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08章 擎,他真的是你的孩子-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07章 她是谁?-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薄擎的瞳孔从来都没有这么深邃过。

  这种深邃是初夏看不懂的。

  薄擎隐隐蹙眉,然后回答她的问题:“我前妻。”

  “前妻?”初夏震惊。

  他说过不只一次,他前妻跟她很像,但是她真的完全没有想过,竟然会这么像。她并没有双胞胎姐妹,这就好像是生活在地球另一端的另一个自己。很神奇。

  薄擎一直没有下车。

  站在车前的女人张开口,大声道:“擎……我回来了,我坐了早一班的飞机,赶回来见你。”

  薄擎真的已经把她的事给忘了。

  不过他不想见她。

  初夏坐在副驾驶不知要如何反应。大度一点吗?自然一点吗?

  女人的视线看到她,她也同样露出惊讶的表情,瞪大双目,不可置信,想必她也不相信这世界会有跟自己如此相像的人。

  回过神,她再次看向薄擎。

  “擎……我有话跟你说。”

  薄擎没有回应。

  “你不下车,我就一直这样站着。”

  薄擎的脚已经去踩油门。

  初夏看到他的动作,最近她也在练车,知道他想做什么,马上抓住他的手,劝说:“她既然是回来找你的,你就去见见她,有什么话,说清楚就好了。”

  “她不是能说清楚的人。”

  “可是她若真的不肯走,我们总不能撞过去吧。”

  薄擎的脸色阴沉。

  女人一直盯着他看,但是她怀中的孩子似乎还是个几个月大的小婴儿,他“哇”的一声哭出来,女人颠着他,悠着他,哄着他,满脸的焦急,那么可怜,那么令人心疼。

  初夏有些动容。

  薄擎终于将车门打开,然后下车,走到她的面前。

  女人看到他马上扬起美丽的笑容。

  虽然面容相似,但果然一颦一笑都皆不相同。

  女人抱着孩子靠近薄擎。

  “你肯见我了?”

  “……”薄擎不语。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我给你发的短信你看到了吗?为什么不来接我?我等了你好久你知道吗?你以前对我那么好,从来都不会迟到,不论是什么时间,不论你有多忙,只要我叫你,你就会来找我,而且不论我提多么任性的要求你都会答应。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突然这样对我?”

  薄擎的双目那么冷漠,声音更是冷冽:“我最后一次提醒你,我们已经离婚了。”

  女人的脸瞬间低落。

  “是啊。我们离婚了,我不再是你的妻子,而是你的前妻。可是……”她的双目看向初夏:“你为什么要找一个跟我这么相似的女人?你忘不了我,对不对?”

  薄擎毫无动容。

  “你错了,不是她跟你相似,是你跟她相似。”

  “我跟她?”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嘴角的笑容那么讽刺。

  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刚刚的表情,又颠了颠怀中的孩子,一步靠近他:“擎,记得我在电话里说有重要的事告诉你吗?其实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我就是想让你看看他,来,你看看他,他是我们的儿子。多可爱。”

  儿子?

  薄擎的双目虽然没有惊讶,但却有些不解。

  他并没有去看那个孩子,直接否认:“他不是我儿子。”

  “他是我们的孩子,你怎么能不认他呢?你快看看他,他跟你长的多像。”女人不停的靠近她,并高高抱起怀中再次哭泣的小婴儿,凑近他的双眼。

  薄擎马上转身。

  “他不是我儿子,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车旁,打开车门,坐进车内,然后启动引擎。

  女人急忙跑到车门口,腾出一只手,拍着车窗。

  “擎,你听我解释,我没有骗你……擎,擎,擎,你下来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薄擎完全没有停留,直接将车子开出。

  “擎——擎——”

  女人抱着孩子在车后大喊着追赶。

  初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转头看着女人越来越远的身影,看着她气虚的停下的双脚,然后再看向薄情。她张开口想要询问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薄擎的侧脸就像是冰块的棱角,那么锋利,冰冷。

  其实她能够想象到一些。

  那个女人这么主动的来找他,还对他露出那种表情,一定是想要跟他复合。不过,她为什么抱着孩子?孩子是谁的?是她跟其他男人的?还是薄擎的?

