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79章 这种人你要真心跟她较劲你就输了。-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78章 原来你都是骗我的!-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只需要一个眼神,白助理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不得不说白助理的到来对我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有他在,很多事情都变的简单起来。

  白助理让小助理把手中的文件一份一份的放在了各位董事的面前,我只需要静静的坐着,拿出上位者的气势就可以了。

  这份文件有很多的内容,每一个翻开它的人都目露惶然。

  尤其是袁四夫人,她尖叫的声音尤为犀利,“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股份!”

  这些股份当初是夏亦寒给我的,中途被我全部拿出去送人,挽回集团的利益。最后是陆暻齐年拿了这么多年他自己的私房钱,将这些股份又全数买了回来。

  陆暻年失踪的那一年,就有律师来找我要给我股份,只是那时候我太悲伤了,总觉得这个东西只要收下了,就默认了陆暻年的离去,我不想承认他不会在回来了,所以我拒绝签字,当然也就没有外人知道这件事情。

  这一次的事件前,很久,陆暻年就安排好了这一切,不但这些股份如今全部都在我的名下,甚至于陆暻年还早早的准备了股份协理协议,也就是说,在他出现任何的突发状况的时候,他名下的所有股份都由他的太太,也就是我,来全权代理处置。

  这也就是刚才颂先生的律师所说的,我根本来不及找到陆暻年拿到的协议。

  殊不知早在一年前,这些东西都是准备好了的。

  拿出这些东西,除了一惊一乍今天完全失去风范的袁四夫人,其他的人脸上都是一幅了然的表情。陆暻年的姑夫甚至说:“果然我们没有看错他。深谋远虑做的很好。”

  这些人马上就炮口对向贺莲城他们,“现在你们该知道谁是占绝对优势的大股东了吧,上窜下跳无非是跳梁小丑。”

  贺莲城一脸的难以置信,他快走两步从袁四夫人的手中抢过文件来看。

  之前并没有准备给贺莲城看的文件,所以对详细的内容,他并不知晓。

  看清楚文件里的内容,贺莲城微微一震,然后满脸的颓然。人大概在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功成名就大功告成的时候是最经不起打击的,他刚才志得意满扬眉吐气的心情有多么的澎湃,现在心里的绝望就有多么的深刻。

  他扭头看着颂先生,喃喃说:“这.......这怎么可能?”

  颂比贺莲城这样的人那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他神情不动,看着我发难说:“不知这些股份陆太太从何而来,据我所知,你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女儿。这笔股份价值不低,如果你说不出来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些股份都是过去的这些年陆暻年陆总挪用公款而得来的呢。”

  这话问的尖锐。

  在座的也有不少人怀疑,毕竟我确实是个毫无背景的女人,今天能坐在这里靠的还是陆暻年,跟袁四夫人一样,靠着男人坐在这里的。到底有些立身不稳。在座的这些男人,别看都是衣冠楚楚,光鲜亮丽的,但是内心深处,他们对女人还是有些看不起的,尤其是老一辈的这些男人,在他们的心里,女人的一切都是男人赋予的,并没有什么是属于自己。

  这样是思路,想要去改善跟打破已经没有什么可能,毕竟他们都是古稀之人,了解一个人然后从他们的角度说服他们其实也是一种很大的学问。

  白助理适时的会议室的大屏幕上放出了视频。

  视频里夏亦寒坐在他在夏氏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很郑重的向am集团的各位股东说明,顾夏是夏家的女儿,是夏富跟夏夫人的亲生女,当年只是因为不可说的原因被寄养在顾家。这些年顾夏被寄养在外,夏家对顾夏深感抱歉,所以这些股份是作为夏家的陪嫁给顾夏的。

  最后夏亦寒还说,顾夏虽然是夏家的女儿,但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往后关于am集团的一切,夏家都是不会插手的,希望大家理解。

  这话解释了我的股份是从哪里来的,更打消了在座很多人的疑虑。

  人都是这样的,娶个高门的女子,谁都愿意。可真的娶进来了,又想着由自己主导一切,想让高门女对自己言听计从。

  很无耻的心理,想要拿到高门女所带来的所有甜头,但是又不想失去手中掌握的主动权。

  这想法虽然令人不齿,但是却是最真实的心态。

  夏亦寒这话说出来之后,在座的各位看着我的表情瞬间又不同了几分。

  夏家现在是什么情况,大家都明白,虽然夏氏一直没有上市,但是公司的运营情况,早已经超过很多上市公司,说个大实话就是不差钱。而且这种没有上市的公司,是完完全全掌握在一个人手里的,虽然听起来不是那么的高大上,可是真金白银是真的。

