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ba娱乐 >

第213章 对眼前的颂先生,我充满了防备。-离婚议嫁

发布时间:2018-08-28 15:4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ba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12章 我现在遭遇的一切,你都终不可幸免。-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方笙只是笑,那种苍茫的,看透一切的笑容令人心中发冷,她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嘲讽,似乎她已经预示到了我的未来,我不想看到她这样看透的眼神。

  转身出了客房,站在客房的门口,我深呼吸两口,有时候叶真的很想问问自己,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呢,收留男朋友的前妻,这样的事情,只是嘴上说说都会被人戳着脑门说傻,但是事情就真的走到了这一步,而且似乎我并没有选择‘不’的机会。

  下午的时候夏亦寒给我来了电话,说目前am集团的形势非常的不好,问我最近怎么样了。

  我有些愣愣的,半晌才发应过来说,“还好,不错。”

  显然他并不相信,“上次在机场的事情,陆暻年怎么跟你解释的?”

  脑中浑浑噩噩的,乍然想起上一次我跟夏亦寒见面的时候,是跟他一起去跟踪方笙,然后正恰好遇到方笙在机场围堵陆暻年的事情。

  陆暻年的解释?

  哪里还有什么解释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多的我脑袋都要炸开来,至于那天方笙为什么会出现在机场,我根本就忘了还要向陆暻年询问。

  被夏亦寒这么一问,我当然是什么都说不出来的。

  能说什么呢?

  我沉默。夏亦寒大概也就知道结果了,他叹了口气说:“顾夏,你这样被他欺负,真的说得过去吗?”

  “我没.......”我想说我没有被陆暻年欺负,但夏亦寒并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他直接说,“行了,知道你会维护他,我打电话来就是问问你的情况。再者,最近夏天佑有些神神秘密的。我找人查过叶查不清楚他到底在算计着什么,你注意一点,别让他钻了空子。”

  我这脑子是真的反应不过来,下意识的就问:“夏天佑关我什么事?”

  还是以往的思维,觉得我跟夏天佑距离十万八千里,再者说,有了上一次的绑架事件,夏天佑受到了那么大的教训,到现在怎么说也应该收敛了啊,对于我,他怎么可能还敢作出什么伤害的事情来。

  夏亦寒似乎有些头疼他直接说:“你别忘了,现在他可是一无所有了,图穷见匕,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能走到今天这个样子,少不得迁怒到你身上!”

  怎么就迁怒我了!

  我气愤不行,恨恨的说:“要怪他也应该怪他妈妈,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要怪呢,就要怪当初的夏夫人丧心病狂,要不是夏夫人找人抓住我妈我舅的把柄,就我妈那样护孩子的性格,怎么可能把夏天佑跟我互换,现在夏天佑倒是把责任怪到我头上来了,这是哪里的道理。

  说白了,我真的打心眼里不觉得自己是夏家的人,也不觉得他们的事情跟我又什么瓜葛,至于夏天佑,我对他的既定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根本无法回转,我对他的反感。不需要任何的铺垫。

  夏亦寒听到我有些发脾气的样子,轻声解释着,“上次你去公司,最后闹的不欢而散,过后父亲很生气,对夏天佑,也是彻底冷淡了。”

  当时夏天佑又哭又闹的,夏富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想要去安抚,但是这一切看在其他人的眼里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情,顾夏走后,夏富对这次的会面真的是非常的恼怒,对夏天佑也是彻底的冷了心肠。

  “他到底还是想挽回你这个女儿的。”夏亦寒说他,显然指的是夏富。

  不知怎么地,我就是觉得讽刺的很,“他有你这个儿子,又何必在乎我这个女儿呢。”

  怪的很,我跟夏亦寒的关系怪得很。

  原本按说我们是兄妹,但是我跟他,却并没有所谓兄妹那种感情,反而更像是朋友,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所以当我毫不犹豫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赫然发现,原来就算是我再怎么排斥,再怎么抵触,也在潜意识里接受了,这个事实,他是夏家的儿子,而我是夏家的女儿。

  我们俩都沉默了一阵。

  夏亦寒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他有我这个儿子,跟没有是一样的。”

  他的话云淡风轻的,似乎一点点感情都没有投入,但是正是这种云淡风轻,让我心中酸涩。从前夏亦寒对夏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心爱的儿子,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个管理公司的工具,现在夏天佑的身份揭开了,想像的出,夏富对夏亦寒现在来说,绝对是想要拉近关系的,但是怎奈那么多年的冷待,还有夏亦寒母亲的离世都让父子之间隔起了重重的膜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感情发展。

  “那跟我就更是八竿子打不着了。”我这样说。

  夏亦寒就算是跟夏家再怎么有恩怨那总还是有关系的,但是跟我,可就是完全的没有关系,至少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夏亦寒没再说什么,只是说让我小心,“夏天佑从来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你自己多小心总归是没有错。”

  挂了电话我出神了很久,好似周围有很多很多的恶意都在向我慢慢的袭来,那位颂先生,还有夏天佑,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甚至从不惹事,但是没办法,命运它就是要将我拉到这样一个又一个的漩涡当中,能做什么呢?也只有状似平静的继续生活下去。

