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05章 你想追我姐,是不是?-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04章 姐,他姓刘,是我刚认识的大哥-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薄擎也看着他的脸。

  他一直一直的看着,非常深邃的看着,好像要把他的那张脸给看漏了一样。而忽然,他的脑海里闪现过什么画面,好像在记忆的深处,好像在什么地方,他见过类似的这样一张脸。

  刘晟轩笑的还是那么灿烂。

  “薄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并没有结婚,怎么就成了人家的姐夫了?”

  薄擎神情自若:“这是我的家室,不方便告诉你。”

  “哦,也对,我会自己查。”

  薄擎那么淡漠。

  就算查到又怎么样?他根本就不在乎。

  “你看起来有点眼熟,我们肯定见过。”他非常确定。

  “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

  薄擎又看了他一眼。

  他想起来了。

  他曾经跟着队长出任务,在抓捕的那批人中,唯一漏掉的就是他,而他当时,并不是这个名字。

  刘晟轩也记得那一次。

  他差一点就死在他的枪下,而他的枪法真是太厉害了。

  真是冤家路窄。

  那边的姐弟二人还沉静在超完美的设计图当中。初夏看到这个图纸,脑袋里都出现了那个绝美的画面,当然,也看到不久之后的成功。

  “小弟,你太棒了!”

  初夏一把楼过他的肩膀,开心的亲了一下他的脸。

  这个动作虽然在平常的时候会让初阳觉得非常尴尬,但是他现在也好想亲姐姐的脸,因为真的太兴奋了,不过还好他忍住了这份冲动。而两人开心过后,看到那边的两位好像在聊什么,初阳马上过去参上一脚,初夏立刻回过神。

  那个男人,他接近小弟,有什么目的吗?

  “大哥,姐夫,你们在聊什么?”

  “以前的事。”刘晟轩回答。

  “你们以前认识?”初阳惊讶。

  “算是吧。”还是刘晟轩回答。

  “那真是太有缘分了,今天要不是遇到大哥,我这幅设计图绝对画不出来,其实说实在的,这个设计图有一半都是大哥的建议,所以我绝对不会独占功劳,等别墅建成了,我一定叫我姐给你算上一份。姐。”初阳真是太开心,马上叫着初夏:“我刚刚的话你听到了吗?这是我跟大哥共同合作的作品,你可不能亏待我大哥。”

  初夏走过来。

  “刘先生,你也懂设计?”

  “以前学过一点。”

  “肯定不是一点。”初阳插嘴:“大哥的设计完全在我之上。”

  初夏真是有些吃惊。

  还以为他是个危险到只会杀人,只会玩乐的人,原来并不是。

  “你是设计师吗?”她很有兴趣的又问。

  刘晟轩轻笑:“算是,也不算是。我并不把设计当成职业,但是无聊的时候也会设计个房子啊。度假村之类的。”

  度假村?

  难道三亚的度假村是他设计的?

  如果真是的话,那他的才华,是真的在小弟之上。可是她不懂,有这样的才华,又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还要做那样的事?为什么不正正当当做个生意人?

  大厅的气氛突然变的有些怪异。

  初阳并不知道他们三人之间的事,只是稍稍了解最近好像有什么人要找姐姐的麻烦,所以姐夫才会这么紧张的把他家严严实实的保护起来,不过他今天是真的开心,所以拉着刘晟轩:“姐,我们别站在这了,边吃边聊吧。”

  “额……”初夏犹豫,看向薄擎。

  薄擎淡漠的双目对上她,对她微微点了点头。

  “好吧,我们吃饭吧。”

  多加了一副碗筷,原本一家人快乐的晚餐。变得食不知味。初夏总是会看向刘晟轩,刘晟轩每一次对上她的视线都会对她灿烂的一笑,那笑容就像三月里的阳光,温和而不热烈,给人一种心情愉悦的感觉,很想勾起自己的嘴角去回应他,而薄擎一直看着他们,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

  一顿饭吃下来,初阳还是不愿意放他离开,甚至拉去自己的房间,又开始谈论设计的问题。他们两个还真是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竟然聊的不亦乐乎,内容全部都是关于设计方便的,这倒是让初夏越来越担心,越来越不安。

  “他不会对小弟怎么样吧?”

