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93章 猜猜我是谁?-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92章 薄擎的计谋-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薄擎用力的抱着她,恨不得将她单薄的身体揉进自己的身体。

  初夏抱着抱着突然又挣扎。

  “你告诉我,今晚的事,是不是跟你有关?”

  “你怎么发现的?”

  “果然是你做的。”

  “我安排的那么仔细,计划的那么精密,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我不是看出来的,是感觉到的。”

  “原来如此,果然女人的直觉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

  薄擎轻声的感叹。

  他以为自己百密一疏,被她看出了什么端倪,原来是她的直觉。不过有的时候,直觉真的是一种特别危险特别玄妙的东西。只希望老爷子没有这样的直觉。

  初夏继续挣扎着将他推开,然后非常不满的看着他。

  “那个女佣也是你安排的吗?你怎么可以拿别人的生命来做这么危险的事?”

  “如果我不这样做,她就会把你跟我的事告诉老爷子。”

  “她是老爷子的人?”

  “现在是我的人,我威胁她必须帮我,不然我就会让她看不见明天的日出,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交代了旭之,一定将她救活,而且这样做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好事?”

  “她的行为被我发现后,在我跟老爷子之间就非常难做,不管她选择帮哪一方,最后的下场都不会好过,而这次她被送进医院,就可以在老爷子不知情的情况下趁机脱离薄家,我已经答应她,会帮她治疗她生病的父亲,还会给她一笔钱,让他们全家都过上好日子。”

  初夏听着他的解释,眉头始终都没有疏解。

  “我还是觉得这样做太冒险,如果她出事怎么办?如果她真的死了,你的良心能安吗?”

  “她吃的药我已经叫人仔细的调查过,的确是有生命危险,但只要抢救及时,就不会有事。”

  “可是……”

  “夏夏。”

  薄擎打断她,他垂目看着她的眼睛,声音沉重:“我知道你善良,但有些事必须要冒险。我已经将危险降到了最低,所以你要相信我,我也不想弄出人命,而如果我不借着这个机会把柯瑜赶出薄家,她一定会不停的想办法伤害你,伤害小昱。还记得你在杭州的事吗?本来我都已经找到了言明,只要跟着他就能找到你,但就是因为她在中间从中作梗,我才耽误了救你的机会,让你受那么多的罪,不但差点性命不保,还差点就永远都醒不来,还有小昱的事……我绝对不能留下她。”

  初夏明白他的难处。

  她也恨死了柯瑜,但是这样做,她终于觉得不妥。

  薄擎再次将她抱住,他明白她的顾虑,所以温柔的对她道:“这次就算是我做错了,不过幸好没有出事。旭之已经打电话告诉我,她中毒不深,已经没事了,只要在医院再观察几天就能出院,而且我答应你,以后做事只要关系到人的生命,我都会慎重的考虑,再考虑,寻找一个不伤害到任何人的方法,这样行了吗?你能原谅我了吗?不要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

  “那你能开心一点吗?我们已经两天没有见过面了,你到现在都没有问问我,我的伤势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

  初夏这才缓过神,马上询问:“你的伤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

  薄擎微微的勾起嘴角。

  只有在她的面前,他的笑容才会比较多。

  “我没事了,伤口已经愈合,过几天就可以拆线了。”

  “真的?这么快?”

  “我的身体可是从军营里锻炼出来的,当然会比一般人好很多。”

  “你不是在骗我吧?”

  “我很乐意让你检查。”

  薄擎说着,已经张开双臂。等着她再次用她那双手帮他解开裤子上的皮带。

  初夏一阵尴尬。

  “你这几天一直都躺在房间里,什么都没做,应该是没有问题了,我就不检查了。”

  “怎么不检查了,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很匆忙,好像抻了一下,不知道有没有出血。”

  “就算出血也不用我帮忙,会有专业的人帮你治疗。”

  “你确定不看看?”

  “不看。”

  “真的不看看?”

  “不看。”

  薄擎有点扫兴,不过既然她不来诱惑他,那他就主动去诱惑她。

  已经整整两天都没有触碰她的唇了,真的很想念,她那对唇上的柔软。

  俯身靠近她,想要去亲吻她。

  初夏马上推着他,赶紧后退了一步。

  “不行!”她拒绝。

  薄擎不理,揽过她的腰,还要亲吻她。

  初夏用力的挣扎,并认真的拒绝:“真的不行,我已经决定不会再跟你在这个家做那种事了。”

  “只是吻一下。”

  “那也不行。”

  “你以为你说不行就不行?”

