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95章 我同意……跟你离婚……-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94章 神秘嘉宾-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周围的宾客看到手枪,全部都提起一口气准备惊叫。

  薄言明虽然也震惊的瞪大双目,但他更震惊的是初夏竟然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自己的身前。

  “不!”

  他几乎同时大声的叫,伸手要将她推开。

  神秘男人看着他们,嘴角飞扬的极为开心,他突然将枪口向上,对着天空。

  “砰——”

  巨大的声音后是一到红色的闪光从枪口蹿上天空。

  原来那把是信号枪。

  红色的闪光在夜空爆炸之后,整个度假村的四周都开始放烟花,瞬间,漆?的夜空被照亮,美的无与伦比,好似幻境。

  周围的宾客全都松了一口气。

  原来不是惊吓,而是个惊喜,不过他们可真都是又惊又喜,捏了一大把冷汗。

  初夏也瞬间腿软,薄言明马上将她扶住,关心的询问:“没事吧?”

  初夏不喜欢被他触碰,她挣扎着自己站着,双目又看向那个男人,他正向他们走过来。

  “你们夫妻真有趣,就算看到枪也要动动脑子好好想想,我是赵家人特别请来的嘉宾,我怎么可能会在赵家的地盘上闹事?不过真是太好玩了,刚刚所有人都被我吓住了,而你……”他看着初夏:“竟然傻的用自己的命去救他,你有没有想过,我这把枪如果是真的,我如果真的是坏人,你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薄言明震怒:“你这个疯子。”

  男人完全不理会他。

  他还是盯着初夏那张发白的脸:“我问你,如果再来一次,你还会救他吗?”

  初夏看着他那双幽深的双目。

  果然跟三叔的不一样。

  三叔瞳孔中的幽深一种沉稳,静谧,和冷冽,但是他瞳孔中的幽深却是一种说不出的不屑,顽劣,和不羁。

  薄言明也意识到了。

  他的声音不是三叔,只是身形有些像。

  男人又一步走近初夏。

  “不如我们再玩一次?”

  初夏立刻惊道:“你又想做什么?”

  “刚刚的是信号枪,这把来真的。”

  他说着从西装内的另一边再次拿出一把枪,这把跟刚刚的一样铮亮,但看着就很沉重,跟刚刚的又不太一样,似乎真的是把真枪,而他趁着宾客们都仰头欣赏天上的烟花,他再次对准薄言明,慢慢扣动扳机。

  初夏又是一阵惊悚,马上抓着他的手,让住薄言明。

  “不要!”

  男人并没有继续恐吓,而是放松食指的力量,然后收起手中的枪。

  “你真的很有意思,不过我已经玩够了,再见。”

  他说完,大步从人群中消失,很多女宾客回过神后找不到他,都一脸的失望。因为不管怎么看,他都绝对是个大帅哥,虽然她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伴侣,但养养眼也总是好的。

  初夏两次受到惊吓,脑袋这次是真的有些发痛发晕。

  她转身,想要回去休息,但这一动,头上的疼痛和眩晕突然变的猛烈,她脑袋‘嗡’的一声,双眼前就变的模模糊糊,然后身体无力的倾倒。

  “夏夏。”

  薄言明叫着她抱住她的身体。

  初夏还想挣扎出他的怀抱,却已经完全昏倒。

  薄言明顾不得其它,马上将她整个人都抱起来,然后大步离开这个宴会。

  不远处的角落中。

  薄擎的眼眶微微收缩,眼神非常激烈。

  老王站在他的身边,叹息道:“你居然敢找他帮忙?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我找他帮的不是这个忙。”

  “那是什么?”

  “是公司上的事。”

  “那他怎么会知道你跟夏夏的事?”

