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34章 陆暻年的呼吸都开始重起来。-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33章 想想,都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子。-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想都没想到就挂断,这种时候是真的不想听到他是声音,实在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难道说:嘿,你干的真好,把我骗的团团转?

  不过有铃声这么一打岔,眼中的眼泪倒是止住了,事情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我现在还在别人的地界儿上,这样哭哭啼啼的实在没用,也不好看。

  下车的时候,除了眼眶有点红以外,倒是看不出什么异样了,彭震让保姆抱着孩子下车,看着我说:“刚我哥打电话来了,你怎么不接他电话。”

  他倒是还来质问我。

  我勾唇冷笑,“谁规定他的电话我就得接?”

  彭震眼瞧着我的语气,两只手举起来说:“得嘞,惹谁别惹女人,我是心服口服,您就请好儿吧。”

  他说话满口的痞气,实在是不像正经人,先前在邱逸远那里我就有些不舒服,实在是受不了身边有个男人时时跟着,他们这几个一个赛着一个的霸道,眼前的这位彭震,那比上陆暻年、邱逸远,也是不妨多让的,我眼角斜了下,看出来这里周边的样子,不过就是从一个牢笼又到了另外一个牢笼。很气派的别墅。

  北方的建筑单是从外观上就能看出区别,南方多灵秀,花草小溪才是最好,北方重气韵,高墙大门才是体面。

  不过对于我来说,没有陆暻年的地方,哪里都一样。

  我心里余火未消,趁着这会儿彭震对我还有些礼让,直接说:“行了,你可以走了。我带的人足够多。不用你也能生活的很好,你只管守好了机场,只要我不能跑回去,你就能跟陆暻年交差了。”

  这话说的真是大实话。

  陆暻年不就是想将我送走不要碍着他的眼么,那我现在就呆在这里。而且他想把我送走就送走,想要把我接回去,倒是没那么容易了。

  我心里恨恨的想着,这一次我还就住在这里不走了!

  心里有想法,脚步也就跟了上来,既然决定长住,那就进去看看,总归是要看看往后要住的地方是个什么环境,加上现在我还有孩子,当然是要为孩子多打算一下,看还需要添置些什么。

  我都走出几步了,也没听到彭震离开的脚步声。

  扭头头一看,他就站在原地,脸色并不好看。

  但从长相上来说,陆暻年、邱逸远、彭震三个,彭震是最凶恶的,高鼻深眼高颧骨,彭震说过自己的血统里有俄罗斯的血脉,他的长相看起来挺有战斗民族的那种样子。

  加上这人脾气不好,眉眼间霸气戾气都有,比儒雅的陆暻年,隽永的邱逸远,看起来更不好相处,甚至有点像.......土匪。

  我并不喜欢跟彭震多接触。

  他曾经干过的那些事情都在我脑子里,打女人他都不在话下了,谁还能说这个男人还有什么底线。

  “怎么还不走?”我问他。

  彭震肃着脸说:“你以为爷爱伺候你。可不就是看在我哥的面子上,哼!不识好歹。”

  这就骂上了。

  我心头其实是有寄人篱下的伤感的,无论是邱逸远那里,还是彭震这里,他们也许真的会给我还有孩子提供很好的居住环境,满足我的一切要求,但是到底是别人的地方,他们的性格又都是这样的强势,我其实不可能跟在家里一样的随心所欲。

  人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大概也就是这个原因吧。

  “真是麻烦你了,我很好,不用你伺候,你走吧,天也晚了,回去休息吧。”我尽量让自己语气柔和一点,原本心里因为被毫不知情的骗到这里的那点子怒气,全部压下去,在这里没人会因为我心中的委屈体谅我。

  彭震瞪了我一眼,“德性儿!”,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就走,毫不犹豫。

  他走了,我心里有些松口气,却也有些空,毕竟这地方我不熟悉,到底还是有些害怕的。

  人生地不熟这句话,说出来,都让人觉得心酸。

  回到别墅看了一圈,准备的很齐全,连小孩子的书籍还有玩具都有,看到这些我又觉得刚才对彭震的态度可能是过了一点,他其实还是很尽心尽力的。

  坐在孩子的房间里,看着孩子熟睡的脸,心里微微叹气。

  其实不是我肆意嚣张,把彭震看不在眼里,而是刚才那样的情况,我下飞机发现回到的地方不是家,而是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在知道又一次被陆暻年骗了之后,实在是拿不出好心情来去面对彭震。

  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这样吧。

  惹了彭震,我的日子总还是要过下去的。

  走出孩子的房间,看到保姆佣人还有保镖都站在一起,看到我出来,先是跟我熟悉的保姆开了口,“夫人,现在我们要怎么做?”

