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75章 我怕自己做不好。-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74章 这种专门给你找不痛快的心思,谁看了都厌烦。-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我还是忍不住想问,可到底话到嘴边忍住了。

  陆暻年说的对,我应该给他信任,面对贺莲城,我相信他会有很好的应对策略,看他云淡风轻的样子,就知道他其实是已经成竹在胸的,那么我又何必去问那么多呢。

  在飞机上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从前我都不满于陆暻年对我的隐瞒,他什么事情都喜欢自己扛着,并不愿意跟我说。可是现在他什么都愿意跟我说了,反思想想,我是不是也有自己的问题呢,追问太多,恨不能他是个小孩子,每件事情,每一个细节都要告诉我。

  如果是别人大概是有可能的,可是陆暻年,他真的不是这样的人。

  真要逼着他这么做,估计无论是对他还是对我,都是件特别难受的事情吧。

  我在慢慢调节着自己的心态,让自己不那么的招人讨厌,婚姻是需要两人去维持的事情。女人唠唠叨叨,虽然是出于关心,但是确实也招人烦。

  这样的心思,我是没有让陆暻年知道的,反而是我这么想通了,之后,心情开朗了许多。

  回国的时候,陆暻年果然如他之前所说的,将护照改签,我们在迪拜又停留了三天,玩玩逛逛。

  跟非洲的简陋与粗旷相比,迪拜简直就是个精致的高级的,甚至是奢靡的地方。前后的反差太大,我有点醒不过神来,反而是孩子们对这地方也很喜欢。

  停留三天,我们回国。

  回到本市,一切都像是上了快车道,陆暻年开始忙的脚不沾地,我也同样如是,给女儿办了转学的手续,从此女儿跟儿子就要在完全不同的环境下成长。

  我其实心里并不是完全没有顾虑的。但是陆暻年说这是孩子的决定,我们就应该尊重。

  我说他这是美式教育,在国内,哪里有什么孩子的决定,父母的决定就是决定了!

  不过我还是听了陆暻年的话,总归是信任他能教的好孩子。

  女儿去了原来的那家幼儿园,真的很开心,在那里她有很多的小伙伴,都不是会巴结奉承她的。是真的纯粹的好朋友。

  这一点她很开心。

  我也就放了心。

  然后就是我的咖啡馆,几个月过去了,内部的装修已经完成,为了能让里面的空气更加好,我特地找了专门清理甲醛的公司来做了全套。然后就是内部的布置,一切都按照我想要的样子,弄的充满暖意又温馨。

  从前对这家咖啡馆的想法在这样慢慢的积累中,发生了变化。

  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没有找到自己真的喜欢的事情,在am集团的工作。说白了就是为了工作而工作,并不是因为喜欢,或者兴趣。

  要真的论起来,我真的喜欢的事情,恐怕就是做个家庭主妇,我喜欢布置家里,喜欢下厨烹饪,喜欢我所处的环境每一处都精致美好。

  这些说出去,只会让那些职业女性嬉笑。

  说我是个没有女权意识的人。

  在我心里,女权的意义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活成男人的样子,而是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去做,去完成。

  布置着不大的咖啡馆,我慢慢的觉得,这就是我喜欢的事情,喜欢在店里放上我最爱的布艺,舒适的靠垫还有沙发,播放清雅的音乐,一切都像是我自己的个人空间,却又能遇人分享。

  很快,我的咖啡馆开张。

  知道这家咖啡馆老板是谁的人并不多,我并不想借着陆暻年的身份让这家咖啡馆变的不同。试想想,如果这家咖啡馆每天都变成了要巴结讨好陆暻年的人的聚集地,我想我是不会觉得开心的。

  尽管知道的人少,但是开业的当天还是来了很多恭贺的人。

  陆暻年避嫌没有来,两个孩子在幼儿园的小朋友还有他们的父母,倒是来了不少。

  儿子说:“我就是要让他们看看,我妈妈特别厉害。”