  薄擎犀利的双目看向老王。

  老王马上否认:“我只是跟他说要带一个人进来,没说是你。啊,唉……”老王用力的叹气:“他一定是对你产生了好奇心。所以调查了你,而这里又是他的地盘,你做什么他都一清二楚。真是……我就说你不要来,你偏偏要来,看吧,事情闹大了。只要跟他扯上关系,这辈子都别想好过。”

  薄擎的眉头慢慢蹙起。

  “看来,要找机会让他们快点离开这。”

  “没错,赶紧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薄擎看着老王那张忧心忡忡的脸。

  “没想到你也会有害怕的人。”

  “我这辈子就怕他。”

  “他真的有那么可怕?”

  “千万别对他产生好奇心,你一定会后悔,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人就是有这种弊病。

  越是不让你好奇,就会越发好奇。

  薄擎还算是稳重的人,他没有去深究这个人,但却还是很好奇他,到底可怕在哪里?

  ……

  薄言明紧紧的抱着初夏回到他们的房子。

  他小心翼翼的将初夏放躺在他的床上,然后担心的看着她苍白的脸。

  他不明白。

  为什么她刚刚要救他?

  他那样对她,几次三番的出手打她,还折磨她,威胁她,把她关进集装箱囚禁她,拴上她的脚,让她去做那样的手术,更勾引她最好的朋友……到底为什么?为什么她还是要挺身站在他的身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支枪?难道……她对他还有着以往的爱?

  不!

  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如果他们两个人的立场调换,他绝对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原谅如此残忍那个‘他’。

  “夏夏……夏夏……”

  他轻声的唤着她,牵起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现在这一刻,他对她的恨全部都消失了,他只希望她能醒过来,然后告诉他,为什么要一而再的救他?

  “砰!”

  房门突然被人粗暴的打开,然后是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是林沛涵愤怒的辱骂。

  “你这个混蛋,你又害夏夏晕倒了。她原本身子就已经大不如从前,虚弱的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她就算做错了天大的错事,你也该解恨了,你也该适可而止了,你到底还是不是人?你到底还想怎么样?是不是她真的死了你就开心了?你这个混蛋,王八蛋,我真想杀了你,杀了你。”林沛涵愤怒的同时用手拉开他牵着初夏的手,怒吼:“你不准碰她!你不配碰她!”

  薄言明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气焰。

  他的双目一直盯着初夏的脸,盯着她紧闭的双目,他只想看到她醒来。

  “我不会把夏夏留在你这里,我要带她去我的房间。”林沛涵说着,就去拉扯初夏柔软的身体。

  薄言明见状突然猩红了双目。

  “她是我的,谁都不能带她走——”

  他咆哮着,一把拉开林沛涵,林沛涵被他的力量甩出两米多,差点摔倒。还好老王在身后扶住了她,然后老王的双目也蒙上一层极少出现的愤怒,他几个大步快速走过去,大手拉过薄言明的衣领,很给面子的没有打他的脸,而是狠狠的一拳打在他的腹部。

  薄言明腹中痛的一震痉挛,他无力的屈膝,跪在地上。

  老王垂目看着他。

  “我的女人你也敢动?信不信我真的弄死你?”

  薄言明痛的就差躺在地上了。

  沛涵知道老王一生起气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而他曾经也因人命进过监狱,所以她连忙上去拉住他,劝说道:“别管他了,我们带夏夏离开这里。”

  老王还在冷冷的看着薄言明。

  沛涵拉着他,把他拉到床边。

  老王迟迟的收起双目,俯身将初夏从床上抱起,然后跟沛涵一同离开这里。

  薄言明抬起头看着他们离开,他想要站起身抢回初夏,但是腹部的痉挛还没有停止,那一拳真的好狠,他但并没有憎恨老王,而是憎恨自己,竟然一次又一次伤害自己最爱的女人,最后把他们的爱情,把他们的婚姻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他悔不当初,他好后悔。

  “夏夏……夏夏……夏夏……”

  他一次又一次的唤着她,一次又一次的痛彻心扉。如果他现在迷途知返,向她道歉,他们……还能不能回到从前?

