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96章 初夏小姐,你是否愿意嫁薄擎先生为妻-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95章 我同意……跟你离婚……-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初夏听到这几个字的那一刻,并没有立刻喜悦,兴奋,而是整个人都愣愣的,傻傻的,好久才回过神,然后不可置信的确认:“你真的,同意跟我离婚?”

  “是,我放你走,放你离开我的身边。”

  薄擎的声音带着哽咽。

  他用手臂挡住自己的双目,不愿让她看到自己哭泣的样子。

  他以前是因为憎恨而报复,现在他对她已经没有了恨,他不想再伤害她,他不想再看到她伤心的表情,虽然他舍不得,更不愿意放手,但是把她留在身边只会让她更加痛苦,甚至更加憎恨自己,他已经折磨了她整整四年,够了,真的够了。就让她走吧,让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然后继续幸福的笑吧。

  在薄言明又一次确认的这一刻,初夏的嘴角依然没有扬起,相反,她的眼中也涌出了泪水。

  跟他恋爱了两年,结婚快五年,终于他们还是走到了尽头。

  她虽然一直期盼着能够跟他离婚,更不停的祈祷着马上就跟他离婚,离开那个家,但当他真的同意的时候,她的心中也有着一份落寞。过去的种种不是假的,但真的已经是过去了……

  “谢谢。”她由衷的感谢。

  薄言明听着这两个字,又一次疯狂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类真的好奇怪。

  在最开心的时候会哭,在最伤心的时候会笑。

  他现在真的好伤心。

  整颗心都痛的不能忍受,整个人都好像失去了灵魂。

  他不想离婚,他不想……

  初夏,我是真的爱你,直到现在还是深深的爱着你,但即使你就在我的身边,这三个字我也已经不配再对你说。我希望你能快乐,但是我又不希望你在其他的男人身边快乐。所以你走吧,走得远远的,离我远远的……

  ……

  岛上。

  薄擎自从回来后就一直听着初夏和薄言明的谈话,看着他们所在的地方。

  薄言明在不停的说着以前的事,还提到了求婚的事,并重复着求婚的话语,更对初夏提出了原谅的请求。他这三十年里,真的不太容易紧张,因为没有什么是他在意的,但是在听着他们的谈话时。他的心脏就好似悬挂在满是荆棘的树上,只要一个不小心掉下来,就会被刺出数不清的血窟窿。

  不过还好,初夏拒绝了。

  可是突然。

  初夏不停的呼喊着薄言明的名字,声音那么的焦急,那么的慌张。

  到底出了什么事?

  而当薄擎蹙起眉头的时候,监听器和跟踪器一同失去了信号。

  他猛地站起身。

  正打算带沛涵出去玩玩的老王听到急促的脚步声,马上看向从二楼跑下来的薄擎。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着急的模样。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夏夏的监听器和跟踪器都没了信号。”

  “没信号?怎么会没信号?你别着急,可能是碰到水了。”

  “她跟言明单独在海上,我必须去找她。”

  “不行!”

  老王马上制止:“你来三亚是个秘密,不能被发现,尤其是被薄言明发现。”

  “让开!”薄擎低吼。

  沛涵听到声音,马上走过来。

  “怎么了?”

  “夏夏的监听器和跟踪器没了信号,可能是在游艇上出了什么事。”

  “怎么会这样?我们马上过去找她。”

  “我们可以去找她,但他不行。”

  薄擎的整张脸都已经冷如冰霜,双目寒的吓人。

  沛涵能够体会他的心情。

  “他当然可以去,他不去的话。他一定会后悔一辈子,但毕竟我们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所以三叔,你必须换身衣服,戴上帽子和口罩,还有眼镜,打扮成船夫的样子,跟我们一起去。”

  老王这一刻有些崇拜沛涵。

  女人果然细心。

  薄擎也没有怨言,马上就换了衣服,然后跟着他们开着快艇去跟踪器消失的最后的地方。

  ……

  其实游艇也没有什么毛病,就是被人故意熄了火。

  薄言明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将游艇重新启动。

  初夏担心的不停向周围张望。

  “这里一定还有其他人,他到底为什么要害你?”

  “我不知道,但他应该已经不在了。”

  “也许他藏起来了。”

  “这游艇并不大,我刚刚已经都看过了,并没有人。”

  “他是怎么离开的?”

  “应该是准备了潜水的工具,然后潜到海里逃走了。”

  “我不明白,他这么做到底为什么?”

