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13章 薄擎的报复-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12章 妈妈,我可以救人-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梁婷马上来了兴致,开启发问模式。

  “不是巧合?那是为什么呢?是你故意挑中了那张脸吗?你是喜欢那张脸?还是喜欢拥有那张脸的人呢?还是你有更让人意想不到的原因?”

  薄擎非常从容听着她的质问。

  他缓缓开启衾薄的双唇,梁婷期待满满的盯着他的唇,薄擎终于发出声,声音那么低沉,那么平稳,那么好听,充满着男人独有的磁性魅力,让人有些魂迷,却又让人突然惊醒:“我已经回答了你一个问题。”

  梁婷期待的表情有一秒的僵硬,然后大方的笑了。

  “薄总果然很有套路。”

  “梁记者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的助理阿睿,他会回答你。”

  “不用了,这些足够了。”

  “那我不送了。”

  “好。”

  梁婷非常爽的站起身,拿过桌上的文件对薄擎微笑:“再见。”

  薄擎没有任何回应。

  梁婷转身离开。

  郭睿将视频备份给她。

  薄擎坐在办公桌回忆着梁婷那张脸。

  他可以确定,他绝对见过她,只是记忆非常浅薄,想不起在哪见过。

  ……

  梁婷的工作效率非常迅速,早上才拿到资料,中午的时候,视频和报道一同轰炸整个网络,搜索排名在短短三个小时就已经上升到前十名,而昨天记者炮轰的对象今天瞬间反转,将韩氏医疗围堵的水泄不通,都等着佟毓出面解释。

  昨天薄擎给梁婷的资料写的非常清楚,那个孩子是在明知有问题的情况下还被被迫人工受孕生下来,造成他从出生开始就疾病不断,而且还被医生判定活不过一岁。至于那个视频,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接下来网络还公布了佟毓用手帕塞住孩子嘴的视频。从这开始,网络搜索的第一名明晃晃的变成了:世上最恶毒的女人。

  佟毓在上看到这些新闻后,马上丢下孩子,拿着东西自己离开医院。

  薄擎果然下手狠辣。

  他竟然早就准备好了这些东西,还录了那样的视频。她在那个病房住了将近半个月,竟然都没有发现有监控,她明明都检查过了,而且明明那么小心,为什么还会有?还被抓住了把柄?

  可恶的薄擎!

  三年前他无情的设计她抛弃她,现在他又让她无路可走,连脸都不敢暴露出来。

  她不会放过他,不会让他好过。

  拿出打给那个人。

  “喂?”

  “你现在要帮帮我。”

  “上次你不是很有信心,说你可以搞定吗?”

  “我没想到薄擎竟然这么狡猾。在我病房里安装了那种东西。”

  “就算没有那个,你也斗不过他。”

  “你这么不相信我,还来找我?”

  “你也不用太着急,我们还有最后一条路。”

  “最后?”

  “按照我说的去做,把我给你找的那些记者全部都叫上,然后带着他们去一间公寓。”

  “公寓?”

  “地址我会发给你。”

  电话挂断后,马上发来一条信息,上面是初夏和薄擎现在所住的公寓地址。

  ……

  记者的事情让小昱没有办法正常上幼稚园,只能请假留在公寓里,初夏也把工作交个小秦处理,陪着小昱一同在公寓里。

  昨天的事情让小昱还不成熟的世界有了非常大的震撼。

  我还不能完全理解这件事的严重性,但是薄擎的话他能够听懂。他的身体不好,他不可以让自己生病,不可以让妈妈担心。所以他不能冒险去救人,但是幼稚园的浩浩和俊哲的话也让他一直都无法忘怀,还有那些小朋友的眼神,比他们议论自己身子弱的时候还要可怕。

  他真的不是见死不救,他真的不是坏孩子。

  初夏拿着药走进小昱的房间。

  小昱呆呆的坐在床上,双目非常低落的垂着,整张脸都写满了不开心,清淡的眉头紧紧的蹙着,眉心已经有了固定住的皱痕。

  初夏看着他走过去,将药和水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抱住他。

  “怎么了?还因为昨天的事不开心吗?”