  ……

  老王抱着初夏刚一进门,薄擎就从他的怀中抢过初夏,大步走去二楼他的房间。

  老王才不关心初夏,他转身看着沛涵,双目柔情似水。

  “你没事吧?刚刚有没有撞到哪?”

  “我不是撞到你身上了,没事。”

  “我是认真的在问你。”

  沛涵想想刚刚他帅气的样子,突然心中一片欢喜。

  她故意用手轻抚着他的胸口,然后靠近他,小声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事,不如你亲自来检查一下?”

  老王被她弄的立刻躁动起来。

  “你不跟我分房睡了?”

  “如果你想分房睡,也行,不过以后别想再碰我。”

  老王一只手突然一伸,用力的将她抱住。

  沛涵的身体撞在他的胸口,她近距离的看着他,已经感受到他身下的急不可耐,但却故意吊他的胃口:“我很担心夏夏,我要先去看看她,你先回房消消火,我等会儿再去找你。”

  她正欲要走,老王突然将她横抱而起,大步走向他们的房间。

  沛涵稍稍的挣扎。

  “夏夏和三叔还在楼上。”

  “我不管。”

  “你就再忍忍。”

  “不可能。”

  虽然沛涵很担心初夏,但是有薄擎陪在她的身旁,相信她一定不会有事,而她现在,的的确确要奖励一下她家老王,因为刚刚真的好帅,好帅好帅。

  ……

  二楼。

  薄擎将初夏轻轻的放在柔软的床褥上,然后用手拨开她额上的碎发,抚摸着她苍白的脸。

  “夏夏……”他柔声叫着她。

  初夏的睫羽不安的抖动。

  薄擎再次叫她:“夏夏,醒醒,是我,我在这里,我就在你身边……夏夏……夏夏……”

  初夏的睫羽抖动的更加厉害。

  她好像在挣扎着什么?

  薄擎不安的抓着她。

  初夏在昏迷中想起了好多事,那个噩梦,那个神秘人,那把枪,还有过去痛苦的日子……她眼角慢慢的渗着泪水,嘴唇开始颤动:“不要……放过我吧……别杀他……求你了……三叔……三叔……”

  “我在这。”

  薄擎紧紧抓着她的手:“我就在你身边,你睁开眼睛就能看见我。”

  “三叔……三叔……救我……三叔……救我……”

  “我就在这,我来救你,没事了,睁开眼睛吧,睁开眼睛就没事。”

  初夏好像渐渐的能听到了他的声音。

  她努力的让自己冲破黑暗,然后慢慢的睁开沉重的双目,看着他的脸,看着他那双幽深的眼眸。无力却还是硬要起身,并且伸出双手,想要抱住他。

  薄擎拉起她的身体将她紧紧的抱进怀中。

  “你刚刚为什么要那样,你是想吓死我吗?”

  在第一把枪拿出来的时候,他还淡然自若,因为他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把信号枪,但是当第二把出现的时候,他立刻就紧张了,因为那是真的,他立刻冲动的迈出自己的脚,要不是老王把他拽住,他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冲到她的身边,挡在她的身前。

  初夏想起刚刚发生的事。

  她缓缓的开启双唇:“对不起。”

  “你说过你会完完整整的来,完完整整的回到我的身边,如果那个人的手指再轻轻的动一下,你刚刚就已经不完整了。”

  “对不起。我没想那么多。”

  “你没想那么多?那你在想什么?在那种时候你的脑袋里在想什么?为什么要救他?”

  “我……我……”

  初夏犹豫了好久,最后只说了五个字:“我不想他死。”

  薄擎的心脏窒闷的难受。

  “你还爱着他吗?”

  初夏摇头,用力的摇头。

  “那为什么不想他死?”

