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90章 老爷子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89章 你怀孕了?-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初夏没想到他会这么敏锐。

  看来他以前的话是真的,他跟薛荆辰彼此太了解彼此,不过就是三个字,就完全的露馅,但是她不能再露了,不能让他知道事韩旭之在做中间人。

  “是,我今天是见过他了。”

  “他跟你说了什么?”薄擎质问。

  “他只是跟我道歉,还说了你是个恋童癖。”

  “他怎么联系你的?”

  初夏不想说谎骗他,所以想着岔开话题:“你真的是个恋童癖吗?”

  薄擎的思维可不是她说能转就能转的,他只是稍微想了一下韩氏医疗里能跟她联系上的人,就马上断定:“是旭之?”

  初夏有些慌了。

  “你不要总是迁怒与其他人,薛少今天真的什么都没做,就只是跟我道歉。”

  “他跟你道歉,你就原谅他了?”

  “他并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他把你强行带走不是故意?他把手铐铐在你的手上不是故意?他把你锁在浴室也不是故意?那你告诉我,他做的哪件事才是故意的?他到底哪里值得你原谅?你竟然还敢跑去看他?你就不怕再出什么事?你就没想过我会担心?”

  初夏完全变成了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她深深的低着头,她没有想那么多,她更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生气。

  薄擎的呼吸都变得极为沉重。

  一想到她跟薛荆辰见面,一想到薛荆辰如果再对她做什么,他就控制不住的想要杀人。那个打开浴室后他看到的画面,他这辈子都不能再看第二次,不然他一定会变得连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谁都控制不住他。

  初夏慢慢的伸手,抓着他身上还未脱下的西装,然后缓缓的抬起双目,轻声道:“对不起,你别生气了,我这不是没事吗?”

  “如果现在你已经出事的话,你让我怎么样办?你觉得还来得及吗?”

  “我知道你担心,但你说过,没有人比你了解薛少,那你就应该知道,他不会伤害我,他只是想捉弄我,然后让你生气,上次的事情他自己也没料到会变成那样,而那天他是因为柳夫人去世才会去找我。每个人都会犯错,做错,你就原谅他,也原谅我吧,好吗?”她最后的声音非常轻柔,带着些甜甜的味道,像是在撒娇。

  薄擎虽然心软,但眼神还是冷厉。

  “我不会原谅他,也不会原谅你,我要让他记住,也要让你也记住,这种事绝对不能再发生。”

  “我知道了,以后只要我去见什么危险人物,都提前通知你。”

  “我是想让你能自己分辨,因为我不可能无时无刻都在你身边。”

  “我懂了,我会的。”

  “你就只会嘴上说。”

  薄擎已经对她完全不相信。而且她的单纯和善良也完全不值得他去相信。

  初夏也知道自己没什么可信度,但她还是非常诚恳的向他保证:“我以后一定会小心识人,小心做事,小心跟人见面,这样你可以不生气了?也不会迁怒与无辜的人了?”

  薄擎没有回应,而是拿出烟和打火机,开始一口一口的吸食,吞吐。

  初夏以前还会觉得烟草的味道呛人,但是在他的身边久了,就渐渐觉得烟草的味道很令人着迷,好似尼古丁也在她的身体里发挥效用,让她渐渐上瘾,而这种感觉就像他的人一样,乍看冷漠的不想亲近,但亲近后就难以割舍,而且他吸的烟的味道跟其他人的不同,总觉得有股淡淡的幽香。也有股淡淡忧伤,当然,她最喜欢的还是他吸烟时的动作,成熟优雅,淡然稳重。

  微微靠近他,稍稍贪心的闻了闻。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真的有恋童癖吗?”

