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必兆娱乐 >

第85章 你今天剩余的时间,我买断了-腹黑老公深深爱

发布时间:2018-08-28 16:5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必兆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84章 血一滴一滴,流成一条水线-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傅雪是真的已经疯了,不是冲动,而是彻彻底底的疯了。

  她的手还在不停的用力,刀刃又没入几分。

  薄擎的眉头深深的蹙起,腹上的疼痛抵消了他原本想要用出来的力气,而变成疯子的人就好像失心的蛮牛,让人控制不了。

  “啊啊啊啊,去死,去死,去死——”

  傅雪大叫着,双手不停的用力,刀刃在薄擎的伤口中轻轻搅动,那种痛简直蚀骨钻心,但薄擎也真的愤怒了,他不再理会腹上的伤口,大手用足力道,猛然将刀尖从腹中拔出,然后用力的一甩,傅雪立刻被向后推出好几米,后腿撞在床边,跌坐在上床,而这时她的手还抓着那把水果刀,死死的不肯放。

  薄擎用右手按住腹上的伤口,阻止血疯狂的流出。

  傅雪的双目瞪大,她的眼眸比地上的血还要红,她紧紧握着刀的双手在剧烈的抖,但是她还是向薄擎冲过来,大喊着:“去死吧——”

  薄擎冷目微收。

  刚刚是因为想救她继而被她的反攻弄的措手不及,但现在他已经是全身备战的状态。

  就在傅雪冲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稍稍一个侧步,躲过她的刀,然后伸出手,精准的打在她的脖颈上,傅雪的脖颈猛地一疼,接着双目翻白,手中的刀无力的脱落。掉在地上,她也全身柔软的晕倒在地上。

  薄擎腹上的血还在流,他更用力的抓着,压着,脸上并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只是烦躁的蹙眉。

  这时。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快速传到耳边,薄家的一个佣人听到刚刚的动静匆忙跑上来。其实他是听从老爷子的指示,来找傅雪,帮她收拾东西,准备送她离开,但是没想到走到小楼前却听到什么死不死的叫喊声,然后当他双脚停在卧室门口的时候,整个人都吓傻了。

  地上是一滩红彤彤的血,傅雪晕倒在血的附近,身旁还有一把染血的刀,而在离他最近的地方,薄擎笔挺的伫立在那里,右手捂着自己的腹部,手上满是鲜红的血,血水还顺着他的指缝不停的往外涌。

  “三爷,这……这……我马上报警。”他慌的立刻转身。

  “站住!”薄擎厉声。

  佣人的双脚马上停止。

  薄擎虽然受伤,但气息却并没有一丝紊乱。

  他几步走到门口,双目阴寒的看着佣人,薄唇缓缓的开启:“刚刚你看到的一切,都不准说出去。”

  “可是三爷,你受伤了。”

  “我没事。你赶紧把这里处理干净,然后带她去医院,看精神科。”

  “三爷,您在流血,我还是带您去看医生吧。”

  “我说的话,你是没听懂,还是当成了耳旁风?”

  “不是,我……我……我是担心您。”

  “我用不着你担心。给我记住,管住你的嘴,管住你的眼睛,如果这件事你敢透露出去一点点,我不但会辞退你,还会让你也感受一下刀子进入肚子里的感觉,当然,能不能活下来就看天意了。”

  佣人一阵惊悚。

  “我不说,我一定不会说出去。”

  “赶紧处理吧。”

  “是。”

  佣人马上去拿抹布擦地上的血。

  薄擎身上的白色衬衫已经染的满是鲜红,但还好他穿的是黑色的西装,不细看,根本就看不出血色。他系上西装上的纽扣,然后擦了擦手,装作没事一样下楼,直奔停在别墅前的车。

  他上车后,马上将车开走,并一边开车一边拿出,打给韩旭之。

  “喂,三哥。”

  “你现在马上去公寓。”

  “公寓?去公寓干什么?”

