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101章 我在美国结过一次婚-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00章 三叔,我想见你-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薄擎盯着照片。

  “我当时拒绝过了,而且还强烈的拒绝了很多次,是你妈妈逼我的。”

  “逼你?”

  初夏的心情瞬间不太爽。

  “如果你真的这么不愿意,还把这张照片放在皮夹里干什么?干嘛不扔了。”

  “我当时是不愿意,但是没说这之后不愿意。”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那时还小,自己也不清楚,也许是你母亲太过经常提起你,也许是你每次都笑的太过开心,生活的过于幸福快乐,让我慢慢的觉得你可爱,然后不自觉的就收藏了这张照片,并贴身放在皮夹里,每次我心情烦乱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看看,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一种习惯。”

  “那我母亲的生日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把我母亲的生日设定成公寓的密码?”初夏继续追问。

  “这也要怪你母亲。”

  “你设置的密码跟我妈妈又有关系?别总是说我妈妈的坏话。”

  “有一次跟她聊天,她说她看到一则新闻,上面是关于盗窃银行存款的案子,她说很多人都喜欢用自己的生日或者家人的生日来做密码,所以她提醒我,绝对不可以用自己和家人的生日去设定任何密码,如果实在是怕忘,就用比较亲密,但别人却不知道的朋友的生日密码,然后她就强烈的推荐了自己的生日和你的生日,一定要我用。在那段时间我甚至都有些换衣,你母亲是不是就是网上的盗贼,想偷我的东西,不过我当时很小,也没什么可偷的。”

  初夏撇嘴:“我妈妈才不是那种人,而且那你也不至于一直用到今天。”意思意思不就好了。

  “习惯了。”薄擎的解释非常单薄,但却也是最实在的。

  初夏其实也能明白。

  妈妈就是这样的一种人,总是会让人莫名其妙的产生一些习惯,没有办法改掉。

  初夏听到这里,大概知道了他跟妈妈的渊源。她其实还有很多想要问的,还有很多妈妈的事情想要知道,但是现在,她最大的疑惑,是……

  “四年前的那一晚,你明明说了不回来,为什么又突然回来?为什么要那么做?”

  薄擎的双目凝着她的脸。

  他能看出她眼中的不安,他也知道,她害怕知道自己接受不了的他的回答。

  声音变的尤为低沉,他缓缓道:“其实我那天并没有想回来,但你妈妈在我这留了一样东西,让我在你结婚的时候一定要交给你,我答应过她,所以暗中回来,只是想放下东西就走,但在走到你房门口的时候,我听到打碎东西的声音,我担心的走进去,就看到你神志不清的样子,我看出你是被下了药,我想要送你去医院,可是当我伸手想要抱起你的时候,你突然抓着我,吻上了我的唇……”

  初夏惊讶:“是我主动先吻你的?”

  薄擎点了点头。

  “其实一直以来我对你都是一种喜欢,一种暗暗的。淡淡的喜欢,我只是喜欢??的看着你,并不想去打扰你的生活,也怕破坏了你的生活,所以我们并不认识,也没有接触,但我没想到你会跟我的侄子结婚,更没想到在你吻我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我对你的那种喜欢,似乎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超越了那个界限,我莫名的就很嫉妒言明,我第一次那么控制不住自己,而你的吻竟然那么甜,跟我以前接触过的女人都完全不一样,好像这世间最甜的蜜糖,一种会上瘾的蜜糖,让我不可自拔,完全忍耐不住。所以就冲动的要了你。但事后我又想到你一定会憎恨我这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陌生人,我不想让你对我有这样的印象,我也不想让你的婚姻不幸,所以做了一件这辈子最后悔的错事,就把言明放在你的身边,假装那一夜是他,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怀上了我的孩子,更没有想到言明会发现这件事,那样折磨了你四年。”

  初夏听他解释完后,生气的用手打他,使劲的打他。

  “你这个混蛋,你占了别人的便宜后,就那样拍拍屁股走了,你不是人,你就是个混蛋。”

  “是,我是混蛋,你骂我吧,打我吧。”

  初夏还在不停的打,越打越用力。

  “为什么这四年你都不回来看我一眼,不跟我解释一下,你不是喜欢我吗?还让我受了那么的多苦?”

