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32章 刘晟轩惨败-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7:0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31章 找到资料……销毁-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医院。

  初夏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昏迷不醒。

  沛涵守在床边,眉头一直紧蹙。

  “叩、叩、叩。”

  病房的门突兀的敲响,沛涵和刘晟轩都没有心思回应,门外的人又敲了一遍,在依然没有回应的情况下将门推开,然后阿胜走到刘晟轩的身边,侧耳叫道:“老大。”

  刘晟轩的双目没有动摇,依旧盯着初夏沉睡的脸。

  阿胜在他的耳边继续:“保险箱内的资料被毁了。”

  刘晟轩的眉头终于有些动容。

  他双唇微动:“怎么回事?”

  “是小蓝,她应该是薄擎收买的卧底。”

  收买?

  刘晟轩开始细细的思忖。

  薄擎怎么会跟她有联系?而且为什么要烧掉那份资料?初夏已经告诉薄擎那件事了吗?他们两个又是怎么联系上的?通过小蓝吗?不对。小蓝虽然才二十几岁,但在刘家呆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年,她不可能会跟薄擎有来往,不过……貌似她以前跟郭睿的关系还不错,难道是通过郭睿?那个叛徒又背叛他了?但还是不对,小蓝是怎么拿到钥匙的?钥匙明明就在他的手中,小蓝这些天完全都没有靠近过他,倒是初夏,有好几次机会接近他,昨晚的止疼药更是有点奇怪,他那一觉睡的太死了,难道就是在那个时候她印了钥匙的模子?

  脑中的推测差不多已经成型。

  “老大。”

  阿胜再次开口:“我们要怎么处理小蓝?”

  “先把她关起来。”

  “只是关起来吗?”阿胜有些诧异。这一点都不像他往日的作风。

  刘晟轩的眼睛一直盯着初夏的睡脸。

  虽然她做的事让他愤怒,但如果他直接杀了小蓝,她醒来后一定会生气。她都已经病成这样了,还是先缓一缓,再处理小蓝。

  “照我说的去做。”

  “是。”

  阿胜领命后在口袋拿出一部:“老大,这是我在小蓝房间找到的。”

  刘晟轩的双目终于离开初夏,落在他手中的上。

  他伸手拿过,然后开机。

  漆?的屏幕刚打开,一通电话就急躁的打了进来。

  刘晟轩看着没有记录的电话号码,转身走出病房,滑动屏幕,将放在耳边。

  “……”

  内先是一阵沉?,然后才传来薄擎低沉的声音:“刘晟轩。”不是疑问,是肯定。

  “你怎么知道是我?”

  “夏夏接到电话一定会急切的先开口,可是你却一直沉?。”

  “你真的是个很有心机的人,竟然留了这种东西给她,还让我的人那么听你的话,不过你的计谋已经到此结束了。”

  “未必。”

  “你还安插了人在我的身边?是林沛涵吗?”

  “她只是去看夏夏。”

  “不见得吧?”

  “你最好不要动她。王总发起疯,应该比你还要吓人。”

  “呵呵……”刘晟轩轻笑:“我比你了解他。”

  内突然没了声音,然后薄擎直接将电话挂断。

  刘晟轩的脸也阴沉下来,他用力握紧,直接将从走廊的窗户扔出,然后冷冷的命令:“马上去调查房子内的所有人,只要跟郭睿和阎王有一点点关系,都给我赶出去。”

  “是。”

  阿胜领命后马上执行。

  刘晟轩站在门外,肩膀又开始剧烈的痛起来。

  他瞪着猩红的双目,用力抓着受伤的肩膀,牙齿咬合的已经发出摩擦的声响。

  薄擎。

  你找死!

  ……

  酒店。

  薄擎挂断电话后,立刻打给雷霆。

  “喂?”

  “计划有变。”

  “怎么了?”

  “我的人被抓到了。”

  “不用担心,我盯了他这么多年。当然也在他的身边安插了内应。”

  “你的人能上三楼吗?”

  “我会让他想办法上去。”

  “如果他拿到东西,我有一条路能让他全身而退。”

  “把详细的路线图发给我。”

  “好。”

  薄擎挂断电话,在脑中回想着方蓝带他离开的那条路,然后用笔快速的画在纸上,最后拍照,发给雷霆。

  ……

  初夏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沛涵焦急的询问医生:“为什么她还不醒?你不是说她没事吗?为什么她到现在还不醒?”

