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番外002 那年夏天(二)-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番外 001 那年夏天(一)-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顾夏今天有些头疼,原因当然是昨晚没睡好,原本她跟顾佳芸都在本市上大学,经常回家是普遍事情。昨晚家里又逢特别那么隆重的事情,当然是要叫她回去帮忙的,打扫卫生、布置家里这些事情,从来都落不到顾佳芸头上,从来都是顾夏的任务。

  昨晚当然也是如此。

  只不过效果却与想象中的完全不同,昨天很晚顾夏才被召回家,原本以为家里人会弹冠相庆的局面没有发生,反而是一派颓败的景象。

  顾佳芸哭的好不伤心。

  父亲表情有些呆滞,只垂头哀声叹气,反倒是母亲双手叉腰,义愤填膺,破口大骂的样子着实有些吓人。

  顾夏从来都是很有眼色的,小时候被打过骂过,长大了被处罚过,早已经吃够了苦头当然知道在什么时候表现出什么样子,当机立断耷拉下脸,完全融入家庭情绪当中,坐在父亲身边,那模样表情倒是跟一个人似的。

  就是如此,母亲却依旧不满意,骂骂咧咧的说:“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咱们还不稀罕呢!哼!我的芸芸这么好,天仙一样的人物,她看不上,我还看不上她呢!老妖婆!”说完就问顾夏,“你说,是不是,你姐姐这样的,便是嫁给李嘉诚的儿子,都是应该的。”

  简直是无妄之灾,顾夏刚刚回来,哪里能知道那么多呢,不过看母亲眼中的光芒就知道这事情恐怕不妙,马上点头说:“对对对,我姐完全继承了妈你的一切优点,谁找上都是占了便宜。”

  “油嘴滑舌!”虽然被骂了,但是母亲却没有出手打击,顾夏松口气,算是逃过一劫。

  父亲坐在顾夏旁边,轻声跟顾夏说:“厨房给你热着饭呢,饿了就去自己找吃的。”

  哎,这会儿都晚上十点多了,还没有饭吃的顾夏简直感动的热泪盈眶,亲爹啊这才是。

  说到吃的。母亲又来了劲儿,“给脸不要脸,你爸爸今天准备了一天,做了满桌子的好菜,鱼鱼虾虾的先不说,就说那一锅佛跳墙,过年的时候我都没舍得准备呢!就这她还说什么‘如此粗鄙的食物’呸!我就不信她日日鲍鱼翅肚,还不吃土豆丝了不成!”

  早在进屋的时候,顾夏就已经猜到今天家里这般气氛的原因。

  陆驹追了顾佳芸好一阵子了,在大学里跟穷学生比起来,陆驹完全就是土壕,什么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啦。开着跑车带顾佳芸去兜风啦,那些电视上能看到的桥段,只有想不到的,就没有陆驹做不到的。之前顾夏对有钱人根本没有什么概念,唯一的感觉就是电视剧里面的人。

  对陆驹,顾夏虽然能说一句是个公子哥,但是这位公子哥到底是是个什么身价,顾夏却是完全不知道的。

  直到在学校见了陆驹的三叔,顾夏因为袁圆的恶作剧,从头至尾都没有敢正眼去看过陆驹的三叔。

  但是同学们的议论她是听的真真切切的,am集团的总裁,去年年度金融十大风云人物。种种种种的头衔。刚才在外面的时候,顾夏才在脑子里慢慢的形成了概念,陆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公子哥’。当然了,参照物还是顾夏追过的那些港台剧。

  没办法,她从来没有接触过所谓的豪门,能获取的信息,不过就是通过这些电视剧。

  前后想想,恐怕陆驹的母亲都是看不上她们这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四口之家,原本他们家的条件其实并不差,父母都有固定的工作,只是现在这个时候,家里要供养两个大学生实在是艰难。顾夏从高中开始,就已经拿奖学金打工了,说白了,家里不断在花钱的,也只有顾佳芸一个。

  可是就算是如此,他们家在陆家的比拟下,那还真是穷酸的不像样子。

  陆驹母亲的刻薄,在情理之中的。

  妈妈这么气愤,也是情理之中的。

  顾夏对这些不感兴趣,只是心疼爸爸,为了今天的接待,妈妈跟顾佳芸一直都是关注在穿什么衣服这些事情上,真实的在准备的人,其实是她跟爸爸,顾夏打扫卫生,要做到让家里这间两室一厅的房子看起来一尘不染,而爸爸这些天,每天都在准备今天要做的菜色这样的天气,家里的厨房又没有空调,他汗流浃背的样子,刻在顾夏心里。

