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11章 一共两个-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10章 敢动我的孩子,我不会放过她-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方园长看着她的双目,心中莫名的恐惧。

  她想要移开自己的视线,但是眼睛却好像不受自己的控制,被她的神情吸引。

  初夏嘴角慢慢的又扬了起来。

  “方园长,我们也算认识一年了,我知道你为人还不错,如果你真有什么苦衷,可以说出来,我会试着去体谅。”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初夏的嘴角瞬间落下。

  女律师又犀利的开口:“既然方园长不肯解释清楚,那这件事我们一定会追究到底,你就等着收法院的传票吧,而凭我的实力,我很有信心能让方园长在监狱里好好的忏悔自己做过的错事。”

  “等等。”

  方园长突然对着初夏急切的祈求:“初小姐,这件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请你放过我,我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而且还是单身母亲,我的孩子只有我,他不能离开我,他不能没有我,请你高抬贵手,求你了。”

  “你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那为什么要对我的孩子做这种事?”初夏突然反问。

  方园长脸色煞白。

  初夏的表情绝不容忍。

  她又微微侧头,另一侧高达两米的男人突然一步上前。

  方园长吓的双腿往后一步。

  初夏道:“方园长,也许你是不得已,被人威胁,但是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人。我也会威胁,我也会无情,我也会狠毒,为了自己的孩子,我什么都可以做,所以如果你还是不肯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那我不仅要让你进监狱接受法律的制裁,还会让你的家人也不好过。”

  方园长彻底方寸大乱。

  男人突然大手一挥,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部都被他打翻在地上,而他长腿一抬,办公桌整个被踹翻。

  方园长吓的连呼吸都猛然遏制。

  初夏冷声:“这只是小小的警告,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方园长已经撑住不住了。

  “我说……我说……”

  初夏耐心的等待着她从实招来。

  方园长惭愧的垂下双目。

  “昨天有个女人突然来找我,她给了我一笔钱,还威胁我,如果我不帮她,她就马上绑架我的孩子,还说她的人就在我孩子的学校门口,就等着她的命令,我没有办法,我只好帮她,而她答应我,她不会伤害小昱,就只是抽一点血。我是亲眼看着他们抽的。他们真的没有伤害小昱,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那个女人叫什么?”初夏质问。

  “她没说,但是……”方园长看向初夏的脸:“她跟你长得很像。”

  初夏马上就可以确认,是佟毓。

  可是她为什么要抽小昱的血?

  她拿小昱的血做什么?

  “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求你放过我,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你放心,我很守承诺,而且还会叫人保护你的孩子不受他们的骚扰,但是方园长,你身为幼稚园的一园之长,你应该是最爱孩子,最应该保护孩子的才对,但你竟然对小孩子做出这样的事,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再做幼稚园的园长吗?”

  方园长看着打翻在地上的桌牌,看着上面刻着自己的名字,然后她抬起头,透过窗户看着在操场上玩耍的小孩子。

  她满目不舍:“我会请辞。”

  初夏也是第一次做这种残忍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原谅的。

  她没有后悔的转身,大步走出办公室。

  身后的一男一女跟着离开。

  ……

  初夏走出幼稚园后,拿出打给薄擎。

  “顺利吗?”薄擎开口就问。

  “很顺利,而且你的人很好用。”

  “你要觉得不错,我可以让他们跟着你,但我需要交换的东西。”

  “你想要什么?”

  “你应该很清楚。”

  “如果你想说孩子。那真的很抱歉,这不是我说能给,就能马上给你的。”

  “我算了一下时间。”

  初夏突然听不懂了。

  “你算什么时间?”

  “你上次的大姨妈是在14天前,最近这两天应该就是排卵期,今晚果然是个好日子。”

  初夏真是对他无语了。

  他竟然这么精准的掌握她大姨妈的时间,还算出了这种东西,他是有多想要孩子?还是他根本就是想要那个?

  “不跟你聊了,我要去医院找佟毓。”

  “果然是她做的?”

