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16章 除了你,我不相信任何人-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15章 薄氏新任董事长-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初夏跑出医院,跑去停车场。

  薄擎正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

  初夏生怕他会将车开走,用尽全速跑过去,挡在车前。

  薄擎抬目看到她大口大口喘气的样子,马上将还未关上的车门打开,走下车,而初夏立刻就冲过来,将他紧紧的抱住。

  “今天是小昱的生日,你要去哪?”

  薄擎抚着她的背脊。

  “我哪都不去,就是想在车里休息一下,然后等那两个小孩走了,再进去。”

  “真的?”

  薄擎看着她这么依赖自己的模样,突然抱着她后退一步,快速将后车门打开,然后同她一起坐进后车座,立刻就亲吻上她的唇。

  初夏也没有拒绝,接受着他。

  昏天暗地的吻,也不知过了多久,初夏喘着气,红着脸,看着薄擎完全一丝不紊的模样。

  “谢谢你。”今天浩浩的俊哲能来,真的帮了很大的忙。

  “又是这三个字?不能来点实际的?”

  “都说了,那不是我说能给你,就能给你的。”

  “那我就退一步,在这里陪陪我。”

  “我还要照顾小昱。”

  “林沛涵不是过去了,你就稍微陪我一下,而且我有好消息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老爷子答应让薄家的人都来做骨髓配对。”

  “他答应了?”

  初夏惊喜,却又马上担忧:“你跟他做了什么交易?”

  “我们并没有做交易。”

  “那他为什么会答应你?”

  薄擎也对这一点非常的疑心,他也认为老爷子一定有什么阴谋,但是他不想让初夏太担心,所以非常平稳道:“你不用担心,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薄氏的董事,再也没有人能够妨碍我们,等小昱的病好了,我们就结婚,我要你做我真正的妻子,我要小昱做我真正的儿子,我要我们一家人,光明正大的,永远在一起。”

  初夏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成了薄氏的董事?”

  “怎么?没见过这么年轻又帅气的董事长?还是没想到自己会有一个这么厉害的老公?”

  “你……你……”初夏犹豫了两次,可能是听了刚刚的话让她有了希望。放松了心情,所以忽然灵机一动,故意撇嘴道:“你真的很不要脸。”

  “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最后得到的竟然只有这句话?”薄擎严谨的脸上露出了不满。

  “你活该。”

  初夏在他的怀中挣扎,她要下车,她要去看小昱。

  薄擎怎么可能放她走。

  要知道,昨晚他可是忍耐了整整一个晚上。

  初夏已经感觉到了。

  “别闹了,大白天的。”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

  “薄擎。”

  “不对,叫错了。”

  初夏想起昨晚,双唇忽然抿紧。

  薄擎贴上的唇,磨蹭道:“重叫。”

  初夏犹豫了又犹豫,迟疑了又迟疑,想想他的确为了他们母子俩做了很多很多,所以。就算是奖赏好了,她缓缓张开口,轻声叫着:“擎……”

  薄擎的心瞬间雀跃,又深深的吻上她。

  ……

  浩浩和俊哲离开后,薄擎和初夏一同回到病房。

  林沛涵看着初夏红润的面颊,马上吐槽:“你们两个这么久不见人,青天白日的,是不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初夏尴尬道:“没有。”

  “没有?”沛涵怎么那么不信。

  薄擎完全当她是透明的,直接走到床边看着小昱。

  “我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喜欢。”

  小昱非常开心的回答。

  薄擎伸出大手,揉了揉他的头顶,然后又摸了摸他的面颊。

  他的脸还是很烫,不过比昏迷的时候要好了许多,而且精神也好了很多,就连脸上的笑容也比以前灿烂了许多。

  “爸爸,我今天好开心,我感觉自己的病都好了。”

  “是吗,那以后爸爸让你每天都这样开心,而且爸爸还会把你的病治好。”

  “嗯,我相信爸爸,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薄擎对着他勾起嘴角。

  小昱看着他难得的笑容,马上更加开心。

  病房里飘荡着消毒水的味道,同时洋溢着温馨的气氛,所有人都心疼又高兴,所有人都抱着看不到摸不着的希望,而在这种时候,房门又被敲响了。

  “叩、叩、叩。”

  今天的客人可真是一个接着一个。

  初夏谨慎的看向薄擎,薄擎并不想躲藏,林沛涵可不像他们两个人这么墨迹。看到就看到,看到怎么了?随便编个理由不就行了,爱咋咋地呗。

  她两个大步走过去,爽快的将门打开,却看到一张她最最最讨厌的脸。

  “你来做什么?”