  所谓处之淡然,也不过是无可奈何之下的举动。

  晚上我抱着还在在客厅里学走步,快满一岁的孩子,对走路都是很渴望的,但是走起来又跌跌撞撞,特别容易摔倒。我思前想后的,就让保姆帮忙把客厅里的茶几装饰的东西都搬开,然后铺上毯子,围上小孩子用的那种围栏,摆上玩具什么的,让他们可以在里面好好的走路,爬行,方便孩子活动。

  这么一改造,原本看起来富丽堂皇的客厅,就一下子变的温馨可爱了起来。

  我趴在地上跟着孩子们一起嗯嗯呀呀的说话。听到玄关的地方门响,知道是陆暻年回来了,下意识的回头,看到的,居然是陆暻年怀抱着安安。

  安安牢牢的抱着陆暻年的脖子,一张小脸显然是哭过的,到这会儿了还在一下下的抽泣,看起来真的是可怜极了。

  但是我看到他们两一起回来,脸上的笑容是真的僵住,我笑不出来。

  陆暻年也有些无奈。跟我说:“找不到人带她,之前被锁在家里,要不是邻居热心,恐怕都没人知道家里还有个孩子。”

  我对方笙跟安安的生活状态不是很清楚,听陆暻年的意思,大概是孩子被方笙锁在家里,然后方笙被颂先生的人抓走,孩子就被遗忘在家里了,最后还是邻居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叫了锁匠来开了门,这才算是救了安安。

  要不然这孩子被一个人锁在家里,到现在恐怕性命都不保。

  说起来是真的很可怜。

  安安被陆暻年放下地,但是她却死死缠着陆暻年的脖子不撒手,一声声的叫:“爸爸。”

  她每叫一声爸爸,我这心里就难受一下。

  陆暻年也是疲惫的不像样子,指指好奇的看过来的龙凤胎说:“去跟弟弟妹妹玩儿吧,爸爸累了,抱不动你了。”

  四岁的女孩子,就算是再怎么样也是有些份量的,尤其她现在还在这样的挣扎。挂在陆暻年的脖子上,看起来像是能带翻陆暻年。

  偏偏安安根本就不听陆暻年的话,张口就说:“我没有弟弟妹妹,爸爸,你只有安安一个女儿,不许你有别的孩子!你只能有我一个!”

  说着就开始刁蛮,抓着陆暻年的领带乱扭。

  陆暻年肃下脸,“安安!”

  闹起来的孩子哪里会有什么理智,扭头指着我就骂:“都是这个坏女人!要不是她,你不会不要妈妈还有我。都是她!坏女人!”

  小女孩的声音脆极了,她的小手指直直的指向我,那样子再凶狠不过。

  没等我反应过来,哥哥已经飞快的爬过去,抓住安安指着我的手就咬!

  这下好,彻底惹了龙王庙,安安剧痛之下就推哥哥,她毕竟四岁了,对付一个未满一岁的小孩子,太容易。我就亲眼看着弟弟被她推倒在地,脑袋碰在地毯上。

  安安哭,哥哥哭,妹妹跟着也哭。

  一时间,整个客厅里哭成一团,我急忙过去看哥哥,她还小,别真的摔倒那里。

  哥哥被我抱起来,哭的好委屈,小手指着安安,嘴里吐着谁都听不懂的话,但是样子却是很生气的。小孩子最是知道什么人对他好,什么人对他充满恶意。

  就安安这样进来又哭又闹的,我的宝宝们从出生到现在还真的没有遇到过。

  妹妹更是哭的惨,从来陆暻年回来都是直接抱她的,今天抱了个安安,而且安安还是这个样子,妹妹伸着手让陆暻年抱,得不到满足,哭的全身都泛红。

  没办法了。

  我让保姆带着孩子先回卧室。跟安安还是拉开距离吧。

  安安就是这个时候还在骂:“我最讨厌小孩了,爸爸,我不要他们,他咬我,他是坏女人生的坏孩子!”

  小孩子一旦教歪了,其实杀伤力比大人也是不差到哪里去的。

  在卧室里安抚了哥哥妹妹好一阵子,他们才安静下来,但是小孩子哭累了,就昏昏欲睡,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陆暻年进来的时候,孩子们都已经睡下。我盯着孩子们在发呆,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会不会有记忆,如果他们长大了还记得小的时候曾经有人指着他们妈妈的齐子骂‘坏女人’说他们是‘坏女人’生的坏孩子,不知道内心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说实在的,为了自己,我其实什么都能忍的,方笙也好,安安也罢,我既然选择了陆暻年,这些事情我就不会拒绝不能避免。没有道理我享受着陆暻年给我的一切好处,生病了有医生随时来待命,孩子有保姆专门看着,一点点事情都不会有。反过来却要求陆暻年所有的烦心事都不能给我造成麻烦,人都是有好的地方有坏的地方的。

  我选了陆暻年,就要接受他的一切。

  但是孩子........