  小昱从她的怀中扬起小小的脑袋。

  他的眼睛充满着忧伤:“妈妈,我不是坏孩子,我不怕疼,我真的愿意拿自己的骨头救人。”

  初夏心疼的抚摸着他绒绒的短发。

  “我知道你是好孩子,我也知道你不怕疼,但是真的不行,你的身体撑不住手术,妈妈必能让你冒这个险。这都是妈妈的错,妈妈没能给你一个健康的身体,没能给你一个幸福的童年,没能让你跟其他的小朋友一样,可以随意的奔跑,随意的打打闹闹,随意的吃东西,随意的玩耍,这都怪我,全部都怪我。”

  “妈妈,我真的不能救那个小孩子吗?”

  小昱用非常渴望的眼神看着她。他愿意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帮助人。

  初夏凝着他清亮的双目。

  她慢慢的摇头:“小昱,爸爸和妈妈会想办法救他,爸爸和妈妈一定会找到办法救他。”

  小昱失望的垂下双目。

  不能救人,他就没有办法去幼稚园。

  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们跟浩浩和俊哲解释,他也没有办法面对陈老师和他的同学,在他们的眼中,他就是一个见死不救的坏孩子,他没有脸去面对他们,他再也不能跟他们做朋友了,他再也不要去幼稚园了。

  初夏看着他越来越伤心的表情,正要安慰他,门铃却被人按响。

  她看了眼卧室的房门,然后又看向自己怀中的小昱,她微微收紧抱着他的双手。安慰着他:“别伤心了,妈妈一定会想办法救他,如果你真的想救人,那就像爸爸说的,让自己的身体健康起来,然后用自己的双手救更多的人。”

  “嗯。”

  小昱轻轻的点头。

  初夏又用力的抱紧他,想要用自己的体温,用自己身体,让她心情温暖起来,但是门铃还在不停的响。

  她慢慢放开小昱,然后去客厅的门口,看着门旁的可视显示屏。

  门外站着的竟然是佟毓,她身后还有很多人。

  初夏看不太到那些人的脸,但是却看到他们手中的相机。

  是记者!

  她怎么会知道公寓的地址?她怎么会找到这里?

  不行!

  她慌张的拿出想要打给薄擎,但是却又想到她跟薄擎的关系并没有公开。她不能打给薄擎,她不能让薄擎来。那能找谁呢?老王?沛涵?

  不!

  初夏深深的吸了口气。

  其实没什么好慌张,只要不开门就可以了?他们总不能破门而入吧?

  门外。

  不论佟毓怎么按门铃,门内都没有一点声音。

  她知道初夏肯定看到她带着记者来,所以才不肯开门,而现在薄擎在薄氏,她一个人一定没有办法控制现在这样的场面,不过现在也已经是傍晚,薄擎很快就会回来,她要趁着这段时间逼她开门,逼她出来。

  不再继续按门铃,而是用手敲门。

  “初小姐,我知道你在里面,请你打开门,请你跟我当面谈谈。”

  “初小姐,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你。”

  “初小姐,你这样避不见我,是不是因为你心虚了?那些视频和那些资料全部都是你捏造的,我跟没有做过那样的事,你在说谎,我要跟你当面对质,请你打开门。”

  “砰砰砰……砰砰砰……”

  佟毓重重的敲门,不停的歪曲事实,但防盗门依然没有打开。

  她已经敲的手疼,也已经耐不住性子。

  她突然盯着门旁的密码锁。

  薄擎这个人虽然一直都让人捉摸不透,也从来都不愿给人一个温柔的笑容,但是在那一年的婚姻中,她也注意到了他的一些小习惯,比如在他的那栋房子里,有一个非常神秘的房间,他安装了非常复杂的锁,不准任何人进入,但自己每个星期至少都要在里面过夜一次,不论去多远的地方出差,都一定在一个星期内赶回来,进到那个房间里。还有他吃饭时不喜欢说话,睡觉时不喜欢面对着她,而房门设置的密码……永远都只有一个。

  佟毓抱着侥幸的心态试着按动密码锁。

  0……5……0……7……

  “咔嚓。”

  防盗门竟然真的被打开了。

  房内的初夏听到声音,两只眼睛已经圆圆的瞪大。

  她怎么会知道密码?

