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34章 就在你身边-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7:0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33章 不一样的夏夏-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刘晟轩看着她充满气魄的双目,心中突然一阵兴奋。

  他嘴角邪笑:“放了她可以,但你要拿一样东西跟我交换。”

  “不可能。”初夏直接拒绝。

  刘晟轩双目露出惊讶,然后是更浓的兴奋。

  这样的她实在是太过让他喜欢,好感完全就是成倍成倍的往上翻,让他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立刻就把她扑倒,将她降服。

  “既然你不肯,那她就必须死。”他放下狠话。

  初夏可没有被他吓到。

  这几天她可并不是傻傻的一直在找东西,当然想了很多的事,包括小蓝,包括沛涵,包括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包括怎么让她们三个全部都安全的不受任何伤害,现在正是出击的好时机。

  “刘晟轩,刘家的现任当家,刘氏的首席总裁,所有人都在叫你老大,而且你还是我法律上的丈夫,更身为一个男人,一个成熟的男人,我想你说过的话应该不会不算数吧?”

  初夏连续给他扣了许多的高帽。

  刘晟轩当然很得意,也当然知道这下面绝对不会是好事。

  “当然。”

  在他确定的时候刚好沛涵从浴室走出,她有些惊讶的看着刘晟轩,然后厌恶的蹙起眉头。

  夏夏当着沛涵的面,道:“我已经听沛涵说了,你们上一次的俄罗斯转盘,你跟她说过,赢的人是我,那么你就应该告诉我小昱现在在什么地方,甚至还应该把小昱带到我的身前,不过为了不让你为难,我把小昱换成小蓝,你觉得怎么样?”

  刘晟轩真没想到她竟然用这一招。

  看来她真是做了很多准备。

  初夏已经完全掌控局面:“要么是小昱,要么是小蓝,你选一个吧。如果你敢反悔的话,就说明你不是个男人,而且我也会兑现我的承诺,一定会烧了你的房子。”

  刘晟轩盯着她的脸。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哈哈哈……”他笑的时候眉头微微有些闪动。因为拉倒了伤口,不过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好,我会放了小蓝,反正她在这个家再也兴不起什么风浪,不过她若再犯一次错误,我不会再给她活命的机会,就算是你护着她,她也必须死。”

  “我会看好她。”

  刘晟轩嘴角的笑容突然有些讽刺。

  明明是他的人,才没几天就变成了她的人,还要她看着。她可真是厉害,不但三两下得到他的心,也三两下得到了一个老佣人的心。如果她在这个家时间再长一点,是不是所有人都会向着她。站在她那边?虽然不想众叛亲离,但也挺像看看那样的场面。

  初夏赢了这一场后,突然又道:“我记得在沛涵来的第二天你好像答应过我,可以让我两个出去逛街?”

  “是。”

  “那今天我们出去,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我会叫东子跟着你们。”

  “好。”

  初夏说完马上看向沛涵。

  “沛涵,快点换衣服,听说广州有很多小吃,我要通通吃个遍。”

  “这个可以有。”沛涵大表赞同。

  “听说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

  “这个不行,你要小心你的肚子。”

  “放心吧,我不玩,就看看。”

  “好吧,勉强允许了。”

  刘晟轩看着她们,看着初夏对沛涵毫不吝啬的绽开笑容,他的眼眸稍稍有些晃神。

  如果他不是这样的人。

  如果他是个平常的人。

  如果他们是在茫茫人海中不经意撞了一下彼此,会不会产生一段美好的恋爱?那时候她的笑容一定也会像现在一样,没有任何犹豫的对着他绽放。但是……那都是奢望。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他的人生无法改变,她爱的那个人也无法改变。

  转身。

  他那么心痛的走出房门。

  ……

  繁华的街道上,初夏和沛涵那么开心的东看看西看看,见到什么都想买,而买到手的东西全部都让东子和他身旁的两个人拿,他完完全全就成了苦力,脸拉的老长老长,心情越来越不爽,好几次都想把手中的东西给扔了。

  “沛涵,你看这个。好看吗?”

