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47章 对不起……对不起……-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7:0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46章 小昱没死-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初夏用尽全力,真的完全无法制止他,所以她放松了身上的力道,柔软的任他亲吻,任他脱下她身上的衣服,而在他的唇终于肯离开她的唇,开始去亲吻她的脖颈,她终于能够说话。

  “你是在骗我吗?故意拿小昱来骗我?”

  “我没有。”

  “小昱真的没有死?”

  “真的。”

  初夏看着并没有停下来的薄擎,淡淡道:“你是想让我用身体来换取关于小昱的消息?”

  薄擎突然停下。

  他撑起自己的身体,在她的身上俯视着她,霸道道:“你的身体原本就是我的,你的心也是我的,她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唇,你的头发,你看着我的眼神,你嘴角勾起的微笑,你的一切一切全部都是我的,就算你现在不肯承认,但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根本就不需要用任何东西去换取,因为就连你自己都骗不了你自己。不过我想要知道,为什么你要躲着我?为什么要离开我?”

  “当年抛弃我的是你。”

  “我已经解释过了,我那时忘记了关于你的一切,我说的那个字根本就不是我的真心。”

  “不是这件事。”

  初夏回想着那段记忆,被他疯狂亲吻过的双唇微微有些颤抖:“三年前在医院,你跟老爷子的对话我已经听到了,你选择了薄氏,选择了薄家,选择了老爷子。选择了你辉煌的人生,放弃了我。”

  “我没有。什么对话?我根本就没有说过那种话。”

  “是我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

  “不可能!”

  薄擎用力的去回想三年前事,他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说过那种话,可是她刚刚的语气也很确定,更不像是在找借口欺骗他,难道:“难道东子也对你进行了催眠?让你的记忆出现了混乱?让你误以为我不要你,抛弃你了?”

  初夏其实也觉得自己的那段记忆有种违和感,而她也觉得薄擎不是会说出那种话的人,但是……还是不行。最重要的原因不是这个。是她自己。

  “以前的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了,你就痛快的告诉我,怎样才能让我见到小昱。”

  薄擎的手轻抚着她额前凌乱的发丝,手指轻轻掠过她的面颊,然后他的嘴角稍稍勾起:“其实很简单……”他轻啄了一下她的红唇:“嫁给我。”

  初夏马上推开他,虽然只是推开他一点点。

  “我不会嫁给你。”她拒绝。

  “那我就只能先把小昱藏起来了。”薄擎其实自己也并没有找到。

  初夏瞪着他。

  “你以为你把小昱藏起来我就找不到他了?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我,我认识的人不比你少,我可以凭我自己的力量把他找出来。”

  “是吗?”

  薄擎微微挑眉,他故意在她的身上动了动,身下磨蹭了一下她:“既然你这么有能力,那为什么今晚还要来我这里?你是故意过来引诱我的吗?你是故意来让我侵犯你的?整整三年,其实你也很想念我,很想让我触碰你,亲吻你,抚摸你,要你……对不对?”

  “不是。”

  “口是心非。”

  “我没有。”

  薄擎用最近的距离看着她澄清的眼眸。

  “从你踏进这个房子开始,你就应该知道,我一定会要你。”

  初夏用力的瞪着他。

  “你要是敢碰我,我会恨死你。”

  “你不会。”

  薄擎那么自信,嘴角飞扬的尤其幸福。看的初夏都有些晃神,他真的很少笑,尤其是这样幸福的笑容,而薄擎继续自信着:“不管你的嘴上怎么说,但我知道,不论我对你做什么,你都不会恨我,因为你真的太爱我了,你就是这种性格的人,所以今晚我一定会要你。我要让你深深记住,你是我的,是我薄擎女人。”

  初夏紧张的正要挣扎,但薄擎已经又一次吻上了她的唇。

  ……

  拥着最爱的女人在清晨睁开双目,这对薄擎来说,是最幸福的事。

  他看着初夏还在沉睡的脸,看着她身上密密??的痕迹,嘴角又不自觉的勾勒了起来。虽然她昨晚拼命的挣扎,但是这一夜她竟然睡的那么熟,还在他的耳边轻轻的打着小小的鼾声。虽然已经过了三年,但是她还是跟三年前一样,没有他在身边,就没有办法好好的入睡。只是他不明白,她对他的依赖并没有半点的减少,她对他的爱也如从前一般炙热,为什么她就是不肯回到他的身边?

  为什么?

