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73章 约翰内斯堡-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72章 一个女人,远走天涯!-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南非,约翰内斯堡。

  去之前孩子们在飞机上很乖,他们能跑能跳之后,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出国。再者这一次去南非,陆暻年是没有私人飞机的,我们必须乘国内的航空公司的飞机去。我之前在电视上看到过很多熊孩子在飞机上惹人厌烦的新闻,所以对孩子,已经早早的开始教育,外加给他们准备了足够多的可以在飞机上消磨时间的东西。

  最后的结果就是孩子都很听话,并没有吵闹。

  陆暻年笑我:“你就是担心的太多,咱们的孩子怎么可能惹人烦。”

  他看着自己的这两个宝贝蛋儿,自然是越看越好的,我撇撇嘴。想起刚才在机场的时候,陆暻年当然是相貌堂堂衣冠楚楚的,孩子们因为我之前准备的好,儿子穿着有非洲风情的花衬衫土黄棉质裤子,女儿穿着土著风格印花的裙子,看起来真是又讨喜又高级。

  唯独我,忙着两个孩子忙进忙出的,连裙子都不敢穿,只是穿了简单方便的牛仔短裤跟棉质短袖,我当然不可能穿的寒酸,到底是跟陆暻年出去,不好丢了身份,可是跟着父子(女)三人比起来,我真的就显得有些像保姆了。

  我看看自己的样子,十分郁闷的说:“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

  陆暻年说我爱操心,可是孩子的事情当然是要亲力亲为才能放心,又是去那么个地方。我是个很认真的人,说了要去约翰内斯堡,我就上网去查了相应的消息。

  是南非最大的城市,金融中心,这些都是很好的。

  但是约翰内斯堡也是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恐怖之都。南非的失业率高达40%,失业大军中绝大部分是缺乏技能、教育程度低下的黑人。治安的恶化使得抢劫事件多发,这样的报道,也足以让我悬起了心。哪里还能跟度假一样轻松的心情去面对呢。

  陆暻年探手过来抱我,在头等舱,位置倒是挺大。

  我跟他挤在他的座位上,他抱着我吻,他的吻总是热烈又温柔,我推着他,毕竟是在飞机上,就算是头等舱,也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

  再说那边还有孩子们呢。

  陆暻年才不管。吻的我全身都软了才贴着我的耳朵说:“我爱死你这个忙前忙后操心的样子了。”

  我捶他,“你这是什么话啊!”

  “这样才像妻子,才像妈妈,我们才像一个家。”陆暻年这样说。

  因为靠得近,我能看到他的眼神中有一刹的恍惚,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吧。我猜有可能是时女士,时女士到如今看着都是极其丰姿绰约的女士,可能在过去漫长的,陆暻年跟她在一起的日子里。她都是个不操心的人吧。

  我心里有些心疼他,不过嘴上还是说:“爱操心的女人老得快。”

  原本就是,女人谁不想娇娇柔柔的过日子,真的要变成女汉子,其中的心酸谁人知。

  陆暻年笑,“我还有什么事情让你操心了?真的操心的人,可说不出操心来的快这样的话来。”

  想想,我自己都笑了,真是身在福中不知富。

  陆暻年还真的没什么让我需要殚精竭虑的地方。每天出门上班,做了什么,晚上回来晚了是因为什么,就算是去应酬都会跟我报备,他这个位置上的男人,能做到这一点已经是十分的难得。再者,他还是个好父亲,对孩子从来都是耐心认真,不会敷衍了事,更不会拿出在公司的架子来在家里威风赫赫,在家里他是完全听我跟孩子们的,做到了最大的礼让。

  我所谓的操心,也不过就是这一次出门,我自己心里有太多的担心。

  明白过来,想清楚之后,我伸手捧住他的脸,很认真的说:“我能过的这样快活,都是因为你,我要感谢你。”

  陆暻年盯着我眼,低头吻我说:“我让你更快活些怎么样?”

  这个......

  我是真的下了死力气推他,这里可是在飞机上,要真的整出那么大的动静来,我真是羞死了。

  陆暻年看我是真的不愿意,这才松手放开我。

  不过到底扫了兴致,他不高兴的喃喃说:“看来我是有必要买架飞机的。”

  还买飞机,就为了在飞机上做那个?

  我推他,“咱们哪里需要啊,别买了,得多少钱啊。”

  我终究是舍不得。

  再者说,这出来坐头等舱,已经是很好的了,何必去招摇那个。

  邱逸远买,那是他在新加坡,政府的政策都跟我们这里不同。彭震买,那就更不用说,就彭震的那个家世,他干什么都是可以的啊。

  陆暻年要是买,就太扎眼了,在国内,作为商人,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他不死心的伸头过来吻我的脸颊,“你啊,什么时候,你跟那些贵妇人一样,动辄就买上百万的包包的时候。大概就能不这么给我省钱了。”

  上百万的包包?

  什么包?金子的吗?