  医生蹙眉看着初夏,然后看着手中的检查报告。

  “初小姐的确已经没有大碍,孩子也保住了,可能是她太虚弱,太疲惫,而且受到了太大的惊吓,所以一直没能醒过来,再等等吧,如果她还是不醒,我们会做进一步的检查。”

  “进一步的检查是什么意思?别跟我说她会变成植物人。”

  “不会,放心。”

  沛涵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这次都怪她。

  如果她不来,如果她不那么嚣张的去找刘晟轩玩这个游戏,如果她没有提议用真枪,如果她不那么自大,初夏就不会受到惊吓躺在这里。如果她真的因为她而躺在这里一睡不起,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不会放过自己。

  “医生,能告诉我她什么时候能醒吗?”

  “她应该是太累了,再等几个小时吧。”

  沛涵看向初夏。

  她虽然睡了一天一夜,但是脸色还是没有缓过来。

  她的确是太累了。

  自从嫁入薄家,她就没有消停过一天。

  已经多少年了。能不累吗?

  “夏夏……”

  沛涵走到床边牵起她的手。

  她不停的祈祷,不停的祈祷,希望老天把她的痛苦转移一些到她的身上,不要总是欺负一个人,总是欺负好人,善良的人。

  入夜之后。

  刘晟轩穿着一身?色的西装,打开病房的门。

  沛涵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他站床边,双目低垂的看着初夏依旧沉睡的脸。都已经过了快要两天,她还是不肯醒过来,他其实很怀疑,她是不是不想回那个家,不想跟他在一起,所以一直都在装睡。

  伸出手。他想要摸摸她的脸。

  “不准碰她。”

  林沛涵已经睁开双目,眼神非常愤怒的瞪着刘晟轩那张过分帅气的脸。

  刘晟轩的手只是稍稍停了一下,并没有听从她的命令,继续向前,就在他指尖已经轻轻碰到初夏的面颊时,沛涵一把打开他的手,力道非常重。

  “不准你碰她,你不配碰她。”

  “她是我老婆。”

  “那又怎样?她有把你当过老公吗?她有爱过你吗?她有对你笑过吗?”

  林沛涵最后的话刺痛了刘晟轩。

  一瞬间,他的眼中满是杀气。

  林沛涵就是不怕这种男人,迎面站起身,比他还要凶狠的看着他,似乎下一秒就要掐死他,咬死他一样,恶狠狠道:“你永远都的不到夏夏,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她都不会属于你。不管你什么手段把她留在身边,她都不会爱你,因为你只知道掠夺,根本就不懂爱情。”

  刘晟轩的杀气越来越浓。

  她要不是阎王的女人,要不是夏夏的好朋友,他一定一枪崩了她。

  “啊,对了。”

  沛涵突然勾起嘲讽的嘴角:“我跟你赌注,好像是我赢了,赶紧告诉我,小昱在哪?”

  “那个游戏最后赢的是夏夏,不是你。”

  “你想耍赖?”

  “我只按照规则来。”

  “你忘了你出千?”

  “你凭什么说我出千?那叫技术。”

  “你……”

  “不跟你说了,我还有重要的事,你帮我照顾好她。”

  “不用你说。”

  “呵……”

  刘晟轩笑着离开,转身前又看了一眼初夏。

  就算他永远都得不到她的心……

  就算他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依然还是不能得到她的爱,他还是要把她死死的留在身边,绝不让她离开。

  他就是这样的人。

  他就这样。

  ……

  午夜零点。

  交货地点是一个工厂内。

  雷霆的人早就已经暗中布置好,薄擎也在其中。

  他们亲眼看到两方人出现。

  雷霆蹙眉。

  “刘晟轩不在。”

  “他自从当家以后就很少出面,所以才不好抓,不过没关系,本来我们就不是要在这里抓他。”

  “你得到的地址准确吗?”

