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21章 婚礼前的约会-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7:0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20章 瞬息万变的人生-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还是第一次,她竟然提出约会。

  不过他为什么开心不起来?一点雀跃的感觉都没有。这算是最后的约会吗?

  初夏远远的看着他,一直都没有等到他的回应,所以她又开口:“不愿意吗?”

  “当然愿意。”薄擎终于回答。

  “那就这么约定了,明天早上7点,我在医院西面的十字路口等你。”

  “好。”

  “记得一定要亲自开车。”

  “这当然。”

  “那……”

  初夏拉长声音,声音变得非常不舍:“就这样吧,我挂了。”

  薄擎也非常不舍,凝着她,轻轻的“嗯”了一声。

  初夏还是没有将从耳边放下。

  薄情也是一样。

  小雨还在不停的下,两人就站在雨间,远远看着彼此,久久的看着彼此,不愿意放下,不愿意离开。

  “擎……”

  初夏的声音又在里响起。

  “嗯?”薄擎轻声回应。

  “以后不要总是熬夜加班,一定要多休息,一定要吃东西,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不要。”薄擎拒绝。

  “你都是三十岁的大人了,而且还会做饭,我相信你可以。”

  “我说了不要。”

  “我要回去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不要。”

  “明天见。”

  电话终于被挂断。

  薄擎冲动的迈出自己的脚,想要走去她的身边,但初夏已经跑着进去了医院。

  她刚刚的话就好像真的要跟他永别了一样。

  这种事情,他不要。

  他还是会想办法让她回到他的身边,不论用什么手段,他必须把她抢回来,必须让她留在自己的身边。他会让自己变的越来越强大,强过刘晟轩,强过老爷子,强过乔琛,他要让他们一个一个付出代价,让他们一个一个后悔今天做出这种残忍的事。

  “夏夏……”

  他看着她消失的方向,轻声的叫着她,然后站在她最喜欢的雨中,整整一夜。

  ……

  一大早,林沛涵就大包小包的跑进小昱的房间。

  初夏看着她,嘴角微笑着,双目澄清无比。

  她就好想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在校园时一样,纯粹无暇的开心,让人禁不住晃神。

  “夏夏,你……你……”

  “我怎么了?”

  “你今天,好漂亮。”许久没见过的美丽,发自内心一般。

  “我每天都很漂亮,好吗?”

  “夸夸你还嘚瑟起来了。”

  “本来就是。对吧,小昱?”

  “嗯。”

  小昱今天的精神也很好。

  雨后的空气凉凉的,爽爽的,非常清新,让人心旷神怡,再加上昨天的好消息,小昱的病就好像好了一大半,连烧都退了许多。

  林沛涵盯着初夏的脸。

  真奇怪,昨天还哭的伤心欲绝,今天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好了?而且还一大早就给她打电话,让她拿了很多化妆品和衣服。

  “夏夏,你要我拿这些东西干什么?”

  “我今天要约会,所以请你帮我好好打扮打扮。”

  “约会?”沛涵有种听错的感觉,但还是忐忑的询问:“你……跟谁约会?”

  “是爸爸。”

  小昱在一旁开心的抢答。

  初夏也对他温柔的笑着。

  沛涵完全看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昨天的都是幻觉?还是她演了一场逼真的大戏把她完完全全耍了?

  “沛涵,我赶时间。能快点吗?”

  “啊,哦,好。”

  沛涵马上帮她上妆,帮她挑选衣服。一开始她真以为昨晚有什么好事发生,让那件事有了转机,但在给她化妆的时候,沛涵发现她的眼睛时不时的出神,表情时不时的发愣,她这才发现,原来她所有的快乐依旧是硬装出来的。而这一次的约会,可能就是她最后的留念。

  刚刚打扮完毕,初夏的就响了起来。

  她微笑着去拿,但在看到显示屏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却瞬间消失了。

  上面显示的不是薄擎的名字,而是一个她存了以后,本来想打,却始终没有打过的,昨天才刚刚成为她丈夫的男人的名字。

  犹豫着慢慢滑动屏幕,然后放在耳边。

  “起了?”

