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89章 你怀孕了?-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88章 三叔房间的钥匙-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精致的方形的西餐桌,餐具摆放的非常考究。

  薄擎和老王已经入座,等待着两个故意迟来的窈窕淑女。

  “薄总,最近你可真是爱情事业双丰收,我听沛涵说夏夏已经完全臣服于你,整个人整颗心都已经被你迷的七荤八素,而薄氏的百货大楼也盖的非常顺利,很多公司都络绎不绝的来找你们合作,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也参与一下?”

  “你想要百货公司的顶楼?”

  “我的确是很想要,但是我也知道,你怎么舍得把整层都给我?不如这样,顶层你交给我来管理,赚到钱后,我们五五分。”

  “三七。”薄擎非常不留情面。

  老王最讨厌他这种即爽快又刻薄的人。

  “怎么说我也帮了你不少忙,你能这么快得到夏夏可全都靠我跟沛涵,要不是那次在马场,你到现在还不一定能碰到夏夏一根手指头呢,你不会这么忘恩负义吧?”

  “三七。”薄擎坚定的重复。

  “薄总,于公于私,你都太……”

  “二八。”

  薄擎突然打断他,还降低了标准。

  老王第一次跟人谈生意这么处于下风,他完全就是拿他开涮,随意剥削,而他又没办法反抗。

  “好,三七就三七。”二八可不行,三七是底线。

  薄擎严谨的脸上满是得意,不过他刚刚的剥削还没结束,接着又道:“顶楼的整层我不能都给你,只能给你一半。”

  “一半?一半你还跟我玩三七?”

  “这次的百货大楼是超大型的,我们薄氏可是投资了十几个亿,一半都多给你了。”

  “你这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跟你合作就算赚钱,心里也不舒服。”

  “能赚钱就不错了。”

  这还没开饭呢,老王就已经郁闷的没有食欲了。

  薄擎倒是心情非常好,拿起桌前的高脚杯,轻啄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味道格外香醇。

  终于,两位姗姗来迟的美丽小姐出现在餐厅门口。

  刚一进来,餐厅内的人都不自觉的将眼神投射过去。

  林沛涵平日就喜欢各种打扮,老王和薄擎已经看习惯了,但今天初夏却穿的跟以往完全不一样。她一身紧身的包臀连衣裙,裙口只到大腿,上衣虽然有肩有袖,可胸前的领口已经深v的快要达到肚脐,不过还好,朦朦胧胧的带着一层薄纱,但她的好身材还是一览无余,更加令人遐想,而且她今天还穿了高达十五厘米的高跟鞋,配上她那两条原本就纤细笔直的美腿,不但将身形更显窈窕,还把她的气质提升了好几个等级。

  仅仅这些就罢了。

  她今天的脸上还化了非常精致的妆,红唇娇艳无比,眼妆动人心神,面颊的绯红那么恰到好处,再加上她将长发仔细的盘起。只在鬓角自然的落下两缕弯曲的发丝,最后配上她洁白的脖颈和性感的锁骨。她美的那么惊心动魄,任谁见到都会不自觉的把眼神留恋在她的身上,无法自控的移开。

  老王都看惊讶了。

  她们两人一同走过来,初夏其实很不习惯这种打扮,还以为沛涵要准备什么,原来是带她去匆匆忙忙的折腾了一番。她在见到身上这件衣服的时候,严重的拒绝了数十次,最后还是被她那张三寸不烂之舌说的穿上了身。

  唉……

  总觉得胸口有阵风,凉的不安全。

  她看向薄擎盯着她的眼眸,尴尬的用手微微遮挡,然后微笑:“三叔,王总,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没事,能看这么漂亮的美女,再多等一个小时也值得。”

  老王的称赞林沛涵完全不介意,而且还满脸的自豪。

  “你看,我说的吧,你的身材非常适合穿这样的衣服。以后你就应该经常这样穿,经常这样打扮,然后亮瞎所有男人的双眼。”

  “没错,女人既然又这么好的资源,就应该好好开发利用。”

  林沛涵得意的看向薄擎。

  “三叔,怎么不说话,夏夏今天不好看吗?”

