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12章 妈妈,我可以救人-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11章 一共两个-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薄擎的表情真的是非常认真。

  “没错,两个,你欠我的。”

  欠?

  初夏真是无语了。

  “这种事情不是你说几个就几个,而且也不是你说想要,就可以随心所欲的要。”

  “不用担心,这种事情,我很有信心,而且我一定要让你帮再生两个,至少两个。”

  “不好意思,现在只开放二胎政策。”

  “没有关系,我是美国国籍。”

  初夏完全说不过他。

  薄擎伸手抚着她的脸,手指慢慢撩起她的一缕长发,放在自己的唇下,轻轻一吻,接着,他双目深深的看着她,轻声:“该去洗澡了。”

  初夏在心中暗暗决定,她要洗两个小时。

  薄擎就是会看她的心思。

  “超过一小时的时间,我会按每分钟增加数量,反正美国没有计划生育。”

  初夏真想掐死这个不用怀孕的男人。

  薄擎欣赏着她的模样,看着她走进浴室,心情愉悦的拿起床头柜上的红酒,一边喝,一边等。

  果然……

  今晚是个好日子。

  ……

  深夜的医院有种诡异的感觉。

  虽然韩旭之从小在医院长大,但是一到晚上他还是不太适应,尤其是一个人走在静悄悄冷冰冰的走廊,那种感觉,绝对媲美鬼片中的场景。

  忽然。

  他好像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

  不会真遇见鬼了吧?

  他稍稍快走几步,又看到拐角处有阴影。

  真有鬼?

  不对!

  那阴影的形状好像是个人,再加上这个声音,他确定,应该是个活生生的女人。

  一个女人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呢?

  韩旭之的好奇心大起,轻手轻脚的走过去,侧耳倾听。而这一走近,他竟然听出了这个声音,是佟毓,她好像在讲电话。

  佟毓并没有发现韩旭之,对着电话道歉。

  “对不起,这次是我大意了。”

  “你这么快就被人拆穿了假面具。我还能相信你吗?”

  “你放心,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薄擎打同情牌,我还有办法。”

  “那我就再信你一次。”

  “我一定会帮你拿到你想要的东西。”

  “别再让我失望。”

  “我不会让你失望。”

  电话挂断,韩旭之马上蹑手蹑脚的躲起来,佟毓也走出拐角,走去病房。

  韩旭之在她离开后,心中生疑。

  东西?

  她要在三哥那拿什么东西?

  赶紧拿出,但又怕吵到他休息,所以只是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这件事。

  ……

  平平静静的又过了一个星期,原本一开始还查到佟毓妹妹的消息,但是莫名其妙的就突然断了线,她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再找就怎么样都找不到了。而这几天的平静过后,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不该来的,也如同洪水一般,毫不留情的冲向他们。

  “三哥,骨髓配对的结果出来了。”

  薄擎坐在韩旭之的对面,非常冷静的等着他说结果,可是韩旭之却是一脸的纠结,嘴巴几度张开,却都没发出声音。

  薄擎能够看出这其中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不匹配?”

  韩旭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三哥,是这样的,他虽然是你的儿子,但你的骨髓的确跟他不匹配,而上次小昱被偷了血的事情虽然佟毓没有拿来我们医院化验,可我找朋友特别打听了一下,刚好今天也出了结果,小昱的骨髓……跟他是匹配的。”

  薄擎听到他的话后,立刻说了两个字:“不行!”

  小昱的身体本身就特别弱,他怎么可能承受得了骨髓移植?

  这是绝对不行的。

  即使让那孩子受罪,即使让他被病痛折磨致死,但也绝对不能让小昱冒着这个危险去救他。唯独小昱不行,绝对不行。

  韩旭之也明白,他个人也不建议让小昱捐献骨髓。

  “这件事不能让夏夏知道。”薄擎冷声命令。

  “我这里肯定不会走漏半点风声,但是佟毓那边呢,一定会拿这件事大做文章。”

  薄擎猛然从椅子上站起。

  他要现在就去找佟毓。

  但是还没走出去一步。西裤口袋里的就响了起来。

  他拿出接听。

  “先生,出事了。”

  薄擎的眉头立刻蹙起。

  郭睿接着道:“很多记者把薄氏和初诚的大门都堵死了,他们知道小少爷的骨髓跟那个孩子匹配,还知道那孩子是你的儿子,更知道你曾跟佟毓小姐在美国结过婚,现在这件事已经全部都传开了,公司也开始有些动荡。”

  “公司那边你来处理。”

  “先生,您要去初诚吗?”