  “已经确认了。”

  “你过去吧,我已经安排好了。”

  “你安排什么了?”

  “昨晚不是说了,让你看看她的真面目。”

  “你不怕她会伤害我?”

  “以前是怕,但是现在,我觉得她应该不是你的对手。”

  初夏有种被夸奖的感觉,嘴角马上飞扬起来。心情很飘飘然。

  自从刘晟轩的那件事后,薄擎一有空就叫她锻炼身体,还教她一些简单的防身术,虽然她还只是个花架子,但对付普通的女人应该还是稍稍占据一点上风的,而这一次,她可不会柔柔弱弱的被人利用,被人欺负,被人蒙骗。敢动她的宝贝儿子,她必须好好的教训教训她,而且连教训的方案,她都精心设计好了。

  “我要上车了,晚上见。”

  “今晚我一定会准时下班。”

  初夏笑着将电话挂断,然后坐上车。

  “去医院。”

  “是。”

  ……

  初夏的车刚到医院,韩旭之就已经站在停车场,还亲自为初夏打开车门。

  初夏看着他,马上问:“小昱的检查报告怎么样?”

  “三嫂不用担心,小昱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韩旭之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有那么一点点的怪。

  初夏看得出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

  “小昱真的没事。”

  “真没事,我发誓。”

  “你别骗我。”

  “我确定我没骗你。”

  初夏还是觉得他不太对劲。

  韩旭之马上转移话题:“三嫂,三哥让我带你去找佟小姐。”

  初夏看向医院的大楼。

  “他说他已经安排好了,他到底安排了什么?”

  “三哥其实什么都没安排,就是在那个孩子入院后,每天都密切关注着这对母子,然后发现了一些小细节。”

  “小细节?”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初夏跟着韩旭之走进医院,然后带着她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并让她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内,打开电脑,上面立刻出现一个监视镜头,正是佟毓所在的病房,而现在医生刚刚查完房,她关上门疲惫的躺在陪护床上,好似彻夜未眠,十分劳累的样子。

  “为什么叫我看这个?”初夏不解的问。

  “三嫂,别急,接着看。”

  初夏耐着性子继续看,大概在十分钟后,病床上的宝宝开始哭闹。

  佟毓并没有理会,翻身继续睡。

  宝宝还是不停的哭闹,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喘气也越来越重,佟毓最终受不了,一脸气愤的起身,走到病床前,拿过放在一旁备用的手帕,塞进了小婴儿的嘴里,声音立刻就减小了一大部分,而佟毓好像非常习惯这样的事情,脸上还露出了笑容,然后她继续躺在床上睡觉。

  初夏不可置信的双目变的越来越愤怒。

  “她……她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一个只有五个月大的小婴儿?”

  “这个孩子因为病痛的折磨所以总是哭闹不停,在他入院的那天,我就检查出。他的身体里有少许安眠药的成分,可能是在医院她没办法继续给这孩子用药,又不能让这孩子太安静,所以晚上故意让这孩子不停的哭闹,让人知道这孩子病得很重,而到了早上查房后,她都会这么做,让自己睡上几个小时,再继续让这孩子哭闹。”

  初夏完全用一双憎恶的眼神看着电脑屏幕中的佟毓。

  “她可真会做戏,说什么为了孩子,她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孩子。”

  “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有什么好在乎的。”

  韩旭之说完这句话,脸上也露出了憎恶的表情。

  初夏这次可真是看清了这个女人。

  她的真面目真是让人恶心。可是她又偏偏长着一张跟自己这么相似的脸,更加让她痛恶。

  猛然从椅子上站起身。

  韩旭之有点担心。

  “三嫂,你别冲动,冲动是魔鬼。”

  “我没冲动。”

  “可是你一脸冲动的样子。”

  “我这是在生气。她不是想睡觉吗?我就偏偏让她睡不成。”

  初夏说着,拿出,拨通那串她没有记录的号码。

  电话拨通了很长时间,初夏盯着显示屏中的监控画面,看着佟毓烦躁的起身,拿起,然后面对着,勾起嘴角。

  “喂,初小姐?”

