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46章 谁说我女儿是被抛弃的小孩!-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5章 你不是一年前就已经放开了吗?-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原本我是有些昏沉的,但是走出书房,却是没有了半分的睡意。

  脚步一转就往孩子们的儿童房去。

  轻手轻脚的进去,两个孩子睡的酣然,儿子仰着小肚皮,打着小小的齐声。女儿在自己的小床上蜷缩着,她从来都是这么一幅没有安全感的睡姿,在小的时候,甚至趴着睡,有时候我看到了,真的觉得心惊肉跳的。

  好在后来她慢慢的有所改善,这才让人放心一点。

  两个孩子的小婴儿床因为他们的长大,所以改了有改,当时买的时候就买的可以调节尺寸的,这段时间床不断的放开在放大,孩子们长的实在是太快了。之前佟伊檬还说过要让两个孩子分开住,毕竟已经长大了,知道了男生跟女生的不同,所以在这样住在一起其实是不好的。

  但是我总是狠不下心,生活里每一样事情的改变对小孩子来说都是需要去适应的,我总是想让一切都照旧,不想让孩子像我这样经历什么波折。

  可孩子到底还是长大了。

  现在他们上厕所知道关门,妹妹洗完澡都不让哥哥看到,一定要头发吹好了,衣服穿好了才让哥哥看到自己,有了小姑娘小小的矜持。

  我看着一双儿女,心里原本的焦躁。就都慢慢的放下了,这一年我不知道没有孩子们我会变成什么样子,生活似乎也容不得假设。

  坐在房间里那张小小的保姆床上,没办法,孩子们现在两张小床实在是已经占据了这间房间大部分的空间,再加上还有孩子们的小小衣柜,还有他们不愿意放在外面的玩具。小孩子的房间总是有些杂乱的,所以这张保姆床就越来越小。

  好在孩子们到底是长大了,现在除非特殊的情况。比如台风天或者是孩子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是很少需要保姆来陪床的。

  不知道别人家的母亲是什么样的,总之我是能趴在床边看着孩子好久好久的,看着他们的眉眼,一寸一寸的看。

  怎么都看不够似的。

  女儿的样子更像陆暻年一些,五官其实比儿子要更为突出,瞪起眼睛的时候,很有些小小的杀气。儿子的样子像我多一些,比较......嗯......憨实吧。别看这小子一分钟都停不下来。但是这两个小家伙儿要是做起什么事情来,通常出主意的都是妹妹。

  我看着孩子在我身边的每一天,简直一错眼都不舍得的,真的也是没办法想象,陆暻年是怎么狠的下心一年多不见他们的。

  又要过年了啊。

  女儿睫毛闪闪,迷迷蒙蒙的睁开眼睛,看到我糯糯的叫了声‘妈妈’。

  我心头甜蜜,却也有些抱歉,“是妈妈吵醒你了吗?”

  女儿伸出两只小手臂,撒娇的说:“抱抱。”

  我看着她要哭不哭的泪眼,真的是什么抵抗力都没有,探手把她抱过来,轻轻的哄着,“乖,接续睡。”

  她在我怀里摇摇头。

  每一次抱着孩子,我都会有一种特别奇妙的感觉,真难以想象,她长这么大了。这么漂亮,这么乖巧。

  曾经我做梦都想要孩子,跌倒爬起,我想也许不是因为有过那么长的跌宕的,求而不得的经历,也许我不会把孩子看到如此的重要。如果没有陆暻年这一年的离开,我不会把孩子当作我生命的支持。

  感慨并感恩着。

  女儿靠在我的胸口,低低的书:“妈妈,我不喜欢那个新来的叔叔。”

  这句话来的太突然,我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明白她口中说的新叔叔是陆暻年之后,我心情复杂,但是也知道对于孩子来说,这根本就是出于本能的一句话。

  所以很循序渐进的问她:“为什么不喜欢?他对惜惜不好吗?”

  我从不怀疑陆暻年对女儿的爱,如果看过他看孩子的眼神,我想没有人会怀疑的。

  女儿往我的胸口更靠了靠,用一种很成熟的口吻说:“他不要我们,我们也不要他。”

  这种话........我震惊的猛然低头看着女儿。

  “惜惜,你说什么?!”

  女儿眼眶是红的,她原本是生的弱,这些年虽然被我们养的很好,没有在生什么大病,但是小孩子总归是有些先天的因素的,无论如何都长不胖,所以就算跟儿子是同时出生的,她看起来也比儿子要小很多。

  但是就是这么小小的一个孩子,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亏我一直都以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不知道陆暻年是谁,更不知道父亲是谁。

  但是此时听女儿的语气,明明,他们是都知道的,不,至少女儿是知道的。

  女儿声音已经带了哭腔,“我才不是电视上那些没有爸爸的孩子。”

  说完她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哭的我的心肝都跟着她一起抖。

  虽然我平时是不喜欢孩子看电视的,但是架不住保姆们喜欢,而且她们最喜欢看的就是那些乡土剧,尤其是台湾那边的,无非就是家长里短的奇葩事情,里面没有爸爸,或者被爸爸抛弃的小孩子,肯定的不少的。

