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35章 找到东西-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7:0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34章 就在你身边-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薄擎没有丝毫动容。

  老王的双目也非常坚定。

  薄擎的双唇轻启:“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呢?”

  老王瞪着他。

  他突然放下手中的枪,道:“我也准备好了。”

  本来还犹豫他们之间的兄弟感情,但是他居然拿沛涵来威胁他,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而他想让他听从他的话,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他非常了解威胁人的这一套,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然后无限延伸,永无止境。这一次他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就算是曾经的兄弟,他也绝不原谅。

  老王的的处境似乎早就在薄擎的计划当中。

  他看着他眼中的坚定,坐直身体,轻声道:“既然你也准备好了,那我就说说我的计划。今天在餐厅,因为不好传递太多消息,所以我叫雷霆帮我带一部分消息给夏夏,相信她们会在三天之内收到,而我给她们的消息是,找到东西后,让在她们卧房的窗户前放一朵红色玫瑰,然后把东西交给沛涵,而我们收到消息后,你就出发配合着沛涵去闯刘家,不管跟刘晟轩做什么交易都好,一定要把沛涵带出刘家,这样我们就拿到了东西。”

  “这会不会太冒险?而且太容易暴露。”

  “所以你要让他相信你。”

  “他怎么可能会相信我?”

  “那就让他误以为你已经被他支配了。”

  老王稍稍惊讶的看着他。

  薄擎继续:“他今晚应该不是让你来杀我的,应该只是想要报复我打中他的那两枪。”

  “你怎么知道?”

  “只是稍微推理一下就能猜到。以他现在的状态,他会顾虑夏夏,也会顾虑到你不愿意在沾上人命,所以他不会杀我,至少现在还不会,但是他又很生气我打中他的两枪,并且惨败在我手上,而这种时候,人往往都会想到一报还一报。”

  老王稍稍有些感叹:“这几天你一句话都不说愣愣的坐在那里,不是吸烟,就是闭目养神,没想到你脑袋里想了这么多东西。”

  “没办法,我们现在没有权利动粗。只能动脑。”

  “那你刚刚是什么意思?难道……”老王猜测:“你不会真要挨我两枪吧?”

  薄擎看着他,对他点了下头。

  老王马上将枪拿给他。

  “这种事情我帮不了你,你自己来吧。”

  薄擎手中拿着枪,完全没有犹豫,他记得刘晟轩受伤的位置,一个在左臂,一个在左胸,靠近心脏的位子,他将枪口对着那两个地方。

  “砰、砰。”

  老王看着都疼,但薄擎却没有任何表情,好像受伤的根本不是自己,但是他的左肩和左胸的白衬衫已经渗出鲜红的血。

  门外。

  东子其实一直都没有离开,在他听到枪声的时候,嘴角邪笑。然后离开。

  ……

  自从方蓝被放出来后,初夏和沛涵做什么事情都非常方便,而且雷霆安置在刘家的内应,也终于有机会可以传达消息。

  将门关上。

  方蓝走到初夏的身前,压低声音。

  “夫人,刚刚有人拉住我,跟我说了几句话,说是薄先生让他转告你的。”

  初夏满满的疑心。

  “那个人是谁啊?”

  “在管理花园的园丁,一般连别墅都进不来。”

  “他说了什么?”

  “说如果你找到东西,就在你卧室的窗台上放一朵红色的玫瑰花,然后把东西放在沛涵的身上,让她想办法带出去,就算她出不来也没关系,只要把东西带在身上,会有人来帮助她。”

  初夏听完后,看了看沛涵。

  “这不是刘晟轩耍的诡计吧?”沛涵猜测。

  方蓝不敢乱说。

  初夏倒是有些相信这个人说的话,因为他提到了红玫瑰,有点像是薄擎给她的某种信号,但是也可能是巧合,毕竟红玫瑰是很容易出现,也很容易想到的东西。到底该不该相信那个人呢?

  沛涵最讨厌动脑了。

  “哎呀,别想了,我们连东西都没找到,想着这个有什么用?而且我今天有礼物送给小蓝。”

  “我?”

