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70章 这些日子,她到底经历了什么?-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69章 一个完完全全属于我的地方。-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这是一个令人震惊又似乎在意料之中的消息。

  接到顾佳芸没了电话的那天,我一个人在卧室的角落了坐了很久,看着窗外由红霞漫天变成漆黑一片,心里木木的。

  陆暻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屈膝蹲下,伸手将我抱进怀里,“小乖。”

  他这么叫我的时候,通常都是柔情蜜意或者怜惜我的时候。

  我的脑袋埋在他的胸口,这段时间陆暻年很忙,晚上回来都是很晚的,今天这个时候回来,明显是为了我早回来了。

  孩子们从幼儿园接回来之后,就交给保姆带了,我从接到报信的电话开始,就像是没有了气力,什么都顾不上了。

  陆暻年一下下的拍着我的背,安抚的意味明显。

  我此时突然就有了很强的表达欲,一点一滴的跟陆暻年说着我跟顾佳芸小时候的事情,“她一直很漂亮,又学习特别好,年年都是学习标兵,经常去主席台上演讲。后来有了校广播站,她就是学校里的广播员,人人喜欢。我从小学到大学,都被人叫做‘顾佳芸的妹妹’,我很厌烦,讨厌身上永远背着一个事事都优秀的姐姐。可是心里,在最最阴暗的角落里,我曾想过的,如果我是她该有多好,那么的漂亮,爸爸喜欢妈妈疼爱。同学们羡慕,男孩子追求。而我永远是她的丑小鸭妹妹。”

  我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可是总觉得心里压抑了好多好多的东西。

  顾佳芸是我人生中太重要太重要的人了。

  无论她曾经做过什么,我都不能否认她对我带来的影响,那么多年里,我一直仰着头看她,看着她优秀,看着她闪耀。也许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当年的顾佳芸也不过如此,不过是因为我把自己放的太低了,所以才会觉得她那么的高。

  盲目崇拜,大概是这个意思。

  我在跟顾佳芸彻底闹翻后,也想过这个问题,我大概是把她在我的心里放的太大了,看的太重要了。

  只是,“我从来没想过她会死。会想爸爸一样的永远离开我。”

  这个世界不仅仅是由爱我的人组成的,还有像顾佳芸这样,深远的影响着我,让我爱不得,恨不能的人。我没想过顾佳芸有一天会离开我的人生,真的没有想过。

  到这个时候,才发现,也许我在这么多年仰望。羡慕,憎恨,反感,甚至厌恶顾佳芸的同时,也依赖着她。

  人的心理真的解释不清。

  陆暻年抱着我,轻声的说:“我懂,我懂你的意思。”

  他说懂,我知道他是真的懂的。

  还好世界上还有个他,在我曾经身边所有重要的人都离我远去的时候,还好身边还有他。

  顾佳芸没了,我妈彻底撑不住倒下,住进了医院。

  她先是没了丈夫,儿子又进了监狱,最后是一直疼爱的大女儿,死了,所经历的悲痛,可想而知。我安顿好她的住院陪护,然后为顾佳芸布置灵堂,让顾佳芸能风风光光的离去。

  无论顾佳芸生前的如何的是是非非,现在她死了,总该让她安宁的。

  我妈对我的安排很感激,不过她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中风,幸亏抢救的及时,没有生命危险,却再也不能说话。

  她能对我对着,不过是不断的流泪,越流越多。

  也不是不辛酸的,我到底还是没有狠心到不管她的程度,她虽然跟我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毕竟养了我那么多年。

  好也罢,坏也罢。

  养恩总比生恩大。

  顾佳芸的告别式,我布置的很符合顾佳芸的风格,满堂的粉色玫瑰,像极了曾经顾佳芸跟陆驹的结婚现场。

  来的人不少,不过我心里明白,这时候来的人,冲着顾佳芸的不多,冲着我这个陆太太的,却不少。

  陆暻年如今算是在风口浪尖上。am集团这些日子以来的成就有目共睹,比之之前陆驹时的无风无浪,陆暻年显然来雷厉风行的多,他的手段了得,身边自然少不了想要跟陆暻年搭上线,能套关系的人。

