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33章 想想,都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子。-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32章他离开了,我也就睡不着了。-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寻着声音走过去,发现原来是这栋建筑中很特殊的角落,当年我怀着孩子停留在这里的时候,那个地方就是关了人的,关了那个出卖了邱逸远,亲手将佟伊檬摧残成这个样子的人。

  我一直没有去看过她。

  原因之一,是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情最大的元凶其实是邱逸远,要不是他自以为是给了另外一个女人希望还有机会,佟伊檬不会面对这样的情况。

  还有一个原因,当然就是我其实说白了是个局外人,并不在局中,所以并没有多说的发言权,再者我也明白这个女人落在邱逸远的手里其实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只不过早上经历的一切实在是太令我震撼,佟伊檬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困境令我心中对这个女人,恨到了极点。

  不顾原本心中的顾忌,我快步走了过去,门口守着人,是邱逸远手下的人,当年就是这些人去大陆将我跟陆暻年一起带过来的,虽然时隔已经快要两年的时间,但是大家却都是没有忘记对方的,所以对我,他们都很尊重,根本没有阻止我的意思。

  走进房间,我就看到坐在椅子上的邱逸远,跟之前见到的,跌坐在病房一角的那个他不同。此时的他满眼的猩红,那种样子根本没有半点的失魂落魄,完全就是发疯的野兽,那样的张狂、血腥。

  而他的面前,女人衣衫褴褛的跪趴着,身体一下下有规律的抽搐,那样子看起来并不像是正常的。

  我更加仔细的看过去,才发现邱逸远的手中拿着一个类似于电击棒的东西。

  女人倒是比邱逸远更先察觉到我的到来,她透过自己已经湿透了的头发看过来。我能看到她的眼睛,透着奇异的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到来,她突然有了力量,挣扎着爬起来,说:“邱逸远,折磨一个女人,你算什么男人,有本事你杀了我!”

  女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背后的残酷。

  她这么一爬起来,我才真正的看到了她的模样。先前还说邱逸远瘦的脱了形,现如今看着,这女人才是真的瘦了失了模样,先前我应该是见过她的,总归记得是个光华灿烂的人,但是此时看着,却发现根本早已经找不到任何光华灿烂的影子,不过就是个被摧残的,只剩下一身骨头,披着一张皮的人。

  如果是从前,看到这女人这副模样我大概会心软,毕竟这样的情形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但是有了佟伊檬的惨状在前,我对这女人的样子,倒是显得很漠然。

  我能理解女人之间的嫉妒心,但是将这种嫉妒心放大,去伤害别人,就是我不能原谅的了。

  想想佟伊檬身上那些还没有愈合的针眼儿。我就知道眼前的女人其实是个心肠无比狠毒的人,对于这样的人,慈悲其实是没有用的,因为你不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反击,狠狠的咬你一口。

  邱逸远盯着这个女人看,他说话的强调有些阴阳怪气,透着些许变态的调调,“她经历了什么,你都一一的经历一遍。你应该感激我,没有将那么大剂量的药一次性注射给你!”

  那女人叫起来,“邱逸远,你不是人,你是魔鬼,魔鬼!”

  魔鬼吗?

  邱逸远现在的样子,倒是的确像的很。

  转念想想,我来这里才不过两三天的时间,都被眼前看到的一切折磨的身心俱疲,可是邱逸远,他可是整整经历了两年这样的时光,这地方就像是长了利爪的魔宫,佟伊檬的样子更像是最残忍的刀子,将周围的一切都残杀殆尽。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一切都如陆暻年说的那样,邱逸远从一开始就是爱着佟伊檬的,那么到如今,要面对这幅样子佟伊檬的邱逸远,没有疯就已经是最好的状态了。

  不能想象,看着自己爱的人,心心念念护的人被人折磨成这样会是什么样的心态,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爱人所面对的一切惨痛,罪魁祸首竟然是自己。

  我看着邱逸远没有任何迟疑的将点击棒往女人身上放。

  听着女人的惨叫声一声连着一声。她甚至拼着最后的力气喊着,“邱逸远!你才是她最恨的人,不是我!她宁可死都不想再见到你!哈哈哈哈,她被注射前说过的,她再也不想见到你!”