  “三叔!”

  初夏突然不再挣扎,但看着他的双目却那么坚定,语气也那么坚定:“我真的不能在这个家继续跟你做那种事了,你就再等一等,等我正式离婚,这样我们不管做什么都问心无愧,而如果我们再被人抓到,我真的,连我自己这关都过不去。”

  薄擎看着她慢慢低下的头。

  他知道,上次要不是他强迫她在他的房间要她,她一定也很不愿意。而这一次被老爷子看到,让她更加的不愿意再在这个家里跟他有那些亲密的举动。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堂堂正正的站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都想理直气壮的告诉所有人,她没有做错,而他们之间的事,的确不能让人谅解。

  慢慢的松开她,然后不舍的轻轻抚着她的面颊。

  “好,这次听你的。”

  初夏看着他,扬起笑容。

  “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离婚诉讼,为什么会这么慢?”

  “我听人说,这种事一般都要三个月。”

  “的确是这样,但我昨天找人调查了,老爷子似乎托了关系,把你的诉讼先搁置在了一边。”

  “什么?他怎么可以这样?”

  “你不用担心,他有关系,我也有办法。”薄擎一脸轻松,还用手帮她把额前的碎发挽到耳后:“我会让你很快离婚,然后彻底变成我的。”

  初夏又一次微笑,对着他美丽的微笑。

  薄擎是真的好想吻她,但他也尊重她。

  就暂且忍忍吧。

  “既然不能吻,那摸摸总可以吧?”

  “摸?摸什么?”初夏突然紧张。

  “摸这个。”

  薄擎伸出自己的手,手掌捧着她的脸,大拇指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唇。

  他的指尖冰冰凉凉的,让人感觉很舒服,而渐渐的,他的指尖开始发热发烫。让人越来越不好意思。

  “别摸了。”

  初夏赶紧拉开他的手。

  薄擎已经摸的差不多了。他故意当着她的面,将大拇指压在自己的唇上。

  初夏一阵脸红。

  总觉得,刚刚好像被他吻了,而且比被他真正的亲吻还要让人害臊。

  “那个……你快走吧,如果被人看到就不好了,而且你还需要多休息,快走吧。”初夏慌张的下逐客令。

  “今晚不会有人顾虑到我们,我陪睡你。”

  “我不用你陪,我可以自己睡。”

  “真的可以?我听小昱说,没有我在的夜晚,你可是又做噩梦了。”

  “小孩子说话你也信。”

  “小孩子说话才是最诚实的。”

  “你快点走吧,你才是我的噩梦,没有你在我不知道睡得多香。”

  初夏推着他,把他推到门口。

  薄擎突然又将她抱入怀中,并在她的耳边那么深情道:“没有你在的夜晚,我一次都没睡好过。”

  初夏的心好似初恋一般怦然心动。

  这个男人是她的三叔,是她的长辈,是她绝对不可以喜欢人,但是他如此对她,叫她怎么可能不喜欢?怎么可能不心动?如果在认识薄言明之前先认识他就好了,如果一开始是跟他恋爱就好了,如果四年前的那一天她没有嫁给薄言明,而是嫁给他……就好了。

  “快点走吧。”

  她低着头,不好意思的又推他。

  薄擎微笑着离开,站在门口又稍稍的站了一会儿,然后才回去自己的房间。

  ……

  医院。

  柯父柯母站在床边心疼的看着昏迷不醒的柯瑜。

  柯母的眼泪都已经不停的涌出眼眶,嘴里不停的叫着:“小瑜……小瑜……我的小瑜……”

  柯父怒目瞪着老爷子。

  “薄兄,我好好的女儿去你们家做客,你就是这么招待她的吗?”

  “柯老弟,柯丫头受伤纯属意外。”

  “意外?你想用这两个字来搪塞我?”

  “我不是搪塞,而是给你们一个很好的台阶。”

  “你说什么?”

  柯父震怒。

  老爷子非常平静。

  他看了一眼柯瑜,然后再道:“柯老弟,你的这个女儿,看起来柔柔弱弱,青春善良,但内心可是比你我都阴毒的厉害。”

  “你胡说什么!”