  “我怕我会再次冲动的把你从言明的身边抢过来,我怕你会恨我,所以我一直忍着不停的忙工作,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你的事。我真的不知道言明竟然那样对你,如果我早一点知道,一定会马上回来把你带走。”

  “你怎么能这样?你混蛋,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都是你的错,全都是你的错,我真的好恨你,好恨你,我很死你了……”初夏用上双手,不停的发泄,但是最后却死死的抓着他的西装,然后将自己的头抵在他的胸口。

  他绝对是这世间最残忍的男人。

  他害的她痛苦了整整四年。害的小昱一直都没有父爱,但却又让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深深的爱上他,不可自拔的爱上他。

  他怎么可以做这么残忍的事?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薄擎任由她打自己,任由她发泄,待她停止的时候,他用自己的双臂紧紧的抱住她越来越瘦的身体。

  “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自己的冲动会让你变成这样,但是我一直以来从未后悔那天晚上要了你,那是我最开心的一晚,而如果没有那个晚上,我现在也不会得到你,我知道这样说你一定恨不得杀了我,但请你原谅我这一次,我一定会用我的余生来弥补我犯下的这个错误,我一定会用我全部的力气去爱你,让你幸福,我发誓,我对天发誓,我一定会做到,不然就让我受尽折磨。受尽痛苦,想死都不能死。夏夏……”他收紧抱着她的双臂:“原谅我,接受我,让我照顾你,照顾小昱,让我们一家人幸福的在一起。我求你……”

  薄擎那么卑微却又恳切的祈求她。

  他已经不能没有她,所以他必须得到她。

  初夏的眼泪已经涌出。

  她的心好痛,好像生生被撕碎了一般。

  但却又有一只手在不停的帮她拼凑这些破碎的心,那么温柔,那么温柔……

  说什么会让她混乱的思绪立刻消失,她现在更乱更难受了。薛荆辰是个大骗子,薄擎是个大混蛋,怎么办?她要怎么办?

  “夏夏。”

  薄擎又轻声的叫她。

  “刚刚我说了,你结婚那天我是想给你送一样东西,一样你妈妈留给你的东西,其实她从很早以前就不止一次的说要把你嫁给我,她还信誓旦旦的说过,以后我一点会爱上你,疯狂的爱上你,然后会替她照顾你。”

  “坏人……坏人,坏人……”

  初夏又开始打他,还在他的怀中挣扎。

  他不仅是混蛋,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

  在这个时候提起她的妈妈,叫她怎么还能忍下心?

  她永远都在狠狠的击破她的弱点。

  小昱是一个,妈妈是一个,他真的太坏太坏了。

  薄擎已经不能放开她,不论用什么方法,在她原谅自己以前,他绝对不会再一次放开她,让她从自己的手中的溜走,所以他沉沉的对她道:“我是坏人,我是混蛋,我答应你妈妈会照顾你,就让我替她照顾,让我替她照顾你一生一世,就看在她的面子上原谅我,让我给你幸福,给小昱幸福。只要你原谅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就算让我明天死,我也……”

  “不行!”