  方蓝有些惊讶。

  初夏嘴角勾勒着笑容。

  沛涵拿出一个精致的礼物盒,盒子只有掌心那么大。

  “送给你。”

  方蓝没敢接。

  “林小姐,我……”

  “什么林小姐,叫我沛涵。”

  “这……”

  “别这啊那啊的,你都是我的好姐妹了。给你你就拿着。”

  “是啊,小蓝,拿着吧,毕竟是沛涵的一片心意。”

  方蓝伸出手,接过礼物盒。

  “打开看看。”

  方蓝拉开上面的缎带,然后打开盒子。

  里面是一条跟初夏和沛涵手腕上同一系列的手链,而这条手链她在时尚杂志上见过,出售价格是199999。方蓝马上把东西还给沛涵,不停的摇头:“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什么不能收,夏夏都收了,而且也不是我的钱买,你怕什么,收下。”沛涵硬塞给她。

  方蓝一脸的为难。

  初夏直接损人。

  “沛涵。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就像是一个土豪。”

  “土豪怎么了?你歧视土豪?”

  初夏无语了。

  沛涵才不管。

  其实她并不是因为贵才送人,是因为真的喜欢,所以没有在乎价钱。但是她的行为总是会让人误会,而且还会让接受的那一方非常尴尬,尤其是像方蓝这样的,如果还礼的话,便宜的又不好意思,贵的又买不起,更重要的是内心的感受,总觉得……不舒服。

  “小蓝,你收着吧,别想太多,她就这样。”

  “我还有个礼物。”

  “还有?”

  “还有?”

  初夏和方蓝异口同声。

  沛涵一脸诡异的笑容,她非常做作的拿出两支口红。

  初夏马上拒绝:“我不化妆,我不需要。”

  “我也不经常化。”方蓝跟着含糊的拒绝。

  沛涵摇头啧啧:“你们两个真是太肤浅了,是谁规定外形长得像口红,就是口红?这可是小型电击器,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我们当然要学会保护自己。我告诉你们,这东西你们必须天天带在身上,而且一定要保持充满电,假如有什么人想靠近你们,想要抓住你们,你们一定要按住这里,然后用力的电击那个人,我保证,那个人五秒之内一定站不起来,而且如果是男人的话,那个地方,也会在一定时间内站不起来,嘿嘿嘿……”

  沛涵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某些幻想当中。

  方蓝倒觉得这东西不错。

  上次被抓的时候她真的被吓了一跳,而且在这个家,也的确很危险。

  一旁的初夏盯着那个口红形状的电击器,脑袋就像有个死结马上就要解开,但是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解开了。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到底是差什么呢?

  “夏夏你怎么了?”

  “没什么?”

  “你刚刚听我说话了吗?尤其是你,还要放着刘晟轩,还要找那个什么‘账本’,鬼知道它长什么样子?所以你一定要每天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把这个东西带在身上,知道了吗?”

  初夏并没有回答她。

  刚刚她脑袋里里面的那个死结瞬间开了,她知道差什么了,她明白了。

  “沛涵,谢谢你,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沛涵有点蒙。

  “不用这么感动,我只是为了大家的安全,不算什么。”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了。”

  初夏完全兴奋。

  沛涵开始觉得她不对劲了,赶紧看向方蓝,方蓝也察觉到了,两人都有些紧张,而且满脑子疑惑。

  “夏夏,你知道了什么了?你没事吧?”

  “我知道那个‘账本’藏在什么地方了。”

  “你知……”

  沛涵一惊喜音量就过高,还好刹住了车。立刻小声道:“你知道了?在哪?”