  “我不是胡说,她在我们薄家不过短短数日,但是她做的事可是你完全都想象不到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女儿今天之所以会意外受伤,是因为她下毒,想要害我们薄家的人,但是不巧,被我家的佣人偷喝了一点,却又刚好,救了我们薄家人一命,然后这件事就被捅出来,在争执间,你女儿不小心撞到了桌角,不过刚刚医生也说了,她没事,很快就会醒过来。”

  “你……你……”

  柯母突然激动的指着他:“你胡说,我女儿从小就乖巧,她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报警。”

  柯父和柯母的脸色突然大变。

  老爷子完全淡然:“那锅被下药的汤我已经叫佣人保留了下来,也已经找人去调查你们女儿最近都去过那里,做过什么,买过什么东西,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等警察过来调查的时候,我会将证据和资料都交给他们,到时候就由警察来亲自给我们薄家一个公道。”

  “薄兄,这件事是我们两家的私事,我们还是不要闹到警局,自己解决吧。”柯父的态度突然大大的转变。

  老爷子嘴角微笑:“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刚刚才说,柯丫头受伤,纯属意外。”

  “是,是意外。”

  柯母用力的瞪柯父。

  其实他们两个人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到底是什么性格,而且老爷子刚刚已经放下话,要报警,这就说明他说的至少有一大半是事实,而如果真的是小瑜做了这种事,闹到警局。被公开出来,他们柯家的脸可就丢大了,当然对小瑜以后的人生也会造成巨大的影响,所以绝不能让警局知道。

  老爷子本就三番四次的叮嘱柯瑜要安分守己,乖乖的等待,但她真是太冲动了,而且太狠毒了,这样的女人,怪不得小擎会不喜欢,就连他也没有办法继续容忍了,所以这次还是赶紧解决掉这段婚约,另寻一个真正识大体,懂规矩,而且心够宽的丫头。

  “柯老弟,你女儿今晚做的事,真是太让我震惊了,我虽然喜欢她,但是这样的儿媳妇。我是真的不敢要,不如我们这次的婚约,就这样解除吧。”

  “你要解除婚约?不行。你这样让我们小瑜以后怎么做人?”

  “总比去坐牢好。”

  “你……”

  “我希望你们明天就能放出消息,不然这件事就让法律来决定。”

  “你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的是你女儿,而你们做父母的,也应该找找自己的原因。你们要知道,我们这边可是差点死了人。”

  柯父和柯母无言以对。

  柯瑜这个时候忽然醒了过来。

  柯父和柯母马上过去床边。

  柯瑜模模糊糊的看着他们:“爸……妈……”

  “小瑜,你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

  “妈,我头好痛。”

  “别怕,妈去叫医生,马上叫医生。”

  老爷子也跟着走过来,垂目看向她。

  柯瑜马上紧张起来,她不知道要说什么,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她好想再一次昏迷不醒,但是老爷子却对她微微一笑,还是那么慈祥和蔼。

  “醒了就好,没事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老爷子说完又看了眼柯父:“刚刚我说的事你今晚好好考虑吧,我先回去了。”

  柯瑜看着老爷子离开,马上询问柯父。

  “爸,老爷子刚刚跟你说了什么事?”

  柯父紧紧的蹙眉。

  “小瑜,爸问你,你真的下毒了吗?”

  “没有,我没有下毒,我下的只是迷药。”

  “迷药?这跟下毒有什么区别?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爸,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下毒,我虽然很想她死,也很想这么做,但是我没有害她,我没有。”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爸,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有什么用?警察会相信你吗?法官会相信你吗?这件事一旦调查起来,我们柯家不但会失了多年的名誉,你也会被送上法庭,送进监狱,这辈子你就完了。”

  “爸,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解除婚约了。”

  “解除婚约?”

  柯瑜突然激动的摇头:“不要,不要,我不要解除婚约,不要,我不要解除婚约,我不要解除婚约,爸,我求求你帮我想想办法,我不要解除婚约,我死都不要解除婚约,不要,不要,我不要……”

  柯父马上抓住她。

  “你不要乱动,你的头已经脑震荡,你不能乱动。”

  “我不要解除婚约,我不要跟他解除婚约,爸,我求求你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就是不要解除婚约,我不要……”

  “这不是说能不解除就不解除的。”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柯瑜撕心肺腑的大喊,泪水源源不断的涌出眼眶。

  她付出了那么多,她忍受了那么多,她不能就这么放弃,不能就这么被无情的踢出薄家。

  她爱薄擎。

  就算他那样对自己,她都那么爱他。

  不要!不行!不可以!