  薄擎和初夏,包括小昱都看向房门。

  薄言明站在门口,他的脸色虽然有些好转,但是整个人都已经没有了平日的风采,表情非常的颓废,好像苍老了许多,看上去年级都好像比薄擎都大。

  他双目看向初夏,嘴唇慢慢开启:“我是来做骨髓配对的,然后顺便过来,说句对不起。”

  初夏听到他的话。突然快速的走过来。

  她面对着他,抬起手,狠狠的甩了他一个耳光。

  “啪!”

  响亮的声音之后,初夏又抓着他的衣服,愤怒道:“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为什么要取消保存小昱的脐带血?他只是一个孩子,他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狠毒?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做了这样的事,有两个孩子都没有办法马上做手术,他们不仅要饱受病痛的折磨,还会有生命的危险。我告诉你,如果他们两个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薄言明任由她抓着自己,任由她对自己愤怒咆哮。

  这段时间他想了很多。

  他们的婚姻是他一手摧毁的,是他的不相信让他们母子都受尽了折磨,他是一个罪人,他活该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而他也没有办法去补偿他们,对他们母子最大的补偿,就是远远的离开他们,让他们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他已经决定了,过段时间就出国,永远都不会再回这片土地,不过临走前他知道小昱生病了,或许他还是能够给他们一点点补偿的,所以他祈祷自己的骨髓能跟他匹配,他更想要为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事,再跟他们说一句对不起。

  “夏夏,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初夏此时真的好恨他。

  “对不起有什么用?这三个字是这世上最恶心的三个字,尤其是从你的嘴里吐出来。”

  “对不起……”薄言明还在道歉。

  “我不会原谅你。”初夏恶狠狠的对他道:“我这次绝对不会原谅你。就算小昱的病治好了,我也绝对不会原谅你,我会恨你,我会诅咒你,我会让你这辈子都带着愧疚,痛苦的连觉都睡不着。”

  薄言明看着她这么憎恶自己,他也恨极了自己了。

  透过她,他看向病床上的小昱。

  小昱看着他的眼睛是还是那么的胆战心惊,还是那么的充满恐惧,充满慌张。他知道,他一直都很害怕他,因为自己从来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其实他有机会做他的父亲,有机会让他成为自己的孩子,但他错过了机会,还对一个小孩子做出这么不可饶恕的事,让他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甚至让他生命垂危。他那时候真的是气疯了,所以才打电话给血库,他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小昱……”

  他第一次那么轻声的叫着他。

  小昱听到后反而更加的恐惧。

  “对不起……”

  薄言明发自内心的,对这个孩子道歉。

  初夏一把将他退出门外。

  “你给我滚!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永远都不要再让我见到你!滚!滚!”

  薄言明站在门外看着她。

  即使事情最后变成了这样,他还是不舍得,不舍得她。

  林沛涵看不下去的将房门关上,薄言明的视线内永远失去了初夏的身影,这一辈子再也映不进她美丽的脸庞。

  门内。

  沛涵一脸的反感。

  “这人怎么还有脸来这里?他怎么想的?脑袋穿刺了吗?真是的,好好的生日都被他给搅和了。我们别理他,赶紧把他忘了。夏夏,你还没祝小昱生日快乐呢,三叔……啊,不对,现在不是三叔,应该是……是……”沛涵一时找不到可以对他的称呼,可是又突然一脸开心,挺直腰板道:“以后你就是我妹夫了,一定要好好照顾我妹妹和我干儿子。”

  妹夫?