  真的是我的底线了,我不想孩子生活在吵杂的环境里面,不想他们看着别人辱骂自己的母亲,不想他们从小就认为自己低人一等。

  在怀孕的时候我就想过这个问题,没想到这个事情就这样真实的出现在了我的生活里面。

  陆暻年进来看我发愣。就拉着我跟他一起去洗澡。

  我们俩现在能单独相处一会儿的机会,也就是这个时候了,洗澡的时候他对我说,“明天就找人,找到能依托的,就把安安送过去。”

  我苦笑,这个时候,哪有什么能依托的人。

  安安的身份曝光,亲近的人都避之不及,而且安安又是那样骄纵的性格,寻常人家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小公主呢。

  说白了,这孩子还得在这里再住一段时间。

  我很冷静的跟陆暻年说:“她们住着,我跟孩子走吧,我们住回原来的那个房子去,我能带的好孩子的。”

  陆暻年掐我腰,“你说什么呢?怎么还能让你跟孩子走。”

  我抬头看他,“那你想要怎么办?让我跟她们母女共处一室,陆暻年,你替我跟孩子想过没有?!”

  “这不是你说着要救方笙回来的吗?我以为你不介意。”他说。

  我垂下眼睛,救方笙回来是道义。不可能真的看着她死,但是安安,我也是实在没办法跟她共处一室的。

  陆暻年叹口气说:“知道了,明天就送走她们,送去之前你住过的那个海边别墅吧,总要照顾一阵子。”

  我默认,这时候把她们丢出去,也实在是说不过去。

  但是面对这样的问题,真的是令人非常的疲惫又累心。

  陆暻年也是累的厉害,泡澡的时候我给他擦背。他竟然都能睡过去,要知道他的体力从来都是很好的,现在跟着健身教练又练了很长的时间,身体倍棒,就是之前腿伤现在都疼的次数少了很多,吃止痛药也不如从前那么多。

  就是这样的他,就这样躺在浴缸里睡着了,可见公司的事情,大概是真的很烦心的。

  我叫醒他,让他起来去床上睡觉。

  陆暻年已经睡的昏昏沉沉的,我叫他,他就乖乖的起身擦了身体出去睡了。

  等我自己冲了澡出来,陆暻年已经半抱着女儿,睡的香甜。孩子原本是住在儿童房的,但是今晚因为有安安的存在,我有些不放心,好在卧室是床够大,睡在这里倒是没什么问题。

  我关了灯,留了一盏小小的壁灯,防着孩子半夜有个什么需要。

  昏暖的光线下看着睡在床上的一大两小,就又觉得生活也许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差吧,至少看到他们,我这个心啊,是真的很暖的。

  谁知道我睡下才不过一阵子,大概就是十一点将近十二点的样子,我们卧室的门就被拳打脚踢的踹响,安安在外面大喊说:“爸爸爸爸,我要爸爸陪我睡!”

  她声音又高又亮,连哭带喊还砸门,惹的哥哥妹妹都憋着嘴要哭不哭的。陆暻年也警觉,立马鲤鱼打挺就起来了,看着我也睁开了眼睛。

  他安抚我说:“你睡吧,我去看看,你放心,明天一定都送走。”

  他离开了卧室。

  我却彻底睡不着了。

  遇上这样的事情,能睡得着才怪。

  这一夜陆暻年没有回来,安安那样的孩子,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脱手的。

  次日一早,哥哥妹妹因为睡的早醒的也早。我打算好的,让保姆给孩子们收拾好,然后我们趁着安安陆暻年他们还没有醒就出了门。

  我不想在面对安安了,真的。

  而且今天说要送走她,我想想都能想到她会怎么样的大闹一场。

  想想都心累,还是避出去吧。

  开了放在别墅里的房车出去,我没有忘记夏亦寒的警告,保镖带了两个,还有保姆,一群人将房车塞了个满满当当的。

  不过车子开出去,双胞胎看着外面的景物瞪大的眼睛,还是让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考虑到安全问题,也是陆暻年有意无意的引导,哥哥妹妹出生到现在,还真的很少抱出去过,最多也就是去医院检查身体。

  说起来也真是对不住孩子,都快要满一岁了,还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

  两个孩子也有两个孩子的乐趣,这两个小家伙儿虽然还不会说话,但是彼此之间似乎已经有了沟通方式,咿咿呀呀的说的好不热闹。

  先是去了公园,本市的绿地很多,早上幽静的公园也是很多的。

  铺了漂亮的布,我们在一起野餐。

  保姆跟保镖另外准备了一些,也不会真的让他们站在旁边看着我们。

  孩子到了大自然的环境里,显得特别的开心,满地乱爬笑的特别的大声,我看着蓝天白云,青草树木,心情也晴朗起来。

  只是过了不久。这种心情就荡然无存了,我看到了迎面走来的颂先生。

  我几乎是用一种母豹子的身姿,爬着用最快的速度将两个孩子捞到了怀里,我从未忘记,今天不是我一个人,我还有两个孩子在这里。

  对眼前的颂先生,我充满了防备。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14章 我有一个计划!-离婚议嫁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