  “带上缝合刀伤的工具。”

  “刀伤?谁受伤了?”

  “少啰嗦,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三哥,你最近总是这么随随便便的使唤我,也不给我开工资,也不多往医院投资点资金,不如这样吧,我把医院的工作辞了,以后就专职给你做私人医生好不好?”

  “嘀——”

  薄擎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放下,再次捂着伤口,快速的开车去公寓。

  当韩旭之拿着工具来到公寓的时候,刚一打开门,他就看到一串血路,直通向卧房。

  他跟着血路走到卧房门口,突然倒抽一口气,立刻目瞪口呆,完全吃惊。

  “三哥,你……你怎么受伤了?谁这么大胆连你也敢伤?而且谁这么有本事,竟然能伤到你?”韩旭之完全意想不到。

  薄擎的脸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严谨的要命,冷漠的要命,但脸色却稍稍有些泛白,不过他却依旧优雅的坐在沙发上。用染血的手指夹着烟,一口一口慢慢的吞吐,那悠然的模样帅气逼人,让韩旭之这个老爷们儿都觉得酷毙了,果然血跟男人十分相称,能显得男人霸气十足。不过薄擎似乎是真的并不在意自己腹上流血的伤口,可能是因为以前习惯了这种伤痛,毕竟他曾当过兵,而那几年的兵,确实让他受了不少罪。

  韩旭之匆忙拿出止血棉和消毒工具,一边帮他处理伤口,一边又开始的问:“三哥,你受的是刀伤,是有人要杀你吗?为什么不报警?为什么不去医院治疗?为什么非要我来这偷偷帮你治?”

  薄擎长长的吐了口烟雾,然后平淡道:“我不想让初夏知道,也不想让大哥和二哥知道。”

  韩旭之懂了。

  不想让初夏知道,是怕她担心。不想让老大老二知道,是怕他们借题发挥。

  薄氏的百货大楼这几天已经动土。后续的事情会越来越多,老大老二盯他盯的特别紧,就等着他出点岔子,然后把他扳倒。

  韩旭之不尽叹了口气,他家里也不止他一个儿子,全部都是医生,而且都在韩氏医疗工作,他们之间也有明争暗斗,这就是上流社会的悲哀,在金钱和欲望的面前,亲情已经变得不值一提。跟那些同一血脉的兄弟姐妹相比,他反倒跟这个完全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三哥,更像是亲兄弟。

  擦干净后,他仔细看了看伤口。

  “三哥,你伤的有点深,保险起见,还是去医院拍个片,看看有没有伤到内脏。”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没事,你放心缝上就行了。”

  “在这种环境我怕你感染,还是先打一针以防万一。”

  薄擎伸出手臂。

  韩旭之打完针后,开始熟练的帮他缝合伤口。

  他的确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说个优秀的外科医生,手法非常快速,而且非常细腻,娴熟。

  薄擎整个过程都在吸烟,平静的面容就好像自己根本没受伤一样。

  韩旭之将伤口缝合后,贴上医用胶布。

  “三哥,这几天你最好不要乱动,尽量还是躺着静养。”

  薄擎完全不是个好病人。

  这边刚缝合完,他就起身,脱下身上染血的衣服,去衣柜前换上干净的衣服,而他换衣服的动作一下子就扯到伤口,胶布上瞬间渗出红色的血迹。

  “三哥,你别乱动了,这样下去,有多少血都不够你流。”

  薄擎低头看着渗透的胶布,眉头烦躁的蹙起。

  “你就没有厚一点的纱布?”

  “现在是夏天,你弄那么厚,是想让伤口烂掉吗?”

