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博狗娱乐 >

第二章 绝望的诬陷和羞辱-冷情总裁强占我

发布时间:2018-08-29 15:3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博狗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三章 这就是你的道歉吗-冷情总裁强占我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凉小意倒吸一口凉气,细细地看着苏凉默,她是明白的,这个男人有多冷静有多理智,可是只要遇到温晴暖的事情,苏凉默就会变得毫无理智可言。

  凉小意深吸一口凉气,压下胃里翻搅的呕吐感,脸色煞白如鬼,毫无血色的惨白嘴唇蠕动:“苏先生,我说了我没有害温晴暖,您要是不相信,就去调取手术室里的监控摄像,以您的身份,必定能够找到分量足够的脑科医师,让他全程观看录像,我相信,他会给我一个相对公平的评论。”

  然而凉小意的辩驳,却只惹来一声轻嘲,“呵。你以为事关晴暖的事情,我会想不周全吗?你以为,脑科的权威专家,国内就你一个吗?凉小意,你真是蛇蝎心肠,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推卸责任。”

  “苏先生,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沈明远,你还记得吧。高中的时候,与你还有晴暖一个班级,他,后来也是考了医科大学。想必对于他,你不陌生吧。”

  当然不陌生,沈明远当年考了医科大学,后来的成就,与她不相上下。可是她不明白,这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苏先生,对于沈明远,沈教授,我当然不陌生,可这与晴暖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呵呵,”苏凉默冷嘲地瞥了她一眼,“沈明远看过你的手术全过程录像,他说凉教授手术中至少有两次人为过失。”

  晴天霹雳!

  凉小意简直不敢相信她听到了什么!

  以她的能力,她在给温晴暖的手术过程中,是否存在人为过失,难道她还不清楚吗?沈明远冤枉了她。而凉小意百口莫辩,因为凉小意明白,苏凉默信任沈明远超过信任她!

  她想,这句话就算不是沈明远说的,换做其他阿猫阿狗,只要是个脑科医生,哪怕是学脑科的在校生,苏凉默就会很乐意去相信。

  凉小意的脸上挂着失魂落魄的笑。浅咖色的瞳子失了焦距,茫然地注视着前方。她心冷的不是沈明远冤枉了她,而是苏凉默根本不会相信她。就算她请来了全美脑科权威威廉教授,证明了她的清白,苏凉默也绝对会认定她请来的人是和她同流合污,是包庇她这个“凶手”的帮凶。

  苏凉默久久不见车里的动静,透过后视镜,瞅了后座的凉小意一眼,苏凉默顿时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一副绝望的快死的表情,无端让他觉得心里十分不舒服。

  他习惯了,不管何时何地转身,这个女人的眼里满满的都是他的影子。不管他丢给她多么恶毒的话,这个女人垂下头遮住眼底的受伤,过不了多久,仰头看着他的眼神,还是充满了爱恋。

  可是现在算什么?一副绝望的快死的模样,看得他心里火气蹭蹭蹭地暴跳。

  一个急刹车,车子漂亮地停在了一处独立别墅前。苏凉默大力一扯,把一脸茫然无措的凉小意扯下了车子,扯进了别墅,进了别墅,苏凉默扯着凉小意直直朝着大理石铺就的楼梯大步走去,也不管凉小意是不是跟得上他的步伐,会不会被他扯得一个趔趄。

  “苏先生,苏先生,您要把我带去哪里?”凉小意跟不上苏凉默,面前的男人沉默着扯着她的手,在一间卧房前停住,用力推开门,把她整个人扯进屋子里。

  凉小意还没来得及站稳,整个人被人粗鲁地一甩,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发出巨大的撞地声。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

  “脱。”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凉小意的头顶响起,凉小意陡然打了个寒颤,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缓缓地,慢动作一样地抬起头,仰视着站在床沿边上的男人。

  “苏,苏先生,您刚才……说什么?”