  “你跟我过去就知道了。”

  雷霆对着身旁的小队长道:“这里交给你,等他们交货后,买货那边人一定要立刻拿下,一个都不能放过,东西也不能少。”

  “是。”

  雷霆跟着薄擎去往另一个地点。

  不出十分钟。

  一辆?色宝马停到地下钱庄的茶餐厅门口。

  餐厅的店面很普通,而且是个很多年的老店,老板也是个非常忠厚老实的人,邻里街坊都认识他,跟他的关系也非常好,但就在这家老店的地下室,藏着不知道多少个亿的?钱,全部都是刘家这么多年不法卖买的收入。

  雷霆在看到车的时候眼眶立刻收缩。

  他认得那辆车,是刘晟轩的。

  虽然不是他经常开的那辆。但是绝对是他的车,而接下来,车门打开的时候,刘晟轩从车内走出,犀利的双目看了一眼四周,雷霆和薄擎都马上躲起来,然后在他们探出头继续监视的时候刘晟轩已经不在宝马车的附近。

  “人呢?”

  “应该是进去了。”

  “你确定?可是没听到卷帘门的声音,而且这也太快了。”

  “应该在别的地方还有门。”

  “你得到的消息有这一点吗?”

  薄擎没有回答,双目非常细致的去看这家店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细节,最后,他盯着茶餐厅旁的另一家店,两家店挨的特别近。而且那家店还没有关门,正亮着灯。

  “我知道他怎么进去的。”

  雷霆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原来如此。

  两家店,一个是障,一个是掩。

  刘家人果然聪明,这么多年竟然一直都在玩这种把戏。

  “我们赶紧行动吧。”

  “你先去,我去另一个地方。”

  “你要去哪?”

  雷霆问的时候薄擎已经走了,他看着他的背影,没由来的一种信任,然后他带着一个小队靠近那两家店面,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悄悄潜入,打晕里面的店主和一个店员,然后在店内寻找通往地下室的通道,最后在厨房的餐具柜后面找到了入口,但是当他们打开入口的门时,不小心触动了警报,地下室立刻响起警鸣。

  刘晟轩猛然蹙眉。

  他身旁的阿胜立刻咒骂:“该死的条子,他们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薄擎。”刘晟轩有感觉,一定是他。

  “老大,我们从后门走吧。”

  “叫兄弟把东西都带走。”

  “是。”

  刘晟轩走去后门,那条路刚好通向茶餐厅,却没想到刚一打开门,就看到已经找到后门的薄擎,接着是一声枪响。

  “砰!”

  刘晟轩快速将门关上,挡住子弹。

  阿胜紧张的冲到他的身前:“老大,我掩护你,你先走。”

  刘晟轩的眉头已经蹙成一团。

  前后夹攻,他们已经不能全身而退,东西也不能拿走。真是没想到,他竟然能查到这个地方,看来是小看他了,不过想抓他,还没那么容易。

  刘晟轩拿出枪,同时烦躁的咒骂该死。

  他的惯用手是右手,可是现在他的右臂已经痛的不能动,根本就拿不了枪,就算能拿也肯定没有办法支撑枪的后坐力,所以他只能用左手拿枪,虽然他左手的枪法也很好,但肯定不如惯用手来的舒服。

  “老大,我把药带来了,你先吃了吧。”

  阿胜说着,就拿出一片白色的药片。

  刘晟轩一看到那片药,手臂突然痛的更加厉害,口腔内也涌出大量的唾液。

  他的脑袋里好像有个声音在支配着他吃下去,但是他却用力的咬着牙,狠狠的瞪着双目,一把挥开他的手,将药片打落在地上。

  他答应过初夏,一定会戒了。

  他不能吃。

  绝不吃!

  “老大。”

  阿胜十分为他着急,身后的枪声已经越来越近,兄弟们的惨叫也越来越多。门外也已经瞄准好了这里,就等着他们开门,而他又不肯吃药,又受伤未愈。这根本就是自断活路。

  “老大,求你了,把药吃了吧,你不能在这被他们抓到。”

  “谁说我会被他们抓到?”

  “可是现在的形势对我们不利。”

  “闭嘴!”

  阿胜立刻将嘴闭上,双目看向身后。他都已经看到子弹射击出的火花。

  怎么办?

  这次真要栽在这里?

  刘晟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吐出,稳定自己的情绪,控制自己的气息,忍耐着手臂上的疼痛,然后左手握紧枪,一脚将房门推开。

  阿胜大惊。

  “砰!”