  初夏突然大吼。

  她抓着薄擎的西装,用力摇晃他:“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办?如果你死了小昱怎么办?他一直希望有一个爱他的父亲,他一直希望自己也能跟其他的小孩子一样被自己的父亲拥抱,亲吻,既然你给了他这个希望,就不要让他失望,他已经受了太多的苦,你不能这样对待他,你也不能这样对待我……是你让我爱上你的,你怎么可以抛弃我去死?”她又一次将自己头抵在他的胸口,然后让自己的脸埋在她的胸膛:“不要离开我们,不要说死,我讨厌死亡,我讨厌……”

  “你原谅我了?”薄擎惊喜的问。

  初夏又摇头,用力的摇头。

  “你做了那样的事让我怎么原谅你?我要你道歉,跟我说一百遍对不起,一千遍对不起,一万遍对不起。”

  “好。”

  薄擎马上答应,并且立刻执行:“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不停的说不停的说,别说是一万遍,就算是十万遍,百万遍,千万遍,亿万遍,就算把他的喉咙和嘴皮都说破了,他也愿意。只要她肯原谅他,叫他做什么都行。

  初夏听着他的道歉,听着他的声音。

  他的声音真好好听,低沉性感的让人心柔软。

  她想起小昱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幼稚园的陈老师跟我们说过,不管你犯了什么错,只要真心的去道歉,一定会被原谅的。

  她慢慢的放开抓着他的手,然后从他的腰间穿过。将他缓缓抱住。

  “我原谅你……”

  薄擎的声音突然停止,垂目看着她,感受着她的双手。

  初夏又一次道:“我原谅你,我只原谅你这一次,如果你对我不好,如果你也像薄言明那样,我会亲手杀了你,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一定会。”

  她不停的肯定。

  她已经不会再忍受第二次了,所以她不是随便说说。

  薄擎的嘴角开心的上扬。

  “我答应你,绝不会犯第二次错,如果我敢再犯,如果我敢对你不好,不用你来出手,我自己先杀了自己。”

  “你又说死。”初夏生气。

  “是你先说的。”

  “我可以说,你不可以。”初夏非常霸道,但对薄擎来说却是甜蜜的霸道。

  “好,我不说,我以后都不说这个字。”

  初夏的双臂将他抱紧。

  她眼中的泪水慢慢停止。嘴角的笑容慢慢扬起。

  其实她这两天一直都在想,如果不原谅他,会怎么样?

  小昱会不幸福,他会不幸福,自己也不会幸福,甚至他们的生活都会变的不再快乐。而只要她原谅,小昱,他,自己,都会开心,虽然在开心中还是有着无法解开的苦涩,但是人生哪有完完全全的美好?至少她从未奢望过这种毫无瑕疵的幸福。

  就是因为不完美,所以才会更加小心的去呵护。

  从他的怀中仰起头,看着她那张俊逸的脸。

  薄擎也垂目看着她。

  他们四目相对,然后互相微笑。

  “对了,妈妈让你给我送什么东西?”

  “一封信。”薄擎回答。

  “信?在哪?”

  “我放在了薄家。”

  一提起薄家,初夏的眉头就蹙了起来。

  “上面写了什么?”她又问。

  “不知道。”

  “你没看?”

  “别人的信,我怎么可以随便看。”

  这一点她倒是相信,他就是这种人。

  再次靠着他的胸口:“我好想看妈妈的信,好想知道她跟我说了些什么?”

  “我会拿来给你。”

  “现在就去拿吗?”

  “现在你需要休息,需要好好的休息。”

  的确。

  她觉得自己好累。

  心乱的好累,身体难受的好累,眼睛哭的好累。而当说出原谅他的那一刻,她全身心都轻松了,整个人飘飘忽忽的,然后……她竟然就这样抱着他,贴在他的胸口闭上了眼睛。

  原本她就只昏睡了三个小时就被噩梦吓醒,她的睡眠根本就不够。

  薄擎见她没有了声音,也没有了动作。

  他又轻轻的抚了抚她的长发,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她放躺在床上。

  这一次她的睡脸带着笑容。

  他用手指轻轻的掠过她的笑容,自己也跟着微笑。

  她真的很善良,永远都会包容别人,而且只要稍稍的对她撒撒娇,对她祈求一下,她就会心软的忍不住自己。整整四年的痛苦怎么可能说抚平就抚平,她一定还在忍耐,为了小昱,为了他,为了这个混乱的家。不过他会用心的去爱护她,呵护她,让她一点一点忘记那四年的痛苦,让她真真正正的原谅他。