  这些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我下飞机有彭震准备的衣服穿,这些人现在还穿着短袖,都是在新加坡时的装束。

  跟着我,他们也是受罪。

  真是抱歉。

  我温和的对他们笑笑,“现在这个情况你们也清楚,先生打算让我们在这个地方住一阵子,虽然这地方咱们都不熟悉,但是好在咱们都在一起,一点点的也就克服了。明天先出去买衣服,我给你们报销。”吞吞口水,好在我随身带着卡,要不然可真是身无分文的到了这里。

  衣、食、住、行。

  少了哪一个都是不成的。

  衣服倒是好解决。食就有些难了,孩子们现在已经开始吃正常的食物,所以每一餐都会给孩子做的精细一点,并没有那么容易。

  “这别墅里应该是有准备一些食材的,明天应该能解决,你们出去的时候多看看,附近有没有菜市场。”我想了想又说:“阿虎你们多往外面去看看,红姐你们出去还是两个人结伴吧,这地方治安肯定是好的,就怕不认识路。到时候找不回来可就麻烦了。”

  大家都点点头,脸上多少是有些担心的。

  人到了陌生的地方,要是完全的不担心,那是不可能。

  哎,好像人的年纪越大,就越离不开故土了。

  又安排了房间,男人们住一楼,我跟保姆孩子都住二楼去,这地方又不像在本市的时候,前面还有门房让保镖们住。没办法只能这样凑合着了。

  好在这些保镖都是跟了很久的,倒是不怕出什么事情。

  等一切安排妥当,这才让大家都去睡,这一天,其实谁都累。

  我回到我的卧室,看到中式的雕花木质拔步床,以前倒是在电视剧里看过这样古香古色的家具,没想到今天就真的睡在了这个上面。

  原本想着这种床一定会很硬,没想到真的睡上去,倒是感觉还好,只是觉得大的可怕。

  孤枕难眠,不知道是不是就是我现在的写照。

  一个人的时候,难眠的会想起陆暻年,恨的咬牙的同时,又止不住的担心,他如果不是真的打算跟颂先生拼一把,是不会付出这么大的心力,将我骗走的。

  早早,他就有了跟颂先生一决高下的心思。

  被人控制着的人生,对于他来说。自然是不能接受的。

  当年他年纪小一切都没有能力的时候,自然是无力反抗,现如今的陆暻年,执掌am集团已经有十年,相对的,各方面的资源也积累雄厚,真的跟颂先生搏杀起来,还真的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但仅是看他把我跟孩子都送走,这一点,就能说明他其实是没有全胜的把握的。

  我摸摸自己的脸。

  眼睛为他落着泪。心却为他打着伞。

  大概就是我现在的心情了。

  恨他将我这样轻易的抛弃,送离,却又在内心深处,担心他的处境,没了我跟孩子,他在本市会不会变成以前的模样,日日加班住在酒店,更像个机器而不是人。

  虽然他从来没有说过,但是我也知道,我跟孩子。是他藏在内心深处的柔软。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许,也是他唯一能放松的时刻。

  有些东西不敢想,想了就会不自觉的心疼他。

  又响了。

  就被我抓在手心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上床的时候紧捏着它。大概是知道陆暻年一定会打电话来,又或者是,我觉得捏着,能让我觉得跟陆暻年挨的更近了一点。

  接起电话,听到他在那边有些不确定有些惊喜的声音,“顾夏?”

  我想一定是这夜太安静了,所以我才能听到他声音里所有的情绪。

  才会在突然间泪如雨下。

  其实还是恨害怕的,不仅是害怕这里完全陌生的环境,还害怕陆暻年那边有个什么。人一旦分开了,似乎思念就会变的更加的猛烈,而那些奇奇怪怪的担心,也会弥漫上心头。

  看不到他,我是真的接受不了。

  他大概是听到了我呼吸声,“小乖?”

  有些哄劝,有些迟疑的唤着。

  我还是哭。

  不知道怎么就有那么多的委屈,但是心里那止不住的委屈不知道是从何而来的。

  哭的忍不住声音。

  他听到了。简直慌乱的不得了,“顾夏,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受委屈了?”

  这种时候这样的问话无疑是让我哭的更惨些,不过我知道他能送我离开,是因为担心我,我现在这样不说话,他还以为颂先生对我怎么了呢,所以打着哭嗝说:“没事,我很好。”

  哭着说我没事,也真是违和。

  陆暻年顿了下,然后声音就冷下来,“彭震呢?”

  “走了。”我说。

  “走了?”陆暻年口气不善。

  我不想让陆暻年跟自己兄弟闹矛盾,就自己主动承认说:“我态度不好,他生气了,就走了。”

  陆暻年不说话,我不知道他的样子,猜不出他在想什么,所以也就跟着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陆暻年才重新软了语气问我,“那你们那边是怎么安排的?”

  我大略的跟他说了下。

  谁知道他当即就发了火。“让保镖跟你们住在一起?男女混住,你有脑子没有!”

