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09章 把他还给我-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08章 擎,他真的是你的孩子-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薄擎看着韩旭之,等着他继续。

  韩旭之打开桌上的检查报告,脸色从来都没有这么沉重过。

  “虽然只是初步检查,但是这个不到五个月的小婴儿是我见过的,最多病症的病患,而且从他的检查报告上和紧急调来的病例上就可以看出,这个孩子是人工受孕,在受孕之前,精子在保存不完善的情况下已经出了问题,并不适合受孕,如果受孕这个孩子将来一定不会健康,但是她却还是接受了受孕,所以我才说这个女人真是太狠毒了。这个孩子在还是一颗精子的时候就已经病变了,他的出生注定饱受煎熬,而且活不到一岁,并且在出生的那一天开始,他就会受到病痛的折磨,无时无刻,直到他被折磨的体无完肤,痛苦死亡为止。我真不明白,这个女人身为一个母亲,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她怎么能忍受让自己的孩子受这么大的苦?就算再想要孩子,再有苦衷,也不应该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韩旭之身为医生,他珍惜每一个生命,但是他痛恨这样的事情,不负责任的生下孩子,就算他小的什么都不懂,也不应该让他这么痛苦。真的太残忍,太恶毒了。

  薄擎听完之后,脸上没有什么动容,眸色却有些深沉。

  “你的意思是,这个孩子活不到一岁?”

  “如果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三个月都很难撑下去。”

  “能治吗?”

  “这……这……额……”

  韩旭之非常纠结,也不知道是嘴巴不听使唤,还是脑子反应不过来。

  薄擎倒是很有耐心,一直等着。

  韩旭之最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唉……这个孩子的病是一个问题,但是他实在是太小了,他根本就经受不起一次又一次的大型手术。他会死在手术台上,况且他的病就算神奇般的被治好了,也变不成一个正常的孩子。”

  “为什么?”薄擎问。

  “他有脑瘫的症状,而且病情非常快。还不只这一种病,他还有很严重的地中海贫血,他的心脏下面还缺了很大一块,一直都没有长上的迹象,还有……哎呀,总之太复杂了,真的太复杂了。”

  薄擎听的终于蹙起了眉头。

  韩旭之越想越生气。

  “那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的把孩子生下来?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不可能检查不出来,她肯定是在知道的情况下还是执意生下这个孩子。可是这就不对了?她为什么要生下来?不仅孩子受苦,大人也会跟着受苦。她就这么想要这个孩子?难道不是因为她太恶毒,是因为她无法放弃?可是这明摆着不可能有好结果啊?”

  “她不是孩子的母亲。”

  薄擎的话让韩旭之短路了两秒,然后才震惊的反应:“啊?”

  “她以前生过一场大病,我带她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她根本就不可能会怀孕,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

  “那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我也想知道。”

  “我明白了,交给我吧。”韩旭之点头之后,又问:“三嫂知道这件事吗?”

  “她知道。”

  “她没生气?”

  薄擎冷目看他。

  韩旭之马上憨笑:“三嫂的气度是所有女人都比不了的,她一定不会生三哥的气,一定会体谅你。”

  薄擎从椅子上站起。

  “这个孩子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

  薄擎转身走到办公室门口,在打开房门的时候,佟毓再一次扑向他:“擎,你一定要相信我,他真的是你的孩子,真的是你的,真的……我没骗你,我真的没骗你……”

  薄擎再一次将她拉开。

  “你不是要跟我解释吗,好,跟我走。”

  说完,他就大步迈开。

  佟毓小碎步跟在他的身后,跟着他上了他的车,但却不是坐在副驾驶,而是后车座,他们一前一后,他连看都不愿意看她。

  上车后。薄擎的双唇紧紧的抿着,并没有开口,一直等着她的解释。

  佟毓也沉?了一会儿,然后才张开双唇。

  “他真的是你的孩子,还记得你喝醉的那一次吗?我们玩的很激烈,我就是在那次偷了你的东西,然后冷冻了起来,而在一年前,我让我妹妹帮我代孕了这个孩子。他真的是你的孩子,我都还没有给他起名字,就等着你帮他起呢。”