  由此,顾夏对陆驹的母亲当然是很反感的。

  只是没想到妈妈说了这么多,顾佳芸却一反常态的坚持说:“不行!我一定要嫁给陆驹。”

  她眼中满是坚毅的光芒。

  这个姐姐,被陆驹追了那么久了,一直都是半推半就的,表面上看来是从来都不愿意,不上心的,没想到今天突然就转变了心意,成了非陆驹不嫁的样子。

  妈妈当然是不同意,特别苦口婆心的说:“我不同意。有那样的婆婆,你往后能有什么好日子过,再说那个陆驹,我看他看你的眼神,粘糊糊的。他这个年纪的男人还没有定性,你跟了他有的是苦头吃,我不同意,芸芸,你听妈妈的话,你的条件,找什么样的不行,你从前不是也看不太上他的么。”

  顾佳芸没说话,但是眼神却是不变的。

  在这点上,顾夏觉得她比妈妈更了解顾佳芸,顾佳芸是个不服输的人。

  从小就是天之骄女,考第二名绝对不服气,满卷子扣字眼儿,非得说老师给错了分数,让老师给她重新批,得不到第一,就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哭。

  加上亲妈又是个护孩子没底线的,每每遇到这种事情,就跟着顾佳芸一起闹。

  后来老师们都怕了,顾佳芸就一直是第一。

  她本来学习就是很好的,偶尔考第二也是因为一两分的差距,可是就是这一两分,顾佳芸都是受不了的,现在被陆驹的母亲这样看不上,顾佳芸要是能正常的接受,才是怪事情。

  当妈的是真的很为顾佳芸打算的,她说的好。“你不是从前一直想找个能出国的人,跟着一起出国么。那陆驹在国外的什么语言学校上了半年学就回来了,根本跟你想的不一样,你又何必非要吊死在这一棵树上。就算是不找国外的,你找个港城的也好啊,孩子剩下来就拿港城发福利,不比陆驹好。”

  这就是本市的找对象等级了。

  最好能找上国外的,其次呢,就是找个港城的,最差就是找个本地的。

  这不怪顾夏妈势力,听爸爸说,他们年轻的时候。本地人都往外逃,能逃出去一个是一个,宁可死在深圳河里都要飘到对岸死,这样的事情给他们留下的影响太深刻了,所以现在,对儿女,也还是带着根深蒂固的想法。

  顾夏有个舅舅,说是顾夏出生的那年去的港城,现在已经成了特别大的老板。

  妈妈每次说起来都是与有荣焉的样子。

  妈妈说的是大实话,原本顾佳芸是有些看不上陆驹的,没什么本事,只会追女孩子,甜言蜜语,这样的男人其实并不能给女人太多的安全感,所以顾佳芸一直对陆驹不冷不热的。

  说得难听点,还真是爱答不理。

  追求顾佳芸的男人多的是,别说学校里的拥护者成群结队,就是在校外,因为顾佳芸能歌善舞的,认识的人也不少,其中也不乏优秀的。

  这就是美女的烦恼了,追求的人太多,不好选择呀。

  今天能到陆驹带着母亲上门的程度,完全是因为陆驹脸皮厚。死缠烂打的,但凡是追求顾佳芸的,无一例外的都被陆驹追上去警告过,那些真的很有文化很有资本的男人,谁会愿意跟陆驹这样的公子哥扯皮呢,最终也就纷纷放弃了。

  愿意跟陆驹一较高下的,其实都是跟陆驹差不多的人,相比而言,还是陆驹比较好一些。

  顾佳芸对这些都知道,她其实对陆驹并没有多少心思,那个男人对她百般讨好,其实并没有什么挑战性,可是今天陆夫人的表现戳了顾佳芸的逆鳞。

  她从来优秀,只有她看不起人的份,哪里有人家看不起她的份。

  这口气她咽不下去。

  所以顾佳芸这才出乎意料的固执,“我不管,我就要嫁给他,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看看,我够不够资格。”

  顾佳芸在我家有种很超然的地位,她如此坚决,妈妈说不出话来劝,顾夏跟爸爸更是不可能发言,只能干瞪眼。

  晚上休息,顾佳芸睡床顾夏睡地。

  顾夏家这房子就是两室一厅的。爸妈一间,她跟顾佳芸一间。

  房间里还要放书桌,还要放顾佳芸的衣柜,哪里还能放得下双人床,所以从来都是顾佳芸睡床顾夏睡地,从小打大都是如此,顾夏都习惯了。

  睡觉的时候,顾夏还能听到顾佳芸抽泣的声音。

  看来今天那位顾夏没见到的陆夫人,真的打击到了顾佳芸。从来顾夏都是不敢跟这个姐姐多说什么的,但是今天,顾夏还是忍不住劝了句,“姐,要是实在不行,就算了。”