  我嘟嘟嘴,“反正我就是这个样子了,现在是货已寄出,盖不退换,你不喜欢也没办法了。”

  陆暻年被我逗笑了,眉眼都是舒展的。

  我对金钱的价值观已经形成了,现在花钱虽然不会斤斤计较,但是想要我那么豪迈的花钱,真的是没有可能的。

  而且我到底不是十八九岁岁的小姑娘。对物欲真的已经有了自己的认识,最关键的是,当年我看着顾佳芸一路买买买,最后毁了自己的一生,所以我对放肆的去生活这样的生活方式,抱持着怀疑的态度。

  “大概是幸福来的太不容易,所以任何一个可能让我失去幸福的可能,我都不想要去做。”我这样跟陆暻年说。

  现在以他跟我的财力,当然是可以肆无忌惮的去买买买的。

  可是钱,到底多少才够,花起钱来到底多少才能满足,这是一个无底洞,要非常谨慎的面对它。

  陆暻年揉揉我的头发,眼中的爱意弥漫。

  下飞机的时候,两个孩子最兴奋,我有些疲惫,长途飞行,真的是满痛苦的。

  在迪拜倒机。

  陆暻年带着我跟孩子。在迪拜的机场里转了转,然后说:“要不然咱们改改签证,回来的时候,在迪拜在玩儿两天。”

  我是都可以的。

  孩子们自然更是欢呼雀跃的。

  我们这一路带着的人多,陆暻年身边助理秘书这些人都是必须要带的,我这边自然也是带了保姆的,这一次还带了三个保镖出来,人盯人的保护我们母子三人的安全。

  到了约翰内斯堡下飞机的时候,两个孩子彻底蔫了,两个保镖抱着孩子,跟着我们一起下飞机。

  孩子现在已经很重,我根本就抱不动了,陆暻年是因为下飞机就有这边的人来接我们,为了不影响他大总裁的形象,所以没有抱孩子。

  我以为会是贺莲城来接我们。

  毕竟贺莲城现在是南非这边分公司的一把手,没想到贺莲城自己本人并没有来,而是派了个当地的白人小伙子来了。

  这小伙子叫杰克,就是南非本地出生的白人。去英国学的金融,大学毕业后回来进了am集团在这边的分公司。

  他对陆暻年是满怀崇拜的,看到陆暻年的时候,眼睛里都有光。

  从机场直接上了杰克准备好的车。

  我当然跟陆暻年一辆,前面坐司机保镖,后面是我们抱着孩子。在国内的时候,孩子是必须坐在安全座椅上,但是到了这里就不讲究那么多了,孩子必须在我们身边才能觉得放心。

  机场出来,先看到就大街上行走的黑人。

  两个孩子没见过这种肤色的人,揉着眼睛都不肯睡,趴在窗户上看,还不时的问着陆暻年什么。

  陆暻年当然是知无不言的。

  女儿靠在我怀里,她声音小小的,这一路来,他们可真是累惨了,先开始上飞机的时候,生龙活虎的。就是中途在迪拜转机的时候,都激动的不得了,到这会儿是真的能量消耗的差不多了。

  “妈妈,我可以下车去看看他们吗?”女儿问我。

  她想要下车去看看那些黑人,尤其是在街上走来走去的黑人小朋友。

  我侧眼去看陆暻年。

  那个杰克刚才在机场的时候说过,约翰内斯堡外城的这一圈住的都是下等的黑人,所谓下等,是他们南非白人的说法,就是没什么技术。没有文化的黑人,最早他们在这里,就是黑奴,是附近几百个矿石开采矿的工人,现在大机器的时代一来,很多人就此事业,蜗居在这里,是犯罪率极高的一个地区。

  我对杰克口中明显的种族歧视言论不喜欢。

  好坏我是学法语毕业的,英语中很多对种族歧视言论的词汇词根就是来自于法语。

  那个杰克也跟我说了话,知道我法语说的比英语好的时候,对我还肃然起敬了一下子。毕竟在欧洲说法语的才是真正的贵族。

  这就是真正矛盾的地方了,种族歧视我不喜欢,但是让孩子去这样的地区,我也真的是不能同意。

  陆暻年说,“惜惜别着急,等你睡醒了,有经历了,爸爸带你去看看黑人小朋友好不好?”

  惜惜这才满足的靠在我身上闭上眼睛了。

  儿子到底比女儿精力旺盛一点。他刚才听到杰克的话,就问陆暻年这里是不是特别不安全,陆暻年先问:“你能听懂那个杰克叔叔的话?”

  我们没有刻意跟孩子们说过英文,所以对孩子的英文水平并不了解。

  儿子点头,“幼儿园里教过的。”