  初夏拿着一串手链,戴在自己的手腕上。

  沛涵看了一眼,撇了下嘴:“这个颜色太暗了,这个,这个好,很适合你的肤色,你试试这个。”

  初夏换了她看中的。

  果然,沛涵的眼光非常独到,而她自己也选了一条类似的。

  两人的手腕放在一起,开心的摇晃着。

  “我们好久都没有买一个系列的东西了,今天这对我付账。”

  “不行,这个太贵了,刚好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就当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怎么可以一点神秘感都没有?我可不接受这么随便的礼物,而且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当当当当……”沛涵华丽的拿出一张金卡,挑着眉道:“这是我家老王的卡。我告诉你,购物这种事情,花自己的钱就跟万箭穿心一样疼,但是花别人的钱……”她说着,帅气的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卡,递给营业员:“这两条手链我要了。”

  “好的。”

  营业员接过卡,直接刷,连密码都不用按。

  初夏看着她得意的脸,眉头不禁微微的蹙起。真是心疼老王,这要赚多少钱才够她花呀?太可怜了,竟然喜欢上这样败家女,真为他以后的生活堪忧。

  “对了夏夏,既然我们都已经那个了……”

  “哪个了?”初夏马上问。

  沛涵用力推了一下她,不好意思的看向自己的肚子。

  哦。

  初夏明白了。

  不就是怀孕吗,这是每个女人的必经之路,她有必要这么害羞吗?真搞不懂她脑袋里的想法。

  沛涵又亲密的挽过她的手臂,小声的在她耳边道:“我们去看看婴儿用品吧。”

  “婴儿用品?”初夏故意大声。

  沛涵紧张的抓住她的手臂。

  初夏开心的点头:“好啊,去看看吧。”

  沛涵用力的瞪她。

  她本就是个做母亲的人,当然不用害羞,但她没做过,而且还没结婚,当然不能太招摇。

  两人马上走去母婴用品处。

  ……

  酒店套房内。

  老王的眉头已经蹙出了一条深深的皱痕,薄擎一直吸烟,不停的吸烟,烟蒂都已经堆出烟灰缸。雷霆那边的人似乎不好联系,这两天一直没有消息,他们没有任何进展,只能在这里干着急。

  突然!

  老王的响了一声。

  是条短信。

  他哪有心思看短信,沉沉的叹了口气,继续蹙眉沉?。但是短信不止一条,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条短信,接着又是一条。

  他烦躁的拿出,划开屏幕,然后瞪大双目。

  “沛涵!”

  他的声音让薄擎的抬起双目,看向他。

  老王的眉头瞬间舒展,双目也看向薄擎,但并没有解释,而是把手中的亮给他看。

  薄擎盯着上面的消费提醒,幽目瞬间闪出一道狡?的光。

  她们两个这次真的很聪明。

  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们,她们现在已经离开了刘家,正在购物。

  薄擎将手中的烟碾灭在烟灰缸中,然后从沙发上站起身。

  老王也站起身整理身上的西装。

  已经不用多言,他们现在就去找那两个花钱不眨眼的败家女人。

  ……

  看着小小的衣服,小小的鞋子,小小的床,沛涵整个人都被萌翻了。实在是太可爱了。

  “夏夏,我们把整家店都买下来吧,每一个我都想要。”

  “不行!”初夏完全不放纵。直接拒绝。

  沛涵郁闷的噘嘴:“这些东西真的都太可爱了,反正又不是我们的钱,这张卡也是无限透支,而且少个几百万老王也不会说我什么,所以……”

  “不行!”

  沛涵完全受打击。

  初夏立刻拽着她的手:“既然是一个快要做母亲的人,就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花钱,就算你有钱也不能这样,以后要是被你的孩子看到了怎么办?他会跟你学的,他的世界观会被你给弄偏的,所以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赶紧跟我走。”

  “不要。”

  沛涵完全就是个吃不到糖的小孩子,开始耍起无赖。

  站在几米外的东子真的已经受不了了。

  赶紧回去吧。求你们了。他在心中呼喊。

  沛涵全身都在用力就是不肯走,初夏用力的拉她,原本她的身体就不好,又走了这么多路,突然感觉肚子有一点点的刺痛,她立刻松开手,双手抱着腹部。

  沛涵紧张的再也顾不上这家店里的东西,立刻扶着她:“夏夏,你没事吧?”