  “我去接她回来。”

  “先生,现在记者还不知道你跟初小姐的关系,如果您现在去的话……”

  郭睿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薄擎挂断。

  韩旭之虽然没有听到电话内容,但是看着薄擎的样子就知道出大事了,而这件事应该就是刚刚他们谈的那件事。

  “三哥……”

  “你跟我走。”

  “我?”

  “别换衣服。”

  “啊?”

  薄擎说话的时候已经大步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韩旭之有点莫名,但还是很听话的跟着他离开。

  ……

  初诚。

  初夏早上上班的时候还一如平常,但是刚到中午,小秦连门都忘了敲,直接冲进办公室,急切道:“初总,不好了,楼下……楼下有好多记者。”

  “记者?”

  初夏马上问:“记者来做什么?”

  “我也只是乱乱糟糟的听了一些,说什么初总的孩子跟谁的孩子骨髓匹配,问你会不会捐献,大概就是这类的话。”

  初夏稍稍思忖了一下就立刻明白了。

  佟毓偷走了小昱的血,化验结果一定是跟他的孩子匹配,而她已经没有办法在她的面前打感情牌,所以就动用了媒体,逼迫她去救那个孩子,但是小昱的身体本身就不好,他怎么可能撑得住手术的折腾?

  “初总,现在怎么办?那些记者堵在门口不走,这很影响我们公司的工作和运作?”

  “我下去看看。”

  “他们就等着你下去呢,你这不是羊入虎口?”

  “只是看看,不会被他们发现。”

  “那你一定要小心点,那群记者的眼睛一个个都尖的很。”

  “我知道了。”

  初夏走出办公室,来到一楼,她躲在可以挡住视线的墙壁后面,看着玻璃大门外的一群记者。怪不得小秦会那么慌张,真是乌压压一群人,整个玻璃大门都被挡住了,而他们手中全部都拿着相机,每一个人的眼睛都非常敏锐的注视着玻璃门内,可是过了一会儿,原本堵的密不透风的门口,忽然慢慢让开了一条路。

  初夏看着那让开的一条路。

  一个人走了过来,竟然是佟毓。

  她走到玻璃大门前,双脚停下,然后她双目莹着泪水,竟然屈膝,扑通一声,跪在了大门前。

  记者们赶紧拍照,记录这个瞬间。

  佟毓哭着,哽咽着:“初小姐,求你出来见见我,求你救救我的孩子,他才五个月大,他还那么小,他还没有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甚至都没有叫我一声妈妈,他不应该遭受这样的折磨,求你了,求你可怜可怜我的孩子,救救他吧,救救他吧……”

  她说着,竟然那么卑微的对着玻璃大门磕头。

  记者们又开始不停的按快门。

  这次可真是个大新闻。薄家的新任首席总裁竟然已经在美国结了婚,而且还有一个病重的儿子,巧合的是,薄家的孙媳妇不但跟这个女人长得极为相似,她的宝贝儿子竟然还跟这个病重的儿子骨髓匹配,更加有意思的是,这位薄家的孙媳妇,也就是初家的大小姐,初诚的现任的总裁,竟然避而不见,见死不救。这次可真是有的写了。

  “初小姐,求你了,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吧,只要你肯救我儿子,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哪怕是要我这条命我也愿意给你,求你了,你想怎么样都行,只要你救我儿子,只要你肯救我的宝宝……求你了……求你了……”

  佟毓哭的那么凄惨,声音也那么悲痛。

  有些记者都被她感动了,眼中泛泪,而初诚门前路过的人也都纷纷围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那些人还拿出,将这件事传到网上,微信上,事情闹的越来越大,也传的非常的迅速。

  初夏真的很想冲动的冲出去,告诉那些记者,那个女人是在做戏,她有多么多么的可恶。

  她的脚都有些蠢蠢欲动,但是一只大手却将她拉住。

  初夏惊讶的转头。

  她震惊的看着薄擎:“你……你怎么进来的?”

