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26章 无所不能的母亲-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7:0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25章 薄擎是凶手-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薄擎还坐在车内,双看着刘家的别墅。

  徐经理和司机坐在前面,虽然无聊,但却不敢出声。

  忽然。

  薄擎口袋中的响起。

  他迟迟的伸手拿出,双目没有任何移动,手指精准的滑动接通,放在耳边。

  “妹夫,我刚刚接到夏夏的电话了。”

  薄擎幽深的双目突然有了神情。

  “她说了什么?”

  “说了一些小阳的事,公司的事,小昱的事,还有她爸爸的事,不过她有一些话很奇怪。”

  “怎么奇怪?”

  “她跟我说夏阿姨最喜欢白玫瑰,可是夏阿姨明明喜欢的是向日葵。”

  薄擎的瞳孔已经绽出灼灼的锋芒。

  白玫瑰?

  在薄家的时候,她跟他说过,如果他在前院放一朵红玫瑰,就是要她来找他,而如果她在前院放一朵白玫瑰,那么他就会想办法去找她。

  她是要他去找她吗?

  她是想要见他吗?

  她有什么话要对她说?还是受了什么委屈?

  左胸口内的心脏突然变得特别紧张,灼烈的双目更是深深的看着远处的那栋别墅。他已经等不了了,他今晚必须要见她,就算是硬闯,他也一定要见到她。

  “妹夫?”

  还没有挂断,林沛涵着急的问:“到底白玫瑰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

  “谢我?”

  沛涵完全惊喜。

  能够让他感谢总觉得比中彩票还让人激动。

  “你有办法把夏夏带回来吗?”

  “我一定把她带回来。”

  “那好,你放心在广州跟刘晟轩斗,小昱这边有我,我会好好的照顾他。”

  “谢谢。”

  又说了一句,林沛涵完全心情雀跃。

  “那就这样,加油,夏夏就交给你了。”

  “嗯。”

  电话挂断后,薄擎的双目突然充满神采。

  “徐经理。”

  “是。”

  “你先回去吧。”

  “我?那您呢?”

  薄擎已经打开车门,走下车。

  徐经理看着他走到道旁,面对着远处的别墅,拿出烟,点燃,一口一口的吸。他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但是他清楚他的脾气,马上对身旁的司机道:“我们走吧。”

  两人开着车离开。

  薄擎长长的吐着烟雾,心中已经有了计划。

  ……

  入夜后。

  刘晟轩在书房正在看这个月的帐。

  他忽然蹙起眉头,看向门口,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别墅内好像暗暗涌动着什么,再加上今天在那个佣人口中听到的那三个字,他有预感,薄擎今晚一定会来,只是不知道他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

  心中有些不安。

  不能让薄擎跟初夏见面。

  他伸手拔出插在笔记本电脑上的内存卡,放进自己的口袋,然后站起身,走出房门,走向卧房。

  因为已经临近十点,初夏应该睡了,所以他没有敲门,而是握着门把手,慢慢的扭动,轻轻的打开。然后站在门口,仔细的看着卧房内的每一个角落,确定一切如常,才将视线落在躺在床上正在熟睡的初夏身上。

  他远远的看着她的睡脸,嘴角微微一笑,正要一步走进去。

  “老大。”

  刘晟轩的眉头猛然蹙起,双目盛怒的看向已经匆匆走到他身旁的东子。

  东子马上闭上嘴,深深的低下头。

  刘晟轩生怕吵到初夏,小心翼翼的将门关上,然后向外走出两米,冷目看着东子:“怎么了?”

  “有人潜进了别墅,打晕了我们的几个兄弟。”

  果然。

  他来了。

  刘晟轩的嘴角有些邪恶:“抓到了吗?”

  “没有。”

  “知道他躲在哪吗?”

  “暂时还不知道。”

  “马上把他找出来。”

  “已经在找了,但是……”

  “说。”

  “这个人很厉害,神出鬼没的,去找他的兄弟都不是他对手,好几个连人都没看到就晕了,现在别墅里就只剩下十个兄弟,这么下去恐怕不妥。”

  “叫人都把守在楼梯口和卧房的窗户附近,不能让他接近卧房。”

  “是。”

  东子领命,转身正要去执行,窗外忽然传来狂吠的声音。

  “汪汪汪……汪汪汪……”

  “站住!抓住他!”

