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91章 她好恨那个女人,她怎么不去死?-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90章 老爷子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爷爷!”

  初夏惊的马上收起手,并且从床上站起身,但她的脚踝突然一疼,身体又仓皇的倾倒,方向正好瞄准了薄擎。如果是以前,薄擎一定眼疾手快的将她抱住,但是他这次并没有任何的动作,任由她摔进他的怀里,然后看着她在自己的怀中挣扎着又一次站起来。

  老爷子看着眼前的画面,眉头深深的皱着。

  初夏已经方寸大乱,心跳,血压,身上的一切都乱了套,就只有大脑是一片空白。

  跟她相比,薄擎却是完全的平静。

  他不紧不慢的也从床上站起,整理好解开的西裤,然后面对着老爷子,轻声的叫着:“爸。”

  老爷子看着他们,并未走进去,也并未怒声斥责,只是说了句:“夏丫头,你跟我来。”

  初夏完全紧张。

  她侧目看了眼薄擎。

  在老爷子转身的时候,薄擎也看了眼她,并对她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

  初夏慌的没看懂,而薄擎已经收起了视线,恢复了以往的冷漠。

  老爷子大步迈开,初夏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一瘸一瘸的跟在他的身后,跟着他走进他的房间,然后心慌意乱的站在他的面前,被他那双雷利的双目紧紧的盯着。

  “夏丫头……”

  老爷子开口,声音沉重:“刚刚我看到的事,应该没有什么误会吧?如果有什么误会的话,我可以听你的解释。”

  初夏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她不停的想着薄擎刚刚对他摇头的意思,是想告诉她没事吗?是想让她安心吗?不对,都被老爷子亲眼看到了怎么会没事?那是什么意思?摇头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爷子见她不说话,又道:“你不说话,就是?认我并没有误会了?”

  初夏还在想薄擎摇头的意思,但老爷子的话似乎给了她提示。

  不说话?

  他摇头难道是要她什么都不说?然后,由他来解释?

  老爷子虽然一向都很有耐心,但是这么多年,他不管找谁问话,那些人都吓的马上回答,真是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么嘴硬的了,稍稍,稍稍让他有些不顺心。

  “夏丫头,上次你说过,你已经有了新的对象,那个人就是小擎?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谁先开始的?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有没有想过以后要怎么办?还是……你们只是生理需求,玩玩而已?”

  “……”

  初夏已经选择了沉?,她紧闭双唇,不吐出任何一丝声音。

  老爷子习惯怀柔。

  他放轻声音:“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个好丫头,也一直都很喜欢你,但谁叫言明没有这个福分,留不住你,而小昱说起来也不是他的孩子,你们之间只要离婚。就不会有再有一丝瓜葛,到时候你跟小擎在一起,也不算是有违伦常。可是现在的状况是你还没有离婚,你还是我的孙媳妇,而你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跟我的儿子弄在一起,这真的很尴尬,传出去的话,对你,对小擎,对言明,对薄家,包括对我这张老脸,都不好。不过你也不用这么害怕,我一向都很开明,如果你跟小擎是真心相爱,我也不是不能通融。”

  最后的这句话,是老爷子故意抛出去的饵,为的只是让她上钩。

  初夏听到的时候的确心动。

  她紧闭的嘴唇都忍不住微微动了动,声音就在喉咙口。但一想到薄擎的那个摇头,她还是定下心来,选择不开口,不说话,不回答。

  老爷子见她不上钩,眉心非常阴沉。

  “你真的打算一句话都不说?”

  “……”

  “这个东西呢?是你的吧?”

  老爷子拿出那个耳钉,初夏惊讶的盯着看。

  她就知道今天不会有好事发生,那些预兆都是在警示她,可是她却依然逃不过。

  “还不肯说实话吗?”

  “……”

  初夏死死封住口。

  老爷子叹气。

  “好吧,你出去吧,叫小擎进来。”

  初夏暗暗松了口气,然后转身,忍着脚踝的疼,又一瘸一瘸的走出房门,走去薄擎的房间。

  薄擎看到她,立刻问:“你说了什么?”