  薄擎完全冷漠。

  佟毓抓着驾驶座靠近他。

  “你还是不相信吗?你可以做亲子鉴定,他真的是你的孩子,你的亲生骨肉。”

  “这孩子从出生之前就有问题。你知道吗?”薄擎突然冷冷的问。

  佟毓的脸色骤变。

  “我……我知道,在做手术的时候医生就告诉我,我偷精子时因为没有保存的特别完善,所以有些问题,但是我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我忘不了你,我好想你,我想要一个我们的联系,所以我才会找我的亲妹妹,至少我跟他还是有血缘关系的,我是真的……”

  “别再装了。”

  薄擎的声音那么冰冷,他微微侧头,幽深的双目没有半丝情感。

  佟毓第一次看到他这种眼神。

  以前的他,每一次看到她的时候都是那么的深情,虽然在深情中还夹杂着一些迷茫,但他永远都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体贴,就好像把她当成全世界最珍贵的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可是现在,他竟然这么无情的看着她,就好像在看着这世界最厌恶的东西一样。

  呵呵……

  她失笑的落下脸上所有的可怜。

  “你变了。”

  “我从来都没变。”

  “你以前对我很温柔。”

  “那是因为你长了一张跟她很像的脸。”

  “我这几天调查了一下那个女人,她跟你的关系可真是够复杂的,怪不得你那时会接受我,还对我那么好,原来是因为你没办法得到她。不过我很好奇,她为什么又跟你在一起了?是你用了什么手段吗?我记得你的手段一向都很高明,就像你设计好跟我离婚一样。”

  薄擎不想回忆以前的事。

  “这次你又想要什么?”他直接质问。

  佟毓嘴角微扬:“我把钱都花在那个孩子的身上了,我希望你这个做父亲的,能给我一些赡养费。”

  “想要多少?”

  “我听说你最近接管了薄氏,如果我还是你妻子的话,似乎可以得到你一半的财产。”

  薄擎听到她的话,竟然那么的平静。

  他早就猜到了。

  这个女人的出现一定是为了钱,而她的胃口总是一次比一次大。

  “一千万。”薄擎突然说出这个数字。

  “这么点钱就想打发我?”

  “这是最后我施舍给你的。”

  “施舍?”

  薄擎的双目正视着前方,话语极其有力:“不想要的话,就滚下去!”

  佟毓看着他的背影。

  虽然他说他没有变,但是在她的严重,他就是变了,变得冷漠,变得无情,变得小气。才一千万。她做了这么多就只这点钱?怎么可能?

  她伸出手,打开车门,走下车之前丢了五个字给他:“你会后悔的。”

  “砰!”

  车门被关上,薄擎马上启动引擎,将车开走。

  佟毓站在停车位前,看着他开走的车尾,脸上露出了阴邪的笑容。

  ……

  初夏在公寓里完全坐立不安。

  天色渐渐越来越?,时钟都已经指到了十点,可是薄擎还是没有回来。

  他还在医院吗?

  他跟那个女人会说些什么?

  他……不会不回来了吧?

  一想到这个,心脏就开始有些难受,不过还好,公寓的门被打开了,薄擎终于回来了。她马上整理自己担心的表情,笑着迎接他。

  “回来啦。”

  “嗯。”

  薄擎只是简单的回应,但是他的身体却热情的拥抱住她,亲吻住她,还把她压在了床上。

  初夏双手推着他的胸口。

  “怎么了?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是不好。”

  “孩子怎么样了?”虽然还有更好奇的事,但她真的很担心这个。

  “暂时不会有事。”

  “暂时?”

  薄擎没有回答,再次亲吻上她,手也开始去脱她身上的睡衣。

  初夏双手用力,再次将他推开。

  “暂时是什么意思?说清楚。”

  薄擎的脸色很沉重。

  那个孩子的事情原本他是不在意的,但是听韩旭之说完后,他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动容,可能是跟她一起久了,那颗石头做的心也慢慢的变软了。

  “夏夏。我问你,如果你怀孕的时候,知道自己的孩子生下来会十分痛苦,根本就没有救活的希望,你还会将他生下来吗?”

