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66章 怎么?不会不欢迎吧。-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65章 你怎么知道彭震找不到人?-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不是我知道,而是我希望。”

  “嗯?”我不解。

  陆暻年说:“彭震从小就是家里霸王,他们家老爷子说他跟自己最像,所以护的厉害。他那个性格,除了那年自己叛逆跑出国去,还真的没吃过什么亏。现在让他吃点亏,也是应该的,磨练磨练才能成长。”

  这话说的特别像是彭震的大哥说的。

  什么都为彭震考虑到了,可是我并不赞同,“你想让林枷做磨刀石,可是有没有想过,这对林枷来说太不公平了?她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本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一生的,现在就因为彭震,怀着孩子颠沛流离的,你想过没有,她一个女人孤身在外,万一碰到危险了怎么办?孩子出事了怎么办?”

  我说着说着,心里的难过就涌上来,在陆暻年的心里,自然是觉得彭震的成长的很重要的,恐怕身边的很多人都会这么认为。而林枷不过是彭震的磨刀石,甚至是个不识抬举的女人,到时候谁都只会说一句,那个有好日子都不过的女人。

  如果一直找不到林枷,过个几年,彭震成长了,成熟了,照样可以娶个门当户对,璧人一样的女子做妻子,而林枷呢,是死是活,谁回去关心。

  电视上总说男女平等,但是在他们这些人眼里,女人真的那么重要吗?

  眼泪都止不住了,“要是当初我也跑了。你是不是也只会觉得我只是你的一块磨刀石?”

  兔死狐悲的事情,就在眼前发生,我不可能装作一无所知。

  陆暻年看我哭才觉得这事情有些严重,伸手给我擦眼泪,“好好好,是我说错了,怎么我说一句,就能引出你这么多的眼泪呢。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我也找人去找她好不好?”

  我点点头。“嗯,你也派人找,要不行就找找袁家的人找,找到了不许告诉彭震,林枷不想见他,我们就不能逼迫。”

  陆暻年叹口气,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他做得出来的,他要是找到了林枷不告诉彭震,那他们这兄弟也真是不用做了。

  不过我哭的惨巴巴的。陆暻年没办法,就说:“那找到了,我第一个告诉你。”

  好吧,他既然肯妥协,那就不错了。

  虽然我们不可能比彭震在政府部门里的势力更大,但是好在强龙还不斗地头蛇呢,在本市,要真的说到找人,陆暻年的路子应该不比彭震少吧。

  我心情好了一点。我是真想找到林枷的,不说跟彭震之间的种种,至少让她保重身体啊。

  陆暻年看我不哭了,却不肯就此罢休,脑袋伸过来压在我的额头上,危险的问我:“刚才有人说也要跑?打算跑到哪里去?看我不打瘸你的腿。”

  他虽然看起来是很严肃的样子,可是我才不怕他。

  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很认真的说:“哇,你还要打断我的腿啊,家暴,这样的话,我更得跑了。”

  陆暻年咬我的齐尖,“小东西,你找事。”

  我笑起来,“你要是对我不好,你看我跑不跑。”

  陆暻年根本连话都懒的说了,直接压着我吻,缠绵极了。

  本来我们就在浴室,来洗澡的,很容易擦枪走火。

  我觉得甜蜜的同时又有些负罪感,“彭震林枷那么痛苦的时候,我们这么幸福,真的好吗?”

  他们闹的那么严重的,我跟陆暻年这样亲亲热热的,实在是让人觉得对比反差太强烈了。

  陆暻年气的咬我,恨恨的说:“今天咱们新婚第二天,蜜月还没度完,你就跟着他满城的跑去找人,这还不算仁至义尽啊。”

  这么说说,倒是也说的过去。

  林枷的事情,虽然我有没有照顾好林枷让她跑了的责任,但是追根究底,还是彭震的错,怪不到我身上来。

  不过陆暻年的这个语气是怎么回事?

  我笑着戳他,“你这算不算是重色轻友?”毕竟对方是他的好兄弟。

  陆暻年彻底把我扛在肩上往外走,我吓得不行,尖叫着挠他。

  他拍我的大腿,“那要看看这个色是什么色了!”

  闹了一阵儿,我实在是饿了,陆暻年才放过我下楼去吃饭。

  这一天跟着彭震到处跑,彭震不吃饭,我也不好意思说自己饿,所以已经是整整一天没有吃过东西了。五脏庙早已经开始罢工。

  下楼的时候,发现彭震回来了。

  他的脸色实在不好,我脸上的笑容都收了收。到底不好在他面前秀恩爱的。

  两个孩子平时见了彭震都是很亲热的,抱在一起打闹都是很平常的事情,彭震性格有时候也是真的幼稚,跟孩子们倒是能玩到一起,今天却有些不同,小孩子最是会看大人的脸色,这会儿两个小家伙都站在离彭震有远的地方自己玩耍。

  看到我跟陆暻年下来,两个小肉团子,就迈开小短腿。快步的跑过来。

  “爸爸。”

  “妈妈。”

  一人一个抱住我们的大腿。大大的眼睛里面都是害怕,我跟陆暻年一人抱起来一个,女儿趴在我的身上,很小声的问:“枷姨呢?妈妈。”

  相对于彭震,孩子们更爱林枷。

  没办法,林枷总是温柔耐心,而且知道很多,孩子现在正是求知欲最旺盛的时候,林枷告诉他们的东西,是他们渴望的,最是小孩子启蒙教育里最好的那一种。

  我看看彭震,这时候跟孩子说起林枷,无疑是伤口上撒盐,所以我有意岔开话题说:“妈妈肚子好饿,惜惜陪妈妈吃饭好不好?”

