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59章 你要是敢伤我儿子,我让你们谁都不得好死!-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58章 他这么一说,我有些茅塞顿开。-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他沉默一阵,最终还是坚持了他自己的看法,“既然决定了,就要做到底,我已经说过不想再回去,就一定不会再回去。”

  陆暻年的固执一如既往,他从来都是这样的人,如果他是一个会轻易改变自己决定的人,也许他就不是他了。

  陆暻年如此固执,我其实是说不出什么来的。

  从私心上说,我当然是很希望我们能长长久久的厮守下去,毕竟是女人,心底里到底还是有那少许的虚荣,他能为了我不顾一切,什么都放下,要说完全不感动那真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份感动的背后,真的还有一种心虚。就像那种突然中了彩票的感觉,既欢喜着,又怀疑着。他是这样好的一个商人,曾经我跟他开过无数次玩笑,说他是‘无奸不商’狡猾狡猾滴,现在他真的要脱离那层身份了,我倒是替他不舍着。

  真的是很矛盾的。

  陆暻年揉揉我的脸,“想什么呢?”

  “总觉得对不起你。”我低头喃喃说。

  陆暻年大概是明白我的意思,探手过来抱我,我不敢碰他身上的皮肤多少有些抗拒他,他却还是不管不顾的,让我贴在他的胸口上。

  “小乖,这一年我认清了很多事情。其中最深刻的,就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你还有孩子,我们的家,我从不怕前路艰险,从不怕身心疲惫,因为我知道你会等着我的,会守着我们的家。现在也请你相信我好吗?我无论去不去am集团,都还是我,不可能真的就此落魄的。”

  我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心情慢慢的平复下来。

  他说的对,他是陆暻年,就算是退去集团执行总裁的身份,他还是他,一个人的才华不会因为他头上冠着的名头而改变,就算是我们俩现在打算专业。他也一定可以再创辉煌。

  不再纠结他要不要回到集团去的事情,我倒是有心情跟他说了,“我想着还是开个有情调的咖啡屋吧,放满了书,还有漂亮的植物。只提供精致的小巧的食物,不要弄的油烟味道太重了。”

  心里还是有小小的梦想的,开间小小的,富有情调的咖啡馆,有书有花,有好看好吃的美食,坐在里面。似乎能感觉到时光掠过大地的痕迹,真是想想都是很惬意的。

  陆暻年拥着我笑,“好,你想要的,我都给你实现。”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很忙碌,抛开am集团的事情不谈,单单是想开咖啡馆这件事情,就够我们忙活的了。我跟陆暻年都是门外汉,就算是我们都曾经有很好的工作经验,可隔行还是如隔山。当然也可以找精通的人去做,但这样就不再是我们两个人做起来的地方。少了很多的乐趣。

  从找地方,看门面开始,我跟陆暻年都是亲自上阵的,看着陆暻年摆出大总裁的架势跟那些房主谈价格,其实也是别有一番味道的。

  他看我心疼他,就得寸进尺,说孩子们的房间床太小,他说全身都疼。

  我看他那样子,也真是不容易,就放他来了主卧睡。我们在一起这么些年了,我既然已经原谅了他。就没有在这样掩耳盗铃下去的必要了,再者说,一年我们没有在一起,我也是真的想他了。

  一年的别离,真的太久。

  等一切结束,我抱着他坦诚在我面前的一切,只是难过的想哭。他的身体,我曾经以为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暇的艺术品,美好的让人看见了就心情激动,只是此时,他身上斑驳的疤痕印迹令人唏嘘。

  烧伤不同于其他的伤痕,看起来就像是绵延千里的火焰,扭曲着,狰狞着。

  陆暻年伸手摸摸我的脸,声音里有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自卑,“如果你真的很不喜欢这个样子,我可以去做身体的整容手术。”

  无非就是植皮,我摇摇头,植皮的手术我大概知道一点,那真是炼狱一样的,我不忍心他去做。

  只是这身上的伤,也不能就这样放任下去,“明天咱们还是去医院在看看吧,开点药什么的?”

