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番外005 有生之年-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番外004 情深缘浅-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华灯初上的夜,陆暻年有些疲惫的按了按太阳穴。

  这几年他愈发的感觉到疲惫,没有了先开始时接触事业发展的成就感还有新奇感,他现在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一台机器,再永无止尽的工作机器。

  放下笔,已经是午夜时分了,到底还是需要休息。

  从办公室出来直下电梯到车库,司机这个时候早已经下班回家,‘回家’多么令人轻松又羡慕的两个字,他跟连方笙已经结婚四年,刚开始的时候他是有些负气,甚至有些自暴自弃,人生已经如此,喜欢的女人最终不会是自己的,那么跟谁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

  只是高估了自己,婚姻远不是一时一事的冲动,朝夕相对的共处,是一件多么考验人的事情。

  他没办法面对连方笙。

  即便是像朋友一样的相处,都没有办法面对。

  贺莲城在他跟方笙结婚的当年回国进入am集团,在贺莲城看来这份工作,是陆暻年背叛了兄弟之情之后对他的补偿,从未感恩,反而心情很差。不止一次的说过,陆暻年对不起方笙。

  陆暻年心里知道真相,却一字不提。

  刚结婚的时候方笙是住在本市的,可是每每陆暻年面对她,都想要逃离,到此时才明白,跟一个人能朝夕相对,真的需要很深的感情,否则真的做不到。

  还好方笙对陆暻年同样并不留恋,孩子生出来之后,她就开始满世界的巡演,旅行,对此陆暻年十分感激。

  能给他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他很愉快。

  只是到底心里不平衡,还是记挂着当年那个呆呆的女孩子。这几年,也不是一次都没有见过她的。

  顾夏大学毕业典礼的时候,陆暻年去演讲。

  其实完全不必的,但是他就是想要去,想要再一次面对那个丫头,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对他一无所觉,心底里多少还是抱着幻想,也许。她会记起他来。

  因为陆暻年的要求,校方特别安排了顾夏上台给陆暻年献花。

  此时的顾夏已经褪去了当年的青涩,看起来明媚动人,她抱着花笑眯眯的递给陆暻年,大大的眼睛盯着他,满脸的亲切似乎他们认识了很多年。

  献完花,她转身就走。

  陆暻年抬步就想拉住她,魔怔了一样的。

  满脑子都是,她其实是记得他的,也许这么多年,她会想他想她这样的彻心尸骨的想她。

  结果他被自己绊了一下。差一点摔倒,丢了好大的丑。顾夏当然是知道的,她跟同学们一起,看着他笑的前仰后合。

  真是丢人。

  陆暻年忍下一口气,想着典礼完了,一定要跟她说清楚的。

  即便他现在已经结婚,可是他对她,这么多年来却是一直念念不忘,尤其是在经历了跟方笙这一段婚姻中的所有难耐之后,他更加懂得,找一个爱的人结婚。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典礼结束,陆暻年不顾形象的跑出来,眼睛看过一个个的面孔,只为了找到她。

  她在树后,幸福的投入江哲年的怀里。

  此时江哲年已经工作,自身能力不错,再加上陆暻年的暗中使力,很有些顺风顺水。

  陆暻年停下脚步。

  远远的看着年轻的爱侣,他想,大概是这就是命,他注定要此生错过心里心心念念的小姑娘。就这么惨淡的过完一生。

  二十几岁的时候不觉得。

  等到三十多岁了,才明白‘家’对于一个男人的意义,司机已经结婚生子,每天说起要回家的时候,那眼神中似乎都有光芒。

  陆暻年沉默的开车。

  他最近一年都住在酒店里,完全就是一个纯为了休息的地方,不想回家,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间,只会徒添悲伤,还不如住在酒店,进门倒头就睡来的舒适。

  不想这么回酒店,就开着车在街上乱绕,看看街上行色匆匆的人群,他们都好像有个方向在指引,不像他,漫无目的。

  电台王菲唱着: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陆暻年觉得大概这真的是一种缘,姻缘,孽缘先不论,总归是逃不开的。

  他看到了顾夏。

  时隔多年,从顾夏结婚,他就没有再去关注过她,可是到如今,他还是一眼看到了她。

  就站在马路旁,惝恍失措的样子。

  情不自禁的,他就将车子靠近,顾夏刚才在讲电话,他车子靠近之后,顾夏竟然二话不说的就开门坐了上来。

  然后说了一串地址。

  陆暻年沉默。

  这样的久别重逢,完全没有任何的浪漫,温情,只有相对无言,能说什么呢。她甚至都不认识他。

  陆暻年认命的开车,为了掩饰自己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甚至还挑高了车内电台的音量。王菲的歌之后,是林忆莲。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等待一扇不开启的门。