  问小朋友问句是最好岔开话题的。

  女儿果然斟酌了一下,很体贴的点头,“虽然我刚才已经跟着爸爸吃饱了,不过还是可以陪妈妈再吃一点的。”

  说起吃东西。儿子怎么能缺席,当场在陆暻年的怀里扑腾说:“我也要吃。”

  我带着两个孩子去吃饭,让陆暻年过去劝劝彭震。

  这时候我的耳朵简直都成了顺风耳,很没有所谓的自持心态。

  陆暻年对彭震倒是没说什么鸡汤类的话,只说:“我明天找找人,帮着你找,你也问问京城那边,她是北方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不会久呆。”

  这话是有些道理的,林枷是土生土长的京城大妞,无论如何,她也离不开那里。

  彭震半晌没说话,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完全是哑的,“她妈死了,她不一定回去。”

  林枷在京城唯一的牵挂就是她妈妈,现在妈妈已经没了。林枷真的是没牵无挂,像是无根的浮萍了。她会去哪里,其实谁都不敢保证。

  彭震双手抱住头,痛苦的不像话。

  我收回视线,低头吃饭,晚饭他们已经吃过了,这会儿我吃的,都是剩下来的,弄成茶泡饭吃。

  这口儿我倒是挺喜欢的。

  两个孩子,儿子跟着我吃茶泡饭,放了虾米还有紫菜片,吃的格外的香。女儿吃水果,突然说一句,“妈妈,枷姨是不是带着小宝宝去好地方了?”

  这个话?

  我心里一突,问女儿说:“你怎么说这个?你枷姨跟你说过她要离开吗?”

  女儿的声音清脆的很,那边的两个男人,应该是听到了的。彭震一猛子站起来就往过跑,大声问:“她跟你说什么了?!”

  陆暻年在他身后拉他,“你别吓到她!”

  彭震如狼似虎的,孩子看到了指定害怕。

  惜惜是真的有些胆怯,面对着彭震不敢说话。

  我摸摸女儿的头,“没事的,三叔只是担心你枷姨还有小宝宝,你告诉妈妈,枷姨跟你说什么了?”

  女儿吞下一口香蕉块。才慢慢的说:“枷姨说,她要带着小宝宝去特别好的地方,让我别忘了她。”

  原来在家里的时候,林枷就已经跟孩子说过这样的话,看来她的走,真的不是临时起意的。

  彭震忍的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

  但是还是克制着自己的声音,用尽量温柔的声调问孩子,“那她有没有告诉你,好地方是哪里?”

  特别好的地方,是哪里呢。

  这话女儿倒是答的特别的干脆,“我以为她要带小宝宝去游乐场,可是枷姨说,没有三叔的地方就是好地方!”

  没有三叔的地方就是好地方!

  孩子的声音洪亮,似乎在重复一个真理。

  我不认为林枷把这样的话说给女儿是无意识的,大概她是想通过女儿的嘴告诉大家,她想要去的地方,最好的地方,就是没有彭震的地方。

  这世界上还有更伤人的话没有。

  自己的女人带着孩子离开。心中所想的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地方,就是没有自己的地方。

  彭震那么高大强悍的一个人,听到这话竟然脚下一软,要不是陆暻年托住,他几乎就要跌倒在地上。我从未看到过彭震这样虚弱的时候。

  他总是强悍的,霸道的,跟陆暻年的儒雅不同,他身上总是带着满满的阳刚之气,似乎在太阳底下放久了。就会自爆一样的爆裂。

  可是此时,他连站都已经站不住了。

  混混沌沌的扶着陆暻年站好,彭震不停的说:“哥,我要去找她。她那个人,怕黑的。”

  陆暻年面对自己的好友兄弟变成这样,实在也是心疼,安抚着说:“你别急,我这就联系人去找,马上就去。”

  原本陆暻年并没有把林枷的失踪当回事情。

  他觉得这是女人发泄情绪的把戏,人没有遇到过的事情,都不会相信,我从来没有跑过,所以陆暻年觉得林枷再怎么也不会跑,再者说肚子里还有孩子呢。

  此时看这情形,才发现,林枷竟然是真的打算一去不回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彭震自然是不肯睡的,陆暻年给了他两片安眠药,“各个地方都有人守着,有消失第一时间就会来通知我们。你现在该想的是,找到了人你怎么安抚好她,把人哄回来。你要是这样熬着,到时候能有好脾气才怪。”

  这话很具有些说服力,所以彭震吃了药,去睡了。

  我跟陆暻年回房间,躺下之后,他抱着我说:“真没想到那女人这么烈性。”