  陆暻年并不想去,“这个伤其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要不然我也回不来,烧伤最忌感染,要是没有愈合,我怎么可能这样来去自如,只不过是看着难看罢了。”

  我不依,“就算是为了除疤,那也要开些药来擦啊。”

  陆暻年拗不过我,算是同意了。

  情事之后的相拥,久违了的感觉。静默、对望,满满都是爱的气泡。

  我问他,“你治伤的时候,是不是特别疼?你都没有跟我说过。”

  陆暻年抱着我,能感觉到他双臂之间的力气,大概这样的夜晚对于他来说,曾经也是一种奢望吧。太过于想要珍惜这样的时光,以至于我们两个都没有要睡的意思。

  陆暻年‘嗯’了声,然后缓缓的说:“当时被救起的时候,我已经飘在海里,烧伤的地方浸了海水,真的疼的厉害。”

  我听他说,心都揪起来。

  不过,陆暻年今晚显然不打算惜字如金的,他抱着我,像是要把这一年多来的心事都跟我倾吐一样的。

  “当时我想我一定是要完了,骗了你去京城,然后自己却被人算计出了意外,你一定恨死我了。而且那时候还不知道脸有没有烧毁,要是脸也毁了,你哪里还会要我。”

  “喂!”我反驳他,“我哪里有那么肤浅。”

  陆暻年吻我的额头。“这不是肤浅不肤浅的问题,而是我舍不得。如果我真的毁了脸,变成了跟那人一样的模样,我哪里舍得让你面对那样的我一辈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平心而论,如果陆暻年真的整张脸都毁了,我不会离开他,但是总归还是会有影响的,要做到半点不为所动,还真的是不大可能。

  “进手术室,我问医生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脸没有毁了吧?医生说没有。所以我连麻药都不敢让医生给我注射多。硬撑着出了手术室,跟那人说,让她告诉你,我还活着,我很好。只不过,她并没有这样做。”

  他连那个女人的名字都不愿意说出口,可见是真的有些嫉恨的。

  我有自己的疑问,“她既然放了炸弹,就是想要你们死的,干嘛又要救你。”

  “她说生不如死最好。”

  “可是她的事情,说白了,跟你没有什么关系。”是颂弄的那女孩子毁容,跟陆暻年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说起来陆暻年自己也是受害者不是。

  但是陆暻年并不这样想,“当年要不是她跟我关系不错,也不会有这样的无妄之灾。”

  可真是无妄之灾。

  “所以,你就什么都不追究了?”我听陆暻年的意思,是没打算去让那个女人赔偿什么的。

  “她都已经成了那个样子,我受点伤就当还债了。”

  说的轻巧,我有些不平,虽然那个女孩子的遭遇我很难过,但是陆暻年身上的伤更让我心疼。这就是偏心,我不否认,但是没办法,我就是这样。

  这么想想,就觉得太便宜那个颂先生了,“你们都伤的这么残,怎么就他只是伤了腿!”

  “爆炸的时候,他身边的人不要命的救了他,他的腿应该是被同伴推下船的时候,撞击在船身上留下的。”

  说起身边的人,我问陆暻年,“你身边的人呢?”

  说的他跟单枪匹马去的一样。

  “我当时只带了白助理,我只记得爆炸的时候,我护着他,跳下了海,后来他去了哪里,我就不得而知了。”

  白助理啊。

  我心里将所有那船上的遇害人名单过了一遍,还真的没有白助理的名字,据说颂先生身边的人,死的多。

  白助理要不是就跟陆暻年一样被人救起来了,要不然呢就是彻底葬身海底,失踪了。

  我当然想要的是第一个答案。

  毕竟跟了陆暻年那么久的时间。说是亲人了都不为过。

  这说法也解释了,为什么陆暻年后背上的伤比前面的厉害,他当时就是护住白助理的,将自己的整块后背暴露在火光当中,所以后背受的伤才是最重的。

  还好男人不穿丝袜,要不然丝袜遇火,才是最可怕的。

  同样是老板,颂身边的人为了护着他都送了命,陆暻年却护着身边的助理,自己受了重伤,这事情怎么看怎么觉得不一样。

  “你就不能学学人家,资本家的本性都去哪里了?”