  柯母带着医生赶来病房,见到柯瑜这般疯狂的样子,医生马上给她打了镇静剂。

  柯瑜无力的躺在床上,还在不停的哭,不停的哭,嘴里也在不停的重复:“我不要解除婚约,我不要解除婚约。我不要解除婚约……”

  ……

  老爷子回到家后,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去了薄言明的房间。

  薄言明此时的双目还是带着猩红,他并没有完全冷静下来。

  老爷子坐在他面前,看着他的脸。

  “你又忘了你跟我的约定。”

  “……”

  “你就那么不相信我吗?”

  “……”

  “说话,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薄言明慢慢的抬起双目,看着老爷子浑浊的双眼。

  “爷爷,你知道三叔跟夏夏的事吗?”

  “是谁跟你说的?”

  “你已经知道了?”

  “我是有所怀疑,但你不要被人迷惑,不要被人利用,他们应该不是那种关系。”

  “应该不是?”那就还有可能是?

  老爷子一脸愁容:“你想想,小擎他的条件那么好,为什么一定要看上自己的侄媳妇?他不是那种受不住诱惑力的人,也不是那么没有主见的人,他很有自己的想法,做事向来都有条有理,我绝不相信在他的身上会有什么一见钟情,也绝不相信他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爱上一个根本就不能去爱的人,我找不到他这么做的理由,所以这件事还需要仔细的调查,仔细的观察。”

  薄言明也找不到他们在一起的理由。

  可是……

  “爱情本来就是不可测的,也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理由。”

  “可是我相信小擎不是盲目的人,总之你不要胡思乱想,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还有,这段时间你就在房间里好好的静思,等三亚那边拿来邀请函,你就跟夏丫头一起去散散心,转换一下心情。”

  薄言明的双目铮亮。

  “你还肯让我去?”

  “你跟她的事也该有个结果了,这次去三亚,我希望你能做个决定,当然,不能再用这种方式。我知道你放不下她,爷爷这次答应你,在三亚不管你做了什么决定,爷爷都支持你。并且会帮助你,但是你一定不能再冲动,不能再做出这种事,绝对不能。”

  薄言明看着他点头:“我知道了。”

  老爷子还是不太敢相信他的性子。

  “就算你真的要把她关起来,囚禁她一辈子,你也要跟我说,让我来帮你处理这件事。”

  “谢谢爷爷。”

  “这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你若真的再管不住自己,我就只能忍痛,让你离开薄家。”

  “我知道了。”

  再多说都已经无益。

  老爷子用手沉沉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离开他的房间。

  这一夜真是疲惫。

  他这把老骨头,也真是大不如从前。

  ……

  平平静静的度过小半个月。

  初夏的脚早已经好了,她早就已经开始着手山那边的开发,每天都非常的忙碌,同时,每天都会非常想念薄擎,而薄擎的伤也已经完全愈合拆线,他也开始打算重新接管薄氏,也开始正式筹划怎么让初夏和薄言明离婚。

  但是他没想到老爷子会突然下了那样的一个决定。

  “言明,夏丫头,三亚那边的剪彩仪式,我决定让你们两个代替我参加。”

  “什么?”初夏惊讶。

  薄言明平静的回应:“是。”

  “爷爷……”

  “小擎。”

  老爷子故意打断初夏,看向脸上没有惊讶,但神情却有些深沉的薄擎:“美国分公司最近出了些问题,你明天就过去看看,回来后继续掌管薄氏。”

  “是。”薄擎没有犹豫,轻声回应。

  初夏还要开口,老爷子突然站起身。

  “我吃饱了,你们慢用吧。”

  他说完就起身走上二楼,初夏哪还有心思吃饭,急急忙忙的追上老爷子,追去他的房间。

  “爷爷,为什么要我跟他一起去?您明明知道我已经跟他提出了离婚,而且他还对我做过那种事,我不能跟他一起,也不会跟他一起去。您还是另选他人吧。”

  “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你没有拒绝的权力。”

  “您又想威胁我?”