  初夏也很紧张的看他,看着他那双幽深的双目,似乎……没有什么波澜。

  “好看。”

  薄擎非常简单的回应,紧接着又极为平淡对身旁的服务员道:“可以上菜了。”

  服务员听到他的声音才怔怔的回神,匆匆忙忙的点头,去通知厨房。

  沛涵对他的反应非常不满意。

  夏夏今天绝对已经美出了新高度,他应该满眼桃花,满脸兴奋,还应该像老王一样大力的称赞,并且主动站起身帮她拉椅子,但是他却只是随便的看了几眼,随便的说了两个字,然后就将自己的视线落在其他地方,还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完全没有绅士风度,更没有任何跟平常不一样的情绪变化。

  沛涵有些郁闷的想开口,但在她身后帮她拉椅子的老王却用手轻轻抓了一下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乱发火。她只好忍了下去,却还是狠狠的瞪了一眼薄擎。今天她费了这么大功夫,可都是为了让他开心。嘁,什么男人,没眼光。

  初夏独自坐下,心中虽然有些失落,但嘴角还是淡淡的笑着。

  其实她也觉得自己穿的很奇怪,很不舒服,但她也很希望,他的赞美能再多一些。女为悦己者容,可他却连看,都不愿多看她一眼。

  算了。

  这是在外面,还是低调点好。

  菜已上桌,沛涵和老王面对面坐着,两人聊得非常开心。

  薄擎只是动了一口牛排。就开始不停的喝着红酒,大半瓶的红酒几乎都是他喝的,这让初夏有些担心,他的伤口还没愈合,酒精会让他的伤口更加难以愈合,可是她现在没有办提醒他,也没有办法制止他,只能眼看着他一口一口的喝,一杯一杯的倒,最后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猛然起身。

  老王和沛涵都惊讶的看她。

  初夏的表情有些生气,声音也不太温柔:“我去下洗手间。”

  说完,她就带着怒气离开。

  老王和沛涵又一同看向另一边的薄擎。

  他拿着高脚杯,还在喝着酒,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眼中的神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动。

  他真的很淡定,淡定的都有点过分。

  不过,当他不紧不慢的喝完手上的这杯红酒后,他也站起身。走向了洗手间。

  沛涵有点看不懂了。

  老王倒是嘴角开心。

  “沛涵,干得漂亮。”

  “怎么回事?我做错什么了?”

  “你没做错,是做的太好了,以后接着这么做。”刚刚被薄擎剥削了那么多,也该轮到他急躁了。

  沛涵还是懵懵懂懂。

  “到底怎么回事?三叔怎么感觉好像生气了?”

  “他没生气,就是有点着急。”

  “着急?”

  “你想想,自己的女人突然变得这么漂亮,还变得这么性感,但是他又碍于两人的身份,只能干看着,干忍着,什么都不能做,能不着急吗?”

  沛涵似乎有点懂了。

  “这么说,他这是去找夏夏了?”

  “不用担心,这家饭店是我老铁开的,我已经叫他多注意了,他会处理好,不会走漏风声。”

  “那就好。”

  ……

  洗手间。

  初夏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然后拢了拢胸前的领口。

  虽然她的这身衣服的确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眼球,甚至还唤醒了他们的某些欲望,但是她想要的那双眼睛却并没有被成功的吸引到,所以她也没有觉得镜中的自己有多美,有多漂亮,甚至觉得自己有点滑稽,竟然打扮成这样,去讨他的欢心,看来这种事以后不能再做了,还是乖乖只做平常的自己吧。

  叹了口气,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做了个鬼脸,然后再扬起嘴角的笑容,转身准备回餐桌。

  走到门口,伸手刚将洗手间的门打开,就看到薄擎红着眼睛站在门口,瞪着她。

  她吓了一跳。

  薄擎突然一步走进来,将洗手间的门关上,并上锁。

  “三叔,你怎么……”

  “你穿成这样是想干什么?勾引我吗?”薄擎有些激动的打断她。

  “我不是,我是被沛涵拉去弄成这样的。”

  “在家里诱惑我还不够,现在又在外头明目张胆的诱惑我,你是故意的吧?故意想要考验一下我的忍耐力?”