  “夏夏……”

  他轻声的叫着她,唇又落在她的额头,那么恳求着:“别再离开我了,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嗯……”

  也许只是凑巧,也许只是因为他的吻有些痒,所以初夏跟着他的话语,轻轻的答应了。

  薄擎拢了拢抱着她的手臂,真的觉得好开心。

  ……

  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整整三年,她都没有睡的跟昏迷一样,一睁眼天就亮了,而且整个脑袋都特别的清爽,只是身体有些酸痛,不过在睁开眼的那一刻,她以为会看到薄擎的脸,但是身旁却空荡荡的,只有冰冷的被褥。

  心情有些悲凉,但是……

  卧房的门忽然被打开,薄擎走进门内,站在床边。

  “我估计你差不多也该醒了,起来吃饭吧,吃完饭再洗澡。”

  初夏的眼前有点恍惚,好像回到了三年前。

  她忙回过神,并没有娇柔娇羞的遮遮掩掩,而是当着薄擎的面拿起放在一旁的衣服。重新穿上,然后直接走去客厅的防盗门,可是当她伸出手去开门的时候,门竟然打不开。

  薄擎完全自顾自的走进厨房将刚刚煮好的粥盛出,拿着两碗放在餐桌上,完后双目看着还站在门前的初夏。

  “别费心思了,你如果不陪我吃完早饭,门是不会开的。”

  初夏转头瞪他。

  薄擎已经坐在椅子上,自己开始吃了起来。

  初夏看着他,眼神凝了他一小会儿。然后平静的走过来,平静的坐在椅子上,拿起碗筷也开始吃着。三年前那顿最后的早餐,跟现在的味道一样,只有一点不同,三年前她每一口吞下的都是幸福,但现在食物进入她的喉咙,刮着她的食道,疼的她难受。

  薄擎的双目一刻都不离她的脸。

  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其实自己也有那种感觉。

  胸口忽然有些发闷,喉咙也突然发涩,他用手掩着嘴,轻咳了两声:“咳、咳……”

  初夏看着他,想起他身上的伤和在杭州发的烧。

  她完全是无意识的拿起自己桌前的水杯,递向他,但是嘴巴刚刚张开,想说‘“喝点水”的时候,她猛然回神,可是薄擎已经看到了她关心他的举动,眼中的幽深中跳耀着愉快和幸福,初夏慌的立刻收回自己的手,装作自己口渴的喝了一口,然后放下水杯。

  薄擎可不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伸出长臂,拿过那杯水。

  初夏马上去抢。

  “你自己桌前有,别碰我的。”

  薄擎躲开她的手,双目仔细的在杯口寻找着她刚刚留下的唇印,然后对着那个唇印,他贴上自己的唇,如同亲吻着她一般喝了一口,然后才放回原位:“谢谢。”

  初夏深深的蹙眉。

  她真的很想快点离开,所以快速的吃着早餐,然后放下碗筷,站起身。

  “现在可以放我走了?”

  “等我吃完的。”薄擎吃的那么优雅缓慢,还有一大半在碗中,而照他的架势,似乎还准备再吃一碗。

  初夏真的一肚子的火。

  薄擎每吃一口都看着她生气的模样,心情别提有多好了。

  一个早餐整整吃了两个小时,上班的时间都已经过了,而薄擎还是不缓不慢,用手帕擦了擦嘴。然后悠悠然的询问:“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我可以走了吧?”初夏答非所问。

  “如果没有什么安排的话,跟我约个会吧。”

  “薄擎,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吗?可是我觉得过分的是你,我都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而你也明明还爱着我,昨晚也接受了我,但是你却还是想要离开我,我不明白,到底为什么?”

  初夏的忍耐到了极限。

  “薄董,薄先生。”她狠狠的叫着他,并拿出:“如果你再不开门,我就要报警说你绑架我,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真的会这么做。”

  薄擎倒不以为然,反而有些高兴。

  “我以为你会报警说我昨晚强暴你呢。”

  “你……”

  初夏还是跟以前一样,说不过他,斗不过他。

  她没有办法的坐回椅子上。

  “好,你不放我走那我就在这里待着好了,有本事你就关我一辈子,不过我发誓。从这一刻起,我不会再你说话,不会再跟你吃饭,更不会再让你碰我一下。看我们谁能耗得过谁。”她说完就闭合了自己的双唇,双目也转移,不去看薄擎。

  局势一下子倒转。

  虽然关着她一辈子,看着她一辈子是他心中一直暗藏着的冲动,但是她要真的是一辈子不跟他说话,不跟他吃饭,甚至认真的不让他再碰她一下,这就得不偿失了。看来今天的确是他太过分了,这种事情还是循序渐进的好,反正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他也拿出,拨下一串号码放在耳边,直接命令:“开门。”

  初夏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薄擎放下,凝着她别开的眼神。

  “我会在今晚之前选定十个姜老的作品发给你,剩下的十个就由你和姜老来决定,明天下午三点,把时间空出来,我会亲自带你去会展的现场看看展示台的布置。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直接提出来,趁着时间充裕,我们可以修改。”

  初夏很守自己刚刚的承诺,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在房门响起打开的声音后,才站起身,张开口:“明天见。”

  薄擎目视着她离开。

  在她没有半点犹豫的走出这间公寓时,他的眉头慢慢的蹙了起来。

  他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执意要离开他?