  顾夏哭了,很难过的哭泣,带着女人特有的委屈跟绝望。

  陆暻年沉默着,心里却割着疼。他太清楚当年的顾夏是什么样子,那是一个遇到那样重大的事情,都哭不出来的女孩子,她只会沉默。

  可是如今,她已经学会了哭,不知是遇到了比当年更加残酷的事情,还是在他没有参与的漫长岁月里,她已经变了样子。

  真残忍。

  这世上一切都变了,唯有他,还固步自封在当年的记忆里,不能自拔,沉溺其中。

  他给顾夏递了块手帕。

  听她说谢谢。

  这其实是真正意义上,她跟他说的第一句话。

  陆暻年扭开脸,不愿再去面对她。

  她离开后,那一夜。他在副驾驶座睡了一宿,顾夏身上的味道没有变,还是多年前的味道,真奇怪,他的记忆力竟然这样的好,能清楚记得她身上的香气。

  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陆暻年轻声念着,这些年他在国内日久,对诗歌有了认识,第一次在电影里听到这样的词句的时候,他甚至热了眼眶。

  他无法抑制心中对幸福的向往,而着幸福。在他的记忆里,大概也只有顾夏曾经给过他,让他深深的期许过,未来的一切。

  贪恋。

  在一无所有的时光里,贪恋。

  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乏味生活里的一点点小小涟漪,却没有想到几天后,他再次见到了她。

  她还是呆呆傻傻的。

  毫无眼色的进了他的总裁专用电梯。

  甚至还在离开的时候,在他的衬衣上留下了唇印。

  贺莲城说现在的女孩子真是不得了,这样都能跟我有肌肤之亲。我没有解释什么,但是心里清楚,如果不是我刻意的贴近,其实她不可能碰到我。

  但是没办法,每每遇到她,我都很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就是想接近她,想要将她困在自己身边。

  午夜梦回的时候,也曾告诫自己,可以有一点点的贪心,但是绝不能过界,我没有忘记,她是结了婚的人,我不能这样欺负她。

  克制........

  偏偏顾夏自己不争气,被顾佳芸下了药。就在陆暻年长年居住的酒店里。

  陆暻年身边的白助理,是跟着陆暻年很多年的。

  对顾夏,自然也是清楚。

  白助理根本就没有跟陆暻年商量,就把顾夏救了出来。不仅如此,白助理还把袁圆丢在了原本顾夏应该出现的地方,给了陆驹。

  接到电话赶来的陆暻年,面对的就是满脸潮红的顾夏。

  以及.......白助理。

  陆暻年脸黑的什么一样的,“你怎么能这么做?”

  当年的事情白助理没有参与,只是听那时的司机说过一些,当然后来彻底调查的事情是白助理经手的。白助理平时话不多,这个时候却愤愤,“当年要不是她,顾小姐不会出事。小陆夫人也没安好心,让她们自己去斗吧。”

  这话有为顾夏鸣不平报仇的意思,但是内里却是深思熟虑过后的想法。袁圆的身份不同,她跟陆驹在一起,陆佳芸就真的偷鸡不成了。

  不管白助理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事情就只能这么办了。

  原本陆暻年没打算管顾夏,一个女孩子穿成这样跑出来喝酒,还被自己的亲姐姐算计了,这要有多蠢。

  他对顾夏的近况完全不了解,所以并不明白此时顾夏出来放纵的心。

  可是顾夏明显不放过他。不知道顾佳芸给顾夏喝了什么药,她全身热的厉害,衣服被撕扯的七零八落的,白助理都不敢进房间里来。

  陆暻年不管,要怎么办?

  白助理说:“要不然我去找个看护?”

  陆暻年摇头。

  真的那种药吃下去,哪里是看护能缓解的了的。

  最好的是找顾夏的丈夫来,可是他.........他实在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恨吧,终归是连顾夏都是恨着的。

  陆暻年抱着顾夏进卫生间,拿了冷水冲她的身体,想要让她清醒一点,至少能知道他是谁,他不想在发生多年前那样的事情。

  谁知顾夏在浴缸里还不老实,她迷蒙的眼睛看着他,认真的看着,似乎这么多年的时光都在她的眼里,轻易的划过去了。

  陆暻年满心的复杂悲愤。

  那么多那么的思念,那么多那么多的不甘惆怅,在她的这里,竟然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就像是站在远处,就那么看着他熬过这些年的每一天。

  陆暻年心中的怪兽跑出来,他太难过了,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如此的压抑,为什么,他不能得到他想要的女人。

  今天是她自己送到他手里的,他为什么还要放过她?!