  完全无法反应,防盗门打开后,初夏和佟毓面对了面。

  佟毓马上勾起嘴角,但在记者拿起相机后。她又露出一脸的可怜相。

  初夏惊讶的神情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瞬间转变正了应战模式,非常的严肃,非常的冰冷,而且非常的厌恶她。

  “佟小姐,你没经过我的允许就进入我的房子,这是违法的行为。”

  “我知道,但是我一定要跟你当面谈谈。”

  “我没什么好跟你谈的,请你出去。”

  “不……”

  佟毓激动的几步走到她的面前,满面委屈道:“你为什么要那样诬陷我?我根本就不知道孩子在出生前就已经有问题,我也没有跟你说过那些话。”

  “有没有做过,你自己最清楚。”

  “我没有!”

  佟毓打死不承认,而且一脸冤枉。

  涌进来的记者也开始发问。

  “初小姐,你的孩子骨髓既然匹配,为什么你不让他捐出骨髓?”

  “那是因为……”

  “是因为你跟佟小姐有什么过节吗?”

  初夏刚要解释的时候。又一个记者突然开口猜测,他们根本就是串通好的,不让她说话,不给她机会解释,就是要炮轰她。

  “初小姐,你们真的有过节?”

  “是什么过节?”

  “就是因为你们之间的这个恩怨,所以你打算见死不救是吗?”

  “孩子是无辜的,你这样伤及无辜,你的良心过得去了?”

  “你同样也是一个做母亲的人,你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别人的孩子受苦受罪,你心里现在到底是什么感觉?”

  初夏面对着他们一连串的质问,还在尽量稳住自己,让自己不要慌乱,但是这些记者每问一个问题的时候都会向她逼进一步,被一群人一同逼近,初夏的身体已经不自觉的后退,佟毓站在最前面,盯着她开始慢慢显露慌张的面容。

  “初小姐,你讨厌我的话可以冲着我来,我的孩子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过,求你放过他,救救他吧……”

  初夏已经忍不住的爆发。

  她一步上前,大声吼道:“小昱的身体从小就不好,他根本就不能去做手术。”

  “可以的。”

  佟毓激动的冲过来,双手用力的抓着她的手:“我已经问过医生了,只要小心一点是没有问题的,我也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一有危险就马上停止手术。”

  初夏手疼的蹙眉。

  “你放开我!”她挣扎。

  “求你了,救救我的宝宝吧。”

  “你放开我!”

  “只要你肯救她,我愿意做任何事,哪怕要我的命也可以。”

  “我让你放开我!”

  初夏虽然挣扎但却并没有用力,她就怕出事,但是佟毓却故意装出她用力将她推开的样子,仓皇的后退,重重的摔倒,那么凄惨,那么可怜。记者瞬间捕捉了这个画面。而其中一个记者好心的去扶佟毓,并抱打不平。

  “初小姐,有话可以好好说,你为什么要动手?”

  “是啊初小姐,人家都已经找医生确定你儿子可以捐献骨髓,你为什么还是不肯?你就这么想看那个孩子死吗?”

  “你这样见死不救,就不怕自己有报应吗?”

  “你这样怎么配做一个母亲?”

  “你太狠毒了。”

  初夏面对着众人的斥责,她勇敢的上前一步想要解释,但是记者立刻将她逼退,而且他们一双双的眼睛都瞪的老大,好像是来向她寻仇一样,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戏,不论初夏怎么解释,他们都会有设定好的套路来等着她掉进陷阱,初夏在这群人的面前,只有被诬陷的份。

  “你们不要再欺负我妈妈了。”

  一直在卧室里的小昱躲在门口全部都听到了,也全部都看到了。

  这群人都是坏人,刚刚那个女人摔倒明明是个自己故意的,而那些人明明也看到了。可是他们却全部都责怪妈妈。他不能这样看着妈妈被欺负,他要保护妈妈,所以他站出来了。他面对一群比他高上一倍之多的人,仰头看着他们,害怕却又勇敢道:“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们,不管是骨头还是什么我都给你们,我不准你们再欺负我妈妈,你们都给我出去,都给我出去。”

  他说着就向他们冲过去,用自己的小寿推着他们,用自己的小拳头保护着他最爱的妈妈。

  记者们马上拍照,录像。

  佟毓满是泪水的脸上隐隐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

  “小昱。”

  初夏叫着他,去拉他。

  记者们拥拥挤挤的也乱作一团,却还在尽职的询问。

  “初小姐,你的孩子已经同意捐献骨髓,你是不是也会同意?”