  “具体的位置我当然还没有想到,但是你刚刚的话提醒了我。鬼知道它长什么样子?没错,内存卡跟u盘非常相似,u盘大家都知道,有各种各样的,项链形状的,巧克力形状的,只要是你能想到的东西,都可以伪装,而我们这些天只是在一味的找内存卡,但它也可能是u盘,而且应该已经伪装成了我们肉眼无法分辨的东西,或是藏在了我们肉眼无法分辨的东西内。”

  “那不是大海捞针?我们如果不把这别墅里的东西都拆了,卸了。粉碎了,不还是没办法找到?如果刘晟轩把它藏在墙里,我们是不是也要把房子都拆了?”沛涵抬目扫了眼这偌大的房间。

  “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薄擎已经给了我的线索,就在我的身边,那说明应该是我经常能够见到,用到,拿到的东西,而刘晟轩自从把这间卧房让给我住以后,并没有经常进出这里,所以……”初夏开始回想,回想刘晟轩每次进入这个房间时所去过的地方。

  沛涵和方蓝都不敢打扰她。

  初夏跟着自己的回忆,从第一天开始。

  刘晟轩接近床边的次数是最多的,所以她走到床边,拉开床头柜,但是里面的东西她几乎都没有碰过,她也找过很多次,这里的确没有,也伪装不了,那么,她接着想,刘晟轩还去过什么地方,她突然看向浴室。

  那一次。

  薄擎来到这里的那一次,叫她去浴室,但是她根本没有机会,那时刘晟轩似乎也发现了,还说要去洗手间,然后很长时间才出来。

  她马上走去洗手间。

  沛涵和方蓝跟在她的身后。

  初夏扫视着洗手间的每一样东西。

  她伸出手,摸着洗脸盆,摸着毛巾,摸着刷牙的杯子,然后她拿出放在里面的电动牙刷,用双手将牙刷拆了,而就在电动牙刷的里面,有一个非常小非常小的黑色内存卡。初夏用食指和中指将这个小小的内存卡拿出来。

  沛涵和方蓝一同瞪大双目。

  终于找到了。

  原来在这个地方。

  “夫人,你太聪明了。”

  方蓝忍不住称赞,但沛涵却已经惊悚。

  “刘晟轩也太变态了,他居然把它藏在这种地方,让夏夏每天都拿在手中,但就是不能发现,他……”沛涵一身鸡皮疙瘩:“他真的是个大变态,是我见过最变态的人。”

  初夏看着手中的内存卡。

  “你们别开心的太早,还没确定到底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藏的这么隐蔽,一定是。”沛涵确定。

  “嗯。”方蓝点头。

  初夏盯着内存卡,然后对她们道:“在没有确定之前,我们都不能表现出太开心的样子,就算确定了,也一定要继续装作没有找到的样子,不能被刘晟轩发现。”

  “知道了。”

  “知道了。”

  沛涵和方蓝异口同声,满脸认真。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小蓝你去做你的事吧,沛涵你的行李里面有读卡器吗?”

  “没有。”

  初夏蹙眉。

  她必须确认了才行。

  “夫人,我去帮你找读卡器吧。”

  “不行。”初夏立刻拒绝:“你背叛了刘晟轩,他一定会找人看着你,如果你被发现了,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为了你的安全。你绝对不能做这种事,记住,你什么事都不用做,就等着跟我一起离开就好。”

  “可是……”

  “听我的。”初夏非常严厉。

  “是。”方蓝点了下头。

  “那我去吧。”沛涵毛遂自荐。

  “不行!”初夏依旧拒绝:“你跟我一样连这个家门都出不去,而且你肚子里还有孩子,我也不能让你冒险。”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要怎么办?”

  初夏想了想:“我记得我这几天在找东西的时候,在书房看到过读卡器。”

  “你要去拿刘晟轩的东西?”

  “就近利用,这是最快捷的办法。”

  “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

  “我会拖住他,小蓝你在窗台上放花,沛涵你拿着东西直接冲出去。”

  沛涵突然双目放光:“太帅了,我喜欢,就这么办。”

  三人决定后,先各自去做各自的,初夏也把东西放回原位,以免被发现,而这个大计划的实行时间,就是明天。

  ……

  入夜之后。

  刘晟轩又一次敲响初夏的房门,并堂而皇之的走了进去。

  初夏和沛涵都已经换上了睡衣,正准备睡觉。

  “你没经过人允许怎么就进来了?万一我们没穿衣服怎么办?”沛涵十分恼怒。

  刘晟轩根本就没有理会她,双目看着已经半躺在床上的初夏,轻声询问:“身体怎么样了?”

