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25章 看样子夏夫人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的。-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24章 他二话不说的把我连女儿一起抱出去。-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明明刚才发现出事的时候我还能沉着应对的,这会儿却完全慌了手脚,原地跳起来,“你到底哪里受了伤!?”

  陆暻年倒是表情淡淡,“皮外伤,没事。”

  怎么能没事呢!我瞪着眼睛看他。

  陆暻年无奈转了下身子,我才看到他另外一只手臂上的伤,根本看不清伤口,就能看到好多血。简直吓死人。

  “快叫救护车!”

  ........

  一路到医院,我都紧张的看着他的手臂,救护车上,医护人员其实就已经帮陆暻年包扎完成了,只是医生说保险起见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别伤到了筋骨。

  一路紧张的看着他做检查,其他的事情是真的顾不上了。

  等一切结束,医生确定真的只是皮肉伤的时候,我才算是放松了一点,这才想起来问陆暻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是什么人?”

  陆暻年拿出,上面有我的短信,我当时写的很简单,也不过就是‘家里出事,我跟孩子去地下室’。

  他反倒先问我,“你怎么知道出事的?”

  我当然告诉他卧室的玻璃被打的事情。

  陆暻年点点头,“还好你警醒。”

  他又是这样,就不能直接说到底是什么事情吗?我心里的火喷起来,“我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有人带着枪进了我家。现在还伤了陆暻年,难道我没有权利知道凶手是谁吗?陆暻年难道连这件事都想瞒着我?!

  不得不说,他从前瞒我的事情实在多,我现在就跟惊弓之鸟一样的,就怕他什么事情不告诉我。

  而且这样动不动就出事的情形,也不是仅仅只有今晚而已,经过的多了,我自己也害怕的厉害。

  陆暻年脸色有点白,有些妥协的说:“没说不告诉你。不过我说了,你可别心里不舒服。”

  我点头。

  这种时候了,难道他不说,我心里就能舒服了。

  怎么可能呢!

  陆暻年说:“是夏天佑,他亲自带的人来的,有枪,现在还不知道他具体的目的。”

  他这么一说,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前前后后一想,怪不得陆暻年不愿意告诉我了,我跟夏家的关系才算是有些缓和,这阵子夏富还有夏夫人也很积极的想要让我认祖归宗回到夏家,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才是夏家的女儿。

  只是如此一来,夏天佑这个夏家公子哥的身份就彻底的结束了。

  夏天佑今晚来,恐怕是真的打着要灭了我的心思的。

  这件事情陆暻年迟疑着不说,恐怕也是不想让我跟夏家的关系持续的恶化下去。但是我才不是这么想的,我想的跟陆暻年恰恰相反,我问陆暻年,“夏天佑这一次有没有事?”

  陆暻年一愣,“嗯?”

  我眯起眼睛,“你别骗我,他拿着枪来,绝对是伤了人的,这一次夏天佑会不会进监狱!”

  夏天佑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那就是个疯子。

  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威胁到我的生命,我要是还能允许他好好的走出监狱,那我真是脑子混沌了。这种人就该永远的待在监狱里,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大家都放心。

  陆暻年很快理解了我的想法,他做到我身边说:“前门的保镖伤了两个,早已经跟着警察的车子一起到了医院,我刚才问过,是重伤,要真的论起来,夏天佑这样持械私闯民宅,外加这样致人重伤,是可以判个几年刑的。”

  “什么真的论起来,他就是做了这些事情,就该进监狱。”我坚定的说。

  陆暻年却并不这么肯定,“顾夏,你知道这很难。”

  有什么难的。

  我几乎是跳起来的跟陆暻年说:“难道我跟孩子经历了这些,还不够你下狠心吗?他明明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为什么你就每次都能放过他呢!”

  陆暻年也是头疼,“要是我的意思,早弄死他才好,可是顾夏,我是怕你难做人。”

  怕我难做人。

  我有些讽刺的笑,当然不是笑陆暻年。而是笑他为我的这一片心,陆暻年一直很想让我跟夏家改善关系,他希望我能得到相应的母爱还有家庭,为了这个,他在很多地方都妥协。

  其实很长的时间里,他夹在我跟夏家之间,是真的操碎了心。

  夏天佑能这样一次次的逃过法律的制裁,一次次的大胆妄为,不也就是笃定了夏夫人甚至是夏富都舍不得看他去死吗?有恃无恐,他敢杀夏亦寒,现在又来杀我,还有什么是夏天佑不敢做的呢。

  我体会得到陆暻年疼惜我的一片心,“可是陆暻年,我们现在不是只有自己,还有孩子,他们还那么小,根本没有抵御的能力,今晚要不是我命好,恰恰好的就碰上了乱飞的子弹看到了破碎的玻璃,那么现在你是不是要面对我或者孩子们伤了的情况。我伤了还好说,总归这是我的命运,是我逃不过去的事情,但是孩子们呢。你真的还能想现在这样云淡风轻吗?我不知道你,反正我是想想就要发疯的!”

