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51章 你,跟我到总裁办公室来一趟!-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50章 本来风平浪静的生活,突然就变了样子。-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有片刻的回不过神来,真的从来没有这样过的经历。我上班回来,家里有孩子嬉闹的声音,还有他。嘴上说他回来与否我并不在意,但是实际的情况是,我这样惶惶一日,在回来的路上都在忐忑,接下来我的日子要怎么过,尤其是在公司里,只是到了这一刻,听到他们的欢笑声,我一直都有些忐忑的心,都沉稳下来了似的。

  迈进客厅,看到两个小家伙坐在高高的儿童椅上,熙熙攘攘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佟伊檬坐在他们身边,脸上的笑容也很灿烂。

  我走过去,看着准备好的满桌菜肴,微微的有些发愣。

  没等我问这些菜是怎么回事,陆暻年就端着最后一道菜出来了,他穿着粉红色跟白色拼接的斑点狗图案的围裙,头上还带着高高的有些滑稽有些像动画片里才会出现的厨师帽子。整体造性说不出的诡异。我想着,这要是让集团那些高呼着陆大boss回归的员工们见了,恐怕会大跌眼镜的吧。

  看到我,倒是陆暻年先开口,“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洗手,吃饭了。”

  这话一出。孩子们就跟着起哄,尤其是儿子,咋咋呼呼的喊着自己快要被饿死了。

  我只得压下所有的心情,跑去洗手然后出来吃饭。

  吃饭的位置有些微妙,陆暻年坐在两个孩子中间,我跟佟伊檬坐在了孩子对面。我到这个时候菜仔细的看了看桌上的菜,昨天孩子点名的玉米排骨汤自然是有的。然后就是一些家常菜。不过也有很多的不同,比如南瓜雕成的南瓜车里面放着肉糜蒸蛋,放着公主玩偶的盘子里,公主的裙子是蒜泥西兰花。还有很多这样的巧思,能把菜做成这样想来是花了不少的心思的。

  我看着桌上的一切,几乎是不可置信的喃喃,“这些都是你做的?”

  回到我的却不是陆暻年。而是佟伊檬,带着明显笑意的声音,“嗯哼,下午差点烧了厨房。”

  陆暻年听到这话,稍嫌有些难为情,所以就没有再说话了。

  我对陆暻年还是很了解的,他做饭的天赋,真的是没有,别看在商场上能运筹帷幄的,算计起人来更是心思缜密,但是放在厨房里,那简直就是个大傻,乒乒乓乓的,就没有不打碎盘子的时候。

  所以昨天孩子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我以为陆暻年不会做的,或者说只是熬个汤也就算是结束战斗了,没想到他真的会做这么多的。

  我的一颗心像是泡在热水里,暖暖涨涨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只是我这样的心思,对孩子们来说,并没有意义。儿子首先提出不满,“怎么没有酸酸甜甜的鱼!”

  陆暻难态度特别好,“我今天学着做来着,不过做鱼的难度太高,没有成功,明天做,好不好?”

  儿子嘴里咬着排骨,很老爷样的点点头,嘟嘟囔囔的说:“怎么会不会做呢?妈妈明明做的很好吃的。”

  这就是站在说话不腰疼的典范了。

  女儿倒是没有跟儿子一样的嫌弃,只是说:“我现在不喜欢白雪公主了,我喜欢elsa。下次可以做elsa的裙子吗?”

  《冰雪奇缘》里面的这个女主角,真的不知道已经挣了我们多少钱了,不仅是碟片还有衣服,裙子,几乎是带着elsa的一切,女儿都喜欢。

  现在居然还要吃elsa的裙子,我想说那elsa是蓝色的,哪里去找蓝色的菜喔。

  偏偏陆暻年很认真的点了头,“好的,一定给你做。”

  这两个小孩子,刁难起人来,我都是自愧不如的。

  都是什么破孩子啊!