  初夏很随意的回答:“还好。”

  刘晟轩对着她的脸伸出手。

  初夏并没有躲,而是用犀利的双目看他。

  刘晟轩的手猛然停止。

  他看着她眼中的厌恶和杀气,嘴角慢慢的勾起,突然微微大声的叫道:“东子。”

  东子从门外走进来,站在刘晟轩的身后。

  刘晟轩冷声命令:“为林小姐准备客房。”

  “是。”

  “什么客房?”沛涵紧张道:“我哪都不去,我就在这里睡。”

  刘晟轩的双目终于看向了她。那么的不屑,那么的嚣张:“这里是我的房子,我说让你睡哪你就必须睡哪。”

  “如果我偏不呢?”

  刘晟轩不想跟她废话:“东子。”

  “是,老大。”

  东子说着,就走到林沛涵的身边,两只大手抓住她,用力的拉着她向房门外走。

  “你放开我,别用你肮脏的手碰我。”沛涵用力的挣扎,几乎拳打脚踢。

  初夏担心的看着她,害怕她动作太大,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沛涵。”她突然叫住她。

  沛涵立刻停下手,看向她。

  初夏的嘴角微微勾起,轻声道:“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你跟这个变态,疯子,神经病,大色狼在一起,怎么可能会没事?”

  “我会保护我自己。”

  “你根本打不过他。”

  “动手动脚那是低等人的作风。”初夏故意将‘低等’这两个字加重力道,然后双目看向刘晟轩,继续:“刘总是上流社会的人,跟那种在大街上的混混流氓黑社会不一样,我说的对吗?”

  刘晟轩嘴角扬起笑容。

  她这是在故意讽刺他,故意羞辱他。

  如果换做是任何一个人说出这种话,他二话不说,一枪崩了,但从她嘴里说出来,他怎么就觉得那么好听,那么有意思。那么让他兴奋不已呢?

  “当然。”他笑着回答。

  初夏再次看向沛涵:“你听到了,我不会有事,你安心的睡觉去吧。”

  沛涵蹙着眉头,双脚还是没有动。

  东子再次拉着她,将她拉出了这间卧房,送去楼下的客房,并找人在门口看着她。

  刘晟轩在沛涵走后,突然在初夏的面前开始脱衣服。初夏并没有任何的惊慌,双目一直看着前方,那么平静,那么淡然,而当刘晟轩脱下身上的衣服,从衣柜里换上睡衣后,他直接上床,掀开她的被子,躺在她的身边。

  初夏依旧没有任何动容。

  刘晟轩侧身盯着她的脸,嘴角抿着笑意:“你真的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当然怕。”初夏诚实的回答。

  “那你为什么这么淡定?一点都不紧张?”

  “因为我已经决定了,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就跟你拼命,我就算是死,带着我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死,也绝对不会让你得逞,何况你不会这么做。”

  刘晟轩轻挑了一下眉梢。

  “我为什么不会?”

  “因为我的身体很虚弱,我经不起你那样折腾,如果你强行要了我,我一定会流产,同时也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你不会这么做。”

  “为什么?”刘晟轩又问了一次。

  初夏有些不太明白他这一次的疑问。

  刘晟轩耐心的为他解释:“为什么我要那么在乎你?为什么我怕你有生命危险?你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爽够了不就好了?”

  初夏立刻沉默。

  刘晟轩嘴角的笑容那么愉快。

  他稍稍挪动身体。靠近她,然后用非常蛊惑人心的声音,轻轻的,慢慢的,换换的,柔声道:“因为你知道……我你喜欢你……我爱你……你吃定了我这一点。”