  初夏摇了摇头。

  果然用这样的身体来逛街还是有点太勉强了,不过已经过了这么久,老王应该已经发现他们出来了,应该已经通知薄擎了,而薄擎也应该就在这附近,她能感觉得到,他一定就在这附近的某个地方,正在注视着她,担心着她。

  “沛涵,我们去餐厅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

  沛涵马上点头:“好。”

  两人走进电梯,东子心中有十万个不愿意,却还是不得不跟着,紧紧的跟着。

  附近。

  薄擎和老王的双目都盯着她们。

  好多天都没有看到沛涵的脸,见她还是那么的精神,那么的开心,老王总算是放心了。至少现在她是完好无损的,也是安全的。

  薄擎的双目却非常的深沉。

  初夏的脸色还是不太好,虽然挂着笑容,但是身体是不能骗人的,她已经越来越虚弱了。只要孩子在她的肚子里一天一天的生长,她就会不停的变虚弱,她已经撑不了多少天了,必须尽快解决这件事,然后赶去李医生那里接受他的治疗。

  餐厅。

  初夏终于可以好好的坐下来休息。

  她根本没有心思点餐,沛涵也担心她,一直看着她的脸色。服务员走到他们的桌旁,他瞄了眼这两个人,将手中的菜单递给初夏。

  “小姐,想吃点什么?”

  初夏并没有看,随口说了句:“先给我来杯果汁。”

  “好的小姐,我们今天推出新的菜色。”服务员非常热情,主动将菜单打开,指着其中的一道菜:“小姐你看看,这个真的很好吃,要不要点一份来尝尝。”

  初夏稍稍有些心烦,她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双目瞄了一眼,打算交给沛涵来处理,但这一瞄,她看到那道菜的旁边写着几个字:东西在你身边。

  什么意思?

  在她身边?东西?

  初夏马上仰头看向服务员。

  服务员对她点了下头,继续道:“小姐,这个真的很好吃,请你相信我。”

  “哦,好。那就来一份吧。”

  “其他的还想要什么吗?”

  初夏摇了摇头:“先这样。”

  “好的,请稍等。”

  服务员拿回菜单,走去厨房。

  沛涵坐在对面还傻傻的看着初夏的脸,担心的要命,旁边桌的东子和两个手下也都点了点东西,虽然他们人高马大,但是这一趟逛下来,脸色一个比一个灰暗,都是身心俱疲。

  初夏在这家店休息了快一个小时,觉得身体稍稍有些好转,这才拿起包包。

  “沛涵,我们回去吧,我不能再逛了。”

  “好,我扶着你吧,你脸色很不好。”

  “嗯。”

  东子见他们终于要走了,脸上瞬间开心。

  薄擎和老王在暗处看着她们上车,看着她们回去那个危险的别墅,眉头都深深的蹙起。

  “薄总,你说,夏夏能找到吗?”

  “一定能。”

  “你这么相信她?”

  “嗯。”

  “可是我可能有些忍不住了。”

  薄擎看他。

  “你要去刘家?”

  “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我理解。”

  “那就好,别说我不够意思,我不能让沛涵跟着夏夏一起冒险。”

  薄擎没再说话。

  他真的能理解。

  换作是他,他也会这么想。

  ……

  回到别墅内,沛涵小心翼翼的将初夏放躺在床上,帮她盖好被子。

  初夏放松身体,然后看向门口。

  应该是没有人。

  “沛涵。”

  “嗯?”

  “我在餐厅看到薄擎留给我的消息。”

  沛涵谨慎的马上去门口查看。然后走回到床边,掐着嗓子小声道:“妹夫说了什么?”

