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07章 她是谁?-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06章 我一定不会认错-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唔唔唔……”

  初夏挣扎,她用力扯着嘴上的那只手。

  虽然她不知道这是谁,但是她一下子就能确定这个人不是薄擎,也不是刘晟轩,因为他的手摸起来很脏,而且还有一股味道。

  他是谁?

  附近的几座山都被她和老王买了下来,而且前段时间就已经开始封山,进行最初的建设,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要来这里?他想干什么?

  “唔唔唔……”

  初夏还在不停的挣扎,拚命的挣扎,可身后的人不但死死的捂着她的嘴,还拖着她往密集的森林出走。

  初夏突然想起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

  薄擎为了她方便拿出,就别在她的腰间,而她的手刚好空闲,她马上拔出匕首,但是她不想把这个人伤的太严重,毕竟她还没有弄清楚状况,万一不是坏人呢?所以她只是拿着匕首割了下他的手臂。

  身后的人因突然的疼痛而松手。

  初夏的嘴获得自由,马上对着漆黑的夜空大吼:“救命啊——救命啊——救……”

  刚喊到第三次,那人一把拉过她,又捂住了她的嘴。

  森林的左右两侧。

  薄擎和刘晟轩一同听到初夏的声音,他们一同寻着声音的方向快速奔跑。

  突然。

  薄擎的双脚停下。

  他看着四周漆黑的丛林。

  “出来!”

  他低喝,双目犀利的盯着一个方向。

  一个人影从黑暗中突然出现,快速的向他打过来,薄擎一个防守一个进攻,一招制敌,将那人狠狠的压制在地上。

  薄擎抓着他的短发去看他的脸。

  “你是雷霆的人?”

  “你……你不疯子?”

  薄擎将他放开:“你认错人了。”

  “那疯子呢?”

  薄擎深深的蹙着眉。

  雷霆手下的人怎么变的这么愚蠢?不过他没有时间去想这件事,再次向着声音的方向狂奔起来。

  刘晟轩比薄擎提前一步到达初夏被抓的地方,但是初夏已经不在了。

  他看着地面,看着被踩过的地方,开始追踪。

  ……

  初夏一路被人拖着走。

  这个人的力量很明显是个男人。

  一想起男人,一想起这种漆黑的地方,一想起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初夏的所有恐惧都被激发了出来,她用力的挣扎,拼命的挣扎,急的眼角的泪花都已经涌了出来,但是这个人的手劲越来越重,拖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初夏慌的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胡乱的摸着自己的身上。刚好摸到了放在口袋里的对讲机,她拿出对讲机依旧向身后一通乱砸。好像是砸到了他的头,反正她也分不清,总之他慌乱之下,脚下突然一个不稳,抓着她两人一同向后倾倒在地上,初夏还好,倒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并没有摔伤。

  她慌忙的起身,虽然周围都是漆黑一片,但是他们此时的距离很近,她隐约看清了这个男人的脸,而且还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他……他是……

  “杨逸泽?”

  杨逸泽听到她叫着自己的名字,看到她瞪大双目看着自己的脸。

  他突然慌乱的将她推开。

  他不要被她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他这几天看到她跟薄擎在一起,他很生气,很愤怒,他要抓住她,威胁薄擎,让他死,但是他没有想要伤害她,他对她的感情,那么多年,真的不是玩玩而已,真的是动了真情,可是现在自己这般狼狈,而且还男不男的……

  他仓皇的站起身,仓皇的逃跑。

  “等等,杨逸泽,杨逸泽……”

  初夏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黑夜的森林之中,随后,她看着而周围黑暗。

  如果没有遇到这种事情,她可能还能控制自己,让自己不用那么害怕,但是现在,她全身都在颤抖,她的心脏好像也被这片黑暗包围,她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到底是快。还是慢,她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开始在这片森林里胡乱的奔跑,想要逃出这里,逃出这片黑暗,也想要快点找到薄擎。

  刘晟轩赶到的时候,发现这里竟然有两组脚印,一大一小,分开行动。

  他站起身刚要去追小脚印的那个方向,却听到身后有追来的声音,听声音的速度应该是薄擎,他快速的消除了一下追踪的印记,然后才去追初夏。

  薄擎来到这里的时候双脚立刻停下。

  他看着周围。眉头深深的蹙起。

  一定是刘晟轩。

  “该死!”