  “你说什么呢?我都说了,是我被沛涵……”

  这次的话又没有说完,薄擎急不可耐的封住了她的口。

  初夏惊讶,她慌张的挣扎,但是被他吻着吻着,她也慢慢的接受了。还以为他并不在意,原来是一直都在忍耐,而且还爆发的这么猛烈。心中隐隐上升一种喜悦,至少,对他来说,她诱惑力还是有的,显然还相当大,不过她没想到他接下来会做的那么过分,竟然在她胸口最明显的地方,留下了几颗非常鲜红的小草莓。

  薄擎吻够了,站在镜子前,用纸巾擦着唇上染到的口红,然后再整理自己的衣服。

  初夏又看着镜中的自己,瞪大双目盯着那几个太过显眼的痕迹。

  “你故意的!”她在镜子中怒瞪他。

  “谁叫你穿这种衣服,还让其他男人看到,这是惩罚。”

  “我都说了,是沛涵强拉我,把我弄成这样的。”

  “你如果是真的不愿意,她又怎么可能有办法把这件衣服强硬的穿在你的身上,据我对她的了解,她一向拗不过你,而你既然已经穿上了,还坦然的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说明你一定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自愿的。”

  初夏说不过他那张嘴。

  她又拢了拢领口:“你这样让我怎么出去?”

  “自己想办法吧。”

  “什么?自己?”

  薄擎对她点了下头,已经打开门,潇洒的离开。

  初夏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自己完全束手无策。这种衣领,怎么都合不上,而她刚刚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拿包包,她怎么挡?用手吗?

  啊啊啊啊——。

  她好想大声的喊出来发泄一下,却又只能忍着。

  餐桌上。

  薄擎回来的时候显然表情跟离开的时候完全不同,虽然在其他人眼中。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从容,但在老王和沛涵眼中,他简直就是春风满面。

  在他坐在的时候,老王不禁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至少也要再磨蹭个十分二十分钟的才能回来。”

  薄擎再次拿起高脚杯。

  其实他也想要趁着时机多做些其它的事,但是毕竟是在外面,消失的时间太长总会被人发现破绽,而且他现在身上有伤,他可不想带着一身血出来,又让初夏着急担心,所以他忍下了,好不容易才忍下的。

  老王见他不回话,嘴角变的甚为开心。

  “薄总,刚刚你去洗手间,我可是又帮了你一个大忙,看在我一次又一次帮你的份上,咱们可不可以把三七改为四六?”

  薄擎放下高脚杯,非常执着那两个数字:“三七,只有三七。”

  “你这么绝情。那以后可别再来找我帮忙。”

  “如果你那么不愿意帮我,这笔交易就此作罢,我们薄家自己管理,还能赚得更多。”

  老王又吃了亏。

  “好好好,刚刚的那番话,当我没说过。”

  林沛涵在一旁听的有些迷糊。

  “什么三七四六的?你们说什么呢?夏夏怎么还没回来?”

  “对啊,你都回来了,她怎么还没回来?”

  薄擎嘴角轻抿:“应该……快回来了。”

  “快?”

  “快?”

  老王和沛涵异口同声。

  这趟洗手间,时间这么短,他们到底都做了什么?真是让人好奇。

  初夏在三分钟后,终于出现了,不过她不知从来弄来的披肩,竟然严严实实的披在身上,还用手死死的挡住胸口。

  沛涵见她走过来正想问,初夏却先开口。

  “我吃饱了,我要先回去了。三叔,我小弟的事我们还是改天再谈吧,王总,山的事情我们也改天再谈,沛涵,麻烦你送我回去。”

  “现在就回去?我还没吃完呢?”