  他大概心里也是有惊骇的。

  我却不觉得惊奇。林枷的个性,这一年的相处,我也算是了解了很多。那是一个特别有原则的人,用彭震的话说,就是特别在轴儿。

  “你以为谁都像我一样的软柿子啊。”我说。

  陆暻年抱住我,叹口气,“你要是这样给我玩失踪,我还不急疯了,多亏你不会。”

  哪里是我不会。而是陆暻年从来也没有把我逼到那样的程度。我承认我的性格是比林枷柔软一些,我从小有妈妈姐姐打压,其实对逆境,对流言蜚语,甚至对负面的情绪都有很自我的一套消化方法。

  但是林枷不同,别看林枷是单亲,可是林枷的妈妈对林枷付出了所有,是真的那种为了女儿不顾一切的妈妈。

  这样的宠爱,其实比我这种所谓父母健全的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更加的多且具有独占性。

  林枷的倔强来是来自这里。

  她认死理,且并不妥协。

  不像我,总有种好死不如赖活着的逃避心态,那是个真的很较真儿的女孩子。

  而且男女双方的相处,并不是只看一方的。陆暻年说多亏我不会,那时因为陆暻年对待我的方式,从来都是柔软的,虽然他有很多的问题跟毛病,倒是就是矛盾最大的时候,他也会以我为考虑的对象,不会像彭震这样,完全的自我。

  林枷今日能这样的决绝,可见彭震对她的伤害有多深。

  “带球跑路,需要勇气的。”我是个贪生怕死的人,能过好日子,绝对不给自己找麻烦的,所以我成不了林枷那种能吟诗作对的女子。

  陆暻年笑起来吻我,“胆子小点,挺好。”

  好吗?我捶他,“你别以为我胆子小你就可以欺负我,欺负的狠了,我也带着孩子跑。”

  陆暻年好脾气的很,“陆太太,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你到哪里我都是能找到的。再者说,咱们之间现在到底是谁欺负谁呢。”

  他这么说,我也就无话可说了。

  次日一早,陆暻年去上班,彭震接着去找人。

  昨晚的安眠药看来是没什么作用,彭震挂着大大的黑眼圈,整个人阴沉的厉害。

  陆暻年今日不让我跟着彭震去了,说是今天彭震要走街串巷的去找,怕我吃不消。

  我还真的有些吃不消,所以也就从善如流的不去了。

  陆暻年如昨日一样,让我送他出门,给他早安吻。甚至是孩子们都跟着一起出来送他。他现在开始给孩子灌输他每天都要去上班挣钱养活家的好形象,要不然他说,孩子们都不会觉得需要他。

  我当然是没意见的。

  送走陆暻年回家,我让两个孩子去收拾自己的小书包,准备开学了。

  虽然幼儿园还是以玩儿为主,但是毕竟还是学了些东西的,我不是那种给孩子报各种补习班的妈妈,但是开学前看看书,这应该是最正常的要求。

  好在孩子似乎对开学并不排斥,甚至还准备了很多过年时候的糖果打算去送给班里的小朋友。

  他们倒是真的觉得过了年,只是我心里对这个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孩子们看书,我自己也找些事情做,原本跟陆暻年都已经看好了地方盘下来,甚至装修队都请好,现在都已经开工了,打算开咖啡馆的,现在陆暻年回了am集团,而我作为他的法定妻子。又要避嫌,显然是失去工作的类型。

  所以我就想着能自己把咖啡馆开起来。

  到底是付出过心血的,不想半途而废。

  要开咖啡馆,最重要的当然是产品,除了装修格调之外,咖啡的好坏,还有简餐的好坏都非常的重要。

  我对自己煮咖啡的能力挺有自信。

  因为陆暻年喝过我煮的咖啡之后,就再也不愿意喝别人煮的了。

  就是现在他也是让我在家里煮好,然后装在保温杯里,他拿去上班。

  也因为此,家里有各种种类的咖啡机,原本都是用电动的,我今天心血来潮,翻出了之前买的全部手工烹煮咖啡的机器来。

  我在家里齐捣咖啡,弄的满屋子的咖啡香味。

  门房来了电话说有人拜访,我以为是陆暻年让人来送东西的。

  所以没怎么犹豫就让门房把人放进来了。

  谁知道我甩着手上的水走到玄关的时候,竟然看到了抬步进来的贺莲城。

  我下意识的揉揉眼睛。

  真的是贺莲城,而且是黑了很多的贺莲城。

  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他不是在非洲吗?

  我脑子转的慢,嘴也笨,开口就是,“.......你.......怎么.........”

  我想说你怎么回来了,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

  这话说出来怎么觉得有些恶意呢。

  贺莲城自己倒是很理解,解释说:“回来过年,总有年假的,孩子们呢,我还没有看过呢。我来给你们拜年,怎么?不会不欢迎吧。”

  “怎么会呢?”我尴尬的笑笑。

  要说拜年,这事情,我可真是不敢相信。

  这么多年了,他什么时候来拜过年啊。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67章 臭不要脸!-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