  偏偏陆暻年没有什么破绽。

  陆暻年的母亲时女士,陆暻年早已经命令静止集团的前台放时女士上楼,这样明显的信号。让所有人都知道,时女士与陆暻年的关系并不好。

  外界不知道,我却是知道的,不过是因为时女士在贺莲城来找过我之后,又找过好几次陆暻年。

  烦不胜烦下,陆暻年才下了这样的命令。

  顾佳芸告别式的时候,am集团的股东夫人们基本上都来了。这些人曾经跟顾佳芸都是打过交道的,不管她们心中对顾佳芸是什么观感,这个时候,她们都要来我的面前刷个好感度。

  陆暻年对我跟孩子很好,这不是什么秘密。

  两个孩子在陆暻年回到am集团后,提高了保安的程度,完全按照陆家孩子的规范在养,送去了最好的幼儿园,比之前的那家还要厉害。

  现在孩子们就读的幼儿园,最大的好处就是私密性非常好。绝对不可能被媒体拍到照片。

  毕竟港城那边,已经发生过好几次富豪家的小孩子被绑架的事件,本市这边富豪的名声远远不如港城,绑票的人并不怎么针对,再者,这边其实更容易将孩子保护的更好,毕竟国内对八卦的感知度,远远比不上港城。

  在孩子身上找不到突破口。

  而我又辞去了集团的工作,对外我几乎是不露面的,我私下开咖啡馆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所以这次我给顾佳芸办告别式,才会吸引这么多的人来。

  有时候想想真的是讽刺。

  陆暻年说总要给这些喜欢钻营的人一些空子,完全密不透风了,这些人也许会用过激的手段。

  我当然明白其中的深意。

  所以顾佳芸告别式的当天,来的所有太太。我都接待了,并且态度都很好,要留电话,要加微信,我都来者不拒。

  大家对我这样和善的态度都很满意,走的时候,脚步轻快的很。

  今天来的人似乎都忘了,那个照片里,已经死去的女人,也曾经是陆太太。

  曾经的那个风光陆太太死了,现在我这个新任的陆太太风光无限,人生就是这样的无常。

  陆驹能来,在我意料当中。

  听说在顾佳芸最后的时光里,陆驹是去见了顾佳芸一面的。

  其实顾佳芸植物人三年,醒过来之后,身体的各项功能都还没有恢复。她需要的是安心的静养,让自己一点点的恢复过来,就像佟伊檬,身体休眠的时间久了,醒过来之后并不是什么都恢复了的,要慢慢的让身体适应,苏醒。

  可是顾佳芸太急了。

  她心里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恨还有怨,这些怨恨积压在心里。她想要静心下来都不可能。

  身体里的器官那么经受得住她这样的剧烈情绪,所以在她醒过来后不长的时间里,她就出现了器官衰竭。

  救都救不回来了。

  顾佳芸本身当然是有很大的问题,但是陆驹,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毕竟顾佳芸曾经是他的妻子,结发妻子,说过要一生一世爱护,相守的妻子。

  陆驹他该来。

  出乎我意料的是,袁圆也来了。

  袁圆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裙,头上带着黑纱帽子,看起来很珍重其事的样子。鞠躬之后,陆驹过来轻轻地抱了抱我,然后说了,“节哀。”

  袁圆说,“我想跟顾夏单独说会儿话。”

  陆驹看了袁圆好半天,想要劝说的话。反倒都咽了下去。

  “我在外面等你,你别胡思乱想。”陆驹是这么说的。

  等陆驹走后,袁圆拉着我的手,眼眶红红的说:“原来我曾经跟你说过,要真的是个有魅力的男人,没有一个女人为他死,那都是不可能的。”

  曾经看的小说多了,总觉得那些特别有魅力的男人身边。总要有个为他要死要活的女人才合理。

  那些年沉溺在梦幻里的袁圆,是这么说的,她也真是这么想的。

  “可是现在看到真的有人为了他死了,还是顾佳芸,你姐姐,我怎么就这么难过呢。”袁圆忍不住落泪。

  我伸手抱抱她。

  袁圆似乎心里压了很多的事情,她哭着说:“我从前一直觉得我会找到骑白马的王子,跟了陆驹之后,我以为我找到了,这一年,他当总裁,我小妈占了不少的便宜,回来不知道夸过我多少次。我就真的以为,我找到了骑白马的王子,他能带给我一切。”

  “现在陆驹成了副总,我小妈天天在家里骂他,还骂我。可是为什么我觉得我更爱他了呢,就算他不是王子,他曾经那么坏,连曾经的老婆都死了,可是我还是爱他啊。”

