

  “既然人到了,就把话一次性说清楚,省得以后再罗里吧嗦掰扯不清。”燕老太太从床边起身,接过儿媳妇递过来的拐杖,然后朝着门边走了过来。

  尽管穿着一身的病号服,没有任何装束和打扮,老太太身上也依然自带气场,到了跟前,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

  “你叫周商儿是吧?”

  周商儿点头,态度不卑不亢,“老夫人,您好。”

  燕老太太深吸口气,说道,“要多少钱?”

  周商儿脸色一白。

  燕南昇则眉头紧皱,“奶奶,你这话什么意思?”

  燕老太太冷笑,“别跟我说,你看上了我孙子的为人品性?他这小子天天在外面沾花惹草,交过的女朋友数都数不清,惹下了一屁股的风流债,这样子的男人你也喜欢?你就不怕以后有女人怀着肚子找上门,跟你大打出手,对簿公堂,到时候别说追求所谓的演艺事业,恐怕你连门都出不了。”

  燕南昇脸黑了。

  几个兄弟平日里埋汰埋汰也就算了,您可是我的亲奶奶啊!

  周商儿只是说道,“老夫人,阿昇之前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但是有句话说得好,看人不能光看表面,我相信……老夫人是阿昇的奶奶,应该看得比我更真切才对。”

  “你口才不错,但是很遗憾,我家阿昇早已经有婚约了。”

  说着,燕老太太握住一旁封烟烟的手腕,倨傲说道,“烟烟是我们世交家的女儿,在她还没出生的时候,这一门婚事就已经定下了,不管阿昇在外面怎么乱来,那些都是逢场作戏,他最后的妻子是烟烟,两人终究是要结婚的。所以,你如果聪明的话,就尽早放手,你想要得到的,我都可以满足你,否则的话……”

  “奶奶。”燕南昇冷冷的再次打断,“我说错多少次了,我跟烟烟是不可能的。”

  封烟烟看着他,没说话。

  “为什么?”燕老太太问,“烟烟到底哪儿不好了?你不是跟她关系挺好的吗?还特地弄了个房间,里面都是她每年送给你的礼物……”

  “别说了!”燕南昇语气不耐,“她比我小了快八岁,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小妹妹而已,我喜欢谁,都不会喜欢她,永远都不会喜欢她,这样说你满意了没有?”

  封烟烟看着他,心头猛地震了一下。

  他说什么?

  “你个臭小子!”耳旁响起燕老太太的怒吼。

  她脸红脖子粗,想要抡起拐杖,却突然又重重的放下,张着嘴,不停用力的呼吸,声音很大,好像快要呼吸不过来似的……

  “妈你没事儿吧?”燕夫人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扶着婆婆,对着丈夫吼道,“快拿喷雾剂,快啊!”

  手忙脚乱一阵急救,燕老太太的哮喘病总算及时止住了。

  燕夫人看着儿子,一脸的痛心,“阿昇,奶奶都这样了,你就不能说几句好话?非要和她对着干是不是?”

  燕南昇眉头紧皱,终于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奶奶……”

  “燕奶奶。”封烟烟的声音却在这时响起。

  众人均是一愣。

  燕老太太抬头,就看到封烟烟小脸苍白,眼圈里还泛着泪光。

  “烟烟。”老太太顿时急的不行,狠瞪了一眼燕南昇,想要劝她,“烟烟,你昇哥哥的话不要放心上,他就是一时糊涂,其实他……”

  “燕奶奶。”封烟烟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很平静,硬扯着嘴角拼命的往上扬,“燕奶奶,其实……我也一直把昇哥哥当成自己的亲哥哥而已,你们都不要误会。”

  “烟烟……”燕老太太心疼的看着她。

  傻孩子,你知道自己笑的有多僵硬吗?

  “昇哥哥。”封烟烟又看向燕南昇,为了不让眼泪掉下来,她使劲的睁大眼睛,一字一句,认真说道,“对不起,以前都是我不好,我跟你开玩笑呢,都是闹着玩儿的,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缠着你了,我也祝你和商儿姐姐幸福。”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出去。

  “烟丫头!”

  “烟烟!”