  初夏摇头。

  薄擎点头:“很好,没事,交给我吧。”

  初夏也点了点头。

  薄擎走出房门,走进老爷子的房间。

  老爷子看着他那张永远都没什么变化的脸,冷声质问:“你在外面的女人,就是夏丫头?”

  “……”

  薄擎也没有立刻回答。

  老爷子的耐心到这里已经差不多用尽了,他震怒道:“别跟我玩沉?这一套,你们以为什么都不说,就不会有事?”

  “爸。”

  薄擎并没打算守口如瓶,他轻声开口:“我不是不想解释这件事,是怕解释后,影响到公司的运作。”

  “跟公司有什么关系?”老爷子不解。

  薄擎并没有继续说,而是当着老爷子的面又把自己的皮带解开,然后让他亲眼看到自己腹部的伤口。

  老爷子看到那血粼粼的伤口,不但流着血,还带着?色的脓水。

  他大惊,激动的站起身,走过去:“这是怎么回事?”

  薄擎将伤口掩盖好,声音虚弱:“是傅雪弄的,她疯了,想杀我。”

  “她怎么会伤到你?”

  “在她离开的那天,我去了小楼,她一开始是想要自杀。我想着在这种时候不能让她死在薄家,所以就出手阻止,就在我阻止的时候,她又突然拿刀刺向我,我一时疏忽,就被她捅了一刀。”

  “你去小楼干什么?”

  “还记得我跟您上次的谈话吗,那次之后我就看了下日历,妈妈的忌日就是这几天,我去小楼找一样她的遗物。”

  “你这孩子……”

  老爷子赶紧拉着他,让他坐在自己的床上。

  顺着薄擎半真半假的话语,他知道他隐瞒伤口是为了不被老大老二知道,可是伤口这么深,又变成这个样子,还是让他不得不抱怨:“你应该告诉我,你应该早点告诉我。”

  “爸,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也不是我贪图总裁的位子,是如果这件事被大哥二哥知道,他们一定会趁着这个机会把薄氏弄的乱七八糟。其实我可以让出位子给大哥,让他来帮忙管理薄氏,但是以大哥的实力和他的心思,他根本就操作不了这么大的工程,而且他一定会在暗中不停的往公司安插自己的人,好为他以后做打算,但这样薄氏就会被他弄的一团糟,内部一定会出现问题,而薄氏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我们几乎把所有的资产都投资在百货大楼上,我就算拼了自己的命,也一定要守住百货大楼,绝对不允许大楼有一点疏失。”

  老爷子明白。

  “你说的对,大楼是重要,但是你的身体也很重要。”

  “我没事的,只是一点小伤,等熬过这几天,一切都稳定了,我会去看医生。”

  “可是你现在已经感染了,再耽搁下去会更严重。”

  “不会的,我当兵的时候受过比这更严重的伤,也反反复复拖了很长时间,现在不是也好好的。”

  “你太固执了。”

  “还不是遗传您。”

  老爷子心疼的蹙着眉,眼中酸涩。

  薄擎又接着解释:“爸,初夏会在我的房间,是因为她知道我受伤事,在这个家里,她是唯一一个知道的人,所以我威胁她不准说出去,还要她每晚都过来帮我包扎伤口,你刚刚看到的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就算我们真的有什么,我也没有那个心力去做那种事。”

  老爷子点头:“我知道了。”

  薄擎撑着慢慢的起身,想要回房休息。

  老爷子拉住他。

  “小擎,不是我不相信你,是我真的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就连一点点可能性都不行,所以我需要你向我发誓,发誓你绝对不会跟夏丫头有逾越的关系,发誓你绝对不会爱上她。”

  薄擎听到他的话,突然微笑。

  老爷子对于他的微笑一向都看不太懂,因为他真的是太少笑了。连他上次是什么时候对他笑,他都忘记了,但绝对不是近几年。

  “爸……”