  “放心吧。”薄擎轻声安抚:“他的目标是你,如果真想伤害初阳,早就下手了。”

  “他到底什么时候走?”

  “应该快了。”

  “我……”初夏犹豫的看向薄擎,盯着他那张比往常还要严谨的脸,缓缓道:“我能跟他单独聊聊吗?”

  薄擎的冷目立刻垂下:“不行!”

  “只是聊几句都不行?”

  “不行!”

  “知道了,一切都听你的,等这三天后我再找他聊。”

  薄擎的瞳孔极为深邃。

  “你回房休息吧,不要再跟他见面了。”

  “哦。”

  初夏很不情愿,但却很守承诺的乖乖回去自己的房间。

  在快要十一点的时候,刘晟轩终于从初阳的房间走出,但初阳还是一副非常不舍的样子。

  “大哥,我们明天还可以见面吗?”

  “当然可以。”

  “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我不是已经把电话号码告诉你了。”

  “那你还能再来我家吗?”

  “如果你家人方便的话。”

  “方便,当然方便。”

  初阳真的完全崇拜上了他,他的设计理念跟他非常相投,他的想法完全让他意想不到,他一直都没有遇见过这么合拍的人,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大哥。不论是他的设计,是他的性格,还是他灿烂的笑容。

  “大哥,我送你到门口。”

  “好。”

  两人一同下楼。

  薄擎竟然还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着一叠又一叠厚厚的文件。

  在他们走下来的时候,薄擎抬起双目,看着刘晟轩的脸,然后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身。

  “姐夫,你还没睡?”

  “还有一切工作要处理。”

  “早点休息,别太累了。”

  “嗯。”

  “我送大哥到门口。”

  “等等!”

  薄擎叫住初阳迈出的脚,几步走到他们的面前,冷声:“我送他。”

  “可是姐夫,你不是还有工作?”

  “没事,正好我有些事想跟他谈。”

  “哦,这样啊。”

  初阳稍稍有些可惜,不过还是笑着对刘晟轩道:“那大哥我们明天见。”

  “好。”

  薄擎跟刘晟轩一同走出初家的门。

  门外的夜色很深。不过月光却特别的明亮。

  薄擎将他送出大门,自己站在大门口,看着他慢慢退去的笑脸:“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只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上一次被你逃跑了,这一次如果你敢伤害她,我一定会完成我上一次没完成的任务。”

  “你在吓唬我?”

  “是警告。”

  “其实你想救她很容易。我们的规矩是雇主出钱,我们办事,雇主如果中途放弃,我们不会退款,但会收手。所以,你只要回家跟你家老爷子好好的聊一聊,我就可以开开心心的拿着钱回家了。不过……”刘晟轩看着薄擎那张严谨的脸,笑容再次扬起,却不是刚刚的阳光灿烂,而是邪恶肆虐:“比起我这边,我觉得你自己最好小心一点。”

  薄擎抿着双唇,耐心的等着他继续。

  刘晟轩再次开启双唇:“前几天有人来找我,用二十万来买你的命,可是二十万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我拒绝了,不过我卖给他一样东西,一样可以致命的东西,如果你真的在乎你的女人,我觉得你最好离她远一点,因为对于外行人来说,那种东西太容易走火,万一一个不小心,稍稍偏差了那么一点点,打在她的身上,那你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薄擎听着他的话,立刻想到今早在对面藏着的人。

  原来他的目标不是初夏,而是他。

  “但是如果那个人真的打偏了,对我来说反倒是一件好事,简直就是渔翁得利。”

  薄擎的瞳孔已经暗生杀意。

  刘晟轩看着他的脸,不但没有一丝畏惧,还满是愉快的表情。

  “今晚的月色真是太好了,明天肯定会有好事发生,我先走了,咱们明天见。”

  他说完,就转身。

  一辆宝马恰到好处的停在他的身前。

  他上车前回头看了薄擎一眼,薄擎的冷目一直如利刃一般,他能看出,他很想杀他。

  车子开走。

  薄擎冷目又看向对面。

  到底是谁想要杀他?

  若真如刘晟轩所说,那人手中有枪,那他在初夏身边的确很危险,但是如果他离开初夏,那个危险的男人又不知道会做什么?他现在真是左右为难。他要想个妥善的办法才行。

  车内。

  刘晟轩的心情特别好,嘴角的笑容一直保持。

  “东子。”他突然叫道。

  “是。”驾驶座的魁梧男马上回应。

  “你说,如果我跟薄擎对打起来,我们谁会赢?”