  “你去那边,别让他跑了。”

  东子听声,马上惊喜道:“老大,找到人了。”

  刘晟轩想着那些人都不是薄擎的对手,立刻迈出脚,大步匆匆的跟东子一起走下楼。

  卧房内。

  薄擎一身黑衣已经站在床边。

  他双眸深深的看着初夏的睡脸,凝着她眉间蹙起的皱痕,伸手轻轻的帮她揉开。

  “嗯……”

  初夏轻声呻吟。

  她的眉头蹙的更深了。似乎是又做了噩梦,双唇微微抖动,呢喃着:“擎……擎……不要……不要离开我……擎……你在哪……你在哪……擎……”

  “我在这。”

  薄擎坐在床边,轻声的回答。

  初夏好像听到了他的声音,眉间的皱痕稍稍有些舒展,但眼角却开始渐渐湿润:“擎……我好想你……带我走……我不想在这……擎……带我走……擎……”

  薄擎的手心疼的抚摸着她面颊。

  他慢慢俯下身,靠近她,轻轻的叫着她:“夏夏,是我,我来了。”

  初夏听着声音睫羽抖动的非常厉害,眼球也在眼皮下剧烈的滚动,好似挣扎着从梦中醒来一般,慢慢的睁开双目,模模糊糊的看着薄擎的轮廓。她很惊喜却还是不敢认,害怕又一次认错,可是在视线逐渐清晰的时候,她看着薄擎,看着他俊逸的脸,看着他深邃的双目,她还是不敢相信,她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

  她高兴的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脸,但手却又停在他的脸前,不敢去触碰,就怕一碰他会立刻消失,但是薄擎却对她温柔的勾起嘴角,也伸出自己的手,牵着她的手,让她的手覆盖自己的脸上,抚摸着自己的面颊。

  初夏的眼中立刻涌出泪水。

  原来不是幻觉,真的是他。他竟然来了,在她打完电话的当天晚上他就赶来了。

  这种感觉真好,一睁开眼就看到他。真实的他。

  已经不满足于只触碰他的脸,初夏猛然坐起身,双臂紧紧的抱着他,薄擎也将她抱住。

  终于能把她拥在怀中了。

  终于能够感受到她柔软和温暖的身体。

  但在喜悦之中还是掺杂着怒气。

  “我已经听说了,你竟然自杀?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如果你死了,你叫我跟小昱怎么办?你叫我们怎么活下去?”

  “对不起。”

  “以后不准再做这种事。”

  “嗯。”

  “你发誓。”

  “我发誓。”

  “拿我和小昱发誓,说你如果再做这种事,就让我和小昱跟你一起死。”

  “……”

  初夏并没有如他所说。

  她不要,她就算真的死了,也希望他和小昱能够继续幸福的活着,但是薄擎却更加愤怒,一把将她拉开,双目冒火一般的瞪着她,凶狠的命令她:“说!”

  初夏摇头。

  薄擎已经发狠:“给我说!”

  初夏的双唇有些颤抖,但是她看着他,竟然对他笑了,笑的那么开心。

  薄擎不太明白她这个笑容的意思。

  初夏再次摇头:“我不会死了,我不会再做傻事,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活着,因为……我有了你的孩子。”

  薄擎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刚刚说了什么?

  孩子?

  “你……你再说一遍。”他不敢相信。

  初夏用双手拿过他的干燥的大手,轻轻的放在自己还平坦的小腹上,笑着幸福的告诉他:“你最想要的礼物,你最想要的孩子,现在就在我的肚子里。”

  薄擎的双目盯着她的小腹,盯着自己的手。

  他的手完全不敢乱动,极度害怕自己小小的动作都会伤到里面还未成型的孩子,而这样覆盖在她的小腹上,隔着她的肚子,好像能够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跳动。虽然他已经是一个四岁孩子的父亲,但这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真是太奇妙了,明明什么都看不到,但就是能够感受到他的存在,甚至好像还能感觉到他也隔着初夏的肚子,伸出手,与他大大的手掌融合。

