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19章 小昱不再是你儿子-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7:0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18章 匹配的骨髓-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薄擎在一旁容色淡淡,但双目却冷冽的瞪着薛荆辰。

  薛荆辰十分得意。

  上一次他不同意,还敢弄他的酒店,又让他没了那5%的股份,这一次看他怎么阻止?

  一个大步走进电梯,转身伸出手,按下电梯的密码。

  电梯的门慢慢关上,直接上升到顶楼的总统套房。

  初夏非常紧张。

  这是小昱的唯一希望,无论如何,她必须救小昱。

  暗暗的,初夏触碰着薄擎的手,轻轻的抓着他的指尖,然后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薛荆辰站在他们的前面,虽然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总觉得后面的两个人,一定在搞小动作,这让他非常的不舒服。

  电梯很快就达到顶楼。

  门慢慢的被拉开。

  他们首先看到的不是通向套房的长廊,而是两个人高马大的?衣保镖,而且他们还在大晚上带着全?色的墨镜。

  薛荆辰一步走出电梯,昂首挺胸道:“我是酒店的老板,我要见乔琛。”

  “对不起,琛少不见任何人。”

  “他住在我的酒店,我有重要的事情,必须跟他亲自谈。”

  “对不起,琛少不见任何人。”

  “你在我的地盘这样跟我说话,信不信我把你从顶楼丢下去。”

  “对不起,琛少不见任何人。”

  衣保镖就好像是个复读机,不论薛荆辰说什么,他都不停的只重复一句话。

  身后的薄擎突然走过来。

  薛荆辰实在是对他太过了解,根本不用言语,两人一同动手,一人一个,两三下将他们撂倒在地,而接着将近二十个保镖都向这边冲了过来,薄擎和薛荆辰一边向套房的房门逼近,一边解决着一个个不停冲过来的保镖,初夏则跟在他们的身后,双脚迈过一个又一个倒在地上人,大概三分钟,他们就已经站在门套房的门口。

  三人看着门。

  薛荆辰突然一脸的?线。

  他只顾着上来,忘拿房卡了。

  真是郁闷,只好打电话叫酒店经理送上来。

  薛荆辰正要伸手拿出。房门却自己打开了。

  三人齐刷刷的看着房内,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连衣裙的女人站在门口,她身形高挑,身材匀称,身上的衣服刚好将她包裹的凹凸有致,把她身上所有的优点全数显现出来,而她站立的姿势非常考究,腰板笔直,脖颈挺拔,双手重叠放在小腹上,双腿并拢,双脚站成丁字步,最一丝不苟的,是她挽起的头发。每一根都那么柔顺,完全没有一丝凌乱和翘起,还有她脸上的笑容,刚刚好就是30?的微微扬起,绝对不多一度,也不少一度。

  她简直就不像是一个人,完美就像是被人精心雕刻出来的蜡像,要不是她开口说话,他们都不敢相信她是活的。

  “薄董,薛董,初总……”

  她连声音的高低起伏都那么有秩序,而且非常的温婉温柔,还微微的对他们点了一下头,继续道:“晚上好,我是琛少的私人秘书,我叫喻雅。”

  初夏简直看呆了。

  世间竟然有这样的女人。

  她自认为自己的脸已经长的算是很好看了,但是在她的面前,却自愧不如,而她的举止,神态,表情,声音,所有的一切都那么完美,她真的是个活生生的人吗?不会是乔家花重金偷偷制造出来的仿真机器人吧?

  薛荆辰也有些被这个女人的气质和美貌吓到,倒是薄擎,完全没有任何的感觉,依旧还是那么的平然,严谨。甚至对她不屑一顾。

  “我们要见乔琛。”

  喻雅看向薄擎。

  “对不起薄董,琛少在十分钟前已经离开这家酒店。”

  “怎么可能?”

  薛荆辰插话:“我是这个酒店的老板,我怎么不知道他离开了?”