  薄擎的声音越来越虚弱,脸色越来越吓人。

  他缓缓的张开薄唇,顺着他的心:“我向您发誓,我绝对不逾越,绝对不会爱上初……”

  最后一个字还未说出口,薄擎突然整个人都没有了力气,双目也沉沉的闭合,身体开始倾倒。

  老爷子马上去扶他,但他的身子太沉,而他的力气也不够,最后薄擎还是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老爷子一下子惊了。

  “来人!”他低吼:“快去请赵院长。来人!快点把赵院长给我叫来,快!快!”

  程叔第一个赶到,第一个去开车请赵院长。

  其他的佣人随后赶到,将薄擎的身体抬回他的房间。

  初夏看到薄擎昏迷着被人抬回房间,她想冲过去,想要把他叫醒,想陪着他,想要一直守着他,等他醒来,但她却被无情的关在门外,而她也不能用这样的脸站在门口等着被人发现,被人拆穿,她只能躲回小昱的房间,独自一人焦急担心,而这时,放在包包里的突然响起,她不想接,更没心情接,但却一次一次的响,一直响一直的响。

  她心烦的拿出想要关机,却看到上面显示着韩旭之的名字。

  他怎么在这种时候打过来?

  不管了,问问病情也是好的。

  焦急的接通电话。

  “喂?”

  “三嫂。三哥是不是晕倒了?”

  “你怎么知道?”

  “他今天打电话给我,详细的问了一下自己的病情,然后叫郭睿在我这拿了点东西。”

  “什么东西?”

  “一些能让自己病情加重的东西,不过你不用担心,老爷子一定会立刻让赵院长过去救治三哥,赵院长的医术在市区内可是首屈一指,三哥不会有事,而且这次曝光后,他也会有时间休养,很快就会好起来。”

  “他真的没事?”

  “三哥就知道你会担心,所以让我大概这个时间打给你。我可以用我的医师执照来跟你担保,他不会有事,明天早就会醒过来。”

  “真的?”

  初夏还是有些不放心,韩旭之耐心的回答:“真的,我发誓。”

  初夏终于可以松口气,但还是想要守在薄擎的床边等着他醒来,就像他在病床边一直等着她醒来一样,她想让他第一眼就看到她,但这却是一种奢望。她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焦急的等待,焦急的等待着时间一秒一秒缓慢的度过。

  ……

  薄擎房内,已经站满了人。

  除了老爷子和赵院长,还有老大老二,柯瑜和薄言明,当然少不了看热闹的小辈。

  “赵院长,小擎的病怎么样?”

  “伤口虽然没有伤到内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深,但因为反复出血,伤口不能愈合,导致感染化脓,让他高烧不退,所以出现了一些败血症的现象,不过还好他的身子底子好,发现的也及时,不是特别严重,打几个吊针,再好好静养几天,应该就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不过一定小心,绝对不能再让伤口崩裂感染,如果再感染的话,那就引发很多的病症,到时候就必须住院接受密切的治疗。”

  “这点没问题,我会让人好好照顾他,但是他的伤口要多久才能完全愈合?”

  “好好休息的话,十天左右吧。”

  老爷子安心的松了口气:“?烦你了赵院长。”

  “你太客气了。”

  “时间已经这么晚了,如果赵院长不嫌弃的话,今晚就住下来吧,等明天有时间,我们也好好聚聚。”

  “也好,小擎的病情可能会有反复,我今晚就留下来吧。”

  “阿程,带赵院长去客房。”

  “是。”

  程叔带着赵院长离开后,老爷子沉目看着昏迷未醒的薄擎,然后又看了眼放在床头柜上的那晚西红柿鸡蛋面,眼中有些疑惑。

  老大和老二在一旁终于忍不住了。

  “爸,三弟现在病的这么严重,明天肯定是不能去公司了,但公司现在离不开人,不如公司的事就交给我跟老二吧。”