  初夏被问的非常为难。

  “不能治吗?”

  “他注定会死,而且会非常痛苦。”

  初夏的脸色也跟薄擎现在的一样,非常沉重,而且非常沉痛。

  “我……”她犹豫的张开口,许久过后,她回答:“我会带着对他的愧疚,选择流掉他。”即使她想要让他看看这个世界,看看她这个妈妈,但是不行,她不能因为自己的想法而让他来到这个世界受苦,她必须考虑现实的问题,而现实总是她无法承担得了的,所以她要带着愧疚,一定要带着对他的愧疚,残忍的放弃他,带着罪孽,继续幸福的生活。

  薄擎听着她的回答,再次吻上她的唇,但是这个吻,很苦涩。

  初夏意识到了:“那个孩子的病治不了吗?”

  “旭之说他最多只能活三个月。”

  “三个月?怪不得她说希望你能多陪陪孩子。”

  “她的目的不是这个,她是为了钱。”

  “钱?”

  薄擎的冷目又透出寒芒。

  “她在做手术之前就知道这个孩子会有问题,可是她却依然还是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哪怕他只有几个月的生命,她也要利用他来威胁我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个女人跟傅雪和柯瑜不同,她很有手段,如果她找你,你绝对不可以跟她见面,而她如果找到你,你也不要听她的话,离她远远的。”

  初夏根据薄擎的话想象着这个女人。

  她拥有着跟自己同样的脸,她做的事情就好像是她在做一样。

  小孩子是这世上最无辜的,他无法选择自己的来去,无法选择自己的健康。在生下小昱后,她每天每天都看着小昱娇弱的身体,她真的无法想象,佟毓明知道那个孩子会受尽折磨,竟然还利用他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她怎么可以这样?她太残忍了。

  “我会离她远远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尽力救救那个孩子。”初夏请求。

  “我会的。”薄擎答应。

  初夏想要微笑,但嘴角却扬不起来。

  薄擎吻着她,不停的吻着她。这一夜,很痛,真的很痛……

  ……

  日子看似恢复了平常。

  薄擎每天按时上下班,偶尔熬夜加班。初夏每天都奔走在初诚和马场。两人虽然都很忙,但是晚上都会回家,日子过的很幸福。

  不过他们都知道,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简单单的过去。

  这一天初夏坐在办公室里整理着最近一个月的财务报表,还有马上就要买进的一些施工材料。她繁忙的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快到下班的时间了。但是还有太多的东西没有处理,她只好快速的整理一下,准备拿回公寓,却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进。”她应声。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新来的秘书小秦急急忙忙走到办公桌前。

  “初总。”

  初夏对这个称呼非常不适应,但现在她接管了公司,必须让自己有一些威严。

  “什么事?”她郑重的问。

  “外面有个人女的找您。”

  “女的?叫什么名字?”

  “她说她姓佟,跟你长得特别像,我刚刚还以为您会分身术,吓了一跳,她是您的双胞胎姐妹吗?”可是她记得,他们初总好像只有一个弟弟吧?

  初夏的脸色很沉。

  “我没有双胞胎姐妹,你告诉她,我很忙,没空见她。”

  “哦,好。”

  “还有……”初夏叫住小秦:“以后她再来找我,都说我没空。”

  “知道了。”

  小秦走后,初夏的脸色更加阴沉。

  这个女人怎么总是来找她?

  上次被她看到她跟薄擎在一起,应该是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而她虽然不是公众人物,但在这个圈子里,也算是小小的有那么一点点的名气,只要稍微查一查就会知道她是薄家的孙媳妇,当然,在外界她依然还是薄家的孙媳妇,就凭这一点。她就会发现薄擎跟她的复杂关系。她该不会是看中这一点,想算计她什么吧?