  “他说东西就在我身边。”

  “你身边?”沛涵如同恍然大悟:“没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找遍了整个三楼,但是你并没有仔细的找过你睡的这间屋子,而这间屋子以前可是刘晟轩的卧房,他很有可能就藏在这里的某个地方。”

  “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还等什么?你休息吧,我来找。”

  “你小声点,别被发现了。”

  “放心吧。”

  沛涵立刻行动,开始翻找整个房间的每个边边角角,初夏躺在床上看着她,怕她会遗漏某些地方,但是找了几遍后,别说内存卡了,什么卡都没找到。

  沛涵郁闷的坐在床边。

  “你确定妹夫给你的消息是这个房间?你身边的话,会不会是在你身上?”

  “我身上怎么可能会有。”

  “那不对呀,什么都找不到,是不是他弄错了?”

  “我觉得,我们肯定是遗漏了什么地方。”

  “怎么可能?我找的那么仔细。”

  初夏蹙眉思忖。

  “叩、叩、叩。”

  房门被突然敲响,两人的心瞬间悬浮,不过还好,马上就传来方蓝的声音。

  “夫人,是我。”

  初夏高兴的坐起身,马上回应:“进来吧。”

  方蓝走进房内,整个人消瘦了一圈。

  “小蓝,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方蓝摇头:“先生只是叫人把我关起来。几天没给我东西吃,并没有伤害我。夫人,那一次用石子打我的是你吗?我的心意传到了吗?我已经找到了那份文件,也已经烧毁了。”

  “我知道,那次是我,小蓝,谢谢你。”

  “能帮到夫人,我很开心。”

  “让你受苦了。”

  “没有。”

  初夏伸出手,牵着她多年干活,有些粗糙的手。

  “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而且我会帮你找份你喜欢的工作,还会帮你找个你喜欢的人,我一定会报答你对我的恩情。”

  “夫人您严重了。”

  “不严重,这是我应该为你做的。”

  “夫人……”

  沛涵就受不了这些煽情的话语和气氛,马上爽快道:“小蓝,你不用跟她客气,她可是初诚的总裁,有钱有势有能力,而且将来还要嫁给薄氏的董事长,这点报答算什么,你应该要更多,让她给你买车买房,供你下半辈子的生活。”

  “没问题。”初夏爽快的答应。

  方蓝立刻惶恐。

  她并没有想这么多,就光想着能离开这里就很好了,不过……

  “夫人,如果我真的能离开这里。我有件事能拜托您吗?”

  “当然可以。”

  “我……”方蓝有些犹豫,声音低了两倍:“我想留在您身边照顾您。”

  初夏有点没想到。

  她竟然会有这样的要求。

  方蓝紧张:“不行吗?”

  初夏立刻摇头:“这太好了,你愿意留在我身边我太高兴了,不过想留在我身边你必须改掉一个毛病。”

  “夫人您说,我一定改。”

  “就是这个毛病,您,我再也不想听到这个字了。”

  “就是。”沛涵也烦躁:“您什么您,又不是老太太,都把人叫老了。”

  “对,你以后要是能改了这个毛病,把我和沛涵当成姐妹来看待,我就把你留在身边。”

  姐妹?

  方蓝完全不敢想象。

  沛涵已经自来熟的把她和夏夏抱住。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好姐妹,虽然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也不需要同年同月同日死,总之,以后我们互相照顾,互相帮助,互相扶持,谁都不能背叛彼此,如果谁敢违背这个誓言,就让她天打五雷轰,生儿子没屁眼儿。”

  “沛涵你说什么呢?”

  “啊,对哦,你儿子都生出来了,得换一个,生女儿没屁眼儿。”

  “你快闭上你的臭嘴。”

  “哈哈哈哈……”

  方蓝被她们抱着,听着她们开心的话语,看着她们脸上的笑容。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好幸福。

  ……

  隔壁。

  刘晟轩坐在书桌内处理着公司这两日堆积的事物,听着隔壁传来的笑声,双手突然停下,抬目看向站在桌前的东子。

  “她们好像很开心。”

  “是。”这一天都是这种状态。果然女人都把消费当成最大乐趣,好恐怖。

  “她们都去了什么地方?”刘晟轩问。

  “百货公司,珠宝店,服装店,母婴店,餐厅,然后就回来了。”

  “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没有。”

  “你确定?”

