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65章 你怎么知道彭震找不到人?-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64章 这位爷儿,是要发疯了吗?-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给我搜!”彭震肃着脸对着身后的一班人说。

  我就在他们不远的地方,既然已经看见了人,少不得就要上前去打招呼。走过去听到彭震气势汹汹的话,我有些为难的说:“如果林枷是早就计划好了走的,你现在搜医院也没有用啊。”

  陪护说她早上醒来就没有看到林枷了,到这会儿彭震都从京城赶来,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再在医院里搜查,实在有点迟。再者说这里虽然是私利的医院,但是好歹病人不少,这般大张旗齐的找人,要惊扰多少病人。

  彭震才不管这么多,他对我还真的没有发怒,不过口气是真的非常的不好就对了,“你不知道她,每次我恨不能把全城翻过来的时候,她最擅长的就是躲在原地,让我找死都找不到人。”

  每次?

  这话说的,听起来林枷似乎是逃过很多次了一样的。

  我噎住,这话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接,而且看彭震一脸阴郁的样子,恐怕我劝什么他都是不会听的了。

  索性我也就不劝了。

  但是走,我却是不敢走的。

  彭震这会儿怒气上涌,我还真怕他找到林枷,会作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要知道林枷现在是个孕妇,经不起一点点的刺激了。

  我站在彭震身边,跟他一起等着。

  彭震带来的人都是专业的,房间搜查这种事情简直干的非常的利落,我看着穿着特制衣服的小分队挨个门的搜查,经不住好奇的问:“你都从哪里找到这些人的?”

  看起来太过训练有素了吧。

  彭震哼了一声,“为了林枷,我把特区的特种大队都折腾来了。”

  这样的事情也只有彭震能做。

  我闭嘴不出声了。

  陆暻年虽然是本市最大集团的执行总裁,但是总归是个美籍华人,要保镖要保姆,那都得花钱,虽说现在有钱一切事情都好办。但是论起很多方面来,还是跟彭震没法比,就是这动不动就能把国家的人弄来公器私用的能力,陆暻年还真没有。

  当然,陆暻年也不需要这样的手段。

  彭震家里祖上是这个国家的缔造者之一,当年都是开国就授了衔的,一路到如今,熬过了十年动乱,挺过了改革开放。现在据说家里还是一门的高官。只有彭震是个反叛者,早年被家里老爷子送去部队,不愿意跑去了美国,认识了陆暻年。后来回国,让他入仕途,他也是不愿意,风声鹤起的自己创业。

  创业也没什么不好。

  可偏偏彭震干的都不是正当的生意,开会所,弄酒吧。最后索性直接开了个娱乐公司。

  娱乐公司,在很多人看来那都是星光闪闪的,但是在彭震这样的家庭里,无疑是非常被看不上的行当,所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彭震成天到晚接触的,不是婊子,就是戏子。

  有时候真的很为林枷感觉的到无奈,林枷是北师大中文系毕业的名校生。满脑子的诗词歌赋,是最最传统的那一种女孩,然后又做了老师,为人师表的,更是三观端正到不容有任何的错失。

  没想到这样的女孩子竟然会碰上彭震这样的混世魔王。

  性格的差异,难免冲突,伤痛在所难免。

  彭震带的人速度很快,不仅是病房里面,就是医院的周边全部都搜查完成了,结果非常的令人失望。找不到!

  我觉得这个结果是情理之中的,要是我,想要离开的话,也不会老老实实的等在医院里。

  我扭头看彭震。

  我以为他会暴怒的,但是没有。

  彭震脸色冷冷的,那种样子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深沉。平时彭震在我面前都是吼吼哈哈不着调的样子。让我们都忘了,他是京城里抖抖脚就能让地动山摇的彭家小霸王。

  真是有些佩服林枷,能跟这样的男人朝夕相对,也是需要勇气的。

  彭震沉默了一阵,拿起电话来,语气很冷静的交待那边,“封锁所有的机场、码头,火车站,汽车站也给我封咯!”

  “对,就是现在。”

  “别他妈的的说那些废话,要是找不到人,你们谁也别想好!”

  挂了电话,他眼尾已经泛起了红,那样子真的像是压抑着,马上就要发狂的兽。

  我想他是真的疯了。

  本市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城市,更是交通枢纽,封锁本市的机场码头火车站,先不说好不好实现,就算是彭震的威力够大,真的实现了,那得是多大的动静。

  难以想象。

  彭震转身就打算走,我快步跟上。

  他脚步顿住用余光看我,我真的心都抖,那眼睛太阴霾了,真的吓人。

  可是即便我知道他是一个定时炸弹,那我也得跟着他,我吞了口唾沫跟他说:“林枷怀孕了,你这样大张旗齐的,就算是找到了,她也不一定回来,她的身体经不起折腾。”