  “别吃了,你看你胖的。”

  “我胖?”

  初夏已经用手拉着她。

  沛涵莫名其妙的只能拿着包包跟她离开。

  老王也有些疑惑,不过他发现,初夏身上披着的披肩,跟这间餐厅的窗帘有些相似。

  薄擎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也慢慢的站起身。

  “我也该回去工作了,你自己慢用吧。”

  “我自己怎么用,我当然也要走。等等,你不买单吗?”

  “这顿你请。”

  “我请?明明是你提出的要吃饭。”

  “不请客,就二八。”

  老王真的是很想爆发自己当年的跟人群殴的冲动。

  他被剥削到了三七,又被威胁以后还要帮忙,最后临走临走,他还要买单。这顿饭吃的,真他大爷的憋屈。

  ……

  初夏拉着沛涵匆忙上车。

  沛涵启动引擎,还是疑惑不解:“你到底怎么了?三叔在洗手间对做了什么?”

  “都怨你。”

  “我?我怎么了?”

  “都是你给我穿这身衣服惹的祸。”

  “我好心给你穿这么漂亮的衣服,你还说我,真是好心没好报。”

  “快点开车吧,我要回去换衣服。”

  “好,啊,对了,你身上的披肩在哪弄来的?怎么有点眼熟?不过太没品味了。”

  “什么披肩,这是饭店的窗帘。”

  “窗帘?”

  沛涵在之后知道这件事的缘由后,整整笑话了她好几个月,这让初夏这辈子都牢牢的把她记住了。

  ……

  回到薄家。

  初夏脚步匆匆的刚上二楼,竟看到柯瑜站在薄擎的房门口,正用手在开房门,但门却牢牢的被锁住了。

  她郁闷的转身,惊吓的看着初夏。

  “你……你好。”她有些尴尬的打招呼。

  “你好。”

  初夏面对着她,整个人的气场瞬间就变得不一样了。

  柯瑜看着她那张因妆容的衬托而变得更加美丽的脸,她立刻扬起笑容:“我在薄家已经住了不少日子,跟你也见过很多次,但是一直都没有正式的自我介绍过,也没有好好的跟你聊过,这次正好有机会。”她说着伸出手:“我叫柯瑜,你可以叫我小瑜,或者小鱼儿,你的年纪比我稍微长几岁,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叫姐姐,可以吗?”

  初夏盯着她那张纯净善良的脸。

  人真的是不可貌相。

  她一副单纯无害的模样,但却背地里做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想着她曾利用傅雪害死多多和niki,想着她让自己忍受家法,忍受薄家人的围观,想着她又利用傅雪去害小昱。真的,这一刻初夏恨不得用自己的双手狠狠的去掐她的脖子,替多多和niki报仇,替小昱报仇。

  柯瑜的手尴尬的放在半空中。

  她看着初夏的双目,越来越觉得她的双目好像充满着对她的恨意和杀意。

  她有些惊慌。

  收起手,道:“我这个人有点太自来熟了,不好意思,额……你这是想回房间吗?那我不打扰你了。”

  “柯小姐。”

  初夏终于开口,声音那么冷冽。

  柯瑜有些心慌。

  初夏接着道:“你在薄家住了这么久我都没有好好的带你四处逛逛,真是太失礼了,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不如我们一起坐下来喝一杯,好好聊聊天。”

  “这当然好。我也很想跟你聊天,不过……”

  柯瑜拉长声音,总觉她说话的态度和语气都怪怪的,而且她能感觉到,她是有目的的在接触她,所以她下意识的不想跟她单独相处,至少不是现在,她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不能莫名其妙的被她算计,而恰巧,在这个时候,初夏包包里的突然响起。

  初夏微微蹙眉,拿出,接通电话。

  “喂?”

  “三嫂,你现在有空吗?”

  “怎么了?”

  “能来趟医院吗?”

