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43章 初初相遇-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7:0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42章 有种失去了什么的感觉-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杭州。

  春来春去,春又来……三年。

  “丫头,喝药了。”

  “又喝?蔺伯,你熬的药真的不是一般的苦,你就饶了我吧。”

  “良药苦口,赶紧趁热喝。”

  初夏拿着汤药的碗,猛吸一口气,然后捏着鼻子一口闷,在最后一滴汤药进入她嘴中的时候,她鼓着腮帮子正要往厕所跑。

  “你要是敢给我吐出来,我就给你捞回来,让你吞回去。”

  本来初夏只是觉得苦,并不是恶心,被他这么一说,“噗”的一声,喷了。

  蔺伯直接怒了。

  “你知不知道这药有多贵?你就这么吐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蔺伯,你以后不用再帮我熬药了,反正也没什么用。”

  “中药本身就是慢工,当然需要时间来慢慢调理。”

  “我都喝了三年了。”

  “少啰嗦。”

  初夏乖乖的闭上嘴。

  “啊,对了。”蔺伯差点忘了重要的事:“我今天帮你订好了餐厅,晚上就别回来吃了。”

  “你又擅自帮我约了相亲对象?我都说多少次了,我不想找男朋友,更不想结婚。”

  “女人当然要嫁人,你要是不去,就别在我这住。”

  “我现在是姜老的关门弟子,我当然有资格住在这里。”

  “只要我开口,信不信姜老也留不住你。”

  初夏郁闷。

  这个健壮的老头子,三年前明明就是他说的如果她没地方去的时候,他会收留她。自从她来到这里后,他就每天指使她做这做那,完全把她当成了佣人,有的时候她真的觉得有点后悔了,怎么就想到来他这‘散心’呢?

  唉……

  墓地的老爷爷说的好事什么时候才能发生啊?

  “知道了,我会去的。”

  蔺伯满意的点头,拿起那把紫砂壶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一边轻啜,一边道:“三天后你师傅差不多出关了,你要提前准备一下。”

  “好。”

  初夏走去厨房准备晚餐。

  蔺伯看着他,已经送到嘴边的茶杯又慢慢的放下。

  三年前,在他知道她跟薄擎的关系时,他就知道她以后一定不会有好日子,只是没有想到。她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竟然是那种样子。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但却又是个坚强的孩子。

  “唉……”

  他沉沉叹气。

  小擎那小子在一年前订了婚,听说会在今年内结婚,他们的姻缘真的要被彻底斩断了吗?不过他总是觉得,他们之间还是会再起波澜。

  ……

  薄氏。

  薄擎坐在办公桌前,仔细的看着手中的文件,然后微微蹙眉。

  “阿远。”

  “是,薄董。”

  “马上订一张飞去美国的机票。”

  “您要去美国?”

  “美国分公司送过来的财务报表跟我手中的财务报表有很大的出入,我要亲自过去看看,到底是谁在那边搞鬼?”

  “那总公司这边……”

  薄擎抬目,冷冷的看着他。

  都已经跟了他三年竟然还是这么没有脑子,真不明白为什么老爷子非要让他做自己的助理。就他这点办事能力跟以前的郭睿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真是不称心。看来去分公司也顺便看看有没有合心意的,把他给换了。

  “你留在总公司,有什么不能处理的就打电话给我。”

  “我留在总公司?不行,我要跟在您身边。”

  薄擎已经不想再跟他说话了,双目的冷冽让他瞬间就明白,他如果再改违抗他的命令,从下一秒开始,他就可以卷铺盖走人了,可是老爷子吩咐过他,一定不能离开他,一定要看好他,一旦他头疼,必须让他吃药,而他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必须立刻打给他。

  已经整整三年了。

  也许,也许他稍稍离开几天应该没事吧?

