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50章 本来风平浪静的生活,突然就变了样子。-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9章 这位叔叔要追妈妈的话,要怎样做才能成功-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被问询这样的问题,别看是小孩子,但是他们却很重视。可能每个人都需要存在感吧,孩子也不例外。儿子很有些慎重的模样,甚至扭头去问女儿,“惜惜,觉得呢?”

  女儿皱着小眉头,斟酌的开口说:“必须来接送我们上幼儿园。”

  “对对对!班里那个小胖子总说我们只有妈妈。”

  “还要会熬好喝的汤,妈妈每次熬的时候,都腰疼。”女儿倒是记的挺清晰。

  “就是,我都好久没有喝到妈妈熬的玉米排骨汤了。”儿子沮丧的摸摸小肚子。

  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当然的想要得到答案的,只是我没有想到,得到的答案会是这个。第一个要求让我微微心酸,第二个要求让我觉得惭愧。

  去接送孩子多数时候都是我跟佟伊檬,佟伊檬又有些怕她的样子让两个孩子在同学中失了面子,所以更多的还是我去接。夏亦寒不是没有去过,只是孩子上学这个事情日积月累的,偶尔的几次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至于熬汤,陆暻年出事之后,我就很少下厨了,一来当然是时间并不允许,忙的根本顾不上去像以前那样为了一顿饭耗尽心思。二来,也是有些逃避,怕想到心中的伤心往事,不愿意再去面对锅碗瓢盆。我以为孩子吃厨师做的饭完全是一样的,没想到他们心心念念的却是我做的饭。

  儿子沮丧的神情没变化。就那样嘟着嘴巴问陆暻年,“叔叔,你能做到吗?”

  这个问题之后,我感觉到了陆暻年愈加灼热的目光,真的非常有存在感,根本容不得我忽略。那些心里对于孩子的抱歉,在这样的目光中消散开去,是甚至心脏加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嗯。我会努力做。”陆暻年回到孩子,倒是语气认真。

  只是,到底还是改不了他的商人本质,立马就又问:“那如果这些我都做到了,是不是就可以追求你妈妈了呢?”

  问起这个,我就不能淡定了。

  眼睛一刹不刹的盯着兄妹俩,就怕这俩孩子贸贸然的答应,如果孩子这一关过了,我觉得自己恐怕就连最后的堡垒都没有了。心头说不出的紧张。

  儿子眼睛珠子一转,很有些地主的架势,“你先把这些做到再说。”

  女儿很了解的她哥的意思,点头补充,“后面的条件我们还没想好,你先一样一样的来。”

  人呐,就是要被儿女治的。

  我不厚道的笑了,论起商人本质,得寸进尺。最大条件的给自己争取东西,这两个小家伙可一点都不比陆暻年差。

  陆暻年也是跟着笑,只是他的心情我不明了,“那你们一定要公正的审核。”

  两个小家伙点点头。

  下午就在书城耗了一下午,陆暻年耐心极好,陪着孩子玩闹,陪着他们挑选影像制品,因为之前的约定,孩子们对他好似敌意的感觉降低了些,毕竟要考核,就要先接触。

  晚上我们跟佟伊檬一起,在书城这里的大灰狼吃的晚饭。

  孩子们最喜欢这个狼穴的饭馆,每次来都充满的惊奇,跟探险一样的表情。陆暻年高高大大的,到这里面钻进小狼洞里看起来倒是看着有些拥挤,不过他自己倒是也没什么表示。我跟佟伊檬当然是以孩子为重的,才不过管他。

  这里的糖醋鱼特别好吃,儿子吃的脸颊齐齐,对着陆暻年就说:“这个菜,你也要学。”

  我听着都替陆暻年头疼,这一下午,这两孩子跟开启了魔鬼训练模式一样的,看到什么喜欢的都跟陆暻年说:“这个你要学。”

  女儿看到别人家的爸爸将孩子放在脖子上,她就说:“你要学。”

  陆暻年二话不说就把女儿架起来,女儿现在可不是小时候了,坐在他脖子上看着都有些危险。女儿自己可害怕,两只手揪着陆暻年的耳朵,那样子可真的是.......

  我好几次都想出声阻拦,佟伊檬都不让我出声。

  “这都是他欠的,总该补回来。”

  这么说说也对。

  我这才揪着心没有多说什么,陆暻年对着孩子脾气好,可是这孩子吧,似乎就是喜欢瞅准了脾气好的欺负,没完没了。

  陆暻年听到孩子的话,还拿出来记下了,“嗯,好。”

  儿子这才满意,继续吃的香,女儿还是不怎么吃饭。对这样的事情,陆暻年自己看着都有些懊恼,如果只有一个孩子可能还没这么难受,可是现在有了对比,儿子吃的喷香,女儿简直就是在数米粒,光是看着,心里发急。

  为了吃饭的事情,我跟女儿不是没有发过脾气,但是她就是不喜欢吃,谁也没办法,说的多了,小姑娘就哭,谁能舍得。

  陆暻年一脸为难的看看我,“她平时就是这么吃饭的?”