  俯身,他将自己的唇落在她的额头,在心中许下一个愿。

  ‘如果可以,我愿用我一生的幸福去换她一生的痛苦,只求她一生幸福。’。

  初夏嘴角的笑容微微又扬了扬。

  薄擎坐在床边,一直看着她,一直陪着她……

  ……

  这一觉,初夏竟然睡了整整十八个小时,她这辈子都没睡过这么长的觉,醒来的时候全身清爽,非常舒服,就是眼睛还有些肿。

  她看着坐在床边的薄擎,看着他幽深的双目。

  “你一直都在这?”她问。

  薄擎点了点头。

  “你没睡觉吗?”

  “我不困。”

  “怎么肯能不困?”都过了一天一夜。

  “我真不困。”

  “你躺下来睡一会儿吧。”

  初夏起身要给他让出床褥。

  薄擎突然抱住她,一同躺那张单人病床上,磨蹭着她的脖颈和耳根:“你陪我的话,我就睡。”

  “我已经不困了,你自己睡。”

  “不要。”薄擎抱紧她,拒绝她。

  初夏在他的怀中挣扎。

  薄擎很享受这一刻。

  那十八个小时他一直不敢吵醒她,也不敢乱动她,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她,现在她终于醒了,他终于可以触碰她,拥抱她,好好把前几天的份全部都补回来,当然,他更要亲吻她,甚至……更深入的事情他也要做。

  初夏被他封住了唇,大手也有些不安分,而房门这时却煞风景的被打开,韩旭之拎着早餐一步走进来,抱怨道:“三哥,我堂堂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你怎么老把我当跑腿的,我告诉你,以后这种事我坚决不……”他一抬眼。嘴巴卡壳,声音停止,双目直勾勾的看着床上的他们。

  初夏慌张的去推薄擎。

  薄擎才不管,谁都别想打扰他。

  他继续亲吻。

  韩旭之看的傻眼,一时没缓过神,其实他也不想缓过神,就那么盯着他们。

  初夏急的没办法,用力闭合了一下双齿。

  薄擎痛的微微蹙眉,终于将她放开。

  初夏喘着气,使劲瞪他。

  薄擎嘴中渗出点点血腥,慢慢弥漫,破坏了他甜甜的味觉,随后,他双目犀利的看向站在门口还愣着的韩旭之。

  “你来的可真是时候。”

  “嘿嘿嘿……”

  韩旭之一阵傻笑,拎着早餐走进来。

  “三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这不是按照你的吩咐来给你送早餐嘛。”

  “你没长手,不会敲门?”

  “这不是我自己家的医院嘛,在自己家谁敲门啊。”

  薄擎的双目突然变得冷冽。

  韩旭之马上补充:“我以后会改,一定改掉这个习惯。”

  薄擎又瞪了他几眼,终于将视线落在他手中的早餐上,然后转头看向初夏:“你的身体很虚弱,我叫旭之给你买了营养早餐,你一定要全部都吃了,不可以剩。”

  初夏本身是觉得饿了,但也被他气饱了,不过她却不在意这些,她在意的是:“我妈妈的信呢?你拿来了吗?”

  “我一直都陪着你,还没有回去。”

  “那你现在去帮我拿。”正好支开他,小小的惩罚他一下。

  “我陪你吃了早餐再去。”

  “我不需要你陪。”

  “但是我需要,我也饿了,我也好几天没吃过什么东西了,你就不怕我在回去的半路上饿昏了,出什么事?”