  “是啊爸,赵院长也说了三弟要静养,公司的事就交个我们兄弟俩吧。”

  这次绝对是天降良机。

  他们花了那么多心思去找薄擎的疏漏,一直都没有结果,没想到他自己倒是摔了个大跟头,这次只要抢了他的位子,那么薄氏以后就是他们的,就算薄擎康复以后再来管理薄氏,他们也已经暗中安置好了,薄擎早晚都会下台,滚回他的美国。

  老大和老二正美滋滋的努力掩藏着嘴角快要暴露的笑容。

  老爷子突然厉声:“薄氏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刻,我绝对不能让薄氏出任何一点点的问题,所以我决定,从明天开始,到小擎的伤势痊愈为止,由我亲自来管理薄氏。”

  老大和老二完全震惊。

  “爸,你要亲自管理?你不是已经决定退出薄氏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退出了?原本小擎就只是代替我,现在我回来,你们很不满吗?”

  “不是,当然不是。”老大马上解释,然后看向老二。

  老二胆子大,性子直:“爸,我们是担心您的身体,现在薄氏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而您的身子骨也不如从前,我怕您会……”

  “闭嘴。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老爷子在某些事情上一向独裁,不容拒绝。

  老大和老二都很不甘心。

  这可是个大好时机,可谁又能想到闲云野鹤的老爷子竟然主动出山。

  不过也许还是有机会,毕竟老爷子是真的老了,那么繁重的工作量一定会让他压得他喘不过气,一定会让他出现某些漏洞,而这些漏洞就会变成他们的出破口,总之,只要薄情不在公司。那么一切都会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老爷子决定好这件事后,视线落在一直盯着薄擎的柯瑜身上。

  “柯丫头。”

  柯瑜并没有听到他的声音,而是真的担心薄擎。

  老爷子看着她,看着她现在的样子,眼中决定了某件事。

  “柯丫头。”

  柯瑜的身旁的人轻轻拽了拽她,她终于回过神,看向老爷子:“伯父,怎么了?什么事?”

  “今天晚上我想让你来照顾小擎。”

  “我?真的?我可以吗?”

  惊喜来的太突然,她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可以,你是小擎的未婚妻,你照顾他最适合不过。”

  “好的伯父,您放心,我一定照顾好他。”

  “嗯。”

  老爷子最后看了眼其余的人。

  “都回去睡觉吧,别在这里妨碍小擎休息。”

  房内其余人的一个个的离开,回房睡觉,柯瑜满面笑容的将老爷子送到门外,然后关上房门,心情雀跃的转身看着这个房间,看着这个房间的每一个摆设,每一个角落,不可置信的一步一步走向床畔,坐在床边,看着薄擎的睡脸。

  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整整一夜都只有他们两个人。

  她一直期待能住进这里,今天竟然意外的实现了。

  慢慢的伸出手,还有些不真实,但在触碰到薄擎的面颊时,她有了真实的感觉。他的面颊很热,很烫,烧还没有完全退,不过就是这样才好,这样她才能让尽情的触碰他,尽情的抚摸他,甚至……她大胆的俯身,慢慢的靠近他的唇,心情激动的不能自已,却在马上就要吻上他的时候,薄擎突然蹙眉。闷哼出声。

  柯瑜以为他醒了,立刻直起身体,全身都紧张起来。

  薄擎在她离开自己后,眉头渐渐的松开。这就好像是一种条件反射,不仅仅是他的脑袋和心脏在拒绝她,就连他的身体都在强烈的抗拒着她的靠近。

  柯瑜仔细的看了看他。

  “擎……你醒了?擎……擎……”

  叫了几次薄擎都没有回应,而他的睫羽也很安静,柯瑜这才慢慢的放下心。

  再次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他的面颊。

  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就好像他是属于她的,完完全全的只属于她一个人,而且他这么安静的睡着,那帅气的模样,让她越来越喜欢,越来越想要得到。