  “反正不是从正门进来的。”薄擎回答的很清淡。

  “你来做什么?”

  “来接你回家。”

  “现在才中午,不到下班的时间,而且我可以自己搞定。”

  “你想怎么搞定。”

  初夏想了想:“找个人假扮我,引开他们,然后我趁机溜走。”

  “这种把戏他们早就习惯了,你骗不了他们。”

  “那我就出去跟他们说清楚。”

  “你这次不能出面,你一出面,就是中了她的计。”

  “可是我不出面,那些记者一定会乱写。”

  “那就让他们乱写。”

  初夏盯着他那张写满阴谋的脸。

  “你要做什么?”

  “好戏马上就开始了。”

  “好戏?”

  薄擎看向玻璃大门,初夏顺着他的视线一同看过去,佟毓还在哭着祈求,记者们还在不停的拍照,而这时一辆车突然停在初诚的门口,然后韩旭之穿着白大褂急急忙忙的下车,挤进记者群,抓着佟毓的手臂。

  “佟小姐,我一直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电话?”

  佟毓的电话根本就没响过。

  韩旭之继续急切道:“你快点跟我回医院吧,你的孩子病情已经恶化了,虽然你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但他现在需要你,如果他真的不行了,你也好看看他最后一面。”

  “什么?”

  佟毓完全吃惊。

  记者们一个个可都是耳聪目明。

  不是他的亲生母亲?

  这是怎么回事?

  “佟小姐,你不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吗?”

  “那孩子的亲生母亲是谁?”

  “这孩子到底是不是薄家的孩子?”

  “佟小姐,请你解释一下。”

  “佟小姐,你如果不是孩子的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关心这个孩子呢?”

  “你是有所图谋吗?”

  “你想利用孩子对薄家做什么吗?”

  佟毓听着七嘴八嘴的质问,脸上稍稍有些慌乱,不过她也预测过会被人挑出这一点,所以她马上调整自己,张开口想要解释。但韩旭之却故意不让她解释,大手拉着她:“佟小姐,你的孩子需要马上动手术,他已经不能再等了,请你跟我回去跟我签字吧。”

  “等等,我……”

  “快跟我走吧。”

  韩旭之几乎是拉着她把她拽到了车上。

  记者们跟着他们,纷纷赶往医院。

  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初诚的大门口就变得冷冷清清,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初夏转头看薄擎。

  “那群记者里面,有你的人?”不然怎么会问的那么犀利。

  薄擎没有解释,楼过她的肩膀:“我们回家吧。”

  “不行,我要去接小昱,不知道幼稚园那边怎么样了。”

  “我已经叫人去接了。”

  “薄氏呢?一定也很乱吧?”

  “阿睿会处理。”

  “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到薄氏的百货大楼,不然老爷子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不用担心,我都安排好了。”

  他又有安排?

  初夏仰头看着薄擎那张淡然的脸,双目忍不住露出崇拜的神情。不论什么事,他好像都有解决的办法,不论多大的困难,他都能帮她解决,永远都是那么的可靠,让人忍不住的去倚靠,依赖。

  趁着这个地方没什么人,她抱住了他的手臂。

  薄擎垂目看她。

  她弯起双目,那么可爱的对着他笑。

  ……

  幼稚园。

  上午最后一节活动课的时候,有两个小朋友因为家里的事情,很晚才送到幼稚园。而他们非常巧合的,都是小昱最好的朋友,就站在他的左右两侧。

  其实这也不是一个巧合,应该说是人精心安排好的。

  “小昱,刚刚我进来学校的时候,门口有好多好多人。”

  “对,我也看到了。”

  小昱马上好奇:“怎么会有那么多人?”

  “他们是来找你的。”

  “对,来找你的。”

  “我?”