  薄擎听到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记得,夏夏好像比你大。”

  “你记错了。”

  “你跟夏夏同岁,夏夏的生日是五月,你是七月。”

  “这就不懂了,我上户口的时候多报了三个月。其实我是四月的。”

  薄擎完全不信。

  初夏也被她弄的很快的忘记刚刚的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妈妈曾经对我说过,你出生的时候是盛夏,天气非常热。”

  “你……”

  沛涵指着他们两个:“好啊,你们夫妻两个合起伙来欺负我,看来我得打电话把我们家老王叫来,他比你们谁都大,他最有发言权。”她说着就去打电话。

  初夏的嘴角终于慢慢的扬了起来。

  薄擎看着她,长臂搂过她的肩膀。

  小昱看着他们这群大人在吵吵闹闹,小手也捂着自己的嘴偷笑。

  这个下午,真的发生了特别多的事,好的坏的混杂参合在一起,但他们在病房里还是非常开心,初夏很感谢沛涵能在这个时候赶回来,她永远都能将气氛带动的特别活跃,让人忘却很多烦恼,而薄家的人也陆续都来医院做骨髓配对,小昱的希望越来越大,让他们的心情都越来越放松。

  ……

  对于初夏来说,沛涵是除父母以外她最信任的人,比薄擎还要信任,所以这次她回来后总是来医院照顾小昱,而把小昱交给她照顾,初夏非常的安心,偶尔可以抽出时间来休息。薄擎看到初夏的脸色有些好转,他的心也轻松的许多。

  沛涵真的是他们最大的恩人。

  他们两个都由衷的感谢她。

  “夏夏,我明天什么事都没有,今晚就让我来照顾小昱,你回去好好睡一觉。”

  “你最近总往医院跑,这么冷落你家老王,不太好吧?”

  “你不用担心,我们老夫老妻的,他才不在乎这些,而且小别胜新欢,这也是一种生活情趣。”

  “老夫老妻?”初夏真是无语了。他们还没结婚呢。

  沛涵不但没有害羞,还一脸的骄傲。

  “怎么了?羡慕了?嫉妒了?是不是有种从内心深处开始恨我的感觉?”

  “你去了一趟国外,别的没变,就是脸皮变的越来越厚了。”

  沛涵用手指着她:“被我刺激到了是不是?”

  “我是被你吓到了。”

  初夏龇牙抖了一下身上的鸡皮疙瘩,然后急忙拿过放在陪护床上的包包:“跟你多呆一秒都觉得恶心,我回去了,今晚辛苦你了。”

  “夜?风高,小心色狼。”

  “放心吧,最近有高手指点,什么颜色的狼我都不怕。”

  “高手指点?”

  “走了。”

  初夏的双脚停在床边,吻了一下小昱的额头,然后就大步离开。

  沛涵还是非常好奇。

  “小昱,你知道高手是谁吗?”

  “沛涵妈妈,你去了一趟国外,别的没变,就是智商变的越来越弱了。”

  “什么?”竟然学他妈妈说话,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儿。

  “嘿嘿嘿……”小昱红着脸笑道:“高手当然是我爸爸呀,笨蛋。”

  “臭小子,别以为你生病我就不敢揍你,屁股撅起来,我今天一定要让你尝尝屁股开花的滋味。”

  “不要,救命呀。”

  ……

  初夏坐上出租车。薄擎早早的就已经打电话告诉她,今晚他要加班,可能要很晚才能回去,也可能赶不回去,所以让她先睡,别等他。

  初夏坐在车上看着一闪而过的繁华街道。

  小昱的骨髓配对最快也要等七天,现在已经过了六天,明天就会有结果。

  希望老天爷这一次能够怜悯一下他,让他可以配对成功,尽快做手术,尽快让他的身体好起来,然后变的健健康康的,不再遭受病痛的折磨。如果明天的配对结果真的是这样,她愿意折寿十年,甚至二十年三十年,只要小昱能够好起来,她愿意付出更大的代价。

  仰头看着夜空,她向天祈祷。

  出租车慢慢停下,已经到了公寓楼下。

  初夏给了钱,然后下车。

  刚一下车,她就感觉到不对劲。

  “找到了吗?”

