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17章 骨髓配对结果-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16章 除了你,我不相信任何人-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薄擎的双目瞬间杀气腾腾。

  他大步快速走过去,用力抓住他的那只手,死死的握着他的手腕,力道猛的已经让他手腕的骨头发出咯咯的声响。

  但是刘晟轩却没有半点疼痛的模样,反倒邪恶的笑了。

  趴在床边的初夏本就睡的浅,感觉床微微晃动了一下,就睁开了双目,而一张开眼,刚好看到床上的刘晟轩,马上惊喜道:“你醒了?”

  刘晟轩的双目慢慢落在她的脸上。

  初夏忽然感觉不对劲,他的手是抬起的,而刚刚他好像是在看她的身后。

  她疑惑的回头,惊讶的看着薄擎。

  “你回来了?”

  “他怎么会在这?”薄擎冷声质问。

  初夏慌忙的站起身,看着薄擎抓着刘晟轩的手,紧张的也抓住他,解释道:“昨晚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公寓附近有可疑的人,在我走进电梯后,他就突然从电梯上跳了下来,他说有人追杀他,而且身上受了非常严重的伤,所以我就把他带回来了。”

  “他受伤应该去找医生,为什么要来找你?为什么会知道你住在这?”

  “因为我只相信她。”

  刘晟轩又说了这几个字。

  薄擎抓着他的手腕突然用更大的力道,他的手已经不过血,颜色变的紫?紫?的。

  初夏有点担心。

  “擎,你先放开他,我们有话好好说。”

  薄擎的双目一直盯着刘晟轩。

  他已经很忍耐的没有动手了,而且也很忍耐的用比较冷静的声音对初夏道:“你先出去,我有话跟他说。”

  初夏知道他现在已经算是很好的态度了。

  昨晚她没有打电话,早上一回来就看到她跟其他男人在同一个房间,任谁都会非常生气。

  初夏想着薄擎不是那么莽撞的人,所以点了点头:“好。”

  转头又看了一眼刘晟轩。

  他已经在看她,而且还对她勾起嘴角,笑的非常迷人。

  初夏收回视线,走出客房。

  “关门。”薄擎命令。

  初夏将房门关上。

  “咔嚓。”

  声音响起的时候,薄擎用力的甩开刘晟轩的那只手。

  刘晟轩的身体被带动,拉扯到身上的伤口。

  他蹙起眉头,垂目去看自己赤裸的身体,这时他才发现,他身上被擦的干干净净,还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而那些伤口也全部都被包扎的非常仔细,就连最深的那个伤口她都用针线帮他缝上。消毒,仔细的处理过。忽然脑袋里浮现出她昨晚为自己包扎伤口的画面,她看着自己的伤口,心疼的皱着眉头,然后用手触碰着自己的肌肤,每一寸,每一个地方,那么轻柔,那么小心……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他突然开心的笑。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太爽了!

  比杀人放火,比跟任何女人上床都爽,简直就是通体舒畅。

  薄擎看着他狂笑的样子,眉头已经锋利的蹙出深深的痕迹。

  他突然再伸出手,抓着他的脖颈,质问:“你为什么突然来这里找她?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刘晟轩真是心情大好。

  他完全不在意他掐着自己的脖子。非常配合的回答他:“我刚刚已经告诉你了,因为我只相信她,所以我才会来找她,至于目的,本来还不确定,但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我要从你这里,把她抢到手。”

  薄擎的手猛然用力。

  刘晟轩这次可没有任凭他出手,他也伸出自己的手,一把拉开薄擎的手,力气那么巨大,瞬间让两人的立场跟刚刚对调,他紧握薄擎的手腕,掐的他的手腕不过血,开始发紫发?,而且骨头咯咯直响,好似要断掉一般。

  薄擎怒瞪着他。

  刘晟轩却依然微笑着。

  “上次让你赢了,但只有那一次,我不会再输给你。”