  小昱更加好奇了:“为什么找我?”

  “我听他们说,你可以救人,但是你却不去救人。”

  “对,你不救人。”

  第二个小朋友口齿还不伶俐,总是跟着应和,而第一个小朋友跟小昱一同参加口才大赛,是整个小班的第二名,说话算是比较有条有理。

  小昱听到他们说什么救人不救人的。

  “我没有不救人,我都不知道谁有危险,我怎么去救人呀?”

  “那些人说你的骨头可以救人,可是你却不肯拿出来救人。”

  “骨头?”小昱完全不明白。

  “不是骨头,是……是……”

  “你们三个,不好好上课,在聊什么呢?”

  陈老师发现他们,走过来温柔的询问。

  “陈老师,小昱他见屎不救。”

  “对,见屎不救。”

  “见屎不救?是见死不救吧?”陈老师纠正他们。

  “对,见死不救,见死不救。”

  后来的两个小朋友突然在活动室大声嚷嚷。其实平时他们并不是这样的孩子。跟小昱的关系也非常好,但就在刚刚进来学校的时候,他们的家长在他们的身边有意无意的跟他们说着这件事,更有意无意的指使他们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小孩子非常单纯,他们以为自己是在惩奸除恶,以为自己是在抱打不平,以为自己是英雄一般在做好事,但却不知,被人利用。

  小昱听着他们的话,看着一双双投射过来的小眼神,一下子就慌了。

  他原本因为身体的关系总是被大家说来说去,好不容易有了两个朋友,却又突然这样说他,心中立刻就涌出难过和委屈。

  “我没有,我没有……”

  陈老师马上意识到不对,笑着把他们三个叫到一旁。

  “浩浩,俊哲,你们两个怎么可以这样说小昱呢?”

  “是外面那些人说的。”

  “对呀,妈妈也说了,小昱是坏孩子。”

  小昱的双眼立刻红了,豆大的泪珠子从眼眶掉落。

  陈老师马上板起严肃的脸:“什么坏孩子,小昱是你们最好的朋友。”

  “我不要见死不救的朋友。”

  “我妈妈刚刚也说了,不能跟他做朋友。”

  “你们……”

  陈老师没想到这件事家长也有份,她不太好说这两个孩子,所以看向小昱:“小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昱哭着摇头。

  旁边的浩浩和俊哲看到他哭的这么伤心。也不禁有些心软,毕竟是平常最好的朋友,所以他们也没有刚刚那么咄咄逼人。

  “小昱,你就把你的骨头拿出来救人嘛,你救了人,我们就还是好朋友。”

  “对呀,你救人的话,就不是坏孩子了。”

  陈老师似乎有点懂了。

  不是骨头,应该是骨髓。

  刚刚校门口来了很多记者,难道就是因为这件事?

  陈老师扬起嘴角正要好好的劝他们和好,教室的门突然被敲响。

  “叩、叩、叩。”

  “你们三个乖乖的不要乱动,老师先去开门。”

  “好。”

  “好。”

  浩浩和俊哲乖巧的点头,小昱还在伤心的哭泣。

  陈老师将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陈老师你好,我是初夏小姐派来接小少爷回家的。”

  “你是初小姐派来的?”

  “是。”

  陌生男人说着,就将递给她。

  陈老师接过,里面马上传来初夏的声音:“不好意思陈老师,今天发生了一些事,小昱需要早退,而我现在不方便去接她,你把小昱交给这个人就可以了。”

  “好的,我知道了。”

  “打扰你了。”

  “没事。”

  陈老师将电话还给陌生男人:“你稍等一下。”

  男人微微点头。

  陈老师转身走回到三个小孩子的面前,忙拿出纸巾擦了擦小昱脸上的泪水,然后看着另外的两个。

  “浩浩,俊哲,老师告诉过你们,班里的每一个小朋友都是你们的好朋友,你们不可以这样说他,更不能这样一起欺负他,把他弄哭了,不管是什么事情,我们都要弄清楚了,好好的说,慢慢的说,这样才对,知道了吗?”