  “只是去那边住几天,散散心,玩玩而已,言明已经答应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他的话您还能信?上次如果不是小菲,我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上次只是个误会,要害的你人是柯丫头,跟言明没有关系。何况家里的人都在忙公司的事,根本抽不出时间,你虽然跟言明提出了离婚,但你们现在不是还没有离婚,你们在法律上还是夫妻关系,所以你们一定要一起去,并且还要装作很恩爱的样子,不能让任何人看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我不会跟他去!”初夏断然拒绝。

  老爷子的双目冷冽的看着她。

  “你的宝贝儿子今天在幼稚园发生了什么,你知道吗?”

  “你对他做了什么?”初夏非常紧张的质问。

  “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什么都没做,但如果你执意不跟言明去三亚,那我就可能会做什么了。”

  “你……”

  初夏双目狠狠的瞪着他。

  他还是一脸的慈善和睦,看起来那么的和蔼可亲,但是他却是整个家最狠辣的人。

  “我知道了,我跟他一起去。”初夏不得不妥协。

  “这就对了。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以后不要总是让我浪费口舌,也不要让我提醒你该怎么做,你在外面跟言明表现的好,你儿子在学校,在家就会过的好,你们母子虽然已经是不同的个体,但你们还是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所以……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明白。”

  “那就出去吧,回房好好准备准备。”

  “是。”

  初夏紧握着拳头离开,她走出房门的那一刻,脸恨的都好想要杀人。

  她真的痛恨这个家,痛恨这个家里的人。

  为什么他们都只顾自己的私心和利益,为什么他们不能替别人着想?为什么他们要这么残酷。拿一个小孩子来做要挟?

  初夏已经对老爷子没有半点好感,她一步一步的走去小昱的房间,却在中途被人猛地一拽,拉进一间无人用的客房。

  薄擎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担心的问:“老爷子跟你说了什么?是不是又拿小昱来威胁你?”

  初夏用双手将他紧紧的抱住。

  “我想离婚,我想离开这个家。”

  薄擎也抱着她。

  “我会让你离婚,我会带你离开这个家。”

  “我不想去三亚。”

  “我会想办法。”

  “为什么偏偏是三亚?”

  “三亚怎么了?”薄擎有些疑惑。

  “那里……那里……”初夏的声音非常痛苦:“那里是薄言明向我求婚的地方。”

  薄擎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嫉妒和愤怒。

  他的双臂更紧的将她抱住。

  “我不会让你去,我一定会想出办法。”

  “可我必须去。”

  “那我就让言明去不了。”

  初夏从他的怀中仰起头:“你想干什么?你要对他做什么?他是你的亲人,你忘了你对我的承诺?”

  “我会在尽量不伤害他的情况下让他去不了。”

  “不行,你不能这么做。”

  “你舍不得他?”

  “你在说什么?老爷子这次特意支开你,一定是对我们起了很大的疑心,而在这种时候言明突然出事,他会更加疑心,到时候你跟我暴露了不要紧,可是小昱怎么办?他要是伤害小昱,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小昱那边我会找人保护他。”

  “可是他已经在老爷子的控制范围之中,我不能冒险,我唯独不能拿他冒险。”

  “我也不能拿你冒险。如果你在三亚出什么事,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

  初夏看着他幽深的双目中闪烁着极少出现的担忧。

  她慢慢伸出双手,轻轻的捧着他的脸。

  “我跟小昱不一样,我是成年人,我有能力保护自己。”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吗?”

  “我发誓。”

  “我不信。”

  “我真的会保护自己,而且,我还会想办法在三亚这个地方,彻底跟他结束。”

  “你刚刚不是还说你不想去?为什么非要冒这个险?”

  “你不是也说过吗,有些事必须要冒险。”初夏对他勾起嘴角,笑的那么美丽,那么动人,双唇触动的也那么诱人:“这次请你相信我,我一定可以保护我自己,不论怎么样,我都会让自己完完整整的去,完完整整的回到你身边,而且我也该学会自己保护自己了,我也该用自己的力量去处理自己的事了,所以这次你不要插手,也不准插手,我可以解决,我可以。”

  薄擎凝着她坚定的双目。

  她的瞳孔内闪动着自信,流转着深情。她此时真的美得不可方物,让他不想放手,可是她的嘴却那么会哄人。

  “你就相信我这一次吧,嗯?相信我吧,就这一次,真的就这一次,求你了。”

  薄擎的心都被她给说软了。

  他一直看着她,盯着她,凝着她,最后……

  “好吧,就一次。”

