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71章 夏亦寒才是最狠的那一个-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70章 这些日子,她到底经历了什么?-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您这是?”

  说起来顾佳芸跟夏夫人其实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的,夏夫人跑来吊唁顾佳芸没有道理。

  夏夫人看看顾佳芸的照片,话是对着我说的,“我能跟你说说话吗?”

  这样的要求,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拒绝,我点点头,“好。”

  我让佣人收拾了灵堂然后回家,我去跟夏夫人找地方说话,等会自己开车回去就成。佣人都是跟了我很多年的,自然是放心不下我。

  “没事的,我能应付的了,倒是你们,麻烦你们跟着我忙东忙西的。”我是真的挺心疼他们,顾佳芸的这事情,完全是他们工作范围以外的活儿,而且又是跟死人打交道的,我不知道他们对这些有没有忌讳,所以心里总是有些愧对。

  佣人笑眯眯的,他们的中文说的一般,最后的结论就是,大家都回去,留下两个在车里等我一起回家,免得我一个人出现什么问题。

  可能是之前经过的事情多,现在连我家的佣人都警戒性很高的。

  这样的好意,我当然要领,他们要留下两个在车里等我,我知道也是为了有个伴,不至于太无聊,所以就听从了他们的安排,就这么办了。

  在家里陆暻年当然是绝对的权威,他说什么,佣人是绝对不会有异议的。

  但是我不同。

  这些佣人保姆,都是从我怀孕的时候来家里的,我从前没有过过这种家里有佣人的生活,对佣人没办法作出那种理所当然的样子,我总觉得有缘在一起。互相照应很重要。

  都是一同生活在一起的人,亲密,似乎也不是那么难。

  安顿好佣人,我跟夏夫人一同去了她经常去的会所。

  所谓会所,其实很私密的茶馆。

  看得出夏夫人经常来这里。

  我跟夏夫人面对面坐下,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离婚了。”

  离婚在现在是真的不是什么新闻,对于我来说,对离婚也并没有什么恐惧了。只是夏夫人这个年纪的女人离婚,还是不那么寻常的。

  夏富跟夏夫人之前就闹着要离婚,那时候不过是发现了夏天佑不是夏富的骨血,夏富以为夏夫人出轨所以才会那么坚决。

  后来因为夏天佑的身世牵连出那么多的事情,就连我都不能幸免的被牵扯其中,没想到最后,还是不能避免这个结果。

  夏夫人神情非常的黯然,“是夏亦寒,他说了。如果他爸爸不跟我离婚,将来他是决不会让他妈跟他爸合葬!”

  对夏亦寒的这个说法,我自然是赞同的。

  夏亦寒的妈妈一生受苦,难道到死了,还要跟夏富夏夫人三个人合葬在一起,别说是夏亦寒,就是我想想都觉得不能接受。夏富心心念念的要跟夏亦寒的母亲死后合葬不知道是什么心理,生前没有好好珍视过,倒是死了。却不准夏亦寒的母亲离开半步,有时候人的思想,还真是不能用常理去想。

  我能听出夏夫人言语里的愤恨。

  可是这又能怪谁呢?那么多年,夏夫人对夏亦寒母子,极尽残忍冷酷之能事,现在夏亦寒长大了,有了自己的能力,适当的报复,我觉得无可厚非。

  我不是夏夫人养大的夏天佑,尽管跟夏夫人有血缘关系,但是感情上,我绝对是站在夏亦寒的这一边居多。

  曾经的夏亦寒,太惨了。

  我沉默。

  夏夫人抬头盯着我看,“对于这件事情,你难道就没有看法?”

  我看着夏夫人的眼睛。

  明白夏夫人跟我妈,其实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她现在可能是真的落魄伤心,但是心智却还是坚强,完全不是我妈那种遇事就会一哭二闹的性格。

  我心中凛然,明白今日夏夫人恐怕不只是跟我说说话那么简单的。

  我的看法就是,“我觉得夏亦寒的要求很合理。”

  要合葬,那必须是夫妻,而且是一对一的夫妻,没道理生前就三个人的婚姻,死后还要三个人做鬼都纠缠在一起。

  而且夏亦寒的母亲曾经被夏夫人折磨的成了那个样子,夏亦寒就算是再怎么样,都不会让夏夫人在死后在靠近他的母亲的。

  这种感情无关生死鬼神,真的是作为子女的一种心态。

  夏亦寒其实心里很遗憾痛苦,就是他的母亲没有撑到,他能当家作主的时候,现在夏亦寒已经完全的掌握了夏氏,怎么可能还会容忍夏夫人。

  “这是你对自己的亲妈该说的话?”夏夫人眼中的光芒四射,“你爸现在身体不好,已经进了疗养院,从前都是我鞍前马后的照顾,这一次夏亦寒发了狠,我根本没办法接近那疗养院。我不能进去,但是你可以,你爸爸很喜欢你的一对孩子,你带着孩子去,帮我说说话。”

  我冷眼看着夏夫人。

  说实话心里是冷笑的。

  我没有对她说的表达意见,反而问起了她别的事情,“你知道你今天去的灵堂是谁的吗?”