  “知道了。”

  “知道了。”

  浩浩和俊哲一同回答。

  陈老师再看向小昱。

  “小昱,陈老师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陈老师也相信你肯定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别哭了。你妈妈已经派人过来接你了,等你见到妈妈,好好的问问她,等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再回来跟我们解释清楚,这样把事情说明白,然后我们大家还是好朋友。”

  “嗯。”

  小昱抽泣的点着头,忍着眼中的泪水答应。

  “小昱真乖。”

  陈老师摸了摸他的头,然后拉着她的小手走到教室门口。

  小昱非常乖巧的对着陈老师说了句:“陈老师再见。”

  “好,小昱再见。”

  小昱跟着那个男人坐着车回到公寓。

  公寓的门刚一打开,初夏就笑着将小昱抱起。

  “我的宝贝回来了,让妈妈亲亲。”

  初夏一连串亲了好几下他肉肉的小脸儿,如果是以前。小昱一定会痒的咯咯直笑,可是今天,他却没有半点反应。

  初夏马上去看他的脸。

  他的面色稍稍有点泛白,眼圈红红的,明显刚刚哭过。

  “小昱,你怎么了?”

  坐在沙发上的薄擎听到初夏的话,双目马上看向他们。

  小昱耷拉着脸,双目还有些荧光闪闪。

  “妈妈,小昱不是见死不救的坏孩子。”

  初夏和薄擎听到这句话,脸上瞬间都蒙上一层阴郁,眼中也透出冷气。

  “小昱,你为什么突然这么说?谁说你见死不救?谁说你的坏孩子?你在幼稚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初夏将小昱抱到沙发上。

  薄擎虽然没有说话,但大手温柔的压在他的头顶。

  小昱看着他们。声音带着哽咽。

  “是幼稚园的小朋友说的,他们今天迟到了,来的时候看到幼稚园门口有很多人,听到他们说我的骨头可以救人,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真不知道。”

  初夏和薄擎马上就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肯定是佟毓的阴谋。

  她在记者面前演苦情戏还不够,竟然还把事情弄到了幼稚园。

  初夏按耐着愤怒,薄擎的手已经慢慢离开小昱的头,一点一点攥成拳头。

  小昱晶莹的双目看着初夏:“妈妈,我的骨头真的可以救人吗?是谁生病了吗?快要死了吗?我愿意救他,不管有多疼我都愿意救。”

  初夏蹙着眉头看向薄擎,薄擎的脸色也冷的吓人。

  “小昱,妈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妈妈也想要救人,但是你的身体不可以,你不能做手术。”

  “我可以,我可以。”

  “小昱,听妈妈的话,这件事真的不行。”

  “妈妈,我真的可以,我可以救人。”

  “小昱……”

  初夏叫着他的时候,薄擎突然拉过小昱的手臂,强行让他转身看着他。

  “爸爸。”

  爸爸的威严总是生于无形,还没说话,就已经让小昱唯唯诺诺的低下头。

  薄擎看着他,声音冷冷涔涔:“小昱,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体,跟其他的小孩子不同。”

  小昱默默的点了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你妈妈为了你身体,有多心疼,多操劳?”

  小昱又默默的点了点头。

  “身为一个男人,救人当然是义不容辞的事,但你有没有想过,你用这样的身体去救人,万一出了事,你叫你妈妈怎么办?她把你养这么大,你就是这样回报她的?你难道还想让她再流泪吗?”

  小昱猛然抬起头,不停的摇头。

  薄擎看着他继续:“你如果真的心疼你妈妈,就不要让她伤心,你如果真的想救人,就让自己的身体强壮起来,你如果想要做个男子汉,就要学会保护自己,保护妈妈,在你还不能做到这些之前,爸爸会给你时间,帮你承担这些,所以救人的事我会想办法,你就乖乖的在家待着,不准再胡闹了,懂吗?”

