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20章 你怎么还离过婚?!-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19章 就这么僵持着,沉默着,抗争着。-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一路回家,我们都还是保持着这样的沉默,到家的时候孩子们都已经歇下。进门陆暻年倒是先招呼保姆做些吃的,说他饿了。

  他饿了没饿,我不清楚,但是我是真的有些饿了,为了今晚的酒会,我本来就紧张的吃不下饭。最关键的是,这条裙子十分的贴身,我生完孩子之后,虽然一直减肥,但是到底身材跟生孩子之前有些变化,胸部、胯骨,这些都是无法修复的变化,所以今天一天,我是什么都没吃,为了衣服好看,生生的挺着的。

  不过陆暻年这时候抢在我前面说了出来,我又不好跟着他的话说我饿了,所以就直接往卧室里的卫生间走,先把这身裙子换下来才是应该,实在是行动不便。

  冷战这种东西,先开始的时候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不说话,到后来就成了就算是什么事都没有,也强梗着,坚决的不说话了。

  到了卫生间,我脱下长礼服裙。脸上有妆,身上也因为刚才跟着陆暻年一路小跑,弄的出了一身的汗,粘粘腻腻的不舒服。

  想着既然都到这里了,就干脆洗个澡再出去。

  转身拿了储物柜里的玫瑰精油来,浴缸接了水,往里面滴上一点。这玫瑰精油是上次陆暻年出差的时候买回来的,香气扑齐,只是放一点点。整个卫生间里就都是浓郁的玫瑰香气。

  热乎乎的水汽夹杂着玫瑰的香气弥漫整个卫生间。

  到这个时候,我好像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放松了,想想自己刚才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白菲潞还有江哲年,也真是不可思议的紧。

  伸出手来,手上的红肿证明着我的的确确的打了人,长这么大,第一次打人竟然就是在这样的场合,这令我自己都感到诧异,但是第一次打人就打的是江哲年,这倒是完全符合我的想法的事情。这一巴掌,其实早就该打了。

  至于白菲潞,倒是真的有些意外,这位白小姐除了有些三八,事事处处都争当那只讨厌的苍蝇之外,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过错。

  想到这里,我自己都摇摇头,心说也是够了,像你这样打完之后还在家里反省的,真是没谁了。

  甩甩被盘起来的头发,管他呢,反正打都已经打了,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想了,至少我刚才觉得打的还是蛮爽的。

  细心的卸了脸上的妆,然后才泡进已经盛满水的浴缸了。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吃饭的缘故,我这么往水里一趟,就觉得四肢脱力,昏昏欲睡。就这么迷迷糊糊的泡着。大概是过了一段时间的,反正我是浑浑噩噩完全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情况下,卫生间的门开了。

  我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是刚刚让我舒服的水汽还有玫瑰香,这时候就跟催眠的香气一样的。

  陆暻年居高临下的站在浴缸旁边。

  “顾夏!”

  就算是我这样神志消散的时候,我还是能听到他言语里的怒气,昏昏的想着,他这是在气什么呢,我洗个澡还惹到他了吗?

  人被陆暻年从浴缸里捞出来,他仔细的给我洗干净了身子,然后拿浴巾包着,抱出了浴室。

  我的下巴放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嘴角微微上扬。

  他这个人呢,论起心软来,跟我不妨多让,跟我生气,最后的结果都是现在这样,还不是要很体贴的给我洗澡,抱我出去。

  所有的刁蛮任性,都来自于有恃无恐!

  我今天能当机立断的挥手打人,是不是就是因为知道陆暻年不会跟我生气,还是会这样对我好呢。

  这么想着,我就有警惕了起来。往后我对龙凤胎可不能这样,所有的熊孩子是不是就跟我此时是一样的想法呢,有恃无恐就是这样的心理。知道无论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父母也不会怪罪自己,只会怪罪其他人。

  这事情怪的很,我自己享受着这样熊孩子的待遇,却不想要把孩子教成熊孩子。

  我这样漫无边际的想着,突然一阵疼痛。

  这下我是真的醒了,不可思议的看着陆暻年,他疯了!

  现在我们是坐在饭桌旁的椅子上,我被他抱在怀里,然后........他就.......

  我第一反应就是转头去看佣人们在哪里。

  陆暻年一动,我就闷哼。

  “别看了,我放他们先下去了。”陆暻年还是冷冷的,说的并不热络。

  这个人,明明做着这样热情似火的事情,偏偏用着这样冰冷的语气,我是真的想捶他,这算不算是趁人之危啊,明明我刚才是昏昏欲睡的,怎么就直接过渡到被他睡了的程度呢。

  陆暻年毫不在意,就这么跟我亲密无间负距离。

  他拿过桌上的牛奶,送到我嘴边,“张嘴。”

  还命令我?!