  “当然是老大。”

  “别小看他,他以前可是雷霆手中最好的兵,枪法出神入化,身手不在我之下。”

  东子一听到‘雷霆’这两个字,瞬间耸起了眉。

  那个男人可是他们的头号公敌。

  刘晟轩越来越开心:“真想好好跟他切磋切磋,好久都没碰到这么厉害的对手了。”

  “老大,他既然是雷霆的人,那雷霆现在会不会已经知道您在这了。”

  “知道又怎么样?我又没做什么。”

  “可是雷霆一直都在查您。”

  “叫他查吧,他如果真的查到了什么,早就来抓我了,何必按兵不动,一直憋着。”

  “但是您这次是来杀初夏的,如果被他发现……”

  “你操心的事太多了。”

  本来的好心情都被他问的没了一大半,东子马上闭嘴,不再说话。只是认真的开车。

  刘晟轩用力向后一靠。

  他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突然又道:“那个叫杨逸泽的呢?知道他在哪吗?”

  “我在等您的时候,看到他出现在初小姐家附近。”

  “现在还在?”

  “应该还在。”

  “去找他。”

  “是。”

  东子马上掉头。

  在初家不远处的某个巷子前,车子突然停下。

  刘晟轩下车,东子跟在身旁。

  两人走进巷子,在一处隐蔽的角落,他们看到一个人畏畏缩缩的躺在地上,而地上铺着报纸,那人的身上也盖着报纸,十足就是个街头的流浪汉,更像是个乞讨者。

  “喂,起来,我们老大有话跟你说。”

  躺在地上的杨逸泽被狠踹了一脚,他惊的从地上坐起,双目看着刘晟轩。

  刘晟轩从上到下扫了他一下。

  原本帅气多金的杨家大少爷竟然落魄成现在这幅模样,脸上都是没有修整过的胡渣。好像多少天都没有洗过脸一样,而身上的衣服也脏的不像话,远远的都能味道一股酸味。

  刘晟轩倒是没有嫌弃他身上的味道,嘴角笑道:“你跟薄擎到底有什么仇?为什么要杀他?”

  杨逸泽一开始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身边的人他见过。

  “你肯帮我杀他?”

  “二十万真的太少了,像他那种身份的人,最少后面要再加两个零。”

  “我没有那么多钱,但只要你肯帮我杀他,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能帮我做什么?”

  “我可以把命给你。”

  “你的命又不值钱,我要来做什么?”

  “那你怎么样才肯帮我?”

  “我刚刚的问题你还没回答。”

  杨逸泽想起那一天,想起他的那一脚,手用力抓着自己的身下,恶狠狠道:“他害的我家破产,害的我流落街头,害的我连男人都做不成,我必须杀了他,为我自己的报仇。”

  “哦,原来是这样,这可真是深仇大恨,我支持你。”

  “你肯帮我?”

  “我只是精神上支持你一下。”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看我笑话吗?”杨逸泽愤怒的大吼。

  东子一步上前,正要教训他。

  刘晟轩抬起手。

  东子马上停下。

  刘晟轩走到他的身前,酷酷的蹲下身,看着他那张满是胡渣的脸。

  “我来找你,一是想告诉你,你在这么明显的地方监视薄擎,迟早会被他发现。二是如果你真的要杀他,我倒也不是不能帮帮你。”

  杨逸泽看到希望,双目瞪的溜圆。

  “我会给你创造一个机会,不过你一定要瞄准了,两发子弹,没有第三次机会。”

  “我一定会杀了他。”

  “很好。”

  刘晟轩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起身离开。

  东子一边跟在身边,一边拿出手帕。

  刘晟轩擦干净手后,将手帕随便一丢。

  东子将车门打开。

  刘晟轩在上车之前,对东子道:“有件事我要你做。”

  “老大请说。”

  刘晟轩稍稍侧头,东子马上凑过自己的耳朵,然后点了点头。

  “是,我一定办的妥妥当当。”

  “嗯。”

  ……

  薄擎走回二楼初夏的房间,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初夏。

  初夏其实并没有睡,刚刚站在窗口也看到他们在门外谈话,她睁开眼,看着他幽深的双目。

  “你刚刚跟他说了什么?说服他放过我了?”