  刘晟轩的声音在里更显诱惑。

  “嗯。”初夏轻声回应。

  “昨天出了手术室,我还以为可以马上看到你,但是回到病房到现在你都没出现,你不觉得,你这个做妻子的,有点失职了?”

  “对不起。”初夏先道了一声歉,然后问:“你有事吗?”

  “我想见见你,能来一趟我的病房吗?”

  “我等一下要出去,所以……”

  “三分钟,过来吧,我等你。”

  刘晟轩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初夏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心事重重的垂目,许久都未回神。

  “夏夏?”

  沛涵叫着她,轻轻推了一下她的肩膀:“你怎么了?谁打来的?”

  初夏回过神,恢复美丽的笑容。

  “没事,我该走了。”

  “我送你。”

  “不用了,不过……”初夏看了一下沛涵挂在衣架上的长外套:“你的外套可以借我吗?”

  “当然可以。”

  “谢了。”

  初夏拿过外套穿在身上。

  今天的打扮,她想让薄擎第一个看到,而不是刘晟轩。

  微笑着走到门口,对小昱摆了摆手再见,然后走出病房,走到楼下,站在016号病房门前。

  对于刘晟轩。

  怎么说呢?不知道该怎么办。

  伸手轻轻敲了三下房门。

  “叩、叩、叩。”

  “进。”

  打开病房的门,初夏脚步沉重的走了进去。

  刘晟轩躺在病床上,嘴角的笑容非常温柔,虽然没有露出牙齿。却还是跟窗外柔和的阳光特别相称。

  第一眼刘晟轩就发现了。

  “你化了妆了?跟谁有约吗?”

  初夏并没有遮掩:“薄擎。”

  刘晟轩也没有不悦。

  “我只允许你这一次,但是这一次,我以你合法老公的身份提醒你,肢体上的触碰要有限制,亲吻和上床是绝对不允许的,而且门限是晚上7点,日落之前。”

  “知道了。”初夏轻声答应。

  “说说正事吧。”

  刘晟轩将一组照片递给她:“这是明天结婚时帮你选的婚纱,喜欢哪个,挑一件吧。”

  初夏并没有去看照片。

  “我随便哪一件都可以。”

  “那我就帮你选了。”

  “好。”

  “宾客名单要看一下吗?”

  “不了。”

  “菜色和婚礼的布置呢?”

  “全都听你的,我没有任何意见。”

  “你就那么不想嫁给我?”刘晟轩突然质问。

  初夏看着他,看着他那张过分帅气的脸。

  “我很感谢你帮助我,我也很感谢你肯娶我救小昱,但是我不想对你说谎,也不想欺骗自己,我喜欢的人是薄擎,我爱的人也是薄擎,我想嫁的人只有他,所以对不起,这个婚礼,这个婚姻,我真的没办法开开心心的接受。”

  “真是一段伤人的话。你利用了我,然后这样对我,我的心都快要碎了。”刘晟轩说的话,跟脸上的表情完全相反。

  初夏真的看不懂这个人。

  她视线稍稍下移,看向他的身体。

  “你的伤,能举行婚礼吗?”

  刘晟轩对于她无意的关心,倒是心情非常愉快。

  “不用担心,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睡一觉就好了。”

  又是这句话,真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这么说。

  “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三分钟也已经到了,而她也快要迟到了。

  “真是个无情的老婆。”

  初夏垂了下目,然后转身,离开病房。

  刘晟轩看着被关上的房门,嘴角的笑容慢慢落下,双目变得极为深沉。

  人虽然到手了,但是心……似乎还在薄擎那。

  该怎么夺取她的心呢?

  真伤脑筋,好?烦啊。

  ……

  十字路口前。

  薄擎淋了一整夜的雨,在天亮后换了身衣服,就在这个十字路口一直等着。

  7点整。

  初夏非常准时的从马路的另一侧走过来。

  这时她已经脱下了身上的外套,穿着一身纯白的小洋装,头发挽起一半,还被林沛涵弄成了大波浪,既可爱,又性感,非常的美丽,让人眼前一亮。

  薄擎马上下车,绕过车头站在副驾驶座的门旁。

  初夏看到他,突然停下双脚。

  她保持着一段距离盯着他,他还是一身?色的西装,高高的身材,帅帅的脸,酷酷的表情,满身都散发着不准任何人接近的气息,但双目却一直看着她,好似周围的人和车都不在他的眼中,而在他那双幽深的眼中,他装不下世界的任何事物,就只能装下她一个人。