  男女混住实在是太难听了。

  我心里也委屈啊,保镖保姆的都是跟我从本市到新加坡,又从新加坡到这里来的,他们也很辛苦,而且他们是我最熟悉的人,在这里大家都是不熟悉的,难道我还能让保镖住在院子里么。这里可不是本市,天气暖和,这里晚上温度很低的。在室内都得开空调,更何况室外。

  面对陆暻年的怒火,我知道也许他说的对,可是,“我有什么办法?”

  就给了我一栋房子,不把人都安排住下,日子可要怎么过!

  陆暻年气的在那边踱步。

  磨牙念着,“彭震,彭震!”

  抿抿唇,我又说:“你别说他了,他准备的很齐全,给宝宝们的东西都有,人家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

  这是真的。

  我来这里,说实在的,确实是给彭震添了麻烦,照顾来的客人,能准备成彭震这样已经非常的尽心尽力了,再多要求,就真的是我们过份了。人家又没欠着你的,何必强人所难。

  彭震本就是粗枝大叶的性格,不可能想陆暻年对我这样,事无巨细的都考虑到,彭震也没这个义务不是。

  陆暻年还是口气不好,不过对我,他总是能将语气压下去的,“那好,今晚就先这样,你把门锁好。外面不论出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出去。”

  他这话,我是不可能做到的。

  孩子们就睡在我对面的房间里,要是晚上真的有个什么,我哪里还就能不出去了。

  不过他这么生气,我就敷衍着说:“嗯,好。知道了。”

  陆暻年怒起来,“顾夏,你别骗我!”

  这话不知道怎么就踩着线了,我心里猛的就觉得反感,反唇相讥说:“我不骗你,那你为什么就能把我骗的跟傻子一样!”

  我已经尽力在克制自己了,他打电话过来,我就是心里再怎么难受都忍住没有跟他发脾气,可是他此时的口气太令人生厌。

  凭什么呢,凭什么我就要事事听他的,不能有半点的隐瞒,而他对我,就是如此的肆意,想怎么骗就怎么骗。

  心里火一拱一拱的,我直接挂了电话。

  这事情也真是就这么巧,当晚两个孩子就发起烧来,尤其是女儿,额头烫的不行。

  彻底完蛋。

  我们刚到这里,根本就不知道该找谁,在本市还有家庭医生随时可以打电话,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打给陆暻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彭震的号码我完全不知道。

  保姆都急哭了。

  两个宝宝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烧的说胡话,还拉稀,简直就是要脱水的拉法。

  等着我打电话给陆暻年求救。然后联系彭震,然后在等医生上门根本就来不及了。

  小孩子的病,那简直就是瞬息之间就能变幻很多。

  我当机立断,直接打了120求救。

  这地方是别墅区,现在又是后半夜,救护车的到来简直能响彻长空,只是我都顾不上了。

  孩子在救护车上就开始输液,平时打针两个小家伙儿还能折腾一下的,现如今孩子早已经呈现昏迷的状态,根本连哼一声都不曾。

  我坐在一边拉着女儿的手。心就跟掉进了黑洞似的。

  一直在往下沉。

  百年养儿,担心九九。

  这话说的简直到了心坎子里,我满心的自责,孩子从新加坡那么热的地方到了这里,温差大,气候不同,再加上原本我们根本就没有料想到会到这里来,准备的东西也少。

  孩子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恐怕就是着了凉的。

  怪之怪,我这个糊涂妈妈,只想着自己心里的那些愤怒,完全忘记了他们,只当着他们是睡着了。

  孩子这样烧起来,我觉得自己这个妈妈真是该死。

  这里的医生看我的样子实在是难看,还跟我开玩笑,“都说双胞胎是有心理感应的,一个哭另一个也哭,一个病了另一个也病,是这样吗?”

  我嗓子眼里更梗着什么一样,说话都艰难。

  到了医院,住院手续就让我犯了难,孩子的准生证,出生证,我的结婚证,一切的手续,我都没有。

  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真的觉得如果现在身边有个人就好了。

  单亲妈妈的痛苦,到这个时候我是深有体会。

  国内的体制,其实是根本不给单亲妈妈活路的。我虽然不是单亲妈妈,但是从证件上来说,其实跟单亲妈妈无异。

  我跟陆暻年没有结婚证。孩子当时出生是在私立医院,也根本没有所谓的准生证,出生证。

  好在医生还在给孩子治疗,所以我还能有些时间给陆暻年打电话。

  已经是凌晨4点,他的声音没有半点的含糊,想来是还没有睡的。

  “顾夏?”他有些惊讶我会在这个点给他去电话,“怎么还不睡?”

  我声音出奇的镇定,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要哭的意思了,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我很冷静的跟他说:“孩子住院了,办住院手续需要证件,我没有,你让彭震来,孩子情况挺严重,不能耽搁了。”

  陆暻年的呼吸都开始重起来。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35章 确定他不是强抢民女的恶霸吗?-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