  “……”

  身后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封烟烟却知道,她最希望的那个人并没有喊她。

  等听到有脚步声,她心里一急,抬脚就开始跑了起来,眼泪也终于控制不住,唰唰的往下掉。

  到了楼梯前,更是没头苍蝇似的就往下冲。

  眼前已经模糊一片,却根本来不及擦,一不留神脚下一空,整个人猛的往前,狠狠摔在了地上。

  膝盖疼,手也好疼……

  可是哪里都比不上心里的疼。

  封烟烟坐在那,“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

  丽都酒店。

  婚宴终于结束。

  陆家人也全都松了口气。

  因为冉桐“怀孕”了,陆老太太立刻让陆南城带着孙媳妇从后门走了,招待宾客的事情就落在几个长辈的身上。

  “小羽明天还得上学吧,自衡,你也赶紧带小羽回去吧,这里不用你忙活了。”秦蕴如此说道。

  陆自衡点头,便带着冉羽离开。

  只是刚到楼下,身后便响起盛裴莲的声音,“三哥。”

  盛裴莲微笑着走了过来。

  他和父亲盛永超长得极像,一身宝蓝色的西装,头发梳的锃亮,双眼灼灼,嘴角邪勾,看人的时候有些风流的味道。

  而他的身边,则跟着温婉大方的易微澜。

  “是这样的,易小姐打算在我的楼盘开专店,怎么样,三哥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陆自衡直接说道。

  盛裴莲挑了下眉,似乎有些意外,同时,还看了眼冉羽,笑的意有所指,“唔,是因为三嫂吗?”

  冉羽嘴角一抽。

  虽然她是这么希望的没错啦哈哈哈。

  陆自衡则勾着薄唇说道,“这是一方面。”

  “哦?”盛裴莲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

  陆自衡则继续说道,“家里有个不省心的,公司还有个虎视眈眈的。你懂的,实在无暇分身。”

  盛裴莲轻笑,懂了。

  “行吧,那……只能说很遗憾,易小姐的服装品牌国际驰名,多少人抢着合作,三哥既然没兴趣我也不能勉强。”

  陆自衡对他点了下头,便带着冉羽离开。

  。

  上车后,陆自衡便开始说道,“现在下午四点,回家先休息半小时,然后做作业,晚上补课老师会过来……”

  “停!”

  冉羽大叫,“就不能休息一个晚上吗?”

  “今天带你吃喜酒,休息一天了还不够?”

  冉羽瘪嘴,“我哪有吃到?”

  “没吃到?”陆自衡挑眉,开始如数家珍,“刚才是谁啃了一只猪蹄,一根鸡腿,四个螃蟹,无数个基围虾……”

  “我是说……酒!”冉羽强调,说完还竖起小手指,掐着那一点的小指甲盖,纠结的说道,“我就喝了一小杯,就这么一小杯而已。”

  太不过瘾了。

  谁知……

  “恩,今天就先不罚钱了,以后不准再喝酒。”陆自衡悠哉的说道,“对身体不好。”

  “谁说的,人家说喝红酒会美容!”冉羽不服气。

  “美容?”陆自衡不屑的笑了一声,“有老公天天滋润你,灌溉你,还需要红酒来美容?”

  冉羽:“……”

  为什么说啥都能扯到那方面去?

  “想喝酒也不是不可以。”陆自衡突然又说道。

  冉羽一愣,“真的?”

  “恩。”陆自衡点头,“周五,周六晚上可以少喝点,其他时间不行。”

  冉羽还是没听明白,“为什么只有这两个时间才可以?”

  “因为第二天不用去学校。”陆自衡说道。

  冉羽先是看着他,然后……

  突然就明白了。

  这个禽兽!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冉羽看了眼便接通了,“喂?”

  “宇哥。”电话那头,封烟烟声音里带着哭腔,“我好难过,我真的好难过……”

  冉羽翻了翻白眼,“又被绿茶婊给刺激了?”

  “不是。”封烟烟吸了吸鼻子,“我不喜欢昇哥哥了。”

  “哦?”冉羽这倒惊讶了,“发生什么事了?”

  “他……他不喜欢我。”封烟烟开始抽泣。

  冉羽:“……”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嘛?

  不过……能看清事实也不错。

  于是她开口劝道,“烟烟,你能看清楚就最好了,就让他跟那个绿茶婊在一起吧,以后有他后悔的!”

  “什么意思?”封烟烟却问道。

  “没什么意思,反正以后,那个花孔雀就跟你彻底没有关系了,你好好学习,等着明年我进D大找你玩啊。”

  “哦。”封烟烟又吸了下鼻子,“那……我先去哭了,宇哥拜拜。”

  “……拜拜。”

  。

  城南别墅。

  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客厅里,不停传来小孩子哇哇的嚎啕大哭声,伴随着一阵阵的讨论声:

  “怎么样怎么样,小少爷肯喝奶了没有?”

  “没有啊。”

  “是不是太烫了?”

  “没有,我都是按照严格规定的温度调的。”

  “那怎么不喝?”

  “不知道啊。”

  “愁死人了……”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

  “陆先生回来了!”