  “不要想了,还是快点回去吧。”

  “好。”

  薄言明操作游艇快速的往回返程,而在中途,他们碰到了坐快艇赶过来的林沛涵和老王。

  初夏看到他们,紧张的心情马上安定了许多。

  林沛涵匆忙上了游艇,跑到初夏的面前,双眼双手都在不停的检查她的身体,嘴巴当然也不会闲着:“夏夏,你没事吧?你有没有受伤?他又对你做了什么?你怎么全身都湿了?你的头发怎么也乱糟糟的?你的脸色也很不好。”

  “我没事。”初夏好不容易才插了一嘴。

  “怎么没事?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明明就是有事。”

  沛涵突然一脸愤怒的又看向同样糟糕的薄言明:“你这个混蛋,我真的已经对你忍无可忍了,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一定要把你对夏夏做的所有的事全部都双倍奉还给你。”

  她说着就气冲冲的向薄言明走去。

  初夏连忙拉住她。

  “沛涵,我真的没事,这次不怪他,不是他的错。”

  “你还替他说话?你难道还忘不了他?”

  “不是这样的。”

  “我才不管怎么样,我今天一定要教训他。不然我这一肚子的火怎么都消不了。”

  “沛涵,沛涵……”

  初夏的力气根本就拉不住她的莽撞。

  实在是没办法,她只能说:“他已经同意跟我离婚了。”

  沛涵的双脚马上停住。

  站在一旁摩拳擦掌的老王也惊讶的愣住,还在快艇上的薄擎听到这句话,猛然仰头看向游艇上的初夏。

  “你刚刚说什么?他同意跟你离婚了?真的?”沛涵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初夏看了看脸色不太好的薄言明,然后点了点头。

  沛涵完全开心。

  “太好了,你终于可以自由了,终于可以跟三……”

  “咳、咳。”

  老王马上轻咳着打断她。

  沛涵也立刻整理自己的慌掉的表情,然后拉着初夏:“既然没什么事,那我们就赶紧离开这里吧,你看你全身都湿了,再继续吹风一定会感冒,本来你的身体就不怎么好,走吧。”

  初夏被她拉着走去快艇,她在走过去的时候一眼就看出打扮成船夫的薄擎,她既惊讶,又惊喜。同时又紧张。她的双目跟他四目相对,两人就那么彼此看着彼此,一切都尽在不言中,而初夏又想到薄言明,她转头看着他满是哀伤的双目,心中又是一阵凄楚。

  “沛涵,王总,谢谢你们过来找我,你们还是先回去吧,我想跟他一起回去。”

  “夏夏你说什么呢?他虽然已经同意了,万一再反悔怎么办?”

  “不会的,我相信他不会的,而且我来这里的时候答应过爷爷,这出戏一定要演好,如果我这个样子跟你们回去,一定会引来别人的误会,所以我不能跟你们走,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我真的没事,等我回去后,我会去找你……”她在说‘你’的时候,双目看向了薄擎:“你真的不用担心,先回去吧,回去等我。”

  薄擎幽深的双目深深的看着她。

  沛涵明白,点了点头。

  “那我们先回去了。”

  “嗯。”

  初夏看着他们坐着快艇离开,看着薄擎一直转头盯着她。

  薄言明看着她的单薄的背脊。

  “你应该跟他们一起走,我知道你想跟他们一起走。”

  “马上就到岸边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你不应该留下,这样会让我不舍得房不走。”

  初夏有些惊慌的转身。

  “你想反悔吗?”

  薄言明并没有回应,他迈出步子,走去驾驶舱。

  ……

  回到小岛,回到他们的房子。

  初夏真的很怕他会反悔,连衣服都没换,就从行李箱里拿出一直带着的离婚协议,走到他的面前。

  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她只是将离婚协议和笔递向他。

  薄言明看着她手中的纸笔,然后看向她的脸。

  她可真是着急。

  说实话,他现在很后悔,很想反悔,但是却也无法再继续留下她。

  拿过协议和笔,他紧紧的握着笔,笔尖停顿在纸上,墨水在纸上凝成一团漆黑。初夏等的非常焦急,但却不敢出声,就怕他真的会突然将协议撕碎,告诉她,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他在故意捉弄她,他不会跟她离婚,还会继续折磨她,不过长久的停顿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不敢让自己的手有半点停顿,快速的将自己的名字一笔写在上面。

  看着上面的字,初夏这时才迟迟的感到喜悦。

  那不仅是一张离婚协议,还是一张还她自由的卖身契。

  将近五年的婚姻,终于,结束了。

  薄言明的双目已经不敢去看她,他看着落地窗外的日落,看着那片如同日出的景色,轻声:“我可以最后再问你两个问题吗?”