  “没有。”

  “你还有两天时间了。”

  “我会处理好。”

  初夏慢慢坐起身,盯着他那张死板的脸:“真不是我不相信你,这次,我赢定了。”

  薄擎微微蹙眉。

  “这不是在玩游戏。”

  “对你不是,对他就是。”

  “你这是在玩命。”

  “我一定会赢。”

  “你不要轻举妄动。”

  “我们不是说好了,三天,你处理不好,就换我来,所以在剩余的这两天里,我会乖乖听你的话,但两天过后,我会让你知道,我初夏,有能力保护我自己,也有能力处理好我自己的事。”

  薄擎的整张脸都写满了大大的担心。

  她现在完全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物,所以对自己脑中设想的计划充满了信心。到底他要怎么跟她说,她才能乖乖听他的话呢?难道非要把她关起来才可以吗?

  初夏得意的笑着,再次躺回床上:“我要睡觉了,得好好养精蓄锐才行。”

  薄擎沉沉的看着。

  看刘晟轩的样子并不像是要真的对她动手,但他说的那个人的确是个威胁,得尽快找出来。而这件事的根源也的确是在老爷子那里,看来他明天要回一趟薄家。

  ……

  老爷子虽然在家中休养,但也没有闲着。

  薄擎这次竟然把薄氏弄成这样,一定不会就此罢休,他是他的儿子,他了解他,为了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一定还会继续筹划更大的阴谋,让所有人都不能阻挡他的路,所以他必须在他成功之前,查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

  拿着,他放在耳边。

  “老严啊,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薄董你太客气了,说什么请,您尽管说。”

  “我最近身体抱恙,没办法亲自去公司,我希望你能帮我查查我家老三最近在公司都做了些什么。”

  “薄董你是因为上次的事,开始怀疑薄总?”

  “就算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有的时候也不得不防。”

  “我懂,行,我帮你查查。”

  “真是太麻烦你了。”

  “薄董你别总这样说,当年若不是你,我也没有今天。”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这些年里,要不是有你,薄氏也不会这么成功。”

  “薄董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一起吃顿饭,叙叙旧。”

  “好。”

  “那不打扰您了。”

  “嗯。”

  老爷子刚放下电话,房门就被敲响。

  “进。”

  程叔将房门打开,薄擎走进房内,站在老爷子的面前,看着老爷子满是皱纹和病容的脸。

  “爸。”

  “你还记得我这个爸。我以为你有了女人,就忘了是谁生你养你的。”

  “程叔说您病了两天,好点了吗?”

  “我死了,你不就可以称心如意了。”

  “爸,您知道,我很尊敬您,并不想跟您作对。”

  “那你就应该离那个女人远一点,永远都不要再跟她来往。”

  “对不起。”薄擎依然坚定:“唯独只有这件事,我做不到。”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们,言明都已经住院了,他是被你们活活气的,他是夏丫头的前夫,你叫他以后怎么面对你们?”

  “我会搬到外面住。”

  “混账!”

  老爷子震怒后马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薄擎马上坐过去帮他顺气,老爷子却一把推开他,并怒瞪着他:“我知道我管不了你,你给我滚,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爸,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让你收手。”

  “你说什么?什么收手?”老爷子故作不知。

  “如果初夏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老爷子怒目猩红。

  “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竟然拿命来威胁我。不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上次我就说了,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了,以后也别再来找我,她是死是活都跟我没关系。”

  “我已经查过了,是您指使二哥找的那个人。”

  “连你老子都查,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她不过是个女人,请您放过她。”

  “我还是那句话,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的事别再来找我。”

  “您真想看到您儿子跟她一起死?”

  老爷子虽然疼他。宠他,而且还打算将整个薄家和薄氏都交给他,但是老爷子向来不能忍受别人威胁他,就算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行。

  “我唯一不想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儿子走上万人唾骂的道路,如果这件事真的非要走到这个地步不可,那我宁可牺牲你们两个,也要保全我们整个薄家和薄氏,反正我也老了,活不了多久了,就算伤心也伤心不了几年,到时候下了地狱,我会跟你母亲道歉,相信她一定会体谅我。”

  “爸……”

  “你马上给我滚。”

  “我不会让您伤害她。”

  “滚!”