  佣人闻声立刻纷纷起身,垂手,毕恭毕敬的站成了两排。

  唯独沙发上摊坐着的一个小娃儿,穿着粉蓝色的小衣服,同样粉蓝色的开裆裤,仰着小脑袋,张着小嘴,脸上红彤彤的,哭的那叫一个声嘶力竭。

  玄关门打开,陆南城穿着婚宴上的那身中山装礼服,外面披着件深灰色的大衣,手上则牵着冉桐的手款款走了进来。

  一听到哭声,冉桐脸色一变,甩开他的手就往里冲了进去,“萧潜。”

  “嘛唔嘛唔嘛唔……”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小娃儿顿时哭的更大声了。

  冉桐抱起孩子就开始来回晃悠着,声音温柔的哄道,“乖,不哭不哭,妈妈回来了……乖。”

  “怎么回事!”陆南城眉头紧皱。

  “对不起,陆先生。”女佣弱弱的开口,“小少爷就是不肯喝奶,我们只要一喂,他就开始哭。”

  “去找刘管家结账,你被辞退了。”陆南城直接就说道。

  女佣脸色一白,差点跪下,“陆先生,请给我一次机会,我……”

  “没机会,自己没把握住,怨谁?”

  陆南城说完,又看向其他人,“都给我滚,一个个的,还国际知名月嫂呢,都他妈买的假证吧?”

  话还没有说完……

  “行了,你能不能别吵了!”冉桐不耐烦的吼了一句,瞪着他,干脆抱起儿子就朝婴儿房走去。

  “……”陆南城嘴角抽了抽,不耐烦的挥手,“都给我滚下去!”

  “是,大少爷。”

  女佣们松了口气,立刻鱼贯离开。

  陆南城抬手,先将大衣脱掉随手一扔,又解开礼服,随手再一扔。

  松了松衬衫的领口,他卷起衣袖,听到婴儿房里传来的哭声,终究忍不住,抬脚就往里走去。

  婴儿房的房门虚掩着,粉色小床边,冉桐正坐在那儿哄着儿子。

  她身上还穿着那一身雍容华贵的旗袍,头发高高的挽着,脸上妆容精致,只不过……配上此刻慈母般的表情,陆南城不禁有点想笑。

  而事实上,他也真的笑出声来了。

  冉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眉眼间有着很明显的不耐烦,再低头看着儿子,声音又恢复了先前的柔软。

  “萧潜乖,妈妈在这呢,不哭不哭……”

  陆南城双眼一眯,便抬脚走了进去。

  “我来试试。”他伸手。

  小娃儿躺在妈妈的怀里,小脸通红,脸上还挂着金豆子,不看他,只是不停的咧着小嘴哭嚎。

  冉桐闭了下眼,“陆南城,你先出去可以吗?”

  “我来试试。”陆南城又说了一句,大手还往前杵了一下。

  冉桐刚要开口,那双大手直接伸进了她的怀里,就那么把孩子给抱走了。

  下一秒……

  “哇!”萧潜刹那哭的天崩地裂。

  冉桐太阳穴猛地一跳,忙起身把孩子抱了回去,声色俱厉道,“你烦不烦?给我一个小时,你先去楼上洗干净等着。”

  陆南城:“……”

  冉桐突然又看了他一眼,“40分钟行不行?”

  陆南城:“……”

  “哇啊哇啊……”小孩子的哭声依然响个不停。

  陆南城那个头疼。

  算了。

  他转身,悻悻然的离开。

  只是到了门口,突然又回过头,愤愤不平,咬牙切齿。

  臭小子,没我的精子你能生下来?

  还不让老子哄……

  拿乔给谁看呢?

  。

  40分钟后,陆南城赤身*的躺在双人按摩浴缸里,手上端着一杯红酒。

  开始读秒。

  1,2,3,4,5,6,7,8,9,10……

  终于,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陆南城双眼一眯,慵懒的开口,“门没关,进来。”

  脚步声顿了一下,紧接着。

  “等我准备一下。”冉桐说道。

  准备一下?

  陆南城眉头一挑。

  准备什么?

  呵,他倒是期待的很呢。

  又过了漫长的20分钟后,浴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了。

  饶是陆南城再有心理准备,当看到进来的女人,他的脸上也一闪而过惊讶的情绪。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就这么没穿衣服的走了进来。

  虽然很开心,但是……

  握着酒杯的手指缓缓开始用力。

  冉桐的头发已经散开,海藻般垂在身前,双手则下垂交握,刚好……遮在了某个关键部位。

  她卸了妆,脸上和身上都很白净,身子修长高挑,柔软玲珑,被头发遮掩的部位欲盖弥彰,反而更有一股诱人探寻的魅惑。

  陆南城看着她,心中有股绳,好似被人狠狠的揪着,缠绕在了一起。

  冉桐缓缓走到他的面前,蹲下身子,这才抬手拿起一旁的浴巾,声音娇柔的问道,“需要我帮你擦背吗?”