  原本工作就忙的焦头烂额,还要防备着她。好累啊。

  初夏故意拖延了下班的时间,也叫小秦帮忙查看公司门口和附近有没有佟毓的身影,确定没有,她才安心的离开初诚,准备回公寓,但这个女人好像知道她在故意躲着她,自己也躲了起来,等她出现了,她才跟着出现。

  “初小姐。”

  听到这个声音,初夏眉头蹙了一下,然后转身微笑的看向佟毓。

  “佟小姐,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

  “我在等你。”

  “等我?”初夏故意装傻。

  “我有事想跟你谈,能找个方便的地方,坐下来聊聊吗?”

  “额……”初夏一脸为难,她垂目看了下自己手中的一叠文件:“你也看到了,我是真的很忙,如果你找我是想谈薄擎的事,我觉得我没什么好说的,对不起,我先走了。”

  她说完就去拦出租车。

  心中又一次悔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学开车,不然这种时候就能从地下停车场直接开走了。

  果不其然,车没拦到。反倒被佟毓拦了下来。

  “初小姐,我就耽误你几分钟,就几分钟。”

  “我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求你了,求你了……”

  佟毓悲声哀求着,突然抓着她的手,跪在了她的面前。

  周围路过的人全部都看向这边,初夏非常尴尬,她的手用力挣脱却怎么都挣脱不开她的手,周围围观的人有的已经拿出想要录下来,发微信,初夏不想被人当成八卦对象,被逼的没有退路,只能妥协:“好,我跟你谈,你快点起来。”

  佟毓马上笑着站起身。

  初夏看了眼对面的咖啡店。

  “我们去喝杯咖啡吧。”

  “好。”

  ……

  两人来到咖啡厅,一下子就引来很多人的眼球,因为她们长得太像,拥有几乎相同的漂亮脸蛋儿,不过初夏不想成为焦点,所以找了一个非常偏僻的角落跟她一同坐下。

  “你想谈什么?”初夏先开口。

  “我知道你跟擎现在的关系。”

  “然后呢?”初夏学着薄擎的沉稳,平静的问。

  佟毓很会揣摩人心。

  她看着初夏对自己的态度,大概就明白了:“擎一定对你说了我是个贪慕虚荣,嗜钱如命的女人。我不否认,我的确就是这样,我从来都不觉得喜欢钱有什么不好,毕竟这个世界就是需要钱来让自己生存下去。我们少了什么都不能少了钱,但是……”她稍稍停顿,营造着感伤的气氛:“在有了孩子以后,我多多少少都改变了一些,我觉得比起钱,孩子真的更重要。你也是一个做母亲的,我想你能体会我现在的感受。”

  初夏对于孩子是没有任何抵抗的。

  她有些心软,也很生气。

  “你的事我的确听说了一些,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而且他在变成胚胎之前就被确定不健康,他不应该以这样的形式被生下来,可是你为什么还要让他出生?为什么还要让他到这个世界受苦?”

  佟毓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咖啡杯。

  她垂下双目:“同样身为女人,同样身为他的女人。我觉得你应该能够理解我。他真的很有魅力,而且对我太好太好,在被他离婚以后,我就一直想着他,我后来才发现我爱上了他,我不能没有他,所以为了创造出跟他的联系,我自私的去求我妹妹帮我生出这个孩子。”

  “等一下,你刚刚说什么?被他离婚?”初夏有点不太理解这几个字。

  “你不知道吗?我们离婚是他设计陷害我,然后他丢了一笔钱给我,就抛弃了我。”

  陷害?

  初夏稍稍有些疑心,但还是相信薄擎。

  她告诉自己不能被她诱导,再次郑重道:“我时间真的不多,我希望你能直接的告诉我,你想跟我谈什么?”