  初夏听到她的声音,眉头隐隐闪动。

  她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用非常温柔的声音,轻轻道:“佟小姐,你上次跟我说的事,我想了又想,我能再跟你见一次面吗?”

  “当然可以。”

  “那我们约在医院对面的餐厅怎么样?”

  “好。”

  初夏刚要挂断电话,佟毓突然又叫她:“初小姐。”

  “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我就是想说,谢谢你。”

  初夏真的差一点就讽刺的笑出声。

  “我们一会儿见。”

  “好的。”

  挂断电话后,初夏的眼神就格外犀利。

  韩旭之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简直就是一副想要吃人的模样。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看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极为的不愤,但是三嫂的这个模样,他怎么觉得跟三哥生气的时候非常像呢?果然是夫妻,被同化的好快。

  ……

  餐厅。

  初夏走进去的时候扫了一眼,挑了最角落的桌子坐下。

  服务员微笑的走过来。

  “小姐,您需要点什么?”

  “给我来杯水。”

  “好。”

  “我要最大杯的水。”

  初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带着咬牙切齿的韵味。

  服务员有些不明白。

  她很渴吗?要那么大杯的水干什么?

  初夏见服务员有些晃神,马上提醒:“快一点可以吗?我急用。”

  “哦,好的,请稍等。”

  服务有些莫名的马上去倒水。

  果然是大杯的水,几乎可以媲美中小型的茶壶。

  初夏将水放在自己的右手边,双目看着对面的空位,估测着最完美的角度。

  不一会儿。

  佟毓来到了餐厅。

  她看到初夏,急急忙忙的走过去,然后微笑着坐在她的对面,正要开口说话,初夏快准狠的拿起那一大杯水,用力的泼在她的脸上。

  瞬间。

  佟毓满脸满身都是水,漂亮的头发像海带一样贴在脸上。

  她有些蒙,双目怔怔的看向初夏。

  初夏对着她微笑,那么美丽的微笑。

  佟毓一瞬间愤怒,双目隐隐露出怒气,却又死死的在桌底握着拳头,继续装无辜:“初小姐,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只是小惩大诫。”

  “你……你在说什么?你太过分了。”

  “我过分?”

  初夏的双目充满愤怒:“如果有一个人在暗地里下药迷晕你的亲生儿子,还偷偷抽取了你亲生儿子的血,不知道拿去做了什么,你还会觉得一杯水太过分吗?我没有把杯子砸你脸上,你就应该庆幸了。”

  佟毓听到她的话。满脸的震惊。

  原本以为她柔柔弱弱,满脑子都是那种可笑的善良,没想到一碰到她儿子的事,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完全不像上一次的她。可她是怎么知道的?她是怎么发现的?

  “初小姐。”

  佟毓一脸的愧疚,连忙解释:“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也是迫不得已。”

  “说吧,说你怎么迫不得已?”

  “我……”佟毓用手擦着脸上的水,一脸纠结:“我因为嫉妒你,所以找人调查了你,我查到小昱是你和擎的儿子,我一开始很震惊,然后很生气,他竟然在跟我结婚的时候就已经跟你有了孩子,但是最后,我想到你的儿子跟我的宝宝身体里流着同样的血,骨头里有着同样的骨髓,所以我就做了这样的事。我真的没有害人之心,我就是想抽他的血,看看是不是跟我宝宝的骨髓匹配,如果是匹配的,他就可以救我的宝宝一命。”

  “救你宝宝一命?”初夏有些不太明白的重复。

  “对,我的宝宝有很严重的地中海贫血,他需要骨髓移植,可是他的血型很特殊。一只都没有找到匹配的骨髓,所以在知道这件事后,我有了这种想法,我怕你舍不得自己的孩子,所以偷偷的抽了他的血,去做骨髓配对。我真的只是想要救我的宝宝,我没有恶意。你也是一个做母亲的女人,你为了自己孩子都可以这样愤怒的来找我,你一定能够体谅我想要救宝宝的那种心情。”