  “出什么事了?”

  “你别问了,就算我求你,马上过来医院行吗?”

  初夏的眉头慢慢变成一道深深的皱痕,她盯着眼前的柯瑜,回答电话里的韩旭之:“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谢谢三嫂。”

  挂断电话,初夏抱歉道:“本来是想跟你好好聊聊天,谈谈心,但我现在突然有急事,只能改天再约了。”

  “不要紧,你的事情比较重要,别耽搁了,快去处理吧。”

  初夏对她冷冷的笑了笑,然后走去小昱的房间先把衣服快速换了,再急急忙忙的赶去医院。

  ……

  医院门口,韩旭之穿着白大褂站在那里。

  初夏下车后,一路小跑着过去。

  “韩医生,你急着叫我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小昱的病有什么不对劲?”

  “没有,小昱没事。”

  “那是怎么回事?”

  “三嫂,今天是我对不起你,你一定要原谅我,千万不能告诉三哥。”

  “你在说什么?跟三叔有什么关系?”

  韩旭之非常纠结,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坦然:“是这样的。那天三哥把你从薛少那带过来后,薛少也跟着进了我们医院,我们医院虽然跟薛氏集团没什么瓜葛,但薛少的确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不知从哪知道我跟三哥的关系不太一般,跟三嫂你也有几分交情,所以他今天拿他的病情来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叫你过来,他就去法院投诉我们医院,说我们没有妥善的帮他治疗,害得他的病情比进院时更严重。”

  “他伤的很严重吗?”

  “严重是有点严重,但没有他说的那么邪乎,他就是故意找事。你也知道,医院这种地方,如果有人故意捣乱,不但会影响病人的恢复,还会影响医生的治疗和声誉,总之就是麻烦得很,所以我没办法,只能叫你过来看看他。三艘,这件事你千万别告诉三哥,不然他非扒我一层皮不可。”

  初夏看着他那张的确为难的脸,想着他对小昱的尽心尽力,马上微笑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说的,就算他知道了,我也不会让他把你怎么样,不过……薛少为什么要见我?”

  “这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就是威胁我,非要见你不可,但是你不用担心,这是在我们医院,他不敢对你怎么样,而且他都伤的下不了床了,也不能对你做什么,如果你还是不放心,我就在门口守着,一有事我就冲进去。”

  初夏安心的点了点头。

  “带我去见他吧。”

  “好。谢谢三嫂。”

  跟着韩旭之来到单间的vip病房。

  初夏走进去,里面的设计就像是自己的家一样,完全没有住院的感觉,连酒精味都淡的闻不太出来。薛荆辰此时正倚靠着床头半躺着,他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伤,但是面色和唇色却非常苍白,而且右手上还挂着吊水,整个人都变得非常虚弱。

  转头看到初夏,薛荆辰立刻扬起苍白的嘴角:“你来了。”

  初夏走过去,站在床边,稍稍与他保持一小段距离。

  “你找我有什么事?”她问。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初夏有些意外,他今天竟然这么坦诚,语气也很真挚。

  “咳、咳……”

  薛荆辰开口后气虚的咳了几声,然后接着抱歉道:“我并不知道你在杭州发生的事,如果我知道,一定不会那样做,也一定不会把你一个人锁在浴室,我真的没有想要害你的意思,也没有想要强迫你做什么,我就是想吓吓你,逗逗你,还想惹薄三生气,但现在说这些都于事无补,我只能向你道歉,真的对不起,真的……真的很对不起……”说完后,他又难受的咳嗽起来。

  初夏看到床头柜上有水壶,马上帮他倒了一杯,递给他。

  “谢谢。”薛荆辰接过喝了一口。

  初夏看着他的样子,不禁问:“你伤的很严重吗?”