  我点点头,小孩子不吃饭。实在是心塞。

  陆暻年柔声问女儿,“惜惜喜欢吃什么?”

  女儿摇摇头。

  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想了想说:“大概就喜欢吃好看的东西。”

  这是大实话,这个女儿怪的很,只有好看的东西,她才吃,蛋糕什么的倒是能做的赏心悦目,但是正餐怎么做的好看呢,真不知道拿她怎么办。

  陆暻年笑的眉眼弯弯,“好。我知道了。”

  回去的路上,陆暻年跟孩子们坐一辆车,我跟佟伊檬坐一辆车,上车后不久,佟伊檬就叹着气说:“我看你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还有些出神,没懂她的意思,“嗯?”

  佟伊檬笑着,“我在旁边看着,觉得他跟邱逸远还真是不一样,邱逸远比他差的太多了。”

  这话就说的严重了。

  “你别这么说,哪里不一样了,都是一样的混蛋。”我安慰佟伊檬。

  她现在孤孤单单的,我们一家四口还在她面前这么团团圆圆,总是不太好,我并不是一个喜欢用自己的幸福去刺激别人的孤独的人。

  佟伊檬抬手指指眼睛,“这里不一样。我能从他的目光里看到他对你对孩子的爱,可是在邱逸远的眼里,我看不到。”

  这大概就真的是性格原因了。陆暻年看人说话的时候,眼中总带着柔情,那种耐心的宠溺的目光,几乎能让所有人沦陷下去,当然也包括我。我想看过陆暻年面对着我跟孩子时候表情的人,都不会怀疑,陆暻年对我们的心意。

  但是邱逸远不同,他那个人在这些方面有些像夏亦寒,总是一种公事公办的样子,眼神中很少会出现有温度的神情,总是有些冷的,有些遥远的。不过这还不是最差的,最差的是彭震,彭震看着林枷时候的眼神,总是狠的,恨的,那种恨不能吃了对方的凶狠眼神,哪里看得出是真的很喜欢对方呢。

  佟伊檬说起这个。自己都有些伤感,“我从前一直在想,陆暻年身边女人不比邱逸远少,为什么你就能容忍下来,不被影响,那时候邱逸远也骂过我,怎么别人家的女人都能视而不见,就是我为了这些事情在心里打上一个又一个的结。我现在明白了,是因为眼神,如果邱逸远那这样的眼神看我,我怎么会没有底气呢。”

  她这么一说,我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陆暻年身边一直有旁的女人围绕,这我不否认,方笙、白小姐,甚至还有个同性的颂先生,要是真的说起来,其实是比邱逸远身边还要多的,邱逸远从头到尾,就是他的那位秘书小姐一个。

  但是女人就是这么怪,你女人多,反倒知道你无非是花,女人单一下来,却受不了。就像当年的顾佳芸,陆驹一周换一个女人,顾佳芸倒是没有慌乱害怕,最多就是闹一闹,但是后来陆驹对袁圆上了心之后,顾佳芸才真的乱了阵脚,甚至去拿刀刺伤了袁圆。

  佟伊檬说邱逸远数别人家的女人能视而不见,只能说明邱逸远根本不了解女人。

  至于陆暻年。

  虽然他身边的人不断,但是正如佟伊檬说的,无论陆暻年身边有谁,似乎,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觉得自己是被宠爱的,倒是从来没有认为他会对我没有感情。如果不是心中这份笃定。我不会生孩子,不会跟在他身边这么久。

  想到这些,我原本已经冷透了的心,有些动摇。

  玩了一天,回去孩子们都累了,陆暻年还是去给孩子洗澡,我自己回房间收拾自己准备睡觉。佟伊檬回来心情就有些不好,她说想一个人静静,我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选择了什么样的人,就要去过什么样的生活。

  我当年还不知道夏亦寒是我哥哥的时候,为什么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陆暻年,我想大概就是因为我能从陆暻年的眼里看到情意,但是从夏亦寒的眼里是看不到的。

  虽然我知道夏亦寒对我有可能比陆暻年更好。

  但是没办法,女人的需要总是不同,我想要的,是一个能给我满满爱的男人,只是眼睛,就能告诉我这一切。

  这一晚倒是睡的安稳。

  周末两天,从来都是短暂的吓人,周一的早上,历来都是有些忙乱的,孩子要上学,我要上班,说鸡飞狗跳有些言过其实,但是总归是不会那么顺利。

  在家呆了两天的孩子,每到周一都要闹一闹,不想去幼儿园。都要哄着劝着,哄不住劝不住的时候发脾气吼着,才能乖乖的上车。

  陆暻年看我跟孩子都冷眼互瞪的样子,很有眼色的说:“我来开车吧。”

  他开就他开。

  我正好可以在车上补妆,真的是,有了这两个孩子,就别想着能好好的化个妆,但是要去工作,又是那样的地方,在顶楼,精神面貌非常的重要,化妆都成了基本礼仪了。

  我对着挡板镜子化妆,陆暻年的车开的稳当,当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到了幼儿园孩子下车的时候,都还有些余气未消,亲我的时候,都是应付差事。

  陆暻年送他们进去的,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再说什么。孩子们倒是被他哄高兴了。进到幼儿园里面还知道扭头过来给我挥手,然后飞吻。

  臭小子,这都是跟谁学的。

  我虽然心里这样说,倒是还是回了孩子一个飞吻。

  陆暻年回来继续开车送我去上班,快到am集团了,我忍不住问他,“你什么时候回公司?”