  初夏还在摇头,不停的摇头。

  薄擎没有再问,他又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

  他知道,他明白,他们毕竟有过一段甜蜜的恋爱,那段恋爱是她真实的记忆,也是她美好回忆的一部分,而那个男人是她真心爱过的男人,更是她决心要嫁的男人,她会舍不得是情理之中,更何况,她很善良,就算不是薄言明,换做是普通的人,她都有可能会冲动的冲过去。也许很可笑,也许很讽刺,他就是爱她这一点,爱她的心软,爱她的勇敢,爱她的没有脑子,爱她的愚蠢。

  “以后再碰到危险的事,请你第一时间想想我,想想我的感受。”

  “我知道了。”

  “你真的一点信用没有,我已经完全不敢相信你了。”

  “我真的知道了,我发誓。”

  薄擎收紧双臂。

  他要拿这个女人怎么办?

  他活了三十年,从未有过弱点,而现在,他是她唯一的弱点。

  “没事了,都过去了,好好的睡觉,我会一直陪着你。”

  初夏在他的怀中点头。

  他们二人一同躺在床上,一直相拥,一直一直,彻夜都不曾分离……

  ……

  三亚的清晨,阳光特别刺眼。

  金色的光芒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房内,落在纹理精致的地板上。

  薄言明自从初夏离开后,就一直坐在地上,虽然腹部已经不再疼痛,但手还放在自己的腹部一动不动,双目完全无神的看着前方,看着落地窗外,看着那美丽的日出。

  记得四年前,他们还是情侣的时候,来过一次这个地方。

  虽然他们只开了一个房间,虽然他们彻夜同床共枕,但是他们什么都没做,那一夜是他人生最煎熬的一个晚上,他无数次冲动的想要得到她,占有她,但当日出来临的时候,当他叫醒她的时候,当他拥抱着她,一同跟她看着那美丽的风景时,他就好像大彻大悟了一样,觉得就算没做那种事,也值得了,能够拥她入怀,能够跟她一同醒来,能够跟她一起看美景,他真的知足了,那一刻,他是那么的满足,那么的满足……

  嘴角慢慢的扬起,眼睛被刺的开始看不清东西,却还是觉得很美。

  “咔嚓。”

  房门突然被打开。

  薄言明猛然转头,看向门口。

  因为被刺过的眼睛模模糊糊的,他看不清,他努力让自己去看清,而就在他稍稍看清的时候,他立刻就从地上站起身。大步快速的走过去,站在初夏的面前。

  “你没事了?”他轻声的询问。

  初夏也轻声的回答:“只是被吓晕了,睡了一觉后就没事了。”

  薄言明彻夜未眠,彻夜都在想,她为什么要救他,还不是一次,而是两次。但是看着她的时候,他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问出口,而是用曾经温柔的声音,对她温柔的说着:“这个房间的日出很美,过来一起看吧。”

  初夏摇摇头。

  “我还有点不舒服,我想再躺一会儿。”

  薄言明的心一阵失落,但嘴角却微微的笑着:“也好。”

  初夏很意外他为什么会突然变了一个人,不过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想,她是真的觉得还有些不舒服。本来薄擎是不放她回来的,但这场戏还是要继续演下去,因为小昱还在老爷子的手中,她必须确保小昱的安全。

  薄言明看着她回房,看着她将房门关上。

  他愣愣的看着房门很久很久,当他回过神,转头再去看窗外的时候,日出的太阳已经升到了半空,被一大朵云彩遮挡,失去了那刺眼的光芒……

  ……

  初夏躺在床上,却并没有睡着。

  她好像又得了一种病,一种没有薄擎就无法入眠的病。而且躺在这样的房间,门外又有薄言明,她实在是难受,所以还不如起床,出去吹吹海风,透透气,可是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薄言明就在门口,他看着她,然后对她温柔的笑。

  “你醒了,饿了吧。我叫人帮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东西,过来吃吧。”

  初夏非常不解的看着他现在的样子。

  他为什么突然对她这么好?