  “你应该不会反对吧?”

  “小孩子都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初小姐,你也应该效仿一下才对。”

  “佟小姐,你的孩子有救了,恭喜你。”

  佟毓马上开心的抱住小昱。

  “谢谢你,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不要碰我,你不要碰我,我讨厌你,你这个坏女人,你是坏人,坏人,坏人……”

  佟毓听到他这样说自己。心中涌出愤怒。

  她暗暗的用手去掐小昱腰上的肉。

  “好痛,妈妈!”

  初夏马上急了。

  “你放开我儿子。”

  她用双手拉开佟毓,并用力的推开她,然后紧张的看着小昱,检查他的身体:“哪里痛?她做了什么?”

  “好痛妈妈,她……她……”

  小昱的声音突然断了线,气息也变得沉重,他从早上开始脸色就很不好,身体有些发烧的迹象,所以初夏才会拿药给他,而经过刚刚的这些事,他的情绪激动,体温迅速升高,他的头晕晕乎乎的,双目也模糊不清,他想要告诉妈妈刚刚那个女人掐了他,掐的他好痛,就在自己的腰上,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他的人就突然一晃,不稳的倾倒。

  初夏马上将他小小的身体抱住。

  “小昱,小昱,你别吓妈妈……”

  “妈妈,我……我好难受。”

  “没事,妈妈带你去医院,妈妈马上带你去医院。”

  初夏抱起小昱,她想要冲出公寓,但门口却被群记者堵住。还在不停的对着他们拍照。

  “让开,你们都给我让开!”

  记者们看到这个情形,眼神都瞄向佟毓,等着她的指示。

  佟毓可不想这样轻易的放过他们。

  那个死小孩,竟然说她是坏人,好,那她就坏给他看。

  微微摇了下头,然后又看向其中的某人,对他点了下头。

  记者们拥挤在门口,一点让开的意思都没有,又开始新一轮的追问。

  “初小姐,你还没有回答我们的问题,你儿子已经同意捐献骨髓了,你也同意吗?”

  “对呀,你还是坚持拒绝吗?”

  “能请你正面回答我们好吗?”

  初夏怒瞪着这群人渣。

  “你们都给我让开,全部都给我让开!”

  在她怒吼的时候,刚刚被佟毓暗示过的那个男人在记者中故意装出拥挤的样子,东倒西歪,抓着这个,拉着那个,身旁的人因为骨牌效应,也被弄的双脚不稳,然后一个串联一个,每个人都不稳的倾倒,一个摔跤,一连串全部都摔跤,最后那个男人被被挤出人群,同时。他故意伸出手,好似不经意一般,用力的推了一下初夏的怀中的小昱。

  初夏的手臂突然一轻,怀中突然一空,小昱竟然被他推了出去,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佟毓嘴角得意的一笑。

  小昱摔在地上并没有任何声音。

  初夏马上又抱起他。

  他的身上并没有伤痕,但是他的双目已经完全的闭合,小脸儿已经烧得通红,滚烫的吓人。

  初夏的双目猩红的瞪着那群记者,包括佟毓在内。

  “你们如果真的是记者,如果真的尊重自己的工作,就不应该这样歪曲事实。我已经跟你们说了,他的身体不好,现在他晕倒了。你们相信了?你们开心了?可以让开了——”

  初夏震怒的咆哮,刺耳的声音吓的所有记者都停下手中的动作。而初夏一个一个看着这群记者,最后视线落在佟毓的脸上,咬牙切齿道:“如果我儿子有什么有事,我不会让你们好过,你们都给我记住,今天你让你们让儿子受的苦,我会一点一点,加倍奉还在你们身上。”

  她说完抱着小昱向公寓的门口走。

  这一次,记者们没有继续挡路,而是自然的让开了一条路。

  初夏跑出公寓,跑进电梯,跑出公寓楼。

  这个瞬间刚好是薄擎下班回来的时间,而薄擎的车子已经开到了公寓楼下,他看到初夏抱着小昱跑出公寓楼,初夏也看到了他的车子,更透过车窗看到他的人,她想要向他跑过去,但是身后的记者也跟了下来,她双目盯着薄擎,眼眶已经通红,她用力的咬牙,转身跑去马路拦车。

  薄擎看着她跑开,然后看着从公寓楼一个一个走出的记者和佟毓。

  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们对夏夏和小昱做了什么?