  把浑身湿透的人捞起来,恶狠狠的说:“既然你喝醉之后什么都不记得,那我为什么还要对你小心翼翼,百般柔情。”

  未免太残忍。

  即便是他对她掏出一片心,又能怎么样,她在天亮之后,还是会将他的一切忘的干干净净的。

  何止是没良心。干脆就是没有心!

  她没有心。

  陆暻年多年心中淤积的思念、悲愤、不甘,甚至还有暴虐,那种恨不能将她强取豪夺的心,都在这一夜爆发,他不仅仅只是要了她。

  他做的粗暴又强势。

  到最后几乎把她摧残成了破布娃娃。

  她身上有药物的关系,倒是也配合。

  她会喊会叫会求饶。

  早已经不是曾经那个闷不吭声的小姑娘。

  她越是这样,陆暻年也是把持不住,让他怎么能够接受,他曾经那么珍爱的小姑娘,在别的男人身边,变了样子。

  积攒多年的情欲在瞬间爆发,他控制不住,也不想控制。

  到后半夜的时候,陆暻年就开始后悔。他不该这样肆无忌惮的对她的,到底还是弄的她遍体鳞伤,而且她还在婚姻中,他如此作为,无异于给了她更沉重的打击,明明他心里并不是想毁了她的。

  他要的,是她幸福。

  晨曦微光的时候,陆暻年就离开了,不同于当年随意无知的心情。这一次,他是深思熟虑的,他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

  如今顾佳芸都已经是陆家的媳妇了,陆暻年跟顾夏的身份更加尴尬。

  更糟糕的是,他们都已经是已婚之身,在一起原本就是错。

  他还是要离她远一点。

  不要破坏了她的婚姻。

  她那么看重的婚姻。

  可她的婚姻又是什么?

  江哲年出轨的视频爆出来,陆暻年第一时间看了,没办法,媒体将am集团都围起来了,他这个总裁不可能不关心。

  一切似乎都连起来了。

  变的顺理成章。

  顾夏那晚在车上的痛哭,会深夜穿着那样的衣服去喝酒。为什么会被顾佳芸算计,又为什么会出现在am集团,成为这里的员工。

  一切都变的有了答案起来。

  怒的摔了手边的茶杯,他压抑自己多年,求而不得的宝贝,竟然会被别人这样的糟蹋,这样的不珍惜。陆暻年怒的恨不能抽死江哲年,此时想起前些日子那晚他对顾夏做出的种种暴行,更是心情沉重,在她那么伤心难过的时候,他给她的,无非是一场完全称得上是凌虐的性事。

  真是........气死悔死。

  让顾夏来总裁办公室一趟,他想要安慰安慰她。

  顾夏在面对他的时候,似乎又回到了很多年前,腼腆的,不爱说话的,甚至是羞涩的。

  陆暻年旁敲侧击了很久,顾夏只憋出一句,“我辞职。”

  真是。

  每人知道陆暻年此时心里澎湃的情绪,真的很想将她抱在怀里,细细的安慰,都是他的错,如果当年他不放手,是不是就不会有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如果那晚他不是那样的爱恨情愁交织,要了她一遍又一遍,是不是就能早早的在她的反常里发现端倪。

  可那些事情都过去了,是他太迟钝,都错过了。

  那么现在,他就不能在沉默下去。

  他说可以将公司的律师团给顾夏,帮助她打离婚的官司。

  顾夏很开心。

  陆暻年也很开心。

  集团的律师团队,陆暻年有信心,只要这些人出马,就没有离不了的婚。

  就一个江哲年。小意思。

  不仅如此,陆暻年还跟医院通了气,这些年陆暻年给那家医院捐了不少钱,现在他就是这医院的财神爷,当然是说一不二的。

  顾夏的事情变的一面倒。

  江哲年被逼上了绝路。

  陆暻年这些天一直跟着顾夏,所有的文件都在车上处理。也许是他多心吧,当年顾夏的样子,他记得很清楚,即便是明白此时的她已经变化很大,可是到底他还是无法摆脱当时的记忆。

  总觉得她会出事情。

  可是顾夏的确成长很多,即便是面对江哲年这样的事情。都还算游刃有余,没有表现出非常大的情绪波动来。

  陆暻年既欣慰又心酸。

  他早就知道,那个女孩子,在面对任何问题的事情,都是沉默着,隐忍着,煎熬着。

  要不是视频被曝光出来,恐怕一切不会有这么快的发展。

  正因为陆暻年的紧迫盯人,才能在第一时间救了顾夏。

  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陆暻年觉得自己大概要死了,那种心脏骤停,呼吸都艰难的感觉,此生他都会铭记。

  他放在心尖的小姑娘。

  遭遇了他连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

  江哲年!