  陆南城盯着她,目光专注,却透着丝丝的邪气,“这么上道?”

  冉桐笑了下,拿起浴巾,先是润了润水,就往他的胳膊上轻轻擦拭。

  浴室的热气很快将她的脸润红,卷发也带了些湿气,贴在她的脸颊上,白里透红,媚眼如丝,勾人的很。

  “以前也经常这么给男人擦背?”陆南城的声音低沉响起。

  冉桐手顿了下,然后开口,“没有。”

  “呵。”陆南城笑了一声。

  “你不相信就算了。”冉桐语气平和,依然不紧不慢的帮他擦着胳膊。

  突然,陆南城将手中的酒杯一放,“进来。”

  冉桐一怔。

  “光着身子坐在外面,不冷吗?”

  冉桐眼底一闪,便说道,“我不习惯在浴缸里面。”

  “我有说要在浴缸里面*?”

  男人的话语,让冉桐脸上瞬间闪过一抹难堪,很快却又笑了,“那好吧。”

  她起身,就这么抬脚跨了进去,然后蹲在他的面前,继续拿着浴巾帮他擦胳膊。

  “嗤”的一声,陆南城抬手,撩起她的下巴,“还以为你多上道,怎么……可着我这一只胳膊擦,也不怕把我给擦破皮了?”

  “……”冉桐嘴角抽搐了下,“我说了我是第一次帮男人擦背。”

  “呵呵。”陆南城兴味十足的看着她,“姑且相信你一次。”

  “……”

  她本来就没说谎。

  “换一只胳膊。”男人颐指气使的开口。

  “好。”

  冉桐将浴巾放在他的另一只胳膊上,缓缓擦着。

  然后是他的脖颈,肩膀,往下,经过胸膛,腹肌……

  突然却转到了左腿上。

  “下面不擦吗?”陆南城的声音戏谑的响起。

  呵呵,还以为她有多大的胆子,原来也不过如此,一个小黄毛丫头。

  下一秒……

  陆南城看着眼前表情淡定的女人,漆黑的眼底在那一瞬间,疯狂掠过许多的情绪。

  有惊讶,震慑,难以置信。

  更多的,则是压抑的欲念。

  冉桐依然表情淡定,一双清丽瞳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手上则一下一下的隔着浴巾帮他擦着……

  “是这样吗?”

  她的声音柔媚入骨,配合此刻头发被热气染湿后贴在脸颊的模样,性感十足。

  可偏偏那双眼,乌黑,清澈,依稀还带着一丝的纯真。

  该死的……诱惑!

  “你这个荡,妇!”陆南城咬牙切齿,突然抓起了她的手。

  紧接着,“哗啦”一声,浴缸里的水瞬间倾泻在了地上。

  冉桐只觉得身上一轻,整个人已经被他抱了起来,大步朝着房内的大床走去。

  摇曳的景象在眼前疯狂变化着,她闭上眼,唇边,渐渐上扬。

  这一夜。

  实在太漫长!

  。

  接下来的日子,冉羽一心一意做她的好学生,生活中除了学习,就没有别的事情。

  一个月后,新一次的月考成绩下来,她再次突飞猛进,这次直接是得了全年级的第100名。

  拿到成绩的刹那,她开心的不行,立刻给陆自衡发了消息报喜。

  陆自衡只简短回了两个字,“不错。”

  冉羽瘪瘪嘴,一怒之下就回道:“我已经好好表现满三个月了。”

  “……”陆自衡没回复。

  冉羽得意的笑了笑,不急。

  。

  傍晚放学。

  冉羽背着书包站在校门口等。

  时间还早,校门口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学生,也有学生家长。

  冉羽干脆掏出了电子词典,低着头,抓紧一切时间学习。

  突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紧接着,身边响起一阵阵小女生的窃窃私语,听着还挺兴奋的。

  冉羽抬头一看,就发现有辆骚包的跑车停在面前,看着……还挺眼熟的。

  谁啊?

  她皱眉。

  终于,车窗缓缓的降下,一张熟悉的俊脸冲她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嗨,小羽!”

  冉羽不禁嘴角狂抽。

  许松野?

  word妈,这人他怎么又来了。

  ------题外话------

  不虐吧?

  另外,这章的福利以后补哈~

  一更六千字,二更晚上见~

  谢谢大家的月票,爱你们,群么么(╯3╰)

[读者须知]:下一篇:100等我先换身衣服行不行?【二更】-萌妻高高在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