  薄擎用力的甩开他的手,他本想再出手,但刘晟轩腹部的伤口已经因为刚刚的拉扯而开始渗血,他不想跟这样的他比试,太胜之不武,而如果被初夏看到,她一定会非常担心。他很清楚初夏绝对不会喜欢上他,也绝对不会对他动心,可是在她的心里,这个男人救过她的命。他是她的恩人,所以他忍下揍他的冲动。

  “等你的伤好了,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我劝你还是现在动手,或许还有点胜算。”

  “我的家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

  刘晟轩转头看了看渐渐明亮的窗外。

  “他们一个晚上都找不到人,应该走了。”他说着移动自己的双腿,从床上站起,然后垂目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看到自己脱下的衣服,接着,他又看向浴室,然后看向阳台,视线突然停住,嘴角不自觉得笑了。

  原来初夏昨晚不但帮他脱了衣服。帮他清洗伤口,帮他包扎伤口,还帮他把染满血的衣服给洗的干干净净,缝的整整齐齐,晾晒在阳台的晾衣架上。真是对这个女人越爱越喜欢,还会洗衣服,果然值得娶回家。

  他走向阳台,衬衫虽然已经干了,但西装和风衣还潮潮的,不过他依然心情愉快的穿在身上。

  薄擎的双目已经冷的不能再冷,怒的不能再怒。

  他的双手早已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牙根也用力的咬合。

  刘晟轩捂着腹部的伤口,走到门口,一只手抓着门把手,却没急着打开,还故意停下双脚,慢慢转头看着薄擎那张想要杀了他的脸,得意道:“我想要的东西,从来都不会失手,不管她愿不愿意,最终都会属于我。”

  “我会在那之前杀了你。”

  “话别说的太满。”

  刘晟轩笑着转回头,手轻轻扭动,门被打开。

  初夏一直站在门口,她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但是并没有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

  她看到门被打开,看到刘晟轩穿好衣服走出来。

  “你要走?”她问。

  “有人不欢迎我,我留下来只会让你们更尴尬。”

  “你的伤……”

  “不用担心,你处理很好。”

  “可是外面那些人怎么办?”

  “他们应该都走了,就算留下一两个把守,我也能搞定他们。”

  初夏其实还想问,他为什么会受伤?那些人为什么要追杀他?他为什么说只相信她?而且她还有些担心,他昨晚发烧一直没退,伤口不知道感没感染,但是她透过他的肩膀,看到房内的薄擎,他背对着房门,背对着她,背脊那么的笔挺,脖颈那么僵直,双手在西裤的裤线两侧紧紧的攥着拳头。

  他在生气。

  而且是非常生气。

  所以初夏并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对刘晟轩淡淡的两个:“慢走。”

  刘晟轩轻笑,他没有回答她,迈出脚从她的身旁走过,用只有他们才能听到的声音最后留下一句话:“我会再来找你。”

  初夏不安的瞪大双目。

  刘晟轩已经走到防盗门口,将门打开,潇洒的离开。

  初夏回过神,看向薄擎的背脊。

  她知道这次是真的让他生气了,而且绝对是有史以来最最最生气的一次。

  她暗暗吸了一口气,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一步一步走向他,站在他的身后,直接道歉:“对不起。”

  薄擎没有任何的回应。

  初夏自言自语的解释:“我当时是太慌张了,才会把他带回来,而他真的受伤非常严重,所以我才会帮他处理伤口,我知道你担心他又会对我做什么。但是我没有办法把他扔着不管,上次他毕竟救过我,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以后不管他是死是活,我都不会再理他了,我已经跟他两清了,我真的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我发誓。”

  她说着举起自己的左手。

  薄擎听着她的话,依然还是没有动容。

  他一直背对着她,但她却没有注意到,他一直面对着阳台。

  “擎……”

  初夏忐忑的叫他,她对着他的背脊伸出手,但又忐忑的不敢碰他。

  “擎……我真的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我以后会离他远远的。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她伸出去的手,小小的捏着着他背脊的西装。

  薄擎感受到她的手,僵直的背脊终于有了动作,慢慢的转过身来,垂目看着她的脸,声音好似北极终年不化的寒冰:“为什么要给他洗衣服?”