  薄擎就隐藏在对面,在他开门的时候,立刻扣动扳机,子弹快速射向刘晟轩的头,而刘晟轩并没有半点惊恐,他的双目非常敏锐,抬起左手,同样扣动扳机,两颗子弹在弹道间相撞,分别反射到不同的方向。

  阿胜立刻一脸的崇拜。

  老大不愧是老大,太牛掰了。

  薄擎也知道简单的一枪是打不死他的,不然他也不可能这么安安稳稳的掌管刘家这么多年,更不能压住那些元老级的人物。但是他可没有停顿,接着又扣动两下扳机。

  “砰、砰。”

  刘晟轩也同样扣动两下,第一枪又打中,但第二枪他的手臂突然剧烈的疼痛,他的枪口稍稍偏移了一点点的,子弹迅速向他飞来,阿胜在身后大吼老大,刘晟轩咬牙一个侧身,子弹擦过他的耳郭,划出一道伤口。

  刘晟轩的双目立刻猩红。

  这一次他没有被动挨打,而是主动对着薄擎藏身的方向,快速扣动扳机。

  “砰、砰、砰、砰……”

  他一边开枪一边移动自己的双脚,离开后门。阿胜跟在他的身后,对付身后追来的人。两人配合的很?契,但却完全没有当初跟老王在一起时那么完美,甚至刘晟轩根本就不信任阿胜的实力,眼角的余光不停的瞄向他。

  突然!

  刘晟轩的枪没了子弹。

  薄擎抓准时机反击,刘晟轩根本就没有时间换弹夹,也没有机会拿出第二把枪,只能快速的跑去巷口,阿胜紧紧的跟在身后,两人好不容易躲过枪林弹雨跑到了安全的地方,但是刘晟轩的身上却中了两枪。一枪在左臂,一枪在左胸,靠近心脏的部位。这下他是真的没有办法再开枪反击了。

  “老大,你没事吧?”

  “没事。”

  “你受伤了。”

  “死不了。”

  刘晟轩强撑这站直身体。他看着前后的追兵,想着逃走的办法。他真的没有想到,阿胜竟然会对他道:“老大你先走,我帮你顶着他们。”

  “你会被抓的。”

  “没事,我手上的案子并不多,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不行!”

  “老大,我知道你并不信任我,但自从跟了你,自从你救了我,我就再也没吃过苦,也受过任何人的欺负,所以我这条命是你的,你快走,一定不能被抓到,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你……”

  刘晟轩并没有来得及说话,阿胜已经冲了出去。

  雷霆看到阿胜,知道他是刘晟轩身边重要的人物,马上叮嘱身旁的人留活口,而阿胜并没能拖延太长的时间,就已经被抓住,被死死的按在地上。雷霆马上去看刚刚他们躲藏的地方,人早就已经没了,薄擎也回到雷霆的身旁,脸上并没有失落的表情,因为他早就知道,想抓他。并不容易。

  雷霆震怒。

  他走到阿胜身旁,一脚踩在他的脸上。

  “说,刘晟轩呢?”

  “什么?”

  阿胜笑着装傻:“刘什么?你说谁呢?我根本就不认识。”

  “少跟我装蒜,刚刚你们还在一起。”

  “哦,你说大奎啊,他不是也被你们抓了吗,喏……”阿胜看着其中一个被他们抓到的人:“他不是在那吗?”

  雷霆的脚猛然用力。

  “别以为你装傻就能糊弄过去,这次我们有证有据,一定能抓到他。”

  “有证有据?哈哈哈……”

  雷霆身旁的人马上在雷霆身旁侧耳:“雷霆,我们刚刚拍的照片中,没有拍到刘晟轩的正脸,我们没有证据指证他。”

  雷霆狠的咬牙切齿。

  虽然找到了刘家的地下钱庄,但是没有‘账本’。根本就不能确定钱就是刘晟轩的,而这里也一定不是他的名下,他做事可真够小心,不能把他就地抓捕,就没有办法指证他,对外发通缉令,不过他身上中的是枪伤,他一定不敢回家,因为一旦被验伤,他就没有反驳的而余地,所以刘家那边应该进行的很顺利才对。