  我说的有些颠三倒四。但是我相信彭震是听懂了的。

  林枷是自己跑的,离开之前对彭震恐怕已经恨之入骨了,现在就算是找到她,她也不一定会愿意回来。彭震是不可能有耐心好好哄的,到时候两个人少不得起冲突。林枷可怀着孩子呢,到时候真的闹起来,大人我没办法管,孩子总该有人操心吧。

  我这会儿跟彭震说这个,当然也是让他心里有数。别到时候见了林枷就发火,多少还是得顾忌林枷的身体。

  彭震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没再多说,带着我一起去找。

  彭震坐的这车,我也是真的服了。

  我挤在一群特种兵中间,坐在军用的类似于装甲车一样的车里,周围都是坐姿笔直的男人,那种浓烈的荷尔蒙,简直扑面而来。

  我看着这些训练有素的人。

  真真儿是佩服林枷佩服的五体投地的。

  这还是在本市,这要是在京城,我半点都不怀疑这位彭霸王能调动一切公家的人来找人。

  就这样林枷还跑过很多次,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我心里此刻特别的矛盾,又想着能找到林枷,毕竟她这样一个女人怀着孩子在外面,实在令人担心。但是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说:“快跑吧,千万别让找到了。”

  此刻看着彭震的脸,我都怕的厉害,更何况是林枷。

  我几乎想象不出。此刻林枷要是被找到,彭震会不会吧林枷彻底撕吧撕吧彻底给吃了。

  一路到了机场,彭震待着人进了登记的办理处。

  早已经有人等在这里,看到彭震来,一溜儿小跑的过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彭震说:“彭总,所有在办理的登机顾客全部已经停止,您看?”

  彭震点点头,“现在开始办,只要看到林枷的名字,立刻通知我。”

  我大呼了一口气,还好彭震没有发疯,跟在医院的时候一样的搜查,他只是让机场的系统停了将近四十分钟,现在开始办理,只要找到林枷这个名字,马上就能拦住人。

  这样就算是乘客有抱怨,但是一句系统出现问题。也就能解释过去了。

  然后就是排查昨晚到今早已经飞出去的航班上的人里有没有林枷,这不是一个立刻能就完成的动作。

  我跟着彭震被请进贵宾室等候,来倒咖啡的地勤小姐长的千娇百媚,给彭震倒水的时候,那胸低的都能看到里面的白肉。

  彭震全身上下冒冷气,连看都没有看那位小姐一眼。

  他这样的男人,真的是招人。

  我跟彭震对面坐着,气氛实在是僵硬窒息到了极点,我没话找话说:“你怎么笃定她会来机场?”

  要是寻常,我问这话指定是不妥当的,毕竟要离开最快的方法就是坐飞机走,但是林枷现在的身体不同以往,她要是能负荷的了飞机的气流影响,早些时候彭震回京城的时候,早就把她带走了。

  怎么还会给她这样的机会逃跑。

  彭震还是硬硬的挺着,从我见到他,从知道林枷找不到之后,他就一直是这个样子。硬撑着自己,那种撑,让人看了,害怕的同时又会觉得心酸。

  彭震半晌没有说话。

  等开口的时候,声音却是跟他现在是坐姿,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完全相反的语气,有些不确定,有些虚弱的语气说:“我不确定,但是我知道。她是想离我越远越好的。”

  他语气里的无助,我听的分明。

  只能在心底叹气。

  彭震的强硬,他对林枷的那种绝对的强势跟霸道,会不会是他内心不安全感的表现呢。毕竟林枷从开始到现在,对彭震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爱慕过。

  她总是很勉强的跟着他,被他霸着占着。

  彭震自己也是不确定的吧。

  劝说的话说不出口,也不过就是那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不说那些于事无补的话,我只能再一次的跟彭震强调,“找到她了,你别发脾气。女人怀孕的初期都是心情不稳定的,要人哄着安慰着,她已经那么可怜了,你怎么就不能体谅她呢?”

  林枷是真的很苦,母亲刚刚离世,她自己怀了孩子孤苦无依的,孕早期遇上至亲离世。心情怕是早已经到了谷底。

  被我这么说,彭震少见的没有反驳,反而乖乖的嗯了声。

  等待的时光短暂又漫长,最后结果是,没有!

  从昨晚到今早,机场没有一名叫林枷的顾客飞出去,也就是说林枷没有来过机场。

  然后跟着彭震马不停蹄的开始下一站,火车站。

  火车站的人流量是机场的好几倍,想要查个人更是难上加难。虽然现在是身份证实名制了,但是人口流量实在太大。

  而且今天是初九,正是节后返城高峰,本市这样的移民城市,春运的时候最是可怕,火车站简直人潮涌动,人像蚂蚁一样的多。

  又是查,又是等,又是失望。

  没有,林枷没有来过火车站,至少没有买过票。

  我看着彭震撑在那里,无论身边的人如何说话讨好,他都死死的撑在那里,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身边的人都战战兢兢。