  脸上的笑容已经拉扯到最大。

  他又要做爸爸了。

  这一次他希望是个女孩,希望她长得像妈妈。那么美丽,那么善良。

  “夏夏。”

  他叫着初夏,再次将她抱入怀中。

  “谢谢你。”

  这句‘谢谢’包含了太多太多,从她出生的那一刻,他就要感谢她,因为是她的天真烂漫拯救了他枯燥寂寞的童年,是她无邪的笑容让他觉得这个世界还有光芒有色彩,是她给予了他很多的第一次,让他体会到了真正的爱情,幸福,家庭,和感动。如果没有她,他这一生都会暗淡无光。

  初夏在他的怀中,也说了同样的话:“我也谢谢你。”

  虽然他们的开始并不美好。但是他对她的好早已超越一切。能够遇到他,能够爱上他,能够生下他的孩子,她真的觉得,此生无憾。

  两人紧紧的拥在一起,在幸福中意识到现在的状况。

  “夏夏,跟我走,我马上带你离开这。”

  “不行。”初夏慌张的拒绝。

  薄擎才不管她为什么拒绝,她都怀了他的孩子,他怎么可能让她继续留在这个危险的男人身边?他一定要带她离开这,离开这个危险的男人,不论代价是什么。他拉起她的手,就要强行带她走。

  “痛。”

  初夏深深的蹙起眉头,整张脸都揪起。

  薄擎马上看向她的手,在她纤细的手腕上,已经包着厚厚的纱布,纱布上透出鲜红的血。

  他惊的立刻松了力道。

  初夏趁机反抓住他的手:“擎,我现在不能离开,你也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我的身体经不起逃跑的折腾,我必须在床上好好的修养身体,我也很想跟你离开,我也想跟你在一起,但是我们的孩子更重要,我不能拿他来冒险,所以我不能离开,至少现在不能。”

  薄擎凝着她的脸。

  她的确看起来非常的憔悴。他这次潜进来都不敢保证能够全身而退,更别说是带着她一起,如果在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摔了,撞了,让她出了什么意外,他会更加后悔,尤其是她刚刚怀孕,怀孕初期非常危险,他甚至害怕,在没了这个孩子的情况下,更一同失去了她,一尸两命这种事如果摆在他的眼前,他绝对会立刻就疯掉,死掉。但是他真的忍受不了她在其他男人的房子里,其他男人的床上,其他男人的被子里,他受不了。

  现在她身上的味道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天知道他这张冰冷的脸下已经变的多疯狂。

  初夏能够感受到他的愤怒。

  她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脖颈,然后亲吻着他的唇。

  薄擎立刻就陷入了疯狂。

  他用力的吻着她,大口大口的吞噬着她口中的一切一切,他恨不得把她给吃了,吞入肚子里,把她一同带走,谁都不能把他们分开。

  “咔啦。”

  房门突然响起了奇怪的声响,好像是有人想要开门,但是却没有打开。

  初夏立刻慌了。

  她要推开薄擎,但薄擎还是痴狂的吻着她。

  在确定刘晟轩被调虎离山后,他就将门反锁了,刘晟轩暂时进不来。但也只能拖住他短短几秒的时间,薄擎本来是想利用这几秒的时间让自己脱身,但是他真的不想离开,不想结束这个吻,他想一直一直都吻着她,一直一直都抱着她,哪怕再多一秒,再多一秒,让他再触碰她多一秒……

  “唔……”

  初夏着急了,她用力的推着他,但是她现在其实也没有多少力气。

  似乎是太过竭力挣扎,她的肚子隐隐有些疼。

  她蹙着眉,用手捂着腹部。

  薄擎意识到,马上松开她,看着她,看着她的腹部。

  “怎么了?疼吗?痛吗?我去找医生。”他紧张什么都忘了,想要冲出房门。

  初夏拉住他,然后又推开他:“你快走,不要被他抓到。”

  “我不走,我要确定你没事。”

  “我没事,你快走。”