  嘴角已经满是笑容。

  她牵起他的手,然后躺在他的身边,想象着以后跟他同床而眠的情景。

  “擎……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

  虽然相识的时间短暂,但是她就是对他情有独钟,不可自拔。

  ……

  一夜未眠,初夏犹豫了好久才走出小昱的房间,走向薄擎的房门。

  老天就是喜欢捉弄人。

  柯瑜正好从薄擎的房内走出,两人的立场又调换。

  她看着她,她也看着她。

  柯瑜嘴角得意的飞扬,故意走到她的面前停下,故意仰着俯视着她:“就算你手里有钥匙又能怎么样?现在还不是进不了他的门。”

  初夏怒瞪着她。

  柯瑜更加开心。

  “老爷子昨天已经吩咐过了,从今天开始,由我来照顾擎,而且是不论白天?夜都要贴身守在他的身边,陪着他。说起来我才是他的未婚妻,我就算跟他住在一起也是名正言顺,而你,就算跟薄言明离了婚,也会被众人所不齿,更会被所有人唾弃,当然,老爷子也会强力反对,你们根本就不可能走在一起。我劝你,趁着还没被人发现。趁着还为时不晚,赶紧结束这段不伦之恋吧。”

  初夏用力看着她那张得意的嘴脸,手蠢蠢欲动的攥成拳头。

  柯瑜笑着欣赏她生气的模样。

  “你一定很想知道擎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醒过来吧?其实我也不是不能告诉你,他……他现在……已经……呵呵……”

  柯瑜那么开心的调戏着她,故意将话说到一半,然后笑着迈出自己的脚,从她的身边走过,也撞了一下她的肩膀,大步向着楼梯口,下到一楼,去厨房帮薄擎准备早餐。

  初夏站在原地,视线慢慢转移到薄擎的房门上。她冲动的想要迈出自己的脚,但是她的脚却变的那么沉那么沉,好像生了根,被固定住了一般,无法向前移动一毫米。

  就像柯瑜说的,她很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醒?可是她不能进去。

  她若现在闯进去,后果一定是他们两个都无法承担的。

  一下子,他们的距离又变得极为遥远,远的看不见,摸不着。

  初夏忍着心脏剧烈的疼痛,缓缓转过身。

  迈出好似千斤重的脚,一步一步走回小昱的房间,但是脚踝的疼痛还没有消失,她身体不稳的倾斜,似是要摔倒,她赶紧伸出手想要扶着墙壁,稳住自己,而这时,一只大手将她的手抓住,将她的人扶住。

  初夏站稳后,抬头看向那个人。

  薄言明垂目对上她的双眸。

  “没事吧?”

  他的声音竟然那么温柔,柔的就好像他们初次相遇。

  初夏马上抽回自己的手,并且收回自己的视线。

  她没有回应他,继续向小昱的房间走。

  薄言明看着她一拐一拐的样子,心中就好像有针在刺,眉头猛然的一皱,几个大步追上去。然后用自己的那只手再次抓住她的手臂:“我扶你回去。”

  “不用了,你别碰我。”初夏又想抽回手,但薄言明却死死的抓着。

  “我只是扶你回去,什么都不会做。”

  “我不需要你扶。”

  “我就是要扶你。”

  薄言明又变得粗暴,强硬的拉着她往前走。

  “你放开我,你别碰我,离我远点。”

  初夏挣扎,慌乱间她又崴了一下脚,整个身体都倾斜的要摔倒,薄言明没有时间考虑,他完全不顾自己那只打着石膏的手,用双手将她的整个人都抱住。而这一抱,他竟然有种回到以前的感觉,她的身体还是那么柔软,她的腰还是那么纤细,她的身上还是散发着以往的清香,无比熟悉,而她的呼吸,她的表情。她惊讶的双目,都是那么美好,美好的让他想要侵占。

  不自觉的就俯身靠近她。

  初夏立刻将他推开。

  “你别碰我,别碰我——”她大吼出声,整个长廊都回荡着她的声音。

  薄言明被她激动的反应惊的愣住。

  初夏赶紧离开他,忍着脚下的疼痛,快速走进小昱的房间,背脊靠着门壁,紊乱的呼吸着。

  薄擎的房内。

  原本他还在沉睡,但是透过门壁他突然隐隐听到初夏的声音。

  她好像在喊:别碰我!