  他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

  ……

  初夏回到初家,方蓝担心的询问:“你昨晚怎么没回来?薄先生他对你做了什么?”

  初夏回想到昨晚。

  其实薄擎说的没有错。他不论对她做什么,她都不会恨他,她甚至一直都在期待他拥抱她,亲吻她,占有她,她更期望每天晚上都能够在他的怀中入梦,然后在他的怀中从梦中醒来,帮他穿衣,陪他一起吃早餐,但是……这样美好的生活从三年前的那场车祸开始,就破碎了。

  方蓝大概也能猜到昨晚的事。

  还是不要再提了。

  “夏夏,你吃早饭了吗?”

  “吃了。”

  “那喝药吧。蔺伯叮嘱我一定要每天都给你熬药,刚好凉的差不多了,我端给你。”

  “不用了。”

  初夏的双目低沉:“反正喝了也没用,我想再休息一下。”

  “夏夏……”

  方蓝叫着她,初夏已经急匆匆的上楼。

  ……

  薄氏顶楼。

  薄擎将初夏整理的资料仔细的看了一遍,选出十个他比较中意的作品,复制出来,发到初夏的邮箱里面,然后开始愣愣的思忖,深深的揣摩。她这么抗拒他的理由。

  “叩、叩、叩。”

  办公室的门被突然敲响,薄擎的面容隐隐显露不悦。

  “进。”他冷声。

  办公室的门被急切的推开,阿远的双脚还没走到办公桌前,就慌张道:“薄董,老爷子进医院了。”

  薄擎的双目只有一瞬的惊讶,然后变得冷漠。

  “医生怎么说?”他问。

  “医生说老爷子的病情不太乐观,您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薄擎稍稍考虑了一下。

  “备车。”

  “是。”

  ……

  老爷子躺在病床上,满是皱纹的脸比以前消瘦了许多,皮肤都松松垮垮的耷拉下来,完全没有三年前的气魄和风采。

  薄擎站在床边,垂目看着他。

  赵院长手中拿着老爷子的检查结果,叹着气道:“三年前你出车祸后,老爷子的身体里就检查出了癌细胞,虽然前两年还保持的不错,但是这一年癌细胞已经扩散,他恐怕是真的撑不了多久。”

  “化疗呢?”

  “就算化疗,也挺不过三个月。”

  “他什么时候能醒?”

  “很快就会醒。”

  “我能单独跟他聊聊吗?”

  “当然。”

  赵院长转身离开。

  薄擎继续站在床边,一直看着老爷子憔悴的病容,等待着他睁开双目,而当老爷子睁开双目看到他的那一刻。他看到薄擎冰冷的脸,看到他冰冷的双目,从心脏开始,慢慢的全身都被他的冷漠冻结了。

  他最疼爱的那个儿子已经不复存在,现在站在他身边的,是打心底憎恨他的儿子。

  薄擎冷冷的看着他,张开口第一件事询问的是:“小昱在哪?”

  老爷子心痛的闭上双目。

  薄擎再次开口:“三年前,你跟东子到底对夏夏做了什么?也像对待我一样,催眠她,让她误以为我不要她了。是吗?”

  老爷子没有回应。

  薄擎的嘴角讽刺的颤动:“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你是一个又严厉又狠毒的人,你自以为你很宠我,爱我,把一切最好的东西都买给我,但是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我只想要你像普通的父亲一样,陪我玩耍,就是这么简单。可是你却只会苛刻的要求我,叫我不要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要努力的学习,不论做什么都一定要拿到第一名。拿到最优秀。可是拿到第一名又怎么样?拿到最优秀又怎么样?成为薄氏的继承者,坐上董事长的位子又能怎么样?我竟然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得不到,更保护不了她,我到最后还是一个失败者,而我最失败的,就是有你这样的父亲。”

  老爷子的双目在眼皮下激烈的滚动。

  “爸……”

  薄擎突然深深的叫着他:“其实不用我说你自己也能感受到,你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赵院长说你还有三个月的命,在生命的尽头,我想问问你。你最后得到了什么,又能带走什么?金钱?权力?地位?还是你儿子对你的尊敬?不过即便如此,你受的苦也没有夏夏受的苦多。三年前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又失去了自己的父亲,最后你还让她失去了我,那种绝望,你现在能体会到吗?”