  “没有。”

  “我明明看到他跑进这里,再给我找,一定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是。”

  初夏看着在公寓楼下四处奔走寻找的几个男人,双脚不禁后退了一步。

  他们是谁?

  他们在找谁?

  他们不会对她怎么样吧?

  初夏十分惶恐,但因为时间并不算晚,街道上也有其他的人,所以那几个人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她,甚至是根本就不在意她。急匆匆的又开始跑去各个犄角旮旯翻找,而初夏猛吸一口气,双脚快速的迈开,急匆匆的走进公寓楼内,然后手指不停的按着电梯,希望电梯的门可以马上打开。

  终于,电梯门被慢慢拉开。

  在还没完全拉开的时候,初夏就一步走进去,赶紧将电梯门关上,而就在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突然在她的正上方跳下来一个人,那人身手非常灵活,双脚稳稳落地,就在她身后,而他的大手立刻从身后将她的嘴捂住,不让她惊叫。

  初夏惊的瞪大双目。

  这一刻她有些恐惧,但薄擎教过她,不论遇到什么事都要冷静,所以她马上稳住自己,手肘用力向后,准确的攻击他的侧腹。身后的人立刻痛的闷哼一声,但并没有松开手,初夏想要趁机挣脱开他,但他似乎跟一般人不太一样,另一只手快速将她整个身体都牵制住,然后双唇靠近她的耳畔,一边深呼吸,一边沉声道:“是我。”

  初夏完全震惊。

  这个声音非常独特。低沉,浓重,充满着蛊惑人心的韵味,他……是刘晟轩。

  刘晟轩在说完话后,就慢慢放开了初夏的嘴,然后整个身体失力,沉沉的倚靠着她,慢慢的在她的身后下滑。

  初夏马上转身扶着他。

  她看着他苍白无色的脸,不解的询问:“你怎么了?”

  刘晟轩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他双眼有些迷离的看着她,艰难的说出几个字:“有人……在追杀我。”

  追杀?

  初夏想到刚刚下车时听到那几个人细碎的对话。原来他们是在找他,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这?

  正在疑惑不解,刘晟轩的身体又无力的倾向她。

  初夏被他沉沉的压着,自己也好像快要倒下了。

  这时。

  电梯突然到了,门慢慢的打开。

  初夏根本没有时间考虑,直接将他带回公寓,把他拖进客房,让他躺在床上。

  肩膀一轻,初夏立刻松了一口气。

  刘晟轩躺在床上,眉头紧紧的蹙着,依然在大口大口的喘气。

  初夏又好奇了。

  他怎么这么虚弱?受伤了吗?

  慢慢的伸出手,她轻轻拉开他身上穿着的?色风衣,而当她看到他的身体时,顿时吃惊的倒抽一口冷气。怪不得他一直大口大口的喘气,而且全身都没有力气,原来在他的风衣之下,他的身上有很多处的刀伤,血肉模糊,满身是血。非常恐怖。如果不是风衣当着吸着那些涌出的血,他这一路一定铺满血痕。

  “我马上叫救护车。”初夏急切道。

  “不要。”

  刘晟轩立刻制止,他那么虚弱的看着她,对着她摇头:“不要叫救护车。”

  “可是你受伤了。”

  “我没事。”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怎么可能没事?”

  刘晟轩硬撑着坐起身,染血的大手抓住她的手腕:“外头的人还在找我,如果你叫救护车,或是惊动其他人,他们一定会发现我,到时候我必死无疑。你不用担心我,这点小伤,睡一觉就没事了。”

  “睡一觉?睡一觉怎么可能会没事?你在流血,你会死,你需要治疗。如果你不想叫救护车。那我叫韩医生过来,我跟他很熟,他一定愿意帮忙。”

  “不行!”