  “您虽然是这个酒店的老板,但是这个酒店的客人每一个都是有人身自由的,不论是走的时候,还是进来的时候,应该,都不用经过您的同意。”

  真是个牙尖嘴利的女人,怪不得能当乔琛的秘书。

  “他现在在哪?”薄擎质问。

  “琛少走的时候特意告诉我,绝对不能透露他的行踪。所以对不起,我不能告诉您。”

  “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他。”

  “这件事我帮不了您,您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薄擎冷目看着她。

  “你刚刚只说不能告诉我,那就是说,你知道他在哪?”

  “是。”喻雅点头承认。

  “那我只要让你开口就行了。”薄擎已经向她走近。并且已经握紧拳头:“就算你是女人,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喻雅依旧保持着完美的微笑。

  就在薄擎快要出手的时候,她突然道:“薄擎,二十岁入伍,二十一岁加入特种部队,是雷霆手下最得意的兵。”

  薄擎的拳头猛然松开。

  “你认识雷霆?”

  “他是我父亲。”

  薄擎幽深的瞳孔闪过一瞬的惊讶。

  他记得雷霆的确有一个女儿,而他本身也不姓雷,雷霆只是代号,他确实姓喻。

  喻雅嘴角的微笑完全没有一丝凌乱,她看着薄擎,继续道:“我从小就被他训练,如果您真要动手,三分钟之内,我一定会让你趴在我的脚下,所以薄董,为了你的面子和尊严,我劝您还是放弃从我的嘴中套取琛少的去处。”

  薄擎的手又一次用力的攥紧。

  这一次他不是打算要出手,而是非常气愤。雷霆的女儿,就算她身手不如他,嘴巴也一定是怎么撬都撬不开。真是该死至极!明明看着就是一个娇弱的女人,怎么就偏偏是雷霆的女儿?

  初夏在身后也着急的走向前。

  大家都是女人,也许会很好说话。

  “我们只是想见琛少一面,我们只是想让他救我的儿子。”

  喻雅的双目转移到初夏的身上。

  果然对于女人,她嘴角的笑容稍稍增加了1?。

  “初总,您的儿子就是那个的了噬血细胞综合征的孩子对吗?”

  “对。”

  “这件事琛少交代过了,他会按照薄老爷子的要求去做,如果您想要救您的孩子,就去找薄家的老爷子。”

  初夏急切的上前一步,靠近她:“算我求求你,告诉我他在哪?让我见他一面。我答应他,不论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

  “既然你什么事情都愿意做,那就去找薄家的老爷子吧。”

  “只有这个……只有这个……”不行。

  喻雅已经将乔琛交代的所有事情转告完毕,她突然迈出脚,每一个步子都好像精心量过一般,非常的均匀,而她走到薛荆辰的面前,微笑着再开口:“薛董,我们琛少说您的酒店很不错,谢谢您的招待,我现在就下楼退房,以后有机会再见。”她说完,就点了下头,从他的身边走过。

  躺在地上的那些?衣保镖一个一个艰难的站起身,跟在她的身后。

  薛荆辰看向薄擎。

  “就这么让她走了?”

  “你打不过她。”

  “我们一起还打不过一个女人?”

  “就算打过了,你也撬不开她的嘴,她死都不会说。”

  “那也应该试一试,不试怎么知道不行?”

  薄擎看向初夏,不再理会薛荆辰。

  “我会再找其他的办法,我一定会找到他。”

  初夏对着他幽深的双目。

  有些话她不应该说,但是走到绝路的时候,她不得不说。

  “也许刘晟轩有办法找到他。”

  薄擎的整张脸都特别的阴冷。

  “你要去求他?”

  “总要试一试。”

  “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你,但是……小昱等不了了。”

  薄擎也恨自己的能力不能再大一点,虽然他已经掌控了薄氏,也得到了薄氏,但是人脉关系,经验。经历,他都不如老爷子。人生真他妈的恶心,为什么总是跟他作对?