  “我会经常换,去拿纱布。”

  “什么经常换?你是准备流多少血?你这样不让伤口愈合,到时候伤口感染,病情恶化,会有生命危险的。”

  “我叫你去拿纱布,再多啰嗦一句,就给我滚。”

  “你……”

  韩旭之气的都想跟他动手了,但是他知道自己打不过他,就算他受伤,他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也不能让他这么任意妄为,不顾伤势。

  对了。

  “三哥,你如果这么不听医生的劝告,那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三嫂,让她来跟你说。”

  薄擎的双目突然变得异常犀利。

  他看着他,韩旭之对着他,不到五秒钟……

  “我知道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不管你了,我去拿纱布。”

  韩旭之完全怂了,他要收回刚刚的想法,他才不是他的兄弟,他就是他的祖宗。

  薄擎穿好衣服后,拿着韩旭之给的纱布出门,直奔薄氏。

  ……

  次日晚上。

  初夏一整天都没等到薄擎来看小昱,稍稍有些失落,而且双目总是不经意的看向。

  小昱是个聪明的孩子。

  他突然拿过:“妈妈,我想给叔叔打电话。”

  初夏有些窃喜:“打吧。”

  “你帮我打。”小昱把手递向她。

  初夏虽然很乐意帮忙,但是却又不好意思起来:“是你要打给他,又不是我,你自己打。”

  “你就帮我打嘛,你打通了,我再接。”

  “你又不是不会打电话。干嘛这么费事?”

  “妈妈……”小昱一脸的可怜巴巴,两只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眨巴眨巴。

  初夏的确是被他萌到了,但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自己很想打。

  她接过,然后拨下薄擎的电话号码。

  稍稍有些紧张,以前是因为有事才主动打给他,但是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不免会有些尴尬。

  电话很快被接通,薄擎的声音如大提琴上最性感的音符,缓缓传入她的耳中。

  “喂?”

  初夏听到声音,心中有些小激动。

  她没有说话,马上把拿给小昱。

  小昱突然装模作样的打着哈欠,然后立刻躺下,闭上双目,又来装睡这一招。

  “喂?”

  里又传来薄擎的声音。

  初夏慌乱的将放在耳边,双目瞪着小昱装睡的脸,回应:“喂,三叔。”

  “刚刚怎么不说话?”

  “小昱说他想打给你,但是我帮他拨通后,他又装睡,所以……”

  “所以并不是你想打给我?”

  “……”初夏犹豫了一下,然后支支吾吾:“也不是。”

  “那就是你也想打给我?”

  薄擎就是这点特别令人讨厌,明知故问,而且还总是问的那么直接。

  “我……我就是想问问你,傅雪怎么样了?没做什么傻事吧?”初夏找到了借口,瞬间感觉自己的棒棒的。

  薄擎在电话内稍稍停顿,然后发出奇怪的声音:“嗯……”

  “怎么了?”初夏疑惑:“你怎么了?”

  “没事。”

  “怎么会没事?你刚刚的声音很奇怪,好像……”初夏想了想:“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对,没错,我现在是很难受。”

  “你怎么会难受?哪里不舒服吗?生病了吗?”初夏非常担心,而且非常焦急。

  “呵呵……”

  薄擎真的是非常少笑,尤其还是笑出声来,不过他接下来的话真是完全让人笑不出来,而且完全气死人:“我没生病,也没有哪里不舒服,只是突然想起你,想起在马场的那个晚上,然后一兴奋就只好自己解决,没想到你在这时打来电话,所以我只能难受的忍耐着,难受的忍不住发出声音,不过听到你这么关心我,我想我应该不用继续忍耐了,很快就能解放。”

  “你……你……你……”

  初夏被他说的面红耳赤。

  虽然没有当面看到,但是她的脑袋完全不听使唤的快速构画出那个画面。

  她乱的整个人都坐立不安:“你继续吧,我挂了。”

  “等等。”

  “干嘛?”

  “再陪我说会儿话,就快结束了。”

  “你……你……”

  实在是‘你’不出什么,初夏慌张的挂断了电话。

  小昱一直在一旁偷听,还时不时的偷看。

  她看到初夏的脸红的已经媲美蛇果,马上好奇的问:“妈妈,你怎么了?你的脸好红?”