  邱逸远发出怒吼声。

  我看着眼前这一切,心中有种怪异的木然,那是一种类似于‘活该’的心情,眼前的这两个人,不管是真心的还是无意的,他们都是造成佟伊檬今天惨剧的人,邱逸远受折磨,那女人受折磨,他们两个人互相折磨。

  扭头往外走,我想根本不用我去做什么,他们都已经受到了最深的惩罚。

  只是可惜了佟伊檬,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的,却还是要背负这样的惨痛。

  最无辜的人,是她。

  晚上我又去陪了一阵子佟伊檬,她被抢救过来之后,就又恢复成原本无知无觉的样子。

  坐在床边,我竟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了很久才说:“其实我觉得你醒来比较好,你死了是能惩罚他们,可是死了不也是惩罚了你自己吗?还不如醒来离他们远远的去。何苦在这里跟他们一起陷入泥潭呢。”

  这话真的不是我瞎说,这所疗养院真的让我觉得像是泥沼。

  我说话的功夫,邱逸远进来了,他已经没有了在那女人面前的狠戾,反倒显得有些虚弱。我对他的心理世界以及精神状况并不感兴趣,毕竟我不是陆暻年,跟他没有任何的感情。

  能对他做到相安无事都已经算是克制。

  邱逸远进来静静的看了会儿佟伊檬,然后话却是对着我说的,“明天这里会换一套儿童设施。你还是带着孩子来吧,檬檬喜欢你的孩子。”

  他这么说,我有些犹豫。

  今天早上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只是我都不希望孩子在参与其中了,这不是该孩子参与的事情。

  我刚张嘴想拒绝,邱逸远就目光如刀的看着我,“她喜欢孩子!”

  我能看出邱逸远眼底的疯狂,顿时我就有些生气了,他明明就有强迫的心思在的。只是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点点头说好。

  晚上回去我就跟陆暻年打了电话,他已经回到了本市。

  二话不说就告诉他,“我要回家。”

  我为了佟伊檬留在这里是为了道义,为了友谊,但是邱逸远这样疯狂的,强迫似的态度实在让我接受不能,没了陆暻年在这里,我跟邱逸远这个疯子待在一切实在是令人心慌的很。

  陆暻年那边倒是答应的很快,他其实没有想到他前脚离开后脚邱逸远就会发疯,“我这就安排。”

  陆暻年这么一答应,我的心倒是定了下来。

  有些为难的说:“可是他刚才明明说了要让我明天带着孩子去的,我明天要是走了,他会不会不许?”

  这是有可能的。

  现在为了佟伊檬,我相信邱逸远绝对会发疯,之前陆暻年在的时候,还有人能镇得住邱逸远,现在陆暻年离开了,这栋宅子彻底成了邱逸远的天地。他可不就成了最大的,说什么是什么了么。

  陆暻年沉默了下,然后跟我说抱歉,“对不起,是我没有考虑好,我以为你带着孩子去那里是最好的地方。”

  能让陆暻年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太难得了。

  我不想他这样想,“是我要来的,只是我们都没有想到他会变这么多。”

  我跟邱逸远打交道的时候不多。但是总体的印象总归还是好的,绅士的,总觉得他会照顾好我们母子,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我不想等到邱逸远作出更可怕的事情来的时候,才想着离开,那就太晚了。

  带着孩子,我不得不谨慎小心一点。

  陆暻年说:“那就照原先的计划,我明天安排人去接应你,最多在那里停留三天。就离开,你别惹他,带着孩子平安的离开才是正事。”

  我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心里有了成算,我没那么怕了。

  按照邱逸远的要求,我照旧带着孩子去陪佟伊檬。

  只是现在邱逸远不会在离开佟伊檬,从头到尾他都是守在佟伊檬身边的,根本也不让我靠近。我自然要守着孩子,尤其是女儿,就怕她在出现之前那样的情形。

  好在女儿一直表现的很好,没有在对着佟伊檬说什么奇怪的话。

  我站在大大的气垫旁边,能听到邱逸远在给佟伊檬读日记,没错,就是佟伊檬自己的那本日记,今天写的内容是佟伊檬生日当天,邱逸远的助理送来了礼物,但是邱逸远本人却没有出现,佟伊檬的日记里很沮丧。对礼物也提不起兴趣。

  念完,邱逸远就低声说:“小没良心的,那个胸针上的钻石可是我亲自去南非选的,为了给你打磨胸针的样子,不知道浪费了多少,怎么就不喜欢呢。”

  “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回家?你怎么那么傻,那时候正是公司事情最紧要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你总是不听我的话,让你老实待在家里,为什么就不听我的话呢。”

  邱逸远有些絮絮叨叨的,他平时真的跟陆暻年一样,话是极少的,这时候突然这样事无巨细的跟佟伊檬解释,不知道该说他是痴情还是疯狂。

  他这样的举动,如果早一点,不要等到现在这个时候,其实一切都是可以原谅的,可以扭转的。

  我避开目光看着孩子。有些人总是这样的,让人觉得特别的可怜,但是仔细想想又觉得特别的可恶。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中午带着孩子出来的时候,邱逸远突然叫住我说:“昨晚我的态度不好,大嫂,抱歉。”

  陆暻年之前是非要让他们叫我大嫂的,其实我的年纪比他们都要小,我应了一声,我能理解他昨天在经历了佟伊檬的急救之后态度不好的心情。但是我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让我带着孩子跟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疯狂的人待在同一栋建筑里,实在是太令人恐惧。