  初夏嘴角的笑容扬起的更加美丽。

  虽然三亚是个她最不想去的地方,但既然已经没有退路,那就只能勇往直前。

  她要结束这段从未幸福过的婚姻。

  她要彻底离开薄言明。

  ……

  次日薄擎就飞去了美国,接着初夏和薄言明也上了飞机。

  薄言明脸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恢复了以往的年轻帅气,而他手上的也石膏也已经拆了,但为了保险还是挂着手臂。他们结婚将近五年,除了蜜月,这还是第一次一起去一个地方,不过就算他们比邻而座,距离那么近,却还是如同陌生人一样,没有任何交流,没有任何言语,好似中间隔着一道无形的屏障。

  初夏有些紧张的看着飞机,在这个密闭的空间和他坐在一起,让她的脑袋又开始胡思乱想,如果不是还有其他的乘客,她想,她一定会受不了。

  闭上双目,将头侧向另一方。

  薄言明也则侧着头,但却是侧头看着她几乎看不到的侧脸。慢慢的,想着那一次来三亚的情景。

  他们也是这样坐在一起。那时,她很开心,满脸都是笑容,嘴巴不停的跟他聊天,他们还手牵着手,从上飞机到下飞机,一直都没有松开,一直一直,牵的手心都是汗水,却还是舍不得松开。

  不自觉的就伸出手,轻轻的触碰她的。

  “你干什么?”

  初夏非常惊悚的睁开双目,好像看着仇人一样看着他。

  薄言明从美好的回忆中醒来。

  “我们是夫妻,我只是碰你一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我们的确还是夫妻,但我已经跟你提出了离婚,请你记住这一点,我。已经不想再做你的妻子了。所以请你不要碰我,离我远点。”

  薄言明嘴角轻笑:“你忘了上飞机前,爷爷是怎么叮嘱你的?”

  初夏的脸色瞬间阴沉。

  薄言明继续伸出自己的手,又一次触碰着她的手,并且强硬的牵着她,靠近她,在她的耳边,小声道:“我们这次一定要扮演好一对恩爱的夫妻,如果被人看出我们之间有什么隔阂,你儿子,也就是那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野种,他就会被你牵连,受苦受难。”

  初夏真的很想甩开他的手,并且怒骂他不是人,但她不得不忍住,因为身边有很多人看着。

  薄言明得意的微笑,双唇在擦过她面颊的时候,轻轻吻了她一下。

  隔壁的乘客看到他刚刚的举动。满眼的羡慕。

  薄言明开心的对他点了点头,故意又拿起初夏的手,那么亲密的抚摸。

  初夏的脸就要撑不住了。

  她猛然站起身,嘴角颤抖道:“我去下洗手间。”

  她挣开他的手,匆匆忙忙的走去洗手间。

  将门锁上,然后打开水龙头,用力的搓洗着自己的手,还有被他吻过的面颊。

  好恶心。

  真的好恶心。

  现在只要被他稍稍的触碰一下,她就会觉得自己的全身都好像长了疹子,到处都痒的难受,恨不得将自己的皮都扒下一层。

  真的好想离他远远的,真的好像跟他分开坐,真的好想一直站在这里,站到飞机降落为止。

  “叩、叩、叩。”

  薄言明等得不耐烦就过来找她。

  “你没事吧?”他在门外关心的问。

  “没事。”她不想回答,却不得不回答。

  “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叫空乘拿点药过来给你。”

  “不用了。”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出来?”

  “现在就出去。”

  “好,出来吧,我就在这里。”

  初夏伸出手,完全不想打开门,却只能逼迫自己将门打开。

  薄言明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然后垂目又看着她已经搓红的手,他隐隐愤怒,蹙了下眉头,故意又牵起她的手,拉着她一边走,一边道:“既然不舒服就躺下来睡一觉,睡一觉飞机就会到了。”

  初夏好不容易觉得洗干净了一点,但又被他触碰,又开始难受起来。

  整个坐飞机的过程比晕机还要煎熬。

  但是,真正的煎熬是下飞机后。

  他们拿到行李后,薄言明推着手推车,初夏走在他的身边,在走到出口的时候,薄言明突然停下,转头看着她,然后又看了下自己的手臂。

  初夏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她不想。

  薄言明不耐烦的开口:“你是真不想让你儿子好过了?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让他去医院躺几天。”

  “你敢动他,我就要你的命。”

  “我并不想动他,一切都要看你的表现。”

