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94章 神秘嘉宾-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93章 猜猜我是谁?-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初夏根本就不用想,立刻惊呼出声:“三叔。”

  薄擎将手慢慢放下。

  初夏哪还有心思去欣赏林沛涵的房子,马上转身看向薄擎那张俊逸又严谨的脸,完完全全的不可置信:“你……你不是去美国了?”

  “我是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但是在飞机起飞前,我又下来了。”

  “那美国那边怎么办?”

  “那边我已经交给了阿睿,他会全权处理,不过那边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老爷子的一个借口罢了。”

  “可是你没有去美国,老爷子一定会发现。”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在美国那么多年,那边的分公司早就是我的地盘了。”

  “可是……”

  “别可是了,我在这里,你不高兴吗?”

  初夏看着他,这一路上她连一秒钟都没有安心过,但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她的那些不安瞬间消失了。她慢慢的勾起嘴角,有些不真实的伸手摸着他的面颊,而就在她触碰他的一刹那,薄擎再也忍耐不住了,俯身吻住了她的唇,浓浓的吻住了她。

  他答应她不会在那个家里做这种事,但现在他们已经不在那个家了,所以他可以破戒了。

  初夏一开始还有些挣扎,但他的吻真的太让人招教不住,而就在她渐渐松力,想要妥协的时候,突然又响起两个人的咳嗽声。

  “咳咳!”

  “咳咳!”

  初夏这才想起林沛涵,马上推开薄擎,整张脸瞬间红透了。

  薄擎到是完全不在意,而且还意犹未尽,双目更是冷冽的看了看那两个电灯泡。

  老王抿着嘴笑。

  林沛涵双眸放光。

  “三叔,你下巴的线条在接吻的时候好性感啊,尤其是侧头的那个角度,哇塞,简直了,比我家老王还好看。”沛涵净说大实话。

  老王不满意了。

  “不可能,我吻你的时候你根本就看不到,我的线条绝对比他好。”

  “得了吧你,就你那张脸,快照照镜子,鱼尾纹都能夹死苍蝇了。”

  “有你这么说你未来老公的吗?”

  “就是把你当成了未来的老公,所以才会说实话。”

  老王虽然不满,但这句话的前半部分他很爱听,所以就算了,不就是个下巴么,再好看有什么用?男人还是要看床上功夫。

  初夏真的很羡慕,他们两个永远都能这么恩爱。

  对了。

  她再次看向薄擎,整张脸都非常严肃。

  “你不是说你相信我吗?你偷偷跟来就是不相信我了?”

  “我相信你。”

  “那你还来干什么?”

  “我……来度假。”

  初夏的双目瞪他:“这个理由太牵强了吧?”

  “是吗,那我换一个。”薄擎明目张胆的现场就想,然后立刻又给了她一个强而有力的理由:“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

  “送东西?什么东西?”初夏好奇的问。

  薄擎侧目看了眼老王。

  老爷拿过自己的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个不算太大的盒子。

  薄擎接过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套非常精美的红宝石首饰,一条项链,一对耳环,还有一枚戒指。

  薄擎递给她:“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以后每天都戴在身上。”

  初夏惊呀:“这是送我的?”

  “对。”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跟我还客气?”

  “就因为是你,所以必须客气,在我们还没……那个……反正不能收。”

  “你就放心收下吧,等离开三亚,我还要还给王总呢。”

  初夏看向老王。

  “这东西是你的?”

  “对,是我的。”

  初夏弄不明白了:“你的东西为什么要给我用?”

  薄擎嘴角轻抿。

  老王也淡淡的笑。

  最后还是沛涵出来解释:“是这样的,我家老王最近沉迷电子产品和高科技技术,所以就买了这么一套变态的东西。这些虽然看起来是名贵的首饰,但是这个项链里面装了监听器和跟踪器,不论你走到哪里说什么。我们都可以知道的一清二楚,而这对耳环里面装了发射器,如果你感受到威胁却又不能开口的话,就按一下上面的宝石,它就会发出一条求救信息给我们,我们会收到信息后马上就会去找你,还有这个戒指,你看……”

  沛涵拿出戒指戴在自己的手指上,然后就像动作片里演的一样,她只是按了一下指环,钻石旁就突然弹出一个非常细又非常尖锐的短针,接着她继续道:“这针尖上面涂了特殊的药,如果薄言明想对你动粗,你就随便扎他哪里都行,我保证,五秒钟,他就会全身无力的睡死过去。”