  这就是他那个贵族幼儿园的好处了,英语全部都是外籍在教,而且基本是全英文式教学,跟惜惜现在这个孩子背苹果apple的幼儿园,还是有些不同的。

  既然儿子听得懂。陆暻年就很认真的开始跟儿子讲这个地方的历史还有文化。

  我听他连黑奴的历史都开始说了,觉得他讲的太远。可是黑人的文化在美国实在是太根深蒂固,陆暻年说起来很有些系统,儿子听着也没有表现出不耐烦,所以也就让他去说了。

  车子开入约翰内斯堡内城。

  我震惊了。

  完全就是一个欧洲的城市,所有的建筑,街上走动的人,如果不是刚才还看见过那么多衣衫褴褛,破破烂烂的黑人区,我真的会以为自己来到了欧洲的某个城市。

  酒店是非常奢华的,艺术的气息浓厚。

  叫我说,是真的不差于欧洲的任何一家酒店。

  我们来当然会定最好的房间,房间内部的摆设,布置,甚至是放在床上叠成小兔子的毛巾,已经桌上用英文写着欢迎陆暻年的蛋糕,都表达着这个酒店的贴心。

  这样的酒店,在国内是真的不好找的。

  两个孩子进屋就放上床去睡。

  我跟陆暻年去洗澡,他把我抱起来,往浴室走,叹着气说:“到了这种地方,还要躲躲闪闪的,真是不方便。”

  我掐他,这说的都是什么话啊。

  陆暻年才不管,只追着我吻,“飞机上欠了我的,现在到时候还了。”

  洗澡洗了一个多钟头才出来。我还是被她抱出来的,昏昏欲睡。

  他跟我一起睡下,“先睡,睡醒了再说其他的事情。”

  这一睡下,自然是绵长又昏沉的。

  这里比国内晚了六个小时。

  睡醒的时候,四周都是漆黑的,我看陆暻年还在睡,孩子也没有动静,不想吵醒他们。就自己悄悄的下床,裹了浴袍去窗户边。

  遮光布实在是太强力。

  我掀开窗帘一角,走出去,发现房间里有个很大的阳台,外面是一片落日余晖的美景。

  就像是夕阳照在欧洲极美的城市里。

  我叹了口气。

  “在想什么?”他大概是我起来的时候就醒了,追着我来。

  我脑袋往后仰,靠在陆暻年的身上,叹气说:“我真的没想到南非会是这个样子的。”

  他伸手抱住我的腰,在我脖子后面说话,一下下的热气喷在我的皮肤上,很湿糯,“你以为的非洲是什么样的,满地的狮子老虎?还是土著黑人,或者是枪战片那样的?”

  他说的都对,也都不对。

  我扭头过来,抱住他的腰,埋在他的怀里,“原本心里对贺莲城还真的有些抱歉的,来了一看,觉得他实在是不知足。”

  原本说贺莲城来了非洲,我是真的觉得对贺莲城来说,大概是一种放逐,一种惩罚。

  可是来了一看。

  完全不是我想的那样。

  我是读过欧美的历史的,知道在南非这样的地方,身份高的人,有钱的人,甚至会活的比国内还要好。因为在这里并没有所谓的人人平等,就是压迫与被压迫的关系,一旦人成为上层的那一方,那么日子就真的太好过了。

  贺莲城口口声声说这里不好,要回去,实在是不知足啊。

  陆暻年抱着我的手紧了紧,半晌才说:“他的野心,这里装不下。”

  这是第一次陆暻年没有维护贺莲城。

  我有些惊奇,真是难得啊,陆暻年竟然说了野心两个字。

  抬头望他,陆暻年就低头来亲我的眼睛,低声跟我说:“我从前大概是做错了,养虎为患,就是这个意思了。”

  养虎为患?贺莲城已经成了虎?!

  听起来似乎已经是很严重的样子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他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吗?”

  陆暻年说:“顾夏,我希望他什么都没有做过,真的。”

  他又这样。

  “你好好跟我说啊!”我怒起来。

  陆暻年扶着我的腰,很认真的说:“现在还没有确定下来,如果是真的,那么我想我跟他也是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原来这一次陆暻年来。是为了看看,贺莲城到底有没有做不好的事情。

  我心里一定,“只要你心里不那么护着他,就行。”

  能被伤害,那就说明伤害你的人是很信任的人。

  只要这份信任没有了,其实是不那么容易被伤害的,尤其是陆暻年这样的人。

  怕再睡下去晚上睡不着,所以我们叫醒了两个孩子去吃饭。

  吃晚饭的时候,贺莲城倒是来了。

  跟我们一起吃。

  桌上贺莲城跟陆暻年在说公司在这边运营的情况,这里矿产丰富,金矿、钻石等等都很多,这里几乎是全世界都在盯着的财富之都,当然有钱挣,更加是因为金矿,钻石这样有一本万利钱挣的地方,总是会云集着形形色色的人。

  这里的金融形势,并不怎么好。

  弄好了当然一本万利,弄不好也是万劫不复。

  陆暻年一直很严肃的听着贺莲城的说法。我不可能打扰他,所以就照顾两个孩子。

  孩子们睡了一觉,精神好多了,吃饭的时候叽叽喳喳的,问东问西,我真的应付他们就够忙的了,也真的没精力去管陆暻年跟贺莲城之间的对谈。

  贺莲城并不住在这酒店里,am集团在这边给员工的福利很好,据说买了当地的一些公寓,提供给员工当宿舍。

  贺莲城就住在其中。

  所以吃完饭,他就要回去了。

  我跟陆暻年还有孩子们送他出酒店,贺莲城看着我跟陆暻年一手牵一个的孩子,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阿暻,你胆子真是大,这种地方也敢带着孩子来。”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74章 这种专门给你找不痛快的心思,谁看了都厌烦。-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