  薄擎深深的吸烟:“他的话你也信。”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他说只要我问你,就会知道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薄擎转头盯着她那双好奇的双目。

  他故意将口中的烟全数吐在她的脸上。

  初夏虽然已经喜欢上这个味道,但这么大量的烟雾,让她不得不咳嗽。

  “咳……你不解释,就说明你有这方面的癖好。”

  “我不解释,是因为我觉得?烦。”薄擎又吸了口烟,又吐在她的脸上:“你的眼睛是用来做装饰的吗?跟我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我有没有这种癖好?”

  “我也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但是他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有什么深意。”

  “他的话你不用在意,他就是喜欢故弄玄虚,让人总是对他念念不忘。”

  “是吗?”

  “不是吗?你现在不就是一直在说他,一直在想他吗?”

  初夏无言以对。

  也许是吧。但只是三个字就让他立刻知道是薛荆辰说的,说明这三个字对他来说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不过他似乎是真的不愿意告诉她,看来还要找机会问,反正时间还长,总有一天他会把一切的一切,包括柳子衿,包括薛荆辰,包括他过去的所有,都告诉她。她有这种预感。

  还是早点睡吧,她明天还要去山那边察看地形。

  重新躺回床上,然后闭上双目。

  薄擎吸完一支烟,转头垂目看着她的睡脸,看着看着,实在是难忍。

  他俯身立刻又吻上她的唇。

  初夏睁开双目。

  “你干什么?”

  “我忍不住了。谁叫你总是诱惑我。”

  “我什么时候诱惑你了?”

  “刚刚。”

  “你……别这样……三叔……不行……”

  对于薄擎来说,她无时无刻都在不停的散发着身上的费洛蒙,尤其是她刚刚还惹他生气,嘴里不停的说着薛荆辰,原本就没降下来的火被瞬间烧的更加汹涌,再加上白天的份,怎么可能还能忍下去?

  没办法。

  他管不了身上的伤了。

  初夏在他身下挣扎,却又不敢挣扎的太厉害,最后只能妥协在他的身下,在他的房间,在他的床上,成为他的女人。

  ……

  早上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薄擎早就去了公司。

  初夏赤着身子坐在床上,眉头深深的蹙起,盯着床单上的一片鲜红。

  昨晚他的伤口本来已经开始愈合了,但是他又那么疯狂的要她,伤口又一次被崩裂。虽然没有上次流的血多,但是绝对不是好现象。

  胸口内又开始不安起来,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的看看他的伤口,如果崩裂的太严重,一定要让他去医院找韩旭之,对了,还要给郭睿打电话,让他在身边仔细的看着他。总觉得伤口一又一次的没有办法愈合,一定会引起发烧,而真的发烧的话,就有可能会转为破伤风或败血症,那就真的大事不妙了。

  赶紧找,但却放在小昱的房间忘记拿。

  “叩叩,叩叩叩……”

  敲门的节奏跟以往不太一样,初夏知道,是程叔在门外。

  她急忙穿好衣服,匆匆去开门。

  程叔看到她恭敬的微微低头:“大少奶奶,现在走廊没人,您可以回自己的房间了。”

  “程叔,床单上有些东西三叔不想让人看到,你能亲自处理一下吗?”

  “三爷已经交代过了,我会亲自处理。”

  “谢谢程叔。”

  初夏一路跑进小昱的房间,拿出立刻打给郭睿。

  “初小姐,你好。”

  “你在三叔旁边吗?”

  “我在办公室外,要先生来听电话吗?”

  “不用了,我找的是你。”

  “找我?”