  他沉声咒骂。

  如果不是雷霆派来的那个蠢货,他一定不会耽误这么长的瞬间,让刘晟轩抢得了先机。

  现在这么办?

  眼前四通八达,初夏会走哪里?

  只能赌一把了。

  他随便选了一个,然后继续注意身旁的踪迹。

  初夏完全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撞到一些什么东西,她脚下好像踩到了洼地,突然一空,然后摔在地上翻腾了几周,终于停了下来,她惊悚的后退靠到一棵树上,然后她把自己紧紧的抱住。她忽然想起薄擎那次挺身而出,站在她和小昱的身前,那时的他也好像一棵大树一样,那么威严,所以她把这棵树幻想成薄擎,希望能给予自己一点点安慰,也让自己能够冷静下来。

  “三叔……三叔……三叔……”

  实在是太过心慌,她已经顾不得修正叫薄擎的名字,一直叫着,一直叫着。

  对了。

  对讲机。

  她赶紧去翻自己的口袋。第一个对讲机用来砸杨逸泽,第二个,第二个呢?为什么不在口袋里?她明明记得放在另一侧的口袋里,为什么没了?难道是刚刚奔跑的时候掉了?

  初夏慌张的再次抱紧自己,渐渐被暗黑笼罩。

  刘晟轩终于追到了初夏。

  远远的,他就听到初夏不停呢喃的声音。

  他向她一步迈出,却又突然停下,然后嘴角邪恶的一勾,将自己迈出去的那只脚稍稍偏移了一下方向,然后故意在走的时候弄出一些大的声音,让初夏听到。

  初夏果然听到了脚步声。

  她又惊悚了起来,瞪大双目看向声音的方向。

  她一眼就看到一个人影,高高大大的人影,背对着她,穿着黑色的衣服,后颈的头发短短的刚好在衣服的衣领处,而他脚步匆匆,四处张望,好像是在寻找什么。

  “三叔。”

  她呢喃着站起身,想要冲过去,但是她突然瞪大自己的眼睛。

  不对。

  这个人不是薄擎。

  他是刘晟轩。

  初夏转身正要离开,她要去找薄擎,可是刚一转过身,她在对面又看到了杨逸泽,一开始她进入这片漆黑的森林时,眼睛还不适应,但是经过了这段时间,还有惊吓后的敏感,她不会认错,是杨逸泽,而他正向这边的方向抬起手,手中拿着一把枪。枪口对着她身后的刘晟轩。

  这一刻,她的脑袋什么都来不及想,但她的身体已经动作了起来。

  “小心!”

  刘晟轩听到声音,马上转头。

  他一转头就看到初夏和他身后的杨逸泽。

  他怎么会来?

  不是叫他老老实实等着吗?这个混账!

  杨逸泽距离刘晟轩是初夏的几倍远,他并没有看清刘晟轩的脸,他以为他是薄擎,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而初夏正向这边跑,他们两人的距离只有五六米,他也马上用最快的速度跑起来,并且拉住初夏的手。

  “砰——”

  一声枪响划破寂静的夜空。

  还在附近寻找的薄擎听到声音,马上改变自己的方向。

  初夏在听到枪声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死定了。然后她才有心思去想这件事。她真是太愚蠢了,为什么要救刘晟轩?为什么要提醒他小心?如果杨逸泽误杀了刘晟轩,那她就可以安全了,她就不用玩什么游戏,也不用想办法对付他了。她真的太傻了,但是她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就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她真的很讨厌死亡,尤其是自己认识的人。