  顾夏无法理解顾佳芸这种为了争一口气,什么都愿意干的心思。

  也许是顾夏太懦弱了,得不到的东西,放弃就是了,何必这样执着呢。

  顾佳芸却不干,“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不能被她看扁了。”她这么说着,还是掉着泪。

  她比顾夏大三岁,现在才是大四,就算是一直以来表现的非常的成熟冷静,但是跟陆驹。其实是她的初恋。家里母亲一直管得严,禁止姐俩跟男孩子过多的来往,所以陆驹对顾佳芸来说,那么火热痴情,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感情这种事情,很难说的。

  顾夏不再劝,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刚闭上眼睛准备睡,顾佳芸却突然坐了起来,“不行,我要改变,不能就这样下去。夏夏,你起来。我要学着做爱心早餐。”

  现在已经午夜十二点多,现在做早饭是不是有点早?或者是晚?

  可是没办法,顾佳芸一声令下,顾夏当然只有爬起来奉陪的份儿。

  还不能吵醒了爸妈,要不然就更不得消停了。

  顾夏从小跟着她爸,看着他做饭,耳听目染的,做饭对我来说似乎是天生就会的事情。但是对于顾佳芸,那可真是........完全的陌生。

  当妈的自己都不愿意进厨房,怎么可能愿意顾佳芸进厨房呢。

  所以顾佳芸完全是厨房白痴。

  真的是扶额。

  开了火放上锅,连油都不放,就给里面打鸡蛋,而且好几块蛋壳。

  顾夏尽力让自己不露出‘你吓死我了’的表情,耐心的教,可是顾佳芸自己先抓狂了,“陆驹那个人,旁的什么还好说,吃东西的最是讲究的,这样的东西,他才不会吃!”

  顾夏着黑乎乎的煎蛋,点点头,心说,别说陆驹,我都不想吃。

  顾佳芸是多么努力的人呢。当即痛下决心要学好厨艺,当然今晚她这就是不打算睡了。

  顾佳芸已经大四了,早已经没有课了,旁的同学都已经开始在如火如荼的找工作。家中母亲说女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而且这话是从顾夏跟顾佳芸小的时候就开始说了,不得不说顾夏跟顾佳芸被她妈洗脑的厉害,所以顾佳芸现在的主要工作,其实是嫁人。

  这才有了陆驹的到来。

  她没课,很闲,可是顾夏才大一,很忙的好不好!

  可是没办法,顾佳芸这么兴致勃勃的。顾夏要是能去睡了,才是怪事情。

  索性舍命陪姐姐了。

  奋斗了一夜,到凌晨四点多的时候,顾夏真的困的不成样子,站在那里都能睡过去。可是顾佳芸的厨艺还是停滞不前,祸害了家里所有的鸡蛋,没一个像样的。

  果然上帝不可能把什么都给你,有了美貌,手段,不可能在有厨艺了。

  实在没办法,顾佳芸让顾夏做好,到时候她送去就说是她做的。

  顾夏到了这个时候,完全已经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家里已经没有鸡蛋了,所谓的西式早晨顾夏不会做,所以就拿了昨天晚上省下的剩菜,做了海鲜粥,和了面,煎了几个小小的酥饼,搭配凉拌的小菜,倒是很家常爽口的一顿早餐。

  顾佳芸六点出门,说是要送到陆驹的公司去,这个点出门,到七点半刚好到达。

  顾夏当然是想要回卧室睡觉的,临走顾佳芸说了句,“咳咳,厨房那样子,你觉得你能睡的了觉吗?”

  顾夏眼前一黑。

  顾佳芸祸害了家里所有的鸡蛋,锅碗瓢盆的更是都用了个遍,顾夏不可能帮着顾佳芸去洗,她困的要死,所以现在的厨房,正是一片的狼藉。

  想想父母睡醒后的情景,顾夏打了个冷颤,趁早脚底抹油的溜了。

  到学校就更别指望睡了,有课没课先不说。单说袁圆,就不能让顾夏消停了。袁圆是属于非常热情的那一类女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胖的缘故,满身都是豪气。

  喜欢参加各种的社团活动,就是学生会就报了五个部门,忙的跟陀螺一样的。

  偏顾夏懒散,什么都不愿意参加。

  袁圆自然不能放过顾夏这样的廉价劳动力,到哪里都拖着顾夏。这事情,顾夏也是无奈的很,她从小被顾佳芸奴役惯了的,所以在对袁圆这样那样的要求的时候,她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难以适应的。