  “我没事吧,太热了。”

  “热吗?可是今晚很凉快呀。”

  “妈妈的体质跟你不同,你不是睡了吗?怎么又醒了?”

  “嘿嘿嘿,我突然又不困了。”

  “你这个小鬼头。”

  初夏微微用力的推了一下他的小脑袋瓜。

  ……

  薄氏顶楼。

  郭睿正在帮薄擎换纱布,因为动作有些笨拙,所以弄的薄擎隐隐发出声,接着就出现刚刚的那段对话,说的郭睿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还好,算是成功蒙混过去了。

  包扎好伤口后,薄擎系上衬衣的扣子。

  郭睿细心的整理染满血的纱布,有些担心道:“先生,今天晚上您就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会帮您处理。”

  “工地那边已经开工了,大哥那边有什么动静?”薄擎没有理会他的话,直接问工作上的事。

  “我查到他好像跟工头有些接触。”

  “他想在大楼的建设上动手脚?”

  “应该是这样。”

  “明天你处理,建设上一定不能出任何问题,如果那个工头立场不坚定,马上给我换掉。”

  “是。先生,您还是休息吧。”

  薄擎从沙发上站起身,走进办公桌内,然后拿起一份文件,看着上面的满是数字的财务报表。

  他微微蹙眉。

  “二哥又开始挪用公款了?在这种时候。他可真是会给我添麻烦。”

  “要提醒一下二爷吗?”

  “不用了,他上次几乎损失了全部家当,最近刚刚有点起色,再给他压力的话,说不定又会找谁的麻烦,你把我的私人资金先转移过来,注意别让大哥发现。”

  “是。先生,您还是……”

  郭睿第三次想要提醒,但是又一次响起,打断了他的话。

  薄擎伸手。

  郭睿将拿给他。

  薄擎垂目看着上显示的人名,眉头立刻就蹙了起来。

  想了一想,最后还是接通了。

  “薄总,大半夜的接电话都这么慢,看来你是真的很忙。不过我很好奇,你是在忙正事呢?还是在忙私事呢?”

  薄擎听着薛荆辰吊儿郎当的声音,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找我有事?”他非常直接的质问。

  “认识你这么多年,你还是一样没情调。”

  “……”薄情不语。

  薛荆辰也感到无趣,直接进入正题:“你应该知道子衿认罪了吧?”

  “……”薄擎还是没有回应。

  “因为她是自首,人证物证都完全符合,所以她的案子很快就下来了,明天就会正式入狱,我希望你能去见见她,见她最后一面。”

  “……”薄擎的双目非常深沉,而他的双唇也沉的没有张开。

  “你真的是太无情了,她那么爱你,还把你送给她的东西送给你的女人,帮你的女人度过那么大的一个难关,可是你居然一直都不闻不问,连见她最后一面都不肯,你是不是没有心?你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要不要我亲自挖出来给大家都好好欣赏一下?”

  薄擎的脸上虽然没有动容,但是双目却露出了一丝闪动。

  “我会去看她。”他简单的只说了这五个字。

  “看来你的心还没有完全变成石头,至少对她还不是。哦,不对……你的心在所有人的面前都是块冰冷的石头,但只会在初夏的面前跳动,而且还会跳的尤其活跃。说起来,那个女人真的很有意思,下次的宴会我还会邀请她,你不会介意吧?”

  薄擎想起上次事。

  他那天早上回来后好像对初夏做了什么,一瞬间眉头深深的蹙起。

  “她不是你可以玩弄的女人,你最好离她远点。”

  “你这样说的话,我就偏偏要接近她。正好我现在也变成了孤家寡人,不如下一个目标就锁定在她的身上。其实……你不觉得我们两个很相配吗,她跟你的大侄子已经过不下去了,早晚都会离婚,而我现在也是个离过婚的,我们简直太完美了。”

  薄擎的表情已经变得好像要杀人,声音更是冷冽的要把人吞了。

  “我警告你,你敢碰她,我不会让你好过。”

  “你们薄氏的百货大楼已经让你分身不暇了,你还有什么能力让我不好过?”