  是谁要碰她?

  是哪个混账,不想活了敢碰他的女人?

  猛然的睁开双目,然后又猛然坐起身,但动作太突然,拉扯着他昨晚第三次重新缝合的伤口,让他痛的蹙起眉,同时脑袋一阵眩晕,不过他还是忍着痛,忍着脑袋翁翁直响的眩晕,用手捂着伤口,然后走下床,走到门前,将房门打开,看向门外的长廊。

  “三叔,你醒了?”

  薄言明本打算下楼,刚巧看到他将门打开。

  薄擎幽深的双目阴翳的瞪着他。

  虽然他并没有看到初夏,但刚刚打开门的时候,薄言明面对的方向正是小昱的房间,所以他刚刚听到的声音绝对不是幻觉,也不是梦境,是真实的,是他又对初夏动手动脚,所以初夏才会那么惊恐的大吼,声音都穿透过他的门壁。

  薄言明见他没有回应,而且还用一种可怕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不太明白他这种眼神,也有些怀疑他这种敌视的眼神。

  到底初夏跟他有没有那种关系?

  “三叔……”

  他向他走过去,冲动的想要直接问他,想要彻底弄清楚这件事,但是想着半个月后的三亚之旅。他忍着,关心道:“你怎么起来了?你没事吧?”

  薄擎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摇了摇头。

  “你的脸色非常不好,你需要躺在床上静养,我扶你进去。”

  “不用。”

  薄擎冷冷的拒绝。

  他不想让他碰,因为他如果再接近他,他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对他动手。

  薄言明也对他没什么太大的好感,所以并没有继续坚持。

  而这时,端着早餐上来的柯瑜看到薄擎站在门口,马上快速走过去,紧张道:“擎,你怎么起来了?你的伤很严重,你不能下床走动。”

  她一心急,将手中的早餐推给手脚不太利索的薄言明,然后用自己的双手去扶他。

  薄擎在她马上要碰到自己的时候,躲开她的手,冷冷道:“别碰我,我自己能走。”

  柯瑜非常尴尬。尤其是被薄言明听到。

  薄擎转身一步一步走回床边,重新躺在床上。

  薄言明将手中的早餐又还给她,双目极为不屑的走去楼下用餐。

  柯瑜拿着早餐,忍着充满自身的尴尬和怒气,她再扬起嘴角,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继续走进薄擎的房间,走到床边,然后将早餐放下,殷勤的拿起碗:“擎,我叫厨房给你做了鸡丝粥,你现在身子虚弱,吃这个正好。来,我喂你。”

  她将一勺粥用嘴吹了吹,然后送去他的嘴边。

  薄擎微微侧头躲开。

  “我不饿。”

  “吃一点吧,就吃一点点。”

  “我说了我不饿。”

  “那好,先不吃,等你饿了,我们再吃。”

  柯瑜经过上几次的教训。知道如果执意让他吃,他一定会生气,所以她这次顺着他来,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将粥碗放回床头柜,薄擎竟跟着转头看向了床头柜。

  他想起昨晚的面。

  “我的面呢?”他问。

  “那碗面已经凉了,我叫佣人拿出去倒掉了。”

  “谁准你动我的东西?”

  “那已经不能吃了,所以我就……”

  “不准你动我的东西!”

  薄擎的声音非常激动。可能是因为刚刚的怒火未退,也可能是因为生病,情绪不能自控,他没办法完美的维持平日的冷漠和冷静。

  柯瑜看着他的样子,已经意识到了。

  “那碗面是初夏给你做的?”

  薄擎察觉自己的情绪波动,开始控制自己。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她做的东西你就那么喜欢?不能吃都还舍不得扔?”