  我瞪着他,男人跟女人在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浓情蜜意、恩爱绵长的吗?为什么他会是这么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

  陆暻年对我的目光毫无反应,不仅如此,还冷眼对我挑了挑眉,“又不是没有这样做过。”

  这话说的,我都要无地自容了。

  这个男人。

  好吧,计较不过他,那就先来填饱肚子吧,刚才洗澡的缘故。人是真的有些虚脱,一杯牛奶喝下去,倒是恢复了几分体力。然后就是一些清粥小菜,我这么毫无障碍的坐在陆暻年身上,吃的每一口东西都是他喂的。

  羞耻感在这样家常的事情里面,也就慢慢的散了。

  被喂食是最容易吃饱的,我实在吃不下了,才对着陆暻年摇摇头,他还是那样子。“不吃了?”

  “嗯,吃饱了。”

  如此,陆暻年就抱着我站起来说:“那我们现在来算算账!”

  他还真的吓不到我,我们都已经这样了,再算帐还能算的哪里去。一顿饭吃下来,我心里那点子拗起来的脾气也就散了,搂着他的脖子很认真的问:“你在生气什么啊?我跟江哲年吗?你明知道我跟他不可能有什么的。”

  我是真的没想通他到底在生气什么,所以也就真的不知道该解释什么。

  生气江哲年跟我有旧情?如果他真的这样不信任我,那么我还真的没什么可以解释的。最多也只能用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样的词来应对吧。

  陆暻年手劲加重,我疼的往上缩了缩。

  他咬着我的耳垂说:“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涉险,你怎么就当耳旁风呢,今晚要是堵住你的人不是江哲年呢?你又该怎么办?还是要跟他纠缠吗?”

  他说的有些咬牙切齐。

  陆暻年说的这话,他其实真的跟我说过,就在上一次我带着孩子去公园遇到颂先生的时候,他事后跟我说过很多遍,遇到事情尤其是这样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第一时间通知他,让他来解决,来处理。

  我明白陆暻年的意思,但是事情哪里是那样的呢。

  我虽然此时在这样的状态下,很难真的平静下来,但是还是刻意让自己的声调不那么妩媚,我跟他说:“我当然知道不能跟他们多纠缠,但是今晚的情况,我叫你根本来不及啊!”

  江哲年明显是想好的要堵下我。就算不是在卫生间的那条通道里,也会有各个可以下手的地方,除非我是寸步不离陆暻年的。

  我当然可以紧跟着陆暻年,但是,为什么要为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甚至是我厌恶的人去限制自己的自由,我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要我躲着他们。

  我这么想着,身体自然就跟着发紧。

  陆暻年挥手就给了我一下。“放松。”

  我立马泪眼汪汪的看他。

  在一起这么久,我早已经摸清楚了陆暻年的脾性,怎么能让他心软,早已经烂熟于心,当然也是用的炉火纯青。

  果然他下一刻就妥协,给我揉着刚才被打的地方,“打重了?”

  他这么一温柔下来,我就更委屈了,嚷着说:“我总不可能为了这些讨厌的人。连厕所都不上吧。再者说,我堂堂正正的一个人,怕他们做什么!下次再敢拦我去路,我就脱下高跟鞋打他!”

  陆暻年被我逗笑了。

  我们这时到了卧室,他押着我上床。

  “你呀。”他有些责备又有些宠溺的口气。

  他这样不生气了,我反而有些内疚,问他说:“今天我这样不管不顾的打了人,酒会上的人会不会看不起你啊,明天新闻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对am不利的报道?”

  陆暻年已经开始动起来,我后面的话都说的断断续续的。

  他的声音也带着特有的磁性,“今晚让你我出丑,恐怕是他们早就预计好的,现在这样也不错,咱们是出了风头,他们也没落下什么好。”

  我想想觉得气愤,这个颂先生,对付我倒是真的没有像对付方笙一样的简单粗暴,但是手段么。也是层出不穷。

  今晚的事情,当然是他们预谋好的,江哲年算是我的软肋了,前夫这个词,无论什么时候对女人都不是那么好的词汇。

  不仅提醒着我曾经有过的残破婚姻,也提醒着陆暻年,我曾经属于另外一个男人。

  不得不说,这位颂先生,还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

  只是.........

  我笑的开心,跟陆暻年说:“他们是谁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厉害,简直就是个悍妇!”

  陆暻年动作猛烈,咬着我,“我现在只想你成为另外一种妇!”

  这个男人,又耍流氓!

  一夜情浓。

  .........

  晨起,我扶着腰起床,陆暻年已经洗澡出来,站在床边擦头发,他不喜欢用吹风机。说热风吹到他头上,觉得好痒。

  不过他这样利落的短发,也真是不怎么需要吹风机的。

  我看着已经被他从卫生间里拿过来,随意的挂在门把手上的昨天的长礼服,到底还是感叹了一句,“真可惜,昨晚就穿了那么一阵子。”

  女人谁不爱漂亮衣服,这衣服实在是颇的我的心意,我其实到现在也就穿过两件这样漂亮的礼服。上一件是米兰做的,被陆暻年毁了,如今就只有这一件了,就穿了一次,而且前后就穿了那么一点点的时间,我还真是有些可惜了衣服。

  陆暻年身子一压,就跟我的脸近在咫尺,他冷着脸说:“以后这样的衣服不许穿。”

  过了一夜,我是真的不怕他的冷脸了,他这个人,吃醋的时候就喜欢冷脸,显得自己多正经似的。

  我双手伸起来一拉,他的人就直直的往我身上倒,我小声在他耳边嘟囔:“你老实交代,昨天看到我穿这衣服,是不是打歪主意了?”

