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22章 不幸福的婚礼-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7:0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21章 婚礼前的约会-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雷霆的女儿?

  在这种情况下,会这样称呼她的应该只有薄擎一个人了。

  他找她什么事?

  其实不用想也能猜到。

  喻雅穿上衣服,然后打开房门。

  才刚迈出一步,她就发现身后有人,藏在最深的阴影之中。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那人问。

  “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

  “背着我偷偷去见另一个男人,回来我一定会惩罚你。”

  “等你能打赢我再说吧。”

  喻雅说完就离开,走下小楼,走出薄家,走到僻静的街道旁,看着停在道旁的?色宾利车,但车中并没有人,人站在几米外,背对着她,仰头看着天上的繁星,指尖夹着烟,烟雾冉冉升起。

  “那是你的家,你想找我,不需要这么麻烦。”

  “我不想踏进那个地方。”

  “你早晚会回去,因为那是你的家。”

  薄擎不想听她这种跟老爷子一样的话语。

  他深深的吸了口烟,继续仰头看着夜空。

  喻雅也仰头看着那片星空:“骨髓的事情就算你找我帮忙,我也没有办法,我只是个打工的,跟老板的关系也不是很好,确切来说是非常不好,而且他做的决定,不论是谁,都改变不了,所以你还是放弃吧,如果你是真的爱她,就等那个孩子的病治好了,再找机会把她抢回来。”

  “我找你不是为了这件事。”

  喻雅有些惊讶。

  “那是什么事?”

  “是关于刘晟轩的。”

  “他?”

  “你是雷霆的女儿,你一定知道这个男人的事,我希望你能帮我,把他送上邢台。”

  喻雅微微蹙眉。

  “我父亲盯了他那么久都没能抓到他的把柄,就凭你和我,怎么可能?”

  “你跟我当然不行,但你老板一定可以。”

  “你知道了?”

  薄擎丢下手中的烟蒂,用脚碾灭,然后转身看着她:“本来不知道,但现在知道了。”

  “你在套我的话?”

  “我只是来确认一下。”

  “你真狡猾。”

  “你愿意帮我吗?”

  喻雅慎重的思忖。然后盯着他那双在夜幕下好似燃着幽蓝火光的眼眸:“他做的事情的确不可饶恕,他这种人也的确该死。好,我帮你,但我老板很清楚我的底细,连我现在来见你他都一清二楚,所以我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忙。”

  “男人对于女人,总是会心软。”

  “别说这么恶心的话,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

  薄擎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再次拿出一支烟,点燃,吸食。

  喻雅看着他的脸。

  即使是?夜也掩盖不住他脸上的憔悴。

  稍稍有些犹豫,但还是问了出来:“明天你会去吗?”

  “我可以不去吗?”

  “你该不会忍不住,冲动的去抢婚吧。”

  “这主意不错。”

  “你是一个懂得怎么去爱人的好人,你一定会幸福。”

  薄擎再次仰头看向那片夜空。

  没错。

  他一定会幸福。他一定会抢回自己的幸福。但是……他不是好人……

  ……

  一整夜都没有睡,再厚的妆也遮不住发自内心的苦涩。

  初夏穿着雪白的婚纱,带着美丽的皇冠,坐在化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她身上的婚纱非常昂贵,胸前点缀的全部都是货真价实的钻石,每一颗都价值十万以上,而她头上的皇冠更加沉重,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但是她却一点都不喜欢。看着这雪白的颜色,她想起在三亚薄擎为她穿的那身婚纱,那如红毯一般长长的白纱裙摆,真的好美,她好想再次穿上那套婚纱,然后站在薄擎的面前,正式的嫁给他。

  回想着以前,嘴角微微勾起。

  “夏夏。”

  林沛涵的声音让初夏猛然回神。

  她在镜中看着她,完全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进来的。

  林沛涵站在她的身后,也在镜中看着她的脸,她脸上的妆真的好厚,看起来不太自然,而且还能看出她憔悴的面色,但是她依然很美,这一点她从小到大都非常骄傲,有一个不论怎么样都依然美丽的好朋友。

  “夏夏……”