  初夏没想到他一开口竟然问这个问题,她有些懵,然后木讷的回答:“我本来是想扔了的,但是我想你肯定不愿意让他穿你的衣服,而我又不能让他光着身子,晚上也没办给他买衣服,所以就随便的洗了洗,缝了缝,凑合给他遮掩一下身体。”

  薄擎震怒。

  “你是他什么人?你为什么要给他洗衣服缝衣服?这种事只有自己的妻子才会做,你是想对他暗示什么吗?”

  “我没有。”

  “你没有,但他可不这么想。”

  初夏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她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给小弟洗衣服,给小昱洗衣服,她并不觉得洗一件衣服是多么严重的事情,而且她也没有缝的多仔细,只是大针小线将口子链接上而已,可是他这样一说,好像她真的犯了很大的错误。

  要怎么向他解释?

  要怎么让刘晟轩不误会?

  她该怎么办?

  慢慢的垂下双目,她竟无言以对。

  薄擎看着她,凝着她。他真的很生气,非常生气,气的想要杀人,想要破坏房间里所有的一切,甚至想要把整栋公寓都给砸了,拆了,但是他也明白,她不是故意为之,他不应该责怪她,因为她救刘晟轩也有自己的原因和自己的原则。

  猛然伸出双手,紧紧的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

  初夏感受到他手臂的力道,她的骨头好像要被他勒断,很痛很痛,但是她没有挣扎,忍受着这股甜蜜的疼痛,惩罚着自己的无知和莽撞。

  “以后不准你给任何男人洗衣服。”

  “嗯,不会了。”

  “也不准你把任何男人带回家。”

  “嗯,一定不会。”

  “你是属于我的,我不准你多看其他男人一眼,多跟他们说一句话,除了我以外,你不准对他们笑,不准你对他们哭,不准对他们露出任何表情,更不能让他们碰你一下,你的一切一切都只属于我,你什么都不准做,只准在我的怀里,只准爱我一个人,我要把你关起来,我要把你关在只有我能看到。只有我能触碰到的地方,我要让你哪都不能去,谁都不能见。”

  初夏听着他霸道的话,双手慢慢的也将他抱住。

  虽然她不想被关起来,也害怕再被关起来,但如果是他……

  “好,把我关起来吧,我哪都不去,谁都不见,只爱你一个人。”

  薄擎更紧的抱着她。

  他真的能做出这样的事,他一直以来的温柔都是在压抑自己,他早就想要这么做了。

  把她关起来,把她牢牢的关起来。

  薄擎几乎就要控住不住自己,还好,西裤口袋里的响起,打断了他就要付诸行动的那股冲动。

  放开一只手,拿出,接通放在耳边。

  “三哥。”

  “说!”

  薄擎的声音雷霆一般,满是怒火。

  韩旭之在里吓了一跳,声音马上战战兢兢:“那个,小昱的骨髓配对结果一会儿就要出来了,你跟三嫂要不要现在就过来,还是等一下我看过后,再打电话给你们?”

  “我们马上过去。”

  “哦,好。”

  薄擎挂断电话,他煎熬一般的让自己恢复平静。

  初夏从他的怀中仰起头。

  薄擎对上她的双目,抖了几下双唇,然后慢慢的开启。恢复以往的温柔:“旭之打来电话,说小昱的骨髓配对马上就出来,让我们现在过去医院。”

  初夏听到这个消息,心情马上激动起来,抱着他的双手,在他的身后抓紧他的西装。

  薄擎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一定可以配对成功。”

  “嗯。”

  初夏回应,但心却还是剧烈的忐忑。

  ……

  虽然薄擎并没有像自己说的那般将她牢牢关起来,但是他在心中已经下定决心,如果再有下一次,他一定把会她锁起来,而且还是把她锁在四四方方的小房子里,让她这一辈子都只能看见他一个人。