  “我叫你,脱衣服。”那男人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自顾自走向落地窗户边的真皮单人靠背沙发上坐下,一条修长的长腿缓缓地叠在另一条腿上,动作一气呵成,优雅的就像是一个雅痞贵公子,优美而不失尊贵,放荡又不失贵气,他天生就是聚光体。

  这样的苏凉默,让全世界的女人都为之沉迷。然而,凉小意只觉得身体冰凉冰凉的,没有一丝活人的温度。

  “别让我说第三遍。”咖啡色的真皮靠椅上坐着的那个男人,懒洋洋地眯起眼睛,说不出的优雅,却说着让人胆寒的威胁,“凉小意,你承受不起的。”

  凉小意脸色惨白惨白的,她都明白……违背这个男人的话,是她凉小意承受不起的。

  缓缓地抬起毫无知觉的手,发麻的冰冷的指尖碰到第一颗扣子,却仿佛一下子被火烫到了一般,猛地缩回了手。

  一道冰冷的眼神射了过来,凉小意猛吸一口凉气,咬住嘴唇,一颗扣子,两颗扣子,三颗扣子……浅蓝的衬衫滑落在浅米色的地板上,然后是……

  凉小意犹豫了一下。

  “继续。”她甚至不需要抬头,都能够猜到那个男人的眼神,冰冷的,阴骘的。她想哭,但是不能,苏凉默说过,她哭起来很丑很丑。

  手指有些僵硬,半天才把那条牛仔裤褪下。此时的凉小意身上只剩下了内衣裤。

  “我让你停下来了吗?继续啊。”那个男人就是用着漫不经心地话语,羞辱着凉小意的自尊。

  凉小意僵直的手指颤得厉害,绕到了背后,因为手指颤抖的厉害,身上的浅蓝色胸罩怎么也脱不下来。

  “怎么?需要我帮忙吗?”

  凉小意手指猛地一顿,再不敢犹豫,咬牙手指一勾,浅蓝色的内衣“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身上最后一件浅蓝色的内裤,她是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了。

  她垂着脑袋,近乎全裸的站在男人的面前,任由其赏玩。强烈的羞耻心让她不敢抬头,近乎是把整个脑袋埋进了胸前。她根本没有发现,落地窗前坐着的男人,眼神变得深邃幽深起来。安静的卧室里,男人用变得沙哑低沉的嗓音命令道:

  “过来。”

  凉小意猛地抬头,对上男人在昏暗的卧室里,看不清神情的脸孔,忍着强烈的羞耻心,凉小意缓缓走向男人,在男人面前两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男人眯眼,“太远了。”

  凉小意死死握住拳头,不敢违背男人的意志,又往前走了几步。

  “还是太远了。”

  凉小意一点点往前,终于在男人耗尽耐心,不耐烦地命令下,站在离男人半米远的地方。

  对面打量的目光实在是太明显了,凉小意说服自己不要颤抖,这个男人都说了,他娶她就是为了羞辱她。她不能抖,她没有做错事。她没有害温晴暖。

  凉小意握紧了拳头,拼命地忍住身体的颤抖,仿佛她抖动一下,就是认输一样,凉小意用尽力气才克制住颤抖的身体。

  就在凉小意面红耳赤,拼命克制自己的羞涩的时候,对面那男人轻嗤了一声。

  “你不会以为我真的会碰你吧?”讽刺的意味不加掩饰,苏凉默戏谑的眼神扫过凉小意近乎全裸的身体,薄唇微微勾出凉薄的笑:“你这么丑的身体,也好意思露出来给我看?凉小意,平时看你正经的很,没有想到脱光了之后就是这副模样。

  哦……让我来猜猜,你这满身的伤痕不会是烟头烫出的痕迹吧?还有鞭痕?看样子,是老伤疤了吧,凉小意,你在美国还玩儿sm?

  咦?这是……针孔?凉小意,你不会还吸毒吧。”

  忽然,苏凉默收敛起脸上戏谑的笑,眼底像是染上了寒冰,冷冷地射向凉小意,“我不管你在美国是什么样,有一点,你记住,凉小意,你敢继续吸毒,我就让人把你卖到东南亚淫窟去!”声音里是满满的不加掩饰的厌恶和恶心。

  说罢站起身拍了拍衣摆,抬脚就从凉小意的身边掠过,走出了这间卧室,看也不看凉小意一眼。

  直到传来身后的屋门关上的声音,凉小意才流着泪瘫软在浅米色的地板上,擦了一把眼泪,她才缓缓站起身,赤裸着身体走向屋子里唯一的全身镜前。

  镜子里的身体很丑很丑,布满了各种疤痕,伤痕累累。凉小意一点一点摸着身上的伤痕,烟头烫出的疤痕,鞭子沾了盐水鞭打出的鞭痕。她早就料到当那个男人看到这具丑陋的身体的时候,会毫不留情地羞辱她。