  女儿说:“妈妈做的饼干最好吃,我想分给小朋友。”

  孩子总是喜欢在同学面前夸耀自己的父母的,我这个妈妈不是很有用,能让他们拿出来夸嘴的事情,实在不多,好容易有一件事情能广而告之,我自然是开心的,也愿意去为孩子做些什么。

  儿子的这家幼儿园不用说,其实这些家长都是知道我跟陆暻年的身份的,毕竟在这里,家长的身份几乎是透明的。

  女儿的这家倒是还好,所以今天来的女儿的朋友的父母,是真的满心为了自家的宝贝儿来捧场的。

  先开始我还跟陆暻年说,不希望来的人太多,可是看到自己的店里坐满顾客的样子,我是真的生出很大的满足了。

  可见心里想的,跟实际所见到的,还是会有很大的不同。

  送走了这一波人。下午的时候,佟伊檬来了,到这时候我跟佟伊檬已经分开了快六个月。

  再见到她,我心情真的是激动。

  两个孩子大呼小叫的就要往佟伊檬身上扑,被邱逸远一手一个抱起来。

  佟伊檬已经不再坐轮椅,人看起来气色也是不错,终于有点她当年那样小麦色的肤色了,不是从前养病时候的苍白。

  “你怎么回来了?这么赶来赶去的多累。”

  咖啡馆要开张,我当然会跟佟伊檬说。但是我是万万没想到她会这么跑回来。

  佟伊檬抱住我,少见的撒娇,“我就是太想你了。”

  邱逸远就在旁边,目光炯炯的看过来,我知道这男人恐怕都得不来佟伊檬这样的一句话,心里好笑。

  拍拍佟伊檬,“饿了没有,我去给你做好吃的。”

  “嗯。”

  新点开张的第一顿开火,就是给佟伊檬做了一桌菜。

  时间短熬老汤已经来不及,就用新鲜的蛤蜊熬了清爽的汤,放入黄瓜片,看起来清淡,喝起来鲜甜。海蜇切丝跟胡萝卜丝一起低温锅里滚一遍,淋上柠檬汁拌点海盐,吃起来也是酸酸脆脆的。

  用了最后的珍珠鸡手撕,拌上川菜里特有的麻辣酱汁,做到麻辣鸡丝。然后就是热锅快炒了菠萝咕佬肉,还有虾仁炒蛋。

  四菜一汤。爽口又下饭。

  四个菜都是简单快速的,上桌也好看。

  佟伊檬吃了一口海蜇丝,特别遗憾的跟邱逸远说:“你说我怎么就学不会她这一手的厨艺呢,要是每天都能吃上这样的饭菜,让我干什么都行啊。”

  邱逸远对桌上的菜看起来也喜欢,不过他总是顾着佟伊檬多一点,自己吃的倒不多。

  看着佟伊檬的样子,他好笑的说:“没关系,你要是喜欢就让人过来跟这大嫂学,回去给你做。”

  佟伊檬不依不饶的,“哎呀,学菜当然是容易,可是你看看她,这一桌子菜,哪里只是厨艺那么简单的。”

  现在是一年中本市最热的季节,房间里是有空调,可是要在外面,不出三分钟就能汗流浃背。而且佟伊檬他们刚才新加坡赶过来。一路上少不得受热,食欲自然是不高的。

  这个时候要做饭,自然要做爽口又清淡的,要不然大肉大鱼的端上来,谁也吃不下。

  佟伊檬显然是明白的我的用心的。

  邱逸远顺着佟伊檬的话往下说:“那就把大嫂抢回新加坡去,让她给你做饭。”

  两个埋头猛吃的孩子先不干,一人一边抱住我的腰说:“不准抢走我妈妈,二叔,坏!”

