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45章 你不是一年前就已经放开了吗?-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4章 这话讽刺的意味太浓了。-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彭震第一个忍不住,一拍桌子就站起来,呵斥道:“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夏亦寒说话还是冷冷的,却完全是火力全开的气势,眼神扫过众人,尤其是在佟伊檬身上停了停,“我只知道顾夏现在并不是陆太太,两个孩子上学用的姓氏也是‘夏’,什么时候就是他的了?你们这几个人也真是够了,平时看着都人模狗样的,怎么在祸害女人的事情上,一个比一个强力。”

  “你!”彭震冲动,说话就要起冲突。

  陆暻年拉住彭震,我到这会儿都没有抬头,更没有阻止过夏亦寒,也许从前我会阻止的,总觉得在这么多人面前给陆暻年难堪并不好。但是如今,我不动如山,虽然我并不赞同夏亦寒这样冷嘲热讽的方式,可他是在替我说话,给我撑腰,这时候我实在没办法做到跟他反着干。

  陆暻年说:“夏总有怨气是正常的,往后我会给你单独道谢。”

  他的声音听起来已经是把自己放的很低很低,倒是有些虔诚的味道。只是事情发展到了这会儿,哪里是虔诚就可以的呢。

  而且夏亦寒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突然说:“这个,是真的不用了,顾夏已经结婚,她有自己的丈夫,用不到陆总来跟我道谢。至于陆总你?我们不否认你是孩子们的父亲,但是在顾夏这里,你充其量也就是前男友。”

  我听到了饭桌上倒吸一口气的声音。

  我结婚这件事情,只有夏亦寒还有佟伊檬知道。

  能感觉到从各方投来的眼神,尤其是其中的一束,简直是要穿透了我。

  到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退路,只能抬起头来,不可避免的,看到他。那个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的人。

  他的样子还是那样,只不过人黑了很多,头发剃的短短的,贴着头皮,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历练过后的强悍,跟从前温文儒雅的样子,还是很有些不同的。整个人跟被打磨了千百遍的利剑,显出那种沉淀后的锋利美感。

  陆暻年本来就是长相出众的美男子,如今的样子,更添震撼人心的魄力。

  他的目光十分的慑人。我虽然觉得自己已经心如止水,但是到这时候难免的还是有些手心冒汗。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或者什么都不该说?

  佟伊檬突然有些缓慢的说:“我支持的!”

  “檬檬!”邱逸远在旁边拉住了佟伊檬的手,陆暻年的眼神已经不善,这时候佟伊檬站出来无疑是找麻烦,佟伊檬用力甩着邱逸远的手,还是重复那句话,“她结婚,我们都是支持的。”

  我大概明白此时佟伊檬的固执,就算是她现在还没有恢复到最佳的状态,但是她知道,现在的我是最孤立无援的。

  她想要给我支持。

  即便这支持只有一句话,但是对我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

  我终于鼓起勇气直视陆暻年,这是我这一年来,所有的梦里都没有出现过的场景。他被我这么一看,倒是也愣住,有些僵硬的问:“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我点点头,“嗯,我是结婚了。”

  陆暻年当即就发了怒,手中的酒杯顷刻间就抛了出去。那种夹带着浓烈的怒气的力道。

  “顾夏,我并不希望你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他说话到还算是克制,可是到了这会儿,越是克制,越是让人能感觉到危险还有杀气。

  最艰难的话都已经说出来了,到这里我其实已经松一口气,很释然的看着他,“这又什么好开玩笑的,难道我结婚是一个笑话?你不娶我,不代表别人不会娶我。”

  陆暻年说不出话来了,他眼中本来熊熊的怒火的,在我这句话之后,突然就熄灭了,那种转瞬即逝,表换的情绪,让人看着实在是有些戏剧化。

  “顾夏........”他的声音弱下来。

  我知道他大概接下来要说什么,只是我不想听了。我站起来对着桌上的人说:“快点吃啊,菜都凉了。彭震,你最爱吃的鲜虾肠粉,这东西我可是让厨房特地给你做的。还有檬檬,今天邱逸远来给你带了肉骨茶的配料,东西都是刚做出来的,邱逸远你快喂着她吃些,她前两天还说馋了呢。”

  至于我身边的夏亦寒,“你也快点吃啦,跑欧洲去,你的中国胃又招罪了吧,喝冰水了没有?你的胃病才好些,不要在作贱了,给你墩了暖胃粥,快点喝。”

  这一年,家里时常来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喜好,而且这帮人还都不是迁就别人的主儿,没办法,现在弄的家里每次做饭都要照顾个人的喜好,弄的一桌席,天南海北到处的风味都有。

  彭震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埋头就吃。

  佟伊檬自己拿了筷子准备吃,邱逸远哪里舍得,他现在可真是把佟伊檬当孩子养活儿,尽管佟伊檬并不理他,但是他却很甘之如饴,这会儿已经开始辛勤的给佟伊檬喂食。

  夏亦寒刚才的奸计得逞,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我已经结婚的消息,这会儿简直美的不行,喝粥都能喝出花来。