  “昨天晚上他的伤口又裂开了,他一定不会告诉你,我希望你能帮我看着他,如果他的脸色很不好,有发烧的迹象,请你马上打给我,不,马上带他去医院。”

  “好,我会注意。”

  “你一定要时时刻刻都看着他,千万别让他有事。”

  “放心,我会的。”

  “那就这样,谢谢你了。”

  “初小姐太客气,我是先生的贴身助理,这本就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

  “那拜托你了。”

  “好的。”

  电话并没有通很长时间,挂断后初夏还是很不安。

  她叹着气走进浴室洗漱,换好衣服后,在镜子前梳理自己的头发,然后发现耳垂上的耳钉少了一只。昨天她从头到尾都是林沛涵给她搭配的,而她两次回来都匆匆忙忙,忘记摘掉,睡觉的时候也没有不舒服,就没在意,可是现在,竟然少了一只。

  一定是落在三叔的房间。

  她还想着把那套衣服和其他的东西都还给沛涵,毕竟都是她出的钱,而她也用不上了。

  今天早上真是事事都不顺,心里越来越不舒服,总觉得好像暴风雨前的那股压抑感,总觉得会发生什么大事,没办法安下心来。

  简单的将头发整理好,然后拿着薄擎房门的钥匙,环顾着长廊的四周,确定没人才将薄擎的房门打开,然后快速的进去关好门,又确定门外没有脚步声,才赶紧去床上寻找那只耳环,但是床褥已经被程叔整理的非常整齐,床单上甚至都没有一丝褶皱。她又看向床头柜,上面也没有。按照常理说,如果程叔整理床褥时看到东西,都会放在床头柜上,可是……为什么没有?被谁拿走了?还是程叔怕被人发现,自己拿走了?

  心中非常焦虑。

  初夏赶紧离开薄擎的房间。虽然她十分小心,但就像她心中的不安一样,刚好被柯瑜看个正着。

  两人的立场瞬间调换。

  她站在薄擎的门口,十分慌张,她则站在几米外,惊讶的看着她。

  “你……你怎么……你怎么会从擎的房间走出来?”

  初夏紧张的心脏狂跳,但是面对着她,面对着她那张脸,她暗暗的将手中的钥匙攥紧,然后露出非常自然的笑容,先把门关上,再走近她。

  “我落了东西在三叔的房间,刚刚进去拿。”

  “你进去拿?擎不是已经去公司了?你怎么进去的?”

  “当然是开门进去的。”

  “他的门最近一直都上锁,你怎么可能进的去?”

  “当然可以。”

  初夏笑着将自己的手伸出,然后摊开,最后拿着钥匙亮在她的眼前,得意道:“这是三叔给我的钥匙。他说我可以随时进去他的房间。”

  柯瑜那张纯真善良的脸已经完全挂不住了。

  她怒瞪着他,唾弃道:“你真的太不要脸了,他是你三叔,是你的长辈,你竟然下贱的爬上他的床,而且还是在这个别墅里,你真的是不知廉耻到了让人恶心的程度。”

  “那又怎么样?我就算再让人恶心,也比不过你心肠恶毒,竟然利用傅雪来害我的儿子。”

  柯瑜的脸一阵慌乱,然后又理直气壮的反驳:“你不要诬陷我,你儿子的事跟我没关系。”

  “没关系?”

  初夏收起手中的钥匙,嘴角笑的格外邪恶。

  “你真是太小看傅雪了,在你暗中指使她的时候,她已经留了证据。”

  柯瑜的双目猛然瞪大。

  初夏继续:“这个世界虽然没有时光倒流的法术,但却有记录人语言和行为的科技,你自己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如果我拿着那个证据去警局,你想想,你会有什么后果?而如果我把这个证据放在网上,再帮你大肆宣传一下,你再想想,你接下来的日子,会变成什么样?”

  “你不可能有证据。”

  这一句话让初夏笑出了声:“你承认了?”

  柯瑜完全乱了阵脚。

  初夏一步走近她。

  她的双目那么冰冷的看着她方寸大乱的脸,然后警告她:“刚刚看到的事,你最好当做没看见,不然我出了事,也一定会拉着你。”说完,她大步从她身边走过,故意撞了一下她的肩膀。

  柯瑜脚下仓皇。

  昨天在这里见到她就觉得她跟以前不一样,果然,她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初夏了。

  初夏离开别墅,站在前院,心脏又开始狂跳了起来。

  她是第一次像个坏人一样对面一个坏人,虽然心情的确很爽,但还是各种担心。

  昨天刚答应薄擎要小心做事,可马上就这么冲动。

  要不要打电话告诉他一声?