  东子想了想。

  “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刘晟轩可不这么想。

  初夏刚刚出院没几天,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就突然说要出去,还这么开心。肯定不只是逛街这么简单,一定是另有目的。不过他就是不知道她们是怎么联系薄擎的,怎么跟他互通消息的。

  “她们都卖了什么东西?”他谨慎的又问。

  东子稍稍有些为难:“老大,夫人和林小姐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一样一样给我说清楚。”

  啊?

  东子的脑细胞瞬间坏死几十万个。

  “额……她们大概卖了三套衣服,两双鞋,两条手链,一对耳钉,还有一个兔子形状的娃娃和几个吊饰,还有一些化妆品,还有吃的,还卖了小孩子的衣服,还有……”

  刘晟轩听的头大。

  “这些东西你都检查了吗?”

  “检查了,没问题。”这一点东子很确定。

  刘晟轩微微蹙眉。

  她们买了这么多东西。会不会有哪里东子看漏了?不对。刘晟轩突然想到重要的一点。

  “她们买东西的钱是花谁的?”

  东子一愣,然后想了想。

  “她们都有刷卡。”

  “刷谁的卡?”

  “夫人应该是刷自己的,但林小姐好像……”东子双目瞪大:“是阎王的。”

  刘晟轩握紧拳头,用力打了一下书桌。

  该死!

  他竟然被两个女人摆了一道。

  他活了三十六年,了解他的人并不多,阎王就是其中一个,如果他也参入其中的话,一定会猜到他藏东西的大概范围,而初夏和林沛涵一定已经知道了这个范围,他应该尽快转移地方才行,但如果他现在去拿回的话,说不定会暴露,又被她们两个女人给利用。不行。不能轻举妄动。就算阎王了解他,猜到大概的范围,她们也一定不会发现那个地方。绝对不会!

  稳定住自己的心神,然后看向东子。

  “东子,替我办件事。”

  “老大您说。”

  “去找阎王,让他来见我。”

  “是。”

  ……

  酒店。

  薄擎套房的对门。

  老王关掉莲蓬头,拿过浴巾裹在身下,裸露着强壮的上身,然后转身,走动的时候,水珠顺着他身上肌肉的纹理向下滑动,阴湿在腰间的浴巾上,而当他拉开浴室的房门时。双脚突然停下,双目微微收紧的看着站在对面的东子。

  他并不惊讶他是怎么进来的。

  他非常从容的走出浴室,然后走到床边,拿起放在床上的浴袍,穿到身上,接着走出卧房,来到外间的客厅,拿过放在茶几上的烟,点燃,吸食。

  “阎王。”

  东子跟到外间,轻声叫着。

  老王根本就不搭理他,继续吸烟。

  东子知道,如果他还在刘家,地位一定比他高很多,因为他曾是老大最信任的人,而他也知道,他同样是个可怕的人物,出手又快又恨,只要他想,他今晚一定走不出这个套间的门。

  “老大让我转告你,他要见你。”

  老王长长的吐出烟雾,随口回应:“我不想见他。”

  “这恐怕由不得你,别忘了,林小姐在我们手上。”

  老王的双目在他提到林沛涵的时候,如同危险的枪口一样,瞄准着他。

  “你回去告诉刘晟轩,他敢动沛涵一根汗毛,我就亲手弄死他。”

  “你太狂妄了。”

  “狂妄的是你。如果放在以前,早在我看到你的第一眼你就死了。”

  “你少嚣张。”

  “要试试吗?”