  薄擎沉沉的看着他,看着他愤怒的脸。他慢慢的弯下腰低下头,轻声的说了句:“请您保重身体,我会再回来看您。”

  老爷子已经无力再对他喊了。

  薄擎直起身,转身离开。

  本来还以为老爷子会对他这个儿子有所动容,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绝情。难道他爱上初夏真的就那么不可饶恕?可是如果换做老爷子,他一定也会像自己一样,为了自己爱的人,献出自己的一切。他不明白,他明明懂得这种感情,为什么偏偏要阻止他?偏偏要逼他走进死路?

  老爷子气的全身无力,双手都在不停的颤抖。

  爱情这种东西他当然明白,因为自己也曾轰轰烈烈过,但是初夏的身份那么尴尬,薄擎又那么优秀,未来一定会出人头地,他真的不能让自己的儿子毁在一个女人的手中。没办法,他虽然懂,但他身为一家之主。背负的东西太多,只能忍痛割爱,哪怕是自己最疼的儿子,他也不能让他乱了薄家的章法。

  不能!

  ……

  初夏好不容易等到薄擎离开初家。

  她又来到了初阳的房间,初阳一见到她,脑袋先疼了。

  “姐,我求了你,你就让我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继续把这个设计图完善好行不行?反正都已经确定是这个样子了,你就别来打扰我了,求你了。”

  “我不是来监督你的。”

  “那你来干嘛?”

  “额……”初夏稍微犹豫了一下:“昨晚,你带回来的那个人,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有啊。”

  “告诉我。”

  “为什么?”

  初阳这时候突然机灵了起来。

  初夏立刻拿出姐姐的威严:“叫你告诉我就告诉我,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那可不行,现在你已经有姐夫了,如果你因为大哥的美貌而跟大哥又有点什么,那我就太对不起姐夫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姐我是那种人吗?”

  “据我了解。你不是。”

  “那就把电话给我。”

  “可是大哥真的太帅了,我还是害怕姐你会把持不住,而且……”

  “臭小子。”

  初夏打断他的话,两个大步过来揪住他的耳朵:“我找他是有非常重要的事,你赶紧把电话给我。”

  “给给给。”初阳疼的龇牙咧嘴,马上拿出。

  初夏放开他的耳朵,拿过翻找刘晟轩的电话,然后将那十一个数字记在自己的脑袋里,最后又敲了一下初阳的后脑勺,才大步走出他的房间。

  初阳生气的对着她离开的房门张牙舞爪。

  “咔嚓。”

  房门突然又打开了,初夏看着他张牙舞爪的样子,皮笑容不笑的警告:“不准告诉薄擎,如果你敢告诉他,我就……”她对他伸出手,五指一个一个攥成拳头。

  “姐,其实……”

  “闭嘴。”初夏才不行听他那些有的没的,再次将门关上。

  初阳真是恨得牙痒痒。

  她要不是他姐,他肯定……唉,好男不跟女斗。

  不过她要大哥的电话到底干嘛?

  啊,对了,他刚刚一直想要告诉她,大哥一会儿就来,不用打电话。

  初夏躲到房间拿着按下那十一个数字,然后手指犹豫在拨通键上。

  她明明答应了薄擎,这三天乖乖听他的话,如果这个电话打了,她就是违反了他们之间的约定,可是不打,还要再等一天,虽然只有一天,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这一次她不仅仅是想要凭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还想教训教训那个讨人厌的刘晟好。当然,她还有其他的目的。可是……

  “唉……”

  初夏收起手指,将丢在床上。

  她还是不想违反约定,就在多忍耐一天吧。

  ……

  薄擎用最短的时间赶回初家。

  在车子停下的时候,口袋里的突然响了起来。

  他拿出看着那一串没有记录却有些印象的号码,马上将电话挂断,而他打开车门的时候,又响了起来,他再次挂断,然后下车,虽然那个电话没有打来第三次,但却传来一封短信。

  薄擎垂目的看着短信上的几个字:我马上就上飞机了,记得来接我。

  他冷漠将收起,突然身边停下另一辆车。

  他转头。

  刘晟轩从车上走下。

  薄擎的双目冷冽。

  刘晟轩微笑:“真巧,你刚回来?”