  不论好坏,她都不想看到有人死。

  被刘晟轩一把抓住拉进怀里,初夏竟然发现自己并没有死,不过她的手臂好痛,好像是子弹从自己的手臂擦了过去。

  “放开我。”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想推开刘晟轩。

  但是刘晟轩却紧紧的抱着她,看着远处又藏起来的杨逸泽。

  他的枪里面有两发子弹,现在少了一发,还有一发。以他现在急躁的样子来说应该不会跑,他一定会找机会再开一枪,这是所有持枪人的侥幸心理。可是他现在在哪?他刚刚的方向是对面,以他的身手来说应该不会走太远,应该就在附近。

  “你放开我。”

  初夏还在挣扎,同时也很担心:“杨逸泽要杀你,你快点躲起来,离开这个地方。”

  刘晟轩完全不受她的任何影响,他双目好似夜晚的鹰,一直看着前方,最后犀利的捕捉。

  果然,杨逸泽并没有逃,他躲在一棵树后,他已经铁了心,必须现在杀了薄擎,必须杀了他,必须杀了他。他恨的已经豁出了一切,然后从树后出来,再次举起手中的枪,对着穿着同样衣服的刘晟轩,又一次扣动扳机。

  “砰——”

  如果只有刘晟轩自己,他一定可以躲过这一枪,但是他怀中还有一个不停挣扎的初夏。

  他一向都是只顾自己,可是这一次……

  他抱着初夏猛然转身。

  初夏听到枪响再次瞪大双目。

  刘晟轩的眉头深深的蹙起,子弹穿入他的背脊,温热的血开始向外涌。

  初夏并不知道这一枪打在了什么地方,但是刚刚他的动作,让她担心不已,而他的面容虽然没有什么改变,更没有露出痛苦的模样,可是面色在黑夜下竟然变的那么苍白。

  “你怎么了?打中你了?打在哪了?”

  初夏开始检查他的身体,但是想到杨逸泽还在附近,马上又拉着他:“我们快点躲起来。”

  “薄擎,我要杀了你。”

  杨逸泽发现两枪还是没能杀死他,他马上拔出一直带着的刀向他冲过来,而没有了枪的威胁,对刘晟轩来说他就跟蝼蚁一般,那么的软弱无力。只是一拳一脚,他就躺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而这时薄擎也已经赶来了,在他的眼中,所有人都是空无的,只有初夏。他马上跑到初夏的身前,看着她手臂上的伤口。

  “还有没有哪里受伤?”薄擎一边问,一边自己检查。

  “没有,我没事。”初夏看到薄擎,惊慌的心终于慢慢缓和。

  薄擎还是不放心的继续检查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最后,他拿着她的手,看着上面染上的血:“这是怎么回事?你哪里还受伤了?快说!”

  血?

  初夏看着手上的血。

  她除了手臂被子弹擦伤,其他真的没有任何疼痛的地方。

  初夏不解的想了想,突然双目看向刘晟轩。

  她刚刚慌乱之中触碰了他的背脊,好像在摸到他背脊的时候,感觉到了湿湿黏黏的触感,她以为是他奔跑时浸透衣服的汗水,原来是血。他果然受伤了,那第二颗子弹就打在他的背脊上,可是他现在,竟然还是那么笔直的站着,吭都没吭一声,好像根本就没有受伤一样,而且还慢慢的走向他们。

  “你赢了。”

  刘晟轩愿赌服输。非常严肃的看着初夏那张担心的脸,向她保证:“我会退还这次的佣金,并且向你保证,只要是我手下的人,或是我认识的人,都不能再来找你?烦,而且我还可以向你保证,从今天开始,不会再有人来伤害你。”

  初夏虽然很开心,自己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可是……

  “你受伤了。”

  “我先走了。”

  “你受伤了。”

  刘晟轩转身大步离开,初夏心急的想要追他,却被薄擎一把拉住。

  “不用管他。”

  “可是他受伤了。”

  “我说了,不用管他。”

  “不行,他真的手受伤了,他必须要治疗。”