  初夏的手慢慢的抓着他的手臂,她的声音很轻,而且在微微颤抖:“我不会让他对我做什么,我也不会答应他过分的要求,请你相信我,我会处理好我跟他的事。”

  薄擎突然侧头,不去看她。

  初夏的手微微用力:“小昱的病最重要,对不起……”

  薄擎的手已经不仅是攥成拳头,而且力道大的开始微微的颤抖。

  初夏慢慢的将他的手放开,转身大步走出这间豪华的套房,走出这家酒店,而这时天空已经隐隐的发亮。她看着刚刚冒出来的一点点阳光,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截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医院,双脚站在016号病房的门前,犹豫了很久很久,才敲响房门。

  “叩、叩、叩。”

  “谁?”

  门内的刘晟轩问。

  “是我。”初夏的声音轻轻。

  房内声音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回应:“进来吧。”

  初夏伸出手,迟疑的并不想碰门把手,但却不得不去触碰,不得不去扭动,不得不去打开,然后不得不……走进去。

  病房内,病床上空空荡荡。

  初夏四处张望。

  刚刚他还在房内说话,怎么会突然没有人?

  他去哪了?他想干什么?

  初夏正慌张的疑惑着,刘晟轩突然从门后走出来,无声无息的来到她的身后,突然大叫一声:“哇!”

  初夏吓的整个人都一抖擞,差一点就跳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晟轩看着她受到惊吓的表情,真的是太可爱太有趣了。

  初夏的心脏扑通扑通的好像要跳出来一般。

  她怒瞪着刘晟轩,冲动的想要骂他,打他,但最后她还是忍住了,然后尽力的平复自己狂跳的心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晟轩还在开心的笑,但似乎笑的太过用力,扯到了身上的伤口,这才慢慢的停止了笑声,然后看着她,躺回病床道:“你去找过乔琛了?是不是没见到他的人?”

  “你知道他在哪吗?”初夏很直接的问。

  刘晟轩也没有那么多故弄玄虚,直接回答:“知道。”

  初夏马上惊喜的追问:“他在哪?”

  “他离开酒店的话,应该是受到老爷子的邀请,住进了薄家。”

  “薄家?”

  初夏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薄家。

  但不管在哪她都要去找他,所以她马上转身,急切的迈出脚,但……

  “你去找也没有用。”

  刘晟轩为自己盖好被子,悠悠然道:“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你应该见过了,一般人可都过不了她那关,就算有办法过了她那关,乔琛不愿给你骨髓,你总不能绑架他,威胁他,恐吓他,把他迷昏了,强行去取吧?当然,这些事对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我可以不收一分钱帮你去做,但是时间不够。对付他那样的人,至少要给我十天的准备和筹划才行。”

  十天?

  离半个月的期限还剩不到八天,而且小昱的状况越来越糟糕,好像连今天都撑不过的样子。

  不行!等不了。

  而且她也不想那样做。

  刘晟轩看着她那张惶恐不安的脸,看着她憔悴的面容,心中有些不舍。

  “其实我觉得你并不用担心,也不用这么墨守成规。”

  初夏不解的看他。

  刘晟轩嘴角邪恶的勾起:“薄家的老头子无非就是想要拆散你跟薄擎,那你就答应他好了,等他救了你的儿子。等你的儿子变的健健康康,你再反悔,继续跟薄擎在一起,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反正人都已经活了,他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何必一直守着承诺,让自己活受罪呢?你们这些好人的思想我是完全不明白,人活一世,不自私一点为自己着想,那你活着干什么?老想着别人的话,那就让那个人去活着,你死了算了。”

  刘晟轩说的那么轻松,初夏也好像被他鼓动了一般。

  是啊。

  只要反悔,只要骗人,可是……老爷子有那么好骗吗?

  双目慢慢的垂下,原本死灰一般的双目现在已经变成了飞灰,完完全全的绝望。连薄擎都没办法,连薛荆辰都没办法,连刘晟轩都没办法,她还能想出什么办法?老爷子这次真的做的完全绝情,而且完全掌握了她的弱点。

  小昱不能有事……

  小昱不能有事……

  小昱……绝对不能有事……

  初夏的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转身,走出这间病房。

  刘晟轩看着她的背脊。

  她真的越来越瘦,越来越淡薄,好似根本就不用风吹,她自己就会突然倒下去,但是她却死撑着不让自己倒下。这样的身体还能撑多久?这样的她还能坚强多久?他很想看看,她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到底会有什么样的选择?到底还能变的多美丽?多让他惊讶?