  “薄董。”阿远从口袋里拿出每天都要戴在身上的药盒,放在办公桌上:“这个药你一定要随身带着,一旦头又痛起来,一定要马上吃。”

  薄擎没有回应,双目看了下他身后的门。

  “我先出去了。”阿远低着头离开。

  薄擎的视线看着放在桌上的药瓶。

  他伸手拿过,直接放进抽屉里。

  已经三年了,他头痛的毛病还是没有治好,总是要吃这个药。他不是傻子,当然拿过这个药去化验,这里面的确有止痛的成分,但是也掺了一些很特殊的东西,而最近这两年他每次头痛都假装吃下这个药,他早就已经把它戒了。只是……怎么说呢?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似乎就要破壳而出。

  正在他沉思的时候,放在办公桌上的突然响起。

  他拿起,看着梁婷的名字。

  跟她订婚是老爷子的安排,说要结婚也是老爷子的安排,他本人是并不想要这个女人,但是老爷子这一年的身体非常不好,他也只能先顺着他,然后再找机会解除婚约,还好,梁婷明白他的意思,也同意他这么做,似乎她本人对自己的兴趣也不在感情上。

  “喂?”他将放在耳边。

  “听说你要去美国?”

  “我是刚刚才决定的,你是从谁那里听说的?”

  “猜的。”

  “……”薄擎不语。

  梁婷早就已经习惯了。

  “据我得到的消息。薄氏在美国的分公司今年业绩非常不好,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蹊跷,而你以前在美国分公司待过很多年,你一定会非常关注,所以你肯定是要亲自去一趟的。”

  “……”薄擎还是不语。

  梁婷不打自招的说出这通电话的目的。

  “我明天正好也要去美国做一个采访,有时间的话,见一面吧。”

  薄擎的双唇终于微微触动:“有时间再说吧。”

  “我知道你在美国有房子,我会去那里找你,可以的话收留我一个晚上吧,不过你千万别想歪了,我什么意思都没有。”

  薄擎直接挂断电话。

  他虽然不讨厌这个女人,但是却讨厌她那张滔滔不绝的嘴。

  ……

  杭州,某高级餐厅。

  要不是进入餐厅需要穿正装,她一定会随便穿个邋遢的休闲服,应付应付那个男人,不过她有戴最土的?框眼镜,还没有化妆,更是梳了一个乱糟糟的发型,看上去就是个土里土气的乡下女,带着一点暴发户的气息。

  抬手看了看表。

  应该差不多来了。

  果然,餐厅的门被打开,但是下一秒,餐厅内突然一阵骚动。

  初夏并不好奇,也不疑惑,她只想快点离开,不过,当引起骚动的这个人一步一步走到她的身边,坐在她对面的时候,她的双目有些惊讶。

  他……他的脸……怎么有点像……

  男人微笑。

  初夏的眉头瞬间蹙起。

  这样就不是有点了。

  男人张开双唇:“不好意思,我刚刚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来晚了。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姓乔,今年32岁,很高兴认识你。”

  姓乔?32?

  初夏的嘴讽刺的勾起。

  不会错了。

  “你是乔琛。”

  乔琛有些惊讶。

  很少人见过他,很也少人认识她。这个土里土气的女人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看来蔺伯也没有跟你说我是谁。”

  初夏拿下脸上的?框眼镜,然后放下自己的头发,就好像变魔术一样,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美女,而且还是一个没有上妆的全天然美女,不过这个美女看人的眼神却带着杀气,说话的语气也带着愤怒:“我姓初,单名一个夏。”

  乔琛想起来了。

  初夏。

  对。

  就是这个女人。就是她把刘晟轩迷得神魂颠倒,还让他亲自来求他帮忙,甚至还因为她丢了自己的命。一直都想见见她,亲眼看看她的脸,现在终于看到了,虽然没有小雅漂亮,但这双眼睛,这个表情,再加上她现在的气质和气势。他明白了,就是这个吸引了刘晟轩吧?

  嘴角微笑。

  他笑起来的样子也很阳光,虽然不及刘晟轩。

  “原来是你啊,我是不是应该叫你一声嫂子?”

  “不用了,我为什么会嫁给你哥哥,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你好像很恨我?”