  佟毓见她不太好对付。

  她稍稍思忖了一下,双手又握了握那杯热热的咖啡。

  “其实我找你,就是想让你把擎还给我。”

  “还?”初夏重复着这一个字。

  佟毓点头:“是,我希望你能把他还给我,但我不奢求他能完完全全的属于我,哪怕是假的也可以,我只是想要在宝宝还活着的这段时间,跟他一起陪宝宝度过这段难熬日子,就像真正的一家人一样,我答应你,只要宝宝他……他……”她的声音突然哽咽:“只要他离开了,我马上把他还给你。”

  初夏看着她的眼泪想着那个孩子。心中剧烈的动荡。

  “初小姐。”

  佟毓放开紧握着的咖啡杯,抓住她放在桌前的双手。

  “有些话我藏在心里一直都不想说,我是一个不完整的女人,我这一生都不可能有孩子,更不可能有一个跟他共同的结晶,我知道我做这件事有多么的残忍,我也知道我自己有多么的自私,但是我真的好爱他,我好想跟他像平常的夫妻一样,生儿,育女,把他们养大,看着他们成人。我真的好想体会一下这样的生活。这是我最大的心愿,所以求你了,就先把他还给我,宝宝活不了多久,我很快就回把他还给你,就让我跟宝宝幸福的拥有他一段时间,求你了……求你了初小姐……求你了……”

  初夏听着她的话,心中的动荡越来越剧烈。

  她是个女人。

  她能够体会一个女人想要孩子的心里,可是……可是不行!

  她用力扯开她的双手。

  佟毓一脸的慌张。

  “初小姐,只是短短的几个月,求你了,求你了……”

  “对不起,这不是我能答应你的事。”

  “我发誓我不是想要独占他。真的就只是几个月,我什么都不要,就只是想要给宝宝一个爸爸。”

  初夏站起身。

  “真的很抱歉,我先走。”

  “初小姐,初小姐……”

  初夏急急忙忙的离开,佟毓叫了她几声,并没有追过去,而初夏走出咖啡厅的时候,她脸上的凄楚瞬间消失,随之还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她优雅的坐回椅子上,拿起桌上的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

  包包里的这之后响起。

  她拿出,接通放在耳边。

  “喂?”

  “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我刚刚见过那个叫初夏的。也稍稍的试了她一下,应该可以利用,不过我需要更多她详细的资料。”

  “刚好,我刚查到一件事,应该能帮到你。”

  “什么事?”

  “初夏的儿子,是薄擎的种。”

  “什么?”

  佟毓惊讶之后嘴角满是嘲讽:“他们两个竟然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这个消息如果买给八卦记者,一定可以大赚一笔。”

  “别想着那些蝇头小利,还是想想怎么处理好这件事吧。”

  “放心,我一定帮你拿到你想要的。”

  “那就这样。”

  “拜拜。”

  电话挂断后,佟毓放下,再次拿起咖啡,慢慢的饮。

  ……

  薛家这一次的宴会设置在海边。

  从下午一直到晚上,即使海风都已经冷的让人打哆嗦,却还是有一群女人穿着性感的比基尼包围着薛荆辰,不过薛荆辰却不像以前那样跟女人亲密的搂抱在一起,而是跟她们保持着一点小小的距离,谈笑风生。

  一个侍应生穿着制服走过来,对他微微低头。

  “薛少,薄氏的薄总在对面酒店请您过去。”

  “薄三?”

  薛荆辰稍稍有些惊诧:“他找我做什么?”

  “薄总没说,就是请您一定要过去。”

  薛荆辰看着对面的酒店。

  无事不登三宝殿,那个男人也有亲自找他的时候?有意思,过去看看,看看他有什么事想求他。

  “把我的衣服拿来。”

  “是。”

  侍应生马上去拿衣服,薛荆辰身边的美女不乐意了。

  “薛少,这就走了?再玩一会儿嘛。”

  “谁说我要走,我去去就回。”

  “那我们在这等你。”

  “我告诉你们,一个都不能少。”

  “薛少真讨厌,这么贪心。”

  “哈哈哈……”

  薛荆辰的谈吐还是跟以前一样玩世不恭,但他却已经不再去碰她们。笑着穿好衣服,然后坐着车过去对面的酒店。

  三楼餐厅包间。

  薄擎已经入座,手中拿着高脚杯,轻抿杯中的红酒。

  “今天早上起得晚,没想到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薄氏的首席总裁竟然亲自来找我,真是太让我感到荣幸了。”