  ……

  初夏走出016号病房。双眸没有任何的交点,所以根本就没有看到一直站在门外的薄擎,直接撞入他宽阔的怀中。

  薄擎抱着她,抱着她好似一用力就会粉碎的身体。

  “他跟你说了什么?”

  初夏的双唇抖动:“他说,乔琛在薄家。”

  薄擎的眉心闪动。

  老爷子居然把他弄去了薄家,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果然老谋深算。

  “我现在就去找他。”

  薄擎说着就要转身迈出脚,但是初夏的手却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襟,然后她慢慢抬起头,慢慢抬起双目,眼中满是泪水,却并没有让泪水掉落下。

  “我跟你一起去。”她声音那么缥缈,接着又那么坚定:“去见老爷子。”

  薄擎的瞳孔瞬间放大。

  “你要答应他?”他沉痛的问。

  “我还有选择吗?”初夏反问。

  “你要离开我?”薄擎又问。

  “我没有选择。”初夏对于刚刚自己的反问,给予了最终的回答。

  薄擎立刻将她紧紧的抱住。

  “我不准你去。”她只要去了,就会被老爷子威胁,被老爷子控制,就如她刚刚说的,她没有选择,她只能答应老爷子离开。

  初夏眼中的泪水越拉越多,但却还是努力的不让它们掉下来。

  她双唇已经抖得不像样。

  “我们要救小昱。”

  ‘我’字后面加了一个‘们’字,单单只这一个字,薄擎就再也制止不了她,因为自己也必须要这样做,这是他们都没有办法选择的。

  小昱已经有了希望,他们必须救他,不论代价如何。

  双臂收紧,不想将她放开。

  这一次他放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抱紧她。

  ……

  薄家。

  薄擎和初夏一同回来。并且一同走上二楼。

  薄家的人看他们,眼神都带着嫌恶。

  薄擎在走上二楼的时候特别看向长廊的窗外,看向后院的小楼。

  从他进来薄家开始,薄家的看守就跟以往不同,变的很严密,大概每二十米就会有两个看守,还有他不认识的人在前院走动,而后院的人就更多了,都是那些穿着?色衣服的保镖,很显然,乔琛就住在小楼,虽然小楼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换成另一个人住,状况就全然不同。

  初夏的双脚站在老爷子的卧房门口。

  这扇漆?的门壁似乎比地狱的大门都要可怕,让她的呼吸都变的急促,不过还好身边有薄擎相伴,他的大手虽然冰冰凉凉,但是他牵住自己的时候那么有力量,让人安心,瞬间,一切都变得不再可怕。

  伸出手,敲响房门。

  “叩、叩、叩。”

  第一次觉得敲门的声音那么沉重,那么惊悚。

  “进。”

  老爷子的声音透过门壁,这一次是薄擎伸出手,将房门打开。

  他们一同走进房内,手牵着手。

  老爷子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紧紧牵着的手,眼神立刻就变的犀利。总觉得他们这次来,不像是妥协。

  “爸。”

  “伯父。”

  薄擎的称呼一如既往,初夏的称呼却已经变了。

  老爷子听的特别不舒服。

  “你们终于来了,不过还少一个人。”

  薄擎和初夏都很疑惑。

  少一个人?

  少什么人?

  “再等等吧,应该就快到了。”

  老爷子那么沉稳的说着,然后侧头看向身旁的椅子:“坐吧。”

  薄擎和初夏相互看了看彼此,他们都不知道老爷子到底想做什么?那个人又是谁?不过薄擎微微对初夏点了下头,让她不必担心,然后两人一同坐下,但紧紧牵着的手,依旧没有放开。

  老爷子非常悠闲的开始泡茶。

  茶水的倒出的声音很好听,茶香弥漫的味道也很好闻。

  大概等了二十分钟。

  “叩、叩、叩。”

  薄擎和初夏一同看向房门。

  老爷子微笑着将手中的茶杯放下。

  “进。”