  大家都开始吃饭,也只有陆暻年呆呆的,并不动筷子。

  这种时候也不好不管他。我招呼他说:“你也吃啊,别让菜凉了。”

  他看了我三秒,然后就低头吃了,倒是真的听话。

  这顿饭终于解决。

  下午孩子们睡午觉,我也睡,还有佟伊檬也要睡。

  睡午觉前,夏亦寒离开,我送他出去。

  “真的不跟我这会儿就走?”夏亦寒问我。

  我摇头,“孩子们都在这里呢,我能到哪里去。”

  说起孩子。夏亦寒也是狠不下心,想想才说:“那行,孩子们在这里住习惯了,突然搬走对孩子成长也不好,凭什么要你们灰溜溜的走,要走也是他该走,你给我打起精神,别软软弱弱的让人欺负。”

  我满口答应,“谁能欺负的了我呀。”

  夏亦寒虽然不放心,但是还是走了。

  佟伊檬已经去睡午觉,彭震也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我抬步往楼上走,中午因为孩子睡觉的原因,家里总是安静的出奇的。

  走到卧室门口,突然有黑影闪出来,“顾夏,我要跟你谈谈。”

  他找我谈,情理之中的事情。

  我同意,不过,“去你书房谈吧。”卧室这种地方太私密。会让我想起很多的过去,而且陆暻年也不是没有过说要谈事情,最后跟我谈到床上去的经历。

  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提前防备比较好。

  陆暻年顿了下,说了“好。”

  陆暻年的书房这一年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没办法,家里有孩子,什么地方都难逃他们的侵蚀。这一年,从各地给孩子买回来的礼物实在是多,光就是玩具的小汽车小飞机都能摆得下半间屋子,偏这一年来住的人不少。

  佟伊檬一间客房,邱逸远来了也要占一间客房。彭震林枷倒是住一间,林枷想不跟他住的,但是彭震不允许。

  夏亦寒来睡着过一次之后,也就给他准备了一间。

  这样一来客房基本都安排满了,所以孩子的玩具就没地方放了,不能放在孩子自己的房间,那个儿童房如果堆满了东西,孩子万一绊倒,可就要出大问题。

  所以玩具最终就都堆在陆暻年的书房里。

  他的书房原本是美国樱桃木做的全套书柜、写字台等等的一切,红褐的色泽看起来有些沉重,只不过如今放了孩子们色彩鲜艳看起来很是生动活泼的玩具,显得很有些突兀跟滑稽。

  他坐在大班椅上,前面放着一个布偶的巧虎,那是孩子们曾经最喜欢的东西,晚上都要抱着睡觉,现在他们长大了,倒是不怎么喜欢了,就被放在这里。

  不知道陆暻年怎么知道的,这会儿还那在手上把玩。

  他的手大,拿着小小的布偶看起来有些不搭。

  陆暻年晚上是睡在儿童房的。一来是确实没有他的房间,客房全满,至于主卧,是我的房间,并不是我们的。二来,他似乎也是为了多陪陪孩子,所以睡在平时保姆守夜的那张小床上,真想象不出,他这么高高大大的人,是怎么睡在哪里的。

  我当下就知道了,保姆来告诉我的。

  保姆还是认识陆暻年,知道他一年后回来,对他虽然还是崇敬,但是更多的还是站在我这一边,所以什么时候,都是要来问过我的意思。在这个家里当了一年的管家,我现在很有些声威。

  我点了头。

  陆暻年想亲近孩子,没什么不允许的,毕竟他是孩子的爸爸,我不能剥夺他做父亲的权利。当然更多的还是孩子,有多一个人爱他们,我很高兴。

  我盯着陆暻年手中的巧虎,半晌都没有出声。

  原本这样的时候,要比沉稳谁都不是陆暻年的对手,只是今天,他先压不住的说话了。

  “顾夏,你变了很多。”

  我没想到他开口第一句竟然是这个,当场就笑了。

  我一个失去男人,没有依靠,带着两个孩子,要撑起这么一大家子的女人,不变?可以吗?

  “我把这话当作夸奖。”

  陆暻年的眼里划过血色,是真的,我能清楚的看到,他的瞳孔缩了一下。可能我是看他看的太专注了吧,我侧了下头。

  避开了他的眼睛。

  这样的对话气氛实在是压抑到了极点,我们又沉默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那我们现在来谈谈你结婚的事情。”

  他说的很克制冷静,但是言语间我还是能听到他的压抑。我真的不明白他这样不可接受是为了什么?

  我对此倒是很坦然,“我需要一个身份,孩子需要一个身份。他们要上学,要户口,我不想再一次出现孩子看病没有证件的事情。而且你知道孩子没有户口去上学,就只能去上那些农民工子弟幼儿园,我不愿意。再者说,我们也确实需要人照顾。”

  这事情其实说起来,我并没有什么心虚的。

  孩子到了年纪就要去上学,没有户口。就没办法去很好的幼儿园,现在的家长都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我当然也不想我的孩子这样。

  陆暻年嗓音提起来,“他们是陆家的孩子,怎么可能去什么农民工子弟幼儿园?你去最好的幼儿园说是我陆暻年的孩子,谁会不要?”