  初夏很想现在问,但是他在开车,还是等回去再说吧。

  ……

  几分钟后回到初家。

  薄擎跟初夏走回房间,他什么话都没说,拿出她的行李箱,打开她的衣柜,开始帮她收拾东西。

  “你在干什么?”初夏疑惑的看着他。

  “收拾东西。”薄擎简单的回答。

  “为什么收拾东西?”

  “事情已经解决了,你要跟我搬去公寓,那里比较方便。”

  “方便?我在自己的家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你昨晚答应我的,你忘了?而且我也不能经常出入这里。”

  初夏想到昨晚,想到昨晚的话,她红着脸静静的看着他帮自己收拾东西,在装好一箱后。他拉着箱子:“就收拾这些吧,公寓里还留有你上次用过的东西,不过……”他看着她,凝着她的眼眸:“走之前你先告诉我,你跟老爷子都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他会同意?”

  初夏得意的笑着,却又慢慢落下笑容。

  “我会告诉你,但是……刚刚的事,你也会告诉我吗?”

  薄擎的脸色不是一种沉重,而是一种无奈。

  “我会说。”

  “那我先说。”

  初夏如实告诉他:“我答应老爷子,在他有生之年,不公开我们的关系。”

  薄擎幽眸微收。

  “你怎么会答应他这种事?我说过,我会名正言顺的娶你。”

  “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这不是。”

  “我没关系。”

  只要她一人可以忍耐,所有人都会安心,这真的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是对薄擎来说,他唯一不想委屈的就是她。

  初夏知道,所以她笑的特别幸福。

  “我真的没关系,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只要你爱我,我怎么样都可以,我一点都不觉得委屈,一点都不会伤心难过,而且我们还年轻,我们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去等待,就算变成老太婆才能嫁给你,我也觉得很幸福,不……”初夏摇头:“不是很幸福,是非常幸福。”

  薄擎一把将她抱住。

  有她如此,此生足矣。

  初夏也抱着他,然后又有些不安道:“该你说了。”

  薄擎放开她,然后脸色非常冷冽。

  “我说过,她是我的前妻,她叫佟毓,我们的婚姻只维持了一年,三年前离的婚,但是她却抱着一个孩子,跟我说,那是我的儿子。”

  初夏震惊,然后蹙眉:“你们三年前离的婚,可是她怀中抱着的孩子,看起来好像不足两岁。”

  “那不是我的孩子。”薄擎非常坚定。

  “那她为什么要那样说?”

  “我不知道。”

  “为什么你不问清楚?”

  “没什么好问的,我不可能跟她有孩子。”

  初夏见他一次比一次坚定,慢慢的安心了。

  “你跟她的事,能再跟我说点吗,并不是我好奇,是我怕如果再见到她,听她说起什么,我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不过……其实……唉……”初夏真不喜欢自己这种磨磨唧唧的样子,所以非常痛快道:“我就是好奇,而且非常好奇,你告诉我吧,省的我不舒服,胡思乱想的。”

  薄擎喜欢她这种样子。

  他嘴角轻抿,然后轻声诉说:“我跟她其实也没什么,结婚的原因你知道了。结婚之后,我就特别宠着她,顺着她,她想要什么我都买给她,想做什么我都帮她完成,她一个月的花销甚至超过了一千万,我也还是随着她。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是看上了我的钱,看上了我薄家三爷的身份,所以才会来勾引我,不过我也不在乎,我也只是觉得她像你,把她当成了你的替代品,我们算是各取所需。不过她的野心竟然爬到了美国分公司上,我最后实在是忍耐不下去,就跟她离婚了。”

  初夏听着他道出自己的黑暗史,真的是有些唏嘘。

  虽然彼此都不是真心,但这样的婚姻,真的可悲,可叹。果然,每个人都会有冲动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想要抹去的记忆。即使是完美的薄家老三,也一定做错过事。

  “我明白了,如果她是这样的人,我会小心她。”

  “不仅要小心,这个女人,你一定要离她远远的。”

  “这么可怕?比刘晟轩还可怕?”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薄擎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难看,双目简直就要把她给活吞了。

  初夏找借口转移话题:“对了,我走了,我爸爸怎么办?小昱怎么办?”