  初夏看着这些东西,有些不可置信。

  虽然她这次来的时候也准备了很多小道具,比如电击器,辣椒水,小刀,之类的,可是跟这些相比,感觉自己瞬间怂了。

  薄擎将东西再次拿给她,又一次叮嘱:“以后每天都戴着,就算睡觉也要放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

  初夏接过来,点头。

  “太好啦,有了这些东西,我们就可以安心了。”林沛涵一脸开心。

  薄擎和老王可没有她那么乐观。

  “就算有了这些东西,我们也不能完全放心,毕竟这里是三亚,到处都是海,是个人都会下海沾沾水,而这东西的防水效果并不是特别好。所以一定要千万注意不要沾到太多的水。”老王谨慎的提醒。

  “我知道了。”

  “还有……”

  薄擎的大手覆盖在她的手上:“这些不过就是一些防范措施,不受控制的事情和因素还有很多,你一定要时时刻刻记住你答应过我什么?要完完整整的来,完完整整的回到我身边。我会在暗中保护你,你一定要小心。”

  “我会的。”初夏非常认真的回答。

  “叩、叩、叩。”

  薄言明一个人在房子里等的不耐烦,所以自己找上门,但奇怪的是,他们的房子竟然上了锁,不就是参观一下吗?为什么要上锁?他们三个人在里面神神秘秘的干什么?

  “初夏,我命令你,赶紧给我出来。”

  林沛涵气的想要冲出去,老王马上拉住她。

  薄擎的脸色突然变得冷冽。

  初夏握紧手中的首饰盒,看着薄擎,对他微微的笑了一下。

  “我得走了。”

  薄擎没有出声,只是点了下头。

  初夏拿着首饰盒走到门口,薄擎已经转身走上二楼。

  初夏确定他上去,才将门打开。

  薄言明那张愤怒的脸上瞬间呈现在她的瞳孔之中。

  “你在里面干什么?”他质问。

  “只是看看房子。聊聊天而已。”

  “看房子聊天需要锁门吗?”

  “就是不想被你打扰所以才锁的门。”林沛涵在身后走上前,不客气的说道:“我自己的房间想锁就锁,想开就开,你管得着吗?”

  薄言明怒瞪着她,正要发作,老王也从身后走了过来,笑着道:“薄少,好久不见。”

  薄言明看到老王后,将自己的气焰忍下。

  “王总,听说你最近投资了一个大买卖,这些日忙的不可开交,怎么还有闲工夫来这里度假?”

  “人再忙都要抽出时间让自己放松放松,不然累坏了身子,赚再多钱又有什么用?”

  “王总真是会享受人生。”

  “每个人都应该学会享受人生,毕竟就这么一次。”

  “王总说得对。”

  薄言明已经不想继续跟他谈下去。

  “既然王总是来享受人生的,那我们夫妻就不打扰你们了。”他说着伸出手,抓住初夏:“我们回去吧。”

  初夏厌恶的忍着他的触碰,跟着他离开。

  林沛涵看的一肚子气。

  她真想冲过去,狠狠扇他两巴掌,踹他几脚,但却又被老王拉回了房内。

  薄擎从二楼走下,脸色恢复往常,但双目的幽深变得尤为严重。

  老王坐在沙发上拿起酒,他轻轻摇晃了一下酒杯,淡声道:“我这次为了帮你,可是找了我这辈子都不愿意再见的人,只要跟他扯上关系,我就总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从前,而且,为了能够让你进到这个岛上来,我可是低声下气的求了他,这份人情,你要怎么还我?”

  “这个岛是他的?”薄擎问。

  “不仅是这个岛,这个度假村都是他的,赵董不过是个挂名而已。”

  “他答应你时,跟你提了什么要求?”

  “到没提什么要求,但日后肯定逃不过。”

  “好,你想要的四六,我给你。”

  “只有四六?我亏大了。”

  “五五也行,但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

  “我要见他一面。”

  “你要见他?”

  老王惊讶,同时疑惑的问:“你为什么要见他?”

  “那是我的事。”

  老王沉沉的深思。

  他拿在手中的酒不停的摇晃,最后小酌了一口:“好,我帮你引荐。”

  薄擎也拿起酒杯,对他举了一下。

  两人一同喝酒,达成协议。

  一直在一旁的听着的林沛涵一个字都没听懂。

  “你们说什么呢?‘他’是谁啊?”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乱问。”

  “你说谁是小孩子呢?”