  是因为昨晚的事吗?

  可是他为什么又不提昨晚的事呢?她都已经准备好了解释的话语,虽然薄擎问的时候她没有回答清楚,但冷静过后,她已经想清楚了,就等着跟他问呢。

  但是薄言明并没有问。

  初夏跟着他走到餐桌前,上面摆放的全部都是她上次来三亚时,她说好吃的东西,原来他全部都记得,清清楚楚的记得,但是她再看到这些美味的时候,嘴中已经没有那种好吃的感觉,心理也没有那种想吃的欲望,还慢慢渗出一种苦涩的味道,充斥整个口腔。

  将视线慢慢移开,她道:“我没胃口,吃不下东西,你还是自己吃吧。”

  如果是以前,她说出这种话的时候,薄言明一定会震怒,逼她吃,甚至还会动手把那些东西塞进她的嘴里,但是这次薄言明还是没有一起的气焰,嘴角也保持着笑容。

  “没关系,现在没胃口,那就等你有胃口的时候再吃。”

  面对这样的他初夏非常不舒服。

  “我想出去吹吹风,你慢慢用吧。”

  “我也不饿,而且正好,昨天你赢得了一艘游艇,还赢得了一日的蜜月游艇旅行,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吧。”

  “不,我……”

  初夏还没来得及拒绝,薄言明就好像急躁的大男孩一样,满面笑容的拉着她,大步的走出房门,连衣服都没有换。

  不远处的隔壁房内。

  薄擎站在窗口。吸着烟,看着薄言明拉着初夏离开。

  林沛涵被折腾了整整一夜已经全身无力,还在熟睡,而老王却精力充沛并且精神焕发的走过来,看着刚刚的那一幕,不禁有些惊奇。

  “你这大侄子今天看起来好像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

  “也许,错有错着。”薄擎感叹。

  “你什么意思?”

  “言明对初夏非常执着,上次我教训他时,他宁可被我打死也不肯离婚,这就说明硬的对他根本不行,只会让他更加不愿意放开初夏,但昨晚初夏不顾自己的生命去救他,他一定会非常想不通,也会非常感动,这或许会成为一个突破口。”

  “但也可能会让他再一次爱上夏夏,不可自拔。”

  “至少他以后不会再伤害她。”

  “也对。”老王点头,跟着又摇头:“不对。”

  薄擎也早就意识到了。

  老王有些不可置信:“照你这么说,从结果上来看,他……是在帮你和夏夏?”

  “我也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肯定不是好事。”

  “是不是好事很快就知道了。”

  “很快?”

  薄擎的双目直视着前方。

  老王也跟着看过去。

  一个穿着西装,身材魁梧的男人已经向这边走过来。

  老王立刻提起一颗担心。

  “你千万要小心,不要随便答应他任何事情。”

  薄擎吸着最后一口烟,房门跟着被敲响。

  薄擎将烟蒂熄灭后,走去沙发坐下,老王将房门打开,身材魁梧的男人看了他一眼,对他点了下头,然后走到薄擎的身前。

  “薄先生,跟我走一趟吧。”

  薄擎才坐在沙发上就又从沙发上站起。

  他跟着这个人去了这座小岛最中间的一栋别墅内。

  就像老王引荐时一样,他站在客厅,那人就坐在他的对面,但是两人之间隔着一个屏风,薄擎看不到他的脸,只能听到他那蛊惑人心的声音。

  “上次你跟我说的事,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答应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请说。”

  薄擎的声音也极为低沉。

  两个好听的声音碰撞在一起。物理效果竟然萌生出一种危险的气氛。

  “我要你手里的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郭睿。”

  薄擎幽深的双目中透出丝丝惊讶。

  他稍稍沉静了两秒,然后再次开口:“郭睿并不是我的东西,他只是我花钱雇用的一个助理,我并没有权力掌控他的去留。”

  “好,那我换种说法,我要他过来见我一面,这总可以吧?”