  夏夫人一愣,“不就是顾家的那个大女儿的么?”

  原来她还知道啊。

  看着我的眼神,夏夫人特别奇怪又理直气壮的说:“她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

  我轻轻地说:“当年如果不是你用着我舅舅的事情逼着我妈跟你换了孩子。这些悲剧就都不会发生。”

  “你别诬赖人!我可没有害过人!”夏夫人还是趾高气扬的样子。

  我摇摇头,声音还是很轻的,“你换走了本该属于顾家的儿子,导致我妈内心深处对我产生厌恶,所以我们从小,我妈的教育就偏差的非常厉害。这也直接促成了顾佳芸的争强好胜,我的懦弱自卑。你为了跟夏亦寒的母亲争,得到了夏天佑这么个儿子,你却不知道好好的教育。一味的宠爱,到如今,你不仅间接的伤害了在顾家的我们姐妹,更甚至直接毁了夏天佑。”

  很多事情,不说,不代表不是这样的。

  顾家的人,我的养父母,其实是很平常的人,爱自己的孩子,有些小市民有些虚荣心,但是对孩子,他们都是很心疼,很顾念的。要不是如此,顾佳芸植物人那三年,我妈也不会照顾的那么好。可是夏夫人当年的举动改变了这一切,那自己的儿子换了个女儿回来,不说重男轻女的问题,就是这种被逼着换孩子的举动。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接受。

  我妈看看看到我,大概都会想到那个被换走的儿子,对我的态度不好,我想这是无可厚非的。

  教育的失衡,最能促使孩子的性格发展偏激,我现在有两个孩子,我太明白一碗水端平的重要性。要不是我妈这种心理的做祟,顾佳芸不会走到后来,变成不能容忍失败,不能面对任何生活挫折的人,而我在那么长的岁月里,也能硬气一点,不受那么多的委屈。

  这还只是顾家这方面的。

  夏夫人得到了夏天佑,这个可以说是她抢来的孩子。

  结果呢?

  夏夫人从来没有好好教育过夏天佑,她做的就是纵容,纵容着夏天佑像是一个永远都填不满欲望的兽,夏天佑这些年的恶形恶状数不胜数,这其中最令人无法释怀的。是夏天佑从小到大对夏亦寒的伤害。那是一种刻入骨髓的痛苦。

  也许夏夫人觉得当年看着还是少年时期的夏天佑欺负夏亦寒,是件特别开心特别解气的事情。

  但是她有没有想过,这样的行径,会毁了两个孩子。

  不仅会让夏亦寒仇视这个世界,更会让夏天佑兽性难寻。

  我至今对夏亦寒都觉得非常的抱歉,我跟夏夫人的血缘关系,让我心头备感羞辱。

  当年夏夫人为了自己的私欲,她喜欢上了有妇之夫,就要去抢去夺,她得到了夏富,却不能善待夏富的前妻还有儿子。不仅如此,她还能狠心抛弃自己的女儿,抢来别人的儿子,然后养废了别人的儿子,去欺负人。

  从根源上说,我们这么多人的悲剧,源头都是当年夏夫人的所谓的爱恋。

  到如今,她还要为了死后能继续强霸别人的丈夫而利用我。

  夏夫人被我说的满脸通红。她气呼呼的,“你胡说什么?我当年可是给了顾家钱的,他们不好好的养育你,是他们亏心!还有天佑,你还有脸说天佑,要不是你不肯帮忙,天佑怎么可能是今天的下场!如果天佑现在还在,我怎么可能跟你爸爸离婚!我有儿子,他们不能这样对我!”

  她冥顽不灵。

  我当然是无话可说。

  原本今天的这些话都是不该说的。我平时都没有说过。只不过今天是顾佳芸的告别式,我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如果你认为是这样,那么就是这样吧。”我懒的跟夏夫人解释。

  我拿起包准备走。

  她当然是不让我走的,“你是我的女儿,难道不该为我做些事情?我听说你把顾家的那个老婆子都养起来了,你都能心软的对她好,难道就不顾念顾念我这个亲妈。”

  我是真的有些好奇。

  “怎么顾念?”

  我想听听,她到底想要怎么办?

  说起这个,夏夫人马上两眼放光,“我要的不多,你带着孩子去讨你爸爸欢心,让他娶回我,死后,也只能跟我合葬在一起!还有陆暻齐年,听说他很疼你,你去求求他,让他把天佑放出来,有了天佑。我才算是有了依靠。”

  她这话完全就是前后矛盾的。

  前面她要我去讨夏富的欢心为她争取利益,后面又说夏天佑才是她的依靠。

  真真儿是能利用的都被她利用完了。

  核心的内容,其实还是夏富,还是儿子。我看着夏夫人,突然觉得她可悲,一个一辈子都在算计想要夺得丈夫全心全意的爱恋,想要得到儿子依靠的人,最后的晚年却是什么都没有。

  没有所谓的丈夫,没有可以依靠的儿子。

  我甩开她的手。很坚决的告诉她,“办不到!”

  夏夫人尖叫起来,“顾夏,我可是你妈!”