  还是说一声吧,不然回头又会被一顿训斥,然后再被他强行吃干抹净。

  拿出,打给薄擎。

  电话拨通了很久,显然他的忙碌还没有减少,但是他最后还是接通了电话,而一接通电话他就质问:“你刚刚给阿睿打过电话?”

  “我只是担心你,让他多照顾你。”

  “他是我花钱请来的助理,而且是我最信任的部下,你这样跟他串通一气,让我在中间很难做。”

  “如果你能照顾好自己的话,我也不至于打电话找他。”

  “我说了我没事。”

  “光说有用吗?我还说我没事呢?你信吗?”

  薄擎稍稍沉默。

  “好,这件事就不提了,你打电话找我什么事?”

  “刚刚我去你的房间找东西,出来的时候被柯瑜看到了。”

  “然后呢?她对你说了什么?”

  “她没说什么,是我对她说了一些话。”

  “哦?”

  薄擎有些惊讶:“你对她说了些什么?”

  “我说是你给了我钥匙,让我随意都可以进出,我还威胁了她,让她不准把刚刚看到的事说出去。”

  “你威胁她?你怎么威胁的?”

  “我编了一个谎,说傅雪那有她暗中指使害小昱的证据。”

  “她信了?”

  “信不信我不知道,但她慌了,然后就说漏了嘴。”

  “呵呵……”

  “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成长了,学会反击了,做得很好。你不用担心,她不敢说出去。”

  “真的?可是我这么威胁她,她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

  “那样正好,我就等着她出手呢?”

  初夏听着不太对劲:“你跟她有仇吗?”

  “当然有,还是血仇。”

  “血仇?你们不是未婚夫妻吗?怎么弄出血仇了?”

  “你吃醋了?”

  “你想多了。”

  “今天晚上我会早点回去,大概十一点左右,我突然想吃你做的面,准备好等着我。”

  “你还没告诉我是什么血仇?”

  “晚上回去再跟你说,我要去开会了。先挂了。”

  “好吧,拜拜。”

  “嗯。”

  初夏挂断电话后,心稍稍的安了,至少这件事算是安了。

  她记得程叔早上一般都会在前院看一下那些打理花园和草丛的佣人,并督促他们认真一些,所以她赶紧在前院四处寻找,很快就被她找到了。

  “程叔。”

  “大少奶奶?”

  “程叔,我今天早上掉了一只耳钉,你在整理房间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她没有提三叔的房间,因为不想被人听出端倪,而程叔他也能听懂。

  但程叔听到后却一脸迷茫:“我并没有看到什么耳钉。”

  “没看到?”那丢哪了?

  初夏的又开始不安了,难道是丢在路上了?掉在医院了?还是什么地方?

  “大少奶奶,今天早上我只是整理了三爷的床褥,其他地方都是佣人打扫的,会不会被佣人拿走了?”

  “那怎么办?不会被发现什么吧?”

  “您不用担心,我会暗中询问一下,也许您是丢在了其他地方。”

  “也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耳钉,希望不会发生什么事。”

  “一定不会的。”

  “那好,我不打扰你了,如果找到了就先放你那,等晚上我回来再过去取。”

  “好。”

  初夏带着一颗非常不稳定的心离开薄家。

  今天真的……感觉非常不好。

  ……

  柯瑜在自己的房间里用力的砸枕头,扯被子,疯狂的发泄着。

  薄擎和初夏,他们两个竟然在薄家明目张胆的搞在一起,他们真是一对最让人恶心的奸夫淫妇,实在是太不知廉耻太不知羞耻了。可她还是不甘心,为什么初夏那么肮脏的身体都能爬到薄擎的床上,可她却不能?甚至连靠近他都不能?