  “我会转告他。”

  “只是转告可不行,那小子一定害怕见我,但我跟他有些私人恩怨还没解决,我一定要让他亲自来找我。如果连这一点点小小的要求你都做不到,那我们之间的事情就算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薄擎并不知道他跟郭睿之间的事,他甚至都不知道郭睿认识他,他虽然有些顾虑,但这次他必须借他的力量来完成这项计划。

  “好,我会让他去见你。”

  “那我们就合作愉快。”

  “我先告辞了。”

  “等等。”

  薄擎的眉头微闪,他又道:“作为我们初次合作的诚意,我会在今天之内。帮你达成心愿。”

  薄擎立刻冷声:“你又想对她做什么?”

  “不用担心,我不会害她。”

  “我不需要你帮我,请你离她远点。”

  “可是我已经出手了,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你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薄擎想着昨天他做的事,愤怒的向他迈出一步。

  一直站在身边的那个魁梧的男人突然挡在他的身前,对他身后的房门伸出手,死板道:“薄先生,您可以走了。”

  薄擎看着屏风后的人影。

  老王很怕他,甚至是恐惧他,对他的事情只字不提,而他对他的了解实在是太少。

  他很神秘,而且的确危险。

  薄擎没有继续纠缠,转身大步离开。

  男人微微抬起手。

  另一个人来到他的身边。

  “我交代你的事都办妥了?”

  “是。”

  “别给我出什么岔子,不然我会把你丢进海里。”

  “是。”

  ……

  雪白的游艇上。

  初夏站在甲板,吹着海风。

  她长长的头发被吹的在风中飘舞,薄薄的纱裙也在随风摆动,她迎着风,闭上双目,嘴角慢慢的扬起,这种感觉真的好舒服,好像一切烦恼都被风吹走了,一切痛苦都被大海包容了,心中一片平静。

  薄言明并没有站在她的身旁。

  他知道,只要他走近,她就会全身都绷紧,马上防范起来。他不想看到她那样,所以他站得远远的,??的看着她,看着她脸上的笑容,那么美,那么美……

  不过初夏的笑容和好心情也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她还是想起了薄言明。

  谨慎的转头,看到他站在身后盯着自己。

  她全身都变的不舒服起来,马上向船舱走,而薄言明也跟着走过来。还温柔道:“你早上就没吃东西,现在又坐船,胃里一定会不舒服,正好船舱里我也叫人准备了吃的东西,你多多少少吃一点。”

  面对他突变的温柔,初夏真的很不适应。

  她双目看向他,顶着心中的不安,慢慢开口:“薄言明,昨晚的事……”

  “昨晚的事我明白,你不用说,还是去吃东西吧。”

  “我想跟你说清楚。”

  “我说了我明白!”

  薄言明的语气又突然失控,初夏吓了一跳,但他说完之后猛吸了口气,又让自己恢复温柔,笑着:“去吃东西吧。”

  初夏这一次没有拒绝,轻轻的点了下头。

  他的情绪似乎非常不稳定,她不能在这种时候激怒他,因为这个游艇上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忽然又想起了那个集装箱,又想起了这四年他对她的折磨。紧张的伸出手摸着勃颈上的红宝石项链,然后跟着他走去游艇的阳台。

  小小的方桌上面摆满了精致的美食。

  薄言明非常绅士的帮她拉开椅子,她紧张的走过去,在坐下时,薄言明微微向前一推,刚好让她坐的舒舒服服。

  “谢谢。”初夏客气的回应。

  薄言明听到她声音,心情瞬间大好。

  他走到她的对面坐下,然后将她最爱吃的食物放在她的桌前:“多吃点,你最近看起来似乎瘦了。”

  初夏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跟他对话。

  她为什么会瘦?还不是被他折腾的?