  “你父亲还是需要回医院治疗,等再有些好转的时候,我会再把他接回来小住,小昱当然可以跟我们一起走,他是我儿子,我完全不介意,但到了晚上,我希望他能乖乖睡觉,不要随便出来走动。”

  初夏真的很佩服他居然每次都能用一张严谨的脸大大方方的说着?色的段子。

  “小昱必须跟着我。”初夏做了决定。

  “那我们一家人一起走。”

  “小弟呢?你要留下他一个人?”虽然他以前也是一个人。

  薄擎揽过她的腰:“小弟的事我也想过,他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是他的才华不能在这个地方浪费,如果你同意的话,我想把它送去国外,找一个好老师,帮助他更好的学习建筑设计。”

  初夏点了点头:“这是个好主意,但我还是要问问小弟的想法。”

  “好。”

  初夏仰头看着他,幸福的微笑。

  薄擎俯身吻上她的唇。

  两人带着他们的宝贝儿子,一同回去属于他们的家。

  ……

  三天后。

  初夏和老王还在处理烧山事件的损失。

  初夏看着一堆一堆的计算数据,脑袋真的是疼的翁翁直响。这次的损失,真的很大。

  就在两人连叹气都没有力气的时候,老王的贴身助理敲门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个?色的画筒,还有一个?色的信封。

  “老板,刚刚有人送来这两样东西。”

  老王看到画筒马上想到刘晟轩。

  他临走的时候说了三天后,看来他不是随便说说,真的兑现了承诺。

  连忙拿过画筒,拿出里面的设计图。

  初夏也走过来。

  两人的双目一同放大,然后完全瞪大。

  虽然初阳的设计总是让人眼前一亮,耳目一新,但是刘晟轩的设计非常考究,任何一个线条都是那么的工整,就连一个小小的点都有它存在的意义,整张设计图毫无瑕疵,而且活灵活现的让人一看就能在脑中构想出这些别墅的成品房。

  “太不可思议了,竟然只用了三天就画出这么好的设计,而且这画图的功底也太惊人了,跟他的年纪有点不相符啊。”

  初夏惊叹之余,老王连连摇头。

  “别被他的脸给欺骗了,我若是大叔,他就是大爷。”

  初夏不太明白的看他。

  老王继续解释:“他今年36岁。”

  “36?”

  初夏真是完全都没看出来。他看起来也就26,跟自己同龄才对,可是竟然36?比自己整整大了10岁?虽然总是在网络上看到‘逆生长’这个词,但现实中,她真是第一次见。36岁啊,怪不得,初阳的经验跟他绝对是比不了的。

  老王看着设计图,阴沉的脸终于拨开了云雾,这次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拉开嘴角的笑容,然后看向助理手中的信封。

  “那是什么?”

  “送东西的人说,这是给老板和初小姐的补偿。”

  “补偿。”

  老王把设计图交给初夏,然后拿过信封,抽出一里面的一张纸。

  这张纸并不大,细长细长的,是一张支票,而且数字是六千万。

  初夏惊讶。

  老王虽然很开心,但是拿着有点烫手。

  助理接着补充:“送东西的人还说,这笔钱非常干净,您可以放心用,还有,过一会儿会有一批工人过来,说是帮忙还原和整修烧毁的地方,而这批工人的雇佣费也都给足了一年的份,在这一年里,老板你可以随意使唤。”

  老王这下是真的开心了。

  既有超乎完美的设计图,又有补偿款拿,还有免费的工人用。这可真是塞翁之马焉知非福,简直赚大发了,而且有了刘晟轩这个靠山在,莫少杭这次算是走上了绝路,什么小偷小摸他都不敢做了。

  “夏夏,这次你干的太漂亮了。”老王喜出望外。

  初夏倒没有开心:“王总,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接受这些东西,除了设计图,还是把钱和工人还回去吧。”