  “就三哥这体格,饿七八天都昏不了。”韩旭之马上吐槽。

  薄擎又瞪向他。

  韩旭之马上封口。

  初夏也觉得他没什么问题,不过……算了,就当做他一直陪着她的奖赏。

  “好吧,先吃饭。吃完饭,你马上回去拿。”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了。

  薄擎心情愉悦:“好。”

  两人甜蜜的一同吃着早餐,看的韩旭之一脸的羡慕。虽然他跟邢菲是假的,但总比自己一个人寂寞的吃强,还是找她去吧。

  “三哥,我不打扰你们吃饭了,先走了。”

  “嗯。”

  “三嫂,你的出院手续我一会儿叫护士帮你办。”

  “嗯。”

  唉,这两人真是,就不能热情的谢谢他这个跑腿的?一对没良心的。

  ……

  薄家。

  薄擎吃完早餐后,就开着车回到了薄家。

  薄家的人刚好吃完早餐,看到他回来,脸上的表情和眼中的神情都有些怪异,不过薄擎没有理会,直接大步走上二楼,走去自己的房间,而在他走后,那些人开始连讽带嘲。

  “三叔可真是重口味,竟然看上了自己的侄媳妇。”

  “你说,那段时间他们在咱们家里有没有做那种事。”

  “这还用说嘛,肯定有,没准每晚都会做。”

  “天呐,太恶心了,太不要脸了。话说我就住在三叔楼上,我好像在哪一天晚上听见过奇怪的声音。”

  “什么奇怪的声音?”

  “你说呢?”

  “别说了别说了,我都要吐了。”

  薄家人一脸的嫌恶,但他们自身也并不是那么光明磊落。

  薄擎在房间里找到那封信,小心放进口袋里,然后就准备离开,回医院接初夏出院。刚一走出房门,就看到老爷子站在门口,双目冷厉的看着他。

  “爸。”他极为平常的叫了一声。

  “你肯回来了?”老爷子声音低沉。

  “我只是回来拿一样东西,您放心,并不是薄家的东西,我马上就离开。”

  “昨天老大没有给你打电话吗?”

  “打了。”

  “那你怎么一直不回来?你还想怎么样?”

  薄氏已经一团乱,并不仅仅是老大老二说的那些事,还有更多琐碎的事情一股脑的全部出现,弄的工地已经停工。工厂运作混乱,公司也乱七八糟。他不能看着自己打下的江山这样继续下去,只能稍微妥协一下。

  薄擎并没有任何喜悦的表情,他依旧平静道:“您应该知道我想怎么样。”

  老爷子昨晚彻夜难眠,想了整整一夜。

  他还拿着小昱的照片看了好久好久。他怎么就没发现,这孩子虽然像言明,但更像薄擎,那张小脸儿跟薄擎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他会那么喜欢他,也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只是他一直都认为那晚他没有回国,没有回家,而且他相信薄擎,也相信他稳重的性格,他真的丝毫都没有怀疑过他,可最后偏偏就是他。

  唉……

  他沉沉的叹气,这口气好像叹出了自己的大半个人生。

  “好,我可以退一步让你跟她在一起,但她不能再进我们薄家的门,这件事也不能传出去,就让她做你的地下情人,等过个十年八年,小昱的脸稍微变化了一些,我会找机会让他回薄家,就说是你的私生子,但是夏丫头不行,她这辈子只能做你的地下情人。这是我最大的让步。”

  薄擎听着他的话,双目依然幽深的没有半点动摇。

  “爸,夏夏的事我不会退让分毫,我要娶她,正式娶她做我的妻子,而且我还要认回小昱,我要让我们一家人光明正大的团聚。”

  “你愚蠢。”

  老爷子震怒:“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招来什么样的后果?”

  “我不在乎。”

  “那你也不在乎薄家吗?”

  薄擎那么认真的看着他:“我不在乎。”

  老爷子气的血气上涌。

  “你……你这个逆子……逆子!”

  “爸,我只是想跟我爱的人在一起,我只是想给我爱的人幸福,我想换做是你,你也会跟我一样,因为我是你的儿子。我们的性格那么相似,我们都愿意为了自己的爱人付出一切,所以我希望你能体谅我。”

  “不行!”老爷子执意:“只有这件事不行!”