  “可以。”初夏答应。

  “你跟我在一起,幸福过吗?”

  “在你将那份亲子鉴定摔在我脸上之前,我每一天都很幸福。”

  薄言明的嘴角既开心又苦涩。

  “那你现在能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了吗?”

  初夏听到这个问题,心中无比的沉重,而且无比的沉痛。

  “你还是不相信我?”

  “我真的很想知道。”

  初夏失笑。

  她真的已经不想再解释这件事了,但她还是想要说清楚,最后最后说清楚:“我真的不知道。我从来都没骗过你,我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都不曾有过一丝的虚假。”

  薄言明的双眸闪动。

  最后的最后,他还是没有弄明白,自己到底应该相信谁?自己到底输给了谁?

  初夏拿着协议转身面对房门。

  “我去找沛涵,可能会晚点回来,你先睡吧。”

  “……”

  薄言明没有回应。

  初夏脚步匆匆的离开,在走出房门的时候,她已经跑了起来。她想快点,快点告诉薄擎这个好消息。

  她已经是单身了,她离婚了,他们可以正正当当的在一起了。

  “咚咚咚咚咚咚……”她急切的敲门。

  “咔嚓。”

  打开房门的正是薄擎。

  初夏马上将他抱住。

  薄擎也将她抱住,甚至将她的整个身体都抱起,将她带进房内,大手将房门关上。

  初夏开心的看着他,将手中的离婚协议拿给他看。

  “我做到了,我终于离婚了。”

  薄擎并没有看那份协议。而是担心的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的监听器和跟踪器突然没了信号?”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游艇突然停了,薄言明出去查看,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然后我听到落水的声音,我就出去找他,最后发现他被人打晕,绑住双手,丢进了海里。我跳进海里救他,那些东西浸泡了水,就没了信号。”

  “你说有人要杀他?”

  初夏摇头:“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怀疑的,但如果真得有人要杀他,在打晕他的时候就可以杀了他,为什么非要把昏迷不醒的他扔进海里,而且还故意让我发现,故意让我去救他,我觉得那个人不是想杀他,到像是在帮我。”她说完,双目看着他那双幽深的双目:“我突然想到一个人。”

  薄擎也想到了。

  那个人真的是说到做到,真的让他如愿以偿,但是方式却太过铤而走险。

  他果然很可怕,做事比他还绝。

  初夏疑惑的问:“昨晚宴会上的神秘嘉宾,你认识吗?”

  “见过两次。”薄擎坦然回答。

  “他到底是谁?”

  “我只知道他姓刘,其它的并不是特别清楚。”

  “他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事?是你告诉他的吗?”

  “他是这个岛的主人,应该是在暗中看到我们,然后去调查了一下。”

  “那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帮我?”

  “这个世界就是有一种人,做事全凭兴致。”

  “兴致?”初夏弄不懂。

  薄擎的神情不是特别好。

  “总之这不是一件好事,我们要想办法快点离开这里,不然他再起了什么兴致,可能会非常糟糕。”

  “没错。”

  身后的老王马上插嘴:“我们必须快点走,最好马上走。”

  初夏还是第一次看到老王这么着急的模样。

  “你也认识他?”

  “别跟我提他,提他准没好事。”

  “你跟他很熟?”初夏意识到了。

  老王的整张脸都铁青铁青的,好像想到了什么过往‘灿烂又辉煌的人生’,他马上摇头:“我们不熟,我不认识这个人,别再问我他的事了。”

  他越是这样初夏就越好奇。

  “他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这么怕他?”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而且我更好奇,阿睿跟他是什么关系?”

  “阿睿?”

  老王的脸上也充满着疑惑:“阿睿也认识他?”

  “我在跟他做交易的时候,他向我提出了一个要求,那个要求就是让阿睿去找他。”

  老王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不想说他的事了,我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

  薄擎和初夏都疑惑的看着他走进房间的背影,林沛涵这时走过来,撇着嘴道:“你们别白费力气了,我昨晚也好奇的问他这些事,但他死活都不肯说,而且好像真的非常不喜欢提起那个人,我估计肯定跟他以前的生活有关。总之现在离婚协议拿到手了,这次的三亚之旅也算圆满结束,我们都去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去吧。”

  “不行,赵董还要我们再多留几天,薄言明已经答应了,我现在不能走。”

  “不能找点什么借口吗?”