  “在这里,三十以下,二十以上,二十五左右的某人。”

  “哦?是这样啊?原来我是小孩子啊?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听说小孩子不能结婚,也不能生孩子,还不能乱跟男人住在一起,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所以从今天开始,你睡你的,我睡我的,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过各的,两不相干。”

  “那可不行。”

  “谁管你行不行,我出去玩了,你们俩就继续谈那个‘他’吧。”

  “等等。”

  老王突然放下酒杯站起身。

  他家的这位跟普通的女人可不一样,普通的女人喜欢说反话,而她家这位,永远都说一不二。

  完了完了完了,他还指望这次旅行能让她肚子里多点东西呢,这下分房睡,还能有个毛线?

  老王赶紧追上去。

  薄擎看着他们,再次饮酒。开始想着初夏,谋划着某些事。

  ……

  薄言明将初夏拽回他们的房子后,又低声质问:“你们到底在那个房子里做什么?是不是你叫他们来的?”

  “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受到邀请。”

  “那你说,你们刚刚偷偷摸摸的在干什么?”

  “我们只是聊天。”

  “聊了什么?”

  “那是我们的事,没必要告诉你。”

  “我是你丈夫,当然有必要。”

  初夏已经不耐烦的再提请他:“请你不要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告诉你,我已经跟你提出离婚了。”

  薄言明也整张脸都蒙上一层冷怒。

  “我也不想一次又一次的告诉你,我不会跟你离婚。”

  “就因为我背叛你,你想折磨我一辈子?”

  “……”

  薄言明突然没有回应。

  以前他的确是这样想的,但是最近,看着她受伤,看着她被人陷害,他的心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他还是想折磨她,想报复她,但也想再看看她对他笑的模样。

  初夏见他跟以往的反应不太一样,趁着这个机会,她问:“薄言明。到底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程度,你才肯跟我离婚?”

  薄言明的双目盯着她那张冷漠的脸。

  “我不会跟你离婚,除非……”

  “除非什么?”初夏激动的问。

  薄言明停顿了很久,真的停顿了非常漫长的一段时间,然后才在自己的嘴缝间吐出八个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初夏一阵绝望。

  原来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完全说不通。

  初夏转身,再次拉过自己的箱子,走向一楼的客房。

  薄言明看着她的背影,凝着她的背脊,眼角的余光看到她手中的盒子。

  “那是什么?你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初夏有些紧张,不过还好是背对着他,没有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慌乱。

  她稳住自己,控制自己的声音:“是沛涵送我的礼物。”

  薄言明并没有想那么多。

  初夏继续走进客房。

  ……

  在三亚的第一个晚上,初夏紧锁房门,全身颤抖的躺在床上不敢入睡,但这一切并没有发生任何事,就那么平平静静的到了早上。

  十点之前。

  初夏跟薄言明坐着快艇回到岸边参加剪彩仪式。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就是在一群人的围观下,用剪刀剪开一条红色的彩带,然后众人鼓掌,庆祝度假村正式建成,并开始营业。

  这一天,薄言明的手并没有挂着,完全恢复了以往的状态,引得很多年轻女士的注视,不过,又因为知道他身边带着自己的妻子,让一群年轻女士失落的不停叹气。

  “赵伯伯。”

  薄言明带着初夏去跟赵董事长打招呼。

  赵董事长见到他们非常开心,满面笑容的询问:“玩的开心吗?觉得我的度假村怎么样?”

  “非常棒,尤其是岛上的设计,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一定要在这多住几天。”

  “你们想住多久都行,那个房子我可以一直给你们留着。”

  “谢谢赵伯伯。”

  “你爷爷的身体怎么样了?这次他没能亲自来,真是太遗憾了。”

  “爷爷对热带气候确实有些吃不消,不过他特意让我转给您,一定要跟您说声抱歉,还要跟您说声谢谢。”

  “说什么抱歉,你们能来我更开心,这里本来就是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建造的,像我们这种老头子根本就没有心力去玩了,最多就是坐在院子里晒晒太阳。对了,今天正好我是儿子和儿子的三周年纪念,晚上他们特意安排了一个宴会来庆祝,请的全部都是你们这些年轻的情侣和夫妻,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参加,痛痛快快的玩,一定要玩的开心,玩的尽兴。”

  “赵伯伯的邀请,我们夫妻一定会去。”

  薄言明说完看向初夏,故意问她:“我说的对吧?”

