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40章 明早替换-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39章 我打算嫁人了。-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经历过我爸爸的事情后,我对生命再不敢存着半分的侥幸,太明白生命的脆弱,也许就在眨眼之间,他就没有了,将永远的离我远去。

  我不敢想那样的结果,是的,连想都是不敢想的,我不能承受那样的结局。

  到了这一刻,我才明白,原来爸爸死的时候,不是我坚强勇敢,而是我有陆暻年,他就像是我最坚实的底座,他托着我,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没有了他,也就没有了我。

  我颤抖着说,轻声问:“那他现在在哪里?”

  我想去看看他,哪怕只是碰碰他的手指都好,是那么那么迫切的想要靠近他,闻到他身上的气息,感受他身上的温度。

  爱情是什么样子的,我从前以为我都明白了,可是到了这一刻,我才发现,不是的,我什么都没有明白。与当时江哲年的出轨相比。现在的我更惊惶失措,甚至满心惶恐,我不能失去他的。

  陆暻年,我绝不能失去他。

  从前那些斤斤计较的问题全部化作乌有,名份、身份,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他能好好的,我就是一辈子做他见不得人的情妇也是愿意的。

  只求他好好的啊。

  袁圆还是哭,“他老婆守着他呢。谁也不让见。”

  他老婆.......方笙.......连方笙。

  我不敢多去想什么,就连那初初冒出来的嫉妒的苗头到被我在瞬间掐灭,这个时候,还在乎那些个做什么。我只问袁圆,“你能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吗?”

  什么都不重要。

  我只想着见见他,让我见到他。

  袁圆抽抽嗒嗒的说:“顾夏你还是算了吧,你姐姐把人撞成这样,你不怕陆家人活撕了你啊。这几天你快点躲起来,顾佳芸现在成了植物人,一帮子人心里有火都没地方撒呢,到时候可不就要找上你!我知道这件事肯定没有你什么事,但是别人不知道啊。就是白助理他们现在都恨疯了你,贺莲城昨天还说你是扫把星呢。”

  我木木的。

  袁圆应该是不知道出事的时候,我跟陆暻年在一起的,但是白助理,贺莲城他们,看样子却都是知道的。

  他们恨我。

  也有情可原吧。谁让事情就是那么巧,我就坐在陆暻年的身边,然后顾佳芸就冲撞了过来,我跟陆暻年都没有系安全带,我伤的轻他伤的重,这样的事实,他们不怀疑我都不行。

  人整个就像是被人挖去了灵魂。

  我知道就算是我知道他在那里,我也是见不到他的,他身边的那些人不允许。

  而我也解释不清楚。

  告诉他们我跟陆暻年当时抱在一起亲热,所以没有系安全带。告诉他们我根本不知道陆暻年会突然过来找我。所以根本不可能是我提前告诉了顾佳芸陆暻年的行踪。

  更甚至告诉他们,危机的时刻是陆暻年用自己的身体牢牢护住了我,所以我才只是受了轻伤。而他,伤重。

  我说这些有人会听吗?有人会相信吗?

  我自己都不相信。

  嘴巴在短时间内就干的起皮,我舔舔嘴唇,求着袁圆说:“那你能不能随时跟我联系,我想知道他的具体情况。要不然我于心不安。”

  袁圆大概是觉得我是因为顾佳芸才会这样,所以她还劝着我说:“知道,他醒过来我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现在全市最好的医生都在这里了,他一定没事的。”

  说到最后明明是要劝我的人,却又哭了起来。

  “嗯,他一定会没事的。”我说。

  挂了电话,我摸摸自己的脸,一滴眼泪都没有。

  真是奇了怪了,我这个人眼泪最多,看个电视剧都能哭的唏哩哗啦的,陆暻年曾经笑我是水做的人,不仅下面水多,怎么上面也容易流泪呢。

  他那个人坏起来,也是坏到了骨子里的。

  想到他的种种,我抬头看着病房外的天空,很浅很浅的笑容,“放心,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的。”

  当晚我就可是绝食。

  我想他在那么痛苦挣扎的时候,我总该陪着他的,虽然不能守在他身边,但是我总该陪着他感受。

  有人说相爱的人,心意是相通的,我想他平时那么照顾我的一个人,我就是受一点点伤他都会气的要去给我出气,现在我受伤又饿着肚子,他大概也是会心疼的吧,有了这份心疼,他是不是就能闯过来了呢。

  夏亦寒气的满病房转,“你这是作死你知不知道?身上的伤还没有好,你到底是在闹什么呢?!”

  我呆愣愣的看着一个地方发呆,不哭不笑不闹。

  就想能这样陪着他,捱过那么难熬的时期。

  夏亦寒气的砸了所有的食物,吓的外面的护士都不敢靠近。

  我却好似听不到一样的。

  他最终也是没了办法,坐在我的床边说:“顾夏,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固执的人。”

  固执吗?