  “也还好,就是几处内脏被薄三踹的出了点问题,大概修养个一年半载就没事了,不过这都是我自找的,我活该,谁叫我没事去动他的女人,没被他那只脚活活踹死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初夏想起了那天晚上。

  薄擎是真的完全暴怒了,他的脚完全不留情。每一下都力道十足,甚至已经发了狠,如果不是郭睿及时提醒她制止,说不定薛荆辰真的会死在当场。

  还好他没死,不然事情真的会闹大。

  初夏看着他憔悴的脸,想着他平日的玩世不恭,暗暗叹了口气:“你的道歉我接受了,我原谅你。”

  薛荆辰嘴角淡淡的笑着。

  “子衿说的没错,你真的很善良。”

  一想到柳子衿,初夏不禁又问:“柳夫人的后事已经办好了吗?”

  薛荆辰点了点头:“差不多了。”

  “她葬在什么地方?我可以去看看她吗?”

  薛荆辰嘴角失笑:“虽然她很嫉妒你,嫉妒你可以成为薄三的女人,但就算没有薄三,她也会很羡慕你,很喜欢你,如果你能去看她,多跟她说说话,她应该会很开心。”

  薛荆辰的话让初夏知道柳子衿和薄擎之间并不仅仅是朋友,不过她更好奇:“她为什么要羡慕我?”

  薛荆辰抬目看向她美丽的眼眸。

  “你想知道我们三个人的事吗?”

  初夏犹豫。

  说不想是假的,但是……

  “如果是跟三叔有关的。我希望他能自己跟我说。”

  “呵呵……你们女人真的很有趣,总是在奇怪的地方较真。不过这些事由我来说的确不好,还是等以后让他来慢慢告诉你吧,到时候你听了如果生气,气的不想再理他,不想再跟他在一起,就过来找我,我会安慰你,还会接纳你。”

  初夏沉声:“你又来了?”

  “没办法,这多年都是这个死样子,早就习惯了,不是一时就能改的,不过经过你上次的教训,让我突然大彻大悟了。现在我父亲死了,子衿也死了,再也没有什么人能够让我压抑自己,我也应该活的像个人样,活的像个自己了。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看清自己,但是有一点我一定要跟你解释清楚,我对子衿真的不是爱情,但的确又比亲情和友情都高上许多,但我可以发誓,真的不是爱情。”

  “你不用跟我解释,你们两个人的事,我不应该插手。”

  “不,唯独只有这件事,我一定要解释清楚,尤其是跟你。”

  初夏总觉得他又开始进入了纨绔的模式。

  还是不要跟他多聊为好。

  “你今天找我应该没有别的事了吧?”

  “是没有别的事了,但还想再跟你聊聊,不能多陪我一会儿吗?”

  “你应该多休息。”初夏委婉的拒绝。

  薛荆辰还真被她说的又咳嗽了起来。

  初夏反射性的伸手想要帮他拍拍背脊,但还好中途控制了下来,只是又重复道:“你还是多休息吧,别再说话了。”

  “可是我真的很想再跟你聊聊,就再多陪我聊几句,行吗?”

  “……”初夏犹豫。

  薛荆辰就当她?认了,接着道:“你别看我已经三十岁,结过一次婚。也离过一次婚,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女人,但我长这么大,这次真的算是初恋。”

  “薛少,如果你不能正经一点聊天的话,那我现在就走。”

  “好,说正经的,你为什么喜欢薄三?”

  初夏看着他:“我不想回答你这个问题,我要走了。”

  “好,我不说了,也不留你了,但可以请你在临走时帮我躺下吗,我已经坐了好长时间,腿都麻了,而且也没什么力气。”

  初夏这次非常谨慎。

  她很怕他又有什么小动作,但是薛荆辰真诚的看着她,向她保证:“我什么都不会做,就只是想躺下。真的,我可以发誓。”

  初夏还是有些不太相信。但是他的脸色的确特别的不好。

  她一步靠近床边,然后伸出手扶住他的身体,将他身后的软枕放平,然后小心翼翼的帮他向下挪动身体,让他舒服的平躺着,而他这次还算说话算话,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柔软的认她摆弄自己沉沉的身体,然后躺着对她微笑。

  “谢谢。”

  “你休息吧,我走了。”

  “嗯,再见。”

  “再见。”

  简单却又生疏的告辞后,初夏转身正要走,薛荆辰突然又道:“告诉你件很有趣的事,薄三他……是个恋童癖。”

  初夏听到后,满目惊讶的转身看他:“你什么意思?”