  拿起刀叉,她小小的吃了一口牛排,薄言明看着她咀嚼吞咽,马上迫不及待的询问:“怎么样?好吃吗?”

  初夏微微蹙眉:“有点怪怪的。”

  “怪?”

  薄言明也马上吃了一口自己身前的,咀嚼了三下后就直接吐了出来。

  “我放错调料了。”

  初夏马上惊讶的看着他:“这是你做的?”

  “刚刚你在甲板的时候我试着做了一下,本以为外表不错,味道也会不错,没想到还是出了差错,你别吃了。吃其它的吧,其它的都是这里的厨师做好的。”

  初夏看着他,眼角的余光瞄到他的双手。

  他本就有一只手不好用,而另一只手的手背上被油烫伤了好几处。

  心突然一梗。

  “没关系,虽然味道有点怪,但也不是不能吃。”

  薄言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说完后还又吃了一块。这一刻他的心情仿佛真的回到了上一次我这,他们也坐在游艇上,吃着游艇上的食物,不过那些食物不是他做的,全部都是她亲自下的厨,每一道都特别美味,让他特别高兴。

  “夏夏……”他轻声叫着她。

  初夏不安的看向他。

  他微笑着,开心的回忆从前:“你还记得我们上次来三亚吗?还记得我们一起玩的那些东西吗?那个水上飞行,你竟然第一次玩就稳稳的站在上面,真是吓了我一跳,吃惊的我整个嘴巴都合不上了,只能傻傻的看着你。但其实我心里非常不服,我竟然输给了一个女人,还是自己的女人,这真的很丢脸,所以我才会那么执着的一次又一次的玩,就是要让你看看我男人的魅力,而现在我都可以当教练了,什么高难度动作我都会,改天一定要让你亲眼看看。”

  初夏想起那件事。

  其实她自己也很不可置信,竟然能够稳稳的站在上面,可能是肢体协调比较好吧。不过他为什么要提起以前的事?为什么要笑的这么开心?

  “夏夏,我其实一直都很佩服你,明明那么纤瘦,那么娇小,但却好像什么都不怕,好像身体里面住着一个强壮的男人,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把你扒光了,好好的检查一下你到底是男是女,当然,我不会那么做。啊,我想起来了,你也不是什么都不怕,你怕虫子,尤其是蜘蛛,记得有一次一只小蜘蛛掉在你的身上,那只小蜘蛛也就比芝?大一点点,你就吓的哇哇乱叫,整个人都又蹦又跳,双手胡乱的拍打,眼角都急的流出了眼泪,那时候的你,真的好可爱,是我见过这世上最可爱的人……”

  初夏听着他回忆往事,整个人都开始不舒服了。

  而薄言明越说越就开心,整张脸都那么的阳光灿烂,好似一个幸福的孩子。

  “夏夏,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跟你在三亚的那几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在这里跟你求婚,你答应我的那个瞬间。”他说着说着,突然站起身,拿起插在花瓶里的一枝玫瑰花,走到她的身旁,在她的面前单膝跪下,然后举着花,仰头望着她:“夏夏,嫁给我吧,我已经等不及要给你最幸福的生活,我更等不及要跟你一同享受这样的生活,我发誓,我这一辈子都会像今天一样爱你,比这更爱你,更更爱你,我会让你成为这世上最让人羡慕的女人,我会给你最美好的一切,让你这一辈子都不后悔嫁给我。”

  初夏听着他求婚时说过的那段话,眼中酸涩,心中刺痛。

  以前动人的话语已经变成了讽刺的现实。

  她也曾以为自己不会后悔,但现在却悔不当初。

  薄言明那么期待的看着她,那么期待的等着她接过他手中的花,但是初夏却迟迟都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看着他的视线都慢慢的转移。

  “夏夏,可以原谅我吗?可以跟我重新开始吗?”