  夏亦寒公开承认我的身份。对我来说就是一种保障。

  所谓上流社会,最讲究的就是门当户对,我跟陆暻年这么多年,要不是陆暻年强势,还不知道我要受多少的欺负,就像当年的顾佳芸一样,被嫌弃出身几乎是贯穿她婚姻的东西。

  在座的都是人精,联系之前夏天佑入狱的事情。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那时候他们还在纳闷,这夏天佑好歹也是夏家的儿子,虽然比不上夏亦寒受重用,但是到底是亲生的血脉才是,怎么就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彻底毁了一辈子。

  现在看来,那夏天佑根本就不是夏家的血统,真真儿的夏家人,是顾夏才对。

  至于这其中的内情,几乎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版本。

  这些所谓的八卦不是我所关注的,我只是看着颂先生,微笑着应对他的疑问。其实我对颂充满了好奇,当初对他当然是恨着的,这样的人谁不恨呢。

  但是到了如今,我觉得这个人真的是个令人不解的人。

  为了陆暻年他当年不惜毁了花样女孩子的一生,然后就是这么多年不停的追逐。是他将方笙跟自己父亲的丑闻公之于众。对于方笙那样出身世家,在国际上都享有声誉的女人来说,这无疑就是放了一把火,毁了她的一切。

  远远近近的看过来,只要是跟陆暻年有瓜葛的女人,颂就没有不出手毁了的。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毁我,当初江哲年的出现,无非就是颂想要利用我曾经的那段婚姻,给我摸黑。只是当年跟江哲年的事情,我选择的方式,早早的就将事情公之于众,而且江哲年当初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没有任何的机会让他能翻转过来。

  后来颂想要彻底对我进行人身上的伤害的时候,陆暻年就把我送走,跟颂做了对决。

  那一场爆炸,带给了陆暻年满身是伤痕。同样的,也夺去了颂先生的双腿。

  到如今,他也只能坐在轮椅上行动。

  很早我就已经不想问颂值不值得,这样用近乎半生的时光去追逐一个原本就不属于你的男人,到底值得吗?

  他就是这世界上极少见的偏执狂。

  大实话就是神经病。

  颂被我笑盈盈的样子刺了下,微微眯起双眼,说:“尽管你有授权还有属于自己的股份,但是我相信,在座的股东不会把集团交给一个什么能力都没有的人。我现在还是集团的第二大股东,所以我再次申请,投票选举,新一任的执行总裁。”

  他说的其实很有道理。

  虽然股份是很重要的一环,但是能力,也是不能不参考的。

  毕竟谁也不会真的选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来执掌这么大的一家公司。

  按照规矩,当然是要选举的。

  投票的结果,不出意外的。我成为新一任的执行总裁。

  贺莲城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指着我,不可思议的说:“为什么你们宁可相信一个女人?都不肯相信我们,不肯相信我!”

  这是一个可笑的问题。

  陆暻年的姑夫抬抬眼皮,看着他说:“你应该说,我们为什么不相信她,而要相信一个外国人,还有一个出卖兄弟的小人。”

  这打脸。

  啪啪作响。

  颂对这样的结果显然也是不满意的。他实在没有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公开自己跟夏家的关系,更加没有想到陆暻年会在那么早之前,就准备好了股份移交协议。

  他盯着我,眼睛里是深深浅浅的光。

  最后他并没有如贺莲城般失态,只是淡淡的说:“well,那么现在,我想请问执行总裁,作为集团的第二大股东,我应该出任什么职务。”

  对于这样的要求,我不能作出过激的反应,他毕竟是第二大股东,要给予很深的尊重。

  “照例,你应该出任副总。”

  现在的情况是,am集团重新又恢复三巨头的局面,只不过这个三巨头,是我。陆驹,还有颂。

  “具体的工作等下会让助理向你传达,不过你到底是新加入的,最近的一段时间,还是先熟悉熟悉公司的情况比较好。”我说的有理有节。

  至少在陆暻年出来之前,我是不会给颂半点权利的。

  现在炸出了幕后的人士,接下来的工作,就要等着陆暻年回来之后再去处理。

  颂点点头。“好,那我先去看看我的办公室。”

  说完他的助理就推着他先行离开了,今天这样的失败对于颂来说恐怕是不能结束的现实,他离开的时候脚步有些匆忙,显然是不想多做停留的。

  颂就这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留下贺莲城在原地傻眼。

  我看着他,真的觉得这就是个傻子。他以为跟着颂就能光耀门楣吗?这样是想法,简直傻的我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眼。

  也许人都是这样的吧,这么多年陆暻年一直照顾着贺莲城,不让他受到一丝一毫的外界的滋扰。这让贺莲城一直能保持天真,他以为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会跟陆暻年一样,这样不计代价的对他好?