  “你回去问问他就知道了。”

  初夏原本平静的心情被他弄的波涛四起。

  恋童癖?

  真的假的?

  不可能吧?薄擎完全看不出来是这样的人?

  带着非常奇怪的心情走出病房。韩旭之站在门口看着她此时的表情,马上担心的询问:“三嫂,你没事吧?他对你说了什么?不会又威胁你吧?你可千万别听他的,他就会忽悠人。”

  初夏整理自己的表情,露出淡淡的微笑:“没事。他就是跟我说了句对不起。”

  “就只有这样?”

  “还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真的吗?你可千万别骗我,他如果真的跟你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你绝对不可在他这又出什么问题,到时候三哥不禁会扒了我的皮,还会杀了我。这可真不是开玩笑,他绝对会杀了我。三嫂,你就当好心可怜可怜我,千万别瞒着我又出事,我可承受不起。”

  初夏看到薛荆辰后也知道薄擎真的会下狠手,所以她非常真诚的,认真的告诉他:“他真的只是跟我道歉,真的没说什么。”

  韩旭之松了口气:“那就好。”

  “你不用太担心,我一定帮你保守秘密。”

  “三嫂你真是太好了,以后有事尽管找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可不想找一个医生帮忙,准没好事。”

  “也对,哈哈哈……”

  韩旭之爽朗的笑着送她离开,初夏心中一直徘徊着薛荆辰最后的那句话。他突然莫名其妙的那样说。难道是有什么言外之意?跟这帮聪明人聊天真是太费脑细胞了,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他们说的哪一句话,哪一个字,有着惊人的玄妙。

  ……

  深夜三点后,天,都快要亮了。

  薄擎好不容易忙完公司的事赶回来,在打开房门的时候,房内一片漆?,他敏锐的双目看向大大的床褥,在床褥上看到微微隆起的被子,嘴角满足的轻轻抿着,然后他缓缓的关上门,无声的走过去,坐在床边,隔着黑暗,借着月色,看着初夏熟睡的脸。

  初夏虽然静静的睡着,但是眉头却紧紧的锁着,睫羽也不安定的抖动。

  薄擎伸出手,轻轻抚着她的面颊,希望能抚平她眉间的不安,但这一碰,初夏惊的立刻睁开双目,面对眼前的一片黑暗和脸上的触碰,她惊慌的坐起身,抱着被子退到床内,恐惧道:“不要碰,走开,不要碰我,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薄擎马上将台灯打开,然后抓着她的双臂,靠近她,让她看清自己的脸。

  “是我,别害怕,是我,是我……”

  初夏的双目看到薄擎,紧张的气息马上松懈。

  薄擎抱着她,让她紧紧的贴在自己的怀中,然抚着她的长发,扶着她的背脊,声音尤其温柔:“别害怕,以后我会尽量早点回来陪你,陪你一起睡,陪你一起醒,别怕,别怕……”

  初夏慢慢的平静来。

  “我没事了,就是做了个噩梦。”

  “除了噩梦,最近还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了。”

  “别想骗我。”

  “就是坐电梯的时候有点不舒服,但如果电梯里有人就好很多,其它真的没什么了。”

  薄擎将自己的大手按在她的脑后,让她的脸深深埋入自己的胸口。

  “都是我不好。”他自责。

  “这不是你的错。”

  “这就是我的错,是我无能犯下的错。”

  初夏挣扎的从他的怀中坐好,然后看着他深沉的脸,主动用双手捧着他,然后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唇,笑着:“我真的觉得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真的不是你的错,不过就是个噩梦,我一定可以战胜它,击溃它。”

  薄擎深深的看着她美丽的脸。

  “今天白天你就在诱惑我,晚上你又来诱惑我,你可真是会折磨人。”

  “谁诱惑你了,是你非让我来这里睡的,你怎么不讲理?”