  陆暻年就着我的手,在我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哼!你绊倒被江哲年扶的那一下。胸都露出来了大半。”

  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我笑起来,“你就为了这个生气啊?”

  他不说话,但是脸色还是不怎么好。

  我笑的更欢,“放心吧,我昨天贴了胸贴的,保准不会露点。”

  陆暻年从我身上爬起来,特别严厉的看着我,“你还想露点?!”

  这是真的发脾气了啊。

  我急忙不再说。

  好在这个时候孩子们都已经起了,不仅起了。还都已经闹到了卧室门口。

  小家伙儿学会走路之后,就学会了捶门,每天早上起来,保姆给穿好衣服收拾干净之后,两个孩子就会携手来我们卧室,然后叫我们起床。

  前晚锁了门,他们就在门口叫唤,要是忘了锁,那更是直接让我醒在他们的无敌铁砂掌下。

  陆暻年交待保姆,但凡孩子来我们这里,就不要跟着了,这也算是我们的亲子时光。现在就是他的自作孽了,孩子们来了,总不能不管吧。

  我推着陆暻年,“你快去看孩子,我这身上还什么都没穿呢。”

  现在这个阶段,当然是一切事务给孩子让步,陆暻年不死心的捏我的齐子,“你等着我回来在跟你算帐。”

  他出卧室门,外面我就听到两个孩子尖叫的声音,然后就笑起来,估计是陆暻年又把那两个小祖宗架在肩膀上了。

  我松口气的同时,就从床头柜里拿出了ipad。

  先是看了门户网站的新闻,像昨天那样的酒会,虽然在本市算是很隆重的,但是在军国大事满篇的门户网站,还是不怎么有价值。所以什么都没有看到。

  在本地的报纸网络版上,倒是看到了报道,但是报道都是正面的,一看就是早已经准备好了的稿子直接发出来的。

  再下来就是一些毒舌的所谓时尚博主。

  这些人说话主要针对的是衣服,着装。

  我并没有被他们批评,当然也没有得到赞赏。昨天这酒会并不是针对明星的,所以里面当然会有身材发福的中年女性,这些人都是在事业上很成功的,或者说他们的丈夫在事业是很成功的。所以他们才会有资格出席。

  时尚博主当然是对这些人大肆的抨击嘲笑。

  至于赞赏,当然是其中有几个老总带了自己的新欢去,当之无愧的花魁啊,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这些人当然是时尚博主夸耀的对象。

  两相对比,我既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差的。

  算是过关。

  最后,就是八卦论坛了。

  这里对昨天的酒会倒是谈的热闹,什么‘深扒名媛贵妇前世今生’、‘扒一扒富豪生命中的十八个女人’。

  名目繁多,种类齐全。

  不过,这里面还真的没有我,不是说我没有什么可以扒的,而是早在我跟陆暻年的关系被曝光的时候,我的一切都已经被扒了个干净,就差人肉我了。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估计大家对我都没有新鲜感了。

  看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看到说昨晚我打人事件的新闻,我心底才算是彻底的落下了一块大石头。

  想来昨晚的宴会是内部的,虽然外面有记者采访,但是内部却是不让记者进去的,所以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记者是不知道的,里面的宾客么,那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精,昨晚的事情,一面是陆暻年,一面是颂先生,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人多嘴的。

  这样就好。

  我心定下来,欢快的穿了衣服。跑出去跟孩子们玩耍了。

  今天陆暻年在家休息一天,所以早饭桌上,难得的一家四口齐全,吃饭。

  吃完早饭,我们商量着要不要带龙凤胎出去转转,我的响了。

  夏亦寒的来电。

  说是夏富还有夏夫人想要见我。

  要是以前我当然是拒绝的,但是上一次我跟夏亦寒说了让他注资事情的时候,就放端正了自己的位置,不该逃避的事情,不能去逃避。

  我避着不见,他们只会把压力施加在陆暻年身上。

  用眼睛询问陆暻年,他也点了头,所以我同意下来。

  再一次面对夏富还有夏夫人,我的心情比上一次在夏氏见他们的时候平静了一些。

  这次倒是没有约在夏氏了,而是约在外面的西餐厅。

  夏富、夏夫人,夏亦寒还有我,四个人一桌,倒是让我想起早上在家里时,我们一家四口吃早饭的情形。

  只是没想到,夏夫人开口第一句就是:“你怎么还离过婚?!”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21章 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惊慌!-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