  初夏的嘴角笑的几乎已经定型了。

  她点着头回应:“是,我们一定会参加。”

  “好。我那边还有些老朋友,我去打声招呼。”

  “赵伯伯请。”

  赵董事长离开后,薄言明看向初夏,不满的对她小声:“你就不能笑的再开心一点?说的话再多一些?”

  “我这已经是极限了。”

  “那就想想你的儿子,突破你的极限。”

  初夏站在他的身边,又要贴着他,又要挽着他的手臂,她根本就笑不出来。

  “我去下洗手间。”她找借口想要透透气。

  “不要拖太久,最多五分钟。”

  “知道了。”

  初夏终于能够放开他的手臂,她本想控制自己的双脚,却还是急切的离开。

  薄言明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和背影。

  突然!

  在人群中,他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也转过身,跟在初夏的身后,走去那个方向。

  那个人影真的很熟悉。

  会是谁呢?

  他不自觉的也跟了过去,想要弄清楚。

  初夏的脚步越来越急切,她真的很像逃离这里,逃离薄言明的身边。而突然,有人在身后抓住她,她惊吓的正要挣扎,那人却轻声道:“是我。”

  初夏转身看他。

  薄擎还是一身?色西装,但带着很大的太阳镜,遮挡住自己的脸。

  初夏立刻放低声音:“你怎么会在这?被人发现怎么办?”

  “不用担心,我本身就很少参加宴会,认识我的人并不多。”

  “不多说明还是有,你会被人发现的,赶紧走吧。”

  “我马上就走,我就是想要提醒你,晚上的宴会,最好找借口不要参加。”

  “为什么?”

  “因为……”

  “夏夏。”

  薄言明的声音突然响起。

  薄擎马上大步离开,初夏惊慌的看着他。

  “你刚刚在跟在谁说话?”薄言明质问。

  “我不知道洗手间在哪,就问了他一下,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你问一个陌生的男人洗手间在哪?”

  “他来找我搭话,我就顺便问了。”

  “真的?”

  “我为什么要骗你?”

  “可是……”

  薄言明又看向那个男人离开的方向,虽然已经找不到他的人,但那个背影真的很像:“我怎么觉得那个人是三叔?”

  初夏非常紧张,还好嘴角的笑容已经差不多定型,没有让她暴露。

  “三叔现在在美国,怎么会出现在这?”

  薄言明也是这样想的。

  如果三叔不在美国,爷爷一定会知道。可是刚刚那个人的背影,真的很像,很像很像。

  初夏见他沉思,马上打乱他:“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是过来看看你。”

  “既然没事,那我先去洗手间了。”

  初夏说着又转身,暗暗的吐出一口气,祈祷着薄言明不要再胡思乱想,也千万别发现什么。

  薄言明看着她,又在人群中找了找了。

  那个身影……到底是谁?

  ……

  入夜之后。

  薄言明换了一身晚礼服,站在初夏的房门口,敲响她的房门。

  初夏并没有换衣服。她打开门,站在门口,蹙着眉头道:“我头有些痛,肚子也有些不舒服,可能是白天吃了不干净的海鲜,我就不去了,你一个人玩得开心点。”

  “这次的宴会是对情侣和夫妻开放的,你不去,那我还去什么?”

  “你也不去了?那我们就早点休息吧。”

  初夏正要关门,薄言明却突然伸手,将房门用力的推开。

  “我什么时候说不去了?”

  “可是你刚刚……”

  “我并没有说不去。这是赵伯伯亲自邀请的,你不去就是不给他面子,所以你必须去。”

  “我真的很不舒服。”

  “就算你病到快死了,也要跟我一起去。”薄言明说完拉着她走进房内,从衣柜里随便掏出一件晚礼服,丢在她身上,冷声命令:“给我穿上。”

  “我不穿,我说了我不去。”

  “你是想让我帮你穿吗?”