  这话当然是马后炮,要是陆暻年真的能拿白助理的命去救自己,那他也不是他了。

  陆暻年无奈的笑笑,并不说话。

  不过想想,学了也没什么好,颂倒是真的让身边的人送了命,可是自己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毁了一双腿,说起来疼痛的程度,当然是陆暻年这种比较吓人,但是要看长久的来说,当然是颂的那一种比较可怕。他后半辈子,都要在轮椅上度过,想想都觉得可怕。

  不能自由行走,真的是一件很摧残人的事情。

  想起这个,我难免会说起颂来,“颂先生知道你回来,会不会又追来?”

  这真的是没有办法预计的事情。

  陆暻年顿了下说:“应该不会了吧。”

  “吧?”原来他自己都是不确定的。

  我揉着他的耳朵,“拜托你以后能不能不在自作聪明,你看看这次这事情,出力不太好,弄了自己一身的伤。你到底换来了什么?”

  陆暻年应着,带着浅浅的自责。

  说不下去了,我虽睡不着,却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就这么静静的相拥着,听着彼此的呼吸,就真的很不错了。

  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陆暻年突然开口说:“顾夏。”

  “嗯?”

  “明天给我做川贝母蒸梨吃好不好?我特别想吃你做的东西。”

  我脑子木木的,只‘嗯’了一声。

  次日一早,我还是拉着陆暻年去了医院,买了很多能淡化伤疤的药膏,这种东西不一定有效,但是我总觉得抹了我心安。

  然后接了孩子一起去超市,一家四口去超市,在我们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孩子们自然是最高兴的,而且儿子今天被允许可以买一些喜欢吃的零食,那更是快乐的跟什么似的。

  快要过农历新年,超市里的气氛实在非常具有过年的感觉,四周都是红彤彤的装饰,广播里放着‘恭喜发财’的歌曲。

  身在这样的环境里,看着蹦蹦跳跳的孩子。以及身边推着推车很认真的在盯着孩子,怕孩子走丢的陆暻年,我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太过温暖,所以显得虚无。

  给孩子们买了零食,两个小家伙就都乖乖的坐进推车里,没办法,要过年的超市里实在是人头攒动,要是放任他们两个小家伙儿到处走,那么我们就别逛了。

  好在孩子已经有了喜欢的食物,所以并不闹。

  今天去幼儿园,特地请了假。孩子到过完年都不会再去上学了,算是寒假吧,虽然他们所在的幼儿园并没有寒假这件事情,都是一些家长很忙的孩子,也只有到真的过年的那几天才能回家去,像我们家这样的,虽然不少,但是绝不是全部。

  孩子知道不用去幼儿园了,无疑是开心的。

  叽叽喳喳的说话,满脸的笑容。

  我这一年极少下厨,所以到了蔬果区的时候,简直觉得每一样儿菜好像都能买,什么都不舍得放下。

  曾经下厨是我最喜欢的事情,放下了一段时间,现在想要重新捡起来,有一种奇怪的兴奋感。真的想要把从前会的好吃的菜都做一遍。

  陆暻年面对我这样看什么都眼睛晶晶亮的样子,满是纵容,“反正都要过年了,多准备一些没关系,我打电话让司机过来接我们。”

  过年可真是一切采买最后的由头。

  我放开手脚的买了不少东西,搬家似的搬回去。

  接下来就彻底的沉迷在厨房里了,之前一直上班,倒是没有时间齐捣这些东西,现在闲下来,一切似乎都回到了从前。

  加上陆暻年跟两个孩子实在是赏脸,无论我做什么,他们都只会点头说好吃,绝对不会说出个不好的意思来。

  做饭的任最需要齐励,这下子我就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临近过年,邱逸远赶着将手里的事情做完,腾出时间先过来陪着佟伊檬,现在佟伊檬倒是愿意跟邱逸远说几句话,关系似乎融洽了不少。

  我问邱逸远过年这样不回去真的可以吗?他可是家中独子。这样子在外面过年,一次就已经十分难得,更何况是连着两年。

  邱逸远有些为难,最终叹气着说一声,“檬檬要是愿意回去,我就带她回去。”

  这个选项,不可能实现。

  佟伊檬现在的状态,还没有有勇气跟邱逸远回去面对邱老夫人的程度。

  后来佟伊檬跟我说过一些,邱逸远当时娶佟伊檬,邱老夫人是不同意的,一个家道中落的女孩子。用邱老夫人的话来说,就是居心不良,想要占她儿子便宜的。

  结婚后,邱逸远又表现的对佟伊檬异常的冷漠,所以邱老夫人对佟伊檬自然是不可能有什么好脸色,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佟伊檬现在的样子,不想回去面对,谁也不能说她做的不对。