  “借口当然能找,但我怕老爷子会不高兴。”

  原本开心的脸,瞬间又变得沉重。

  小昱还在老爷子的手里,她还是没有完完全全的自由,而回到薄家,她也不能马上离开,要等百货大楼完工上市才行。唉……这样一想,刚刚高兴的心情就全没了。

  薄擎看着她的脸,伸手轻抚。

  “不用担心小昱,我不会让老爷子伤害他。”

  “可是我们都不在他身边,我真的放心不下。”

  “你相信我,我发誓,老爷子不敢动他。”

  初夏不太懂:“为什么?为什么你能这么确定?”

  薄擎没有回答,只是对她微微的笑笑,让她安心。

  如果真的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老爷子真要对小昱下手。他会把小昱是他儿子这件事告诉老爷子。对于自己的亲孙子,而且还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的儿子,他应该下不去手,肯定舍不得下手。

  初夏看着他的笑容。

  他永远都有自己的计划,虽然他没有说,但她相信,相信他一定能够保护好小昱。

  再次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离婚协议。

  现在不论发生什么,她都有种不再害怕的心情。

  心中傥荡的感觉,真的很好……

  ……

  初夏和薄言明接着又在这个度假村住了三日。

  这三日度过的非常平淡,薄言明除了跟她演一对恩爱夫妻,并没有找她的?烦,两人在单独相处的时候,反倒像是陌生人一样,她把自己关在客房,他则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天空,窗外的大海,不知道在想什么。

  午夜十二点整。

  初夏的轻盈的响了两声。

  她拿过看着上面发来的信息:我在海边等你。

  “三叔?”

  初夏坐起身微微的蹙起眉头,明天早上就要离开这里了,他大半夜的为什么要给她发这样的短信?

  正在疑惑,又一条信息发过来:海边很些冷,记得多穿件衣服。

  到底什么事?

  初夏匆忙下床,披了件外套,然后轻轻的打开门,见薄言明并没有在床上,可能也是出去去了什么地方,她这才大胆的走出房门,离开这栋房子,然后走向海边。

  中途。

  她路过小花园的时候看到一个人。

  那人穿着极黑的西装,站在花丛中仰头看着繁星璀璨的夜空。

  他的背影非常像薄擎,而且仰头的动作也很像,甚至连手指夹着烟,身旁满是烟蒂的情况也是一模一样。初夏很好奇,不是说好在海边等吗?怎么会在这里?

  “三叔。”

  她轻声叫着走过去。

  那人没有回应。就像是她跟薄擎第一次在夜下见面一样。

  “三叔,都已经这么晚了,你叫我出来做什么?”她一边说着,一边走近那个人,而当她近距离的看着他的背影时,她突然停下双脚,双目一惊,然后紧张的又后退一步。

  他不是三叔。

  她又认错人了。

  这个人的身形真的特别像薄擎。

  不行!她得赶紧走,总觉得这个人很可怕,尤其是见到老王那么害怕他之后。

  正要转身,那个蛊惑人心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寂静的黑夜里就如同来索命的死神之声。

  “我跟你的三叔,真的那么像吗?”

  初夏的身体从脚尖开始冰凉到发梢。

  她紧张的先是吞了口口水,然后回答:“你跟他不像。”

  “那你为什么总是认错?”

  “我以后不会认错了。”

  “那要是再认错呢?你要怎么赔偿我?”

  赔偿?

  他在说什么?

  初夏不想跟他继续纠缠,也急着去海边找薄擎:“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站住。”

  他的声音有种特殊的能力,好似能支配人的身体,让她不自觉的站住,即使想着要离开,却还是无法动弹一步。

  他依然没有转身,背对着她。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初夏此时的心情非常焦急,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胆子和勇气,非常冲的回答他:“认错就认错,我为什么要赔偿你?我又不欠你什么?”

  “呵呵……你可真不讲理。”

  “谁不讲理?明明就是你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我看是你太过无知。你知不知道,认错人有的时候的确是件无不足道的小事,但有的时候却会完美的产中一种蝴蝶效应,而在我的身上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就比如,你把我认错成你的三叔,这就会影响我的心情,我的心情一受到影响,就会变得非常不好,而我的心情变得不好身边的人就会遭殃,说小了可能是丢一条命。说大了可能是丢几十条,或者几百条人命,甚至还会伤及更多无辜,所以……你还觉得我是在无理取闹吗?”