  “贱女人!贱女人!贱女人!贱女人!贱女人!”

  她一边发泄,一边不停的咒骂。心中的愤怒越来越大,而一直控制的耐心也全部都消失了。

  她不能再乖乖的什么都不做了。

  她必须做点什么,必须好好教训一下初夏,就算跟薄擎撕破脸。也要让初夏不好过。

  突然将手中的枕头放下。

  她嘴角邪恶的笑着,然后走出自己的房门,走到薄言明的房门口。

  “叩、叩、叩。”

  “进。”

  柯瑜听着薄言明的声音,马上将嘴角的笑容落下,换成一张心事重重的脸,而且还是一副清纯到让人怜爱的模样。

  打开门,故作紧张的走进去,双目忐忑的看他,却又忐忑的不敢看他。

  薄言明见到是她,眉心闪了一下。

  “你找我有事?”

  “我……我……”柯瑜装的非常纠结:“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有事就说,别装模作样的。”

  柯瑜心中有气,但还是继续装着纠结的样子,犹犹豫豫道:“我刚刚看到,你老婆,从你三叔的房间走出来。”

  薄言明的双目立刻露出寒芒。

  柯瑜看着他的表情,知道有戏,马上又接着不安道:“最近我总觉得你老婆的举止有些奇怪,她的眼睛总是会偷瞄你三叔,总是会找机会跟他巧遇,而且最奇怪的是,你三叔的房门明明是上锁的,可她却能进去?我说句你不愿意听的话,你老婆家的状况虽然有些缓和,但还是需要大量的资金来周转,你说,她会不会是想利用你三叔,会不会是偷了你三叔的门钥匙,想在他房间里找什么,或者做什么?”

  薄言明的瞳孔变得非常激烈,就好像有火花不停的在闪烁。

  他慢慢握紧拳头,表情变的愤怒不已。

  柯瑜一直盯着他,观察他,见他已经快要忍耐不住,又添了一把火:“言明。有件事我觉得你应该知道,你老婆我跟表哥,关系绝对不一般。”

  薄言明已经激动的猛然站起身,大步冲向房门,柯瑜嘴角飞扬,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了,但是薄言明的双脚却又愕然停在门前,并没有走出去。

  柯瑜不解的看他。

  薄言明想着老爷子的话,想着跟他的约定。

  他渐渐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转身看着柯瑜:“柯小姐,我想你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最近我老婆跟我三叔之间的确是有些不太一样,但他们是因为一些业务上的事所以才会经常碰面,如果你是担心我老婆会对我三叔有什么意图不轨,那我可以告诉你,这绝对不可能,我老婆不是这样的人,我三叔就更不是这样的人,他们两个清白得很,所以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也希望你能把心放宽,别再弄这些子虚乌有的事,也别在破坏我们夫妻的关系,和家庭的和睦。”

  柯瑜被他说的灰头土脸。

  本以为以他冲动的性子一定会立刻炸毛,立刻找到初夏,狠狠的教训她,羞辱她,可是他竟然忍住了?而且还反过来把她训斥了一番。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柯瑜脸上的假面具微微开始崩坏,她不甘心的又道:“你老婆真的不是那样的人吗?可据我所知,她跟我表哥可是单独在酒店待了一个晚上,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还能相信他们什么都没有?”

  薄言明原本就对这件事耿耿于怀,被她这么挑明的说出来,他突然震怒。猛然打开房门,对着她低吼:“滚!给我滚出去!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柯瑜吓的有些惊心。

  走就走。

  她迈出脚走到门前,走到他的身边,最后又对他说了一句:“你老婆明摆着已经出轨了,你头上戴着这么大一顶帽子竟然还替她说好话,我真是又佩服你又可怜你。”

  说完,她就离开。

  薄言明将房门重重的关上,然后走到床边,用力的踹着床壁。

  他早就知道她出轨,四年前就已经知道了。但是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出轨?为什么她要这样对他?他做错了什么?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该死!该死!该死!”