  之前我就说过保姆,不要在孩子面前看这个,可是按这会儿的情况看,她们应该是没有听我的话的。

  孩子看了那样的电视剧。难免会在心里留下印象。

  再说现在孩子上学了,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会说你爸爸,我爸爸什么的,可他们却并没有。从来只有我,还有佟伊檬。

  从陆暻年离开到现在,孩子一直都没有问过爸爸的问题,我一直以为孩子小,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们不问。我就不说。

  没想到他们根本就不是不知道不清楚,而是早已经在心里下了断定,那就是爸爸不要我们了,不要妈妈更不要我们,所以他们不说。

  我真的觉得自己该死,竟然在这么长久的时间里,让孩子默默承受了这样的痛苦。

  张嘴想劝劝女儿,不要哭了,可是话没说出口,自己就也跟着哭起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呀,在他们生命的最初,我明明是想要给他们一切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但是结果却带给他们这么深刻的伤痛,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些什么来弥补。

  我们母女俩这么抱头痛哭,儿子自然是睡不着的了,揉着眼睛坐起来,看到我们哭成一团。根本连考虑都没有,就跟着一起嚎,根本没有眼泪就是大声嚎。

  这么一嚎,自然惊动了其他人。

  陆暻年是第一个冲进来的,“怎么回事?”

  他进来看到的就是我们母女抱头痛哭,还有儿子跟着抽热闹的画面,一时呆立在门口。

  因为他在门口,外面的保姆都没有进来,反而关上了门。家里的保姆多来自菲律宾,那边的男人很多都是在海上当海员,几年不回家的都比比皆是,所以保姆们认为陆暻年回来,那我就该欢天喜地的,现在这样实在是没有必要。

  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就会有不同的思维方式。

  只是我受过最好的教育,对爱情有过最美好的憧憬,对婚姻也有自己的坚持跟原则。我想我大概不是那种无论男人做什么,我都会强忍住的人吧。

  而且现代社会发展到现在,不说女权主义那么严重,至少男女之间互相的尊重的应该有的,陆暻年这样的一次次的藐视我的意愿,一意孤行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

  给我,给孩子,带来深刻到灵魂里的伤痛。

  到如今,不需要他的不仅只有我,还有孩子。

  陆暻年给儿子的嘴里塞了颗糖,我不知道他的身上是随身带着糖果的。有了糖吃,儿子可以噤了声。然后在才扭声过来,从我怀里抱走了女儿。

  女儿哭的太伤心,脸上的泪珠儿一颗颗的,陆暻年用大拇指轻轻的擦拭,眼睛看着我,“你当妈妈的人,怎么跟着孩子一起胡闹,她哭,你也哭,你就是这么哄孩子的。”

  我连看都不想看他。

  站起来说:“我去洗脸。”

  女儿挣扎着不要他抱,哑着嗓子伸手要我抱:“妈妈。”

  没办法,我只能抱着女儿去洗手间洗脸,擦洗过脸之后,清理了一下出来。

  我定了定神,看着儿子很有些骄傲的在给陆暻年讲他的玩具来历,如数家珍一样的。

  我觉得让孩子这么小就觉得被人抛弃并不好,我小时候遭遇过这样的感觉。那会是一辈子心里的伤痛,而且到了后来,这种感觉,会影响人的性格。

  女儿的性格本来就比儿子内向敏感,我不想她长大之后的性格像我。

  我的女儿,就该如那鲜衣怒马的公主,想要什么,就去勇敢的追求,而不是像我只会站在角落里,默默的等候。

  我抱着女儿走到陆暻年的旁边,指着陆暻年对女儿轻轻的说:“他没有不要我们,只是出去忙工作去了,现在才回来,你不要生他的气好不好?他很爱你的。”

  女儿哭过之后,眼睛齐子都是红的,我对她说话,她就扭着身子往我的怀里藏,一幅很排斥陆暻年的模样。

  儿子并没有那么多的心思。还在叫嚣,“妈妈,你看妹妹最爱哭,我才是最乖宝宝!”

  一起生出来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儿子性格豪爽,粗枝大叶的,彭震说了好几次了,这儿子倒像是他生的。

  女儿纤细敏感。心思细密的,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样两极的性格,实在是令人费解。

  陆暻年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知道这种事情不能急于一时,女儿心里已经判定陆暻年是不要我们的了,想要扭转她的既定模式,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决的。

  女儿不愿意面对他,那就算了吧。

  我实在也是做不出强迫孩子的事情。

  抱起女儿说:“那我们去找檬檬姨姨吃喝下午茶好不好?”

  女儿埋在我脖子上点头。

  儿子立刻站起来也要去,我沉脸问他,“那你能保证不打破小茶杯吗?”

  他立马苦了脸,“那给我送来些小饼干吧。”

  我笑起来,“恩,好。”

  我抱着女儿往外走,陆暻年挡我,“你刚才那个话,什么意思?”