  佟伊檬倒在邱逸远身上笑,“你要是敢抢人,你大哥第一个不放过你。”

  邱逸远煞有其事的点头,“这倒也是。”

  我拍拍两个孩子,告诉他们二叔的跟他们开玩笑的,可是儿子还是不放心,给陆暻年打电话说我要被二叔抢走了。

  佟伊檬对着唯恐天下不乱的说,“你要是再不来,我就真的把顾夏带走了。”

  儿子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我无奈的很。

  不过看着佟伊檬这么闹,我一颗悬着的心渐渐放下了。她能活泼开朗,能闹起来,说明日子是真的过的不错的,看邱逸远处处小心的照顾着她的样子,我真的老大欣慰的。

  就跟自己的女儿嫁出去了一样。

  佟伊檬跟我住了一年多,我看着她从生死线上挣扎,看着她在对邱逸远的爱恨里徘徊,看到现在,她渐渐释然。放下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伤痛的事情,跟邱逸远好好的在一起,一切似乎都变的好起来。

  我们才说了一阵,一顿饭都还没吃完,陆暻年就来了。

  他还是穿着板正的西装,我看着他都觉得热,不过am集团里面的空调是非常强力的,就是为了让员工都能穿的周正一些,毕竟金融机构,穿背心短裤实在是看不过去。

  我看着陆暻年额头上都是汗,想他这一路也真是热坏了。

  孩子们看到陆暻年,顿时就有一种‘我爸爸来了,我妈妈你们带不走了’的荣耀感。陆暻年哄了两句,就去一旁的小角落去看书了。

  这里面我放了很多的儿童读物,就是为了孩子来的时候有个打发时间的东西。

  陆暻年脱了西装的外套,坐在我身边,我给他擦汗。“你这是何苦来的,不是说让你别过来了吗?”

  现在的天气,他这一身衣服穿着,走在太阳下真的是遭罪。

  陆暻年伸手抓住我的,只是笑。

  佟伊檬在桌子对面哈哈笑,“他这是这怕我把你拐跑了啊。”

  陆暻年没说话。

  不过看这个架势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我觉得他真是........,他在这里,孩子在这里,我怎么可能跟着佟伊檬走。

  “你瞎想什么呢?”我给陆暻年倒杯水。然后说:“就算是去了,也就是呆几天又不是不回来了。”

  要是佟伊檬真的特别需要我过去,我当然是会去的,到底不放心不是。

  不过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邱逸远跟陆暻年的关系好,我去了新加坡也不会出事不是。

  没想到陆暻年直接了当的说:“几天也不行,我没你吃不下饭。”

  我愣住。

  佟伊檬跟邱逸远彻底哈哈大笑,佟伊檬说,“什么时候顾夏成你下饭用的了。”

  “反正哪里都不准去。”陆暻年就是这个话。

  我被他说的,都有些无地自容,当然别人的面这样说话,真的可以吗?

  不过看他认真的样子,像是真的怕我走,我安慰他说:“别担心,我不去。”

  陆暻年这才点点头,算是放心了。

  佟伊檬笑的不行,顺口说:“你们三个好兄弟,可真是都一个样。”

  兄弟三个?

  那彭震就不得不提。

  陆暻年问邱逸远,“老三怎么样?”

  邱逸远的脸色有些难看,“别提了,人彻底的颓了。”

  佟伊檬说起这个,倒是有精神了,跟我绘声绘色的说:“原来咱们都觉得彭震对林枷,也就那样,现在看他那样子,估计是真的爱的深了,我都形容不出来。我的中文不太好,就是特别的难受。眼睛都凹下去的那一种。”

  我点点头,能想象的出来。

  林枷这一走就是渺无音信,要是按照日子算,这时候林枷肚子里的孩子都快要生了,她一个女人挺个那么大的肚子,在外面实在是不安全的很。

  想想都揪心。

  我是不愿意想孩子早早就没了的,那么想,人心里更是不忍。

  一人在外,没了孩子。更惨。

  “我原本想着,找不到更好,让彭震好好的反省下。对林枷,其实我觉得她能离开彭震,日子也算不得差,可是现在看看彭震那个样子,我是真的觉得还是找回林枷的好。”佟伊檬是这样说的。