  他用力的踹,用力的发泄,同时,也在用力的忍耐。

  ……

  老爷子的房内,一个系着围裙的年轻女佣站在他的面前,头深深的低着头,唯唯诺诺的不敢直视面前的一家之主。

  老爷子满是皱纹的手中拿着一只非常小巧的耳钉。双目仔细的看着。

  “这是你在小擎的房间捡到的?”他轻声问。

  “是,我今早去打扫的时候,在床边的地上捡到的。”

  “你捡到后,还跟其他人说了吗?”

  “没有,我只拿来给您看了。”

  “为什么要拿给我?”

  “因为……”女佣有些忐忑的看了一眼老爷子的脸,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然后犹豫道:“我最近一直都在打扫柯小姐的房间,但我并没有看到柯小姐有类似这样的耳钉,所以这应该不是柯小姐的东西,可是它既然出现在三爷的房间里,就说明昨晚一定有女人在三爷的房间,而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别墅里的人,我觉得这件事事关重大,所以就来找您了。”

  老爷子耐心的听着她的分析。

  “你很聪明。”他称赞。

  “我只是胡乱猜测的。”

  “不,你的分析很有调理,处事也很冷静,让你这么聪明的人做我们家的佣人,实在是屈就了。”

  女佣一下子就慌了。

  “对不起老爷,是我多管闲事,请你不要辞退我,我家里有生病的父亲,还有年幼的弟弟妹妹,他们需要照顾他们,我不能没了这份工作。”

  “我没说要辞退你,相反,我想要重用你。”

  “重用?”

  “没错,这个家很大,人也很多,而我的年纪也实在是太大了,总有一些东西是我这双老花眼看不到的,也总有一些东西是我这对背掉的耳朵听不到的,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眼睛,我的耳朵。以后你在这个家里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要清清楚楚的转达给我,不过你要牢牢的给我记住,我活到这个年纪,最讨厌的就是背叛。你若对我忠诚,我就会让你们全家都过上好日子,但如果你三心二意,摇摆不定,我就会让你全家都没办法在这个杂乱的世界里生存。我不是在开玩笑,你懂了吗?”

  女佣的心脏就好像瞬间被上了一层枷锁。

  “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背叛您。”

  “光用嘴说谁都会,还是用行动来表现给我看吧。”

  “是。”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邢菲。”

  “多大年纪了?”

  “22岁。”

  “好,今天的事不准让第三个人知道。”

  “是。”

  “出去吧。”

  “是。”

  邢菲离开后,老爷子又盯着手中的耳钉。

  这个耳钉看似简单,只有一颗形状匀称的珍珠。但是一看就知道这颗珍珠是真的,价值虽然不能说是不菲,但也不便宜,不是家里那些佣人随随便便就能买得起的,那么刨去那些家境不算太好的佣人,在这个家里还剩下哪些女人呢?

  老爷子似乎已经有了方向。

  ……

  邢菲刚刚走出房门,就看到程叔迎面走过来。

  她对程叔恭敬的微微低头。

  程叔并没有先看她,而是看了眼身后老爷子的房门,然后才看向她的脸,问:“你怎么会从老爷子的房间走出来?”

  “老爷叫我拿些东西给他。”

  “什么东西?”