  薄擎也是这么想的。

  只要找到‘账本’,这一切就会结束。

  将抓捕的人和缴获的钱一同送去警局,雷霆也算对这次的任务比较满意。

  “队长,刘家那边有消息的话,一定要通知我。”

  “这当然,这次都是你的功劳。”

  “我不想要功劳,我先走了。”

  “等一下。”

  雷霆叫住他。

  薄擎停下脚步。

  雷霆有些犹豫,但还是坦言:“因为这次的任务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一天前我安置在刘家的人告诉我,初夏小姐,她因为受到了惊吓,进了医院。”

  薄擎冷漠的脸突然慌张。

  “你说什么?她进医院了?”

  “你快去看她吧,刘晟轩现在已经自顾不暇,应该没时间阻拦你。”

  薄擎马上转身,大步走去车旁,快速的车子开去医院。

  ……

  病房门口。

  刘晟轩的人日夜都把手在门口。只要林沛涵走出来,他们其中的一个女的就会一直跟随,就算上厕所也会跟着,完全不让她联系任何人。而就在凌晨快要两点的时候,薄擎急匆匆的跑到医院,询问护士站,竟然说没有这个人,他打给韩旭之后,才从韩旭之认识的医生那里打听到初夏的病房。

  当他双脚站在病房门前的时候,门口的两个人立刻动手,但却都不是他的对手。

  “咔嚓。”

  他将病房的门打开。

  林沛涵又趴在床边睡着了。

  薄擎站在床旁看着初夏的沉睡的脸,那脸色真的很吓人,连唇色都发白。面颊都有些凹陷,眼袋也变的很明显。到底这些天她在刘家受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惊吓,受了多少压力,他明明就在这个城市,却一点都不能帮她承担,只能在酒店里一天又一天的干着急。

  他握紧双拳,憎恨自己。

  沛涵似乎又感觉到了人,睁开双目,正要发怒,却惊讶的看着薄擎。

  “你……你怎么会在这?”

  “她怎么样了?”

  “已经快两天两夜了,一直没醒。”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她已经没事了,可能是太累了。”

  “我想跟她单独待一会儿。”

  “好。夏夏知道你来一定很开心,一定会很快就醒过来。”

  沛涵匆忙的要离开,却又返回来。

  “那个,我能接你的用一下吗?”

  薄擎拿出。

  沛涵接过马上离开。

  薄擎坐在床边,手指轻轻的抚摸她的面颊,眉心那么疼痛的蹙起来,整颗心都快要碎了。

  他现在好想立刻就把她抱走,抱回到他们的公寓里,让谁都不能再伤害她,可是他现在就连这么轻轻的抚摸着她都觉得会伤到她。她真的太脆弱了,而且太柔弱了,她就好像是雪做的,一碰就散。一热就化,但是她又特别的坚强,特别的执着。他要拿她怎么办才好?

  “夏夏……”他轻声的叫着她,初夏的睫羽微微的抖动了一下。

  “夏夏……”

  他又叫了一声,她的睫羽又抖动了一下。

  她就好像是在回应他一样,但是却又不肯把眼睛睁开。

  又是一个夜晚。

  初夏整整睡了两天两夜,在清晨来临的时候,她终于睁开了双目,阳光刺的眼睛有些疼,但是映入眼帘的一张脸让她立刻就展开笑容,然后,她突然又想到自己晕倒时的腹痛,马上又用双手抚摸自己的肚子。

  “孩子……我的孩子……”

  “孩子还在。”

  薄擎的声音那么轻那么柔。

  初夏马上就放下心来。

  太好了。

  还以为他们会离开她,还以为自己会失去他们。

  初夏安心过后又反应过来:“你怎么会在这?”

  “我怎么不能在这,你都病成这样了,如果我不来,你说定会睡几天呢。”

  “几天?我睡了很久吗?”

  “整整两天两夜。”

  怪不得,她一起来就觉得肚子饿,不对,她又忘记了重要的事情。

  “刘晟轩呢?沛涵呢?”

  “刘晟轩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你先不用管他,林沛涵应该在外面的其他病房里面睡觉,她在昨晚之前一直陪着你,很担心你。”

  “她的身体没事吧?”初夏很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那么强壮,看起来不像有事。”薄擎不想再说这别人的事,他看着她的脸,终于能够尽情的抚摸,然后轻声:“等你身体好一些了,我们就回家。”

  “回家?”