  “这次的事情本就是他闹的,我们没有理由拒绝。”

  “可是……”

  “夏夏,你想想,现在我们资金不够,这笔钱刚好帮我们周转,而那些工人就算退回去了,他们也不可能把到手的钱吐出来,到时候又会闹出一些事,给我们惹麻烦,如果你是真的不想欠他什么,等我们的别墅盖完了,卖出去了,赚了钱,连本带利还给他就是了。”

  “但我就是觉得不舒服。”

  “我也不舒服,我比你还不想跟他扯上关系,但是现在不是没办法了吗。而且我们都不用想那么多,那个人从来不把钱当一回事,我们何必自己为难自己?”

  初夏也明白。

  她点了点头:“既然已经有了设计图和工人,那我们就开始大干一场吧。”

  “我就等你这句话呢。”

  老王和初夏都斗志满满。

  ……

  机场。

  东子拿着机票走到刘晟轩的身旁。

  “老大,可以登机了。”

  “我交代你的事呢?”

  “刚刚打来电话。说东西已经送过去了,一切都办妥了。”

  “嗯。”

  刘晟轩自从那晚之后脸上的表情都沉沉的,好像有心事。

  东子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老大,如果你真看上了那个女人,我现在就给你抓过来。”

  “你打得过薄擎吗?”

  “多找几个人,我就不信他一个人能天下无敌。”

  “他的确不是天下无敌,但抓来多没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

  “先回去吧。”

  “是。”

  刘晟轩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城市的天空,然后转身大步走进甬道。

  ……

  初夏忙了一天,终于可以回公寓休息。

  正坐在车上迷迷糊糊的想要眯一会儿,却突然响了起来,而且还是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

  她接通后放在耳边。

  “喂,你好。”

  “是初夏小姐吗?”

  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她声音飘飘的,非常柔润。

  初夏有些疑惑:“你是哪位?”

  “我姓佟,单名一个毓,钟灵毓秀的毓。”

  初夏听过这个名字,而且是从薄擎的嘴里听说的,是他的前妻。

  可是奇怪了?

  她怎么会有她的电话号码?

  “佟小姐,你好,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初夏小心的询问。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也应该从擎那里知道我的事,还有孩子的事,其实我不应该打扰你,但是擎不接我的电话,他不肯听我解释,也不肯见我,我去薄氏找他,连大门都没进去就被轰了出来。我没有办法接近薄氏,而他又不回家,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怎么找他,所以……我只能找你。”

  初夏十分尴尬。

  “佟小姐,我觉得你们的事情应该你们自己来处理,我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你可以的,你可以帮我,你只要帮我转告他,这孩子真的是他的,虽然我们是在三年前离的婚,但是在我们还是夫妻的那一年里,我偷了他的精子,然后冷冻了起来。在一年前我做了人工受孕的手术,这真是他的孩子,请他一定要相信我,请他抽出点时间来看看这孩子。他生病了,他病的非常严重,如果不是他患了重病,我也不会来找他,这孩子他……活不了几天了。”

  初夏完全震惊。

  这个女人刚刚说出的话信息量真的太大了,她有点消化不了。而紧接着,电话里又传来小孩子哭泣的声音。

  “呜哇……呜呜呜……”

  “宝宝乖,不哭不哭,爸爸很快就会来看你,爸爸会治好你,不疼,乖……乖……”

  “呜呜呜……呜呜呜哇……”

  听着焦心的婴儿哭声,初夏的心更乱了。

  “佟小姐,你说的事我会帮你转达,我先挂了。”

  “等等,等一下。”佟毓焦急的叫住她。

  “还有什么事吗?”

  “我能跟你见一面吗?”

  “我?”

  初夏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想要干什么?但她可以想到,绝对不会是好事。而且薄擎也提醒过她,要小心,要离她远点。

  “对不起,我最近真的很忙,所以……”

  “宝宝!”

  佟毓突然惊声的叫道。

  初夏对于她的所有反应都完全应接不暇。

  “佟小姐?”