  老爷子终于睁开眼。

  他张开嘴想要说什么,薄擎却打断他。

  “我已经不需要你告诉我小昱在哪了,你错过了最后的机会,我会自己找到他,我会让你到最后一刻都后悔你对我和夏夏做过的事。”

  他说完转身离开。

  老爷子的双唇剧烈的抖动,眼角涌出泪水。

  ……

  薄擎走出病房,大步走去赵院长的办公室。

  赵院长看到他的时候,以为他是来跟他谈老爷子的病情,可是薄擎对老爷子的病只字未提,说的竟然是:“三年前东子找人给我催眠,是不是也给夏夏催眠了?”

  赵院长双目震惊。

  “你……恢复记忆了。”

  “是。”

  “我就知道这件事总有一天会兜不住,催眠这种东西也不可能维持一辈子。”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薄擎执着。

  “没错。”赵院长知道不能再隐瞒,只好老实承认。

  薄擎再问:“除了催眠,他还对夏夏做了什么?”

  “没有了。”

  “不可能。如果他只是催眠了夏夏,我已经跟她解释清楚了,她不可能还是想要离开我,而且那么坚定的想要离开我,一定是东子对她做了其他的事。”

  “东子和那个叫罗志的真的只是催眠了她,让她误以为你选择了老爷子和薄家而抛弃了她,不过我可能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开你。”

  薄擎激动:“为什么?”

  “唉……”

  赵院长沉沉的叹气:“三年前的那场车祸,让她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同时,也让她失去了再怀孕的能力。她的身体真的伤的太严重,我尽力帮她医治,但还是无能为力。这种事情对女人来说是最大的伤害,而且是这一生最深最深的痛。”

  薄擎终于明白了。

  她虽然被催眠了,但是她不可不知道他对她的爱有多深,在三年前她一定就发现他可能被老爷子做了什么,而那一次她拿着刀来找他也不是为了杀,只是来跟他见最后一面。她之所以会离开他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再为他生孩子,再为他创建一个幸福的家庭。

  他好后悔。

  后悔以前总是在她的面前提前孩子。

  她当时该有多绝望?

  她的心该有多痛?

  可是他却忘记了她,好像什么事请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的生活。整整三年,她一个人独自承受了三年的疼痛,只一个人,一个人……

  转身大步冲出院长办公室。

  ……

  开着车来到初家的门口,急切的打开车门,但双脚却并没有下车,而是慢慢的又将车门关上,因为他突然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见她,更对自己这三年的生活无比憎恨。虽然他并没有觉得快乐,但也没有任何的痛苦,可是她不同,这三年她一定每时每刻都苦不堪言。

  拿出,他拨下她的电话。

  电话虽然打通,但却没有人接听,他又打一次,然后再打,再打,再打,再打,最后……电话关机了。

  他透过车窗看着初家二楼亮灯的某扇窗户。

  他再次拿起,又拨下一串号码。

  ……

  初家。

  初家躺在床上看着已经关掉的。

  他为什么要打来电话?他又想说什么?

  其实她很想听听他的声音,但是听了又怎么样?只会越来越舍不得,所以还是算了,她将压在床褥之下,逼迫自己不去想,但是……

  “叩、叩、叩。”

  “进来吧。”

  房门被打开,初阳拿着走到床边,将递给她,稍稍有些犹豫道:“沛涵姐的电话。”

  “沛涵?”

  “她说你的关机了打不通,所以就打到我这来了。”

  “哦。”

  初夏没有一点点的防备,将放在自己的耳边,轻声叫着:“沛涵,什么事?”

  “夏夏……”

  里竟然传来薄擎的声音,初夏的双目瞬间瞪大。

  初阳马上离开。

  初夏慌张的想要关机,薄擎却说:“我只想对你说三个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话说这两天我的确更新的少了,在这里向你们道歉,我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可能是太冷了,被窝太暖和了,一睡就是下午三点,困到要死,不知道有没有跟我一样如同冬眠一般的美妞儿?不过我会尽量调整到多更新,但也不用担心,本文马上就要结局了,确定就在月初的那几天,所以美妞儿们,再忍忍,结局就在眼前了\(^o^)/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48章 我不会离开你-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