  袁圆哭的厉害,说话都是颠三倒四的。

  我却明白她的心思。

  初初跟陆驹在一起,袁圆只是好奇只是尝试,后来赶上陆暻年失踪。陆驹春风得意,袁家的那位四夫人,更是野心勃勃,对陆驹肯定是多有奉承。这其中,袁圆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所以那一年,袁圆对袁家四夫人的种种行径视而不见。

  那么现在呢,陆驹不再是执行总裁。

  成了副总。

  可想而知袁家四夫人会是什么样的态度。而恰逢这个时候,顾佳芸死了,无论顾佳芸生前是多么的不堪,但是她是陆驹的前妻,这是改变不了的事情。

  袁家的人,自然就有了更多的借口来抨击陆驹。

  可是越是到了这个时候,内心的感受才会更加的明显,袁圆爱陆驹,她从未这样明确的感知过。

  即便是知道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在最风光的位置,即便知道这个男人曾经的一切是多么的糟糕,但是她还是爱。

  不可自拔。

  袁圆的眼泪打湿了我的肩头,她哭着说:“顾夏,对不起。从前的我太无知了,我总觉得是你抢了什么。可是到了今天我才明白,原来哪里有什么抢呢,跑都来不及了。”

  爱情哪里有什么抢夺之说。

  发现自己爱上了的时候,想要抽身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哪里还有那么多的考虑算计,只有一股脑的栽进去,无法自拔。

  袁圆曾经认为顾夏是耍了心眼儿,抢了陆暻年,但是到了今天,此时此刻的心态,袁圆才明白,“你这些年,不知道比我苦多少倍。”

  袁圆不过是才受了家里长辈的几天气就已经难以忍受,可顾夏是从小就这样的。袁圆这才是面对陆驹的第一次大起大落,就已经筋疲力尽无力招架,可是顾夏,陪着陆暻年不知道已经面对了多少次。

  人没有对比,没有设身处地的相同感受,是不会去拿同理心去理解别人的。

  袁圆曾经不懂,现在她懂了,所以对顾夏,甚至对顾家芸,她都充满了抱歉。

  我听着袁圆的哭声。

  心里前所未有的平静,也许这平静是来自于我早已经经历过这样的心境,更甚至这平静是对一段友情的释然。

  这么多年了,袁圆跟我之间总有些疙瘩,她别扭,我也不舒服。

  不是没有觉得可惜的。

  毕竟曾经是那么好的朋友。

  现在。在岁月面前,在死亡面前,甚至是在爱情的面前,袁圆成长了很多,我也成长了很多,我们终于能放下曾经那些幼稚心态。

  她不在恶意的揣测我。

  我不再自卑的觉得她说的每句话都像是在对我讽刺。

  一笑抿恩仇。

  “好了,好了,别哭了。要不然陆驹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我微笑着劝她。

  袁圆强忍住不哭了,嘴巴还是硬,“他现在可不敢说你什么,要不然我收拾他。”

  说起陆驹,我有些感慨,对的时候遇到对的人,大概就是幸福,这几年陆驹无论是身价涨或是落,地位高还是低。对袁圆一直很痴心。让我几乎觉得,曾经的那个花花公子,只是我的一场梦。

  而顾佳芸显然是在错的时候碰上错的人,造就了一生的悲剧。

  有些事情,有些机会,真的像是天注定的。

  “好好珍惜自己的幸福,别被外界左右。”这是我跟袁圆说的。

  我不是很了解袁圆的家庭,对她跟自己小妈的事情,也不好表达意见,但是我敢肯定那位四夫人,不是什么值得信赖的人。

  袁圆听懂了,重重地点头,“我不会的。”

  送走袁圆,我心里好像有长期淤积的河流被冲开,豁然开朗的感觉。

  顾佳芸的告别式只有一天的时间,袁圆他们走了之后,基本上就到了结束的时候。我让跟我一起来的佣人开始收拾,明天,就是顾佳芸下葬的日子,这些事情当然是要由我来操办。

  只是没有想到,我们都收拾着准备离开的时候。

  又来了一个人。

  夏夫人来了。

  我跟她同样很久不见,夏亦寒不可能提起夏夫人来,我自然也不会多嘴去问。

  比起我爱恨不得的养母,夏夫人这个亲妈,其实跟我的感情更淡薄。

  她的样子令我震惊。

  满头的乌发全部变成了银丝,人至少老了十年不止,如果不是刻意辨认,走在街上,我绝对不会认为这就是我昔日认识的那个夏夫人。

  我心里涌起很重的疑问感。

  这些日子,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71章 夏亦寒才是最狠的那一个-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