  初夏摇了摇头。

  “三年的时间让我放下了很多东西,恨你又能怎么样?不恨你又能怎样?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永远都改变不了。但是有一句话我一定要告诉你:做人不能那样,你可以跟我交易,但却不要去伤害人,因为你们骗局和私心,刘晟轩死了,郭睿死了,小昱死了,我肚子里的两个孩子死了,我的父亲也死了……这一条条的人命,你也有份,请你一定要记清楚。”

  初夏说完后站起身,双目低垂的看着他。

  “对不起,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们不合适。再见。”她对这一次的相亲做了一个结尾,然后转身离开。

  乔琛看着她的背影,一直看着她离开。

  哥的眼光真的很不错,她的确是个好女人,只可惜哥没有那个福分。

  ……

  美国。

  薄擎一到分公司就揪出了贪污公款的人,事情处理非常顺利,但是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却让他坐的有些疲惫,所以早早的就回到他的房子里,正准备回卧房休息的时候,双脚却不自觉的走到了一间上了锁的房门口。

  奇怪?

  他为什么要走到这个房间的门前?而且这个间房为什么要上锁?还是三重锁,需要密码,视网膜和指纹。这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是他设置的吗?他怎么有点想不起来了?

  微微蹙眉,用力的回想。

  脑袋突然又痛了起来。

  密码……密码……密码是什么来的?

  越想脑袋就越痛,而越痛他好像就越能够想起什么。

  手指伸到锁上,按下上面的数字:0……5……0……7……

  “咔嚓。”

  锁上的红灯立刻变成绿色。

  对了?

  薄擎马上按上自己的指纹,然后去扫描自己的视网膜,房门被完全打开,但是当他去扭动门把手的时候,手却在微微的颤抖,脑袋里的疼痛也越来越剧烈,真的就好像要炸开了一样,似乎只要打开这扇门,他的脑袋就会立刻爆炸。

  到底这扇门后面有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忍着痛,去推开房门。

  里面漆?一片。

  他一步走进去,右手那么熟悉的伸出,自动的就打开了墙壁上的开关。

  房间一下子亮了。

  他看着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房间,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台电脑,然后就是放在桌上和地上的箱子,十几个大大的箱子,除了这些就是积的厚厚的灰,应该有好几年都没有打扫过了,但是看着这么简单的房间,他的心脏扑通、扑通、扑通,每一下都跳的极为沉重,而自己的脑袋也已经痛的出现了嗡嗡的巨响。

  他支撑着有些无力的身体走到桌子前,坐在椅子上。

  突然!

  一个画面投射进他的脑海里。

  他以前也像这样坐在这把椅子上,然后打开桌上的箱子,拿出里面的相册。

  他照着这个记忆去做。

  因为箱子密封的非常好,里面没有一点点的灰尘,但是相册却并不新,有着被反复多次翻阅过的痕迹。他用颤抖的手翻开相册,里面是一个小婴儿的照片,她在笑,笑的特别开心,那么纯净无暇,而里面还有一个女人,她抱着那个小婴儿,同样幸福的笑着。

  这是谁?

  他怎么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的人?

  不对!

  脑袋里又有画面投射进来。

  他继续翻阅相册,里面就好像是那个小婴儿的成长过程,从出生开始一直到她长大,每一张都细心的排列好。日期,内容,全部都写在旁边,而在她的脸渐渐退下稚嫩,变成一个女人的时候,他的手停止了翻阅,开始轻轻的抚摸着照片上,初夏美丽的脸庞。

  他似乎想起了一些事。

  这些照片是一个叫夏若的女人邮寄给他的,她每个星期都会给他邮寄这样的照片,不厌其烦的,就算他多次提醒她不要在邮了,她还是不肯罢手,他记得好几次他原封不动拒收信件,可是她却不依不挠的继续,甚至变成两倍的分量,最后弄的他不得不收下来,而除了这些照片,还有信,还有光盘,还有视频,全部全部,都是关于她女儿的。

  “夏夏……”

  他不自觉的唤出这两个字。

  就如同一把钥匙,打开了他记忆的锁。

  他的脑袋不再痛了,但是他的心却剧烈的痛了起来。他想起来了,他认识一个女人,她叫初夏,有着纯净无暇的笑容,有着澄清的双目。有着美丽的脸庞,是他深爱的女人,是他这辈子都发誓一定要守护的女人,可是,他却把她给忘了,忘了整整三年,还在三年前对她说了那样的话。

  ‘滚。’。

  他怎么可以那样对她?