  “我就是不讲理。”薄擎吻着她的唇,吻过她的面颊,在她的耳畔炙热道:“我想要你。”

  “不行,你伤还没好。”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你还敢说?白天你喝了那么多酒,我一定要检查一下。”

  “别检查了,你会后悔的。”

  “必须检查。”

  初夏推开他,然后下床将灯打开。

  薄擎深深的叹气,换了个姿势倚靠着床头。

  初夏也算一回生二回熟,虽然她还是会不好意思,但为了确保他的伤口不崩裂,不感染,她必须硬着头皮再一次解开他的皮带,拉下他的西裤拉链,然后仔细的看着他的伤口。

  虽然纱布上还是染着一片鲜红,但出血量很少,能看出他自己有小心保护,而且缝合的刀口上已经开始慢慢愈合,这让初夏终于有些安心了,不过,当她准备帮他换一块纱布的时候,她发现伤口下面的某个地方似乎有点不安分。

  她慌的抬目看他。

  “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了?”

  薄擎的脸上水波不兴,语气更是平淡:“我刚刚已经说了,你会后悔的。”

  “你……你赶紧弄回去。”

  “大家都是成年人,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可是……你这样……你……”

  “行了,别你了,快点换吧,不然后果只能由你来承担了。”

  初夏真是烦躁透了。

  每次都这样,他就不能老老实实的让她好好包扎伤口吗?

  又是一次手忙脚乱,当她包扎好后,薄擎又要占她便宜,不过这次初夏学聪明了,马上道:“我有件事想问你。”

  “别来这招。”

  “真的,非常重要的事。”

  薄擎才不听,身体已经压下,薄唇已经袭来。

  初夏一慌,直接道:“你喜欢小孩子吗?”

  薄擎的唇停在她的唇前。

  他第一次大脑有些短路,定格了好几秒才回神,然后小心翼翼的问:“你怀孕了?”

  初夏的脸一沉:“没有。”

  “那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我就是想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小孩子。”

  薄擎仔细的看她的脸。

  他在脑海里快速的计算了一下时间,那次在马场是一个月前,而那次他也没有做防御措施,说起来,这几次都没有,就算怀孕也很正常。

  “你真没怀孕?”他还是很怀疑。

  初夏郁闷的将他推开,然后坐起身,非常郑重的告诉他:“你才怀孕了呢。”

  薄擎有些失落,又有些不解:“既然没有怀孕,那为什么突然问小孩子的问题?”

  “我就是想知道,不行吗?”

  薄擎猜测她可能是因为小昱,也可能是因为想着以后万一怀孕,所以他慎重的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最后严肃的回答:“小孩子很吵又很喜欢哭,我的确是不怎么喜欢,但如果是自己家的孩子,当然就会不一样,不过……”

  初夏见他停顿,急忙问:“不过什么?”

  薄擎似乎想到了什么,整张脸都变得特别柔和,双目也透着温润。

  “不过小孩子的手很软,摸起来很舒服,而且小孩子的笑容只有真诚,没有一丝虚假,还有他的眼睛,干净的没有任何杂质。”

  初夏见他说的这么神往,不自觉的又问:“你……有恋童癖?”

  薄擎温柔的表情突然急转直下。

  他犀利的双目如同夜间觅食的野狼,瞪着她,冷冽道:“你见过薛荆辰?”

  好犀利的三叔,夏夏不会有啥事吧?

  其实大家应该都感觉到了,三叔喜欢夏夏并不是突然,而是以前就有些什么事,但是夏夏显然完全不记得,那么,到底是什么事呢?到底怎么回事呢?哼哼哼,吼吼吼,先不告诉你们,我要玩神秘。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90章 老爷子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