  她再次叫着她,声音非常低沉:“我不会祝福你。”

  初夏又慢慢勾起嘴角。

  这样的婚礼,这样的婚姻,她不需要她的祝福。也不想想要她的祝福。

  沛涵的眼角闪烁。

  “我答应过你妈妈,会像姐姐一样照顾你,但是我却一次又一次的失信于她,虽然你上一次的婚姻很失败,但至少在结婚的时候,你是幸福的,是开心的,可是这一次,你竟然要在这种情况下嫁给你根本就不爱的男人。这真的太过分了,真的太过分了。”

  初夏的嘴角保持着苦涩的笑容。

  从昨天开始,老爷子就已经放出了消息,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一个婚内出轨的女人,而且还在出轨后立刻嫁给了另一个非常有钱的?金单身汉,她在众人面前的形象已经变成一个爱慕虚荣。不知廉耻的下贱女人,而对于这些质疑,她给予回应就是?认。

  沛涵对此非常愤怒,好几次冲动的想找那些记者理论,但都被老王制止。

  初夏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只要能救小昱,就算被全地球的人唾骂,她也心甘情愿。

  站起身,转过身,正面看着她。

  “谢谢你,我没事。”

  “你总是这么说,但你扪心自问,你真的没事吗?”

  “我真的没事,这辈子能够拥有你这样的朋友,拥有小昱那样的儿子,拥有薄擎的那样爱人,还有一对非常爱我的父母和小弟,我觉得我已经很幸福了,至少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我从未孤独过,所以我很满足,很开心。”

  “你不要总是说这样的话,谁没个朋友,谁没个亲人,这是最普通的事,你应该更贪心一点,你应该更为自己着想一点。”沛涵激动的抓着她:“夏夏,你还有选择的机会,你跟我走,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救小昱,我就不信老天真的这么不长眼,不给人一点点的活路。”

  初夏很感谢她。

  虽然她的确比自己小几个月,但却真的想姐姐一样,总是照顾她,总是替她出头,但是……初夏慢慢开拉她的手。

  “夏夏!”

  “叩、叩、叩。”

  房门在沛涵叫她的时候同时响起,然后被慢慢打开。

  “初小姐,婚礼要开始了。”

  初夏看着沛涵,最后对她微笑:“虽然不能得到你的祝福,但是我会祝福你,你一定要幸福,你一定要是我们三个之中,最幸福的那一个。”

  沛涵满眼的泪水。

  曾经在校园里,她们三个是那么的开心,不论走到哪里都会引来很多男同学和女同学的瞩目,几乎所有人都羡慕她们,而她们也为此而得意,骄傲,可是现在,一个疯了,一个受尽折磨,其实她也好不到哪去,家里人强烈的反对。

  她们三个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初夏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出这里,走向红毯。

  沛涵也离开这里,坐进宾客席内。

  薄擎就坐在她的身边,穿着一身的?色的西装。包括衬衣,领带,皮鞋,他根本就不像是来参加婚礼,到像是来奔丧,而他幽深的双目那么的从容淡定,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但在初夏出现的那一刻,他的视线就变得非常浓烈,一直盯着她,看着她从红毯的一头走向红毯的另一头,看着她拿着捧花站在刘晟轩的面前。

  牧师张开口。

  “初夏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刘晟轩先生为妻,这一生不论顺境或逆境。贫穷或富贵,疾病或健康,都爱他,珍惜他,忠诚于他,对他不离不弃,直至死亡将你们分离?”

  牧师的声音让初夏仿佛回到了三亚的那个晚上,她跟薄擎站在礼堂,薄擎用他那低沉好听的声音说着同样的话语,那一刻她简直幸福的好像整颗心脏都化成了一个蜜糖罐,除了甜蜜还是甜蜜,满满的甜蜜,满溢出来的甜蜜。但是……牧师接着增加的话语将她打回了现实。

  “你愿意用你最宝贵的孩子来起誓,你不会违背你的誓言?”

  初夏震惊。

  宾客席上的人也有些惊讶。

  初夏的手用力的握紧手中的捧花。

  是老爷子吗?