  “擎?”

  梁婷下了飞机后就直奔薄擎的这栋房子,虽然他并没有答应,还直接挂断她的电话,但却给她留了门,不过他现在的样子很奇怪,这个房间也跟其它的地方也不一样。

  “擎?”

  她又叫了一声,然后走进去,站在他的身旁。

  薄擎的双目一直盯着相册里的照片,看着照片上初夏的笑脸,而她的眼睛看着镜头,就好像在看着他一样,就好像是在对着他笑。

  梁婷垂目也看到了照片。

  “初小姐?”

  三年前的那次相亲后老爷子来找过她。老爷子对她说,薄擎的那次车祸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后遗症,因为当时初夏和小昱也在场,他没有能力救回小昱,也没有保护好初夏,所以只要一提到他们母子,他的头就会剧烈的疼痛,所以老爷子希望,她以后都不要在他的面前提起初夏和她的任何事。

  “哈哈……哈哈哈哈……”

  薄擎突然笑了。

  梁婷慌张的看着他。

  跟他认识了整整三年,他从来都没有笑过,连一丝丝的微笑都没有过。那张脸完全瘫痪,就只有一个表情,可是他竟然笑了,而且笑的那么开心,不,仔细看他的脸,他并不是开心,而且痛苦,既痛苦又开心的笑着,眼中还隐隐闪动着泪花。

  “擎,你怎么了?”

  “哈哈哈哈……她没死……她没死……”

  虽然他那么残酷的对她说了那一个字,虽然他把她忘记了三年,但是没有什么比她活着还要让人开心。在车祸的那一刻,她的心脏和呼吸都没有了,他绝望了,他崩溃了,他以为再也不能拥抱她,亲吻她,跟他在一起,给她幸福。

  “哈哈哈哈……太好了……她没死……”

  “擎,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怎么了?”

  薄擎的双手抚摸着照片。

  他要去找她,他要去见她,他要让她回到他的身边。这一次,谁都别想阻挡。

  转身迈出脚,但是疼痛后的身体有些摇晃。

  梁婷马上扶住他。

  薄擎推开她的手。

  “对不起,我们的婚约到此结束了。”

  梁婷瞪大双目,看着他不稳的走出这间房,然后她转头看着放在桌上的相册。看着相册上的初夏。

  果然,他们两个的关系不一般。

  ……

  薛家的宴会依旧奢靡隆重,一张邀请函竟然有人给出了天价,而这个给出天价的人,正是薄氏现任董事长薄擎,但是……

  “对不起薄董,薛少让我将这个给您。”

  守门的男人将一张支票递给薄擎,上面的数字正是他买到邀请函的价格。

  薄擎表情冷冽。

  守门的男人战战兢兢的看着他。

  “对不起薄董,这是我们薛少的吩咐,请您原谅。”他说着,从身后拿出一个牌子,牌子上面清楚的写着:薄擎与狗,不得进入。

  面对这样羞辱人的字眼,薄擎的脸上竟然没有露出愤怒。

  “你去转告你们薛少。叫他出来见我,不然我砸了他的场子。”

  守门的人一脸为难,马上走进宴会内转告,然后很快的又回来,比刚刚更加的慌张不安。

  “薄董,薛少说……有本事你就来砸。”

  薄擎已经没有了耐心,大步向宴会内闯。

  守门的四个人没有办法只能动手,但却完全不是薄擎对手,而薄擎故意将他们一一踹向宴会的双开大门。宴会内的人突然听到“砰——”的一声,门被粗暴的打开,四个看守的保镖躺在地上抽搐,半死不活的。

  薛荆辰站在其中,嘴角微笑的看着走进来的薄擎。

  薄擎的双目笔直的看着她,他大步走过来,在路过高高的香槟塔时,帅气的抬脚,一脚踹翻,然后随着碎片的声音,他大声宣布:“今天的宴会结束了。”

  宾客们都吃惊的看着他。

  薄擎的双脚停在薛荆辰的身前。

  “她在哪?”他质问。

  薛荆辰手中拿着香槟,悠悠然的抿了一口,然后轻笑:“你在说谁?”