  初夏听着他的话,马上就认定这个人是神经病?就算神经没有问题,脑袋也一定有问题。

  不能跟他继续说了,她还是快点去找三叔吧。

  再次支配自己的身体,还好顺利的迈出了脚。

  “我没叫你走,你就不准走。”

  谁理你!

  初夏才不管他,又迈出自己的脚。

  突然!

  从她耳边划过一阵清风,接着一颗子弹精准的射进她身前几米的树干内。

  “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你这么无知的人了,虽然很有趣,但是我不喜欢,所以你最好还是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不然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跟你开玩笑。”

  初夏的背脊已经一身冷汗。

  她吓得一动不敢动。

  这个男人,他这次说的是真的。

  她可以从他说话的声音中听出,他已经耐不住性子,想要杀人了。

  暗暗的深吸了一口气。

  她在漆黑之下看着他,看着他吸食手中的烟,然后她回答:“如果我再把你认错成三叔,你就杀了我好了。”

  男人吸烟的手突然停在半空。

  “呵呵呵……呵呵呵呵……”

  他开心的笑着,笑的肩膀都在微微的颤动:“好,就这么决定了,你走吧。”

  初夏猛松一口气,她快速的迈出脚,想要立刻就逃离这里,但是刚走出几步,那人又道:“我刚刚也看到你老公了,他走的正是你现在走的方向,如果你是要去跟你的三叔偷情,还是换个隐蔽点的路比较好。”

  初夏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跟他对着干,而且自己现在已经不算是偷情了,但是想想他手中有枪。又是个神经病,所以还是乖乖的调转方向,走去另一边的小路。

  在走远的时候,她忍不住转身,那人还站在那里,背对着她。

  忽然有种很像看看他那张脸的好奇心。

  身材这么相似,是不是脸也会相似呢?

  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她可受不了这样的一个人顶着一张三叔的脸,太瘆人了。

  ……

  匆匆忙忙来到海边。

  就好像看到了被移动过来的幻想。

  薄擎也是一身黑衣,背对着她,面朝大海,仰头看着那片璀璨的星空。

  初夏的双脚愕然停止。

  真的好像。难不成他会什么瞬间移动?或者什么魔术?故意捉弄她玩?

  初夏这次非常谨慎。

  刚刚说了那种话,她一定要好好看清了才能再叫人,所以她轻声慢步的走过去,眯着眼睛仔细的去看薄擎的背影,而薄擎早就察觉到她已经来了,但是听着她奇怪的脚步声,让他误以为她可能是想相仿他。也想从身后蒙住他的而眼睛,让他猜猜她是谁。

  嘴角轻抿。

  “我知道你来了。”他轻声开口。

  初夏听到他的声音,大大的松了口气。

  原来真是三叔,太好了。

  薄擎听着她重重的吐气声,马上转过身,看着她那张安下心来的脸。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担心的问。

  “没事,就是刚刚碰见了一个人,把他错认成了你,然后……”

  初夏拉长声音,惊悚的回忆又涌上来,这让薄擎更加担心。

  “然后怎么了?”

  “老王说的没错,那个人太可怕了。”

  薄擎眉心微蹙,紧张的抓住她的手臂。

  “你见到他了?”

  “刚刚在小花园看到了,不过也只看到个背影,跟你特别像,所以认错了。”

  “他对你做了什么?”

  “他只是跟我说了几句话。”

  “说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一些听起来有莫名其妙的话,我怀疑他脑子有问题。”当然,她不敢说子弹的事,怕他担心。

  薄擎见她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躲躲闪闪。

  他的手微微用力,更紧的抓着她,用非常认真的语气,再次问:“他真的没对你做什么?”

  “额……”

  初夏迟疑了。

  他真的很会猜她的心思,几乎是完全看透。

  还是说吧,不然他一定会更担心。

  “我跟他说话的时候他叫我站住,我没听他的,然后他就对我开了一枪,子弹从我耳边擦过,打在了树干上,然后我就乖乖听话,又跟他聊了几句,他也没有再做什么,就让我走了。不过说起来他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那种东西是可以随身携带的吗?被人发现的话,不会被抓起来吗?”她尽量想要转移他的视听。但却没有成功。

  薄擎突然松开她,走去刚刚她来的方向。

  初夏反抓住他。

  “你要干什么?”