  “宝宝?宝宝?你别吓妈妈,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初夏蹙着眉头,听着电话里声音,从刚刚她惊叫开始,婴儿的哭声就突然消失了。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孩子病发了?还是怎么了?

  “佟小姐?佟小姐?”

  她再次叫她。但是电话却啪的一声,好像掉了,然后就挂断了。

  初夏完全不知所措。

  车子慢慢停到公寓楼下,初夏收起收起,然后下车,回到公寓楼内。

  薄擎已经回来,而且还接回了小昱。

  “妈妈。”

  小昱开心的叫着她,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初夏将小昱从地上抱起,然后看着他肉嘟嘟的小脸儿,使劲的亲了一下,然后莫名的,就想到佟毓的孩子,神情忽然变得凝重。

  “妈妈,你怎么了?不开心吗?”

  小孩子真的很敏感。一下子就发现了。

  坐在沙发上的薄擎听到小昱这么说,双目立刻就看向初夏的脸,初夏马上扬起嘴角:“没有,妈妈很开心,只是忙了一天,有点累了。”

  “妈妈累了,我给妈妈捶捶。”

  小昱说着,两只小手握着小拳头,开始帮她捶肩膀。

  初夏真的是太感动了。

  她的小昱长大了,都会帮她按摩了,而且小手还挺有力道。

  抱着他走去沙发,让后将他放下。

  双目终于看向薄擎。

  “吃饭了吗?”她问。

  “跟小昱在外面吃过了,你呢?”薄擎反问。

  “我也吃过了,今天太忙了。下次一定早点回来给你们做饭。”

  “没事,下次你提前告诉我,我回来给你们做。”

  “你做?”

  在初家虽然有说过让他做饭,但最后他真的是太忙了,所以还是她做的,其实她也想尝尝,这位薄大首席总裁的厨艺。

  薄擎伸出手,牵着她的手,然后微微用力,初夏就被拉到他身边坐下。

  他长臂揽过她的肩膀,初夏马上看向身旁的小昱。

  小昱一脸开心。

  “爸爸,妈妈,我去做作业了。”

  “嗯。”薄擎应声。

  初夏倒是奇怪了。他一个三岁快四岁的小孩,哪来的作业?

  果然是他的亲生儿子。从小就这么有心眼。

  不过小昱走后,薄擎侧头凝着她的脸。

  “发生什么事了?”他轻声问。

  “今天的确发生了很多事,大概归纳一下,一个是关于刘晟轩的,一个是关于佟毓的,你想先听哪一个?”

  薄擎的脸瞬间冷冽。

  “第一个。”他连刘晟轩的名字都不愿意叫。

  初夏看着他吃醋的样子,嘴角非常开心。

  “他今天送来两样东西,一个是设计图,一个是六千万的支票,还雇佣了三十个工人,提前交了整整一年的工资。其实我个人认为除了设计图,其他的都不应该接受,但是以我跟老王现在的状况,最后还是欣然接受了。”

  “嗯。”

  薄擎对于这件事,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但是瞳孔中的深邃却加上了一些。

  那个男人竟然设想这么周到。

  他是真的觉得应该赔偿这些呢?还是另有所图?

  “另一件呢?”薄擎的声音变得非常冰冷。

  “另一件就发生在刚刚,刚刚佟毓,也就是你的前妻。”她故意酸他:“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薄擎瞬间蹙眉:“她怎么知道你的电话?”

  “我也不知道。”

  “她跟你说了什么?”

  “她让我转告你,那个孩子真的是你的,虽然你们三年前离婚,但是在那一年的婚姻生活里,她偷了你的精子,冷冻了起来,然后在一年前接受了人工受孕,所以……”

  “不可能!”

  初夏的话还没说完,薄擎就再次否认。

  初夏很好奇。

  “为什么你总是这么确定?”

  薄擎双目深沉:“因为人工受孕不仅仅需要男人的精子,还需要女人的卵子,而她根本提供不出来。”

  “你的意思是,她怀不了孕?”

  薄擎点了下头,但眉头跟着也蹙了一下。

  初夏看到他细微的表情,立刻又担心起来。

  “你又想到了什么?”