  “你真的想试试?”

  “别以为我会怕你,我就是想试试。”

  薄擎的双目剧烈收缩,大手紧紧的攥成拳头。

  “薛荆辰,你若想死,我一定送你一程。”

  “好。我等着你送我。”

  电话里又传来薛荆辰的一阵笑声,然后他才挂断电话。

  薄擎的手用力的砸向桌子。

  “砰——”

  沉闷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内,郭睿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愤怒的模样。

  ……

  柳子衿因为身患重病,被批准外保就医。其实她一直都就住在韩氏医疗的单人病房,门口有警察看守,跟初夏只不过是上下楼的距离,薄擎早就知情,却一直都没有多走一步,上去看她。

  都已经多少年不见了?

  想想最后一次见她,还是年少轻狂……

  站在门口,警察将房门打开。

  柳子衿坐在病床上,穿着非常漂亮的白色连衣裙,脸上化了非常浓重却又非常精细的妆,为的就是掩盖她憔悴的病容。

  在第一眼看到薄擎的时候,她扬起最美丽的笑容,无比动人,但是薄擎的脸上却依然还是一片冷漠,死板板的没有任何表情。

  双脚站在床边。双目低垂的看着她。

  “好久不见。”薄擎先开口,声音平稳,没有一丝起伏。

  柳子衿听到他的声音,心情喜悦的无法言表,只能将自己嘴角的笑容继续上扬。

  “谢谢你来看我。”

  “是我应该谢谢你,谢谢你帮初夏。”

  “那本来就是你的东西,我只是做了你想做的事而已。”

  “……”

  薄擎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她,看着她那张就算化了妆,却还是掩盖不住虚弱的面容。

  柳子衿到是被他看的有些害羞。

  她微微低头,声音轻的好似荡开的水波:“我是不是老了?变得没以前好看了?”

  “都过去多少年了,当然会老,但还是很好看。”

  “你说话总是这样,让人又爱又恨,一点都不会讨女孩子欢心。”

  “不是我喜欢的女人,我为什么要讨她们欢心?”

  “呵呵……”

  柳子衿笑着仰起头,看着他那张愈发成熟的脸:“你真的一点都没变,还跟以前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不变。我也老了。”

  柳子衿摇头。

  “你以前就是这种过分成熟的样子,总是板着一张脸,真的一点都没变。”

  “……”

  薄擎又沉默了。

  柳子衿并不觉得尴尬,因为他从来都是这样,聊着聊着,就没了声音,总是需要她来主动找话题让他开口,她都已经习惯了。

  “我虽然只见过初夏一面,但她看起来有些眼熟,我以前是不是见过她?”

  “也许吧,她是初家的大小姐,而你一直住在薛家,两家以前也有过不少交往,可能在某个场合见过。”

  柳子衿又摇头:“不对,我一定不是在那种场合跟她见过,那种场合的人我都有特殊的去记,一定不是,难道是我记错了?”难道是她太过嫉妒,自己开始产生幻觉了?

  薄擎也帮她想了想。

  “她小的时候参加过很多舞蹈大赛和舞蹈演出,你可能是在舞台上见过她。”

  “舞台?”

  柳子衿突然醒悟。

  她想起来了。是在舞台上,她但并不是去看表演。

  “怪不得……”她盯着薄擎的脸又一次重复:“怪不得……原来是她。”

  她的话语反倒让薄擎产生了疑惑。

  “你以前认识她?”