  初夏说话的时候双目一直看着刘晟轩离开的背影,而且还不停的拉着薄擎的手,想要去追上刘晟轩,查看他的伤口到底有多严重。

  薄擎讨厌她这种眼中没有他的样子,他受不了她嘴里一直在担心另一个男人。

  “看着我!”他震怒的大吼。

  初夏被吓了一跳,她的双目终于慢慢的看向他的脸。

  他那么生气,那么愤怒,那么……担心她。

  薄擎真的很想发作,但是他还是压制住了,大手轻轻的扶着她的手臂,然后放轻声音。温柔道:“你受伤了,不要再管他了,他不会让自己有事,我们回去处理伤口,你乖乖听我的,别让我担心。”

  初夏看着他的眼眸,又看了眼已经消失身影的那个方向,然后点了点头。

  薄擎立刻将她横抱起来。

  初夏抱着他的脖颈,躺在他的怀中。

  好温暖……

  刚刚的一切惊吓全都消失了,她也不再害怕黑暗了,就连手臂上的伤口都不觉得疼了。

  ……

  回到老王的马场。

  初夏坐在床边,薄擎坐在她的身边,非常小心的帮她处理着手臂的伤口。还好伤口不大,而且只是擦伤,只要消毒包扎,几天就会好。但是初夏却有些神情恍惚。

  薄擎看帮她处理完伤口后,看着她怔怔出神的双眼。

  “夏夏。”

  “……”

  “夏夏。”

  “……”

  “夏夏!”

  他在第三次的时候加重了声音,初夏惊吓的回神。

  “怎么了?”她疑惑的问。

  “你的伤口处理好了,但我还是担心你的身体,今晚我们就睡在这里休息一下,明早我会带你去找旭之,让他彻底给你检查一下身体。”

  “我没事,我真没受伤。”

  “没受伤也去检查一下,这样我才能放心。”

  “嗯,好吧。”初夏点了点头,然后心乱的看向房门。

  薄擎早就注意到她的不安。一直忍耐着没有开口,但在她的面前,他的忍耐总是那么的短暂。

  “你担心他?”

  初夏马上垂落双目。

  “他救了我。”

  “他没有救你,是他自找的。”

  “三叔,他真的救了我,如果不是他挡住我,我现在……”

  “我说了,他是自找的——”

  薄擎又一次震声怒吼,比刚刚在林森里还要愤怒。

  初夏被他完全吓到,战战兢兢的看着他,不敢反驳。

  薄擎深深的呼吸,他其实不是在生她的气,他只是嫉妒刘晟轩。嫉妒他早一步找到她,早一步救了她,如果他能快一步就好了,如果换做是他救她就好了,哪怕受再重的伤他也愿意。这种心情真的是烦躁透了。为什么偏偏是那个男人?不,谁都不行,只能他来做。

  初夏也知道自己在他的面前表现的太在乎另外一个男人了。

  她想哄他,但一开口:“三叔……”

  “我不是你三叔!”

  “对不起,我、我叫习惯了,我会改。”初夏唯唯诺诺,连看都不敢看他。

  薄擎用力的压制着自己。

  他尽量自让自己的声音放低,放轻:“你知不知道杨逸泽手中的那把枪就是刘晟轩卖给他的,他早就知道杨逸泽会来杀我。在来这里的时发生的那件事你还记得吗?就凭杨逸泽的身手,我的人一定可以抓到他,但是我的人却连是谁都没看到就被人打晕了,救他的一定就是刘晟轩,而杨逸泽这次能进山多半也是跟着刘晟轩来的,所以这次全部都是他自己自找的,你不需要担心他,也不需要可怜他,更不许想他。”

  “我没有想他,我就是……”

  “从刚刚开始你就一直晃神,我就在你面前,你想应该不是我吧?”

  初夏再也说不出话。

  她的确是在担心刘晟轩,但不管事情是怎么样的,他确实是为她挡了子弹。假如,刚刚他没有挡住她,抱住她,那么她现在一定不会这样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而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这里所有人都讨厌他,他是不是正在一个人流血,一个人处理伤口?又或者,已经失血过多的昏迷了?