  “顾夏,不准说!”陆暻年呵斥我。

  伤到孩子,他是连听听都不能听的。

  他何尝不想灭了夏天佑,上一次他亲自动手都教训过夏天佑,只是没想到这夏天佑根本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在医院躺了那么久,都还是没有长到教训,还是能这样继续的作死!

  陆暻年目光一厉。

  很清楚的跟我说:“要是你铁了心要办夏天佑,我自然是没什么反对的。只不过我提前跟你把话说到前头,你别以为只有夏家才是阻碍。还有你的养母,顾佳芸的母亲。夏天佑按血缘算是她的孩子,如果真的进入司法程序,这些人不可能放过你,毕竟如果你在法庭上承认跟夏天佑有亲缘关系,他就不是持械入室,而只是非法持械,你要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处罚可是天壤地别的,你即让决定了。就要有这个决心去面对这些人的求情!”

  我一下子就知道我被陆暻年骗了,他其实是早就想好要怎么处置夏天佑的了,可是又怕我会心软,所以刚才才会那样的试探我。

  只不过其实他根本不用试探,不用怀疑的,现在对我来说,无论是谁都好,都是比不上我的孩子的,再者说。夏天佑这样的人,留着他也真的是为祸人间。

  我点点头,“我有准备,不会心软的。”

  跟陆暻年回到家,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他疲惫的不堪,我也是有些虚脱,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抱孩子的后遗症,两只手臂疼的要费掉。

  才进家门不久,外面就有人来通报说夏家的人上门了。

  从我知道身世这么就以来,夏富还有夏夫人是从没有到这里来过的,每一次都是约在外面,这一次能这样不管不顾的来了,可想而知是为了什么,为了谁。

  我让陆暻年去睡,他受了伤,即便不是什么伤筋动骨的,但是也是流了血的。这种时候他该好好休息。

  陆暻年有些不放心我,“你能应付的了吗?”

  “你放心吧。”

  陆暻年看了我一眼,到底还是先回卧室去了,他不可能帮我面对所有的事情,夏家,他更是不好掺合进来。

  陆暻年去睡,可孩子们却醒了。

  昨晚一夜惊魂,对他们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怕孩子们在屋里闹腾的陆暻年睡不好,他们现在还有个往我们卧室跑,去砸门的习惯。

  所以我让保姆把孩子放在客厅里,我也想着当着孩子的面,估计夏家人的那些为夏天佑求情的话,是说不出来的了。

  昨晚陪我的那个保姆今天放假,我让她去好好休息。

  所以说起来,现在还在熬着的人,也只剩下我。昨晚的人有的换班,有的休息,总归都是已经休息下的了。

  熬夜的关系,我脑子还有些嗡嗡响。

  让外面放人进来,今天来的全,夏富,夏夫人,还有夏亦寒全部来了。

  只不过他们的目的,明显的不同,夏亦寒进门先看我,上上下下的打量,然后看我没事,才松了口气的说:“听说你这里出事了,你没事吧。”

  我对着夏亦寒笑笑,知道他是真的关心我的。

  夏富进门就被在自己的小区域里走来走去的兄妹俩吸引了,眼睛珠子都跟不转了似的,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有血脉亲情这一说,哥哥对着夏富。还露了个笑容。

  这下更是不得了,夏富直接就走过去了,边走还叫着夏亦寒,“你还说孩子不好看,我的金孙怎么可能不好看!这不都跟仙童一样的么!”

  夏亦寒上次见孩子,那都是刚出生时候的事情了,那时候孩子还没有张开,红彤彤的,是不怎么好看。

  不过夏亦寒跟夏富说孩子不好看的时候的心理,恐怕也不只是淡淡说孩子本身,他对陆暻年那时候是真的不感冒,难免对儿子也是有些迁怒。

  夏富这么一叫,夏亦寒虽然有些尴尬,不过他还是很有眼力的直接跟着夏富过去了,看起来也是想看孩子的样子。

  不知道是真的那么喜欢孩子,还是在逃避什么东西。

  那父子俩一走,门口的玄关这里,就只剩下我跟夏夫人。

  明明上一次见面我跟夏夫人的相处还是不错的。她为了我离婚的事情打抱不平,让我觉得心头暖暖,没想到才不过今天的功夫,一切就发生了改变。

  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就是我跟夏夫人面对面站着,其实心里都是憋着一口气的,至少我是这样的,做好了她说什么我就顶什么的准备,那样的剑拔弩张。却又风平浪静。

  夏夫人说:“听说你们这里昨晚出事了?”

  这还真是听说的快,我跟陆暻年才前脚进家门呐,他们后脚就来了,我没办法,只能用最大的恶意揣测,估计是夏天佑在被抓起来的当下就给夏家报了信。

  还真是妈宝,有本事作奸犯科,没本事承担。

  不过夏夫人这么问了,我并不把话挑明,只说:“是,昨晚有歹徒持枪入室,伤了陆暻年。”

  这下子,夏夫人的话都被我堵上了。

  我知道她大概会说什么,无非就是跟陆暻年试探我的时候说的一样,我没事,孩子们也没事,所以就不要计较了。

  可是这样的事情,真的是不用计较的事情吗?