  初夏咬牙忍着。

  她慢慢伸出手,揽过他的手臂。

  薄言明嘴角得意:“早就应该乖乖听话了,别让我总是提醒你。”

  初夏一脸的不情愿。

  薄言明又道:“笑一笑,笑的开心点。”

  初夏脸上的肌肉真的是在慢慢的抽动,但最后还是扬起了美丽自然的笑容,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很讽刺,竟然能够演戏演的这么逼真。

  走出出口,度假村的严副经理就笑着迎上前,叫人帮忙推车。

  “薄少,少夫人,这次你们能来参加度假村的剪彩,赵董非常开心,不但叫我亲自来迎接你们,还让我给你们准备了一套最好的蜜月房子,你们看到后一定会非常喜欢。”

  “真是太让赵伯伯费心了。”薄言明客气的寒暄。

  “赵董还特意吩咐,这次你们来度假村小住,一定要让你们夫妻俩找回当年恋爱的感觉。”

  薄言明笑的非常清爽,初夏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嘴角。

  上车后达到度假村。

  整个度假村就建造在海边,到处都能刚看到美丽的鲜花,到处都能刚看到碧绿的大海,大海的咸味似乎都充斥在空气中,让人心旷神怡。虽然这里还没有正式放开,但却请来的许多的宾客,看来就像是生意兴隆的模样,而他们的蜜月套房并不在海边,而是在海上的某个小岛上,那里也是度假村的一部分,而且是最奢华的一部分。

  初夏和薄言明坐着快艇来到小岛上,然后被带进一套独栋别墅。

  别墅前有泳池,别墅后就是大海,直接连着的房子,还有可以直接下海的梯子,而别墅内一共两层,四间睡房,但却独独只有一张床上铺的整整齐齐,还用花瓣拼成一个爱心。

  严副经理满面笑容的带他们稍稍参观了一下,然后就识相道:“薄少,少夫人,这次剪彩的时间是明天上午十点,到时候我会叫快艇送你们出岛,至于现在,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慢休息,慢慢玩。”

  “谢谢严副经理。”

  “不客气,我先走了。”

  “嗯。”

  严副经理离开后,初夏嘴角的笑容瞬间消失。

  她拉过自己的行李箱就要去一楼的客房。

  薄言明一把抓住行李箱的拉杆,冷声命令:“你跟我睡。”

  初夏回头怒瞪着他:“我就算睡在海里,也不会跟你躺在同一张床上。”

  “你又想让我提醒你了?”

  “你别想再威胁我,只有这个,我绝不同意。”

  薄言明眉头深蹙。

  他一步靠近她,满身都带着怒火:“你别忘了这里是孤岛,只有你跟我,你如果敢不听我的,惹我生气,我可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到时候不管你怎么叫喊,都不会有人来救你。”

  “谁说的?”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打断了薄言明和初夏。

  两人惊讶的看向门口。

  林沛涵几个大步走过来,拉过初夏,怒视着薄言明。

  “你这个混蛋,王八蛋,乌龟王八蛋。这四年你把夏夏害的这么惨,还敢威胁她?我告诉你,我的房间也在这个孤岛上,而且就在你隔壁不远处,你要是敢对夏夏怎么样?我就叫我家老王手撕了你。我想应该不用我向你解释,我家老王以前是干什么的吧?”

  薄言明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整张脸都怒不可言。

  林沛涵完全不怕他,而且也不予理会。

  “夏夏,我们走,去看看我的房间。”

  她拉着初夏离开,薄言明看着初夏被拉走,他恨的抬起脚,猛踹了一脚行李箱。

  初夏还有点蒙。

  “沛涵,你怎么会在这?”

  “我家老王也收到邀请了,所以我就跟过来了。”

  “可是,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因为我要给你个surprise。”

  “surprise?”

  “快进来,这就是我住的房子,惊喜就在里面。”

  初夏莫名的走进沛涵的那套独栋别墅,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一双手就突然从身后将她蒙住,然后从身后传来一个低沉,好听,充满磁力的声音:“猜猜我是谁?”

  嘿嘿嘿,虽然三叔嘴上答应,但怎么可能放心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呢?这种时候必须跟着,不管怎么样都得跟着,然后当然是暗中保护啦。就让我们三叔开启甜蜜的三亚之旅吧,吼吼吼\(^o^)/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94章 神秘嘉宾-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