  刘晟轩还是拒绝。

  初夏已经不想跟他这个病号浪费时间,直接从包包里拿出。

  刘晟轩看到,一把抢过来,用力的摔在地上。

  的屏幕瞬间被摔碎,也被摔的四分五裂。

  “你干什么?”

  初夏赶紧捡起来组装好,但却已经无法开机。

  她蹙眉看着他,生气道:“你就那么想死吗?”

  “我当然不想死,但是……”刘晟轩用力的喘了口气,他坐在床上,仰头深深的看着她,干涩的双唇抽搐般的抖动:“除了你,我不相信任何人。”

  初夏听到他这句话,心中十分震撼。

  他居然相信她?

  他为什么要相信她?

  稍稍有些心软,可是:“就算你不相信别人,但你也要为自己的命想一想,你现在需要医生,我可以向你保证,韩医生绝对可以相信,所以……”

  初夏的还没说完,刘晟轩突然从床上站起,摇摇晃晃的迈出脚。

  “你要干什么?你要去哪?”

  “你实在是太啰嗦了,我要去一个清静的地方睡一觉。”

  “你疯了,你这样出去就算不死,也一定会被他们发现。”

  “不用你管。”

  刘晟轩执意要走,双脚沉重的向房门迈出,可是还没走几步。他就体力不支的摔倒在地上。初夏马上去扶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劝他:“好,我不找韩医生,也不叫救护车,我谁都不惊动,你乖乖躺在床上不要动,我以前也算是学过包扎,你让我看看你的伤口,这样总可以了吧?”

  刘晟轩再次看向她。

  虽然他双目迷蒙的好似快要昏厥,虽然他满身是伤再也迈不动一步,但是他还是对她露出了非常灿烂的笑容,那笑容就好像最刺眼的阳光,挡都挡不住,直接暖入人心。而他在笑的时候总是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感觉他就像个大孩子一样,天真无邪的,不过人还是不能光看外表,接下来他说的话,马上暴露了他的本性。

  “你行吗?我怕疼。”

  初夏真想把他狠狠的摔在地上,不管他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

  刘晟轩看着她生气的表情,立刻将嘴角的笑容拉大,那么开心的又道:“我把我的整个人都交给你了,事后,你可一定要对我负责啊。”

  “闭嘴!”初夏真生气了:“再多说一句话,我就不管你了。”

  “呵呵呵呵……”

  刘晟轩的确不说话了,但是却不停的笑。而他一笑就拉扯到身上的伤口,他又痛的蹙起眉头。

  初夏将他重新放躺在床上,然后匆忙拿出医药箱,又打了一盆水。

  她先是小心翼翼的脱下他身上的风衣,然后脱下他里面的西装,最后将粘在身上的衬衣一点一点的从伤口上拉扯开,这时她才看清他身上的刀伤,一共有六处,三处比较浅的已经凝血,两处有一点点深的也不怎么流血了,可是在腹部正中央,有一道非常深的伤口,那根本就不是包扎就可以处理的,必须要缝合才行。不过这都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竟然是他肩膀上那块已经愈合了的伤疤。

  那狰狞的疤痕非常丑陋,看一眼都会让人全身发憷。

  刘晟轩见她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身体,又笑着开玩笑:“我知道我的身材很好,如果你喜欢,我以后天天不穿衣服,让你看个够。”

  初夏回过神,狠瞪了他一眼。

  “呵呵呵呵……”

  刘晟轩在她的面前总是喜欢笑,而且总是笑的非常开心,不过伤口的拉扯又让他不得不停止笑容,这一点倒是让初夏在心中小小的得意了一下:活该。

  她立刻阴湿毛巾,用湿毛巾将伤口周围的血擦干净,然后拿出酒精,倒在酒精棉上,犹豫的看向他满头冷汗的脸。

  “可能会很疼,你忍一下。”

  “没事,来吧。”

  初夏咬着牙,蹙着眉,将酒精棉触碰到他的伤口上,刘晟轩全身的肌肉都瞬间绷紧,但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初夏想着长痛不如短痛,所以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将伤口一一擦过,而就在她停下手的时候,刘晟轩猛松一口气。

  “夏夏……”他吐着气叫她。

  “怎么了?”初夏紧张的问。

  “我不行了,我……我……我……”他不停的重复一个字。

  “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我下手太重了?弄伤你了?”