  我拍拍女儿的背,“有时间我跟你说,你这会儿陪着他吧。”

  我下巴指指儿子。

  这个皮小子,最会捣乱了。

  看得出陆暻年很着急,但是触到女儿的后背,他还是忍下来了,“那你别瞒着我。”

  原来,他也是不想被人蒙在齐里的。

  我没在说话,转身抱着孩子离开了。我跟陆暻年之间,现在的糟点太多,连沟通都已经成了问题。

  很多时候,那些冠冕堂皇的原因只是表面的借口。更多的,其实是生活中的小小细节。我不在看到他就满心喜悦,我们之间不在有说不完的话,有化不开的浓情。

  搁在我们之间的,哪里仅仅只是一年的时光。

  生活,我已经习惯了没有他的生活。

  所谓的下午茶,不过就是陪着女儿过家家,小姑娘都喜欢这样的游戏,原本是给孩子买了一套假的塑料的餐具,她自己齐捣齐捣的要做饭,要泡茶,还拿假的杯子来让我们喝茶,让我们吃饭。

  后来佟伊檬不知道跟谁说的,直接定了一套真的袖珍版的餐具跟茶具来,女儿看到,简直爱不释手。

  没有明火,都是厨房做好了东西拿来,女儿在加工一下。

  比如把准备好的小蛋卷铺在小锅子上。然后在里面加上她喜欢的水果然后包起来给我们做点心吃,还喜欢给我们泡茶喝。

  小姑娘最喜欢花花草草,小水果,所以下午准备的就是水果茶。

  邱逸远今天也在,所以就跟着佟伊檬来当作陪,看着小小的女娃娃系着粉红色围裙,像个小妈妈一样的忙活,然后给我们每人递一杯茶。

  笑眯眯的看着我们喝下去。

  邱逸远看到这样的小姑娘,摸摸她的头发。满脸的宠溺表情。

  后来陆暻年也抱着儿子来加入,不过儿子一来画风就大变,他拿着女儿准备的小点心,一口一个吃的那叫一个快!然后女儿泡茶的那种小杯子,他咕噔咕噔喝下去三杯,然后看着女儿问:“还有吗?我没饱。”

  女儿脸色立刻变差,又想哭了。

  邱逸远很没有风度的笑起来,而且笑出了声。

  我一个厉眼瞪过去,陆暻年抓住儿子后腰的松紧带就把儿子拉过去。搂在怀里不让他乱动了。

  檬檬劝女儿,“惜惜,我还要喝。”

  这下子,女儿才从刚才被哥哥的打击中抽离出来,重新给佟伊檬倒茶,然后是邱逸远,之后还行了一个欧洲那样的屈膝礼,邱逸远还配合她,那么高的个子,站起来给女儿也同样行了礼。

  这样子,女儿才算是笑了。

  真是头疼,也不知道怎么就到了今天这个样子,女儿这像模像样的,从哪儿学的这都是。

  儿子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陆暻年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女儿,他大概是也想让女儿给他倒杯茶的,但是女儿的个性也是拗,就是不理他。

  真的难以想象。曾经被陆暻年抱在怀里的奶娃娃,成了跟陆暻年斗法的圣斗士。

  “妈妈,饿!”儿子忍不住说。

  我有些头疼,我到底是怎么生出这两个宝贝的。

  挥手让他去厨房,“还有很多,你去吃。”

  然后就看到他挣开陆暻年的双臂,心急火燎的去了厨房。

  在幼儿园下午是有一顿加餐的,儿子这会儿饿了,也是正常。

  陆暻年倒是没有走,就坐在旁边,愣愣的看着女儿。然后他慢慢的靠近我,看着女儿跟邱逸远在嘀嘀咕咕的说话,低声问我说:“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这会儿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很冷静的跟他说:“女儿还记得你,她说你不要我们,我们也不要你。”

  陆暻年立刻就急了。

  “你们是这么跟她说的?说我不要她?”

  这话实在是听着刺耳,就好像是我教唆着女儿不要他的一样。有些话说着无心,听着有意。我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了这么久,他开口就是兴师问罪,我受不了。

  “你觉得我会这样跟她说?”我气呼呼的,“抱歉,我没有那个闲工夫。”

  谁会给孩子说,你爸爸不要你了?这不是疯了么。

  陆暻年深吸一口气,强装平静的说:“那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才多大!”

  尽管他已经在克制了,但是还是挡不住声音里的怒意。

  我也想知道,女儿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她才多大。

  作为母亲,我比陆暻年更加心疼女儿的想法,要不是为了女儿,我也不会跟陆暻年这样平心静气是说话。

  但是此时这样说下去,除了吵架,没有任何的进展。

  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争吵上,毕竟现在说的是孩子的问题,解决问题是一切的目的。我沉静下来,不在纠缠不清。

  只是说:“我们需要努力改变女儿的这个想法,我不想她认为自己是被抛弃的小孩。”

  陆暻年说的特别的生气,“谁说我女儿是被抛弃的小孩!”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7章 那是你哥哥!亲哥!-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