  薄擎见她的双目又开始露出那种担心的神色,他真的很想用力的抓紧的手,把她抓疼了,让她只能想着自己,但是他又不忍心伤害她。

  突然一挥手。放在两人中间的医药箱被他打翻在地上,稀里哗啦洒了一地,然后薄擎猛然站起身,大步走去窗前,开始深深的吸着烟,想用尼古丁来让自己慢慢的平静下来。

  初夏看着地上的东西,然后又看向薄擎的背脊。

  这时她想到了。

  在她大叫的时候,他一定听到了,他一定非常心急,她还记得在他找到自己的时候,气息非常的紊乱,满头都是汗水,可是在他那么担心自己的时候自己竟然在担心其他的男人。如果换做是她。她也一定会生气。

  慢慢的站起身,然后走到窗前,走到他的身后。

  伸出双手,穿过他的腰侧,从他的身后抱着他,将自己的面颊贴在他的背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薄擎手中的烟慢慢落下。

  初夏还在不停的说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薄擎从小就以为自己有着一颗薄情无情的心,但是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一个拥抱,几声对不起,他就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生气了。

  再次吸了口烟,然后丢下还剩一半的烟蒂,转过身看着她。

  “你错在哪了?”他问。

  “我不应该在你面前,想着其他男人。”

  “还有呢?”

  “我不应该自作主张玩这么危险的游戏。”

  “还有呢?”

  “我不应该违反约定。我不应该不听你的,我不应该偷偷要了他的电话。”

  “电话?”薄擎的眉心又蹙了起来。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他怎么不知道?

  初夏赶紧解释:“我本来是想先从小弟那要了电话,等三天的期限过后再打给他的,可谁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不过我只是要了电话,我没有打,真的没有打。”

  薄擎真是一气未消又生一气。

  初夏马上又讨好他:“我这次是真的知道错了,不如我也说一万遍对不起,你就原谅我吧。”

  “我不会原谅你。”

  好耳熟的台词。

  初夏的头开始有点大了。

  “我会记住,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没这么简单。”薄擎声音极为冷冽。

  初夏的预感很不好。

  “那你想怎么样?”

  “还记得游戏开始之前,你跟我说过什么吗?”

  “嗯,记得。”

  “重复一遍。”

  “不论后果是什么,我都愿意接受。”

  “好。”

  薄擎吐出这一个字后,立刻又将她抱了起来,然后走向床褥,将她压倒在床上。

  “你干什么?”初夏慌张。

  “我要你再给我生一个孩子。”

  “什么?孩子?”

  “没错。”

  初夏还没反应过来,薄擎已经开始亲吻她,脱她的衣服。

  初夏想要挣扎,但挣扎的双手碰到他的胸膛,却没有再继续用力。

  是她答应的,她应该信守承诺。

  ……

  另一间房。

  刘晟轩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双目一直冷冷的看着一个地方。

  他赤裸着上身,身材尤为健硕,但肩膀上却有非常大的伤疤,既狰狞,又惊人。

  “老大,子弹取出来了。”

  东子将他背脊中的子弹拿出,继续为他包扎。

  “杨逸泽呢?”刘晟轩突然问。

  “被带走。”

  “被谁带走了?”

  “雷霆的人。”

  “把他给我抢回来。”

  “我这就去安排。”

  “等等。”

  刘晟轩的双目突然变得满是杀气,他改变了注意:“直接做了他。”

  “是。”

  东子收拾好东西,走出房间,刚好在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老王,他似乎一直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东子对他微微点了下头。

  老王倒是没有理会他,大步走进了房内。

  刘晟轩正在穿衣服。

  他看了眼老王,并未开口。

  老王看着他的伤,想起以前的往事。

  “真没想到,你也有救人的时候。”

  “没什么稀奇的,我以前不是也救过你。”

  “我的意思是,没想到你会救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自己猎杀的对象。”

  “你找我就是想说这个?”

  “当然不是。”

  “别浪费我的时间。”

  “你也看到这里的状况,我想让你重新帮我设计一个设计图,价钱你可以随便开。”

  “不用。”刘晟轩没有任何犹豫的拒绝。

  老王不能看着自己的心血毁于一旦:“你有什么条件?”

  刘晟轩已经将衣服穿好。

  他走到老王的身边,没有多余的话:“三天后,我会叫人把东西给你送过来。”他说完,就大步离开这里。

  老王站在原地,稍稍有些没回过神。

  他这是答应了?