  薄擎还是不愿意离开。

  门外的刘晟轩正在大力的扭动门把手,实在是打不开,愤怒的用脚一踹,“砰”的一声,吓的初夏全身一震,而他已经急躁的又一次拿出枪。

  初夏的手再次推薄擎。

  “你快走吧,如果你被他抓到,那还怎么来救我。怎么来救我们的孩子?你快走。”

  “我会救你,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

  “我相信你。你快走吧。”

  “等我。”

  初夏笑着点头。

  薄擎最后一次亲吻她的唇,在离开她的双唇时,他说了两个字:“浴室。”

  初夏还没有反应过这两个字的意思,房门突然被破开,刘晟轩冲进房内,薄擎已经消失在她的面前。

  刘晟轩猩红着双目,看着还在床上的她,然后跑去已经敞开的窗户,瞪着楼下的黑影。

  “把他给我抓回来。”

  “是。”

  东子马上下楼。

  刚刚的狗叫只不过是调虎离山,刘晟轩在走出别墅后就觉得不对,所以马上返回,但却还是中了他的计谋,被他得逞,不过想要从这里顺利逃出去可不容易,这次一定要抓到他,然后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初夏刚刚虽然非常慌张,但是看到薄擎顺利离开,她一下子就安心了。

  她相信他,一定不会被抓到,就像她相信他,一定会想出办法来把她从这里带回到他的身边。突然对他充满了信心,她摸着自己的小腹,感谢着这个孩子,全都是因为他,她才能重新振作,重新?起勇气,重新坚强起来。

  嘴角慢慢的扬起。

  刘晟轩看到她脸上绽放出的美丽笑容。立刻震怒。

  他大步走过来,抓起她抚着小腹的手:“他跟你说了什么?”

  初夏扬起头,那么直率的看着他:“你在说什么?他是谁?我什么人都没看到。”

  刘晟轩被她此时的双目惊到,同时也被她这美丽的样子迷到,但也非常的愤怒,更加用力的抓住她包裹着纱布的手腕。

  “你不要忘了,你是我的妻子,你跟他已经不可能了。”

  “你弄痛我了。”

  初夏容色淡淡的提醒他。

  刘晟轩深深的蹙眉,再次用力,可是掌心却微微感到湿热。他既愤怒又心疼,用力的放开她。

  初夏这才从他的脸上落下自己的双目。

  她看着似乎又裂开的伤口,轻轻的叫道:“小蓝。”

  一个年纪与她相仿的女佣走进来,瞄了眼刘晟轩盛怒的脸,然后站在床边,微微低头:“夫人,您叫我有什么吩咐?”

  “去叫黎医生过来,让他帮我重新包一下伤口。”

  女佣没有马上回答,抬目又瞅了一眼刘晟轩。

  刘晟轩的眼睛一直看着初夏,眼中的愤怒好像要吃人,女佣稍微犹豫了一下后,然后才轻轻的回应了一句“是”,接着转身离开。

  初夏根本就把刘晟轩当做空气。

  她用另一只手压着纱布上的伤口,静静的等着黎医生来。

  她不能让自己的身体再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而且不管遇到什么事,她都必须要最优先的保证自己的安全,至于刘晟轩,她知道,他虽然愤怒。但也不敢伤害她,所以她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有了孩子的母亲就是会无比强大,就算面对的是猛兽,是魔鬼,是十恶不赦的杀人狂魔,她也能无所不能,勇敢面对。

  黎医生很快跑上楼,拿着药箱来到卧房内。

  他进门就看到了刘晟轩的脸色,但却完全不明白状况,所以没敢有什么动作。

  初夏伸出自己的手。

  “黎医生,麻烦你了。”

  黎医生看向刘晟轩。

  刘晟轩还在盯着初夏。

  虽然她的无视和平淡让他怒火中烧,但是她冷静的表现却让他心中的那份兴致和兴趣成倍成倍的增加。这几天她娇柔的样子的确让他很心疼,让他怜爱,让他担心不已。但是比起那种娇柔,现在的她更加让他兴奋,让他激动。

  果然是个有趣的女人。

  就看看你能有什么办法从我的手中逃脱。

  微微点了下头,黎医生这才放心的给初夏治疗。

  虽然又出了血,但还好缝合的伤口没有崩裂,只要稍微止止血,重新换上新的纱布就行了,不过初夏还是担心自己的身体。

  “黎医生,我刚刚突然觉得肚子很疼,这会不会影响到我的孩子?”