  薄擎沉沉的没有立刻回答。

  他的眉头越蹙越深,双唇却变得非常紧绷,好似是从嘴缝吐出来的几个字,特别的阴冷:“我记得……她有个妹妹。”

  初夏的心脏轰隆一声,好像被闷雷击中了一般。

  那个女人,难道借用她妹妹的肚子和卵子,来生下这个孩子?那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她的,而是她妹妹和薄擎的,可是也不一定,不一定非要她妹妹,也可能是其他陌生的女人。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钱?权?还是……

  她看向薄擎,突然有种害怕的感觉。害怕他会被人抢走。

  将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稳重的心跳。

  薄擎也微微收紧手臂,拥着她。

  忽然。

  薄擎的突然响起。

  他用另一只手拿出,看着上面显示号码,接通电话。

  “三哥。”内立刻传出韩旭之的声音。

  “怎么了?”薄擎平静的问。

  “刚刚有个女人抱着孩子来我们医院,孩子虽然抢救过来了,但她却说没有钱交医药费,然后就说认识我们医院的投资商,还说出了你的名字,还说你是她老公,然后就闹起来了,非要见你,要不是我拦下来,她现在就冲去我爸爸的办公室了。虽然这种疯子的话我们都不会相信,但是我觉得还是向你确认一下,万一真有此事,传出去,就真闹大了。”

  “……”

  薄擎深深的蹙着眉头,整张脸都好像布满无形的刀锋,非常的锋利。

  初夏看到,也跟着紧张起来。

  里的韩旭之见他迟迟都没有回应,忐忑道:“三哥,那女人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

  “三哥,你别不说话,这样让我很紧张。”

  “……”

  “三哥?三哥?”

  薄擎深深的思忖。

  他并不想见那个女人,也不相再跟她扯上一丝半点的关系,但现在看来,不处理一下是真不行了。

  “你安顿好那个女人,我马上就过去。”

  “哦,好。”

  电话挂断后,薄擎用力的握紧。

  初夏担心的抓着他的手臂。

  “发生什么事了?”她只听到韩旭之的声音,并没有听清里面的内容。

  “我要去趟医院。”

  “谁生病了吗?”

  “佟毓在医院闹事,我去处理一下。”

  佟毓?

  医院?

  初夏恍然大悟:“刚刚她在电话里也说她的孩子生病了,而且病的非常严重,所以她才会来找你,希望你能多陪陪孩子,而打电话的时候好像孩子病发了,她的声音听起来也非常焦急,然后电话就突然挂断了。”

  薄擎猛然从沙发上站起。

  “我去看看她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三……”

  初夏一着急就要叫错,还好及时收住了。而她再次抓住他的手臂,并没有再说其他,非常大方道:“你去吧,我在家等你。”

  薄擎抱住她,吻了一下的额头,让她放心。

  初夏扬起自己的嘴角,把他送到门口。

  ……

  医院。

  薄擎下车后直奔韩旭之的病房。

  刚一打开门,就看到佟毓的脸,而她现在已经满脸泪水,马上向他扑过来。

  “擎,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就快死了,你救救他,救救他,求求你了救救他,他真的是你的孩子,真的是你的孩子……”

  薄擎无情的一把拉开她,并将她丢出门外,然后将门关上,上锁。

  “砰砰砰……”

  “擎,擎,你相信我,求你相信我,我没有骗你,真的没有骗你……”

  薄擎无视门外的声音,走到韩旭之的办公桌前,坐下。

  他冷目看着韩旭之的脸。

  “说吧。”

  韩旭之真是崇拜他酷,狠,绝。

  不愧是他三哥,太帅了。

  “三哥,刚刚那孩子的初步检结果已经出来了,这个女人真是太狠毒了,我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狠毒的女人。”

  绿茶婊,白莲花,再加上这个新来的心机女,我的这本书算是圆满了,不过不用担心,照样解决她,谁都别想分开我家三叔和夏夏。话说,最近小昱消失了好久,以后我会让他多多出场。萌萌哒。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09章 把他还给我-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