  停红灯的间隙,他说:“不回公司,好好陪陪你们。”

  这可真是的,我没理他。

  想要陪我们这一年干什么去了。

  到am集团了,陆暻年说:“晚上我去接孩子,让司机来接你,你晚上开车我不放心。”

  我翻了个白眼,“我都开了很久了。”

  他有些严肃,“我不在的时候管不着,但是我在,就不行。”

  然后他就开车走了。

  我原地气的咬牙,这个男人。怎么还是这么霸道啊!

  最关键的是,他这会儿就把车开走了,我晚上也只能等司机来接,要真的从这里打车回家,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本市出租车起步价十二!全国最贵好么!

  我心情不是很好的上了楼,进到顶楼纪清一脸激动的抓住我的手,“听说陆boss回来啦?!”

  这事情我才知道每两天,怎么集团的人倒是都知道了很久似的,周围都是压抑着脸上激动表情的同事。他们对陆暻年的回来。似乎都是普大喜奔的。

  想着这些人都是曾经陆暻年的嫡系,陆暻年失踪这一年,这些人没少为他担心,我就点点头。

  让人家都放心不是。

  结果大家在我点头的瞬间就开始欢呼,然后不停的有人问我,“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们等他都等不及了。”

  “快点回来解救我们于水火。”

  “小陆总哪里比得上陆boss啊!”

  这话越说就越不对味了。

  陆驹这一年干的不错,公平的说。但是对于顶楼的这些人来说,却并不是如此,大家都是陆暻年一手提拔上来的。这一次陆驹虽然学乖了,没有把这些人都贬到下面去,但是从陆驹对付贺莲城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陆驹对陆暻年的手下,并不是多么重视跟欣赏的。

  加上这一年,陆夫人跟袁四夫人,也确实是惹了不少人,所以现在陆暻年回来的消息,似乎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之前大家表现出来的,对陆驹的恭敬、敬仰,多少都有些作戏的成分。

  或者说,人都是善变的。

  在以为陆暻年死了或者永远不会再回来的时候,大家都会很有默契的对着陆驹表达自己的忠心。但是如今知道陆暻年回来了,在陆驹跟陆暻年之间,更多的人当然还是相信陆暻年才是最后的统治者,所以现在又开始急忙跟陆驹划清界线,怕陆暻年回来看到他们这些人觉得他们背叛。

  这种种的小心思,弄的我倒是有些不安起来。

  本来风平浪静的生活,突然就变了样子。

  起先我以为这些不过是员工心里的小小心思,但是等到后勤保障部的管理人冲进陆驹的办公室大吼说:“要是大陆总在,他不会允许你这样做!败家的东西!”

  能在企业里管后勤的,通常都是有些关系的,这位管理人就是陆家的一个远方长辈。

  虽然说是股份制的上市公司,但是里面安插着一些关系户还是没有问题的,后勤保障,直接管着员工食堂还有全楼的水、办公器材等等的东西,这都是有油水的地方。

  自然不可能让外人插手。

  这管理的人看年纪比陆驹可大了不是一点点,都能跟陆夫人的年纪相当了。

  这一年后勤上的人最是怨声载道,因为陆夫人跟袁四夫人想要从公司挖到钱,最快的地方就是后勤这一块。

  采购什么的,最是来钱的好地方。

  之前后勤的人不过是私下里犯嘀咕,现在居然直接冲上来对着陆驹大吼,想来是觉得陆暻年回来了,他们终于可以不受这样的压迫了。

  之前陆暻年生死不明,更多的人以为他死了。

  所以陆驹是唯一的继承人,没办法换的,所以大家都忍了,现在不同,有个陆暻年在,即便是在陆暻年的手下同样没有过上好日子的员工,此时都开始怀念起陆暻年来。

  我这一天,是真的战战兢兢。

  无论陆暻年回不回am集团,就现在的风气来看,陆驹是绝对不好受的。

  我让自己尽量的隐形,好在陆驹并没有叫我进去问我什么话。

  这样小心翼翼的一天,真的比平时忙碌的一天还要让人觉得累啊。实在是没法子逆转,这才是周一,我想不出三天,陆暻年回来的消息就会传遍am集团的每一个角落,到时候陆夫人跟袁四夫人还不知道又要怎么作妖。

  想想都头疼。

  陆暻年倒是干脆撂手不管,连来都不打算来,可是我的处境,就会变的微妙起来。

  下班乖乖的上了司机的车,想着回去还是要跟陆暻年说一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我一只脚才迈进家里的大门,就听到孩子们玩闹的声音,还包含着小小的尖叫。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51章 你,跟我到总裁办公室来一趟!-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