  初夏看着她那张悲痛的脸,真恨自己刚刚只要一杯水。

  “你别装了行吗?”她真的看够了。

  佟毓的脸一震。

  初夏厌恶道:“你暗中盗取我的儿子的血,应该不只是想要他的骨髓,还想鉴定他到底是不是薄擎的亲生儿子,如果是他亲生的,你就可以拿着证据光明正大的威胁他,还可以利用这件事来炒作,更可以卖给八卦记者大赚一笔,甚至可以以此来操控薄擎,操控我,让你谋取更大的利益,对不对?”

  佟毓的阴谋被她揭穿,脸上的悲痛开始挂不住。

  初夏接着又道:“你根本就不爱你的宝宝,你只是想要利用他来牵制薄擎,利用他来向薄擎索取钱财,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明知道他的出生注定会死亡,明知道他的出生注定会痛苦不堪,可是你却还是强行把他生了出来。让他饱受煎熬,你还利用了自己妹妹的肚子,你根本就不配做一个母亲,不,你连女人都不配做,你就是个畜生,你连畜生都不如。”

  佟毓被她骂的终于露出了本性。

  “你说我连畜生都不如,那薄擎呢?他玩完了我,就那么一脚把我踢开,连半毛钱的抚恤金都没给我,像他这种人又是什么?”

  “我不准你说他。”初夏愤怒。

  “呦,生气了?”

  佟毓拿出纸巾,一边擦着脸上的水,一边讽刺道:“薄擎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你这么迷恋他?你可能不知道吧,在美国,薄擎可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多少人都恨他恨得想弄死他,我当然也是其中之一。当年他设计陷害我,让我一分钱都没捞到就不得不跟他离婚,那之后,我受了多少苦你知道吗?是他把我惯出了没有大房子大床就无法入睡的脾气,是他让我习惯了挥金如土,被人宠溺,可是他却狠狠的把我抛弃,那种从天堂掉进地狱的感觉。我想你一定怎么都感觉不到吧?因为你是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的初家大小姐,还嫁给了薄家这个豪门,你一定不知道什么是人间疾苦?真是让人羡慕,明明拥有同一张脸,命却那么不同,我真是太可怜了。”

  “闭嘴。”初夏厉声。

  “怎么?不爱听了?”

  佟毓擦干脸上的水后,又拿出粉饼来补妆。

  “既然都已经暴露了,那我就再说几句你更不爱听的话吧。”她扣上粉饼,嘴角邪魅的微笑:“就像你刚刚说的,那个孩子就是我利用的筹码,反正也不是我的亲生儿子,更不是我自己去受苦受罪,死活也跟我没什么关系。能利用干嘛不利用?其实一开始我还是有些不安,也没有十足的把我,因为薄擎这个人真的太冷酷太无情了,我不认为一个孩子就能让他心软,但是我看到了你,我看到你那么善良,那么单纯,那么愚蠢,我一下子就信心满满。呵呵呵……”她那么开心的笑着:“我就坦白跟你说了吧,我就要拿这个快死的孩子来威胁你们,如果你忍心看着他在我这里受苦,那就当做我刚刚什么都没说过,但是如果你不忍心,那就去好好的劝劝薄擎,叫他乖乖听我的,给我我想要的东西。”

  “你真无耻。”初夏咒骂。

  “如果无耻能够拿到钱,那就无耻吧,反正我这辈子注定无儿无女,装得那么圣洁给谁看?但是你就不一样了,你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你有一个可爱的儿子,你可一定要给你的儿子做个好榜样,千万别像我一样,见死不救,也变的这么无耻。”

  初夏实在是忍无可忍。

  她抬起手,重重的甩了她一个耳光。

  “啪——”