  半夜三更有人拿着枪要冲进你家里杀你还有孩子。因为他没杀成,所以他就是无罪了?世界上有没有这样的道理?那是不是我就得等着他杀了我,伤了我的孩子,才能够说他有罪呢,可是到了那个时候,他有罪没有罪对我又有什么意义,我已经死了啊!

  有时候这个世界的很多逻辑,令人想想就心寒。

  “伤了陆........”夏夫人自己都有些打舌,可能是在想这个求情的话要怎么说。她的眼神不住的往夏富那边飘。大概是想着寻求帮助。

  可是那边夏富已经吧儿子抱了起来,小孩子一岁左右正是好玩的时候,会笑会动,还不吵闹,儿子又多动,在夏富的怀里一跳一跳,显得活泼泼的劲头十足,夏富到底是老了,人老了对孙子辈的似乎就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另外夏亦寒自然是抱起女儿的,女儿认人,被不认识的人抱了,小嘴一瞥就要哭。

  夏亦寒这样冷冰冰的人,哪里这种小女孩的哭腔,细嫩嫩的嗓子一叫唤,夏亦寒马上慌了手脚,一声比一声温柔的哄着,不仅哄,还许诺,想要什么呀,都给你买,什么什么的,他抱一会儿孩子,简直要把整个家当都许出去。

  夏富并不觉得这是男孩女孩的性格不同,是觉得夏亦寒不会哄孩子。

  自己抱着生龙活虎的男孩,笑的特别得意。

  我觉得大概把孩子们拉出来是正确的,此时这样一副和乐的场面下,夏夫人就是再怎么想说出给夏天佑求情的话。都是说不出的。

  而且看夏富跟夏亦寒的样子,那是完全的不在乎夏天佑的死活。

  话说回来,夏天佑是夏夫人一手带大的,就是养条狗都会有感情,更何况是养个孩子,夏夫人对夏天佑做不到不闻不问,我能理解,但是我也是母亲,我想她对我的决心。也是很了解的。

  所以夏夫人什么都没有再说。

  只是有些失魂落魄的。

  夏富才不会理夏夫人,他只顾着跟双胞胎玩儿的起劲,我看着夏夫人那样子,心里也是感叹了一把,其实在孩子的这个问题上,男人跟女人到底还是不同的,他们是真的能狠的下心肠。

  这一呆就到了中午,在别墅吃完中饭,孩子们都睡着了,夏富才依依不舍的准备走,走的时候还跟我交待,“往后多带孩子来看看我,你要是不来找我,我就只能自己找上门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夏富有些无赖的样子,那种臭老头的样子,倒是真的有几分好外公的模样。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

  我也想着双胞胎能有疼爱他们的长辈,时女士那里是没什么希望的了,夏富这里能得到,总归是好的,孩子总要多些人疼爱,才能长的豁达些。

  夏亦寒走的时候说:“按自己的想法去做,我支持你。”

  他恐怕是知道这一次我跟陆暻年不打算放过夏天佑的了,其实我觉得夏亦寒的心里对夏天佑也是忍的够够的,他恨不能夏天佑从这个地球上消失,只不过他不能这么说。也不能这么做。

  他的身份摆在那里。

  夏天佑对夏亦寒作出什么过份的事情,都有夏夫人护着,夏富也很偏心。反之过来,如果是夏亦寒反击了,那么就是夏亦寒心如蛇蝎,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不公平。

  在夏天佑的事情上,夏亦寒从来都是躲避,都是退让。

  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都有自己不能碰触的阴影,如果说颂先生是陆暻年的阴影,那么夏天佑就是夏亦寒的阴影。

  挥之不去。

  也因为夏亦寒的这句话,夏夫人对他横眉相向。

  不过夏亦寒并不在意就是了。

  夏夫人走的时候,什么话都没有说,我想她也是不知道说什么的吧。

  能说什么呢,养子要杀亲生女儿,她舍不下养子,但是对着女儿说要放过养子,这话恐怕也是不好说的。

  她不说。

  最好。

  有些话其实大家都心里明白但是没有说出口与说出口之间还是差着很大的距离的,她不说出口,我们往后还能相见,她如果说出来了,那就真的是要撕破脸。

  我想夏夫人也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她什么都没有说。

  送走这一家,我简直累的走路都能睡过去,什么都顾不得的跑回卧室,扑进陆暻年的怀里就呼呼大睡。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被房间里的座机吵醒。

  陆暻年居然还在睡,他整整睡了一天。

  我想他大概昨晚是真的吓坏了,心情太紧绷,一旦松懈下来就会这样疲惫,而且他最近,也真的是累坏了。

  外面的门房说,我母亲来了,还有我姐姐。

  能母姐同时来的,除了我妈跟顾佳芸还真是没谁了。

  而他们能来的这么快。

  看样子夏夫人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的。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26章 当然要在当年看不起自己,还有自己仰望过的人面前-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