  唯有我明白,彭震此时的这种撑,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

  那种挺着,扛着,让人看着心里莫名就酸起来了。

  下一站是汽车站,春运的汽车站,多吓人。

  我已经有些受不住,找到地方就坐,根本直不起腰来,倒是不用我真的一个人一个人去找,但是就这么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赶,就够累人的了。

  还是没有。

  汽车站,还是没有。

  彭震虽然还是撑着,但是那脸已经没了人色了。白的吓人。

  我有些心软,劝他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啊,你也看到火车站跟汽车站的这个情况了,人挤人不说,环境更是不好,她一个孕妇,没有到这种地方来,是好事情。”

  是啊,我真的不敢想象。林枷跑来这里会是什么情形。

  对亏她没有买票坐汽车走,要不然可真是吓死人。

  我自己的本市土生土长的,所以没有感受过春运的可怕,今天跟着彭震来看看,也算是开了眼界,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人在囧途》那个电影,是那么的真实。

  彭震已经完全不说话了。

  像是踞了嘴的葫芦。

  虽然他不说,但是主意却还是正。

  下一站,码头!

  我真的是觉得够了,到了码头,海风一吹,我全身骨节都打颤。

  虽然说本市一年四季都不是很冷,但是这个季节,站在海边,还是让人吃不消啊。

  结果还是一样,没有林枷这个人。

  到这个时候,彭震是真的压抑不住了,他跑上了即将要开的一架豪华油轮,疯了似的一个一个的扯住来来往往的人。

  这种油轮上,年纪长一点的长辈居多,都是儿女花钱让他们出去玩玩儿的,被彭震这样凶猛的拉扯,顿时哀嚎声一片。

  我知道自己是拉不住彭震的,急忙让身后跟着我们一天了的特种兵去把他拉下来。

  再闹下去,非得出大事。

  彭震被几个特种兵联手拖下来,疯了似的拳打脚踢,然后对着茫茫的,已经到了黄昏的大海吼:“林枷!你他妈的给我出来!”

  然后他就跪倒在码头上。

  我只能看到彭震的背影,不知道他是哭了还是没哭。

  但是他此时的样子太悲悸,我看着倒是有些想哭了。

  等他恢复情绪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眶红红,但是眼泪是真的没有。

  他这种人家出来的孩子,从小就是被教导着要流血不流泪的。我知道他心里难受,可是我也是真的要累垮了。

  还好陆暻齐年此时来了电话,让彭震把我送回去。

  彭震自然是照办,他自己还要继续找寻。

  临走我还想跟他说些什么,可是看他的样子,我什么话也就都没有说了,都不必说了吧。

  失去也许是最好的感情侦测仪器,能让一个人在瞬间明白,对方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如今的彭震,大概是不会对着林枷施暴了。

  回到家里。陆暻年已经回来,抱着孩子在讲书。

  我进门看到他们,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经历过彭震那样悲切的感情,我看着我的幸福,竟然有些胆怯,如果有一天我也失去他们,那该是怎样的地狱。

  陆暻年看我半天不进门,就放下孩子过来。

  “怎么了?”

  我扑进他怀里,闻到他身上的气味,这才觉得安心,我不是彭震,也不是邱逸远他们,我牢牢的握住了我的幸福。

  脑袋往他的胸口埋,全身的骨头都像是要散架了,这样的一天,实在是折腾的够呛。

  “好累。”我软软的说。

  陆暻年低头吻着我的脖子笑:“你这样撒娇,孩子们学了可不好。”

  我掐他的腰。很有些委屈的抱怨,“还不是你的好兄弟干的好事!你都不知道,他带着我去了多少地方,脚都酸了。”

  陆暻年微微弓腰将我抱起来。

  “好,都是我的错,累着你了。”

  我这么好,我身上的疲惫倒是可以先放放了。

  原本他抱我是非常平常的事情,这个男人总是喜欢将我抱在怀里的,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习惯了他的抱抱。

  可是现在有孩子,每一次都会换来孩子的大呼小叫。

  “爸爸爸爸,我也要抱抱。”女儿是这样说的。

  “妈妈妈妈,你羞羞,都这么大了还要人抱。”儿子是这么说的。

  不过陆暻年对付他们从来有一套,“妈妈不舒服,爸爸自然要抱。惜惜乖,将来有人会抱你。至于臭小子,你将来也有人会抱。”

  我掐他,这都是什么话啊。

  陆暻年不管他们将我抱上去洗澡。

  这样折腾了一天,我身上是真的不知道出了几身的汗。

  洗澡的时候,他难免动手动脚,我实在累的慌,就转移话题跟他说了林枷的事情。

  “我看彭震不太正常,你劝劝他。”

  “不用。”陆暻年给我揉脚,我的脚小又白,放在他手掌心里,看着像个玩具,“他自己造的孽,自己承担。你不用在跟着他一起找了,他找不到的。”

  这话说的就有些深意了。

  我当然要问他,“你怎么知道彭震找不到人?”

  就彭震的那个找法,今天才是第一天,明天还不一定要怎么找呢。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66章 怎么?不会不欢迎吧。-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