  “夫人你现在的身体很虚弱,一定不能受到惊吓,也千万不要大喜大悲,更要注意不能劳累,其实最好还是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这样才能确定你的身子到底怎么样,也能看看你的孩子是否健康。”

  初夏慢慢转头,看着刘晟轩由怒变温的脸。

  “我明天能去医院吗?”她非常平静的询问。

  刘晟轩想了想:“当然可以,但是……”

  初夏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刘晟轩坐到她的身边,轻抚她美丽的面容,微笑着继续:“我有什么好处?”

  “你想怎么样?”

  刘晟轩的手指慢慢游离到她的下颚,轻轻的用力,让她抬起头,然后他看着她娇艳欲滴的双唇,声音缓缓:“如果你肯主动吻我,我也不是不能让你去。”

  “好。”

  初夏突然爽快的答应。

  刘晟轩有些讶异。

  她竟然答应了?还没有任何犹豫?

  初夏再次张开娇美的双唇:“但要等我从医院回来后。”

  刘晟轩听着她的话,马上拉开嘴角,露出洁白的牙齿,特别开心的笑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

  他收回自己的手,长腿迈出,走出卧房。

  初夏的双目炯炯有神。

  她一定要想尽办法保护自己的身体,保住肚子里的孩子,而且她还要想办法弄清薛荣贵的死,更要计划一下怎么离开这里,离开刘晟轩。

  以前的自己的确是软弱,顾虑太多。

  现在不会了。

  她只为自己活,只为孩子活,只为薄擎活……

  她一定要幸福。

  她一定要他们一家人都幸福。

  ……

  潜入刘家的时候因为所有人都没有防备,所以还算顺利,但是离开的时候,所有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找他,抓他。这让薄擎被困在一处角落,进不能进,退不能退,更重要的是刘晟轩也亲自出马,游走在别墅各处,让他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他必须逃出这里。

  他要找办法击垮刘晟轩,他要抢回初夏。

  “什么人?”

  薄擎的藏身处被人发现,他快速的向那人冲过去,想要把他打晕,但是那人已经张开口喊人,薄擎只差半秒的时间就能将他拿下,他蹙眉在心中咒骂该死,想着只能硬冲出去,但那人的声音却并没有发出来。而是突然双目一白,然后晕倒在地上。

  薄擎蹙眉,看着在身后打晕他的人。

  竟然是个女人。

  “薄先生,你好。”

  她走过来看着薄擎。

  薄擎冷声询问:“你是谁?”

  “我叫方蓝,是照顾夫人的女佣,也是郭睿的朋友。”

  “阿睿?”

  “他在夫人住进这里的那天就打电话给我,让我多照顾夫人,也让我帮助你,他还说,这是他欠你的。”

  薄擎的双目深深。

  方蓝马上转身:“薄先生请跟我走,我知道一条可以离开这里的路。”

  薄擎虽然对郭睿很失望,但毕竟信任了他这么多年,对他也有很深的了解,更知道他这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他愿意再相信他一次,跟着这个女人,躲躲藏藏的走着一条曲折的路,竟真的离开了刘家,但这个女人不能离开的时间太长,所以只是把他送出刘家别墅的范围。

  “薄先生,请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夫人。”

  薄擎对她点了点头。

  方蓝笑了笑,转身离开。

  薄擎也转过身,一边走一边拿出,想打电话给徐经理,让他过来接他,可是刚刚划开屏幕,一个陌生的号码就打了进来。

  他凝神看了一下,然后接通。

  “喂?”