  房门被打开,薄擎和初夏的眼睛都微微的扩大。

  刘晟轩站在门口,双目扫了眼他们。然后看着老爷子,大步走进来道:“薄老爷子今天叫我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不会又想要谁的命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的很抱歉,我现在重病在身,医生嘱托我,随便溜达溜达还可以,绝对不能做太过激烈的运动。”

  老爷子微微笑着,脸上的皱纹又多了许多。

  “刘先生太会说笑了,我可是正经商人,从来不做违法的事情。”

  “正经商人?哈哈哈……”

  刘晟轩笑着,一点都不拘束的坐在空出的那把椅子上,道:“这句才是笑话吧?”

  老爷子并没有在意他的话语和举止。

  “人都到齐了,开始说正事吧。”

  初夏牵着薄擎的手突然用力。

  薄擎感受得到,同样用力的回应着她。

  老爷子看着他们二人,视线停在初夏那张消瘦的脸上。

  “你真的想救小昱。”他问。

  “是。”初夏坚定的回答。

  “为了救小昱,你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是。”

  “这样就好,这样我们就还有继续谈下去的理由。”老爷子再拿起茶杯,稍稍润了一下喉:“我知道大家都很着急,所以我就不拐外抹角了,我找了很多人帮忙,终于在老朋友的儿子身上找到了跟小昱相配的骨髓,这次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请过来,他只会在我这里呆三天,三天后不论天大的事,就算天塌下来,他都会离开,所以你们还有三天的时间来慎重的考虑,而且你们一定要知道。这个人只会听我的,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只要我不开口同意,他就不会拿出自己的骨髓。”

  “小昱是你的孙子,你舍得让他死?”

  薄擎冷冽的开口,双目那么陌生的看着他。

  老爷子沉沉的叹了口气。

  “我承认,小昱是我的孙子,我很喜欢他,但是跟他比起来,我更爱我的儿子。”老爷子说话的时候,那么深邃的看着薄擎。

  薄擎的眼眸激烈,牵着初夏的手愈发用力。

  坐在一旁的刘晟轩,终于看不下去他们的这种煽情,肉麻死人了。

  “老头子。不是说不拐外抹角吗?那你就痛快一点,告诉我,为什么把我叫过来。”

  “刘先生别急,我正要说。”

  老爷子的态度真是太过和蔼,这让初夏仿佛看到了以前。

  她住在这个家里,所有人都那么的不易亲近,就只有他,永远都挂着慈祥的笑容,永远都那么的和蔼可亲,而且是唯一一个对小昱好的人。不过,这都是假象。老爷子再次看向她的时候,眼中的和蔼变得犀利,犹如看不见的刀锋,狠狠的刺着她胸口内的心脏。

  “夏丫头。既然你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救小昱,那我就说两个我想让你做到的事情,你看看你愿不愿意。”老爷子稍稍停顿,然后继续:“第一:小昱的骨髓移植手术成功以后,我会让他去国外学习,生活,我会请最好的佣人,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老师,照顾他,医治他,教导他,把他健健康康的养大,然后在他成年以后。我会让他以小擎儿子的身份重新回到这个家里,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还会培养他,成为接替小擎的下一代薄家继承人,但是……”

  说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初夏的心咯噔了一下。

  老爷子平淡的继续:“你将从此不能再见他,这一生都不能去找他,他不再是你的儿子。”

  初夏的心脏好似瞬间被生生撕裂。

  “她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儿子。”

  “如果他是你的儿子,那就不是我们薄家的孩子,不是我们的薄家的孩子,我就没有必要救他。”

  初夏一直以为老爷子只会让她跟薄擎分离,没想到老爷子的居然比她想象的还要残忍,她竟然还要把她的亲生儿子从自己的身边夺走。小昱是她的命,这跟杀了他有什么区别?他真好贪心,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慈祥的老人,而是一个恶毒的魔鬼。

  薄擎在一旁已经听不下去了。

  “我不同意,你想都别想。”

  老爷子犀利的眼睛扫过他:“我在跟夏丫头说话,轮不到你插嘴。”

  “爸……”

  “闭嘴!”