  刘晟轩微微摇头,继续道:“我……困了。”

  “什么?”

  初夏非常生气的用手拍了一下他没有受伤的手臂。

  “你这个神经病,你想吓死我。”

  “呵呵呵呵……”

  刘晟轩还在笑,但他这次的双目真的迷蒙的撑不住了,而他这次也是真的没有力气的张开双唇,轻飘飘道:“我真的要睡一觉,谢谢你。”

  他说完就闭合了双目,昏了过去。

  初夏看着他昏睡的脸。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这张脸的的确确比薄擎帅,小巧的脸庞,高挺的鼻梁,双唇不薄不厚非常匀称,睫毛又长又翘,让人烦躁的想要一根根的拔下来,而他也的的确确长得非常年轻,根本看不出来已经36岁,完完全全就像是个正在上大学的阳光大男孩。他的这张脸真是跟他的人一点都不相配,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简直就是诈骗。

  “唉……”

  初夏看着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不管他是多么坏的一个人,他都曾救过她,所以她一定不会让他有事,她会救他。

  ……

  薄氏顶楼,董事长办公室。

  薄擎被繁忙的工作一直纠缠到凌晨五点。

  他将最后一份文件合上,然后拿出,看着显示屏。

  那个小磨人精竟然一通电话都没有给他打,这是故意在玩放置游戏吗?还是她真的太累了,回到公寓就睡着了?可是她的幽闭恐惧症还没有完全好,一个人真的能睡得这么踏实吗?不会是在逞强怕打扰他,所以才忍着没打电话吧?又或者,根本就是她害羞不敢打?

  呵……

  嘴角不自觉的勾勒。

  薄擎给了自己一个嘲讽的笑容。

  他这是怎么了?工作一停下来脑子里就全部都是她,而且还像个烦人的老婆婆一样东想西想。看来他真的是中毒很深,这辈子都可能无法解除这个毒了。

  手指滑动屏幕,虽然还很早,但他已经等不及想听听她的声音。

  电话拨通,他抿着嘴,放在耳边。

  内并没有如往常一样传来拨通的声音,而是响起一个女人的自动回复:“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

  怎么会关机?

  没电了?

  不!

  初夏习惯在睡觉前把充电,而且她从来都是二十四小时不关机,除非坏了,或者……出事了!

  薄擎面色突然凝重,猛然从椅子上站起,大步绕过办公桌快速走出办公室。

  郭睿正拿着一份刚刚整理好的文件走过来,看到薄擎,马上询问:“先生,这是今早会议要用的资料,您要不要过目一下?”

  “我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如果我赶不回来,你就代替我主持今早的会议。”

  “是。”

  “还有,把总经理这些年做过的事情都给我整理出来。”

  “是。”

  ……

  公寓的客房内。

  刘晟轩长长的睫羽微微的抖动,他慢慢的从昏睡中醒来,睁开眼有些不适应的看着陌生的吊顶,然后蹙着眉回想着昨晚的事,头沉沉的扭动,这一动,从额头上掉下一块阴湿的毛巾,随后,在视线清晰的第一时间,他看到趴在床边累到睡着的初夏。

  她纤瘦的脸庞,雪白的肌肤,美丽的五官,红润的嘴唇。

  他很喜欢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一时看的入迷,不自觉的伸出手,想要轻抚她的面颊。

  “不准碰!”

  冷冽的声音突然响起。

  刘晟轩抬目看向站在房门口的薄擎。

  他嘴角轻笑,依旧将手指轻轻的放在初夏的面颊上,那么暧昧的抚摸着。

  薄言明到这里正式告别啦,刘晟轩再次出场,重新回来又特别来找初夏的他会有什么目的呢?小昱的病到底找没找到匹配的骨髓呢?还有那个孩子,下一章就会揭晓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17章 骨髓配对结果-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