  薛荆辰夸张的说着,坐在薄擎的对面。

  薄擎的脸上平淡如常。

  他继续喝着杯中的红酒,好似没有看到他一般,完全无视他。

  薛荆辰倒是不介意。

  他也拿起桌前的高脚杯,少许的喝了一口,然后道:“你今天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薄擎染着红酒的薄唇微抿,然后缓缓开启:“薄氏的股份,你开个价。”

  薛荆辰立刻明了。

  “看来我收到的消息没有错,你在暗中收购薄氏的股份,你想吞了你的父亲的基业,自己做薄氏最大的股东,然后利用这个权利来捍卫你跟夏夏的爱情。真是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都可以拍成电视剧昭告天下了,我可以保证,绝对可以感动一批脑残粉儿。”

  薄擎并没理会他讽刺的话,放下手中的高脚杯,冷冷吐出两个字:“开价。”

  薛荆辰不紧不慢的喝着酒,一口又一口,故意拖延着时间。

  当他喝完一杯的时候,他也学着他的样子,只吐出两个字:“不买。”

  薄擎的幽目突然抬起,看着他。

  薛荆辰笑道:“虽然你一直都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但是我却一直都把你当成情敌,身为情敌,我怎么可能会帮助你,去成就你的爱情?我可没那么伟大。相反,我巴不得你们之间快点闹出点什么事,最好出现个什么特殊的人,好好的搅和一下,让夏夏对你伤心,对你失望,最后对你绝望,这样我就可以趁机安慰她,然后把她追到手。”

  薄擎的神情阴寒。

  “你调查我。”

  “我刚刚不是说了,你是我的情敌,情敌的一举一动我当然要十分关心,特别关注,不过我真没想到你的眼光竟然这么差,那种女人你都要,还跟她结了婚。虽然她长得跟夏夏很像,但终究不是她,而既然你是那种可以随便就结婚的人,当初为什么不娶子衿?”说道最后一句话,薛荆辰的表情和声音都变得非常愤怒。

  薄擎还是平平淡淡。

  “我来找你不是想跟你谈这种事,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到底想要多少?”

  “我说了我不卖,多少钱都不卖。”

  “那我只好用别的手段来拿回你手中的股份。”

  “呵呵……”

  薛荆辰轻笑,他为自己倒上酒,然后一边摇晃酒杯,一边道:“其实你也不用那么?烦,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把股份送给你。”

  “说。”

  “我要夏夏陪我一天。”

  薄擎的双目马上充满杀气。

  “你先别急着生气,我对夏夏是认真的,只要她不同意,我绝对不会碰她一根汗毛,就只是让她单纯的陪我一天,仅此而已。”

  薄擎眼中的杀气没有半点减少。

  薛荆辰就是喜欢看他这种眼神,这种表情。

  “如果你不同意,那就真没办法了。”

  薄擎突然站起身。

  薛荆辰的视线抬起了一大截。

  薄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半个月内,我会让你双手奉上。”

  薛荆辰嘴角张扬:“慢走,不送。”

  薄擎转身大步离开。

  薛荆辰继续喝酒。

  ……

  医院。

  韩旭之一直忙到深夜,屁股刚刚坐到椅子上,办公室的门就突然被人粗暴的打开。

  “韩医生,不好了,39号病床的那个小婴儿,病情突然恶化。”

  “什么?”

  韩旭之猛然站起。

  “怎么会突然恶化?”

  “他的病情一直都不稳定,你快过去看看吧。”

  “好。”

  韩旭之拿起桌上的听诊器挂在脖子上,快速离开办公室。在走廊奔跑的时候,深夜才回来的佟毓刚巧看到他急匆匆的样子,方向正好是宝宝的病房。

  她嘴角突然开心的一笑。

  太好了。

  就等着他出事呢。

  她记得他有很严重的地中海贫血,正好,薄擎和初夏有个儿子,可以利用一下。

  这次是小昱有危机了,可怜的娃儿,才三岁多,就被人盯上了,不过三叔和夏夏一定会保护好他的。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10章 敢动我的孩子,我不会放过她-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