  “那我只能不孝了。”

  薄擎说完,迈出长腿准备离开。

  “你给我站住。”老爷子怒声命令。

  薄擎的脚下没有停止。

  “我叫你站住。”

  薄擎依然继续。

  “好!”

  老爷子震声大吼。

  薄擎的双脚终于停了下来,但却没有转身,等着老爷子继续说话。

  老爷子看着他的背影,他不停的喘气。

  初夏的事情的确不能允许,但薄氏的事情更加危机,两害取其轻,他只能先稳住他,再慢慢的处理他跟初夏的事。

  “好。”老爷子又一次开口,妥协着:“你跟夏丫头的事我不管了,反正我都是要进棺材的人,就算想管,也管不了你多少年,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但绝不能影响到公司,而且你还要马上回公司,稳住公司现在的状况。”

  薄擎听着他的话。身体慢慢的转过来。

  他微微的对老爷子低头,轻声:“谢谢爸。”

  老爷子已经站不住了,他必须回房休息,所以他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看他,几步摇晃着,匆匆走回自己的房间。

  薄擎慢慢的挺直自己的腰,看着已经无人的走廊。

  他知道老爷子只是缓兵之计,不过他也不仅仅只做了这些准备,他会把一切都筹划的妥妥当当,他一定要正大光明的让初夏嫁给他,一定要让她坦坦荡荡的做自己的妻子。虽然他们一定会遭受非常多的非议和舆论,但是现在这个世界,人类的接受能力很强,遗忘能力也很快,也许一开始会很激烈,但是慢慢的,一切都会淡化成无形。

  总之他必须娶初夏,无论如何,哪怕逆天而行,他都要娶她。

  转身,他大步下楼,赶回医院。

  ……

  在回到医院的时候,薄擎在医院门口看到了郭睿。

  他的脸色不太好,但依旧站的笔挺,而且脸上的表情比以往自然,双目中是从没有过的轻松。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薄擎问。

  “刚下飞机不久,听说您在这里,就过来找您了。”郭睿说着低头:“不好意思先生,晚了一天回来,请您原谅。”

  薄擎并没有责怪他。

  他看着他的脸,打量了一下他的身体,最后视线落在他右手的小拇指上,不,他已经没有了小拇指。

  “你的手是怎么回事?”薄擎又问。

  “没事,这是规矩。”

  “规矩?”

  “这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请您不要在意,也不用担心。我在回国之前就已经练习用九个手指打字,不会耽误工作。”

  薄擎担心的当然不是这个。

  他竟然说回国之前就已经练习,那么说,他知道自己会发生这样的事?

  那个姓刘的男人,虽然他不清楚,但这样的规矩,只会出现在?道。所以,他一定是?道上的人。

  一步走进郭睿,然后抓着他的手臂。

  “事情全都处理好了?”他非常郑重的问。

  “是的。”

  “那就好,跟我一起进去吧,我叫旭之帮你看看伤口。”

  “不用了,我自己已经处理过了。”

  “还是让医生看一下比较好。”

  “谢谢先生。”

  “这次你是因为我,是我应该谢谢你。”

  “原本我就逃不过这劫,早晚都会这样,所以这跟先生您没有关系。”

  “如果可以晚一点,总比早了强,况且我也算利用你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这次是我欠你的。”

  “先生……”

  “闭上嘴,跟我走。”

  郭睿一脸的感动。

  他跟着薄擎先去了韩旭之的办公室。薄擎将他交给韩旭之,然后自己才去找初夏。

  初夏的身体已经恢复了。

  她的神经头特别好,在薄擎将门打开的时候,她就看着他,扬起嘴角。

  薄擎走到床边,她急切道:“信呢?”