  她现在说话利落的多了,不会再像从前那样慢吞吞的。

  哎。

  彭震跟林枷,可真是一笔糊涂帐。

  谁对谁错,根本就说不清了。

  佟伊檬甚至还说:“我当时昏迷的时候,他肯定不是彭震那样的,他要是跟彭震一样,我估计我早醒了。”

  什么叫恃宠而骄。

  这就是了。

  佟伊檬这话简直就是给邱逸远插刀。

  这我就要说句公道话了,“你那时候,他没少哭。”

  “哈?”佟伊檬惊讶状,“就他这样的人,还有眼泪啊。”

  邱逸远半点都没有被佟伊檬的样子气到,反倒侧首过来亲亲佟伊檬瞪圆的眼睛。

  邱逸远跟佟伊檬岁数差的也多,从前他们怎么相处的我不知道,不过看目前这个样子,是佟伊檬说什么干什么,邱逸远都是纵着的。

  真当成了小孩子宠。

  我指指佟伊檬,“你就是适可而止吧。”

  邱逸远跟陆暻年倒是没有纠结彭震的问题,而是说起了另外的事情。

  “哥,你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最近三个月,他的确是飞了三趟美国,见的人,你该猜到的。”

  陆暻年一手抓着我的手,一手在桌子上敲了敲。

  邱逸远的意思是,“那小子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背叛你,找我说,就直接给扫地出门就完了。你要是顾着家里的事情,我去给你出面,保管他小子在非洲没好日子过。”

  陆暻年摇摇头,“不用你。”

  邱逸远有些急,“哥,你可别心软。我之前就是吃了这个亏,要不然檬檬也不能遭那么大的罪,现在想想我都后悔的想捶墙,你现在比我要顾及的人还要多,孩子,大嫂,你总要顾。”

  陆暻年笑笑,“不是心软。是我真是厌烦了这些人死而不僵,总要有个了解。”

  这话倒是对,邱逸远点点头,“你打算怎么做?”他的手在脖子上划了划,“这个事情,要做还是要谨慎些,做不干净,到时候惹你一身腥。”

  我跟佟伊檬对视一眼。

  眼里都有惊讶的光。

  这两个男人准备要杀人啊。

  陆暻年还是一副泰山崩于前不改面色的样子,对着邱逸远说:“不必那么暴力,再者说,这些人的身份,真要是出了那样的时候,我们都丢不开手,我心里有计划,到时候你帮着照顾照顾他们就行。”

  这话说的。

  我先不同意,“你这是又打算去单打独斗?”

  陆暻年摇摇头,“我要是还那样,你绝对不要我。”

  “哼。知道就好。”

  “到时候还要你配合我,不过孩子,总归是要有人照顾的。”陆暻年这样说。

  佟伊檬马上举手说:“这事情你们别担心,我随叫随到,孩子我会好好的带好。”

  这个........

  我还真的就放心佟伊檬了,她跟孩子们感情好是一方面,再者这样托付孩子的事情,总归是要信得过的人。

  邱逸远虽然对佟伊檬的热情很懊恼,似乎在佟伊檬的心里,这里的这个家一点都不比新加坡的弱。

  不过到这时候,也就顾不上吃醋了。

  “嗯,到时候我跟檬檬要不就过来,要不就把孩子接走,总归是不会让孩子出事情的。”

  陆暻年点点头,“这样就好。”

  佟伊檬他们也只是呆了一天,就又回去了。

  晚上陆暻年大概跟我说了计划,我心里有些忐忑又有些激动,我终于要跟陆暻年一起,面对未来的,风浪了。

  我怕自己做不好。

  陆暻年的计划如此的完美,我真的怕我给他演砸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76章 陆暻年被拘捕!-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