  “前天二爷买来的茶叶。”

  “哦,这样啊,忙你的去吧。”

  “是。”

  邢菲嘴角微笑,但心中却非常惶恐。

  程叔毕竟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他吃的盐一定比她吃的米都多,怎么会看不出她在说谎?而且老爷子向来都只会吩咐他做事,怎么会突然吩咐一个从来都不曾用过的小女佣?这真的是太奇怪,太不合理了。不过说起来。这个小女佣今天早上好像就是收拾三爷房间的人,难道……

  感觉事情不对头,他忙拿出打给薄擎。

  ……

  薄擎坐在办公室,脸色的确开始渐渐变得不好,身上的伤口也隐隐的发疼。

  郭睿看到他蹙眉,马上关心道:“先生,如果您不舒服的话,不如休息一下。”

  “我没事,刚刚让你处理的那些事,千万不能有一点疏失。”

  “您放心吧,都在进行中,绝不会有半点差池。”

  “胜败就在此一举,你一定要多注意。”

  “我会的。”

  “大哥二哥那边,多找人盯着。”

  “是。”

  薄擎刚要松口气,就突然响了起来。

  他看着显示屏上的名字,眉头猛地一蹙。

  立刻接通电话放在耳边。

  “三爷。”

  “出什么事了?”

  “今天早上大少奶奶在您的房间丢了一只耳钉,我收拾床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我猜测,可能是被打扫房间的女佣捡到了。”

  “然后呢?拿回来了吗?”

  “没有。我正想要找她询问的时候,看到她从老爷子的房间走出来。”

  薄擎蹙起的眉头又加深了力度。

  “我知道了,我会处理。”

  “那就不打扰三爷了。”

  “嗯。”

  挂断电话后,薄擎的脸色比刚刚还要差,但他顾不得这么多,接着又拨通一个电话,交代了一些事情。

  ……

  初夏正带着她的小弟初阳和老王一同查看这几座山的地形。

  初阳年纪虽小,但对这些非常熟悉,而且非常有兴趣。

  “姐,这地方不错,地势平稳,很适合盖房子,而且风景也很好,光照也充足,只要再把前面的树林稍微整理一下,绝对可以盖一个非常屌的房子,我现在脑袋里面都已经有基本的构图了。”

  “你跟谁学的这么说话?”初夏不满。

  “我这不是激动嘛。”

  “激动也不能说脏话。”

  “这不算脏话,现在我们00后都这么聊天,你out了。”

  “你……”

  “哈哈哈……”

  老王突然笑着打断她:“年轻人有他们年轻人的聊天方式,你也别管的太严,这是他们的权力,也是他们的青春,我像你弟弟这种年纪的时候,成天脏话不离口,张嘴不你爹就是你妈,不然就是你大爷,而且吃喝嫖赌,样样都会,回头想想虽然很难以启齿,但确实是我人生最精彩的时候。就像最近很火的那句话:谁的青春不迷茫,谁的青春不疯狂。这都是转变成成熟男人的必备阶段。”

  “王哥你真是太了解我们这一代了。”

  两人惺惺相惜,立刻对拳,友谊的小船就这么扬帆飘荡了起来。

  初夏用力白他们。

  “你们两个别相见恨晚了,今天是来做正事的。”

  “姐,我都已经看过了,就这个地方最好,还有那边那里也不错,我很有信心,绝对可以设计出地表最强的豪宅,秒杀全世界,甚至全宇宙的房子。”

  “我相信他。”老王附和。

  “你相信他什么?他都没成年,什么都不懂,虽然有过几次成功,但这次可是一个大项目,稍有差池,初诚和你这么多年的心血就全完了。”

  老王想想也对。

  他看向初阳那张还很青涩的脸:“老弟,你真行吗?”

  “王哥,你刚刚还站在我这边,怎么一眨眼就叛变了?你也天没立场了。”得,友谊的小船,果然说翻就翻。

  初夏可不想跟他们在这耍嘴皮子。

  “还是再看一遍吧,这地方这么大,说不定有什么遗漏的,不过这里的确不错,但具体的设计方案必须要经过我们两个人的把关。”

  “姐,设计师不是我吗?”