  初夏的表情突然变的紧绷。

  她侧过身,背对着他躺下。

  她闭上双目,不想再听他说话,不想再看他的脸,她希望这一夜能够快点过去,然后他快点离开。

  刘晟轩看着她单薄的背脊。

  他突然伸出手,从她的身后将她抱住。

  “你最好快点放手。”初夏的声音带着一股狠劲儿。

  刘晟轩才不要。

  这样抱着她,他好舒服。

  初夏突然用力握紧手中沛涵给她的口红外形的电击器,毫不留情的将电击口对准刘晟轩的手臂。

  刘晟轩的眉头瞬间蹙起。手臂一阵?痹,瞬间扩散全身,但他的体质跟普通人的不太一样,从小就接受父亲的各种残酷刑罚,他已经能够接受一些电流,所以他用力咬了下牙,继续收紧双臂将她抱住,不论多疼,他都要抱着她,他就是要抱着她,今晚必须抱着她入睡。

  初夏没想到他能承受住这种东西。

  她开始挣扎。

  刘晟轩的手臂已经牢牢的将她锁住,他的唇也靠近她的耳边,轻轻磨蹭。

  “你最好老实点,不然受伤的会是你最重要的人。”

  初夏的挣扎立刻停止,她惊然问:“你对薄擎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上几天他跟雷霆合作,查获了我们刘家的地下钱庄,抓走了阿胜,打死了我的几个兄弟,还让我中了两枪,我这个人一向有仇必报,所以就利用林沛涵来威胁阎王,让他帮我还两颗子弹给他。”

  初夏的双目瞪大。

  “你不用担心,他还没死。”

  初夏暗暗咬了咬牙。

  “你杀不了他。”

  “我没想杀他,只是想折磨他,别忘了我手中有很多他的弱点,比如你,比如你们的儿子。所以你最好乖乖的不要反抗我,如果我今晚睡的舒服了,心情好了,我会对他好一点。”

  初夏的双目已经充满了对他的憎恶。

  她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似笑非笑,然后她看着前方,声音轻轻飘飘的:“刘晟轩,你刚刚说你喜欢我,说你爱我,可是我怎么看你都是在折磨我,你应该早就知道我的事,薄言明折磨了我四年,现在你跟他一样……”

  “我跟他不一样!”刘晟轩否认。

  “怎么不一样?你们都在折磨我,让我痛苦。你们根本就不是爱我,你们只是想要满足自己的私心而已,我真的好恨你们,你们都是我这辈子最恨的人。”

  刘晟轩在她说出‘恨’这个字的时候,心脏如同万箭穿心一般的痛。

  小时候他被父亲那么残忍的训练,还因为右肩的旧伤钻心的疼了这么多年,但是不论是哪一种痛,都敌不过她刚刚说出的那个字。原来言语的伤痛竟然这么具有威力,原来被一个心爱的人憎恨,竟然是这么的痛彻心扉,难以忍受。

  双臂更紧的抱着她,想要用她的体温来抚平心中的伤痛。

  “我也想对你好,我也想宠溺,惯你。爱你,但是你给过我机会吗?”

  “机会?你不觉得可笑吗?第一次跟你见面,你就拿着枪,第二次跟你见面,你就对我开枪,第三次,你更是跟我说,你是来杀我的。你要我给你机会?换做你是我的,你会怎么做?更何况我已经有了深爱的男人,我不会给任何人机会,我也不会再爱上其他人,因为我心已经不再我这里,我自己已经做不了主了。”

  “那如果他死了呢?”

  初夏坚定:“那我就跟他一起死。”

  刘晟轩的心比刚刚痛上好几倍。

  他控制不住自己,他好像用自己的手掏出胸口里的那颗心脏。然后用力的握碎在自己的掌心,让它在也痛不起来。

  话已经说到这种地步,初夏已经不想再开口。

  她再次闭上双目,变的十分安静。

  刘晟轩在她的身后一直抱着她,但是抱着她的身体却觉得自己的身体那么冰冷,那么的寂寞,那么难受。

  其实他早就知道得不到她的心。

  但是没有办法,自己已经付出了真心,他控制不住,真的控制不住……

  ……

  整整一夜。

  初夏完全睡不着,刘晟轩也并没有睡着。

  虽然他一直抱着他,他做到了他想要做的,跟她同床共枕,就像一对真正的夫妻,但他却一点都不觉得甜蜜,快乐。因为整整一夜,她都背对着他,那么冷漠,那么无情。

  太阳升起后。

  “能放开我了吗?”