  可是她没有想到,当这个男人毫不留情地羞辱她的时候,她痛的无法喘息。本来以为,她早就习惯了这个男人对她的无情和恶毒的嘲弄,原来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她又摸了摸手臂上的针孔,缓缓滑落地板上,靠着床沿,将自己缩成一团,脑袋埋进膝盖间,静谧的卧室里光线昏难难辨,只能听到一声又一声痛苦的自言自语:“我没有吸毒,我没有sm,我没有吸毒,没有,没有……”期间伴随着压抑着嗓音的呜咽声,一切是那么的绝望,闻之令人心痛。

  凉小意独自抱膝发呆,思绪回到了当年,高一那一年,第一眼,她就认出了苏凉默就是那一年的小男孩儿,凉小意记得,在她七岁的时候,父母闹着要离婚,小小的她每一天都活在大人的争吵之中,那一个星期,爸爸妈妈闹得很僵,甚至为了不看到对方,竟然双双选择加班,把她一个人孤单单留在家中。凉小意记得那个叫做苏凉默的小男孩明明身在困境,却乐观向上,这是那时候的她所欠缺的。

  后来,她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他却在高一开学那天出现在她的面前,看到他耳朵上那枚跟自己的一模一样的耳钉,她就确定了,这个人一定是苏凉默没错,那时候少女情窦初开,她以为这是天意,天意把他送到她的身边。

  再后来,苏凉默接近她,他谦和有礼,俊美不凡,有一次她得罪了班上一个局长家的千金,因为她不肯赔礼道歉,对方趁着她晚自修上厕所的时候,从外面把厕所隔间的门锁死,没有证据证明是那个局长家的千金做的,但是凉小意敢肯定就是她。天黑了,厕所的灯定时熄灭了,她蜷缩着身子在一个人都没有的黑乎乎的厕所里怕的颤抖。

  她想求救,她大声地呼唤温晴暖的名字,可是根本没有一个人来救她。她希望温晴暖发现她不见了,会来找她。但是没有。

  她以为那一晚就要一个人呆在又冷又黑的厕所里了,那是冬天,那一天n市罕见的下雪了,她又冷又饿又渴。就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她听见厕所外有响声,那时候学校流传着厕所有鬼的传言,她害怕地蜷缩在一起,惊恐地抬起头……然后看见他——苏凉默。

  她还记得,那时候对方紧抿着薄唇站在她的面前,然后一言不发脱下了身上的羽绒服裹在她的身上。冰凉的身体被包裹在暖意的羽绒服里,羽绒服里有他特有的薰衣草味道,还有他残留的体温。

  “谢谢。”她满含感激,站起身的时候却因为天气太冷,手脚发麻趔趄着朝地面栽倒,她不好意思地红着脸道歉:“对不起,弄脏你的外套了。”

  她以为对方会生气,这件羽绒服一看就非常昂贵。然而对方却一言不发,弯下腰将她打横抱起,她尴尬地把头埋进胸口,却听到头顶清澈低沉的声音:“别怕,有我。”那一刻,她心中小鹿乱撞,心脏剧烈的跳动,仿佛有什么不一样了。

  朝夕相处的温晴暖没有发觉她的失踪,她的父母没有发现她的失踪,其他同学没有发现她的失踪,只有他——苏凉默,发现了她的失踪并且找到了她救了她。

  凉小意清晰的记得,那个雪夜,大雪纷飞,校园里安安静静,路灯昏昏暗暗,她被他抱在怀里,像是被王子珍重的公主。

  可是后来,她发现,苏凉默接近她,其实是为了接近她的好朋友——温晴暖。

  可是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感情付出了,怎么能够随便收回?她只能偷偷暗恋他,一个是她曾经的朋友,一个是她毕生的爱人。活在他们中间,凉小意痛苦不堪。后来,她远走他乡,选择与他们疏远。

  如果不是凉小意快死了,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她不会选择回国完成。可是没有想到,刚刚回国没多久,温晴暖就找上了她。如果她不答应那场手术,是不是今天就不用受这样屈辱的对待?

  答案是未知。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一章 不该的婚姻-冷情总裁强占我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