  “我去跟他聊几句。”

  “他是个神经病,你跟他聊什么?而且他手中有枪,你不要命了?”

  “放心,如果真打起来,我不会输。”薄擎十分自信。

  初夏却十分担心。

  “不行,我不能让你去,你要是敢去我就……就……”她快速的想着要挟他的理由,最后脱口而出:“就跟你分手。”

  薄擎转头凝着她的眼睛。

  “你要跟我分手?”

  “你非要去的话,那我们就分手,我可不想看到你出事,而且他说不定已经走了。”

  薄擎想想这也是,但她刚刚的话,可真是让他不舒服到了想要立刻把她强占的地步。

  “你真要跟我分手?”

  “他真的是个神经病,况且我又没受伤,没必要去跟他打那一架。”

  “回答我的问题。”

  初夏迎上他执着的双目:“我当然不想。”

  “那以后就不要再说,永远都不准说。”

  “知道了。”

  “还有。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准任何人动你,谁敢动你,我一定让他付出代价。”

  初夏看着他深邃的双目,嘴角不自觉的勾起,面颊虽然被海风吹着,却还是慢慢红了起来。

  “我们不要再说那个人了,你这么晚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薄擎也不想再说那个人,不过这笔账,他铭记于心。

  “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里?”

  “先不告诉你。”

  “神神秘秘,又在大半夜,看来不是什么好地方。”

  “这次你错了,那绝对是个好地方。不过……”薄擎从西装口袋拿出一个眼罩:“我现在不想让你看到,所以必须带上它。”

  初夏犹豫了一下。

  “好吧。”她闭上眼睛。

  “你不害怕吗?”她的幽闭恐惧症虽然这几天稍稍见好,但有的时候还是会紧张。

  “有你在,我不怕。”

  薄擎嘴角轻抿。

  他将眼罩帮她带上,让后紧紧的牵着她的手。跟着他上了快艇。

  夜晚的海风真的很冷,她虽然穿了外衣,却还是有些发抖。

  薄擎将自己的西装脱下,披在她的身上。

  初夏的身子瞬间暖暖的,但又担心:“你不冷吗?”

  “我现在热的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你没感觉到吗?”

  初夏的确觉得他的手异常灼烫。

  不过他什么意思?他想干嘛?他这个色狼。

  薄擎真是忍不住,趁着她什么都不知道,俯身亲了一下她的面颊。

  初夏害羞的低头,在心中扭捏了句:讨厌。

  薄擎带她回到岸边,牵着她又上了车,不过没走多久她就下车,好像进了一间房子,她听到开门的声音。

  薄擎让她的双脚停住,然后双目打量着她的身体。

  “你怎么穿着睡衣出来了?”

  “我正在睡觉,当然穿着睡衣了。”

  “太煞风景了,我给你换身衣服。”

  “什么?”初夏立刻用另一只手抱住自己。

  “怎么?你全身上下,哪里我没看过?哪里我没摸过?哪里我没吻过?还怕换一件衣服?”

  “我还是自己换吧。”

  “不行。一定要由我来亲自给你换上。”

  “可是……”

  “没有可是,今天你换得也换,不换也得换,我先帮你把外套脱了。”

  薄擎说着已经松开她的手,双手去脱她的外套。初夏还有些想要拒绝,不过想想现在自己已经是个离了婚的单身女人,而且的确就像他说的那样,她已经没什么秘密可言了,所以她微微吸了口气,紧张的乖乖站着,任由他去脱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然后再穿上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衣服,稍稍有点束缚的感觉。不过他的动作很温柔,而且很小心,并没有故意捉弄她,甚至是非常庄严的去做这件事。

  漫长的换衣时间,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呼吸也轻的让她听不见,反倒是初夏自己,紧张的一会暗暗深呼吸,一会又秉着呼吸不敢乱动。终于,这件衣服被薄擎完美的换好了,他非常满意的看着她,将她的长发向后拨开,露出美丽的脖颈和性感的锁骨,最后把她双目上的眼罩解开。