  “薄董,是我,喻雅。”

  “你查到线索了?”薄擎直接询问。

  “是查到了一个线索,但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

  “你说。”

  “我在琛少这里打探到,刘家有一份秘密的账本,记录着刘家几代人不法勾当的收入账单,只要拿到这个账本,就能抓捕刘晟轩。”

  “账本?”薄擎轻声重复。

  “说是账本,但现在已经很少用实物了,也可能是一个网络上的文档。”

  “我明白,我会想办法拿到这个‘账本’。”

  “我没有办法接近刘晟轩,但我听说初小姐已经跟他回了广州,我觉得,有她在内部帮忙,应该很有希望。”

  “我不想牵连她。”

  “但她是最有可能拿到的人。”

  “这件事我自有安排。”

  “既然如此,那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最近我跟我爸爸提过这件事,如果你有需要帮忙的,可以打给他,他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你,希望你能成功。”

  “好。”

  薄擎只是淡淡的回应,喻雅挂断了电话。

  薄擎转头再看向刘家的别墅。

  初夏现在怀孕,他不能让她做这么危险的事,但是方蓝他又没有办法完全信任。他需要再想想,再慎重的想一想。

  ……

  日次。

  真的好久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薄擎昨夜来过后,初夏躺在床上,一只手抚着自己的小腹,一只手摸着自己被薄擎吻过的唇,回忆着过往所有的美好,舒舒服服的睡了一个好觉,而在睁开双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感觉全身都特别爽,好像所有的病都已经消失了。

  方蓝在门外耳尖的听到房内的声音,马上敲响房门。

  “叩、叩、叩。”

  “进。”

  方蓝打开门走到床边,恭敬的微微低头:“夫人,我现在就给您打水洗脸。”

  打水?

  初夏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立刻就想到浴室,想到薄擎最后的话。

  “不用了。”

  她突然制止,方蓝露出疑惑的神情。

  初夏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自然,嘴角轻轻的笑着:“我今天感觉很不错,想自己走动走动,你先出去吧,我可以自己洗漱。”

  “可是先生吩咐过,一定要小心照顾您,不能让您下床。”

  “我今天要去医院,早晚都要下床。”初夏说着双脚已经从床上移动下来。

  “谁说你可以下床?”

  刘晟轩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初夏的脚尖刚刚沾地。

  他大步走过来,用眼神示意方蓝去浴室打水,然后微微弯腰,将初夏的双腿抬起,放回床上。

  初夏的心脏猛的跳动了几下。

  不知道刚刚自己的表现有没有让他起什么疑心。

  其实她也不知道浴室有什么,更不知道会不会被发现。她现在很紧张,但又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自然。

  刘晟轩的观察力非常好。

  自从她知道自己的肚子里有了薄擎的孩子,就特别的小心,怎么会突然要求自己下床去浴室呢?而且刚刚她的态度很强硬,双脚都急切的移动了下来,就好像她很着急要去浴室,一定要去浴室一样,难道浴室里面有什么东西?该不会是昨天晚上薄擎放了什么吧?

  嘴角的笑容有些邪恶。

  初夏不去看他,以免自己暴露。

  方蓝从浴室打水出来。

  她将水放在床头柜,然后用毛巾阴湿,递给初夏。

  初夏擦了擦脸,方蓝接过湿毛巾,将干毛巾再递给她,初夏将脸上的水擦干,方蓝接过干毛巾,再次递湿毛巾让她擦手,然后又是干毛巾,最后她才将水倒回浴室的下水道,回来时拿过化妆台上的护肤品。

  初夏各方面都想要自己的孩子健健康康。

  “不用了,从今天开始我都不用这些东西。”

  “你不怕皮肤会不好,变老吗?”

  刘晟轩忽然问。

  初夏根本不在意:“只要我的宝宝能健康,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真是个伟大的母亲。”

  刘晟轩感叹,但神情阴沉,可惜不是他的孩子。

  他突然俯身,一下子脸就靠近到初夏的面前,?尖都有点触碰到她的?尖。

  初夏惊的向后躲。

  刘晟轩微笑:“虽然你无所谓,但是我有所谓,我的妻子当然要是最美的,无时无刻都要是最美的,所以我会叫请黎医生帮你选择一些适合你用的护肤品和化妆品,你不能拒绝,一定要用,你敢不用,我就亲自给你画。”

  初夏不想受他的捉弄,表情非常冷淡。

  刘晟轩继续微笑,双目瞄向浴室。

  “你先换衣服,我去下洗手间。”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27章 同卵双胞胎-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