  薄擎的双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他恨不得将车子开过去,一下撞死这群人,但是初夏已经上了车,他快速的调转车头。跟着那辆出租车,赶去医院。

  ……

  医院的病房内。

  韩旭之紧锁眉头的站在病床旁看着正在输液的小昱,初夏坐在床边紧紧的握着小昱的另一只手,他小小的手那么烫,就好像一个燃烧的火球,烧得她焦心不已。

  一个护士走进病房,侧耳对韩旭之说了句话,韩旭之点了点头,护士离开。

  “三嫂,医院现在有很多记者,三哥不方便进来,所以他去了我的办公室,我现在要过去一下,你别太担心。只要烧退了,小昱就不会有事。”

  “嗯。”

  初夏已经没有心思顾虑其它,只是轻声回应了下。

  韩旭之转身走出病房,走去办公室。

  他真的从未看过薄擎那张严谨的脸上露出那么愤怒的样子,虽然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但不论是表情,神情,还是周身的气息,都好像已经准备好了杀人一般。

  “三哥,我知道你现在很着急,但是……”

  “小昱怎么样?”

  薄擎什么都不想听,只想知道现在的情况。

  韩旭之的眉头又紧锁了起来。

  他犹豫的动了动唇,沉沉道:“小昱这次的病情跟以往有些不太一样,以前发烧的时候虽然也很突然。但只要打针就会有退烧的迹象,但是他已经输液快一个小时了,烧不仅没退,反倒比刚送进医院的时候更高,这种情况非常不好。”

  “会有危险吗?”薄擎又问。

  “只要退烧就不会有事。”

  “如果不退呢?”

  “如果退不了的话,可能会引起肺炎,脑膜炎,当然还有很多复杂的病症。”

  “没有什么特效药吗?”

  “已经用的是最好的药了。”

  薄擎的神情已经不能在冷冽:“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他没事。”

  韩旭之这一次非常犹豫,而且是非常认真的犹豫,最后他也不敢信誓旦旦的保证,只能回答:“我尽量。”

  一听到这三个字,薄擎就感觉到了事情已经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

  他猛然站起身。

  韩旭之立刻紧张起来。

  “三哥,现在医院里到处都是记者。你不能去病房。”

  “帮我照顾他们。”

  “你不是要去找三嫂吗?”

  “有些事情要先处理。”

  先处理?

  三哥想做什么?

  薄擎大步走出病房,重重的将房门甩上。

  ……

  午夜的酒店内。

  佟毓心情大好的洗澡完,吹完头发,躺在床上舒服的入睡。

  今夜的天空没有繁星,月亮也被乌云遮蔽,夜色非常的深沉,还慢慢的下起了小雨。雨点拍打在窗户上,声音有些诡异。

  忽然一阵风吹进房内,佟毓熟睡的眉头微微抖动了一下。

  接着……

  “啪……啪……啪……”

  佟毓在睡梦中听到奇怪的声音,眼皮下也一晃一晃的,好像是灯一会儿亮,一会儿不亮,而当她疑惑的睁开双眼时,眼前又是一片漆黑,好像刚刚都是她的幻觉,让她的心惊悚不已。

  到底是怎么回事?

  灯坏了吗?

  “啪!”

  又是那个声音,随之灯被打开,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

  佟毓的眼睛晃的不得不眯起来,在狭窄的眼缝中,她发现床边多了把椅子,上面坐了一个男人,男人穿着墨黑色的西装,西装平整的没有一丝褶皱,她慢慢放松眼框,渐渐看到男人那张冰冷的脸……是薄擎。

  她惊的弹身而起,快速向后靠着床头。

  这时,她发现房间里不仅仅有他,还有郭睿,还有另外两个男人。

  “你……你们怎么进来的?”