  是他让牧师说这样的话吗?

  在神圣的十字架下,在众多的宾客和记者的面前,他要她发下如此决绝的誓言。

  “初小姐,你愿意吗?”

  牧师见她迟迟不回答,催促的又问了一遍。

  初夏的眼中已经盛满泪水。

  她深吸一口气,没有让泪水掉下来,眼角的余光看着宾客席上的薄擎,她慢慢的张开双唇,颤动的回答:“我……愿意……”

  薄擎的手猛然握紧。眼中的寒芒如千万把冷刃。

  牧师的声音再次响起。

  “刘晟轩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初夏小姐为妻,这一生不论顺境或逆境,贫穷或富贵,疾病或健康,都爱她,珍惜她,忠诚于她,对她不离不弃,直至死亡将你们分离?”

  “我愿意。”

  刘晟轩回答的毫不犹豫,嘴角的笑容尤其开心。

  “现在我宣布,你们正式成为夫妻,请交换戒指,在神的见证下亲吻彼此。”

  刘晟轩将一枚鸽子蛋大小戒指拿出,但初夏却握紧左手,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刘晟轩微微蹙眉。

  他垂目看向她的左手。

  在她的无名指上,有一枚很奇怪的‘戒指’。不用想都是知道一定是薄擎送给她的。心中隐隐有些愤怒,他一把抢过她左手中的捧花,塞进她伸出的右手中,然后霸道的牵起她的左手,拿下她无名指上的那个‘戒指’,将自己手中的那枚强硬的套了上去。

  初夏的一直用力想要抽回手,手指也不愿意展开,但她的力道根本抵不过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抢走她的‘戒指’,并用另一枚将她的无名指禁锢。

  初夏抬目。

  刘晟轩的眼神非常吓人。

  初夏忍耐着收回手,然后迟疑的拿起跟他配对的那一枚,也套在他的无名指上。

  宾客席上的薄擎露出凶狠的眼神。

  沛涵侧目看着他。

  “要冲上去吗?”她轻声问。

  “……”薄擎没有回答。

  “我不会拦你。”沛涵又道。

  “……”

  “但是……小昱怎么办?你有办法救他吗?”

  “……”

  薄擎一直都没有回应,也没有任何的动作,他就那么看着初夏,从头到尾,眼中就只有她,但是沛涵能够感受到,他不会就此松手,他一定已经有了什么计划。她只希望他的计划能够成功,快点成功,快点把夏夏抢回来,让她幸福。

  交换完戒指后的刘晟轩用双手捧起初夏的脸,初夏的全身都在抗拒着他的靠近,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拒绝着他的吻,而就在他的双唇快要触碰到她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腹内一阵剧烈的翻江倒海,一股厌恶猛然涌上食道,顺着喉管让她差点吐出来。

  刘晟轩蹙眉看着她的反应,看着她突然苍白的脸色。

  “你怎么了?”

  初夏用力压制着这股恶心。

  “对不起。”她推开他,这才舒服了许多。

  婚礼的气氛突然萌生出一股尴尬。

  宾客席上的人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没有亲吻,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刘晟轩盯着她,神情开始有些异样。

  他不能让婚礼在最后的阶段出现问题,必须完美落幕,所以他伸出手又要去捧她的脸,又要去亲吻她的唇,但却在他的手就要触碰到她的面颊时,宾客席上的薄擎突然站起。

  所有人的眼睛都齐刷刷的看向他。

  初夏的双目也瞬间放大,与他的眼眸四目相对。

  气氛变为凝重,空气中布满危机。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而薄擎看着初夏,面容严谨,双目深邃,他慢慢的伸出手,在众目睽睽之下,代表薄家。用掌声送上祝福,但实则是在帮初夏解围,更不想看到他们接吻。

  “啪、啪、啪、啪……”

  众人见他如此大度的鼓掌祝贺,也都纷纷拍起手,礼堂内满是掌声,却只有身旁的林沛涵还坐在原位,没有任何动作。

  她说过,不会祝福她。

  掌声帮初夏越过了最后的亲吻,她一直看着薄擎,苦涩,却又甜美的对他微笑。

  婚礼就这样结束。

  在初夏和刘晟轩走出礼堂的时候,一群在门口等候的记者蜂拥而上,争相恐后的访问。

  “初小姐,昨天你才刚刚宣布跟薄家的大少爷薄言明离婚,今天就跟你身旁的这位刘先生结婚,能不能告诉我们,让你突然闪离闪婚的理由?”