  我自己并不觉得,我甚至觉得自己现在很快乐,因为至少在心灵上,我陪着陆暻年。闭上眼睛,他似乎就在距离我最近的地方,他会轻声细语的叫我‘小东西’,会被我偶尔的小脾气闹的无奈之极。

  我满脑子都是他,真的,好像其他的什么都装不下,只有他。

  他充斥着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我只为他而活。

  老天爷还是体恤我们的,次日下午。袁圆来了电话,说陆暻年醒了,危险期度过去了。

  我还是没有哭。

  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又是感激上苍,又是欢快喜悦,但是我就是哭不出来。

  我想我大概是想把眼泪流到见到他的时候吧,到时候我一定要扑到他怀里大哭一场。好好的训训他,他这一次可真是吓死我了。

  如果我们两个人必须要其中一个受伤的话,我宁可那个人是我。

  真的。

  现在这样的煎熬。真的比真的受伤去抢救要来的痛苦的多。

  夏亦寒一直守着我。

  听到我的里的话,他脸上勾出了一个惨淡之极的笑容来,说:“他没事了,你可以吃点东西了吧。”

  我还是摇头,全身的骨头像是都跟着在一起响动。

  我的脖子,是不能做摇头动作的,我忘了。

  顿时疼的刺骨挖心,夏亦寒眼眶都是红的,“顾夏。你等着他来,总不希望他还要担心你吧,你觉得他现在还有能力照顾你吗?你自己不顾着自己,谁还会顾着你。”

  我的反应都比以往慢了很多。

  静待了一阵之后,我才说,“好,我吃。”

  是我糊涂了,陆暻年现在就算是脱离了危险,那也还是重伤病号,我要早点好起来去照顾他。

  他那么喜欢我煮的饭菜,他说吃到我做的东西,简直是他最幸福的时刻。突然就有点后悔了,平时怎么就没有多给他做一点呢,他现在受伤生病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懂得好好的照顾他。

  他曾说过从前他吃汉堡包还有烤鸡的时候多。

  受伤的病人可是不能吃这些东西的。

  我不能在这样下去,我要快点好起来,我要去照顾他。

  他做了我那么长时间以来的靠山基石,这一次。我想成为他的依靠。

  我吃了东西,好好的睡了一觉。

  然后就开始不断的烦医生护士,问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出院,我想要出院。

  医生很为难,说的脖子伤可大可小,养的好是小伤,养的不好二次伤害了脊椎,那就是高位截瘫。

  护士更是夸张,直接说你对自己的生命不在乎。我们却要负责。

  我争不过他们。

  所以就只能在医院呆着。

  夏亦寒这个牢头,现在可是完全不放过的一丝一毫举动,我想跑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性。

  唯一的办法就是每天给袁圆打电话问情况。

  可是她对详细的情况也不是很知道,她说:“我根本就进不去,他老婆守着他,我们这些外人都不准许探视。”

  外人!

  我苦笑,可不就是外人吗?

  在我这样的翘首企盼中,我的病房里来了一位我意想不到的访客。

  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陆暻年的母亲来了。

  她还是优雅从容的样子,只是眉宇间多了憔悴情愁。甚至整个样子都让人感受到她的疲惫。

  陆暻年的伤势,看起来给她带来了很沉重的打击。

  她对夏亦寒说:“可否请夏先生回避一下呢,我有些话想跟顾小姐说。”

  夏亦寒看看我,然后点点头出去了。

  我张张嘴,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面满眼审视着我的夫人。

  “阿姨。”我不想失了礼数,先叫了她。

  她就坐在我床边的椅子上,很端正的坐着,然后她轻声说:“要不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儿子坚决要离婚的原因是什么。”

  我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她,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将你们救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死死的护着你,要不是后来我们强行掰开,恐怕他还不会松手。”

  我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可能在看来陆暻年救我是令我感动的事情,但我明白,在对面的这位夫人眼里,她的儿子才是最重要的。为了我陆暻年伤成那个样子,估计这位夫人的心里不会好受。

  “顾小姐,你可能不知道。我当年就跟你一样,无知无畏的爱上了一个有家庭的人,甚至很固执的生下了阿暻。”

  “最初的那几年我们真的过的十分的艰难,为了逃避阿暻他爸爸的追击,我偷渡去了美国。成天东躲西藏的,哪里还有心思去照顾他。他那时候瘦弱的,简直就像是下一刻就要养不活。这些年来我们母子两个相依为命,多少艰难都走过来了,却没想到这一次,他会这么鲁莽!他要是真的救不回来,可让我怎么办?”

  她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那种属于妈妈的,温柔的,心疼的哭声。

  我从来没有拥有过,曾经羡慕嫉妒想要的,甚至听到其他人的妈妈是这样的,我都要感动落泪的哭一哭。但是今天,我并没有。

  我就这么冷眼看着她,等待着她要说的全部。

  果然,等她情绪平复一点了,她又接着说:“后来我们遇到连家人,他们给了我们母子很多的帮助,甚至介绍了莲城的爸爸给我认识。从此改变了我们的一生。顾小姐,人总是不能忘本的,对不对?”