  “不认识,不过我看过她的一次演出,她跳的很好,很美,但因为脚上有伤,在一个跳转的舞蹈动作上摔在了舞台上,不过她很坚强,忍着疼痛和慌张,又站起来继续将那段舞完美的跳完,而且还是一直笑着跳完的。”

  薄擎听着她的话,也想起了往事,嘴角不自觉的微微勾起。

  “没错,那次她虽然是笑着跳完,但到了后台却哭的特别凶,凶的连前台的音乐都差点盖不住。”

  柳子衿痴痴的看着他此时嘴角的笑容。

  记忆在自己的眼前越来越清晰。

  她完完全全的想起来了。

  那次她因为好奇,偷偷摸摸的跟踪他去看一场芭蕾舞表演,在观众席上,她并没有去欣赏舞蹈,而是一直盯着他,他则一直盯着舞台上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而小女孩跳完后,他跟着一个女人一起去了后台,那个小女孩正在嚎啕大哭,他却在一旁看着她微笑,笑的那么好看,那是她这一生唯一一次看见他笑,而那时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亲昵的抱着小女孩,哄着小女孩,她长得跟小女孩很相像,想来,应该是初夏的母亲。

  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落寞,但嘴角还是一直保持着笑容。

  她眼角泛泪,望着他幽深的眼眸。

  “真好……”她轻声,轻声的呢喃:“真好……你能跟她在一起,真的是太好了。”

  薄擎也微微点头。

  “是,能够得到她,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

  柳子衿眼中的泪水从眼眶掉落下来。

  也许,他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上初夏了,但也许是她想多了,那一次的面前只是偶然,那个微笑也只是自然,但……她还是忍不住的羡慕,忍不住的嫉妒……

  真好……

  能够成为他所爱的女人,真好……

  从喉咙深处涌出一股血腥,柳子衿眼神慌乱的忍着,用尽剩余的全部力气忍着。

  她匆匆的对薄擎道:“我累了,我想休息了。”

  “好,你休息吧,我先走了。”

  她点头,但是双目却那么渴望的看着他慢慢转过去的背影。

  就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她口中涌出血,眼中涌出泪。她喘着气,极为虚弱的最后一次开口:“擎……唯独只有你……求你……不要忘记我……”

  薄擎的双脚停在门口,他并没有转身。

  他能够感觉到她此时的狼狈,而他也非常清楚,她不想让他看到她狼狈的样子。

  所以他背对着她,告诉她:“我不会忘记你。”

  柳子衿扬起满是鲜血的嘴角,哭着,笑着……

  薄擎再次迈出自己的脚,大步走出房门。

  在他离开病房的那一刻,柳子衿无力的摔落下床,视线一直盯着房门外他远走的脚步。门口的警察听到动静,马上走进病房,却看到她满嘴满身的血,脚步不敢继续,生怕那可怕的病毒会传染,慌的跑出去叫医生。

  医生赶来的时候,她的呼吸已经停止,心跳也已经停止。但是她望着门口的双目,并没有停止。

  不用法律的制裁,她已经受尽折磨,离开了这个世界。

  ……

  薄擎走下楼后,那么巧的遇见刚刚买饭回来的初夏。

  她一只手拿着打包好的饭菜,一只手拿着一本娱乐杂志,看的非常认真,认真的双脚都不自觉的停下。而在她看着的那张杂志上面,写着薛荆辰与妻子离婚的消息,还有他的妻子杀害了公公的新闻,并写着今日就会正式判刑。

  怎么会这样呢?

  她真的是凶手吗?

  初夏还是不敢相信,她那么弱质芊芊,那么温柔,不过她那时的眼神确实非常可怕。

  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合上杂志,准备回病房,却在一抬头,就看到了薄擎。

  心中一阵惊喜。但很快又蹙起眉头。

  薄擎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眼神也比往常暗淡许多。

  她几步走过去,仰头看着他,担心的询问:“你怎么了?”

  薄擎没有说话,伸出双臂,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

  初夏有些担心被身旁经过的人看到,但是今天的他真的好奇怪,总觉得他现在好像很伤心,很难过,而自己的手也慢慢的抱着他,在他的背脊上一下一下的抚摸着。

  “到底怎么了?”

