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63章 我今天必须转正!-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62章 让陆驹来,怎么可能呢。-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我当然迟疑。

  陆驹跟顾佳芸,曾经是夫妻没有错,但是一场离婚大战,早已经折腾完了两个人之间所有的情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如那些书里说的,离婚了亦是朋友,至少我身边的这些人都是没有这样的福气的。离婚是一场伤筋动骨的征程,一旦上路,就难再回头了。

  只是此时的顾佳芸,不再是疯疯癫癫的,她少有的冷静明白。

  她抓着我低声说:“夏夏,你是知道我的,那时候虽然追我的人不少,但是从一开始我就是跟着陆驹的,这么多年了,真心爱过的,也只有他了。我不想孤孤单单的死在他不知道的角落里,你跟他说说。如果他来,我感激你,如果他不来,那就是我的命了。”

  顾佳芸看到如此透彻,倒让我没了话说。

  我点点头,如果这是我能为这个曾经跟我纠缠了那么久的姐姐能做的唯一的事情,我愿意去尝试。

  “我可以转告他,你的情况。你的身体也不要这么悲观,好好的配合治疗,能好的。”

  顾佳芸松开手,又躺回去,很平静的说:“癌细胞已经转移了,我现在治不过是倾家荡产的花钱的。倒不如把这些钱都省下来给妈妈养老,我这条命本来就该在那场车祸后没了,现在不过是捡来的时光。这些年家里对你不好,从前我鬼迷心窍,对你做过很多过份的事情,看在我如今的样子,你也就原谅我吧。从内心里来说,我还是只认你这个妹妹。并不认夏天佑那个弟弟的。”

  她跟夏天佑可没有什么生养的关系,没有相处过,就彻底的没有感情。

  我好长时间都说不出话来,顾佳芸从小就是很优秀的孩子,如果不是我妈的那种偏心跟虚荣心,也许她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植物人三年,她很少进食,都是靠着输液体来维持营养的供应,这样的情况最容易身体出问题。加上她醒来之后,想的事情太多了,用夏亦寒的话来说,就是自己找死。

  我能理解顾佳芸的心情,这些年了,我看着她从万众瞩目的校花系花,变成陆驹捧心捧月在追求的女人,然后盛大的婚礼嫁到陆家,当年她这个平民女子嫁入豪门的事情也曾一度传为佳话。是现代‘灰姑娘’的典范。

  大概一个人一直站在高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比如顾家芸,她太高高在上了,无论是我妈口中的,还是因为我这个妹妹对比的,她总是站在巅峰。所以后来陆驹的出轨,离婚,才能让她一蹶不振,甚至把后半生都葬送在仇恨的情绪当中。

  现在她终于能抽离出来。可是生命却已到了尽头。

  顾佳芸说:“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像你一样说断就断的。虽然我一直说你懦弱胆小,但是我也得承认,在离婚的这件事情上,你做的比我好。”

  我摇摇头,声音一样哑了,“我能说断就断,是因为我什么都没有。”

  我跟江哲年离婚的时候,我不过就是一个家庭主妇,甚至是心里装满了爱情,单纯的家庭主妇,我觉得自己的爱情受到了侵犯,所以毫不犹豫的离婚。但是顾佳芸不同,她跟陆驹的爱情里,参合了太多的东西,爱情、利益、甚至名望,东西太多了,反而不单纯。

  顾佳芸看着我笑,“你现在什么都有了。”

  我还是摇头,我还是什么都没有。

  如果我想从陆暻年身上得到什么,那么最多的也就是感情。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其实也什么都不会给我。

  顾佳芸突然皱起眉头疼起来,我看着她娴熟的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很多的药就着水吃下去,那种大大的白色的药片,我看她吞咽都是难题。

  吃完药她就昏昏欲睡了,我知道得癌症的人会很疼,疼到无法忍受。

  顾佳芸此时不知道是什么感受。

  不过她睡了,我就不好在继续留下去,走出来的时候,陆暻年就站在卧室门口等我,他高高大大的,站在这种老实的房子里,显得有些压迫,看到我,他有些担心。

  “你有没有事?”

  我摇摇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顾佳芸并没有伤害我。

  走出去的时候,我妈还是像刚才那样的坐着,见到我们要走,挥手说再见。陆暻年留了一张卡给她,“密码是顾夏生日,你往后好自为之。”

  到底是养大了我,就算是再不来往,但是也不能看着她老无所依不是。

  我妈今天特别的奇怪,给她钱了。她也不站起来拿,只是说:“放在桌上吧。”

  陆暻年放下了,带着我离开。

  出门我总觉得不对,问陆暻年,“你看她那个样子?”明显的不对劲啊。

  陆暻年开车,坦然说:“无论她有什么问题,现在她不想让你知道,你就装作不知道吧。毕竟夏天佑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她对你,不会在像从前一样。”

  也许是怕了,也许是别的什么,反正,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言辞犀利的又打又骂。

  我静坐了一阵,跟陆暻年说了顾佳芸想要陆驹来的事情,现在这种事情不是我一个人的事,陆暻年马上就要回am集团,跟陆驹的关系,最是微妙的时候。

  陆暻年不在意的说:“我们的事情是我们的,跟顾佳芸无关,你给陆驹打电话吧,来不来?决定权在他。”