  简直就是笑话了。

  对贺莲城,自然是不会有人多看他一眼的。从前别人承认他这个副总,不过是看在陆暻年的面子上,可是如今,他已经旗帜鲜明的跟陆暻年站在了不同的阵营里,这样的时候,谁还会多给贺莲城面子呢。

  陆暻年的姑夫离开的时候,倒是很有些嘱托的跟我说:“别让我们失望,我们相信你可以的。”

  这话听着倒是挺暖心的。

  可是我也不会被这样的话就冲昏了头脑,他们这些人都是特别聪明的,在我拿出陆暻年的授权书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猜到,这件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他们现在都坚定的站在我这一边。可是这也只是现在。

  如果我不能稳住am集团的局面,在决策上出现什么大的问题,更甚至陆暻年在短时间内无法脱罪,那么他们极有可能会在那个当下,抛弃我,而转投别的人。

  毕竟在利益面前,情意并不是那么牢靠的。

  不过表面上,我不能表现出来。我满怀感激的跟陆暻年的姑夫说:“多谢您的提携跟信任,等陆暻年出来,我会跟他说的。”

  当然是要给些甜头的,要不然别人为什么帮你呢。

  不在这个位置上的时候,当然可以用最大的善意去揣测这个世界。但是坐在这个位置上,就真的要用最大的恶意去看这个世界,要不是如此,那就是真的是万劫不复。

  我才应对了这么一会儿,就觉得身心疲惫。

  简直无法想象在过去的十多年间,陆暻年每天都要面对这样的勾心斗角,日子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说了这个话,对方马上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然后频频点头。

  等所有人都走了,我才跟陆驹一起出来。

  陆驹对我是夏家的女儿这件事情并不知晓,他一直都把当作顾佳芸的妹妹,所以刚才夏亦寒的视频爆出来的时候,他就沉默下来。

  到这会儿他才跟我说了一句,“怪不得当初她们那么对你。”

  这话有些没头没尾,不过我还是能明白他的意思。当初我在顾家的地位,别人不知道,陆驹却是全程围观的,当年顾佳芸跟我妈最盛气凌人的时候,我完全就是个缩在墙角的受气包,现在陆驹这样恍然大悟一般的,大概是对当年那样的情形有了解释。

  我释然的笑笑,“都过去了,不是吗?”

  顾佳芸死了,我妈也中风瘫痪,什么事情都过去了。就连那些曾经的怨恨,悲伤都过去了,人要学会放下才能走的更远,如果我一直沉浸在曾经受到的伤害里,怨恨我身边的每一个人,想要不断的报复,那么到现在,我自己大概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都让这些过去吧。

  是好是坏的,那都是曾经了。

  陆驹被我说的一愣,然后他也跟着笑起来,大概曾经也有很多事情是压在陆驹心里的,他也许心里也有很多放不下的事情。

  听到我这么说。他有些豁然开朗的样子。

  我其实并不喜欢看到陆驹这样,所以我又补了一句,“我可没有你那么多的风流债,你呢,要时时刻刻的记住曾经的教训,对袁圆好一点。”

  我肃着脸,很认真的跟他说。

  虽然顾佳芸的命运有她自己咎由自取,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缘故,但是陆驹的滥情还是一切事情最开始的导火索。

  我不希望陆驹忘记曾经的教训,他应该铭记这些,在往后对袁圆很好才行。

  没想到被我教训了一句,陆驹反倒笑的更欢了。

  “好,听懂你的教训了,三婶!”

  这厮最近怪的很,张口闭口就是三婶,虽然在辈份上来说。我的确是他的三婶,但是曾经的姐夫,现在张口闭口都是这个称呼,还是非常令人别扭的,我有些不自在。

  没再说话走出了会议室。

  刚才股东投票的时候,贺莲城的父亲还有时女士都被礼貌的‘请’的出去。

  现在他们就在会议室的门口,贺莲城先我们一步出来的,他被打击的不轻,此时他父亲正在他身边劝慰他。

  从贺莲城父亲的表情能看出这真的是一位爱孩子的父亲,那眉眼之间的关心不是假的。

  其实贺莲城是我们这些人当中命最好的,有个从来爱护他的父亲,时女士虽然是继母,倒是对贺莲城也是真心的疼爱,最后还有陆暻年这个所谓的哥哥对贺莲城一路护航。

  可是就是有人不惜命,贺莲城得到了这么多,反而觉得谁都是欠了他的。

  这真是无药可救。

  时女士看到我出来,自然是激动的扑过来,我不喜欢她接近我,就往后退了一步,等着看她能说出什么来。

  时女士大概是知道了会议室里刚才发生的事情,所以她开口就是:“原来你野心这么大,我的儿子被害的进了监狱,现在你成了这里的主人!没有天理啦!你还要不要脸!”

  当然我不会去计较时女士的脑回路。

  这种人你要真心跟她较劲你就输了。

  我懒的跟她多说,“你去问问你的好继子,你的儿子是怎么入狱的,如果你在这么信口雌黄,我就该怀疑,是不是你跟着贺莲城一起算计了陆暻年!”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80章 你不能这样对我!-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