  邱逸远来就算了,没想到过了一天彭震他们也来了,孩子们见到林枷那简直的开心的不得了,林枷在对孩子的教育上很有一套,所以孩子都都愿意听她的。

  彭震脸臭臭的,那样子,别提多吓人了。

  这次不是我问的,是林枷说的,“我妈上个月没了,我不想在家里过年,想来你这里散散心。”

  我心里咯噔一下。

  林枷跟我这样的不一样,她是正儿八经的单亲家庭,妈妈一个人养大的孩子,母女两个相依为命着长大,感情是再好不过的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

  失去母亲,该是怎样的痛苦。

  怪不得这两个月彭震他们的消息少了呢。

  上次彭震来,也是没打招呼就走了,匆匆的来,也不过就是为了看陆暻年一眼,看到陆暻年安全的回来,他就跟火烧屁股一样的回去了,原来还有这样的缘故。

  我伸手抱抱林枷,都不知道要劝她什么,亲人离世这样的事情,不身在其中的人根本无法了解这种痛苦。

  最终也只能说:“你妈妈不会愿意你为了她这么伤心的。”

  最庸俗的安慰人的话。

  林枷个子比我高很多,她抱住我,身体都有些发软。

  “少在这给我整景儿!流什么猫尿呢!”彭震说话还是这么难听。

  林枷从我身上起来,满脸是泪,但是马上就进入战斗状态,“你滚!我不想看到你!”

  这俩上次来还好好的,这次来就又成了剑拔弩张的样子,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彭震脸上那怒气根本就掩饰不住,“哭哭哭,就知道哭,就你妈那样子,早死了早解脱,你犯什么傻呢?!让你跟着我回老宅,你不愿意,跑到这里来哭,你也不嫌丧气!”

  这话怎么听怎么过份。

  我知道之前林枷的母亲一直身体不好,好似医药费是笔很大的数字,但是就算是那样,那也是妈妈啊,倾家荡产,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林枷就不可能放弃治疗。

  “彭震!”我都怒了。

  哪有这样说话的。专门给人的伤口上撒盐。

  林枷一脸的冰冷,那眼睛简直就跟淬了毒一样的,“去你家?你见见你那个宝贝妹妹?看看你们一家都是什么样面目狰狞的杀人犯!彭震我告诉你,只要我活一天,我就不会放弃找证据,就算是你们家权势滔天,我也要给我妈讨回公道!”

  这话说的我云里雾里的。

  彭震的脸色实在是难看的厉害,“你妈现在都没了,你难道还想让彭蕾去给你妈偿命不可吗?”

  林枷恨恨的,“一命抵一命,天经地义。”

  “你休想!”

  林枷气的,抄手就拿起厨房的刀子,眼见着就要跟彭震拼命。

  还好厨房人多,好坏是拦住了,可是林枷大概是气的狠了,眼睛一翻,人彻底晕过去。

  彭震一脚就踹开了拦着林枷的佣人,那脸上都没人色了,逮着人就骂:“你他妈的怎么她了,她要是有个不好,老子剥了你人皮。”

  厨房这么大动静,自然是所有人都过来了。

  彭震抱起林枷出去。大声吼着让陆暻年叫家庭医生来。

  两个孩子被他那声势吓的,表情都是惊恐的。

  医生来的快,我把彭震赶出去了,他这样一惊一乍的,医生还怎么看。

  结果,林枷怀孕了。

  医生检查的时候,林枷就醒了,听到说怀孕,马上就说:“我不要这个孩子。”

  医生看看我,我也没办法呀,让医生先出去,我跟林枷谈谈吧。

  谁知道我还没开始跟林枷谈呢。

  外面彭震就吼起来,“林枷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伤我儿子,我让你们谁都不得好死!”

  这话威胁的意味甚重。

  只是林枷脸上的表情实在诡异,她低声说:“我们?哪里还有我们?”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60章 不能以禁锢为手段困住一个女人,那实在是太卑鄙了-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