  再次迈出脚。

  她微笑的向他走过去。

  “等很久了?”她轻声问。

  “如果你是,等多久我都愿意。”

  初夏的面颊微微泛红。

  “你越来越会说甜言蜜语了。”

  “并不是越来越会说。是原本就很会说,只是一直都没有遇见可以让我说的人。”

  初夏真的对他这种用一张严谨的脸说这种话的模样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回应,果然他跟其他人很不一样,至少在她的眼中,他是最独特,最让她爱慕的人。

  薄擎的双目盯着她澄清的眼睛,终于又看到她这样的眼神,他的视线慢慢下滑,看着她的衣服,然后称赞了一句:“你今天很美。”

  “谢谢。”初夏不客气的收下他的称赞,然后:“你今天也一如既往的帅。”

  薄擎的嘴角也微微勾起。

  他打开身后的车门。

  初夏坐进车内。

  薄擎从车头绕回驾驶座。

  初夏侧头看他,看着他启动引擎,看着他手握方向盘,看着他挂当,看着他每一个开车的动作。非常认真的看着。但是车子却并没有行使,而薄擎也转过头看向她,双唇一开一合的问:“想去哪?”

  初夏早就想好了:“海边。”

  “这么早去海边?”

  “嗯,我想看海。”

  “好吧,不过要先准备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初夏疑惑的问。

  薄擎又扫了一眼她的全身:“现在是秋天,你穿太少了。”

  初夏垂目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她可是为了他精心打扮的,但是他却这样说,不过他说的对,秋天的海边很冷,她这身,不用几分钟一定会感冒,不过……

  初夏又看向薄擎的脸。

  薄擎已经将车开启,他虽然看着前方,但更关注初夏盯着自己的眼神。

  “你这样很危险,不要让我分心。”

  初夏才没有听他的,她不仅继续盯着他看,还靠近他仔细的看,更伸出自己的手,轻轻的触碰着他的脸。

  “你发烧了?”

  薄擎完全平然。

  “不是发烧,只是看到你身体就不自觉发热,这是生理现象。”

  初夏蹙眉。

  昨晚她回去后,他一定还站在雨中。

  他是站了整整一夜吗?所以才发烧了吗?

  突然板起脸:“先去药店。”

  “我没事。”

  “我有事。你生病开车,万一一个不小心,我可就有生命危险了。”

  薄擎抿着嘴侧头看她。

  初夏一脸的得意。刚刚的反击,她给自己打一百分。

  薄擎没辙。

  “好,听你的。”

  下一个路口拐弯,他们去了最近的药店。

  初夏下车亲自帮薄擎买了退烧药,还体贴了要了一杯温开水。薄擎在她买药的这个时间,也亲自去了附近的衣店,买了一身衣服。

  两人几乎一同回到车前,彼此看着彼此,彼此对着彼此笑。

  初夏将手中的水递给他,然后挤出两片药。

  “现在吃?”薄擎拿着温水。

  “当然,烧要马上退才行,不然会越烧越厉害。”这个她很有经验。

  “但是我要开车,退烧药很容易犯困,这样似乎更危险。”

  “那就先把药吃了,休息一会儿,然后再去海边。”

  退烧这种事情可不是说休息一会儿就能好的,薄擎不想浪费时间,所以没有听她的,一大口将手中的温水喝下,然后打开车门,对她道:“上车。”

  “怎么把水喝了?你还没吃药。”

  “先上车,到了海边我再吃药。”

  “可是……”

  “上车。”

  薄擎非常的霸道,一脸严肃的表情,好似她再不乖乖上车的话,他就要把她塞进车里。

  初夏拿着药,蹙着眉头坐上车。

  薄擎其实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不舒服。

  跟她在一起除了开心,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但是初夏却很担心他,一路上她都在盯着他看,就怕他会更严重,当然也很害怕他一个不小心,真的出什么事故。