  初夏忍着快要涌出来的泪水,重新看着他那张还在微笑的脸,残忍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薄言明的嘴角慢慢的落下,拿着花的手也慢慢的落下。

  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怎么可能会有其它结果?

  如果在几个月前他就能够看清自己的话,他们现在应该还是能变成幸福的一家人,是他错过了挽救的机会?是他被报复蒙蔽了双眼,没有去认真的看看她的努力。

  他慢慢的站起身,腿突然一晃。

  不对。

  是游艇突然一晃,然后熄了火,停在大海的正中央。

  初夏立刻站起身。

  “怎么回事?”

  “我出去看看。”

  薄言明几个快步走去驾驶舱。

  初夏紧张的又摸自己脖颈上的红宝石项链。她不安的等着薄言明回来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可是薄言明却迟迟都没有回来,而在几分钟后,她突然听到水声,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掉进了大海。

  她慌的马上走去甲板。

  “薄言明?薄言明?薄言明?”

  她大声的叫着薄言明的名字,却没有一个人回应。

  在空旷的大海中央,除了远处的几只海鸥飞过,整个人世界就好像只有她一个人一样?

  “薄言明?你在哪?你别跟我开玩笑了,快出来!”

  “薄言明,我不想跟你玩这种游戏,赶紧给我出来!”

  “薄言明?薄言明?”

  初夏突然想到刚刚的水声。

  她马上顺着游艇的四周,看着游艇旁的海水,然后努力回想刚刚声音的方向,最后站在一处,用力的去看海水里面。

  慢慢的,一个人影浮了上来。

  薄言明昏迷的飘在海上,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初夏急的马上跳进海里,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沉重的身体拖上游艇,而这时,他已经没有了气息,双手还被死死的绑住。

  他是被人打晕后丢进海里的?

  这个游艇上还有其他人?

  她张望了一下四周,惊悚的马上拿起勃颈上的项链,对着项链说道:“三叔,救命,快点来救我们,快点。”

  她忘记了,老王叮嘱过她,这些东西怕水,浸水后会失灵。

  她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不停的给薄言明做心肺复苏,人工呼吸。虽然不喜欢触碰他的唇,但她是真的不希望他死,不希望他年纪轻轻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她讨厌死亡,即便是她憎恨的人,她也讨厌死亡。

  “快点醒醒,快点醒醒……”

  初夏手上的力道用的越来越重,好似都快要压断薄言明的胸骨一样。

  “求你了,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求你了,求求你了,别死。”

  薄言明一直平静的躺着。

  突然!

  他张开嘴,吐出一口海水。

  初夏瞬间好像脱了力一样,跌坐在甲板上,看着他睁开的双目。

  薄言明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掉进海里的,他只记得后脑突然一疼,然后就晕了,接着他就被窒息的感觉激醒,发现自己在海中,他挣扎,但双手被绑住,最后还是被呛的昏迷了过去。

  他看向初夏,看着她那张被吓得惨白的脸。

  “又是你救我?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只要我死了你就可以自由了,只要我死了你就可以去寻找你要的幸福,为什么你还要一次又一次的救我?为什么——”

  “我也希望你能幸福。”

  初夏终于说出了她想明白的这个理由:“你是我曾经深深爱过的男人,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虽然我已经无法再爱你了,但我真的希望你能也幸福,你也能好好的活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薄言明突然疯狂的笑,但是眼泪却不停的流。

  他躺在甲板上,看着碧蓝的天空。

  用力的攥紧拳头,忍着撕心的痛,他颤抖的张开双唇,说着连死都不愿意说出那几个字:“我同意了……我同意……跟你离婚……”

  终于,终于终于,终于离婚了,三叔和夏夏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啪啪啪啦,哈哈哈。接下来就是认儿子了,一定要认了,必须要认了,想想他们幸福的一家人,太美啦,今晚都能睡个好觉啦。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96章 初夏小姐,你是否愿意嫁薄擎先生为妻-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