  “你又来做什么?”

  “是阳弟叫我来的,说是有个地方昨天没弄清楚。叫我过来帮个忙。不过说起这个小子,真是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人才,现在才十六,再过个五年,一定可以成为享誉全世界的建筑设计师,但是有点可惜,没有一个好老师教他,你说,如果我毛遂自荐,他是不是会特别开心。”

  “你离他远点。”

  “呵……”

  刘晟轩轻笑了一声,然后大大方方的走进初家,上了二楼。

  “叩、叩、叩。”

  “咔嚓。”

  初阳亲自过来开门,满脸笑容的看着刘晟轩。

  “大哥,你来啦,这太不好意思了,我应该下去接你的。可是我一画图就……”

  “没事,设计师就是这样,一有灵感就不能停下。”

  “跟大哥聊天就是舒服,进来吧。”

  “嗯。”

  刘晟轩走进初阳的房间。

  初阳马上拿出昨天的设计图,然后指着一个地方:“大哥,你看看,这里昨天我们讨论过,但是我觉得如果这样的话,不如……”他拿着画笔稍微瞄了几下:“你看这样是不是更好一点?”

  “嗯,是不错。”刘晟轩点头:“但是我觉得你这块地方应该再扩大一点。”

  “这样吗?”

  “对,就是这样。”

  “大哥果然是大哥,一语惊醒梦中人。”

  “你太夸张了。”

  “对了大哥,我姐给你打电话了吗?”

  “你姐?”刘晟轩有些疑惑:“她没有我的电话,怎么打电话给我。”

  “怎么没有,两个小时前,刚从我这里要走的。”

  “哦?”

  刘晟轩意味深长的挑了下眉。

  真有意思。

  那个女人要他的电话做什么?她想跟他说什么?可是为什么又没有打过来呢?

  “大哥。”

  初阳突然非常小心的叫着他。

  刘晟轩抬目看着他。

  初阳犹豫不决的纠结了一小下。最后还是藏不住事的问:“你跟我姐,你们以前认识吗?”

  “怎么这么问?”

  “因为我姐对你的反应很奇怪,我还是第一次见我姐要一个男人的电话号码,而且还严重的警告我不准告诉我姐夫。”

  “你是想问我,我跟你姐到底是什么关系?”

  “大哥,明人不说暗话,你就坦白了吧,昨天你是不是故意在我跟前转悠,让我故意认错人,然后故意跟我套近乎,目的就是要我带你回家,然后来找我姐,对不对?”初阳非常自信的猜测。虽然听起来挺玄乎,但是很有想法,也很有套路。

  刘晟轩稍稍对这小子刮目相看了一下。

  看来他还不傻。

  “没错,昨天我的确是有目的的接近你。”

  “你跟我姐真的有过一段?”

  “我跟你姐在昨天之前,只见过三次面,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那你为什么要故意接近我,接近我姐?哦……我明白。”初阳一脸贼笑:“你想追我姐,是不是?”

  “呵呵呵……”

  刘晟好突然笑的特别开心,然后又用手指了指他,并没有给予回答。

  初阳误以为他这是在?认。

  “大哥,虽然我觉得你很好,非常好,特别好,而且还比我姐夫长得帅,又这么懂设计,但是……你可不可以放弃我姐,别参合进我姐和我姐夫的感情生活里,他们俩真的很不容易,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见到我姐这么幸福,我希望她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所以……”

  刘晟轩莫名的有些烦躁,不想听他继续说下去,马上转移话题:“你还有哪里觉得不太清楚的地方?”

  初阳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过分了。

  “没有了,其他地方昨天你都说的非常清楚。”

  “那我就先回去了。”

  “大哥。”初阳不安道:“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

  “我知道那些话我不该说,我也知道我是多管闲事,你就当我没说过吧。”

  “我都说没有了,我先走了。”

  “我送你。”

  初阳马上跟在刘晟轩的身后,走出他的房间。

  薄擎站在走廊的另一个房间看着他离开,然后才走进初夏的房间。这时,初夏正无聊的躺在床上,她并不知道刘晟轩来了。

  听到声音,她看向房门。

  “你回来了。”

  “嗯。”

  “你回家了?”

  “嗯。”

  “老爷子是不是没同意?”