  医院。

  薄擎和初夏走进韩旭之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面对着韩旭之。

  韩旭之心情沉重的看着他们,然后看向放在桌上的化验报告。

  他早在十分钟前就已经拿到了结果,但是他一直都不敢看,也没敢直接问。做医生这么久,见过太多的生生死死,但这一次他是真的害怕,甚至恐惧。骨髓配对这种东西,如果连最亲的父母都不行,连骨髓库都没有合适的,那就真的是非常难找,简直就是大海捞针,所以他对眼前这份化验结果,报的希望并不是特别大。

  但是一切都难以预料。

  他伸出手将报告打开,双目扫过第一页。翻开第二页,接着第三页,第四页,第五页……他一张一张仔细的去看。薄家一共来了33个人,初家加上初夏初阳和几个亲戚是12个人,还有沛涵和老王,还有他们召集的一些朋友,加起来一共是58人。当韩旭之将这些人一一看过之后,他的双目突然闭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薄擎和初夏盯着他的表情,心脏瞬间好像一同停止了跳动。

  到底怎么样?

  配对成功?还是……

  薄擎的唇微微动了动,本想急切的询问,但是他的喉咙好像卡住了什么东西,无法发出声音,初夏的手紧紧的抓着薄擎,紧张的而已经在颤抖。

  韩旭之慢慢的张开双眼,然后慢慢的张开双唇。

  初夏不仅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停止跳动,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也已经停止。

  而当韩旭之发第一个声音的时候,薄擎和初夏一同听到了天塌下来的声音。

  “没有……”

  初夏的整个世界都好像天崩地裂了。

  她愣愣的没有任何反应,好像瞬间化成了石像,不敢去相信这个事实。

  薄擎的眉头纠结的缠绕在一起。

  怎么会没有?

  这么多人,竟然一个匹配的都没有?

  他不信!

  “你再好好看看。”

  韩旭之刚刚已经仔细的确认,是真的没有,但是在这种时候,他也希望自己漏看了一两张,漏看了某个细节,所以他马上再次确认,从头到尾更加仔细的去看。最后……

  “三哥,对不起。”

  “你再仔细看看。”

  薄擎又一次重复,他怎么都不相信。

  “三哥,其实我们还有别的办法,我们会联系更多地区的骨髓库,也可以联系国外的医院,还而已发起捐献骨髓的活动,现在的网络这么发达,只要稍微宣传一下就会有很多人愿意帮助小昱,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匹配的骨髓,所以……”

  “把检测结果拿给我。”

  薄擎突然打断他的话,伸出手:“我要自己确认。”

  “三哥……”

  “给我!”

  薄擎震怒的低吼,韩旭之被吓的全身一震,而在一旁的初夏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还是愣愣的出神,完全沉静在不想相信的世界里。

  韩旭之将桌前的报告拿给他。

  薄擎亲自翻看,一页一页的翻看。

  办公室内的气氛非常凝重,空气都好像被凝结了一般。

  韩旭之沉沉的垂下双目。

  薄擎将报告从头到尾看完,又重新看了一遍,再看一遍,他多么希望那些字会突然改变,突然出现一个匹配的结果。

  “三哥……”

  韩旭之不忍的又叫了一声,然后看向初夏。

  她的脸色已经惨白如纸,神情都开始涣散。

  “三嫂……”

  韩旭之知道,这种事情是谁都接受不了的,他已经找不到语言来安慰他们了,他只能闭上自己的嘴,??的坐着,看着,等他们自己认清现实。

  “咔嚓。”

  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打开。

  护士站在门口并没有进来,急躁的说了句:“韩医生,39号病床的那个小婴儿又病发了,这次可能不行了。”

  韩旭之立刻站起身:“我马上过去。”

  护士已经跑着离开。

  韩旭之看向已经停下双手翻看的薄擎。

  “三哥,他也是你的儿子,去看他最后一面吧。”

  薄擎的眼眶已经猩红,他的手用力将手中的检测结果攥成一团,然后狠狠的摔在地上。

  初夏在听到护士的声音时,已经慢慢的缓过神。

  她也站起身,但是却没有说话,自己转身走出办公室,薄擎随后跟上,一直走在她的身旁。生怕她下一刻就会倒下。韩旭之还站在办公桌内,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他恨的双拳用力击打着办公桌。

  身为医生,他竟然连个小孩子都救不了,他算什么医生?