  声音那么响亮。周围的几张桌子都清楚的听到,转头看向这边。

  佟毓刚刚整理好的妆容和头发又被弄乱了。

  她转回头,双目怒瞪着初夏。

  “敢打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初夏还没有反应过来她这句话,她就突然站起身,然后抓住她,哭着大声嚷嚷:“姐,求你了,不要抢走我老公,我不能没有他,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能没有他,你是我的亲姐姐,你为什么非要抢走我的老公?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姐,你把老公还给我。把我老公还给我,还给我……”

  初夏看着她的胡搅蛮缠,看着周围人的视线和议论纷纷的声音。

  还以为她会怎么让自己后悔,原来又是这种苦情戏。

  还好她做了准备。

  立刻冷着一张脸,完全没有一丝慌乱。

  初夏震声道:“他根本就不是你老公,你能不能从你的幻想中清醒过来?他从一开始爱的就是我,是你打扮成我的样子爬上他的床,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到底还要装成我骗多少男人?说什么你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你肚子里怀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佟毓有些傻眼。

  她完全没有想到初夏会跟她一起演戏。

  初夏接着一把拉开她的手:“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初夏就转身大步潇洒的走出餐厅。

  佟毓尴尬的站在那里。

  餐厅的人都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她实在是没办法继续装下去。只能拿着包包,快速的跑出餐厅。

  初夏坐在车上看着她的样子,心中的气焰还是没有完全消退,不过也算报了仇。

  “开车。”她命令。

  “是。”

  ……

  薄氏顶楼。

  薄擎坐在办公桌内看着大量关于薛家饭店的资料。

  其实薛家表面看着光鲜亮丽,但是因为柳子衿杀死公公的事情让薛家受到不小的打击,舆论到现在还没有结束,而薛荆辰又为了救柯家,也花了不少钱,所以薛家现在已经变的外强中干,还好薛荆辰处理妥当,稳住了局面,不过还是需要长时间的慢慢恢复。

  “阿睿。”

  “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我们手里还有多少移动资金?”

  “只剩三千万。”

  听到这个数字。薄擎竟然忍不住抿了下双唇。

  又是三千万。

  他跟这个数字还真是有缘。

  “先生,三千万根本就没办法收购薛少手里的股份,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我美国还有几套房子。”

  “要全卖了吗?”

  “我住的那一套留下。”

  “是。”

  “筹够钱后,按照我的吩咐去做。”

  “知道了。”

  “要快,别耽误时间。”

  “是。”

  “出去吧。”

  “是。”

  郭睿离开办公室,薄擎向后靠着办公椅,双目深邃的开始计划怎么拿下薛荆辰。

  就在他稍稍有些蹙眉的时候,办公桌上的响了两下。

  他拿出,打开一个新消息。

  为了能更好的保护初夏,他让跟在她身边的那两个人时刻关注她,并且每个小时都要发一条消息向他汇报,而这一条消息里面没有文字,只有一条偷拍下来的小视频,角度很好,画面清晰,声音也录了进来,他清楚地看着初夏泼佟毓一脸水,更清楚的听到初夏说出那些话。

  眉间的沉重瞬间消失。

  果然是小看她了,这个视频他一定要珍藏。

  把视频保存后,拨通初夏的。

  “我早上不是刚给你打过电话,你怎么又打过来了?”

  “我想夸夸你。”

  “夸我?夸我什么?”

  “夸你的演技,可以去做演员了。”

  “什么演技?”

  “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你好自为之吧。”薄擎重复着她最后的台词。

  初夏立刻炸毛:“你监视我?”

  “我只是担心你。”

  “你根本就不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但我更担心你。”

  “你就是不相信我,总是小看我,以为我好欺负,以为我什么都做不成。”

  “我是太在乎你了,所以才会这么紧张。”

  “嘁……”

  初夏的怒气很明显因为他简单的一句话而化成了绕指柔。

  “今天晚上什么时候回来?”她问。

  “这么着急?”