  薄擎没有回应,双目一直盯着她,神情充满杀气。

  佟毓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跑。

  薄擎猛然站起来,一步靠近床边。

  “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

  佟毓惊慌的想要跳下床。

  薄擎的手猛然一伸,抓住她的脚踝,将她轻松的拽回自己的身前。

  “你放开我,救命——救命——”

  佟毓开始大声的呼喊。

  薄擎放开她的脚踝,非常粗暴的直接捂住她呼喊的嘴,并死死的将她的头按在床褥上。

  佟毓的双手双脚都在挣扎,但是薄擎就像是一座磐石,完全一动不动,而且他的手掌在她的嘴上微微上移,将她的鼻子也压在掌下,她的呼吸瞬间停止,她更加用力的挣扎,但是他的手劲真的好大好大,不但将她的呼吸全部遏制,还好像要捏碎她的脸一样。

  “唔……唔……”

  佟毓因为没有了呼吸所以渐渐没有了力气,她的双手双脚都柔软的落在床褥上,整个人都瘫了,双目也模糊的开始看不清东西,她已经不行了,她能够感觉到自己要死了,但就算如此,她还是能感受到薄擎冷酷的表情,冷血的眼神,还有他手上越来越重的力道。

  真的……她死了……

  慢慢的闭合双眼,薄擎的手还在用力。

  “先生!先生!”

  身旁的郭睿叫着他,见他还是不肯放手,他马上去拉扯他的手,而他整条手臂上的肌肉都蹦的好似一个一个铁块一般,手背上的血管不仅爆出皮肤,还好似要爆开了一样。

  “先生!先生!先生!”

  郭睿不论怎么叫,怎么用力都拉不开他的手。

  他马上转头去叫另外的两个人。

  三人一同合力,好不容易才将薄擎的手拉开。

  郭睿赶紧去试佟毓的鼻息。

  她已经没有了气,但还好,还有一丝丝的心跳。

  郭睿马上给她做了几下心肺复苏,佟毓惊险的捡回一条命,恢复了呼吸,人也醒了过来。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惊悚的看着薄擎那张越来越恐怖的脸。

  她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表情。

  在那一年的婚姻生活中,他虽然还是冷冷冰冰,脸上死死板板,但是他对她比其他人都温柔许多,眼神也总是带着宠溺,他从不曾对她发脾气,就算离婚,他也非常的平淡,但是现在他好恐怖,比恶鬼猛兽还要恐怖。

  “救命……”

  佟毓的声音沙哑,但还是竭力的大声呼喊:“救命——救命——”

  薄擎对于她的呼喊完全无动于衷。

  郭睿看了一眼身旁的两个男人,他们马上堵住她的口,把她绑起来。

  薄擎重新坐回椅子上。

  这时。

  “谁大半夜的,在我的酒店里大声嚷嚷?”

  薛荆辰突然走进房内。

  佟毓双目瞪大,好似看到了救星。

  她会选择住在这个酒店就是因为她知道最近薄擎跟薛荆辰闹的有些僵,所以他一定会帮她,她有救了。

  薄擎根本就没有去看薛荆辰,他眼中现在只有佟毓,心中只有怎么折磨她。

  薛荆辰看向被堵嘴绑起来的佟毓,稍稍有些惊讶。

  “这张脸……还真像。”他不禁感叹。

  “唔唔……唔唔……”佟毓激动的喊着‘救我,救我’。

  薛荆辰兴致满满的走过去,故意贴近她的脸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道:“虽然长得很像,但怎么看都没夏夏好看,而且感觉也糟透了,让人的心情非常不爽,不如这样吧。”他转头看着薄擎提议:“毁了她这张脸,让她永远都没脸见人,更没办法演戏骗人,还有……”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小瓶红色的东西:“这是我老婆的血,啊,应该是前妻。把这个血注射到她的身体里,让她也亲身体会一下病痛的折磨。对了,忘了解释,我前妻有一种很可怕的病,英文简称是hiv,中文翻译为……艾滋病。”

  正式开始收拾这个女人,还有,这是本文最后一个坏女人,梁婷是个好人,但她具体到底是谁,这个我还是要保密一下下的。三叔这次跟薛少合力报复,他们两个的关系永远都是内战不断,但却一致对外,其实我很喜欢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哈哈。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14章 噬血细胞综合征-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