  薄擎看着她走到床边,然后坐在床边,半躺在她身边:“你最近真的越来越聪明了。”

  “我只是越来越了解你了而已。”初夏谦虚道。

  薄擎亲了一下她额头,然后将她抱住。

  初夏感受到他西装的冰凉,也能感受到他心脏的冰冷。

  “老爷子一生骄傲,从不曾被人说三道四。他最重视家庭的和睦和薄氏的名声,他希望自己最后的这几年也能一直像以前一样骄傲的走完,而且他这么做也都是因为太过看重你,如果换做其他两个儿子,他一定不会这么生气,这么激动。所以你要体谅他,体谅一个做父亲的心,别再惹他生气了。”

  薄擎拢了拢抱着她的手臂,只是简单的回答:“知道。”

  “既然你知道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会处理的妥妥当当。”

  “说来说去,你还是没放弃。好,你就说说,你有什么好主意,能让刘晟轩知难而退,能让老爷子同意我们在一起,如果你的办法可以,我就支持你,相信你,如果你的办法不行,那你就乖乖听我的,不要再想着自己解决。”

  “不行,我的计划不能告诉你。”

  “不能说的原因是因为太危险了对不对?”

  “……”

  初夏瞬间被拆穿。

  薄擎垂目看着她那张还不是特别好的脸色。

  “你知道吗?你对我来说比我的命还重要,我绝对不能让你有事。”

  “你对我来说也很重要,我不想让你为难。”

  “我宁可自己为难,也不能让你有危险。”

  初夏张嘴还想反驳,但是他看上去真的好累好累,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疲惫,还有心理上的疲惫。

  手也将他抱住。

  “你睡一会儿吧。”

  “你答应我了?”

  “没有。”

  “那我就不睡了。”

  “你别耍无赖。”

  薄擎的唇已经贴上了她的脖颈,开始星星点点的亲吻。

  “大白天的,你想干什么?”

  薄擎贴着她耳畔,轻轻两个字:“干你。”

  初夏又羞又恼。

  他怎么可以用这种性感的声音说这么粗鲁的话。

  “不行!”她坚决拒绝。

  “你忘了你,这三天都要听我的。”

  “那也不能大白天。”

  “我就要白天。”

  “你……”

  “你要是敢不听我的,那我们的约定就这样作废吧。”

  初夏立刻斗志满满。

  不就是白天吗,不就是亮点吗,不就是那种事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她马上就变成了一滩死肉,任他随便折腾,但是就临门一脚前,初夏放在床上的突然急促的响了起来。

  初夏瞬间好像看到了救星。

  “让我接个电话。”

  “等会再接。”

  “让我……啊……”

  电话没接成,初夏这一下就被折腾到了天?。

  连晚饭都没吃,然后又是被电话的铃声吵醒。

  到底是谁这么执着,一直打一直打,完全就是夺命连环扣,要不是薄擎一直缠着她,她真有心思把给摔了,不过拿过的时候却看到上面显示着老王这两个字。

  接通电话。

  “喂,王总。”

  “你干什么呢?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

  “我……”

  初夏狠瞪着半躺在一旁,正在吸烟的薄擎:“我刚刚有点事。”

  “不会是少儿不宜的事吧?”

  “……”初夏瞬间无语。

  “你们两个大白天的可真有闲心,都出这么大的事了,还在床上做那种事。”

  “什么大事?”初夏好奇的问。

  “山这边着火了。”

  “着火?前几天才下过雨,怎么会突然着火?”

  “我也很好奇,虽然现在入秋了空气有些干燥,但也不至于莫名其妙的着火,还专门烧了我们要盖别墅的地方。”

  “很严重吗?”

  “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记得把初阳也带过来。”

  “好,我们马上就过去。”

  初夏立刻起身穿衣服,薄擎听到她说的那些话大概也猜到了发生什么事,同样马上穿衣服。

  两人慌忙的一同下楼,在走出初家大门的时候,薄擎突然瞪着双目看向对面,杨逸泽正在对面的巷口,拿着枪,指着他。

  三叔是否能躲过这一劫?小轩轩还会再出什么招??大家都看出来了小轩轩肯定会跟夏夏有感情线,一个这样的人爱上夏夏的话,会发生什么物理变化呢?三叔可咋整,我小小的替他担心一下下。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06章 我一定不会认错-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