  老爷子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威严无比。

  薄擎怒瞪着他,眼眸中全部都是对他愤怒。如果他不是他的父亲,他绝对会有杀他的心。

  老爷子的视线中终于落在刘晟轩的身上。

  “刘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这第二件事刚好跟你有关。”

  “我?”

  刘晟轩疑惑:“你们家的事,为什么要扯上我?”

  “因为我能看出来,你喜欢夏丫头。”

  刘晟轩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

  初夏的双目瞪大,薄擎眉头紧蹙。

  谁都没想到,老爷子竟然将这几个字这么平淡无奇的说出来,初夏并不知道,她一直以为刘晟轩只是闲来无事拿她解解闷,而刘晟轩稍稍惊诧了一秒钟后,拿过老爷子桌前的茶杯,把玩在手中:“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也不知道什么是爱,这些事情都太无聊了,但我承认,我想要她。”

  他说完话的时候,看向初夏。

  初夏整个人都震住。

  老爷子非常开心,点着头道:“都一样,只要你有这个心就好。”

  他最后终于又看向初夏:“夏丫头,我要你做的第二件事,就是跟这位刘先生结婚。”

  “什么?”

  初夏震惊。

  薄擎已经安奈不住的站起身,而老爷子几乎在同时,厉声道:“进来。”

  卧房的门再次被打开。

  一个男人走进房内,站在老爷子的面前,然后转身面对这他们。

  老爷子轻声:“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民政局专门处理结婚登记的林先生,他已经帮你们拿来了表格,也已经帮你们填好了所有的东西,只要你们两个在上面签上字,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夫妻了。”

  姓林的男人拿出已经准备好的表格,放在桌上,同时也把准备好的笔放在旁边。

  初夏瞪大双目看着那张纸。

  记得上一次,是薄擎亲手帮她填写,亲手拿给她,而她并没有签上自己的名字。

  一直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他的妻子,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身边,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是她太贪心了吗?是她的要求太多了吗?她只是想要得到幸福而已,真的就那么难吗?

  不过想想。

  谁不想要幸福?

  但是有几个人真正的幸福了?

  果然,是自己太贪心,奢求的太多……

  慢慢转头看向身旁的薄擎,薄擎也正看着她,深深的看着她,眼神那么的灼烈,就好像一团火,一团想要把她点燃,想要把她困住的火,但是她却幽幽的看着他,然后一直牵着他的那只手在慢慢的放松力道。

  薄擎马上将她攥紧。

  初夏对着他微笑。

  薄擎的手更加用力。

  就在初夏的双唇微微抖动,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薄擎忍无可忍的怒瞪向老爷子,对他无礼的震声:“你不是说你爱我吗?你是想要让继承你的家业,帮你将薄氏发扬光大吗?你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应该毫无保留的帮我救小昱,不然,小昱死了,夏夏也会跟着他离开,而我……也不会独活。”

  “你用命来威胁我?”

  “我说过,这都是你逼的。”

  “呵……”

  老爷子那么讽刺的笑。

  “我活这么大岁数,从不受任何人的威胁。”

  “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从今天开始,你不是我的父亲,我没有你这个害死我孩子的父亲,更没有你这样残忍的父亲。”薄擎说着就牵着初夏往房门口走。

  初夏的双脚被他拖着。

  就在这短短的几步路中,她想了很多。

  这一走,薄擎就跟老爷子脱离了关系,这一走,小昱就必死无疑,这一走,薄擎最后也会跟着他们一起死,这一走,破坏的不仅是一个家庭,还有两条人命,好多人的幸福……

  不……不行……

  初夏的双脚猛然停下。

  薄擎的心轰然震动。

  “喂!”

  刘晟轩在这时突然开口:“你们自顾自说的是不是太开心了?谁要结婚?谁要娶她?我的事为什么要听你这个老头子的?你是我爹还是我妈?你算什么你管我?”

  哈哈哈,总觉得刘晟轩帅了一把,其实我到现在还犹豫要把他写成好人,还是坏人,大家可以发表一下意见,估摸是不是有很多都希望是好人呀?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20章 瞬息万变的人生-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