  一个小时的车程,两人来到了海边。

  初夏第一时间把一直窝在手中的药片递给他。薄擎看着她,拿起药片,直接放在嘴里,吞下。

  初夏微微蹙起眉头。

  “不苦吗?”那可是没有糖皮的药。

  薄擎没有回答。

  他盯着她看,完全不眨眼的看着她。

  初夏被看的有点害羞,因为他的眼神真的好深。好浓,满满的都是情愫和欲望,那么赤裸裸的。初夏慌的正要躲开他这炙热的眼神,但是薄擎却突然伸出手,大大的手掌固定住她的后脑,冰凉的薄唇覆盖上她的双唇,然后他深深的吻着她,初夏一下子就尝到他口中的苦涩,可随后,迎来的却是令人融化一般的甜蜜。

  薄擎这一次真的吻了她好久。这是他们认识以来亲吻时间最漫长的一次。

  在他放开她的时候,他依旧看着她。

  “现在知道了?”

  初夏满面绯红。

  她也看着他,本想说知道了,但是,她想到明天她就要跟另一个男人结婚,所以她故意道:“不知道。”

  薄擎靠近她。

  “那就再试一次。”

  “好啊。”

  薄擎又一次亲吻,初夏微笑着接受。

  薄擎嘴中的苦涩早就已经没有了,他们一次又一次甜蜜的亲吻,完全没有一点的厌腻,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但是慢慢的,甜蜜也变成了苦涩,因为时间马不停蹄的流逝,离明天越来越近。

  初夏的嘴都被吻的??的。

  他用手摸着薄擎越来越烫的面颊,温柔道:“你睡一下吧,这样会舒服很多。”

  “睡?”薄擎的意思显然不一样。

  初夏马上白了他一眼:“是你自己睡,我不困。”

  “我也不困。”

  “不可能。”

  他的脸虽然还是帅帅的,但是他的脸色很不好,眼下的?眼圈很重,他最近肯定没有睡好,而昨晚他又淋了一个晚上的雨。他必须好好的休息,在她还能够留在他身边的这一点点时间里,她想让他的身体健健康康的,只要这样就好,没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

  牵起他的手,她微笑着:“睡吧,听话。”

  薄擎就像是个不听话的熊孩子,他摇着头任性道:“不要,都到海边了,我要陪你去看海。”

  “这样也可以看啊。”

  他们的车子就停在大海前,透过车窗,辽阔的大海与天相接。

  初夏靠近他,伸出手先放下他的座椅,然后又放下自己的座椅,最后她侧躺在座椅上,看着他,对他深深道:“这样既可以看着你,看着你的睡脸,也可以看着海,看着海浪,还不用怕冷,一举多得,多好。”

  薄擎也侧身躺着看着她。

  他依旧执着:“我还是不想睡。”

  他也想看着她,一直看着她。而他很害怕闭上眼睛,害怕当他睁开双目的时候,她已经不在她的身边,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初夏生气的微微蹙眉:“我命令你快点睡,不睡不行,必须睡,一定要睡。”

  “如果不睡呢?”薄擎反问。

  “那我就……”初夏想了很久。现在有什么事可以威胁他?明天他们就要分离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怕?

  她的脸隐隐露出失落。

  薄擎看着她脸上的失落,心脏剧烈的疼痛。

  其实她不用说,只一个细微的表情,就已经是对他最大的威胁。

  “好,我睡。”他说着,慢慢的闭合双目。

  初夏在他闭上双目的时候,整张脸都露出了心碎的表情。

  其实今天她除了想来看海,并没有想过去其他地方。她也曾彻夜去琢磨今天要怎么安排,但是最后还是苍白的哪里都不想去,她只是想要跟他在一起,哪怕静静的一句话都不说,只要在他的身旁,哪里都好像最美的世外桃源,哪里都可以是人间仙境,充满幸福。

  初夏躺着,看着他的脸。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薄擎一开始真的没有睡意,但在她的身边,感受着她的注视,竟不知不觉的真睡着了,而当他醒来的时候,头上的烧已经退了,全身都非常轻松的非常舒服,可是在他睁开双目的时候,初夏却并不是旁边的副驾驶座上。

  猛然坐起身,他看向窗外。

  天色已经暗了,太阳在海天相连的地方也只剩下一点的余辉,而在那一点点的余辉中。初夏穿着那身白色的小洋装,迎风站在海边,海风将她的裙摆吹起,也将她海浪一般的长发吹舞在空中,柔美的飘荡。