  妈?

  好讽刺的一个字,我反问她,“我姓顾,是顾家的孩子,我今天还在为我的姐姐举办告别式,请问你是哪里来的妈。”

  她惊住了。

  我彻底转身离去。

  出来的路上,我脑子里浮现的都是一句话,出来混的,迟早要还。

  人生大概就是这样光怪陆离的棋局,昨日夏夫人欺负夏亦寒母子孤儿寡母,今天独留孤家寡人的就是夏夫人自己。

  回家的车上,我给夏亦寒拨通了电话。

  大概的事情说了说之后,我问他,“她张口闭口都是死了之后合葬的事情,是不是他的身体?”

  我说了两个‘他’却指的是完全不同的人。

  好在夏亦寒听得懂我的意思,他‘嗯’了一声,“他身体一直不好,最近严重了起来,已经好几天不认识人了。”

  所谓的病来如山倒。

  夏富年轻的时候,是辛苦创业出来的人,身子底子到底是亏了的。

  年轻的事情看不出来,老了这些毛病就都跑出来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在心里说着原来如此,怪不得夏夫人会那么着急。也怪不得夏亦寒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我沉默一阵,觉得这事情,还真是不好说。

  夏亦寒先开口说:“是离婚了,但是给了她很大的一笔钱,她安度余生是足够的。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一分钱都不会给。”

  现在夏氏完全在夏亦寒的控制里,夏富自己也知道命不久,所以对这个唯一的儿子,自然是倚重的。

  我当然相信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夏亦寒对夏夫人不会只是这样仅仅是离婚对待。

  毕竟是那么多年的仇恨,如果不是夏夫人,夏亦寒的母亲不会死的那么早,死的那么惨。我低低的嗯一声,语气都有些抱歉的说:“那我要不要去看看夏富?还是我彻底不要露面,为了你,我都可以。”

  同夏夫人一样,我跟夏富其实也是没什么感情的。

  而且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夏富实在算不上好人,如果说夏夫人纵出了一个夏天佑,那么夏夫人,明显就是夏富纵容出来的。

  要不是夏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夏夫人怎么可能带着儿子对夏亦寒他们进行那样的凌虐。

  世人多怪女人毒辣,却从不曾想过,这样残酷的女性战争背后,通常都站在一个渣男。

  夏富,是渣男中的典范。

  要不是他贪慕虚荣,喜欢有钱人家的夏夫人,当年的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他要不是笃信儿子,夏夫人也不会作出逼迫顾家换孩子的事情,后来的一切,都少不了夏富的助纣为虐。

  我对夏富,实在没有好感。

  有夏富跟夏夫人这样的父母,我真的觉得还不如没有。

  对夏亦寒我当然是怀着感恩,愧疚的心情,现在问要不要去看看夏富,当然也是为了夏亦寒,毕竟那是夏亦寒的父亲。

  夏亦寒否定了,“别去了,他现在认不得人,你去了也说不了什么话。外界不知道你的身份,你不去,也不会有人说你不孝。”

  我嗯了一声。

  我现在的身份,其实夏家女儿的身份,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一个‘陆太太’就涵盖了所有。

  要挂电话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了句,“你真的会让他跟你母亲合葬吗?”

  我心里关心这个问题,可能是因为我更关注的是感情上的考虑,而不是所谓的利益。

  夏亦寒沉默了一阵说:“嗯,我母亲生前一直都想这样。她是特别传统的潮汕女人,要守着男人一辈子。我帮她完成心愿,至于那女人,她绝对是要离我妈远远的。这事情你不必管,总归还是有我。”

  我答应下来。

  其实夏亦寒看起来冰冷残酷。内心里还是心软。

  要我想着,要是曾经受过那么多的伤痛,到如今对夏夫人,那简直是挫骨扬灰都不为过。

  但是夏亦寒没有。

  他只是让夏富跟夏夫人离了婚,完成了他母亲生前的遗愿,仅此而已。

  做的其实算是很厚道的。

  回到家里,我有些疲惫,洗了澡出来,给孩子们讲了睡前故事,就睡在了女儿的床边。

  醒来还是因为陆暻年来抱我回房间。

  我迷迷糊糊的,有些不愿意挪地方,“我就在这里睡。”

  “不行。”陆暻年拒绝的干脆。

  他抱着我回去,自然是少不得折腾的,这男人成天工作那么累,回来倒是还有好体力跟我纠缠。

  这么一闹,我倒是醒了。

  我们一天能见面的时间真的很少,在省去跟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真的两人空间。更是少的可怜。

  我窝在陆暻年怀里,含含糊糊的说了今天的事情。

  对于夏亦寒的所作所为,我感叹他厚道。

  陆暻年却说:“如果你真的了解孤独的意义,你就会明白,夏亦寒才是最狠的那一个。”

  我脑子其实是迟钝的,根本就没明白陆暻年说的意思。

  “顾夏,我可能过几天要去一趟非洲。”陆暻年说。

  这个话,比前面一句,要让我警醒的多。

  我现在是容不得半分的离别的。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72章 一个女人,远走天涯!-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