  东子瞬间火大,急脾气又上来了,握紧拳头就冲向他,但还没出手,老王就一个擒拿将他死死的控制住,东子用力的挣扎,但老王的体格真的非常强壮,暴露出来的整个上身都硬邦邦的隆起一块又一块结实的肌肉,正当他想要把这个人丢出房门的时候,东子口袋里的突然响起。

  老王蹙眉。

  腾出一只手,拿出他口袋里的,滑动放在耳边。

  “东子没死吧?”刘晟轩开口就问。

  “你的人太没规矩了,进别人的房间都不懂得敲门。”

  “你以前不是也没敲过别人的门。”

  老王蹙眉,双手一推,将东子放开。东子向前仓皇了两步,双臂刚刚被他折的很痛,好像要断了一般。

  老王拿着电话,坐在沙发上。

  “在我离开刘家的那一天我就已经跟你说好了,这辈子永不相见。”

  “所以我这不是打电话过来了。”

  “我没什么好跟你谈的。”

  “你也太忘恩负义了,三亚那次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让薄擎混进去,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跟薄擎合作,弄的他们公司的股票又跌又涨,帮了他一个很大的忙,我这么不计前嫌的一次又一次帮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首先,三亚那次,的确是我找你帮忙,但我们是公平交易,你叫薄擎进去度假村,我帮你把一部分钱给洗白了。其次,你跟薄擎的合作跟我一点关系我都没有,我可没有让你答应跟他合作,况且他跟你合作也是跟你做交易,你从中得到的利益可是远远超过本身应该有的公平。”

  “你真要跟我算得这么清楚。”

  “是你先跟我算的。”

  “好。那你还记得我右肩的伤吗?”

  老王的脸色极为深沉。

  那一次的事情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一颗手榴弹过来,他惊的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但是刘晟轩却第一时间将他掩护在自己的身上,最后他满身是血,右肩几乎被炸开了花,而从那以后他的右肩上就留下的旧伤,无时无刻都在剧烈的疼痛,只能靠那种特殊的药才能止住那种疼痛,但是……

  老王的脸突然非常认真:“你的确是救过我,但我也救过你,我后背的弹孔就是为了救你,那一次我也险些丧命,子弹就卡在我的左心房附近,你应该也不会忘吧?而且在我离开刘家的那一天,我已经付出了所有的代价,我不欠你什么,你也不欠我什么。”

  “……”

  里的刘晟轩突然沉?。

  老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终于,刘晟轩再次开口:“看来我非要拿林沛涵来威胁你不可了。”

  老王的眉头瞬间深蹙。

  “你真的那么想让我亲手杀了你?”

  “如果能死在你手上也不错,但在这之前,我需要你帮我做件事。”

  “我不会帮你杀人,也不会帮你做违法的事。”

  “你不怕我动你的女人。”

  “你敢吗?恐怕不用我出手,夏夏就会跟你拼命。也许你跟她相处的时间太短,所以我提醒你一下,沛涵和夏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们的感情比亲姐妹还要好,所以你在动沛涵的时候,一定要先过夏夏那一关。现在你也步入了动情的那一关,应该不想夏夏恨你恨的想要你死吧?”

  “看来你离开刘家后,嘴皮子变得越来越厉害了,不过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所以你最好听我的。”

  “……”老王没有回应。

  刘晟轩直接告诉他:“既然你不愿意杀人,那我就不勉强你,但是薄擎在我身上留下两颗子弹,我希望你能帮我还给他。”

  “……”

  “我要说的其实就只有这些,你自己看着办吧。”

  刘晟轩说完后就直接挂断电话,老王的的神情已经透出杀气。他对着东子伸出手,低吼一个字:“滚!”

  东子看着他手中的,虽然心中有气,却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拿过准备离开,但在离开之前,他从腰间拿出一把枪,放在茶几上。

  老王的眼眶越收越紧。

  他双目盯着那把枪,整张脸都极度的厌恶。

  ……

  对门套房。

  薄擎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忽然,他感觉到一股杀气,在睁开双目的时候,老王正拿着一把枪,对着他的头。

  薄擎没有惊慌。

  他淡然的看着他:“刘晟轩用林沛涵来威胁你了?”

  “你的脑袋转的真的很快,那你准备好了吗?”

  大家可以猜猜,东西到底藏在哪里了?能不能被夏夏找到?老王也参战了,所有人都到齐了,晟轩,可怜哒,孤军奋战。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35章 找到东西-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