  薄擎看到她,心中松了口气,但是……

  站在海边的初夏忽然迈出自己的脚,走进打在岸边的海水中,而当海水没过她的小腿时,她依然没有停下,还在往大海的里面走。

  薄擎觉得不太对劲,马上打开车门,跑过去。

  初夏站在海边,双目看着慢慢落下的太阳。

  刘晟轩说过,日落之前要回去。可是现在太阳就已经在落下去了,她想要再多一点点的时间,她不想回去,她不想面对明天,所以她迈出一步,想要追赶太阳,想要追赶时间,但是太阳还是在不停的往下沉,往下沉,是她还不够靠近吧,那么她就靠近一点,让它慢一点沉下去,而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去靠近,就忘记了自己走进了水中,也没感觉到水已经浸湿她的裙摆。

  “夏夏!”

  薄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然后是他有力的大手将她的手腕抓住。

  初夏转回头看他,发现他一脸的惊慌。

  “怎么了?”她好奇的问。

  “这是我要问你的,你怎么了?你在干什么?”

  “我?”

  初夏还是有些恍惚,然后才发觉,海水已经没到她的大腿,一个浪过来,她腰间的衣服都已经湿了,冷的她开始打哆嗦。她有些惊讶,不知要如何解释。

  薄擎眉间愤怒的一蹙,拉着她走上岸,走到车边,用力将车后座的门打开。

  “衣服在里面,快点换下来。”

  “哦。”

  初夏乖乖的答应,乖乖的坐进车内。

  薄擎背过身。

  如果这一刻看到不该看的一些东西,他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本身他就已经控制不住。天知道他现在多想把她占有。

  初夏很快的换好衣服。

  薄擎买的衣服很合身,但就是外套特别大,在她的身上完全松松垮垮。

  薄擎看着,他很想问刚刚的事,但最后还是没问,大手拉过她,不再靠近大海,远远的,就站在车子旁,然后拉着她的衣服,道:“这不是给你穿的。”

  初夏忽然意识到:“难道这是你给自己的买的?”

  薄擎点头。

  初夏尴尬的赶紧脱下来。

  可是不对啊。

  他不说秋天的海边很冷,说她穿的太少了吗?现在她把这件外套脱下来,里面是个短袖,她要怎么保暖?这跟他说的不一样,而就在她疑惑的时候。薄擎已经穿上那件大大的外套,拉开衣襟,将她整个人都拥进怀中,然后抱着,用这件衣服包裹住他们两个人的身体,瞬间,她冰凉的身体被他的体温温暖,平稳的心跳也被他的举动弄乱了节奏。

  这种事情,她只在偶像电视剧上看过,真的从来都没有体验过。

  突然喜欢上了秋天。

  而且喜欢上在秋天穿夏天的衣服。

  这种感觉真好,他就在自己的身边,紧紧的包裹着自己,那么亲密,那么温暖,好像连体婴儿一样。好像就是自己的一部分。

  初夏倚靠在他的怀里,薄擎倚靠着车子,两人一同看着大海。

  太阳已经完全的落下。

  初夏不想回去,一点都不想。

  不管了,她不要回去。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看海吗?”她忽然开口问。

  “不知道。”

  “因为我答应过小昱,以后一定要带他去看海,让他亲自尝尝海的味道,但这个城市的海真的不算漂亮,我想让他第一眼就看到最美的大海,留下最美的印象,所以我说要带他去马尔代夫,还说要带他去跳岛,跟你一起,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但是这个心愿可能没办法实现了。”

  “会实现的。”薄擎坚定。

  “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不能。”

  薄擎立刻拒绝。

  从昨天到现在。他一直都在拒绝她,因为他能感受到,她说的每件事都好像生死离别。

  初夏转头,看着他的脸。

  “大骗子!”她突然冒出这三个字。

  薄擎微微蹙眉。

  她继续:“你不是答应我要亲自教我吗?”

  薄擎的眉头慢慢展开。

  “你要学开车?”

  “对啊,不然我干嘛特意提醒你亲自开车来。”

  “你的科一过了吗?”