  “初夏。”薄擎毫不避讳。

  薛荆辰继续喝酒:“我怎么知道她在哪?”

  “你是最后一个见到她的人,就算她离开的时候没有告诉你去处,你也一定会调查,已经三年了,你不会没有她的消息。”

  “我就算是有,也不告诉你。”

  “来打一场吧。”

  薛荆辰稍稍有些惊讶。

  薄擎非常认真:“这么多年你一定有一肚子的火,不如我们痛痛快快的打一场,我赢了。你就告诉我她在哪,你赢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去找她,见到她都躲着走。”

  “你说真的?”

  “对。”

  薛荆辰放下香槟。

  “好。”

  他答应的同时稍微歪了一下头,薛家的保镖和佣人一边道着歉,一边将看热闹的宾客都带离了这里,短短一分钟,奢靡的宴会大厅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薛荆辰脱下身上的西装,握紧拳头,怒瞪着他。

  虽然他们是朋友,是最了解彼此的兄弟,但是在他拒绝子衿的时候,他就很想揍他一顿了,就如他所说。这口气,他忍了太多年,是该痛痛快快的发泄出来了。

  门外。

  梁婷急匆匆的赶过来,却被拦在了门口。

  门内噼里啪啦的不停传来打碎东西的声音,梁婷深深的蹙着眉头在心中抱怨。男人有的时候真的是个单细胞动物,头脑一热就会用武力解决问题,不过对于薄擎来说,这是最快的解决办法。他有能力自己去调查,但是需要时间,至少也要几天,而在坐上飞机之前他就打电话叫人去买薛家宴会的邀请函,不论多少钱,必须买到,下飞机后。他直奔宴会现场。他一切的行动都在彰显着,他有多着急。

  “唉……”

  她叹着气,看着华丽的双开门,等待着。

  大概半个小时,里面的声音终于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梁婷向前走一步,又被拦下。

  “你们也听到了,也应该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什么,现在没声音了,如果不进去看看,万一两个都重伤,你们谁付得起责任?”

  守门的人犹豫,只好让开路。

  梁婷将门推开,里面狼藉一片,早已没有了刚刚的奢华。

  薄擎站在宴会的正中央。薛荆辰躺在他的脚下。

  “真是可恨,早知道,年轻的时候我也应该去当几年兵。”薛荆辰不敢的看着薄擎。

  薄擎伸出手,慢慢弯腰,抓着他染血的衣领将他拎起来,质问:“她在哪?”

  “找到她又怎么样?她不会回到你身边。”

  “她在哪?”

  “在你忘记她的这几年,她过的很平静,你还是不要去打扰她了。”

  “她在哪——”薄擎怒吼。

  薛荆辰看着他愤怒的脸。

  “呵呵呵……”

  他勾着疼痛的嘴角轻笑,然后慢慢的闭上双目,落下笑容,说了两个字:“杭州。”

  薄擎的手立刻放开。

  薛荆辰摔在地上。

  薄擎转身大步离开。

  梁婷担心的向他走跑过来:“你受伤了。”

  薄擎没有理会她,继续大步离开,离开这里,在坐上车的时候,他一刻都不想耽误,打电话订机票,然后坐上了飞向杭州的那班飞机。

  坐在飞机上,他看窗外。

  记忆还在不断的徘徊在脑袋里,从认识她的第一天开始,从她出生那一刻开始……

  ……

  回忆。

  四岁的薄擎坐在车上,无聊的看着窗外。

  远远的,他就看到一个肚子好大好大的女人站在道边拦车,但现在是高峰,并没有空车,而他也对这样的事情不感兴趣,刚要收起双目,那个女人竟然摇摇晃晃的就要摔倒。

  “程叔,停车。”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嘴巴怎么回事,竟然会管闲事。

  程叔踩下刹车,将车停下。

  “小少爷,您忘记什么东西了吗?”