  薄擎将信拿出。

  那是一封很旧很旧的白色信封,很普通,很简单,但是初夏拿到手的时候,却非常的激动,双目就好像看着什么宝贝一样,那么的充满神采,然后她小心翼翼的将封口打开,抽出里面薄薄的三张纸,展开。

  我最亲爱的宝贝:。

  刚刚看到篇头,初夏的眼眶就已经红了。

  她母亲最喜欢叫她宝贝,而上面的字迹也是妈妈,妈妈的字非常秀美,就跟她的人一样。给人一种清雅的感觉。

  继续往下看……

  我的宝贝,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定穿着美丽的婚纱,拿着漂亮的捧花,带着幸福的戒指,跟你的爱人站在一起,但是你的身边却没有妈妈陪伴,这是我一生的遗憾。我真的好想坚持到你嫁人的那一天,我拼尽了全力想要让自己多活几天,但却还是斗不过病魔,斗不过老天,斗不过命运的捉弄。

  不过……我相信,你一定是最美丽的新娘,因为在妈妈的眼中,自己的孩子,永远都是最美的,最好的,而且我并不担心,就算我不在你的身边。他也会照顾你。这个‘他’就是妈妈经常说的救命恩人,也是妈妈这么多年一直保持联系的笔友。他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就是脸上的表情有些贫乏,不过在开心的时候他是会笑,在生气的时候还是会板着脸,他就是送信给你的这个人——薄擎。人虽是薄擎,却又偏偏是有个情之人。我很多次叫他跟你见面,还想撮合你们在一起,但是他都拒绝了,他说,你现在很快乐,很幸福,他不想打扰你现在的快乐和幸福,他只要??的看着你就好,但是我知道,总有一天他会爱上你,然后会去追求你,而你一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因为他真的太有魅力,太帅气,太吸引人,而且太有手段,所以……你要嫁的人是他吗?

  初夏仰头看向薄擎。

  薄擎正凝着她,立刻就与她四目相对。

  虽然她没有穿着婚纱,没有拿着捧花,但是她的有‘戒指’,还有自己最爱的人。

  是的妈妈,我要嫁的人是他。

  果然,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女儿,你跟我的眼光一样,你一定会嫁个他,你一定会深深的爱上他,而他也会代替我好好的照顾你。相信他,相信妈妈,相信你会幸福,只要你能够幸福,我就会死得瞑目。不过你还是要小心这个男人,他是闷着坏,别老是被他骗,妈妈教你一招制服他的好办法,千万别被他看到,在最后一张上。

  初夏马上又抬眼,盯着他的眼睛,将信往上抬了抬,挡住他的视线,不让他看最后一张。

  薄擎有些好奇。

  早知道信里面会有一些小秘密,他这么多年就看上一眼了。

  到底是什么?

  夏阿姨也算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不会说了他什么坏话吧?而且夏阿姨总喜欢捉弄他,看来他以后的日子可能要不好过了。

  初夏看完最后一章,然后盯着最后一句话。

  我最亲爱的宝贝,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小阳,照顾好爸爸,我在天上,一直看着你,守着你陪着你,我爱你,我爱你们。

  “我也爱你,妈妈。”初夏哽咽的说着,然后将信抱在自己的怀里。

  薄擎看着她哭泣的样子,也将她抱进自己的怀中。

  “你妈妈真的是好妈妈,我跟她见面的时候,她永远都在说你,而她寄给我的那些信中,也永远都在说你。”

  “我可以看看那些信吗?”