  初夏的声音那么平静,没有一丝起伏。

  刘晟轩慢慢的将她放开,然后坐起身。

  初夏马上就下床,走进浴室,将浴室的门锁上,然后开始洗澡,不停的冲洗自己的身体,将一切他身上的气息和感觉全部都洗的干干净净,而当她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刘晟轩居然还在床上。

  初夏真的很厌恶他。

  但是她突然觉得他好像哪里不太对。

  昨晚突然来,今早又不肯走。是不是他发现了什么?对,他昨晚提到了老王,难道刷卡通知老王的事情他已经发现了,那么薄擎传递的消息他是不是也知道了?但是有一点他一定不知道,就是那个内存卡,她到底有没有发现。

  突然眼神闪过一丝狡?。

  她冷目看着他。

  “你如果这么喜欢这个房间,那我就还给你,我去跟沛涵睡客房。”

  刘晟轩的神情稍有变动。

  “我不是来向你要回房间的,只是想跟你像对真正的夫妻一样生活。”

  “可是我不想。”

  “真是绝情。”刘晟轩突然从床上下来:“好吧,我现在就走,走之前应该不介意我用一下洗手间吧?”

  “这是你的房子,你想去哪不需要经过我的允许。”

  “但你现在是房子的女主人。”

  “你错了,我不是,我只是个过客,很快就会离开。”

  “我不会让你走。”

  “你不是要去洗手间吗?”

  刘晟轩微微一笑:“对,我是要去洗手间。”

  他说完就走去浴室。

  初夏马上就确定。

  他一定是去确认东西还在不在,还好,她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洗手间内。

  刘晟轩打开水龙头,很是豪迈的洗了把脸,然后继续洗刷,将自己处理干净后,他的手伸向了初夏用的电动牙刷上,但是他并没有打开,只是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就放回原处,转身离开洗手间。

  初夏坐在化妆桌前听到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但却完全没有去看他。

  刘晟轩站在她的身后,双目凝着镜中她的脸。

  “你真的很美。”他突然真诚的夸奖。

  初夏不舒服的蹙眉。

  刘晟轩却连她蹙眉厌恶的表情都非常喜欢。他笑着,伸出手想要搭在她的肩膀,但她已经戒备了起来,不过他的手也只是稍微的顿了顿,还是放在了她的肩膀上:“我今天有事要去处理一下,你在家乖乖的,我很快就会回来。”

  初夏不语。

  刘晟轩低下头,亲吻了一下她的发顶,然后笑着离开。

  初夏立即起身,冲进浴室。

  她将水打开,装作洗头,但实则是去查看电动牙刷里面的内存卡。还好,还在里面。看来刘晟轩并没有发现,而他刚刚说要出去,这是一个好时机,当然也许是个圈套,她要谨慎行动才行。

  “夏夏。”

  在刘晟轩离开后,林沛涵就心急的冲进房内。

  初夏关掉水龙头,打开浴室的门。

  沛涵马上抓住她的手臂:“夏夏,你没事吧?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没有。”

  “真的?”

  “真没有。”

  沛涵稍稍有些放心,但看到她在浴室,马上又紧张的问:“你在这干什么?被他发现了吗?”

  “暂时还没被发现,所以我们要快点确认。”

  “你真要去书房?”

  “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中午的吧。”

  “还是我去吧。”

  “不行,一定要我去,就算被抓,他也不会把我怎么样。”

  就像刘晟轩昨晚说的,她的确是吃定了他这一点。

  ……

  中午。

  小蓝确认刘晟轩并没有回来,并且帮初夏探路,初夏挑了一个不太有人的时机拿着内存卡走进书房,立刻就找到读卡机,然后将内存卡插入读卡器,将读卡器插入书桌上的笔记本,手指滑动鼠标,点开里面的文件。

  这一看。

  初夏整个人都惊住了。

  终于找到了,刘晟轩的故事也差不多完结了,可怜的娃儿,被命运捉弄。其实他是有一颗好心肠的,只可惜生错了人家。人生总是有遗憾,小说里也会有,一声叹气,啥也不说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36章 逃出刘家-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