  “你的脑袋能不能不要总是想那么多,我有重要的事想跟你商量。”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只有一件事。”

  “正经点。”

  “我一直都很正经。”

  “不跟你说了。”

  “夏夏……”

  薄擎突然深深的叫着她,声音无比的温柔。

  “干嘛?”初夏又问。

  “我爱你。”

  薄擎说出这三个字后,里的初夏沉?了很久。

  上一次就被她躲过了,这一次他绝对不能被她躲过,所以他又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知道了。”

  初夏想要打住他,但是薄擎却好像说上了瘾,完全停不下来。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初夏实在是受不了,赶紧挂断电话,但在挂断之前,她也说了三个字。

  “我也是。”

  薄擎回味着这三个字。

  怎么说呢?

  虽然很开心,很甜蜜,但还是被她给逃过了。

  ……

  晚上准时回到家。

  初夏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小昱吃的非常开心,而且吃的非常饱,马上就开始犯困,然后就躺在床上早早的睡了。

  初夏收拾好碗筷回到房间。

  薄擎还真洗完澡,半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等着她。

  初夏看着他的那张俊逸的脸,看着他那双幽深的双目,看着他那两片抿着的双唇,她一步一步走到床边,一条腿跪在床褥上,然后慢慢的靠近他,接着,她的手轻触他的胸口,主动将唇迎上他。

  薄擎非常从容,准备迎接她的亲吻。

  但是初夏的唇却故意停在他的唇前,嘴角勾勒的那么媚惑。

  “有件正事跟你谈。”

  “现在不谈正事,只谈私事。”

  “好吧,就谈一谈你跟我,跟佟毓,跟那孩子,之间的私事。”

  “你这算是临阵脱逃呢?还是临阵退缩呢?”

  “别急嘛,漫漫长夜,我们先说正事。”

  “好。”薄擎宽容:“给你十分钟。”

  “十分钟太少。”初夏不依。

  “那就五分钟。”

  “你……”

  “三分钟。”

  薄擎很会玩这一套,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初夏的唇突然向前,吻了一下他的唇,然后又用鼻子蹭了蹭他的鼻子,大胆的撒娇:“一个小时。”

  薄擎有些犹豫。

  初夏又吻了他一下:“包括洗澡在内。”

  薄擎瞬间破功。

  “成交。”

  初夏好像大获全胜一般,开心的攥着拳头,然后坐在他的身边,开始跟他谈正事。

  “今天我见佟毓的时候,她已经跟我坦白了,就是要拿孩子来威胁你,当然,她也知道自己威胁不了你,所以就打我的主意,而我也承认,我确实不忍心看着她那样折磨那个孩子,怎么说他都是你的骨肉,就算不是你的,我也还是不忍心,所以我决定把孩子从她的手中抢过来。”

  薄擎听的颇有兴致。

  “你想怎么抢?”

  “当然是用正当的手段。其实从根本上说起来,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她的,只要找到她的妹妹,说服她的妹妹,让后让她妹妹把孩子交给我们抚养,这样她就没有办法利用孩子来威胁我们,而那个孩子虽然不能健康的长大成人,但是在我们的这里,他可以平静的度过最后的一段人生,至少,他可以少受一点罪。”

  薄擎点了点头。

  “我会让阿睿尽快找到她妹妹。”

  “你同意我的提议?”

  “你的想法很好,为什么我不同意?”

  初夏慢慢开始得意,薄擎却又道:“而且我不想耽误时间,今晚真的很重要。”

  初夏瞬间?着一张脸。

  “你就那么想让我再帮你生一个孩子?”

  “不是一个。”

  “啊?”

  “马场那次是一个,今天这次又是一个,这种事情一定要算清楚,一共两个。”

  “两个?”

  我觉得今天这章算是比较甜蜜的,而且还很爽,如果大家喜欢这样的章节,以后就多多写,要让初夏彻底变得帅气又霸气,当然,三叔要更帅气和霸气。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12章 妈妈,我可以救人-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