  “我放在美国的房子里了,等一下我就打电话叫他们邮过来。”

  “我想听听你跟妈妈的事。”

  “其实也没什么,我并不太喜欢说话,所以见面时总是你妈妈在说,而她一直都在说你,说你怎么怎么可爱,怎么怎么漂亮,还说你很淘气,总是跟沛涵偷偷跑出去,像个男孩子一样翻墙出去,她说真怕以后你会变成男人婆。不过她还说,如果你真的变成男人婆,我就一定要娶了你,不管怎么样,都要娶了你。”

  “妈妈太小看我了,喜欢我的人太多了,要娶我的人就更多了。”初夏就好像在面对着自己的妈妈,生气的噘嘴。

  “是啊,在小学的时候就有三个人一同追你,上了中学,增加到了十个,到了高中你已然就是个校花,大多数男孩都对你有意思,你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收到两三封不同人写的情书,但是那些男孩都碍于沛涵的阻拦,慢慢的开始不敢接近你,只能偷偷的暗恋你。”

  “你怎么知道这些?”初夏抬头看着他的脸。

  薄擎趁机吻了一下她的唇:“当然是你母亲告诉我的。”

  “我妈妈?她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初夏疑惑的说完,看到薄擎挑了下眉,立刻恍然大悟:“我说沛涵那会儿怎么突然变的那么火爆,只要有男人接近我,她就跟炸毛了一样大吵大闹的,好几次都抡起了拳头,原来她早就跟妈妈串通一气,妨碍我的恋爱之旅。”

  薄擎稍稍不满。

  “学生的天职是学习,早恋只会耽误你的人生。”

  “谁说的?有很多早恋的,都是爱情事业双丰收。”

  “那是别人,就你那种学习成绩和学习态度,如果早恋,一定毕不了业。”

  “嘁……”

  初夏噘嘴。

  不过的确被他说中了,她的确对学习这方便不太擅长,如果不是傅雪,她和沛涵肯定完蛋了。

  突然想起傅雪,初夏的脸上露出忧伤。

  薄擎大概可以猜到她为何而忧伤。

  他轻轻的摸着她的脸,好似要抹去那些不开心,然后自己抱歉道:“如果我不是这种性格,如果我主动一点跟你见面,如果我早一点发现自己的真心,如果我听你妈妈的话让你成为我的女朋友,你就不会跟言明相恋,你就不会丢失重要的朋友,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对不起……”薄擎又开始道歉,好像在补充刚刚没有说完的那些一样。

  这一次初夏并没有伤心难过,相反,她嘴角微笑的勾起来。

  “不要再道歉了,我都已经说过原谅你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后悔又能怎么样?生气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继续生活,还不是要向前看。”

  薄擎真的佩服女人的那颗坚强的心。

  “但我还是有事要问。”

  初夏突然推开他,然后非常郑重的面对着他,看着他的脸。

  薄擎一下子被弄的有些无措。

  总觉得要出大事。

  初夏非常认真:“你告诉我,你还有没有什么瞒着我的事?”

  “……”薄擎沉?不语。

  初夏犀利:“还有,对吧?”

  “……”薄擎还是没有回应。果然,出大事了。

  初夏已经不耐烦了:“快点说吧,别到时候又像这次一样,这么突然,这么让人措手不及,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只原谅你一次,如果你不趁着这个机会全部都跟我交代清楚,以后被我发现,我可不会再原谅你。那时不论你说多少次对不起,我都会带着小昱离开你,我们母子自己生活。”

  薄擎真没想到她会突然说这个问题。

  “我的确还有一件事隐瞒你。”他坦白。

  初夏隐隐蹙眉:“说吧。”

  “你不准生气。”

  “我不生气。”

  “不准不理我。”

  “好,我答应你。”

  “不准再让我给你时间考虑,我可没耐心再次等待。”

  “到底是什么事?比四年前的事还严重吗?”

  “我觉得不严重,可你也许觉得很严重。”

  “你说吧。”

  初夏想要来个痛快。

  薄擎的双唇犹豫的抿了一下,然后才缓缓开口,轻声道:“我在美国结过一次婚。”

  哎呀,三叔的往事暴露了,夏夏听到后会有什么反应呢?我想大家也一定没有想到吧,吼吼吼,我嘚瑟。我也玩一把隐婚\(^o^)/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02章 老公,好久不见-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