  “额……”

  初夏非常尴尬,她稍稍拽了拽胸前他的衣襟,把自己的脸埋进了一半,嘟嘟囔囔道:“最近发生太多的事了,我哪有时间去考科一。”

  薄擎很喜欢她这种可爱的模样。

  “我可以教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薄擎微微低头,靠近她的耳畔:“学会开车后,就带着我,带着小昱,我们一起逃跑吧。”

  逃跑?

  初夏的双目瞪大。

  薄擎的话还没说完。

  “我们三个人一起逃到谁都找不到的地方,不论是国外也好,国内也好,或者是乡下,山里,天涯海角都可以,只要是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就好,我们一家三口,抛下这里的一切,去过我们自己的生活,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担心,就那样平平淡淡,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

  初夏的双目慢慢湿润。

  “夏夏……”

  薄擎的双臂慢慢收紧:“答应我。”

  初夏忍耐着,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

  “答应我……答应我……答应我……”

  薄擎不停的在她耳边磨蹭,初夏真的忍不住这种诱惑,牙齿慢慢松开嘴唇,然后她缓缓打开双唇,声音刚要发出来,却被突如其来的一辆车打断。

  “哧——”

  车子猛然停在他们的眼前,挡住了辽阔的大海。

  刘晟轩从车上走下,双目冷冷的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现在亲密的样子。

  初夏慌张,挣扎着想要离开薄擎的怀抱,但是薄擎却用力的抱着她,不让她离开,而且幽目那么深邃的对着刘晟轩的眼眸,充满杀气。

  刘晟轩微微勾起嘴角,双目落在初夏的脸上。

  “老婆大人,你回家迟到了。”

  “我……”

  “没关系。”

  刘晟轩故意不让她说话,大度道:“我原谅你,不过只有这一次。”

  初夏的脸已经再也无法保持幸福和快乐,她看着刘晟轩嘴角的笑容,心中对他有愧。如他所说,她利用了他,然后伤害他,但是他却还是没有半点抱怨。

  转头看着身后的薄擎。

  “我该回去了。”

  薄擎并没有放开她,双目也没有从刘晟轩的脸上移开。

  “擎……”

  初夏叫着他,拉着他的手臂,但是他却用双倍的力量,将她更加抱紧。

  初夏也不想离开他,但是不行。

  “薄先生。”

  刘晟轩的声音忽然变得冷厉。

  他两步走近他们二人,一把抓住初夏的手,然后对着她身后的薄擎,满是敌意道:“请你放开我的老婆,从这一刻开始,我不准你再碰她一下,多看一眼也不行。”

  薄擎并没有说话,也没有放开的意思,就那么狠狠看着他。

  初夏能够感受到他越来越紧的手臂和越来越用力的双手。不用他开口说话,她能够非常清晰的感受到,他要杀了这个男人,不是那种愤怒的形容词,是确确实实的要把他给杀了。

  “擎,不行,绝对不行!”她惊慌的想要制止他。

  薄擎已经下了狠心。

  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名叫刘晟轩的男人,他一定会让他死。必须死!

  刘晟轩也有些忍受不住他继续触碰初夏,狡猾的提醒:“你不想救你儿子了?”

  薄擎的手猛然一震。

  初夏再次去拉他,他已经不再用力。

  刚一脱离他的怀抱,就被海风吹透了身体,吹凉了整颗心脏。

  刘晟轩脱下身上的西装,披在她的身上,然后揽着她的肩膀,一边转身上自己的车,一边对身后的薄擎道:“明天千万别迟到。”

  初夏坐上车,双目透过车窗看着薄擎,他还在看着她,一直看着她,一直一直……

  ……

  婚礼前的最后一个深夜。

  喻雅躺在床上突然睁开眼。

  漆?的房间突然透出一丝红色的光亮,一闪一闪的。

  她转头看向窗外。

  在三百米外的某个地方,某人拿着红外线照向她的房间,红色的光点还在不停的闪,闪的规律不一,但她能看懂,那是摩斯密码,意思是:雷霆的女儿,我找你有事。

  嘿嘿嘿,三叔找喻雅什么事呢???稍稍卖个关子,其实三叔也该反击了,被动挨打不是他的作风。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22章 不幸福的婚礼-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