  “我叫出去。”

  “老爷子让我在这里照顾你,我不能出去。”

  薄擎的双目冰冷的看着她。

  “你不出去,那我去别的房间休息。”他说着,就又要起身。

  柯瑜又气又急。

  她用双手抓着他:“你要去哪?你哪都不能去,你必须在这里好好休息。你真的就这么讨厌我吗?你难道就不在乎自己的伤变的更严重?你是不是疯了?你就不怕初夏会更担心?”

  柯瑜前面的话薄擎完全无动于衷,而最后的这句话让他突然停止了动作。

  柯瑜真是讽刺。

  他连自己的伤都不在乎,却只在乎初夏的心情。

  这个男人真是既无情又深情。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深情的对象不是她。而是那个如破鞋一般不知道跟多少人睡过的初夏?

  真的好恨。

  好恨那个女人。

  如果不是她,她一定能够成为薄擎的女人,并且还会顺利的成为他的妻子,躺在他的身边,躺在他的身下,与他同床而眠,一生一世。

  都是她的错。都是她!

  如果没有她就好了,如果她能从这个世界消失就好了……她怎么不去死?

  柯瑜的心中突然出现了这个念头,但她的脸上却还是那么的纯净,她继续利用着初夏,劝说着薄擎:“擎,刚刚我出去拿早餐的时候看到她了,她的脸色很不好,一定是昨晚担心了整整一夜都没有合眼,我答应你,只要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只要你让我在这里好好照顾你,我就去告诉她,说你已经没事了,说你已经醒了。”

  薄擎慢慢的躺回床上。

  他并不是因为她这些虚假的话,而是他突然意识到,这次虽然险险的瞒过了老爷子,但是昨晚的理由也确实很牵强,老爷子是因为他晕倒,一时慌了手脚,当他冷静下来再去思考时,就会发现这其中不合理的地方很多,到时他就会更加怀疑他们,并且还会找人暗中密切的监视着他们,所以他不能轻举妄动,至少最近,他要跟初夏保持距离。

  柯瑜见他变得听话起来,马上又拿起那碗粥。

  “擎,我知道你大病初愈,没什么胃口,但还是勉强吃一点,会上身体好的快一些。等你吃完了,我就去找初夏。”

  薄擎看着她,看着她手中的粥。

  柯瑜以为他还会乖乖顺从她,所以又将盛满粥的勺子送去他的嘴边。

  薄擎并没有张开口。

  他直接闭上双目,躺下身。

  柯瑜的手那么僵硬的举在半空。

  虽然他并没有接受,但至少,他?许她可以留在这里照顾他。

  ……

  因为脚伤,初夏整整一天都躲在小昱的房间。

  柯瑜并没有像她说的那样来告诉他薄擎醒了,而是程叔过来转告她薄擎现在的状况。虽然知道他醒了,也知道他没事,更知道他现在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好好休息,等过几天就可以完全康复,但她还是没有办法安心,只要见不到他的人,看不到他的笑容,听不到他的声音,她就是没有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咔嚓。”

  房门被轻轻的打开,然后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

  “妈妈。”

  初夏惊喜的抬起头:“小昱?”

  小昱一路小跑着过来,紧紧的抱住她,并撅着小嘴儿抱怨:“妈妈,你这两天怎么都不来看我?你不是说过以后每天都会陪着我吗?你骗人。”

  “小昱,你怎么回来了?”

  “是太爷爷接我回来的。”

  “太爷爷?”

  “对,是我。”

  老爷子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初夏惊悚的又一次看向房门,看着老爷子那张满是皱纹的脸。

  “爷爷。”她马上站起身,恭敬的叫着。

  老爷子走进房内,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小昱绒绒的头顶。

  “我实在是太想念小昱了,所以就把他接了回来,让他陪陪我这个老头子。”

  小昱原本就很喜欢老爷子,所以仰着头,开心的对他笑。

  但是初夏的却是万分惊悚。

  老爷子已经知道小昱不是他的曾孙,而且昨晚又突然发生那件事,他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突然把小昱接回来?是想威胁她吗?