  陆暻年说到做到,当天就来了很多人,说是帮忙照顾我跟孩子的,其实是怕到时候我们被邱逸远拦下,彻底走不了的。

  陆暻年走后,我们停留了三天,终于到了要走的时候。

  邱逸远倒是没有阻止,事实上他根本就待在佟伊檬的身边哪里都不去,我什么时候进去,他都是保持着那幅样子,连吃饭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吃的。

  离开之前,我去看了眼佟伊檬。

  其实对她,我真的很抱歉,应该多陪陪她的。

  我不敢说出口要走的话,只是跟佟伊檬在心里说,你等我把孩子都安顿好。然后再来陪你,你一定要撑住,离开这里,我们才能重聚。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里感觉,我在心里默念这些话的时候,我觉得她的小手指微微动了下。

  我心中惊奇,却有否定自己,她才刚刚从生死线上挣扎回来,哪里就能苏醒过来。其实在内心深处。我有一种她不会在醒来的绝望感,不为别的,只是看着她这样都已经两年了,想来的机会其实非常的渺茫。

  只是这样的话,没人敢说,也没人愿意说。

  我跟孩子一路畅通的到了机场,上了飞机我有些惊讶,明明来的时候我们是包机来的,怎么回去的时候就成了私人飞机了呢。

  陆暻年不可能在几天之内就买一架飞机不是。

  问身边的人,他们自然是不知道的,只说这些都是陆总安排好的。

  我问不出答案,也就不在为难这些人,他们要是不知道,那就是真的不知道了。

  孩子们倒是很开心,毕竟私人飞机比包机要豪华的多,他们也能自由的跑来跑去,只是起飞的时候将他们禁锢住了一阵,然后他们就能自由的行动了。

  我有些累,在新加坡的这段时间可真是身心俱疲。

  好在要回家了。

  想到要回家,我嘴角都是上扬的。

  飞机落地,我才醒来,看着外面已经灯火通明,有些纳闷的说,“不可能啊,新加坡飞回本市,怎么可能飞到晚上呢。”

  然后就有人给了我衣服,厚的。

  这就更让我不明白了。孩子们早已经睡着了,被人抱着,我们下了飞机。

  下飞机的那一瞬间,冷风吹过,我就知道这不是本市。

  本市一年四季,最冷的时候也不过如此,现在的这个季节,本市我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温度的,心中有些慌乱。往飞机下面一看,彭震正大剌剌的站在停机坪上等着我。

  看到我,叫了声‘嫂子。’

  我真的不夸张,我眼前那一刻真的黑了一下。

  也就在这个瞬间,我明白了陆暻年之前种种不舍表情是为了什么,我一直以为他是舍不得我们母子,就算是离开一天都觉得无法承受,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

  他是早就打好主意要将我们母子送走的。

  陆暻年!

  陆!暻!年!

  我恨的咬牙。

  他之前倒是真的说过想要将我们送走,他要跟颂先生大对决的话,但是当时就被我否决了。世界这么大,哪里是真的安全的地方,无论如何,我都是想要跟他在一起的。

  他当时明明答应了。

  可是结果呢!

  他还是谋划了这么长的时间,把我跟孩子往外送,先是送到了邱逸远那里,估计是想着邱逸远那里有佟伊檬,我不会孤单,只是他没有料想到邱逸远会在佟伊檬出事之后性格大变。

  然后陆暻年就不死心的把我送到了这里,彭震的身边!

  我的愤怒不是空穴来朝,而是觉得自己就是个大的包袱,是累赘,让陆暻年这么费尽心思的四处送人。

  我以为我跟陆暻年已经到了相濡以沫的程度,我们现在是可以携手并肩面对一切的关系,却没有想到,到了关键的时刻,他还是不要我。

  他抛弃了我。

  我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彭震比邱逸远还要冷酷。站在停机坪上就对着我吼:“快点下来,反正你是回不去了,大哥把你们都交给我了。你要是再站一会儿,孩子就全部冻感冒了。”

  我知道我现在是身不由己,已经到了这里,我想要自己回去是不可能的了,更何况,我还有孩子。

  我迈下阶梯,上了车。

  彭震大概是怕我发飙,根本就没有跟我上一辆车。

  我坐在加长的林肯上,看着身边睡的无知无觉的一对儿女,眼泪真是止都止不住。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惨了。

  像个东西一样的被人东送西送,我就那么没用么我。

  想想陆暻年最后在新加坡跟我道别的样子,我真的恨不能现在他就在我的面前,扑上去就狠狠的咬他一口。

  这个男人是真的狠心。

  他怎么就能一直不出声的看着我傻乎乎的被他送去新加坡,我说要回家的时候,他又是如何能作出镇定的模样,答应我的。

  有些事情根本不敢去回想。

  想想,都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子。

  这时候响了,陆暻年的电话来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34章 陆暻年的呼吸都开始重起来。-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