  江哲年!!!

  皮肉之苦,江哲年是逃不掉的,甚至陆暻年亲自动手收拾了他。他一直沉默,心里却不断的咆哮,怎么敢,怎么敢,你怎么敢对顾夏如此!!

  顾夏苍白的睡在病床上。

  陆暻年疼的全身都抖。

  似乎她今天的种种遭遇,都是他造成的一般,真的是他,如果他当年不逃避,不退缩,现在是不是一切都会不同。

  只是世间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想想这些年她都是跟在那样一个人渣身边,陆暻年原本的一切愤怒都烟消云散,满心满眼的都是心疼,都是懊悔。

  不该的,除了自己,他怎么可以去相信别的人能好好的照顾好她。

  幸福,也只有由他来给。

  顾夏醒来之后很几个小时的精神失常,陆暻年担心的问她话的时候嘴唇都在抖,趁她睡下,不断的问医生,她怎么样,她好不好。

  医生的答案令陆暻年震惊。

  顾夏怀孕了。

  拜现在医学先进所赐,甚至能推算出孩子受孕的日子。

  正是他们曾经有过的那一夜放纵。

  陆暻年从医生哪里出来的时候,脚下似乎踩着棉花,轻飘飘的,这一切峰回路转的太快,即便是处变不惊如他,都有些无力招架。

  她有了孩子。

  她有了他的孩子。

  有句话叫做绝处逢生,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到这个时候在回想江哲年对顾夏的所作所为,那更是怒火肆意。

  要是江哲年当时伤到了顾夏肚子里的孩子........他们的孩子.......陆暻年真的想让江哲年去死一死!

  不过暂时还不行。

  顾夏满身的悲愤,完全陷入到仇恨江哲年的深渊里无法自拔,她是真的恨。陆暻年看着她,明白一个人只要陷入这样的情绪,就要很小心很小心。

  否则她真的会情绪崩溃。

  让律师完全按照顾夏的意思去办,要让江哲年身败名裂,让顾夏出了这口气才行。

  不能明面上的让江哲年消失,那么就只能背地里做些手脚。

  陆暻年下了严令,本市的医院最好都不要接受这个人。外头看,陆暻年这是在给本集团的员工出气,当然也不会有人真的那么白目的接受江哲年。

  虽然按照江哲年的资历,其实是可以在本市找到一碗饭吃的。

  大医院不行,最起码还有小诊所愿意他去的。

  但是不行。有了陆暻年的令,谁都不敢接受他,江哲年从顺风顺水多年的青年才俊,成了没地方要的编外人士,心情的起落可想而知。

  不过陆暻年可不是什么圣人,他关心的是顾夏的心情。

  为了顾夏能开心些,他甚至带着她去了趟法国。

  打着谈合同的旗号,带着她去散心。

  特别还跟白助理商量了计划,布置了房间,想要让顾夏开心起来,然后在她心情很好的时候告诉她,她怀孕了,要做妈妈了的消息。

  只是事情总归不可能都向着人的计划去发展,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变故。

  陆暻年没想到,方笙会在法国。

  更没想到方笙会带着孩子来他住的地方。

  安安看到房间的布置,开心的不得了,她爱吃巧克力,自然不会放过。

  陆暻年有些心急,这些都不是给她们准备的。

  不过她们的出现,倒是提醒了陆暻年,还有方笙这样的存在,顾夏大概是不能接受陆暻年还有‘妻子女儿’的。

  陆暻年在巴黎。毫无征兆的跟方笙说了离婚。

  结果可想而知。

  不欢而散。

  方笙不可能同意。

  陆暻年却意外的坚持。

  方笙怒气冲冲的带着孩子走后,恰好顾夏回来。

  原本的心情都没了,陆暻年只剩一身的疲惫。

  要怎么做,才能跟顾夏在一起。又要怎么说,才能让顾夏接受他,这样劣迹斑斑的他。

  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艰难。

  他是真的有些害怕。

  此时顾夏在他身边,他却只想长梦一场,就像现在这样,永远不要醒来。

[读者须知]:下一篇:番外006 唯我所爱-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