  “爷爷,小昱还小,他不懂事,而且还很吵闹……”

  “你说什么呢?小孩子当然会不懂事,吵闹也很正常,不过小昱很乖巧,有他在我的身边陪着我,给我解闷,我无聊的日子也不至于那么难过。”

  “可是,您现在要管理薄氏,您那么忙,怎么有空让他陪您?”

  “薄氏我今天去过了,小擎已经把大部分事情都做完了,我并不需要做什么,况且又不是让他成天陪着我,只是晚上陪我睡觉而已。”

  “睡觉?”

  “对。我年纪大了,一个人睡觉总是会半夜突然醒,经常睡不踏实,就像昨天晚上,我醒来后只是随便走动走动,就撞见了那么大的一个误会,真是吓的我半条老命都快没了,我是真的不希望再看到那种事,也不希望总是半夜睡不安稳,所以就把小昱接回来陪我这个老头子一起睡,有小昱在身边陪着,我一定会每个晚上都睡十分安心。”

  老爷子的话明显就是拿小昱威胁她,叫她以后在薄家安安分分的,不要再闹出事端。

  初夏的手有些紧张的抓着小昱。

  小昱感觉到她的力度,仰头看着她的脸,然后又看向老爷子,可爱的笑着:“太爷爷,我也好久都没有跟你一起睡了,我也很想跟你睡,但是我好多天没有见到妈妈了,今天晚上可以先跟妈妈一起睡吗?”

  “当然可以。”

  “谢谢太爷爷。”

  “真乖。”

  老爷子又摸了摸他绒绒的头顶,然后用犀利的双目看着初夏:“我听说你脚受伤了,没事吧?要不要请个医生过来给你瞧瞧?”

  “我没事,谢谢爷爷关心。”

  “嗯,没事就好,不过既然受伤了,就安分一点好好休养,别再乱走动了。”

  “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老爷子故意重复了两遍,然后垂目又对小昱笑笑,这才转身离开。

  初夏看着他消失在门口,突然重重的喘出一口气。

  小昱仰起头:“妈妈你怎么了?”

  初夏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仓皇的坐在床上。

  小昱担心的蹙起清淡的眉头。

  “妈妈,你是不是生病了?你的脸怎么这么白?好吓人啊。”

  “妈妈没事,妈妈真的没事。”

  “妈妈,小昱是不是不该回来?小昱是不是做错事了?”

  初夏摇头。

  “你没错,妈妈也想你了,来,让妈妈抱抱你,让妈妈好好抱抱你。”

  初夏将他紧紧的拥住。

  老爷子这招真的用的太绝。

  小昱是她的命,她绝对不能让他有半点不安全。

  这一夜,虽然她一直抱着小昱,但还是从噩梦中惊醒,吓的满身都是冷汗,然后再也睡不着。

  ……

  早上起床后,小昱就偷偷摸摸的躲在长廊的拐角。

  他看着柯瑜离开薄擎的房间,才跑去薄擎的房门口,用力的踮着脚,伸着短短的小胳膊,将房门打开。

  薄擎听到开门声,以为是柯瑜,烦躁的闭上双目,但听着密集的脚步声,他又睁开了双目,看向已经走到床头的小昱。

  “爸爸!”

  小昱开心的叫着他。

  薄擎起身正要问他怎么会来,却敏锐的感觉到门口有人。

  哎呀,被人听到了,被谁听到了呢?嘿嘿嘿。大家应该都能感觉到三叔和夏夏的事已经瞒不住了,就剩一层窗户纸了,所以大家别急,认儿子的时候就快要到了,这次是真的快到了。

  今天我要正式通知一下,进群的美妞儿们一定要附带上自己若初的用户名,如果没有若初的用户名,我以后都不会给通过,而且这个群是vip群,不是vip的,也不会通过哦。群号:533097738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92章 薄擎的计谋-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