  “初小姐,传言说你在还没离婚的时候就已经跟这位刘先生在一起了,这是真的吗?”

  “初小姐,你是什么时候跟这位刘先生认识的?”

  “初小姐,能说一下你对‘婚内出轨’这一词的看法吗?”

  “初小姐,请回答我的问题。”

  “初小姐,请你解释一下。”

  “初小姐……”

  “初小姐……”

  初夏面对着记者一个又一个犀利的质问,她只能紧紧的闭着双唇,将一切都?认下来,因为这是她跟老爷子的约定。刘晟轩站在她的身边护着她,他的手紧紧的搂着她的身体,带着她快速的走去婚车。他手下的人也都将这些拥挤的记者推开,而就在哄闹之间,一个不一样的声音清亮的响了起来。

  “初小姐,据我所知,你的孩子现在重病在医院,需要非常特殊的骨髓来救治,而你在这种时候突然宣布离婚,又突然嫁给另一个男人,我是不是可以推测为,你是因为要救你的孩子,所以不得不忍辱负重,做出这样让人无法理解的事?”

  哄闹的声音突然静止,整个世界都好像安静了下来。

  初夏惊讶的看着刚刚说话的女人。

  她手中拿着相机,穿的非常休闲,胸前的挂牌上写着主任记者:梁婷。

  她是谁?

  她为什么说这样的话?为什么帮她?

  梁婷微笑着走近她。

  “初小姐,我现在正在做一个关于现代女性的专栏,对你非常感兴趣,所以稍微调查了一下关于你的事,在我的调查中,你是一个很有能力的现代女性,在初家快要破产的时候,是你一个人撑起了初家的重任,并在薄家完全没有伸出援助之手的情况下重振了初家,而在你儿子出生开始,不管是大病小病你都会跟他在一起,亲自照顾他,为他操碎了心,像你这样有责任有母爱的人。我不相信你是一个如现在传言的那种人,所以我想给你做一个专访,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让我深入的了解一下你,也让大家更深入的了解一下你。”

  初夏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转机。

  身旁的记者也都还没缓过神来。

  站在几米外的林沛涵看向身旁冷漠的薄擎。

  “那个记者是你安排的?”

  “……”薄擎没有回应。

  “谢谢你为夏夏做的一切。”

  “……”

  “如果有什么是我能帮上忙的,你一定要告诉我。”

  “……”

  薄擎越来越寡言少语,比在美国的时候还要不愿意开口。而他的眼睛从始至终都只看着初夏,整个世界,好像就只有她一个,但是他却依旧没有办法靠近她,只能远远的看着她,远远……守望着她……

  梁婷等着初夏的回答。

  初夏不知要如何是好。

  如果答应她,老爷子会不会生气?他会不会突然反悔不救小昱?

  梁婷似乎看出了她的为难。

  “初小姐,在你大婚的这一天对你说这种事真是太冒失。太不好意思了,你不用现在给我答复,这是我的名片,我等你想好了再联系我,还有,不论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还是要祝你新婚快乐,心想事成。”

  梁婷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她。

  初夏接过名片,对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身旁的记者终于回过了神。

  “初小姐,刚刚的事情是真的吗?你会突然闪离闪婚,是有苦衷的?”

  “初小姐,到底是什么苦衷?方便透露一下吗?”

  “初小姐,难道你真的是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而受到什么威胁吗?”