  可是……为什么?

  ……

  第二天早餐的时候,初夏暗中问了一下老王刘晟轩的伤势,老王说他没事,非常健康的连夜就走了,但是初夏还是有一点点担心和一点点过意不去,毕竟连句谢谢都没说。不过事情也算是不顺利的终于结束了,不会再有人来杀她,也不会再有人来杀薄擎,他们两个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的在一起。

  不对。

  似乎也不是安稳。

  在坐上车准备回去的时候,初夏突然道:“我想去薄家。”

  薄擎侧头看向她。

  “你要去见老爷子?”

  “嗯。”

  “你说服不了他。”

  “我有办法。”

  “你又有办法?又不想跟我说?”

  “等我见过老爷子,再告诉。”

  “如果我拒绝呢?”

  “……”

  初夏马上就沉默了。

  她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乖乖听话,不过她这次的信心比昨天足,而且绝对不会有危险,所以……

  没等她开口,薄擎已经掉头,向着薄家的方向。

  ……

  老爷子的房门口。

  初夏看着身旁的薄擎,薄擎也正看着她。

  初夏对他微微一笑,然后转回头看着房门,伸手轻轻的敲了三下。

  “叩、叩、叩。”

  “进。”

  听到老爷子的声音,初夏又看向薄擎:“我能一个人进去吗。”

  薄擎点了点头。

  初夏再次微笑,将房门打开,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

  薄擎站在门口,看着门壁。他也有一件事要找老二处理一下。

  房内。

  老爷子看着初夏,眼神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和蔼。

  初夏站在老爷子的面前,嘴角美丽的扬起。在这个家里,她还是第一次笑的这么轻松自在。

  “你这个丫头,果然厉害,连黑道都能降服。”昨晚他就接到了消息。

  “我只是想保护自己。”

  “你今天找我什么事?”

  “两件事。”

  “如果是我不想听的,就别浪费时间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您想听的,但我认为,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老爷子稍稍思忖,他看着她脸上自信的笑容,沉声:“说吧。”

  “第一件事:我听说您病了,过来看看您,希望您能保重身体。第二件事:我不会离开薄擎,不论您用什么方法,我都会一直在他的身边,只要他不抛弃我,我就算死都不会离开他,不过我可以答应您,在您有生之年,我们不会将我们的关系公开。”

  老爷子有些意外。

  “你愿意做小擎的地下情人?”

  “我愿意。”初夏回答的无怨无悔。

  老爷子真的没想到:“你的性子一直都很倔,真没想到你会做出这种决定。”

  初夏再次微笑:“您的儿子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为什么不能为他付出一些?”

  “嗯。”

  老爷子点头:“你比做事比小擎成熟。”

  “您同意了。”

  老爷子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他躺在床上,慢慢闭上双眼:“我累了,你走吧。”

  “是。”

  初夏并没有非要他说出口,转身走出了房门。

  薄擎这时并不在门外,她正要去找,薄擎从长廊的另一头走过来。

  “这么快就谈完了?”

  “其实也没什么可谈的。”

  “看你的样子,好像很顺利?”

  “没错,一切都搞定了。”

  薄擎凝着她开心的脸:“你跟老爷子到底说了什么?”

  “回家再告诉你,我们走吧。”

  “好。”反正他的事也办完了。

  两人一同走出薄家,薄擎为初夏开车门,初夏对他甜蜜的微笑。两人那么亲密,那么恩爱,薄家人看在眼里,不敢言语。

  薄擎刚将车子开出薄家的大门。

  突然!

  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挡在他的车前,拦下他的车。

  薄擎看着她。

  初夏震惊的瞪大双目。

  怎么会有跟她如此相像的人,跟薄擎和刘晟轩不一样,她们身材不同,但是脸却那么的相似,如同在照镜子。

  “她是谁?”初夏疑惑的问。

  刘晟轩的事暂且告一段落,马上进入又一个高潮,情节会加速,大家一定要跟上哦,哈哈哈。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08章 擎,他真的是你的孩子-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