  “没事,就是一个老朋友,刚刚去世了。”

  初夏听到有些惊讶。

  她丢下手中的杂志,更紧的抱着他。

  “如果你想哭的话,就哭吧,我会一直陪着你。”

  薄擎微微摇头:“死亡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她能够实现自己的心愿,我很为她开心。”

  中国的语言就是这一点好。‘她’和‘他’,在嘴里永远都分不清,所以初夏并不知道他在说谁,更不知道柳子衿就在她楼上的病房,刚刚离开了人世。她只是单纯的好奇,好奇薄擎竟然如此重视这个朋友,竟然会露出这样的情愫,看来他的这个朋友对他来说,是真的很重要。

  再次抚着他的背脊,安慰着他。

  在人流穿梭的走廊相拥了很久很久,然后两人才慢慢分开,一起去了小昱的病房。

  小昱恢复的很快,肉嘟嘟的小脸儿已经透出红润。

  他一看到薄擎,张口就:“爸……”

  薄擎双目犀利。

  他立刻改口:“叔叔。”

  “嗯。”薄擎淡淡的回应。

  “我只买了两份午餐,不过我不饿,你们两个吃吧。”初夏将午餐放到病床的小桌子上,一个一个的打开。

  “不用了,我中午有个饭局。一会儿就走。”当然,这是借口。

  初夏和小昱的脸上都露出了失望。

  “这样啊,工作要紧,你还是赶紧去吧,迟到了就不好了。”

  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说,我已经计算好了时间,还有几分钟可以陪你们,不过这次他却非常的爽快,甚至好像急着要走一样,马上向房门迈出脚,告辞道:“那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们。”

  初夏还没从惊讶中反应过来,薄擎的人就已经走出了病房。

  “叔叔今天好奇怪呀。”连小昱都感觉到了。

  初夏本以为他是因为老朋友的去世而伤心,但是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他抱着自己的时候可没有半点想要松开的架势,而刚刚他却特别着急,特别想要立刻离开,就好像怕在这里多待一刻会露出什么马脚?

  不对!

  初夏放下手中给小昱夹菜的筷子,对小昱说了句:“我出去看一下,你自己乖乖吃饭。”

  “嗯。”小昱乖巧的点头。

  初夏马上跑出病房,跑去停车场。

  薄擎这时已经坐上了车,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启动引擎,而是低头在看着什么。

  初夏疑惑的走过去,薄擎竟然完全没有发现她,直到她站在车门旁,轻轻敲了下车窗。

  薄擎猛然抬头,透过车窗看着她的脸。

  他快速的用西装掩盖好伤口,然后降下一小半车窗,平静的看着她,问:“怎么了?舍不得我走?”

  初夏偷瞄他的身下。

  其实她有怀疑过,他这个大色狼是不是又像在电话里说的那样,自己在解决某些问题,但是他的脸色看上去可不像是兴奋的样子,到像是生病了,有些发白。有些憔悴,还有些疲倦。

  “把门打开。”她突然厉声命令。

  薄擎可不是个听话的主儿:“有什么事改天再说,我得先走了。”他说着,就上升车窗,启动引擎。

  初夏一着急,用手抓着车窗,坚定的不放手。

  薄擎眼看车窗就要夹到她的手,他无奈的只好又放下来。

  初夏马上把整条手臂都伸进去,自己将车门打开,然后一把拉开他掩盖好的西装,瞪大双目看着那一片已经渗透的血红,震惊道:“这怎么回事?你怎么受伤了?”

  “没事,只是一点皮外伤。”

  “怎么可能是皮外伤?”