  我点头拨通了电话,说起来我有陆驹的号码还在我有陆暻年的号码之前。

  陆驹接的不慢。

  “夏夏?”他一直跟着顾佳芸叫自己夏夏,很多年都如此。

  突然我就有点难过,曾经陆驹是我的姐夫来着,虽然不是个好姐夫,但是对我确实照顾。当初我要离婚没有工作的时候,还是陆驹介绍我去了am。

  沉下声音说:“顾佳芸想见见你,她要死了。”

  话要说的简单明了,否则陆驹听到顾佳芸的名字,说不定都会立刻撩电话吧。

  陆驹没有说话。

  他那头有人嬉笑的声音,不是一个,是很多。我想起来现在还是过年期间,陆驹朋友多,袁圆又是个长袖善舞喜好交际的,他们不知道在哪里聚会呢,我这时候打电话说这样晦气的事情,实在也是不应该。

  然后我就飞快的说了抱歉。

  “这是她拜托我的,她现在就在以前我家的那个房子里,我的话带到了,去不去,你自己决定。”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陆暻年笑话我,“你心虚个什么劲儿?”

  我低头,“你不明白。现在陆驹跟袁圆这么好。我跟袁圆再怎么说都是好朋友,我现在让陆驹跟顾佳芸这样有交际,不知道袁圆会怎么想。”

  “你们女人想的真多。”陆暻年就这么一句话。

  不是女人想得多,是我现在的身份,真真儿是尴尬到了极点。

  我就一阵子没注意而已,这会儿看车窗外,哪里是回家的路,明明是出城的!我叫起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看你这几天心神不宁的,带你去惠州泡温泉。”陆暻年平铺直叙的说。

  我虽然感动他这样的体贴,但是不行啊,孩子怎么办,还有医院里的林枷呢,一堆的事情等着呢。陆暻年一手开车,一手探过来揉我的头,“孩子已经安排人也带过来,林枷那个有陪护,用不到你操心。带你去放松的。你可别在皱眉头了。”

  我明白女人天天哭丧着脸实在不好,可是没办法啊,我不知道别人遇到我这么多的事情,能不能做到云淡风轻的,反正我是做不到。

  “医生说,温泉对我身上的皮肤恢复有好处,你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你也不想看到我身上一直这样吧。”陆暻年说。

  我这才放松下来。

  他身上的皮肤真是我的心病,那些烧伤的痕迹,真是看一次。就让我心疼一次。

  事实证明,陆暻年的决策是对的,人泡在温泉里,确实能散去这段时间带给我的压力还有疲惫。

  孩子们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开心的像是在探险,两个孩子在幼儿园都是学过游泳的,只是女儿学的差一点,还是在手臂上套了救生的气囊,儿子那真是一猛子扎下去,把这里当游泳池了。

  温泉饭店有很多,陆暻年选了私密性最好的一家,每栋别墅的后院都有自己独立的大大的温泉池,池底装了彩灯,看起来真是五光十色的好看。

  陆暻年坐在我身边,他的手在看不见的地方游荡。

  我瞪他,“孩子们都在呢。”

  这人怎么就能明目张胆的这样呢。

  陆暻年笑的惬意,一手从池边拿过来酒,喝了一口然后压过身来吻我。满口的酒香。

  孩子们已经开始欢呼捂眼睛了。

  我推他,但是这温泉泡的人浑身松散,我虽然在推他,可是手上并没有多少力气。而且他身上暖融融,湿滑滑的,推着感觉更暧昧了些。

  “让孩子知道爸爸妈妈很相爱,有什么错。”他的唇贴在我的皮肤上说。

  湿湿热热的,水下的手更是放肆。

  孩子们很有些自觉,都在水池的另一端玩耍。似乎对父母的亲热并没有多少的惊奇。这也是陆暻年的功劳,他在当着孩子的面的时候,根本不在乎跟我保持距离,最喜欢粘着我,吻着我,跟怎么都亲热不够似的。

  孩子们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对他这个突然加入生活中的父亲还是有些陌生,但是他这样跟我亲近,孩子们很快也就接受了他的存在。

  没办法,实在是存在感太高了。

  最后我是被陆暻年抱回住的地方的,两个孩子穿着小泳衣,小鸭子一样的跟在陆暻年身后,好担心的问:“爸爸爸爸,妈妈怎么了?为什么不自己走路?”