  我原本是打算训两句的。怎么能这么没有礼貌,不过看着陆暻年一幅很享受的样子,话到嘴边倒是说不出了,不知道这是不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呢。

  不过吃饭的结果还是很值得欣慰的,女儿吃了一碗米饭配蒸蛋,还有很多的西兰花。这些东西都是她平时一定不会吃的,今天能吃这些,真是令人高兴。儿子就别提了,汤一碗,米饭一碗,还跟佟伊檬抢排骨吃,桌上的菜,他没有不吃的。

  我当然也吃了不少,不知道陆暻年是为了让孩子们吃的清淡些,还是害怕自己掌握不住分寸,放盐放多了,所以菜色都是很清淡的,虽然入口的时候觉得味道没有那么刺激,但是在家里吃饭。其实这样清清淡淡的味道才是最舒服的。

  我不解的看着看着,“你们在幼儿园平时都没吃饱吗?”

  平时想着他们在幼儿园都是吃过了晚饭出来的,所以回家来最多在给些水果吃,怎么看今天这个势头,明显在幼儿园就是没有吃饱的,这么回过头想想,还是有些后怕的,难道孩子每天晚上都是饿着肚子的不成?

  儿子拍拍小肚皮说:“新爸爸早上说,让我们不要吃晚饭回家。”

  新爸爸?

  这是个什么鬼称呼?

  我从来没说过不要陆暻年跟孩子们相认,但是新爸爸这个词,是不是很令人心中搁应。

  “谁让你叫他新爸爸的?”我问。

  儿子一幅无辜脸,“是他咯。”

  我心中突然就起了火,不知道这火气为何而来,但是就是觉得反感。我要是想给孩子们找新爸爸。还等他陆暻年回来?

  而且为什么,他不说自己就是爸爸,而是说新爸爸,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心理这么一别扭,刚才想的要跟陆暻年说的事情,也就都没了说的意思。

  加上晚上佟伊檬把我叫到她的房间,告诉我,她想要离开。

  我当然是不同意的。

  这一年,我其实早已经习惯了佟伊檬在我身边,孩子们也都习惯了,从来不觉得她是个负担,也从来不觉得她是多余的那一个。

  佟伊檬说:“现在陆暻年回来了,你们一家四口过的很好,我留在这里当电灯泡实在是不好。”

  “谁说你是电灯泡!”我怒起来。

  佟伊檬很有些无奈的说:“这还用说。”

  我真的接受不了。

  陆暻年回来的,我的一切似乎都开始改变,我的工作变成了很多人关注的地方,我的孩子也变的不在只有我一个人是依靠,现在连佟伊檬也要离开我了吗?

  我似乎在陆暻年回来的三天之间,就一下子回到了解放前,回到了曾经的那个,无论走到哪里都被打着陆暻年女人标签的时期,没有朋友,没有工作,没有一切离开他之外能屹立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

  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对于佟伊檬的去留,我几乎是强硬的不同意。

  “你别说了,我不会让你离开的。你现在还没有恢复,想要去哪里?回新加坡?你明明知道邱逸远有多忙,你回去也不过就是被放在一个大宅子里面。然后每天守着那个空空荡荡的家,时不时的还要面对邱逸远的母亲,他身边别有心思的女人,你真的能接受吗?檬檬,你是要回去的不假,不可能跟我们在一起一辈子不假,但是总归还是要等你再好一点,至少要有了跟这些人抗争的能力,否则我是不会同意你回去的。”

  我虽然有些危言耸听,但是事实差不了太多。

  无论邱逸远现在对佟伊檬是怎样的上心,但是还是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佟伊檬的身体,她的样子。她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还是有些迟钝以及缓慢的样子,回去之后,要重新面对邱太太带给她的一切压力,她哪里能应付的过来。

  有些东西是不能改变的,身体的问题,根本不是普通的问题。

  我坐下来,跟佟伊檬仔细的说:“我这话也许你不爱听,但是我还是要说。我跟陆暻年再怎么样。我的身体还好,我还有一对孩子陪着我,没有身份,也不会有人欺负我,反倒是因为我没有身份,免去了很多的恶意与攻击。大家会说我,不过是陆暻年的玩物,玩着玩着就不会要了,所以没人把我看在眼里,但是你不同。你有邱太太明媒正娶的身份,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只会让你陷入自卑,更何况,你还没有个陪你的人,到了新加坡。你难道还要邱逸远在百忙之中陪你,不,我不会同意你走的,孩子们也不会同意。”