  初夏伸手想要去看伤口,薄擎马上抓住她的手:“真的没事,我已经叫旭之帮我处理过了,过几天就好。”

  “帮你处理过还会流这么多血吗?你真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那么好骗?我不会相信你,我必须亲眼看看。”初夏非常坚定,用另一只手用力拉开他的手,然后去解他衬衣下的几颗扣子。

  解开扣子,掀开衬衣,但是他伤在小腹,只露出一点点纱布头,大部分都被压在皮带下面。

  这时初夏也没想那么多。

  她毫无顾忌的用双手解开他的皮带,并拉下他西裤的拉链,还轻轻的抓着他内裤的边口,慢慢的向下拉,最后将压在伤口,已经完全渗透的纱布小心翼翼的掀开,看着那一片血粼粼的刀伤,瞬间就蹙起了眉头,一脸的担心和心疼。

  伤口确实经过了缝合,但是已经崩裂,血还在一点一点的往外渗,而血水已经并不是那么鲜红,好像加入了一些水,颜色有些淡。很明显是发炎的征兆。

  “下车。”初夏生气的低吼。

  薄擎虽然很喜欢她这样关心自己,但是他并没有照做。

  他重新将纱布压回伤口,并整理好衣服,然后认真的看着她:“我刚刚的确是找借口想要快点离开,但是我没有骗你,我中午真的有一个饭局,下午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会议,我必须马上过去亲自处理,我答应你,等我处理好那些工作,就立刻回来让煦之帮我重新缝合伤口。”

  “不行。你现在必须先把伤口处理好。”

  “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我不能让任何人发现我受伤,不然我会被大哥二哥趁机踢出薄氏,所以我一定要工作,一定要去开会,一定要让他们都畏惧我,找不到我的一丝破绽,而且我也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

  “可是你现在就已经有事了。薄氏真的那么重要吗?你也跟他们一样,那么贪恋权势吗?”

  “没错,我就是贪恋权势,而且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贪,我必须让自己稳稳的站在最高处,死死的压着他们,这样……”他说着伸出手,牵起她的手:“我才能名正言顺的娶你。”

  初夏已经说不出任何劝阻的话语。

  这个男人太狡猾了。

  他总是用甜蜜的借口来做残忍的事情。

  她生气蹙眉,然后再次张开口,完全没好气:“纱布呢?你这么精明,不可能没准备备用的纱布。”

  薄擎的双唇轻抿。

  他打开扶手箱,拿出一卷干净的纱布。

  初夏从他的手中拿过纱布,开始帮他重新包扎伤口,女人的手就是轻柔,比郭睿的动作细腻小心的多,完全都没有弄疼他,但也可能是他心情所致,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

  初夏把伤口重新包扎好后。严重警告他:“处理完工作,必须马上过来,如果晚上九点前我还等不到你来医院,我就带着韩医生亲自去薄氏找你。”

  薄擎心情愉悦。

  “我虽然很期待你来找我,但我一定会准时过来找你。”

  “敢迟到一秒钟,你就死定了。”

  “你舍不得杀我。”

  “你看我舍不舍得。”

  薄擎看着她认真的脸,他重新启动引擎,在关上车门的那一刻,他又道:“你一定舍不得。”

  初夏怒气的又想开车门,但薄擎已经非常愉快的将车开走。

  看着车尾驶出医院的大门,初夏的眉头担心的无法松解。

  她叹着气转身,向医院的大楼内走,但只走出两步,一个高大的人影突然极近的挡在她的身前。

  她仰头去看那个人。

  薛荆辰一脸坏笑,垂目刚好与她四目相对。

  初夏惊的后退一步。

  薛荆辰几乎同时跟上一步,保持着这段有点暧昧的距离,并笑嘻嘻道:“你跟薄三可真是恩爱,刚刚在车上做什么呢?我站的角度不太好,没太看清,但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动作,应该是在帮他脱裤子吧?”

  初夏有些生气的蹙眉。

  “你怎么在这?”

  “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

  “没错。”

  薛荆辰说着,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拉着她向自己的车走,霸道道:“你今天剩余的时间,我买断了。”

  在开篇的那几章我曾写过,三叔说他见过夏夏的母亲,所以他年轻的时候也见过夏夏,至于他年轻时的事,我会在后面稍稍带出一些。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86章 幽闭恐惧症-腹黑老公深深爱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