  “妈妈累了,没有力气。”陆暻年笑着解释。

  我埋头在陆暻年的胸口,他的皮肤因为烧伤的关系,其实比还完好的时候要滑嫩很多,新长出来的皮肉总是跟以前的不同。

  “妈妈羞羞,我跟妹妹都没有喊累。”

  “爸爸,抱我。”女儿彻底跟着也要来争宠。

  陆暻年笑着跟女儿说:“宝贝你要让让妈妈,妈妈是爸爸的大宝贝呢。”

  “可是妈妈说过长大了就不能让抱了,为什么她都这么大了,还要爸爸抱。”小孩子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陆暻年没脸没皮的说:“是这样没错,可是妈妈刚才太累了,我们应该体谅她。”

  我咬了口陆暻年,真是丢死人了,居然在孩子们的眼前被他弄到连站都站不起来。

  住的地方,孩子们的房间跟我们是相连的。但是中间还是有隔板,能听到孩子们把酒店的床当跳床玩闹的声音。

  我压低音量跟陆暻年说,“都是你啦。”

  陆暻年搂着我面对卫生间的镜子,“你看看你多美。”

  镜子里的我两颊绯红,简直可以说是艳若桃花了。在温泉里被那样,全身都红的像虾子,生下孩子之后,我的体重是恢复到从前的状态,但是身材多少还是有些变化的。至少上围是增加了罩杯。

  此时只是裹着浴巾被他抱在镜子前面,脸上没有了少女时的懵懂纯真,满满的都是少妇的风韵还有浓浓的艳色。

  是真的有些勾人。

  陆暻年哑着嗓子说:“刚才你舒服了,现在该轮到我了。”

  ........

  说是带我去放松的,结果就是我这一夜根本连床都没下过。而且还要顾忌着旁边房间的孩子,当真是苦不堪言。

  住到初七回程的时候,我在车上全程昏睡,连跟孩子说句话的力气都没有。

  回家继续休养一天。

  初八,陆暻年要去上班了。

  这是他离开一年后第一次在集团露面,意义自然是非凡的。

  我亲手给打了领带,他依旧穿了一身黑色的修身手工西装,长腿看起来无边无际。领带用了酒红色的,到底还是过年,身上总该有些喜气。陆暻年的五官原本就无可挑剔,陆家的男人,没有长的丑的,这么多代都是美人娶进门的优化,丑不了。

  这一年他在外漂泊,身上那种岁月沉淀的睿智更重,成熟的男人,是这世上最厉害的毒。

  短短的头发,浓眉飞斜,眼睛不是那种明媚的大眼睛,是那种男人刚硬的眉眼,廓直的鼻子,薄薄的唇肉。

  他似乎是为了西装而生的,穿上正装的样子,自带着一种气势,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我看着他,虽然是最亲密的人,但是却还是减轻了呼吸,那是一种从内里发出来的敬畏。

  我想他到了集团,那些跟他不相识的人看到他,恐怕会被他震的话都说不出来吧。

  孩子们排排坐在衣帽间的地毯上,仰望着陆暻年的样子。

  女儿满脸花痴的说:“爸爸,你好帅。”

  儿子问的比较实际,“我将来也能这样吗?”

  陆暻年弯下腰来一人亲一口,“谢谢你们的夸奖。”

  女儿羞红了脸。

  儿子挺了挺小胸脯。

  送他出门,我有些担心,毕竟他已经离开了一年,现在回去,很多事情都是不好控制的。我原本是想跟着他的,但是他说现在我的身份确定了,就不能在当他的助理了。

  陆家一直有规定。女人是不能参合到公司的管理当中去的。

  陆夫人是个特例,可就算是她想插手也要通过陆驹,她自己从来都是没有一点点的股份的。

  大家族里,有大家族的规矩。

  陆暻年亲我,揉揉我的眉心,“别那么担心。”

  我点点头,踮起脚尖吻他。粘粘糊糊的这么多日子,现在要分开,虽然知道只是短暂的分离,可是这心底还是会觉得恍惚。

  怕他一去不归。

  陆暻年浅浅笑,“傻瓜。”

  他是能感觉到我的不安的。

  看着他的车队消失在眼前,我木然的转身。

  回到家里还是有些魂不守舍的,孩子们要过来十五再送到幼儿园去,现在正在家里翻天,上下跑着玩儿。

  我看着他们出神。

  过了没多久,真的没多久,最多就是一个半小时。

  陆暻年来了电话,我惊的立刻接起来。“出来!”他说。

  这是回来了?

  我根本顾不上什么就往外面跑,想着他这么快回来,想来是陆驹他们早有准备,定是给了他下马威了。

  走到门口,他的车子果然在了。

  不同于走的时候,前后都有车跟着,这次倒是孤零零的一辆回来了。

  我心跳的厉害,打开车门上去问他,“他们怎么欺负你了?”

  要不是被欺负了,哪里能回来的这么快。

  陆暻年抱着我坐在他的膝头,让司机开车,他脸上的表情也是怪怪的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我怕他情绪失控,就没再问了,而是靠在他的胸口,一下下的拍着,想让他舒服一点。

  车子开出去一阵,停下来,陆暻年抱着我要下车,我问:“去哪儿啊?”

  “民政局。”

  我也是傻了,顺口问:“去哪里干嘛?”

  陆暻年低头就吻我,吻我的全身都没力气了,才说:“我今天必须转正!”

  “哈?”

  我低头看看身上的睡衣,欲哭无泪,怎么能穿着这个结婚!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64章 这位爷儿,是要发疯了吗?-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