  小昱的小嘴紧紧的闭合,纠结的没有回应。

  “说话!”薄擎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

  小昱马上回答:“知道了。”

  初夏还是第一次看到小昱被这么严厉的训斥。

  她心疼的瞪了一眼薄擎。

  薄擎还是那么威严。

  初夏把小昱抱进房间,刚好是中午,他有午睡的习惯,把他哄睡着了,然后走回客厅,不满的看着薄擎。

  “他只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你干嘛对他发这么大的脾气。”

  “就是因为他是小孩子,所以才应该从小就教育好。”

  “他已经比其他的小孩都懂事很多了,你这样会吓到他的。”

  薄擎抬目看着她有些生气的脸,自己也知道刚刚态度有点过硬,所以稍稍退了一步:“以后我会注意一下自己的态度。”

  初夏其实也明白。

  教育小孩子,严厉是必不可少的,他没有做错,只是她忍不住心疼。

  坐在他的身边,她沉声:“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薄擎声音冰冷:“就像你说的,敢动我的儿子,我不会放过她。”

  “你有打算了?”

  “她能利用媒体,我当然也能利用,不过……”薄擎的声音微微拉长。

  “不过什么?”初夏好奇。

  “据我对她的了解,她根本没有这么大的能力找来这么多记者,我怀疑她背后有人帮她,而上次旭之在医院探听到她跟人通电话,说我手里,有他想要的东西。”

  “东西?什么东西?”初夏猜测:“难道是冲着百货大楼来的?”

  “也许吧。”

  “如果真的是冲着百货大楼,那会不会是你大哥二哥搞的鬼?”

  “二哥没这种心思,但大哥……”

  薄擎的话又说了一半,因为他还不能确定。

  初夏忽然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上,然后慢慢抓住他:“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一定要跟我说。”

  薄擎侧头凝着她,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我会的。”

  ……

  次日,薄擎的车大大方方的停在薄氏的正门门前。

  记者们在薄擎下车的时候一拥而上,保安马上拦住他们,他们七嘴八舌的不停质问,薄擎完全不予理会,就如同平常一样,大步走进薄氏的正门内,然后坐着电梯,直奔顶楼。

  郭睿站在电梯门口,见他从电梯走出,马上微微低头。

  “先生。”

  “视频都弄好了吗?”薄擎边走边问。

  “已经弄好了。”

  “发到我的电脑上。”

  “是。”

  薄擎走进总裁办公室,坐在大班椅上,将电脑打开,点开刚刚传来的那段视频。

  视频的内容正是那天初夏和佟毓在医院对面餐厅画面,他叫人处理了一下那些不能让人到的对话,大多都是他跟初夏的关系,然后剩余的,就是佟毓的真面目。他大概看了三遍,小心确认每一个细节。

  “叩、叩、叩。”

  “进。”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郭睿带着一个女人走进办公室。

  “先生,这位是博艺的梁记者。”

  “薄总你好,我叫梁婷。”梁婷简单的自我介绍,友好的伸出手。

  薄擎并没有跟她握手,而是看着她,总觉得她的脸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他也没有太在意,声音低沉平稳道:“梁记者你好。”

  梁婷的手虽然有些尴尬,但表情却非常自然。

  薄擎垂目看了眼她身旁的椅子:“请坐。”

  “谢谢。”

  梁婷收起手,坐在办公桌对面。

  “薄总,这次谢谢你答应让我们博艺来做你的独家采访,我现在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薄擎并没有答应。

  “我没有什么想要回答你的,但我可以给你一些东西。”

  他说着,将办公桌上的显示器反转,让她亲自过目,然后又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推到她的面前。

  梁记者看着显示器中的画面,听着初夏和佟毓的对话,再打开那份文件。

  “薄总真是准备的太齐全了,不过我还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薄擎看着她,稍稍思忖了两秒。

  “问。”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的结婚对象会跟初小姐那么相似?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

  薄擎眉梢微跳。

  “这应该跟这件事没有关系。”

  “不能回答吗?”梁记者大胆的激将。

  薄擎倒是有些佩服这个女人。

  他薄唇轻抿了一下,然后缓缓开口:“这不是巧合。”

  亲爱的美妞们,就快到月底了,有钻石的赶紧砸过来吧,让我看看我能不能冲冲榜,我也想体会一下钻石榜的感觉。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13章 薄擎的报复-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