  “那边那个女人,叫她上车。”

  程叔看向道边的夏若。

  “是。”

  程叔下车,将夏若扶到车内。

  夏若坐在他的身边,面色已经苍白,汗珠不停的从额头上滑落,但是她却那么开心的对着他笑,笑的特别幸福,还温柔的对他道:“谢谢……”

  薄擎这个时候太小,他不懂,都已经这么难受了,还有什么好开心的?

  不过他的双目却不自觉的看着她圆滚滚的肚子。

  真的是好大的肚子。

  夏若也看向自己的肚子,还用手轻轻的抚摸。

  “是女孩。”她告诉他。

  薄擎有些后会让她上车了,因为她似乎是个很能说的女人,他不喜欢啰嗦的人。

  “呵呵……”夏若果然如他所想,自言自语道:“原本医院是不告诉我是男是女的,还好我认识那个医生,她说是个女孩,其实我一直都想要个女儿,因为可以给她穿可爱的衣服,梳可爱的发型,还能把我引以为傲的芭蕾舞教给她,不过二胎的话我想要个儿子。”她说着看向薄擎:“如果二胎可以生个儿子的话,一定要像你一样,这么善良。”

  善良?

  薄擎并不认为自己是这样的人,因为爸爸从他懂事就开始教导他,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想要在这个世界生存就必须要让自己变成最优秀的人,所以不要将自己的时间花在没有用处的地方,他只要在学校不停的取的第一就好,而同情心这种东西,也等他足够强大的时候再去泛滥,现在的他,只要学习就好。

  他不善良。

  他虽然还不太清楚善良的意义,但他知道自己并不善良。

  夏若见他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双目疑惑的看向他,看着他那张没完全没有表情的脸。

  这个孩子才这么小,怎么感觉有着不应该有的成熟。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薄。”

  终于说话了。

  夏若继续问:“名字呢?”

  “……”

  又不说话了。

  夏若突然对他有了兴致。真是个有趣的小孩。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不告诉我?是很搞笑的名字所以不敢说吗?放心吧我不会笑话你的,快点告诉我吧,你救了我和我的女儿,你是我们的恩人,我一定要知道你的名字,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知道,所以……”

  “擎。”

  薄擎淡漠的只突出这一个字,因为她实在是太烦人了。

  “擎?哪个擎?晴天的晴吗?”

  “上敬下手。”

  “哦,原来是这个擎啊,我记得这个擎有支撑的意思,而且喻义是顶天立地的人,你妈妈给你取了一个好名字呢。”

  薄擎稍稍有些惊讶。

  以前那些知道他的名字都会直接想到另一个薄情,再加上他这种性格,就更加被人误会了,可是她竟然跟那些人不一样,她说的话跟妈妈告诉他的一模一样。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又啰嗦又喜欢笑又这么大的肚子,他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人。

  “啊!”

  夏若突然蹙起眉头。

  薄擎立刻紧张:“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不行了,我要生了。”

  “生?”

  “啊啊啊——”夏若突然惊叫。

  薄擎第一次手忙脚乱:“程、程叔,开快点,快点。”

  “是。”

  “啊啊啊,我不行了,要生了,要出来了。”

  出来?

  四岁的薄擎对这方面的知识完全处于未知的领域,从哪出来?这么大的肚子,难道会突然裂开,然后从里面蹦出来吗?

  “啊啊啊,好痛。”

  “你再等一下,马上、马上就到医院了。”薄擎满脸慌张,满脑子都是肚子裂开的画面。

  终于。

  程叔踩下刹车。

  “到了。”

  薄擎惊喜,夏若却抓住他小小的手。

  答应过的三叔和夏夏的过去,不会长,就这一两章,而且我今天写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完全想不起来,我以前有没有写过夏夏妈妈的名字,没有的话当然好,但如果有的话,请一定要留言告诉我,我去前面改一下,最近脑子有点不好使,嘿嘿嘿。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44章 他要得到她-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