  我不回答。

  她也没等着我的回答。“阿暻跟方笙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好的很。也许你也看出来了,莲城那孩子也爱慕方笙的,可是方笙最后还是选择了阿暻,这是为什么呢?正是因为他们两个有感情。这种感情甚至已经超越了跟莲城之间的友情。”

  “这么多年,我们两方父母看着,这对孩子可真是金童玉女一对,般配的不得了。尤其是他们还有了安安,孩子是一段婚姻最好的纽带,有了安安,他们两个人就是这辈子都分不开的了。”

  我听不下去,有些没礼貌的打断她绵长的回忆,直接问道:“阿姨,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陆暻年的妈妈脸上的泪痕擦去了,眼眶虽然还有些飞红,但是之前她的柔弱像是都化去了似的,她很严肃的跟我说:“之前是方笙事业心重,所以忽略了照顾阿暻。这次的事情,让方笙也明白了,事业再怎么成功,没有了阿暻,一切都是虚的,所以她愿意以后陪在阿暻的身边照顾他。”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我冷漠。

  她有些急躁的说:“你怎么就不明白,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正儿八经的一家三口!我理解你的心情,当年的我也是跟你一样的,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以为那就是爱情,年少无知懵懵懂懂就将自己投身了进去。但是顾小姐,那都是不现实的,到以后你就会明白,其实你在阿暻心里什么都不是。”

  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是呢。

  如果什么都不是,陆暻年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也要护着我。

  我坚定道:“不,阿姨,我跟您不一样。”

  照她的话,她那时候是年幼无知,懵懵懂懂的跟了陆暻年的父亲,而对方大概也是看上了她的美丽。一拍即合,后来在得知她怀孕之后,才找寻她。

  她偷渡去了美国。

  后来的很多年里,陆暻年的父亲根本就没有找过他们。否则他们怎么会过上需要人救济的生活,凭着陆暻年父亲的身份,想要找他们母子应该不是难事。

  后来陆暻年的父亲病危,又赶上正房的独子意外身亡,这才将陆暻年急招了回来,让他接手am集团。这时候能找到,就说明之前都能找到,而他只是漠视了,根本没找。

  我跟陆暻年之间怎么可能是这样露水情缘的关系呢。

  到此时此刻,我甚至觉得我们的骨头都长在了一起,他生我生,他死我死。

  而他对我,更是宁可自己死都不愿意我受半分委屈。

  我们的关系怎么可能跟他们的一样。

  我不同意。

  陆暻年的妈妈有些生气的站起来,言辞犀利的说:“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跟你好好说说。你看起来也算是个好女孩子,又有夏先生这样好的男朋友。你跟阿暻在一起,难道不是朝三暮四。顾小姐,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要自重,这些难道你父母没有教过你!”

  “我们阿暻是什么人?那是天之骄子,跟你根本就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你们这种家庭出来孩子,经不住诱惑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也要懂得适可而止!阿暻他已经被你们姐妹害的差点丢了一条命,你难道还嫌不够。”

  她这话说的实在是诛心。

  我还是想跟她解释,“我跟陆暻年不是您以为的那样。我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女,而他更不是重视女色的男人,我知道我想要的感情是什么,更明白对他,我是什么样的心情。我想他也是这样的,阿姨,你刚才说的话,有一句是对的,他是天之骄子,难道你就一点都不相信你儿子的眼光吗?难道你认为好的就一定是好的吗?”

  我同这位阿姨不一样,她那时候遇到陆暻年的爸爸,可能还岁数小,可能还充满幻想。但是我不是的。我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我比什么都明白,真正感情是什么样子的。

  酸甜苦辣,都尝过一遍,却还是执着的不愿放手。

  我没有说出方笙的事情,因为知道现在这个场合,我说出来只会让陆暻年的妈妈觉得我在诽谤,在诬蔑。

  而且,陆暻年半个字都不想提的事情,我当然不会毫无顾忌的说出来。

  “什么叫我认为好的就是好的。”陆暻年的妈妈有些不悦,“难道我会害了我自己的儿子不成。”

  我沉默。您当然不会去害自己的儿子,可是您会强加自己的意志给他。无论是眼前的夫人还是陆暻年本人都曾经说过很多次,连方笙家对他们母子有恩。可是恩情真的是维系一段婚姻的基础吗?难道就因为有恩。所以陆暻年就要赔上自己的一生,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这些话我不说,我想眼前的夫人也能感觉出我的态度。

  她武断的说:“我现在是以陆暻年妈妈的身份来命令你,离开他。”

  “不!”我比她更加坚定,“我说过,绝不会放弃他!”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1章 总是觉得身后有道目光在盯着我。-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