  真是可恨!可恨!

  ……

  薄擎和初夏站在39号病床旁,看着躺在病床上才刚刚五个月的小婴儿。

  他还那么小,身上竟然插满了管子。以前他还总是吵闹的哭泣,但是最近几天,他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着,睡着,闭着双眼,好像死去了一般。这真的太残忍了,他出生到现在。就没享受过一天快乐的生活,也从未像其他的小孩子一样笑过,开心过,他的世界只有痛苦和哭泣,他甚至还不会说话,连一个‘疼’字都没有办法告诉他们。

  初夏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她伸出双手,不顾他身上的那些管子,将他小小的身体抱起。

  身旁的医生和护士都没有阻止,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孩子撑不过这次,他已经奄奄一息了。

  初夏那么小心翼翼的抱着,然后用手轻轻的拍着他。

  小婴儿好像感觉到了她的温柔,也可能这是单纯的回光返照,他竟然慢慢的睁开双目。眼睛那么大,那么漂亮,瞳孔中的漆?和幽深跟薄擎非常的像,甚至他的整张脸都跟他很像,跟小昱也很像。

  初夏流着泪,对他扬起嘴角。

  “宝宝乖,没事了,我给你唱歌好不好?”

  初夏想着以前哄小昱睡觉时唱的一首英文儿歌,双唇轻轻的触动,用最缓慢的声音唱给他听。

  “twinkle……twinkle……litter……star……”

  “how……i……wonder……what……you……are……”

  “up……above……the……world……so……high……”

  “like……a……diamond……in……the……sky……”

  “twinkle……twinkle……litter……star……”

  “how……i……wonder……what……you……are……”

  整个病房都回荡着初夏的歌声,那么温柔,那么轻盈,就好像她一直拍着小婴儿的那只手,充满着母爱。充满着爱怜。而小婴儿听着她的歌声,双目一直炯炯有神的看着她,他好似也感应到了她的温柔,小小的嘴角慢慢的扬起。

  他笑了。

  从出生到现在,他是第一次笑了。

  而他也感觉不到疼痛了,因为在他笑的同时,他的双目无力的慢慢闭合,床旁的仪器发出‘嘀——’的声音,跳动的心电图变成了一条直线,他死在了初夏的怀中,死在了她的歌声中,死在她的温柔中。

  病房的医生和护士都悲痛的低下头,眼眶满是泪水。

  初夏还抱着她,还在唱着,但是声音却变的十分哽咽,每一个音符都在剧烈的颤抖,而她的泪水一颗一颗掉落在小婴儿的脸上。

  她最讨厌死亡了。

  她最讨厌有人死在她的面前。

  虽然每个人都会有离开人世的那一天,但她不能接受这种死亡的方式。

  他还这么小这么小,他才刚刚出生不久,他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体验过,他不应该死,不应该……

  薄擎看着他怀中小婴儿。

  其实到现在他还没有是他父亲的那种感觉,他并不爱他,但是这样看着他,看着他小小的脸,看着他闭合的双目,他的心脏刺痛的难受。

  他伸出手,手指轻轻的触碰他的脸。

  他的脸还是热的,而且软软的,非常娇嫩。

  他好像还没有死,好像还活着,但是他已经没有了呼吸。

  薄擎的长臂将初夏抱住。

  “夏夏,别唱了。”

  “twinkle……twinkle……litter……star……”

  初夏并没有停止。刚刚这孩子笑了,他一定很喜欢这首歌。她要多唱几遍,多让他听听。

  “夏夏,别唱了,他已经死了。”

  “how……i……wonder……what……you……are……”

  “夏夏……”

  薄擎叫着她,听着她心碎的声音,他想要把孩子从她的怀中拉扯出来,可是病房的门又一次被突然打开,还是那个护士,急躁的对站在一旁的韩旭之道:“韩医生,26号病房的病人也突然病发,你快去看看吧。”

  26号?