  初夏看到了光,不过不太适应,微微眯着眼。

  待双目渐渐适应了,看清了这个地方。

  这不是什么房子,而是一间教堂,而且是一间被精心装饰过的婚礼教堂,到处都是鲜花,好似花的海洋。她马上低头去看自己,她竟然穿着一身雪白的婚纱,虽然在他帮自己穿的时候她就感觉到自己穿的衣服似乎非常繁琐,但真的完完全全没有想到竟然是一套这么美丽的婚纱,裙后的白纱覆盖着整个红毯,从入口,直铺到她脚下。

  “忘了一样东西。”

  薄擎说着,又拿出一个雪白的头纱,罩在自己的头上。

  初夏刚要开口,薄擎突然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礼盒,他并没有打开,而是直接递到她的身前,也没有说那些求婚的话语,直接说着结婚的誓词:“初夏小姐,你是否愿意嫁薄擎先生为妻,这一生不论顺境或逆境,贫穷或富贵,疾病或健康,都爱他,珍惜他,忠诚于他,对他不离不弃,直至死亡将你们分离?”

  初夏看着他,看着他幽深的双目,看着他严谨的脸。

  “你……你这是……”

  “回答我愿不愿意?”薄擎非常认真。

  初夏这一刻很慌很乱,而且很犹豫,很忐忑,毕竟她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而且在三亚这个地方她还接受过薄言明的求婚,她的脑袋不知道要怎么办,但是她不能否认,此时的惊喜和激动远远大过于这些情愫,所以她的嘴唇和声音根本就无须考虑,自己动了起来,说了出来。

  “我愿意。”

  薄擎的嘴角慢慢的上扬。

  这是他这一生最开心的笑,而且是嘴角飞扬的最夸张的一次。

  初夏终于看清了,他嘴角有两小小的梨涡,非常非常的小,非常非常的可爱,而且不是那种稍稍一动就会出现的那样,是那种一定要将笑容拉大最大时才会显露出来的小小标志。

  薄擎自己当然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

  见她用一副非常神奇的眼神盯着自己,他马上提醒:“该你了。”

  初夏回过神。

  她面颊绯红着,双目盯着他,唇瓣慢慢触动。

  “薄擎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初夏小姐为妻,这一生不论顺境或逆境,贫穷或富贵,疾病或健康,都爱她,珍惜她,忠诚于她,对她不离不弃,直至死亡将你们分开?”

  “我愿意。”

  初夏非常幸福的对他笑着。

  薄擎垂目将手中的礼盒打开,里面并不是钻石戒指,而是她母亲遗留给她的那对耳环。

  初夏惊讶的看着它们。

  薄擎拿出其中一个,然后牵过她的手,也许是天注定,也许是母亲的在天有灵,那个耳环的圆环大小,刚好可以套进她的无名指,就如同是她母亲给她的祝福一般,非常合适的戴在手上,而且很漂亮,很好看。

  初夏激动的看着耳环,不,现在应该是戒指。

  她似乎都能看到母亲在对她笑。可是她又看向薄擎,眉头微微蹙起。

  “你的手指那么粗,一定戴不进去。”

  “人的每只手都有五根手指,粗细各不相同。”

  薄擎说着,拿出另一只耳环,刚巧,套进了他的小拇指上。

  初夏的眉头蹙的更深。

  “那根手指代表单身。”

  “不要拘泥于形式,我觉得只要能够戴在身上,能够跟你配对,而且是你母亲留给你的东西,这样就很好。”

  初夏又一次被他感动。

  她伸出双手将他抱住。

  薄擎也抱住她,然后又拉开她,掀开她头上的薄纱,捧着她美丽的脸,看着她湿润的双目,在十字架下发誓:“我这一生绝不负你,如果我不能向誓言中那样爱你,让你幸福,就让我不得好死,痛苦永生永世。”

  “你胡说什……”

  话没说完,薄擎已经吻上她的唇。

  初夏接受着他的亲吻,并且配合着他的亲吻,两人那么甜蜜的交缠。

  薄擎的呼吸第一次比她还要急躁。

  初夏已经感觉到了。

  “不行……这里不行……”

  “我忍不了了。”

  “这里真的不行。”

  薄擎突然将她抱起来,大步急躁的迈出。

  初夏慌张:“你要带我去哪?”

  “洞房。”

  这章写的超开心,好甜蜜呀,终于修成正果了。下一章回家,就是万众期待的:“孩子是我的,有什么不满都冲我来。”吼吼吼,我又激动了。我一激动,就喜欢发红包,记得过来抢\(^o^)/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97章 孩子是我的,有什么不满都冲我来-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