  身边的同学都说顾夏脾气好。

  可不是就是好么。

  说白了就是有点傻。

  就这么跟着袁圆又忙捣了一天。顾夏是真的吃不消了,眼前犯花,头疼的厉害。

  想着这下子终于可以回去休息了,谁知道袁圆还有安排,她们今天帮着学校的外涉部跟外面到学校里来的人套了一天的近乎,总算是有了些成绩,晚上大家想去一起唱ktv庆祝。

  所谓的外涉部,就是从校外拉赞助。

  今天来的正是昨天来过的am集团的人,陆暻齐年给他们大学捐了一所图书馆,所以今天学生会的人负责接待来学校勘察的人。

  什么成果,也不过就是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

  说这事情是因为他们演满完成。

  其实,没有他们这些学生在旁边叽叽喳喳,说不定那些人工作起来的效率更高都说不定。

  不过这话还是不能说的。

  顾夏举双手投降,“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要回去睡觉。”

  真的困的要死。

  袁圆当然不同意,没有顾夏跟着,那些人恐怕都不会邀请她呢,就是这么的现实,她这样的胖妞,从来不再任何娱乐活动的被邀请人名单里。

  袁圆拉着顾夏就要去,话说的好,“你到了那里睡呀,我给你守着,保管你睡的香。”

  这话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ktv这样的地方,还是这么多男男女女,能睡得着才怪了,而且初初进去,顾夏就被灌了酒。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对酒在大一这个时候,有种很错误的认识,就是长大了,做了大人接触社会了,就必须要会喝酒。

  谁不喝,就是将来没出息的。尤其是今天出来的这些人,都是学生会涉外部的,这些人算是同学中最想接触社会,最活跃的那一群,对于喝酒,都有些迷之向往。

  顾夏抵不过这帮人的一个又一个的敬酒,张嘴闭嘴就是,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不给我面子。

  没办法,只能喝。

  袁圆毫无压力,她是千杯不醉,怎么喝都是好好的。

  顾夏不行啊,才喝了一杯就头晕眼花,再来几杯就彻底的浑身发软。

  趁着还有意识,顾夏打着上厕所的名号逃出来,然后跌跌撞撞的,直接的自己走出了ktv的大门,然后顾夏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陆暻年今天一直都很怪异。

  先是让司机把车子开到了b大,然后就正巧遇上跟着同学们出来的顾夏,然后陆暻年就一路尾随着来了。司机看他的那个眼神儿,跟看神经病似的,他知道,可是还是想看看这小姑娘今晚会去什么地方,是不是又要去跟蜗牛絮絮叨叨。

  结果就来了这里,学校附近的ktv。

  看到那红红绿绿的招牌,陆暻年下意识的皱眉。他不喜欢女孩子出现在这样的地方。曾经他在纽约的酒吧里打工过,对所谓的黑暗,灰色地带更加的清楚明白。

  尤其是这两年他在生意场上名声渐起,巴结奉承的人不少。

  对于学校附近这些所谓娱乐场所里的猫腻,他更是清楚,国内的大学,相比之国外的,要肮脏复杂的多。

  顾夏进了这里。

  陆暻年有些烦躁。

  这种烦躁来的莫名其妙,但是一想到那个会害羞的浑身通红的女孩子有可能的遭遇,他就冷静不下来。

  在门口等了许久。

  就在他耐心告尽,打算进去找人的时候,就看到顾夏跌跌撞撞的出来了。

  那样子显然是喝了酒的。

  陆暻年心中怒气翻涌,不是气别人,而是气顾夏。他好容易喜欢一个看起来单纯美好的女孩子,没想到却是自己看走了眼,这个女孩子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傻乎乎。

  声音冷下来让司机开车。

  他不打算在看下去了。

  谁知车子才启动,他又叫了停。

  还没停稳,他就开门下车。

  原来是发现顾夏出了ktv的门,脑袋一转就跑进了一旁的小巷子里,然后缩了起来。

  陆暻年疾跑几步走近。

  这才看清顾夏蜷缩在角落里,就在大街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酒醉了,反正样子就像是只被遗弃的猫儿。

  拳头捏了又放。一个女孩子就这样在大街上,还是晚上,自然是不安全的。

  就算是她不是他认为的好女孩,是个喜欢喝酒泡夜店的,但是就这么不管她,若是发生危险.......

  陆暻年前思后想,还是忍不住迈开步子往顾夏的方向走去。

  心里默念着,不过是看在她是陆驹女朋友的妹妹才管她,仅此而已!

  走到跟前,陆暻年叫了两声她的名字,她无动于衷,陆暻年伸手轻轻推她。

  她的身体软的跟没骨头似的,就这么直直的倒下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番外003 第一次-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