  佟伊檬哭了。

  抱着我哭说:“我都知道这些,可是我不想成为你的拖累,阻挡了你的幸福。”

  我拍着她,心里也是心酸。

  要说命运多舛,佟伊檬要比我严重的多,每次看看她,我都觉得我有什么资格抱怨生活的不公平,我还有健康的身体,还有一对孩子,总归是能熬不去的。

  “你说的什么话呢。这一年,要不是你帮着我。很多事情开导着我,我哪里能熬过来。还有两个孩子,就是那个爱吃东西的阿野,都知道省下自己最爱吃的肉干拿回来给你。你生病了,惜惜跟个小妈妈似的给你拿药喂水的,你忘记了吗?你怎么设的他们。”

  说到孩子,佟伊檬哭的更惨。她当然是舍不得的,比舍不得我更舍不得的是孩子。

  我知道已经说服她了,才轻声说:“你好好的留在这里,保持良好的心情做复建还有心理重建,只有身体跟心灵都强壮了,我才能放你回去新加坡,到时候你一定要把曾经对不起你的人。全部欺负回去。”

  虽然报仇这样的想法并不可取,但是对于佟伊檬来说,我觉得是有必要报仇的,那么多那么多的精神垃圾藏在心里,人迟早会出问题。

  她在这里不去想新加坡的事情还好,可是要是回去了,曾经的记忆蔓延,她精神不崩溃都不可能。

  不是我不相信邱逸远对佟伊檬的心意,而是很多事情,男人似乎并不关注女人的心情。

  他们要的只是结果。

  佟伊檬对这个话题,从来都是信誓旦旦的,就差握拳宣誓一般的说,她一定会好起来,那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能支撑她从这么艰难的日子里一步步走过的,不仅仅有我们的爱跟陪伴,还有对那些人的恨意,有时候恨比爱更能支撑一个人活下去。

  从佟伊檬的房间出来,我有些头昏脑胀。

  陆暻年自然是在孩子们的房间里的,我不想面对他,自顾自的回去房间洗洗睡了。

  第二天起来齐子就是塞的,不知道怎么会着了凉,有些感冒。

  陆暻年送孩子去上学,我自己做了司机的车。避免交叉感染,大人感冒吃两片药就行,小孩子感冒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没让孩子们亲我,只是隔着车玻璃挥了挥手。

  陆暻年倒是过来跟我说话,交待我要吃药,要多喝水等等。可是感冒的初期,最明显的症状就是脑袋发晕,他说了什么,我其实并没有完全的听进去。

  陆暻年看着我的样子皱眉头,“要不今天请天假,在家里休息,明天再去。”

  这句我倒是听的分明,摇手拒绝,我现在已经是集团里众人注目的焦点了,昨天说陆暻年回来了,我今天就不去上班,多少显的有些过份。

  “你快去送孩子,别把病毒传给孩子了。”

  陆暻年看我固执的样子,到底野没有强迫我,有些不放心的走了。

  我到集团的时候,只觉得天旋地转,尤其是乘电梯,到了顶楼出来脚步都有些打飘。

  坐在办公桌前,才松了一口气。纪清问我,“你怎么脸色这么差?陆boss这一回来,你这晚上是不是就彻底不睡了啊。”

  说完她还眨了下眼睛。

  我也真是服了,别看纪清张口闭口都是不婚主义,但是对这些夫妻的事情,她倒是清楚得很。

  我跟陆暻年,在旁人眼里看是久别重逢,干柴烈火,的确是有些应该夜夜笙歌,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我笑而不语,这种事情越解释越说不清。

  纪清倒是不在意,她是知道我性格的,知道我不会说这些事情,转身去工作了。

  我原本想着能无声无息的把这一天熬过去,没想到陆夫人倒是直接找上了我。

  “你,跟我到总裁办公室来一趟!”陆夫人口气不善。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52章 那两个乌龟配王八,倒是绝了。-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