  “对。”

  “可是……”

  “事情很快就会处理好。”

  初夏的脑袋稍稍有点转不过来。她只是睡了一觉,醒来后,事情就全部都解决了?资料找到了吗?内存卡找到了吗?抓到刘晟轩了?她可以自由了?

  总觉得有点不敢相信,却又迫切的想要相信,但是……

  林沛涵在气氛正好的时候突然闯进来,她以为初夏没有醒,所以开门的时候比较轻,但是当她看到初夏已经睁开双目,还坐起身的时候,整个人都兴奋的跑过去来,挤开坐在床边的薄擎,抱住初夏:“夏夏,你终于醒了,你急死我,吓死了我,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醒呢。”

  “我就是睡了一觉,没这么夸张。”

  “怎么不夸张,谁睡觉睡两天两夜啊?”

  初夏很开心,拉开她,看着她:“你怎么样?身体没事吧?”

  “我没事。”

  “不是问你,是你肚子里的孩子。”

  沛涵马上脸红,她并不想要提这个话题,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尴尬的赶紧转移话题,又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马上看向身旁一脸冷漠的薄擎。

  “妹夫,你的电话。”

  薄擎接过,看着上面显示的号码。

  “喂?”

  “坏消息。”

  薄擎的眉头瞬间蹙起。

  病床上的初夏注意到他的表情,薄擎有意躲开她的视线,侧过头小声:“怎么回事?”

  “我的人去了三楼,但并没有找到。”

  “确定每个地方都找过了。”

  “他的时间紧迫,虽然抓了刘晟轩的一个得力助手,但是刘晟轩的另一个心腹手下东子马上赶来别墅,命令所有人都不准上三楼,所以没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就只找了书房和休息室。”

  薄擎的眉头越蹙越深。

  这次是最好的机会,如果这次没有找到,那下次就很难了。

  难道他把东西放在身上了?可是他昨晚去交货,入账,怎么可能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身上?如果一旦被抓,被搜身,他就死定了,他不可能没有这种防备,所以在交货的时候一定不会带在身上,一定会藏起来,而最佳的藏匿地方就是他的房子。

  真是功亏一篑。

  就差这一点点。

  内的雷霆也非常失望,但又不得不安慰自己。

  “不过还好,我们的人没被发现,或许还有机会。”

  “希望吧。”

  “会有机会的,你要有耐心,更要有信心。”

  “嗯。”

  薄擎只是随口回应。

  他的耐心早就用尽了,他一刻都等不了,一秒都等不了,想要马上把他送进监狱,送去枪毙。

  病床上的初夏已经感受到了。

  事情并不是他说的那么顺利,看来,她还要回到那个家。

  她需要找到那份资料,找到那个‘账本’。

  ……

  刘晟轩在逃跑的中途打电话给了东子,交代他一些事情,然后人就直接晕在某条非常曲折隐蔽的巷子里,他并不知道晕倒后发生了什么,但他再次睁开双目的时候,是被一阵剧痛给痛醒的。

  “啊啊啊啊啊————”

  “老大。”

  东子急忙走到床边,双手压着他的身体。

  “您要乱动,来,把这片药吃了。”

  刘晟轩好似快要暴出血的双目看着他手中的药,看着他将药送向自己的双唇。

  他几乎用尽所有的意志,抬起受伤的左手,一把挥开东子喂药的那只手。

  “老大,你受伤太严重了,必须吃药。”

  刘晟轩痛的全身都如同痉挛一般的颤抖。

  “夏……夏夏……”他已经痛的说不出话。

  “老大,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想她干什么?”

  刘晟轩用尽全身的力量坐起来,然后想要下床。

  “老大,你要做什么?”

  “医院……”

  他要去医院,他要去找初夏,他不能让薄擎把她带走……

  第二步三叔胜利,接下来就是缉捕刘晟轩了,这件事也终于快要落幕了,亲爱哒们,马上进入最后的一部分了,如果这个月不能结局,下一个月也一定会结局啦,吼吼吼。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33章 不一样的夏夏-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