  “你是设计师,但把关的是我们。”

  “姐,你太不相信你弟弟了,薄氏的百货大楼一大半都是我的设计,连三叔都说我是个可造的人才,对我赞叹有加,还说我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成为一代设计界的翘楚,你这样怀疑我的能力,简直就是在怀疑三叔的眼光。”

  初夏一听到‘三叔’这两个字,正在走路的脚突然一崴,整个人差点摔倒。

  “姐!”

  老王比初阳手快,立刻扶住她。

  “你没事吧?”

  初夏蹙着眉头,慢慢动了动自己的脚。

  “好像脱臼了。”

  “没事,接骨我拿手,以前经常给自己接。”

  “王哥,你行不行?”

  “你看着。”

  老王脱下初夏脚上的运动鞋,然后抓着她的脚,猛然一用力,咔嚓,骨头碰撞的声音那么清脆。

  初夏痛的咬紧牙关。

  老王示意她:“你看看能不能动了?”

  初夏试了试,的确是能动了,但还是很疼。

  老王向东边看了看,刚刚还万里无云,此时却有一片乌云正快速的向这边飘过来。

  “今天真是诸事不顺,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好,姐,我背你。”

  “嗯。”

  初阳背起初夏,初夏也看着那片黑漆漆的乌云。

  今天的确是诸事不顺,而且还心神不宁。这绝对不是什么好预兆,不知道薄擎的伤怎么样了?

  ……

  晚上十一点。

  薄擎准时回到房间。

  一股西红柿鸡蛋面的香味迎面向他扑来,他心情大好的看向床褥,却看到初夏的右脚已经紧紧的绑上了绷带。

  “你的脚怎么了?”他急切的质问。

  初夏傻笑了一下:“今天去山上察看地形,不小心崴了一下,没事,老王说两三天就能好。”

  “你走路的时候在想什么?怎么这么不小心?”

  “你呢?你的伤怎么样了?”

  初夏也急切的询问他,双目一直在看着他的脸,见他的脸色不是很好,马上又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额头,试试他的体温,但是薄擎却挡住她的手,随后拿起她的脚,小心翼翼的查看。

  “看过医生了吗?”他又问。

  “本来想去,但突然下雨,所以就直接回来了。”

  “我以前当兵的时候学了一些以简单的外伤急救,我先帮你看看。”

  “不用了,还是先看下你的伤吧。”

  “我没事。”

  “你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发烧了?”

  “没有。”

  “那你让我摸一下。”

  初夏说着又伸出手,薄擎的头稍稍偏移躲开。

  “只是低烧,已经吃过药了。”

  “真发烧了?”

  初夏突然激动,才不管自己的脚,马上拉他坐在床上,然后强硬的去摸他的额头。

  什么低烧?都已经烫手了,至少也有38?。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她开始心急。

  “每天都看,还没长教训?”

  “你还敢说,昨天都已经好很多了,可是你非要……你怎么就不能忍忍?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心情做那种事。”

  “是你先诱惑我的。”

  “别赖在我身上。”

  “本来就是,你看看……”

  薄擎垂目看着她正解自己皮带的手:“你现在又开始诱惑我了,你叫我怎么可能忍得住?”

  “你不要再闹了,我是真的很担心你。”

  “我知道了,都听你的,你看吧,我忍着。”

  初夏狠狠的瞪他。

  这个人平时冷漠的要死,但在这种时候却总是跟个花花公子一样,说话没个正经。

  郁闷的压下心中的火气,然后解开他的皮带,拉下他的拉链,但就在她想要拉开最后那一层,去看伤口时,房门突然“咔嚓”一声,被突然打开。

  初夏震惊的转头看向房门。

  老爷子俨然的站在门口,双目看着他们,看着初夏那只无法解释的手。

  今天下午一直停电,呜呜呜,好不容易赶出来,预发也不知道能不能准时发,太郁闷了,今天我也是诸事不顺啊,晚上还要大大的熬夜,同志们,美妞儿们,我去码字啦,爱你们呀。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91章 她好恨那个女人,她怎么不去死?-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