  初夏唱歌的声音突然停止。

  26号病床不是小昱的病床吗?

  突然病发?

  小昱怎么会突然病发?他也会像这个孩子一样,慢慢的闭上眼睛,然后再也睁开不开吗?

  不!

  不可以!

  小昱不可以死,他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夏夏。”

  薄擎见她的神情有变,马上叫她,可是初夏刚回过神,刚转过头看他,就精神崩溃的整个人都昏了过去。

  薄擎马上抱住她柔软的身子,同时抱住她怀中险些掉下去的孩子。

  韩旭之已经在第一时间冲出门外去小昱的病房,护士们赶紧抱过初夏怀中的孩子,开始帮他拿下身上所有的管子。而薄擎抱起初夏,匆忙离开病房。

  原本他们都期待着这一天,期望能有一个好结果,但没想到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

  已经深夜,窗外刮着入秋的冷风。

  林沛涵坐在床边看着昏迷未醒的初夏。

  她深深的叹气,然后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你这个死丫头,为什么命这么苦?”她忍不住的抱怨:“好不容易离了婚,好不容易可以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怎么又碰到这样的事?真是气死我了,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底什么时候你才能幸幸福福的生活?什么时候你才能不让人操心?”

  林沛涵实在是生气,但是却又找不到生气的对象。

  床旁一直站立的薄擎,双目眨都不眨的盯着初夏的脸。

  忽然他微微俯下身。

  林沛涵还以为他要干什么,只见他靠近初夏,轻声道:“醒了?”

  初夏在刚刚有些意识的时候就听到薄擎的声音,但是她并没有马上睁开双目,而是回想着昏倒之前发生的事,然后她眼角湿润,这才慢慢的张开双目,看着薄擎那张已经失了严谨,满是担心的脸。

  林沛涵看到初夏睁开双眼,马上开心的笑了。

  但是薄擎看着她睁开的双眸,却是更加担心的蹙起了眉头。

  她的眼神不对。

  以往她的眼神是澄清明亮的,不管遇到什么事她的眼神都从未变过,依然那么的澄清,充满坚强和希望,而一个人的眼神最能够透出他现在的心境,她的眼睛已经不再澄清,不再明亮,而是空洞,无神,如死灰一般。

  “夏夏,你……”

  “小昱怎么样了?”

  初夏打断薄擎的话,声音那么淡然,没有一点焦急和不安。

  林沛涵也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

  薄擎轻声回答:“他没事。”

  初夏坐起身,无神的双目看着他们两个人,观察着他们脸上的表情,然后非常冷静的又问:“真的没事?”

  林沛涵被她看的立刻移开双目。

  薄擎再次张开双唇,正要说话,初夏却又一次打断他:“不要骗我,我不想你对我说谎。”

  薄擎真的觉得她跟以前不一样了。

  她现在这个样子让人很陌生,而且让人非常担心。

  双唇抿了一下,然后再次开口,他如实告诉她:“小昱的病的确暂时稳住了,但是这次病发让他的病情变得非常严重,医生说了,如果半个月内还不能做骨髓移植,就会生命危险。”

  “半个月。”

  初夏轻声重复,然后计算:“做一次骨髓匹配最少要七天,也就是说,在剩余的七天内如果找还不到匹配的骨髓,小昱就会有生命危险。”

  “我不会让他有生命危险,我会用我的全力来找到跟他匹配的骨髓。”

  初夏看着薄擎:“对,不到最后关头,我们都不能放弃,但是……”

  她的话突然停止,薄擎的心立刻开始不安。

  可怜的宝宝,最后也算是有一点点的安慰。小昱的病到底谁才能救,这个我要小小保密一下,不过大概大家都已经猜到了。夏夏突然改变是为什么?她在想什么?下一章就解答。话说已经月底了,有钻石的美妞儿赶紧砸吧,不砸我也去砸砸别人,因为过了这个月就会清零,别浪费了\(^o^)/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18章 匹配的骨髓-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