  他说着一步走过来,对她缓缓伸出手。

  初夏一惊,抱着衣服妥协:“我自己穿,请你出去。”

  薄言明看着她,并未动脚。

  “我就站在这里看着你换。”

  初夏怒目瞪着他,立场非常坚定:“如果你不走,我就不会换。”

  “又想要我威胁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就算你拿小昱来威胁我,我也有绝对不能做的事,如果你真的要为这件事去伤害小昱,那我就明确的告诉你,小昱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会苟活,更不会让你好过,还有你们薄家,你们薄氏,我们就拼个鱼死网破。看谁能得到好。不过我想老爷子应该不会因为这件小事而冒这么大的险。”

  薄言明的神情凝重。

  她果然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她。她变的让他控制不了,捉摸不透。

  初夏的双眸越来越坚定,她伸手指着房门:“薄先生,请你出去,立刻出去。”

  薄言明又沉目看了看她,然后才转身走出房门。

  初夏马上将房门上锁。

  她紧紧的抓着手中的衣服,用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她并不知道薄擎为什么要告诉她不要去今晚的宴会,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她好想询问,好想让自己有个心理准备,但薄言明这么咄咄逼人,她没有办法,她只能去参加。

  非常不情愿的换上那件晚礼服。虽然是他随手拿的,但他却拿到了薄擎最喜欢的?色,而且衬上她白皙的肌肤,显得尤为细腻,再加上那套红宝石首饰的点缀,她真的很美,不过为了不让自己太过显眼,她将长发放下,遮住了脖颈和锁骨,也隐隐遮住了自己的脸。

  将房门打开,薄言明瞬间看的入迷。

  虽然他看是随手拿的,但他非常清楚,她穿白色的时候非常清雅,她穿紫色的时候非常高贵,她穿蓝色的时候比大海还能让人心旷神怡,而她穿?色的时候,身体上每一个细微的角落都会显得极为性感。不过她的头发让他很不满意,所以他走过来,伸出手,将她右侧散落的长发全数拢到左侧,露出一半的脖颈和锁骨,愈隐愈现的。让原本就性感的她瞬间达到了极致。

  初夏不喜欢这样。

  她想把头发拢回来,薄言明却拉住她的手:“不准动,就这样。”

  初夏蹙眉忍耐。

  薄言明将她的那只手挽到自己的手臂上,然后带着她去参加宴会。

  ……

  就如赵董说的一样,这个宴会上的宾客全部都是男女成双,要么是情侣,要么是夫妻,没有一个是落单的。

  初夏和薄言明到了以后,宴会正式开始。

  赵家夫妻一同站在舞台上,一脸甜蜜的对着话筒道:“今天谢谢大家远道而来,参加度假村的剪彩仪式,也谢谢大家能上赏脸留在度假村,参加今晚的宴会。既然在场的大家都是情侣关系,那么我们就不用多说了,用一个热情的吻,来为宴会开场。”说着,赵家夫妻做为表率。毫不扭捏的开始深深亲吻。

  初夏惊讶的看着他们,这之后,身边一对对情侣也开始逐一效仿,全部都热情的互相亲吻。

  薄言明也转过身,一手抱过她的腰,一手扶着她的面,将自己的唇慢慢靠近她。

  初夏一慌,双手推着他。

  薄言明强硬的继续靠近,并且小声:“别忘了这是公共场合,我们是夫妻,必须演好这场戏。”

  “你别想碰我,放开我。”

  “这次可不是我威胁你,一旦让人怀疑,老爷子那边可是比我还狠。”

  “不行。”

  “你真的不顾及你儿子了?”

  初夏此刻知道薄擎为什么不让她来参加这次宴会,她做不到让他触碰,更别说是吻。

  她要怎么办?

  推开他吗?接受他吗?

  不!

  初夏突然猛吸一口气,用双手捧住薄言明的脸,然后暗中将大拇指按在他的唇上,趁着身旁的人还没有注意,她主动吻上他,但其实只是吻着自己的大母指,做了一个逼真的假动作。

  薄言明一开始震惊于她的大胆的动作,但感受到唇上的手指,他的眉头又深深的蹙起。

  这个吻非常短暂,只停留了短短一两秒,初夏就放开他。

  薄言明很不满的看着她。

  初夏的呼吸稍稍有些紊乱,虽然不是真正的吻,但是那么近距离的靠近他,还是让她非常不舒服,尤其是触碰他嘴唇的大拇指,十分难受,好想快去洗手间洗干净,而这时,台上的夫妻又开始说话。

  “果然。这世间最美的甜言蜜语莫过于亲吻,而最美的交流莫过于拥抱,下面是拥抱时间,请你紧紧的抱住你身边的爱人三分钟,然后深情的对望着他,对他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

  话音落下的时候,初夏还没反应过来,薄言明已经将她紧紧的抱住。

  初夏想要挣扎,他却在耳畔喁语:“刚刚那个吻,是谁教你的?”