  陆家的孩子?

  我还是笑,真想问问陆暻年,他什么身份都没有给我们,人家方笙还能打着前妻的身份去跟陆驹谈条件要钱,而我连前妻都不算,拿什么去跟人说我的孩子是陆家的孩子。

  在陆家内部都说不出来,更何况的外面。

  现在的幼儿园,是,有直接刷脸的,富豪家的孩子,什么手续都不用就能入学。可是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没有那样的脸,更没有那么多的钱。

  我要是去跟幼儿园说,我是陆暻年的女人,孩子是他的血统,我想大概会被当成诈骗犯逮捕吧。

  看着陆暻年,我觉得他可真是天真,别说我不可能用他的名头去这么说这么做,就算是我真的做了,这世间还有个人走茶凉的道理,如今在am集团里面,陆暻年虽然还是遥不可及的神话,但是方笙想要钱都要去求着陆驹。

  我不想求人,想让自己活的有尊严一点。

  结婚,给自己。给孩子一个身份,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你别笑!”陆暻年有些控制不住,“顾夏,你哭,你怒,哪怕是怨,我都能接受。我可以给你解释,甚至我也做好了回来赔罪的打算,可是你别笑,你笑的我心里发毛。”

  真难得,他也有心里发毛的时候。

  我以为他从来都是笃定执着的呢。

  可是要我哭,要我怒,要我怨?真的没有了,我跟陆暻年后,真的算是大风大浪里一路穿行,哭过,怒过,怨过,甚至恨过,可是到了如今。我真的打不起这个心情了。

  累,是真的累的不愿意在提起关于他一丝一毫的情绪,那么的痛苦。

  人的本能就是规避痛苦的东西,我不想让自己再一次次的崩溃,让自己放到看不到未来的小船上,随波逐流。

  “我对我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不悲不怨,每一天都活的踏实又满足,我不想在改变了。”这是我的实心话。

  陆暻年还是盯着我看,似乎在看我是不是出于本心。可是我的样子大概给了他打击,他很低声的说:“即便你的生活里没有我?”

  “嗯哼,已经很久不曾有过了。”

  我看着他,觉得这个世界可真是奇妙,陆暻年似乎很想看到我发疯,大哭大闹的样子,只是他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我那个样子虽然可以理解为爱他的表现,但是更多的,是我本心的痛苦。

  男人是不是总是享受着女人给他的爱意。却也在心里刻意忽略着女人本心受到的煎熬。

  不,我不想要再过那样的日子。

  为了他的未来担心,为他的母亲担心,甚至为他的前妻担心,为他的烂桃花担心。

  我真是操碎了心。

  结果换来的,是什么呢?什么都没有,换来的只是他享受在我的这份因爱而来的操心里,任意妄为。

  不是没人说过当年的我,不过是仗着陆暻年宠我,可是他又何尝不是仗着我爱他呢,人总是这样的,得到了就不会珍惜了。

  陆暻年被打击到,脸色都有些苍白起来,之后才艰涩的问出:“你嫁的人,是谁?”

  “重要吗?”我反问,“反正不是你。”

  重要的不是我嫁给了谁,而是我没有嫁给你。

  这话可真是伤人,我自己说完都觉得可怕,到底还是心软,说了句。“你跟孩子可以相处,在他们都能接受的情况下,可以告诉他们你是爸爸,这一年我没有让他们认识你,是我的不对。”

  现在想想,其实孩子完全不认识他,也有我的问题,如果我经常拿出陆暻年的照片给孩子看看,恐怕孩子们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忘记他。

  只是他音讯全无,家里的保姆佣人都怕我触景生情,生出什么不好的心情来,所以家里陆暻年的照片已经全部收起来了。

  而我自己也不会主动去看,去碰触,导致孩子们完全没有了印象。

  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做的不对。

  让孩子不认识父亲,无论是对陆暻年,还是对孩子,都是件残忍的事情。

  陆暻年没说话,他微微低着头,盯着手中的巧虎看。我不知道他的情绪,想来也是不会好的。

  说实在话,我并没有觉得爽快,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所谓报仇这样的情绪,我只是很平和的在跟他叙述事实。

  如果今天夏亦寒不是那么嘴快,我甚至不打算告诉他这件事情。

  不过现在说出来了,倒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气氛实在是不好,这种安静让人心惶惶的,我站起来准备走。跟着孩子睡习惯午觉了,突然不睡,觉得脑仁疼。

  已经走到门口,突然听到陆暻年在我身后说:“我不会放手。”

  不放手?

  你不是一年前就已经放开了吗?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6章 谁说我女儿是被抛弃的小孩!-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