  “初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请你说一下吧。”

  记者们又开始不停的追问,但此时初夏的心情却已经不一样了。

  她不再在意他们的声音,双目四处的张望寻找,终于在身后的几米外,她看到了薄擎,而在看到他的那个瞬间,他们的眼睛又一次四目相对。初夏的心暖暖的,她知道,那个记者一定是他安排的,她也知道,他一直都在看着她,守护着她。

  双脚已经被刘晟轩带到了车前。

  初夏被塞进了车内,但她还是看着薄擎。透过车窗户看着他。

  刘晟轩注意到她的眼神,他突然抓住她的手,提醒:“你已经是我的老婆了,请注意你的举止。”

  车子已经开启,薄擎的逐渐消失。

  初夏的双目慢慢落下。

  她抽回自己手,然后转头看向他。

  “我的戒指呢?”

  “扔了。”

  “什么?”

  初夏非常激动。

  “你扔了?扔哪了?”

  “怎么?想捡回来?我刚刚才提醒你的话,这么快就忘了?”

  “你到底扔哪了?”初夏非常焦急。

  刘晟轩的忍耐也慢慢的消退:“你在婚礼上做的那件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不准你再留着他送给你的东西,尤其是那个东西。”

  “那是我母亲的遗物。”初夏愤怒的对他大吼。

  刘晟轩有些怔住。

  “你母亲的遗物?”

  “快点告诉我,你扔哪了?如果你把它弄丢了,我不会原谅你。”

  “那不是薄擎送你的吗?”刘晟轩还在怀疑的追问。

  初夏的表情马上露出马脚。

  刘晟轩犀利的捕捉,并且确认:“果然那东西跟他有关。”

  “你快告诉我,到底扔哪了?”初夏还在执着的质问。

  “放心吧。我没扔。”

  “没扔?”

  刚刚说扔的是他,说没扔的也是他,他到底想怎么样?故意的吗?

  “还给我!”初夏对他伸出手。

  刘晟轩从西装口袋里拿出。

  但他并没有马上还给她,而是拿在手中仔细的看。原来这不是一个戒指,而是一只耳环,只是圆环刚好跟她的无名指大小符合。看来这个东西应该如她刚刚所说,是她母亲的遗物,但是却因为某种原因,让薄擎当成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所以她才会这么的珍惜,这么的紧张。

  初夏看着‘戒指’,马上伸手去抢。

  刘晟轩立刻将戒指握在手心。

  “你还给我。”初夏非常生气。

  刘晟轩却嘴角开心的微笑。

  “既然是你母亲的遗物,那就让我这个做老公的帮你好好保管吧。”

  “你……”

  “不用担心,以后你表现好了。我会考虑还给你。”

  初夏狠狠的瞪着他。

  刘晟轩很喜欢她生气的样子,那张气鼓鼓的小脸儿特别的可爱。

  初夏收回看他的双目,一转头就看向窗外。

  窗外的路有些陌生。

  “你要带我去哪?”

  “我有伤在身,医生叮嘱,十天内不能喝酒,所以我就没有摆酒席,只能带你回酒店。说起来这里这不是我的地盘,婚礼也办的有些随便,等过几天我带你回广州,让你看看我的公司和我住的地方。”

  “广州?”

  “没错,那是我的地盘,以后就是你的家。”

  不……

  初夏在心中呼喊。

  那不是她的家,她不想去那里,她哪都不想去。她现在唯一想的去的地方,是……

  “我要去医院。”她又急切道:“我要去看小昱。”

  “我会带你去医院,但要先回酒店把衣服换下来。”

  “我要现在就要去医院。”

  “我知道你着急,但是让你儿子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会影响他的病情,你也不想让他接下来的一系列手术过程出现什么问题吧?”

  初夏马上就安静了。

  是。

  她穿着这身婚纱如果让小昱看到,他一定会问。

  她不能让他知道,不能让他难过。

  刘晟轩看着她的脸又悲伤来起来,微笑着安慰她:“骨髓移植不是什么大手术,不用担心,他快就会好起来。”

  是吗?

  很快就会好吗?