  “没人教我。”

  “你自学的?”

  “我没必要告诉你。”

  “真是让我吃惊。你上段时间还为了讨好我去做处女膜修复手术,而现在你却为了逃开我想尽各种办法,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你突然不想跟我和好了?为什么你突然不想跟我好好过日子了?是因为你已经有了其他男人,想要跟那个男人幸福的生活吗?”

  “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她没有否认,这样薄言明极为愤怒。

  “别赖在我的头上,这一切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背叛我在先。”他只要一提起这件事,就控制不住心中的火。双臂不停的用力,将她紧紧的勒在自己的怀中。

  初夏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要被他勒断了。

  薄言明又执着道:“您到底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

  “叮。”

  三分钟的提示音突然响起,身边的人都对着自己的爱人说着我爱你。

  在这片浪漫的语声中,薄言明放开她,双手抓着她的手臂,双目看着她的眼眸,双唇慢慢的开启,说着整整四年想说却从未说出过口的话语:“我爱你。”

  初夏同样看着他的眼眸。

  刚刚他还如同魔鬼一般,但只是一瞬间,他又变得好似没结婚前的样子。

  她的唇在微微抖动,她挣扎一般的慢慢张开,她想着不过就是三个字,没关系,这全部都是在演戏,全部都是不是真的,她可以做的非常漂亮,就像他现在这样。说的非常容易,可是,当她发出声音的时候,却不受控制的多说了一个字:“我……不爱你……”

  虽然声音小小,但还是让身边的人隐隐听到。

  几双眼睛看向他们。

  薄言明眼中的柔情瞬间变的愤怒如火。

  他们两个人眼看着就要暴露,台上的赵氏夫妻眼尖的看到,立刻又开口。

  “甜蜜的亲吻,温柔的拥抱,情深的话语,这三件事,都是专属于我们的,真心祝愿天下所有有情人终成眷属,希望你们每天都能对自己的爱上做这三件事,一辈子都不会停止,那么接下来就是开舞时间,我们夫妻俩小小的准备了一个惊喜,请来了一位神秘嘉宾。他将邀请在场的一位女士与他共舞,而被邀请的这位女士,明天将会拥有整整一天的游艇蜜月旅行,更重要的是,这艘游艇,我们夫妻将当做礼物给这为被选中的女士。”

  台下的人虽然几乎都出身豪门,但这么阔绰的送游艇确实也少见,当然他们关心的还是这位神秘嘉宾,到底是谁?

  初夏周围的人早已忘记了她的事,看向舞台。

  一个穿着?色西装,身形颀长的男人,带着一个非常精致的舞会面具出现在舞池。

  初夏见到他时双目瞬间睁大。

  他的身形,身高,和发型长短,都像极了薄擎,而他穿?色西装的气质和微微露出来的下颚更像极了薄擎,尤其是那双幽深的眸子。

  是他吗?

  他怎么这么大胆,竟然公然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

  连她都已经认出来了,那么薄言明……

  转头看向薄言明的时候,他已经从震惊中慢慢转为愤怒。果然,他也认出来了。

  男人一步一步直接走到初夏的面前。

  他微微俯身,微微低头,对她伸出自己的右手。

  初夏紧张的不知要如何是好。

  他疯了吗?他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见她迟迟都不肯伸出手,将手搭在自己的手心,男人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硬拉到舞池的正中间,音乐在这时突然响起,男人一把搂过她的腰,带着她在舞池翩翩起舞。

  初夏非常慌乱。

  “三叔,你想干什么?”

  “……”男人不语。

  “三叔,薄言明已经认出了你,你必须马上离开。”

  “……”

  “三叔,你……”

  初夏还想说话的时候,却看到男人的嘴角慢慢的扬起。

  她一下子愣了。

  不对!

  三叔不会轻易的笑,而且笑起来的样子也不是这样。他不是三叔。

  “你是谁?”她立刻质问。

  “我很像你三叔吗?”

  男人的声音并不低沉,但发音的方式很特别,每一个字好像都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韵律,让人的耳朵瞬间记忆,并且还想继续听他说话。

  “你到底是谁?”初夏再次质问。

  男人嘴角的笑容慢慢放大。

  “你跟你三叔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么紧张他?”

  初夏总觉得这个人很可怕,他故意装扮成三叔的样子让她误会,故意套她的话。她挣扎着想要结束这支舞,但是他的双手充满了力量,微微用力的揽住她的腰,然后脚下故意绊了她一下,初夏的身体瞬间后仰,但因为他抱住自己腰的那只手,让她的动作看起来像是一个美丽的下腰动作,引得了周围的一片掌声。

  男人的手再次用力,初夏瞬间站直了身体。

  他继续跟她跳舞,但其实,都是他强硬的引导着她,迫使她不得不跟他一同舞动。而他突然又说出让她惊讶的话。

  “我听说,你芭蕾舞跳的非常好。”

  “你到底是谁?”初夏不停的再问一句话。

  男人就是不肯回答她这个问题。

  他突然一个用力,推着她,松开手。

  初夏随着他的力道身体竟然向着一个方向自动转身,而她多年的舞蹈功底让她多多少还保留着一些肌肉记忆,所以她随着转动的频率,脚尖踮起,轻盈的跳跃,在空中美丽的回身,然后稳稳的落地,还好穿的高跟鞋不是特别高,没有崴着脚。

  周围先是一阵惊讶,然后又是一阵掌声。

  音乐还未结束,男人两步走过来,又拉着她,揽过她的腰。

  “果然名不虚传。”他赞叹。

  “你到底是谁?”

  初夏已经问了第四次,男人显然也听烦了。

  “你就不能说点别的?”

  “我就想知道你是谁?”

  “呵呵……”

  男人笑的那么开心,故意靠近他,一字一顿:“就、不、告、诉、你。”

  “你!”

  初夏真是恨的牙根都痒了。

  舞池旁的薄言明也恨的咬紧牙根。

  他还以为他就是薄擎,他甚至有股冲动,想要冲过去,拉开他们,扯下他脸上的面具,但是周围的人真的太多了,而且有很多认识的人,身份也都非常显贵,他不能让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丢脸,尤其是捅出薄家的丑事,让薄家丢脸,所以他必须忍,不能忍也必须要忍。

  周围的人也开始窃窃私语。

  “那个人神秘嘉宾是谁啊?”

  “不知道。”

  “他虽然带着面具,但总觉得他一定很帅。”

  “我也有这种感觉。”

  “好想看看他的脸,千万千万一定要是个帅哥。”

  “对,一定要是帅哥。”

  一群已婚有伴的女人们都开始犯花痴,身旁的男人都紧张的怒视舞池中的那个男人,不过在那个男人的眼中,似乎只对初夏感兴趣。

  “怎么不说话了?生气了?我这次可是特意过来帮你的。”

  “帮我?”

  初夏被他成功引得开口。

  男人靠近她的耳边,声音放的更低:“我知道你想跟你老公离婚。”

  初夏完全震惊。

  这件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并没有传出去,更没有公开,为什么他会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男人继续:“其实想离婚实在是太容易了,我可以让你马上就变成单身。”

  “你想做什么?”初夏有不好的预感。

  男人的声音充斥着玩弄:“只要你老公一死,你就能如愿以偿。”

  初夏瞬间慌了。

  “你不要乱来。”

  “我从不乱来。当然,也从不失手。”

  “你……”

  初夏正要制止他,但音乐已经结束,他的手已经松开她。

  舞池周围的人都不停的鼓掌,等着他揭开面具,露出真容,而薄言明眼中满是怒火的向他走过来,初夏看着他那双幽深的双目,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薄言明,然后她又转回头,再次看向他,此时,他正将手伸进自己的西装内,从西装内拔出一支?色铮亮的手枪,直接指向走过来的薄言明。

  初夏的双目完全瞪大,她震惊的脚下几个快步,大喊着挡在薄言明的身前。

  “不要——”

  嘿嘿嘿,今天这章突然有种谍战的既视感,哈哈哈,神秘男人到底是谁呢?他到底想干什么呢?下一章就会写出来,当然这个跟三叔也脱不了干系,还有,这个神秘男人是整个书当中我最喜欢的人物,所以我要给他用‘刘’这个姓氏。为什么偏偏要用‘刘’呢?其实很简单,某畅我,就姓‘刘’。哈哈,美妞儿们,有没有跟我是一家子的?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95章 我同意……跟你离婚……-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