  在这之前她很希望小昱能够立刻好起来,健健康康的,但是在那之后,她开始矛盾了。

  小昱的病好了,就要离开她。他们以后都不能再相见。

  她想多陪陪他,她想一直陪着他,她想让他好起来,快点好起来,但她又不想那么快跟他分开。她好乱,她的心已经乱的不成形状。

  ……

  医院。

  初夏刚下车就急切的跑去小昱的病房。

  刘晟轩在走进医院的时候,一个男人来到他的身边,侧耳对他说了句话,他的双脚马上改变方向,走去他住的016号病房。

  房内。

  喻雅的双目非常不友善的看着他。

  “小雅,别那么凶,女人要温柔一点才对。”

  “我只对人温柔,对畜生,没必要。”

  “你说的也对,不过下一次要换个唯美点的词,你的脸不适合说粗话。”

  “我尽量。”

  “行了,你先出去吧。”

  “是。”

  喻雅瞪着刘晟轩走出病房。

  刘晟轩看着房内的另一个男人,他嘴角的笑容很优雅,但却莫名充斥着一股痞痞的气质,跟他这个正宗的痞子相比,他到更像是真的。

  “新婚快乐。”乔琛说的很随意。

  刘晟轩走向他,同时在西裤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u盘,丢给他:“你要的东西。”

  乔琛伸手接过。

  “你这个人除了坏之外,就只有这一个优点,其实你不应该出来混,应该去做一个真正的设计师。”

  “你想挖角我?”

  “我只是欣赏你的才华。”

  “如果你一个月能给我一个亿的工资,每个星期再给我四天假,我倒是可以考虑去你公司上班。”

  “当我没说过。”

  刘晟轩走到床边,靠着床头柜,拿出一支烟,燃点后吸了一口,道:“这次谢谢你。”

  乔琛的脸上虽然没有惊讶,但却盯着他细细的看。

  “真稀奇,你也会说谢谢?”

  “张嘴的人,只要声带没问题,应该都会说。”

  乔琛摇头。

  “你不是这种人,至少以前的你,死都不会跟任何人说这三个字。看来这是爱情的力量。”

  “你不去手术室吗?”刘晟轩岔开话题。

  乔琛嘴角优雅的微笑。

  “我早就已经准备好骨髓了,等一下只要交给医院就可以了。”

  “那你现在可以走了。”

  “我当然会走,跟你这种人在一起多一秒,都会招来警察的关注,不过在走之前我想提醒你,薄擎应该已经发现我不是老爷子请来的,而是你请来的。”

  刘晟轩微微的蹙眉,吐出长长的烟雾。

  他知道迟早都会被薄擎发现,但没想到会这么快被他发现。

  看来要快一点带初夏离开这里回广州,那里是他的地盘,只要到了那里,谁都别想从他手中把她抢走,不过小昱的手术是个慢功夫,看来要稍稍改变计划了。

  乔琛见他沉思,兴致大起。

  “那个女人真的那么好吗?竟然让你这么费尽心思?”

  “跟你没关系。”

  “我只是好奇,想见见而已。”

  “先把你自己身边的女人弄明白吧。”

  “你是不是误会了,我跟小雅不是那种关系。”

  “你们是什么关系我没兴趣,你可以走了。”

  “好吧。”

  乔琛稍稍有点扫兴。

  他迈出长腿走向病房门前,但双脚却又停下。

  他并没有转身,而是背对着刘晟轩,声音还是那么随意:“我总感觉这次跟你见过面后,以后都不会再见了。”

  “也许吧。”刘晟轩没有否认。

  “哥……”

  乔琛突然这样叫他。

  刘晟轩吸烟的手猛然停下。

  乔琛继续:“下辈子一定要做个好人。”

  刘晟轩的眼眸深深,他夹着烟的手再次动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一边吐着白雾,一边道:“走吧。”

  乔琛将房门打开,然后大步离开。

  刘晟轩??的继续吸烟。

  他从出生的那一天就注定要走这条路,他是没有选择的。而他也早就知道,他这一辈子的命,不会太长。

  ……

  小昱的病房。

  初夏刚打开门,就看到薄擎坐在床边。

  “妈妈。”

  小昱开心的叫着她。

  初夏的双目直勾勾的看着薄擎,久久都没回过神。

  薄擎也同样看着她。

  小昱疑惑的瞅了瞅他们两个木头人,好奇道:“爸爸,妈妈,你们怎么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23章 三哥,三嫂不见了-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